刚刚更新: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之军工霸主〕〔都市最强赘婿〕〔封少要进娱乐圈〕〔状元是我儿砸〕〔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六零娇妻有空间〕〔亿万婚宠:老婆,〕〔瓷界无痕〕〔恋战新梦〕〔王倔头的幸福生活〕〔霍少的闪婚暖妻〕〔极品狂婿〕〔电影人传奇〕〔试婚100天:帝少宠〕〔同桌大佬又犯规〕〔重生甜心已上线〕〔太子追妃记〕〔宝贝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94章 东武上帝,无解的挂
    本站:m..轰隆!

    昊武队长一拳轰过去,企图直接将廖平轰下台。

    很明显,他气血即将枯竭,继续颤抖下去毫无意义。

    而且这眼镜小子,有些邪性。

    唰!

    然而,廖平扶着镜框,只是脚掌微微一动,他已经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拳。

    速度极快。

    在别人眼中,那是眨眼间的刹那。

    而在昊武队长眼里,廖平简直像是早已经算到了自己拳头的轨迹一般。

    毕竟,他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就闪开了拳头。

    可能吗?

    哪怕是四品武者,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这何其诡异。

    ……

    “解除封印。”

    “卍解成功。”

    “封印解除,廖平无敌。”

    “卧槽,终于解除封印了。”

    ……

    北武阵营呐喊的声音越来越高,这群人兴奋的点似乎有些古怪。

    “北武的人疯了吗?解除什么封印?”

    苏越一脸茫然。

    廖平身上有封印?

    这货难道是什么上古老魔?

    不对劲啊。

    “苏越,你这个同学……好像有些邪性。

    “刚才他闪开昊武队长那一步,简直快的不可思议,一般的四品都做不到。”

    白小龙看到了廖平躲闪的刹那,所以皱着眉。

    “没道理啊。

    “卧槽……怎么这么快。”

    苏越皱着眉,还在疑惑。

    下一息,他在看台上,又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昊武队长身躯闪烁,又是一拳朝着廖平轰击过去。

    这一拳,甚至更快。

    然而。

    同样的状态,同样的轻描淡写。

    廖平只是肩膀抖了一下,再次被贴着衣服闪开了拳头。

    咕咚!

    苏越咽了口唾沫。

    不得不承认,如果刚才那一拳是轰击在自己身上,他可以躲闪。

    但必须要加持速度战法。

    可自己足足有1000卡气血,廖平可没有压过气环。

    诡异!

    而且苏越注意到,廖平已经将眼镜摘下,捏在了手心里。

    他站在擂台中央,脸色保持的诡异的平静。

    ……

    看台上,校长们也诧异的看着廖平。

    “他就是被蛇咬了一口,突然感悟了绝世战法的那个北武少年吗?”

    赵江涛看着北武校长,疑惑的问道。

    这件事情其实不少人知道,但毕竟时间不久,人们还没有真正见到过。

    “哈哈,不足挂齿。

    “今年北武可能还没有稳定冠军的资格,看看明年吧。”

    北武校长笑了笑。

    其实让廖平上去打一场,也是他这个校长的授意。

    反正对战昊武也安全,或许可以解除了封印。

    哪怕解除不了,也不可能会输。

    情况还不错。

    廖平这小子争气。

    “一个大一的三品,他就是再修炼什么绝世战法,也不可能打败四品。”

    昊武校长漆黑着脸。

    他昊武可以输。

    但绝对不可以被一个大一的新生打败,简直就是滑稽。

    “哈哈,这我也不清楚,学生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来吧。”

    北武校长哈哈一笑。

    这一笑,却令昊武校长心里更不爽。

    ……

    “昊武也真是悲剧,竟然赶上廖平解除了封印,说实话,我都头疼。”

    杨乐之叹了口气。

    只要是见过廖平解除封印状态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忘记。

    太可怕。

    太残暴。

    太不讲道理。

    “现在的年轻人,我也越来越看不透了。”

    许白雁也摇摇头。

    很明显,对于解除封印的廖平,她是特别的认可。

    “有机会得找小舅子聊一聊,再不努力修炼,逐渐就被甩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杨乐之表现出了深深的担忧。

    这次百校对战,每个武大都有大一的三品,这在以前,那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苏越的进度,有点慢了,他可是状元啊。

    ……

    轰隆!

    轰隆!

    轰隆!

    昊武队长震怒。

    开什么玩笑,自己竭尽全力的两拳,竟然被一个大一学生轻松躲开,以后还怎么混。

    一拳接着一拳。

    昊武队长几乎已经是搏命了,他施展出了自己最强的轰击。

    唰!

    唰!

    唰!

    可惜,从廖平摘下眼镜的那一刻起,他的拳头就再也没有触碰到过对手。

    廖平微微低着头。

    他犹如闲庭信步,每一次都是身躯微微一侧,或者脚掌轻轻的动弹一下,就轻而易举的闪开了拳头。

    说不出的诡异。

    说不出的惊悚。

    昊武队长简直要发疯,他觉得自己今天见鬼了。

    除了北武在呐喊外,全场都处于震撼状态。

    北武这个大一新生,这是鬼上身吗?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廖平挨打,根本就不敢有人相信,眼前这个轻松闪开昊武队长的家伙,竟然是之前那个被打成猪头的愣头。

    唰!

    唰!

    唰!

    短短不到一分钟,昊武队长已经是轰出去了上百拳。

    他歇斯底里,几乎是在玩命。

    然而,廖平依然是面无表情的闪躲,游刃有余。

    看台上。

    苏越口干舌燥。

    他怎么都想不通,廖平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苏越甚至在自我怀疑。

    如果是自己面对廖平,能打的赢他吗?

    能打赢。

    哪怕他解除封印,同样可以打赢他。

    但绝对不可能轻松。

    廖平现在一定有四品的实力。

    “从摘了眼镜开始,这个青年的气血,就在疯狂叠加。

    “他之所以在一味的闪烁,是在找一个机会。

    “他要……一击必杀。”

    白小龙喃喃自语。

    闻言,苏越诧异的转过头去。

    你逗我呢?

    廖平能打败昊武队长,这不算稀奇,毕竟他突然开挂了。

    可一击必杀这种事情,也太玄幻了。

    “请相信蝉联冠军总vp的判断,我用我的贞操担保。”

    白小龙言语坚定。

    “你说话就说话,别炫耀。”

    苏越瞪了眼白小龙,这么虚荣。

    你的贞操又不值钱。

    ……

    “你就只会一味的躲闪吗?

    “有种正大光明,和我堂堂正正对一拳。”

    昊武队长简直要被气疯。

    他也对战过不少对手,可从来没有遭遇过今天这样诡异的事情。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怒吼。

    廖平终于抬头,冷冷的看了眼昊武队长。

    唰!

    下一息,昊武队长眼睛一花,自己面前的廖平,突然就不见了。

    他只感觉到了一股强风。

    “你很慢。”

    下一个眨眼,昊武队长的耳畔,想起了那道熟悉又平静的声音。

    他口干舌燥,连忙转头。

    快!

    廖平的速度,简直快到让人绝望。

    随后,他看到廖平抬起手。

    啵!

    廖平并没有用拳,他只是用食指,屈指一弹。

    轰隆隆!

    下一息,一圈肉眼可见的的气浪,轰然从昊武队长脑袋上扩散开来。

    随后,昊武队长猛地倒飞出去,犹如被弹出去的一发炮弹。

    稀里哗啦。

    昊武队长的身躯,直接砸在了台下的出战队休息台,不少椅子横七竖八的倒下,人们连忙都闪开。

    ……

    全场震撼。

    哪怕是北武阵营,人们都一个个瞠目结舌,纷纷说不出来话。

    一招。

    不对,应该是一个脑瓜崩,就将昊武队长弹下台。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啊。

    开什么玩笑。

    哪怕就是孟羊上台,也不敢说一指头将人弹下台。

    简直可怕。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廖平视线开始模糊,狂暴状态结束,他重新戴上了眼睛。

    “北武无敌。”

    直到廖平走下擂台,会场才想起了第一声呐喊。

    摔在台下的昊武队长浑身颤抖。

    说实话,他的伤不算重,毕竟是四品武者,不至于被弹成脑震荡。

    但他就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一个大一的三品,一指头将自己弹下擂台。

    这简直就是羞辱。

    “卧槽,这个装比方式,我几乎能给满分。”

    苏越都诧异。

    廖平这孩子,什么时候学坏了。

    杀人诛心。

    一指头就将一个学校的最强者弹下去,你简直连别人的心灵也摧残的够呛啊。

    苏越感慨,廖平这小伙,在北武变坏了。

    “其实就是取巧的方式。

    “昊武队长的气血已经消耗到几乎枯竭,眼镜小子再出其不意的弹个脑瓜崩,所以才造成了这么大的反响。

    “他的脑瓜崩,同样是巅峰一击。其实,也仅仅是将对方弹下擂台,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伤势。

    “假如是生死搏杀,这个眼镜男,其实有很大的短板。

    “你发现没有,他的状态,并不能维持多久,下台的时候,他气息就已经开始降落。

    “应该是暂时性的增幅战法。

    “昊武队长其实是心态被打崩了,如果是我,我会蹲在地上,任由他击打,只要不被打下台,完全可以一直拖着。”

    白小龙瞳孔闪烁,短短几秒钟,就分析出不少关键。

    闻言,苏越又看了眼白小龙。

    高手啊。

    不愧是蝉联的vp,光是这对战局的分析,就有两下。

    ……

    在全场的呐喊声中,八强战,第二场结束。

    北武派遣大一新生,以绝对的劣势,一指头弹飞a武队长,获得全面胜利。

    戴眼镜的廖平,也成为了所有人议论的人物。

    “廖平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周云粲讶异的看着廖吉。

    你哥那么厉害,你怎么缩在我南武的位置,不去跟着欢呼去。

    “运气而已,总有一天,我会超越廖平。”

    廖吉吐出一口气。

    “哦,原来是嫉妒啊。”

    周云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怪不得,这小子会跑到南武的观战区,原来是受不了廖平人气高。

    “滚。”

    廖吉冷冷道。

    “人之常情嘛,其实我也嫉妒。”

    周云粲又道。

    “滚!”

    ……

    观战台上。

    各个武大的校长也忍不住拍手。

    特别是北武的校长,笑的更是和一朵花一样。

    北武有这样优秀的学生,由不得他不开心。

    今年的廖平,还不足以独当一面,但等到明年,廖平对狂暴战法一定可以领悟的更深。

    到时候,他必然是出战队的首战人员。

    除了昊武校长,其余校长也是由衷的称赞

    就连教育部、军部和总督府那些大佬,也都忍不住纷纷点头。

    他们知道廖平的背景,但狂暴之后的状态,还是出乎大家的意料。

    抛开武大之间的竞争不提,神州能多一个人才,总归也是好事情。

    层岩市提督府。

    李星佩和所有工作人员一起站起身来鼓掌。

    层岩市的骄傲啊。

    廖平那一指,简直是让人窒息。

    一指定胜负,真的是厉害。

    ……

    “廖平怎么突然这么厉害。”

    战校阵营,弓菱讶异的捂着嘴。

    这才多久没见,廖平竟然能一指头弹飞一个a武的队长。

    简直是厉害的不得了。

    “你一直在修炼,可能不知道。

    “北武有个新生,被湿境里的蛇咬了一口,然后无意中领悟了一门绝世战法。

    “确实是厉害,以前只是听说,但亲眼一看,还是让人震撼。”

    战校的主战队准备上场。

    三个四品中阶。

    如果抛开拥有孟羊的东武,这几乎已经是最强的阵营。

    哪怕是在东武,也只有一个孟羊是四品巅峰,其他人大多是四品初阶。

    但战校,却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

    甚至,他们做好了被冯佳佳一串三的准备。

    没办法。

    这也是命不好,八强战遭遇东武。

    廖平的欢呼声还没有彻底结束,战校的强者,就已经陆续走到了台下。

    而东武这一边,冯佳佳率领这三个人,也准备上场。

    东武首站。

    队长,冯佳佳。

    她背着一个很大的葫芦,手里并没有武器,而是戴着一个很薄的拳套。

    战校三个平头,并不是队长第一个出战。

    面对一个女孩子,战校的参战者并没有放弃武器,他反而是手持一柄长枪,杀气腾腾。

    “开始!”

    双方没有太多废话。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军校出战者长枪一甩,已经是朝着冯佳佳轰杀而去。

    ……

    “上帝为什么背着个大葫芦,她是葫芦娃的后裔吗?”

    看台上,苏越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特么脑子能不能正经点,七个葫芦娃都是小孩子,还是男孩,哪来的后羿。

    “那葫芦是上帝的武器,里面储存着冯家的昆虫。

    “你知道阳向族的妖器吧?”

    白小龙又问道。

    “嗯。”

    苏越盯着葫芦,郑重的点点头。

    别说知道,老子身上还带着折叠之门呢,可惜就是用不了几次了。

    但不得不承认,阳向族的妖器层出不穷,威力也恐怖的很。

    “据传,在很久以前,冯家老祖,不小心得到了一种阳向族的锻造妖器方法。

    “但这里毕竟是人族,所以妖器经过了一些改良,无奈被阉割了许多功能。最终流传了这么多代,葫芦就成了冯家储存昆虫的工具。

    “葫芦里也不知道有什么药,反正数不清的昆虫憋在里面,愣是还能活着,这简直就是玄学。”

    白小龙解释道。

    “流弊啊!”

    苏越点点头。

    果然,泱泱神州,人才层出不穷。

    连阳向族的妖器都能复制出来,虽说是阉割版本,但那也是妖器啊。

    而自己的母虫诀就鸡肋了很多。

    没有昆虫的地方,根本就没办法储存。

    还得震晕,这有些尴尬。

    “快看,上帝要动手了。”

    白小龙突然捏着苏越的胳膊。

    ……

    咻咻咻!

    台上,军校出战者长枪如龙,不断朝着冯佳佳的致命部位点去,速度极快,甚至还震荡出了密集的音爆。

    凌厉精准,毫不拖泥带水。

    每一招,都是为了杀戮而生,如果不是枪头被布裹着,人们丝毫不怀疑,冯佳佳的脖颈都会被洞穿。

    苏越都感慨了一声。

    比起牧橙的花俏剑法,这长枪才是男子汉的攻击方式。

    当然,苏越还是喜欢大斧。

    他也不认为自己是男子汉。

    苏越总觉得,自己是……男神。

    不过不得不承认,冯佳佳确实有两把刷子,她脚下踏着的步法,应该也是卓越战法,速度极快。

    嗡嗡嗡!

    嗡嗡嗡!

    也就在白小龙话音落下,会场出现了一些昆虫的蜂鸣。

    也就是几秒钟时间,蜂鸣声已经特别密集。

    苏越咽了口唾沫。

    阔怕啊。

    上帝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葫芦的瓶塞。

    一股漆黑的浓烟,从葫芦里蔓延出来,当然,是乍一看是浓烟,其实……那是昆虫。

    比蚊子稍微大一点点。

    这就么点时间,已经在冯佳佳头顶浮现出一大团。

    不愧是控虫上帝,那团昆虫在冯佳佳的操控下,就像一滩流动的水,根本就没有任何凌乱,可怕的是,昆虫还在从葫芦里源源不断的飞翔出来,似乎无穷无尽。

    “这是什么虫子?以前没见过!”

    苏越问白小龙。

    “是湿境里的一种昆虫,冯家掌握着独门培育技术。

    “直至现在,冯家也还在不断去湿境抓虫子培养,足足上万种,据说只存活下来不到十种。

    “而因为这些虫子,冯家牺牲的武者,却超过了百人。”

    白小龙解释道。

    “你了解的挺多嘛!”

    苏越古怪的看了眼白小龙。

    “我就是好奇,没有要去当女婿。”

    白小龙连忙解释。

    “你到想得美。”

    苏越冷笑。

    ……

    全场站起身来鼓掌。

    出现了。

    冯佳佳的蛊虫术,终于出现了。

    去年,冯佳佳就是凭借着一手绝世战法,彻底闯下了上帝的名号。

    当然,去年上帝被白小龙战败。

    今年她卷土重来,目标就是全国武大总冠军。

    甚至,冯佳佳要拿总vp。

    嗡嗡嗡!

    嗡嗡嗡!

    昆虫越聚越多,已经是笼罩了整个擂台。

    苏越至今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大葫芦里,可以装这么多昆虫,简直是古怪。

    军校平头哥有些慌。

    他依旧是保持下脚下的战法步伐,手中长枪更是加快了速度。

    但可惜。

    冯佳佳知道她自己的短板,所以她除了蛊虫术之外,专门刻苦修炼过速度战法。

    虽然险象环生,但冯佳佳还能闪避。

    中途有几次,她也被长枪扫中,可冯佳佳咬着牙没有倒下。

    在校领导区,校长们其实替冯佳佳捏一把汗。

    也就是因为是擂台,如果是一对一在战场厮杀,冯佳佳的虫子都不一定能释放出来。

    长枪是否开刃,特别关键。

    但没办法。

    这是武大的切磋赛,所以冯佳佳利用对战的规则,还是可以保持着上帝的水准。

    但也仅限于四品。

    如果是对方是五品,有太多的办法可以打败冯佳佳。

    她的步伐虽然快,但又没有那么绝对的快。

    而冯佳佳的防御力,那更是弱中之弱。

    ……

    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了。

    苏越是由衷的感慨一句,上帝不愧是上帝,简直就是开挂选手。

    哪怕廖平解除封印,同样也是失败的命运。

    你能想到吗?

    人家的虫子,率先往你鼻孔和耳朵里钻。

    至于领口和裤裆,那就更不用说了,苏越甚至能看到平头哥的衣服里在鼓动。

    人族嘛。

    天生对虫子有一种恐惧。

    只要是个正常人,谁能不在乎。

    当然,骚扰的虫子是一部分,另一部分糊住了平头哥的眼睛。

    冯佳佳面对一个战力被削了八成的对手,很轻松的一拳将其轰下擂台。

    全场震撼。

    鸦雀无声。

    没错,在人们眼中,这简直就是作弊。

    平头哥的长枪,连十只昆虫都没有捅死。

    直到他已经倒下,依然还有不少昆虫从衣领和鼻孔里飞出来。

    想想都恶心。

    平头哥是军校的人,他经历过无数厮杀,可即便这样也差点吐了。

    如果是普通人,哪里能受得了。

    牧橙咽了口唾沫,脸色铁青。

    那些虫子,真的好恶心。

    西武其他两个出战者,也紧紧皱着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可怕了。

    “这个上帝,可怕啊。

    “咦,军校的人有智慧啊,居然找了个摩托车头盔。”

    苏越还在感慨上帝可怕。

    这时候,军校第二个出战者登台。

    这货,竟然戴了个大头盔。

    全面武装。

    真是上有对策,下有政策。

    厉害。

    再一看,这家伙穿着连体衣,袜口、领口和袖口,都绑的很紧。

    这是要去毒气室啊。

    “脑残一个。

    “把自己包成个粽子,反而会畏首畏尾,并且头盔又沉重,又阻挡视野,还会影响自己的感知力。

    “脑残。”

    果然,台上很快就印证了白小龙的话。

    摩托车头盔虽然可以阻挡昆虫渗透,但昆虫却可以自杀式的朝着头盔眼睛部位撞。

    没几秒钟,昆虫尸体,就已经彻底覆盖了头盔的视野。

    平头哥终于忍不住摘下头盔。

    结果可想而知。

    他走上了第一个人的老道路。

    第二战,东武冯佳佳胜。

    一串二。

    之后,是军校第三个人平头哥上场,同时,他也是队长。

    但队长也没用。

    冯佳佳为什么被称之为上帝,就是因为根本无解。

    哪怕这队长双刀耍的飞起,耍成了螺旋桨。

    但你终究只能防御一面,从背后袭击而来的昆虫,你根本就防御不了。

    这队长是狠人。

    他甚至在地上滚了一圈,将钻在衣服里的昆虫全部碾死。

    但爬起来的时候,依然被虫子教育的够呛。

    最终,一番缠斗之后,堂堂战校的出战队,被冯佳佳一串三,完美干翻。

    没有套路。

    没有消耗。

    只有最直接,最干脆的轰杀。

    冯佳佳上帝之名,再一次被坐实。

    东武阵营欢呼。

    而其他武大除了绝望,大脑简直是一片空白。

    特别是西武和北武的出战队。

    每个人都极度迷茫。

    这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昆虫属于大自然。

    当大自然的力量,配合上人族的脑子,那简直在开挂。

    天快黑了。

    八强战最后一场,南武对丰武,拉开序幕。

    这是八强赛里,比较无聊的一场,打的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太大的亮点。

    ……

    “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那些虫子全弄死?”

    苏越好奇的和白小龙讨论着。

    冯佳佳给人的压迫感也太强了。

    “想多了。

    “你对虫子的繁衍能力,根本就一无所知。

    “哪怕是在东区战场,冯家都是异族的眼中钉肉中刺,你以为和你闹着玩呢?”

    白小龙嗤笑。

    “就真没办法收拾这个上帝吗?”

    苏越心里就是不舒服。

    “当然有。

    “如果你四品巅峰,在冯佳佳还没有将虫子释放出来的时候,就直接将她打下台。

    “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冯佳佳唯一的缺陷,就是释放虫子需要一点时间,但在武大联盟的擂台,没有人可以压制她。

    “所以,她才是上帝。”

    白小龙摇摇头。

    其实去年的时候,冯佳佳释放虫子的速度比现在要慢很多。

    没错,这一年时间,很多人在研究如何对付冯佳佳。

    但可惜。

    冯佳佳同样也在飞速进步。

    人们记住了冯佳佳的蛊虫术,但却忽略了一件事,她本身的天赋,也是绝顶。

    即便是没有蛊虫术,冯佳佳的境界也不弱于牧橙。

    当然,由于修炼了绝世战法,她的攻击和防御,必然要落下乘,毕竟任何人都不可能全能。

    “这个上帝,还有些难办。”

    苏越摇摇头,若有所思。

    ……

    又过了一起会。

    八强战最后一场结束。

    毫无悬念,南武成功战胜丰武。

    最终,四强队伍被选拔出来。

    明天上午,四强对决,最终角逐出两只争夺冠军的队伍。

    下午时间,是其他队伍的排名赛。

    后天上午,才是武大最终的冠军赛。

    谁都清楚,冠军赛才真正有看点。

    “上帝。”

    散场前,苏越又深深的看了眼东武出战队。

    也是怪了。

    冯佳佳的目光,又朝着白小龙看过来,苏越卡在中间,还有些尴尬。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