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乐歌〕〔我不会武功〕〔我修的可能是假仙〕〔侠女来袭:本王妃〕〔超级锋暴〕〔峨眉祖师〕〔青川旧史〕〔宝石时代〕〔恋爱东南西北〕〔王妃医手遮天〕〔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医道生香〕〔女总裁的贴身保镖〕〔超维入侵〕〔叶唯〕〔张龙〕〔承包大明〕〔猛卒〕〔爷是娇花,不种田〕〔原界秘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96章 当刀芒落下之时(求订阅)
    本站:m..“小舅子,快看,是我小舅子上场了。”

    北武休息区,杨乐之开心的左蹦又跳。

    “你能不能安静点,我弟如果受伤,我打残你。”

    许白雁瞪了眼杨乐之。

    但能看得出来,许白雁也由衷的开心,她瞳孔闪烁的很快。

    三次洗骨。

    压气环,三品!

    苏越所走的路,比别人要难十倍。

    但他竟然没有掉队,依旧是走在第一序列。

    厉害。

    不愧是我许白雁的弟弟。

    “小舅子受伤,打我干嘛?”

    杨乐之心里嘟囔。

    “苏越,我就知道,你一定也会突破到三品。”

    廖平扶了扶眼镜,也点点头。

    周云粲和廖吉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撼。

    苏越这个狗大户,果然就没有安分的时候,这牲口,竟然真的突破了。

    其余武大学生也震撼到无以复加。

    可怕的西武。

    竟然又出现了一个大一的三品大佬。

    一些老生不清楚,但新生们的脑海里,依稀还记得这么人。

    高考状元。

    原来他也突破到了三品。

    “苏越,你果然突破了,我就知道。”

    弓菱激动的拍拍手。

    苏越不愧是最强的家伙,简直是太厉害了。

    弓菱隐约感觉到,苏越一定还可以创造不少奇迹。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苏越?

    “果然非同凡响。”

    昨天被打败的三个平头哥,也是满脸讶异。

    在军校,苏越的名声其实很响亮。

    他竟然突破了。

    西武已经出现了第二个大一三品,这简直是最大的奇迹。

    当然,军校还是没有太沮丧。

    虽说他们败给了冯佳佳,但因为这里是擂台,军校的打法总归是束手束脚。

    如果是在湿境厮杀,他们抱着同归于尽的目得,冯佳佳还真不一定能活下来。

    主席台上。

    武大校长们也议论纷纷。

    西武,第二个大一三品。

    简直诡异。

    “赵江涛,你个老小子够阴啊,最后一个三品王牌,最后一个放出来。”

    南武校长冷笑了一声。

    西武原本必败的名声,因为多了一个大一三品,瞬间可以挽回来,甚至还可以再次燃烧一波。

    这场大赛,西武真的没有损失什么。

    无冕之王。

    两个大一三品,你还有什么追求的东西。

    哪怕明年再败一场,西武也可以稳稳保住第一,要知道,以牧橙的资质,后年很有可能突破到五品。

    那时候,西武又将是无冕之王。

    冯佳佳虽然擂台无解,但她毕竟是在走偏门,论资质其实是不如牧橙。

    “赵江涛,你老狐狸啊。”

    北武校长也笑道。

    当然,他也羡慕赵江涛运气好。

    “再多十个三品,也阻挡不了东武这次冠军。”

    东武校长冷着脸。

    虽然这次冠军属于东武,但却总有一种风头被抢尽的感觉。

    被赵江涛压制了好几年,好不容易能喘口气,却遭遇了无冕之王和双三品。

    东武这命。

    唉。

    只能等明年再扬眉吐气了。

    “武大学生一届比一届强,真是神州气运,这是好事。

    “赵江涛,你做的很不错。”

    教育部长笑的合不拢嘴,同时也口头嘉奖了一下赵江涛,

    年轻人就是未来的希望,百校对战的初衷,就是让所有少年高手有所展示。

    很显然,今年是特别成功的一届。

    “其实是运气,也是学生们自己争气,神州国运昌隆,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也开心。

    “不仅仅是西武,大家都在呕心沥血,a武和b武的实力,其实也比往年强很多。

    “大家都不容易。”

    赵江涛连忙谦虚的摆摆手。

    说实话,就连赵江涛自己都被狠狠吓了一跳。

    在开战之前,他专门问过苏越的情况,他确实是二品。

    可这说突破就突破,一切也来的太突然。

    ……

    赵启军团。

    牧京梁和柳一舟相视一眼。

    突破了。

    赵楚这臭小子,竟然真的突破。

    他可是压过气环的三品,说句不谦虚的话,苏越的真是战力,那可是相当于一个四品啊。

    大一四品。

    谁敢说不恐怖,谁敢说不可怕。

    三个大将都震惊到说不出话。

    “林东启,你那个外甥,还要去搭讪我闺女吗?”

    牧京梁看着林东启问道。

    “虽说苏越气血高,但也不一定战力高,我主张恋爱自由。”

    林东启很倔强。

    “呵呵。”

    柳一舟首次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然,对于林东启的挑衅,他只能送出一句:去你嘛辣个比。

    如果这小舅子真的敢横刀夺爱,柳一舟一定想办法收拾他。

    袁龙瀚为什么会将林东启送去外国。

    其实道理很简单。

    这个人实力虽然强,但其实并不适合留在国内。

    亦正亦邪,可以彻底总结柳一舟这个人。

    他之所以能和苏青封结拜成兄弟,就是因为二人臭味相投,根本就不将普通的法理放在眼里。

    所以,苏青封能不惜一切,干出当街斩杀丹药集团高层的事情。

    柳一舟也干过一些出格的事情,所以才被袁龙瀚派遣到国外。

    比起苏青封的狂妄和随性,柳一舟就老谋深算了很多。

    他不止一次的埋怨过苏青封,做事情太冲动,哪怕和自己商量一下,也不至于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在外国,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国际关系也时好时坏,没有一个心狠又辣的大将去镇压,魏远军团只能被迫多咽窝囊气。

    不客气的说,柳一舟在边境小国的地位,其实已经相当于一个国王。

    无人敢惹。

    哪些小国敢拖延赋税,他必然会让当地官府吞下苦果。

    但柳一舟又对神州异常忠诚,所以不可能背叛。

    “老柳,眼看着就要决赛,你的人选好了没?”

    牧京梁问道。

    “没有,这种事情急不来。”

    柳一舟摇摇头。

    “老柳,你不是有什么歹毒计划吧,我总感觉你是要阴谁。”

    林东启问道。

    “阴你外甥。”

    柳一舟阴森森一笑。

    “老柳,你别乱开玩笑。”

    林东启干笑了一声。

    “真不一定,苏青封坐牢的几年,丹药集团已经暴毙了三个高层,虽然都是阳向教的手笔,但……唉,你也知道老柳的性格,他着急起来,连袁龙瀚元帅也敢利用。”

    牧京梁也阴森森一笑。

    “我开玩笑的,我外甥估计也不是苏越的对手,别闹!”

    林东启思索了一会,又尬笑了两声。

    之前苏越二品,外甥还有点机会,现在跑出去也是个笑话,

    ……

    层岩市,苏健州家里一群人激动的差点蹦起来。

    “我就知道,大表哥是高考状元,他一定也可以上台比赛。

    “可惜,我大表哥打不过这个女人,她会放虫子。”

    苏健军激动了一通,随后又蔫下去。

    “苏越才大一,她都大三了,输掉也很正常,能上去比赛就很不容易了。”

    梁有信也满脸激动。

    才大一就已经三品,等苏越毕业之后,最弱也是个五品。

    这简直就是人中龙凤。

    提督府。

    李星佩他们同样站起来欢呼。

    苏越突破三品。

    可喜可贺。

    他虽然赢不了比赛,但层岩市再多一个三品。

    这简直就是人杰地灵之地。

    青武教研室。

    丁北图他们也一阵欢呼。

    特别是丁北图,他激动的连连咳嗽。

    出息啊。

    自己这些学生,一个个太出息。

    层岩市教育局。

    戴岳归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但他的眼圈已经红了。

    苏越,廖平。

    一个潜能班,两个大一三品,这件事情,足够戴岳归吹一辈子。

    一旁的孙志威又喜悦,又哀伤。

    他替苏越开心,上武大才半年,就已经超越了自己。

    哀伤,是因为自己确实太弱了。

    在天骄辈出的武大,自己这种人,连b类武大的替补队员都争不上。

    但孙志威还是开心。

    搏击城。

    花熊看着电视直播,差点从轮椅上摔下去,老赵他们被惊吓的差点晕过去。

    苏越!

    是苏越,果然是苏越。

    三品了。

    这个去年还在搏击场拼搏的沙袋,今年就已经三品,这简直就是神一样的速度。

    “今天老子请客,全场免单,酒水畅饮。

    “卧槽尼玛,开心!”

    花熊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激动,他甚至狠狠捶了自己几拳。

    苏爷。

    你这也太恐怖了。

    等你武大毕业的时候,难不成还要突破到五品?

    高兴。

    花熊真是高兴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

    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裁判终于宣布了比赛开始。

    “请释放你的昆虫。”

    苏越扶着自己的秘密武器,一脸平静的说道。

    “看来你很有自信。”

    冯佳佳也没有大意。

    这是决赛,容不得自己疏忽。

    虽然是狮子搏兔,但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嗡嗡嗡!

    嗡嗡嗡!

    熟悉的昆虫声,再一次扩散开来,擂台的上空,很快弥漫了一层昆虫海。

    “苏越,你速度快,抓紧时间去攻击啊。”

    台下,牧橙一脸焦急。

    等冯佳佳彻底释放了昆虫,一切就都没机会了。

    假如是她去对付冯佳佳,也无外乎是趁着对方的施法时间,去试着能不能早点将她打败。

    可苏越竟然任由对方释放了虫子。

    找死吗?

    台上。

    白小龙盯着苏越旁边的大箱子。

    这里面是大斧?

    青龙偃月刀?

    还是丈八蛇矛?

    可如果要对付上帝,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啊。

    苏越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怪药。

    当然,白小龙坚信,以苏越的脑子,他绝对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认输,否则你会很狼狈。”

    冯佳佳看苏越丝毫没有出手的迹象,随后眯着眼说道。

    “看在你这句话的面子上,我一会,会让你体面的下台。”

    苏越也平静的说道。

    台下一片嘈杂。

    狂妄。

    这个西武的新生,简直是太狂妄。

    如果没有见过冯佳佳之前的比赛,你这么狂妄就算了。

    可冯佳佳已经连败好几个人,目前是稳稳的vp,你竟然还敢这么狂妄,简直就是找死。

    冯佳佳眼底明显是有了一些怒气。

    嗡嗡嗡!

    她屈指一弹,数不清的昆虫,便朝着苏越笼罩而去。

    这一刻,全场死寂。

    一模一样的攻击手段,冯佳佳已经连败了很多人。

    这个狂妄的西武新生,他能挡得住吗?

    其实,真的没可能。

    没有人认为他能挡得住冯佳佳。

    牧橙摇摇头。

    苏越露脸的目得已经完成,她已经准备上台。

    自己是最后一个,最好的结局,是先打败冯佳佳,只要别被对方一串三就行,否则就真的太丢人现眼了。

    至于之后的刘桦农,还有一个很可能出战的孟羊,那已经是不可能战胜的奢望。

    白小龙紧张到站起身来。

    ……

    嗡嗡嗡!

    嗡嗡嗡!

    昆虫眼看着就要贴到苏越脸上。

    这时候,他才终于慢悠悠的开始拆箱子。

    裁判也开始紧张。

    假如苏越拿出什么杀伤性兵器,他们有义务立刻收走。

    擂台战第一条,就是不可以有人命牺牲。

    唰!

    苏越给自己施加了一道速度增幅,然后脚踏小凌波步,瞬间闪烁到擂台另一边。

    冯佳佳的昆虫扑了个空。

    “你靠一味的躲闪,根本没用!”

    苏越的速度,让冯佳佳惊了一下。

    不得不承认,这是迄今为止,最快的一个。

    但那又如何?

    越快的速度,对气血消耗就越大,你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对于苏越的速度,不少人也表现出了惊叹。

    小凌波步是通用战法,懂的人很多。

    但增幅战法却是卓越战法,经过了增幅的小凌波步,就让人看不懂了。

    呜呜呜呜呜!

    然而,还不等人们从苏越的速度战法中回过神来,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事情上演。

    对!

    苏越那神秘的箱子,终于被打开。

    不是长矛。

    不是青龙偃月刀。

    谁能想到,那竟然是一个无线吸尘器。

    对!

    很明显是经过了特殊定制的产品,灰尘桶特别大,而且是金属锻造。

    苏越手持开关,就矗立在原地,一夫当关。

    呜呜呜!

    伴随着令人惊叹的强悍吸力,数不清的昆虫,被吸尘器瞬间吸到内胆里。

    “大功率,内胆增强,还有尘土压缩功能,电池刚充满,能持续两个小时左右。

    “这吸尘器纯金属锻造,虽然沉重了点,普通人使用不了,但对我来说无压力。

    “为了对抗你,我花了六万块钱。

    “六万块钱啊,买个吸尘器,我亏大了。”

    苏越矗立在吸尘器旁边,一脸无辜的看着冯佳佳。

    六万定制个吸尘器。

    谁能不肉疼。

    得找西武报销一下。

    但上帝的虫子,苏越明显是已经彻底克制。

    在吸尘器的抽风口上空,甚至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旋涡,看上去十分渗人。

    虫子想挣扎着离开。

    可惜,那根本就是徒劳,对于渺小的它们来说,吸尘器掀起了滔天飓风。

    苏越脸上无悲无喜,他手持吸尘器站在旁边,安逸的很。

    别说爬到鼻孔和耳朵里,昆虫连苏越10厘米的范围都到不了。

    昆虫的优势是数量庞大。

    但无奈个体力量太小。

    苏越的吸尘器取消了过滤网,理论上玻璃球都能轻松吸进去,更别说一些飞到空中的昆虫,他们的体型不可能很重。

    当然,别看吸尘器是无线的,但容量可一点都不小。

    苏越拇指旁还有个按钮。

    只要轻轻按下去,尘桶里的螺旋桨就会将昆虫压碎,然后压缩成肉饼,并且直接倾倒出来。

    不怕内存不够。

    六万块钱的家用电器,功能之齐全,只有你想不到。

    楞!

    这一瞬间,不仅仅是冯佳佳楞在原地。

    现场数不清的人站起身来,关注着这诡异的一幕。

    真的是堪称诡异。

    一个六万块钱的吸尘器,竟然完美克制了冯佳佳的蛊虫术。

    ……

    “该死,我真是个笨蛋,这里又不是湿境,电器也可以用,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吸尘器。”

    战校一个平头哥狠狠捏了捏拳头。

    他觉得自己智商根本就不够用。

    其余人也僵硬着脸。

    阴险啊。

    西武这个新生,怎么就连吸尘器这种神仙武器都能想到。

    他们之前想到过杀虫剂,但这些昆虫经过特殊的培育,它们在湿境都能生存,普通杀虫剂很难杀死,再强力一些,就成了毒气,规则根本就不允许使用。

    况且,去年有人使用过杀虫剂,但冯佳佳明显也有所准备,她身上有一把大扇子。

    可对付吸尘吸,冯佳佳还真的没有任何准备。

    “上帝的心态,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

    台下,白小龙嘀嘀咕咕。

    谁能想到,堂堂东武上帝,也有今天。

    原来破解的办法,就是个吸尘吸。

    任何人,都不会将一个家用电器认为是武器,更别说杀伤性武器。

    ……

    “你……”

    冯佳佳心疼。

    她手忙脚乱,连忙将昆虫收回来。

    开什么玩笑。

    冯家培育这些虫子,是需要成本的,葫芦里虽然可以繁衍出新的昆虫,但怎么可能会比吸尘器碾压的更快。

    那可是无情的冰冷机器啊。

    气。

    冯佳佳脸色发红,被气的浑身颤抖。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扛着一个吸尘器来比赛。

    一瞬间,擂台清静了。

    嗡嗡嗡!

    嗡嗡嗡!

    在吸尘器里,昆虫还在亡命的撞击着,似乎不甘心被禁锢的命运。

    苏越也没有着急压死虫子。

    大家以和为贵,这些虫子以后还要对抗异族,冯佳佳完全可以用钱买回来嘛。

    六万块钱成本。

    60万卖给你,童叟无欺。

    “你也别生气,你只是败在了智慧的手下。

    “我知道你有个上帝的称号,但我得让小朋友们知道,哪怕是上帝,也可以用智慧来战胜。”

    苏越满意的点点头。

    “你只是压制了我的虫子,以为我真的会输给你吗?”

    冯佳佳被气的肝疼。

    她深吸一口气,只能拼了。

    ……

    嘘!

    看台下方,各种口哨声,各种呐喊声,已经是此起彼伏。

    对冯佳佳的蛊虫术,大家向来是敢怒不敢言。

    终于,克制的办法找到了。

    原来是吸尘器。

    对。

    智慧的力量才闪闪发光,武者对战,也忌讳莽撞啊。

    牧橙哑口无言。

    用吸尘器的超强吸力,对付冯佳佳的昆虫,也真亏得苏越能想得出来。

    这简直……是个奇葩。

    “苏兄,能与你和解,是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无线吸尘器都能搬出来,是个没底线的大佬。”

    杜惊书想当场给苏越跪下。

    看台上。

    “明年的东武,可能会很艰难,起码战校一定会打造一批吸尘器。”

    赵江涛有些歉意的看着东武校长。

    苏越这小子,简直就是个鬼才,一台吸尘器,就断送了东武的连胜梦。

    今年东武可能运气好,有冯佳佳,有孟羊。

    但明年,就真的不一定听了。

    冯佳佳已经废了。

    孟羊明年毕业。

    明年东武该怎么打?

    或许,冯佳佳会培育出什么新品种的昆虫吧。

    但面对大功率吸尘器,什么虫子能扛得住?

    ……

    唰!

    苏越没有再浪费时间。

    当冯佳佳彻底将昆虫收起来的时候,他身躯一个闪烁,已经是到了冯佳佳身后。

    嘶!

    冯佳佳反应的速度,也不可谓不快。

    但苏越诡异的笑了笑,随后直接口吐舌剑,蛇一样颤抖。

    由于距离太近,活生生吓了冯佳佳一跳。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下一息,冯佳佳脚下,响气了连绵不觉的爆炸声。

    这是庐山升龙炮。

    在苏越用吸尘器吞噬昆虫的时候,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在悄悄布置着这些看似没用的空气炮。

    不管是舌剑,还是庐山升龙炮,都是耗费气血最少的战法,以苏越目前的水平来说,几乎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但吓唬冯佳佳,足够了。

    毕竟,在东武还有两个人没有上场,而自己面临着一串三的压力。

    更何况,最后一个人,是曾经连白小龙都战败的孟羊。

    每一卡气血,都要节省下来。

    虽说自己91个气穴,大赛也不会禁止服用丹药,但总归是需要一些回复速度。

    苏越要保证时时刻刻的巅峰状态。

    唰!

    果然,冯佳佳还没回过神来,又被脚下的爆炸声吓了一跳。

    她以为苏越施展了什么恐怖的战法,连忙跳起来躲闪。

    先被舌剑吓了一跳。

    又被十几道连环炮吓的心脏窒息。

    冯佳佳跳的很高。

    其实这也是最优解,毕竟不知道战法的深浅,先躲开才是王道。

    可惜。

    当冯佳佳落地的时候,她只看到苏越劈开的一道刀芒。

    苏越的背上,还背着一柄短刀,只是大多数人忽略了。

    虽然没有开刃,但以素质刀的恐怖力道,冯佳佳根本就挡不住。

    毕竟,任何一个研究过冯佳佳的武者都清楚,她最大的短板,就是防御力几乎是零。

    浮空状态,也是一个武者最危险的状态。

    很明显,冯佳佳落入了苏越的连环圈套。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施展枯步,就已经被刀芒轰在背上。

    苏越甚至用了刀背。

    没错。

    冯佳佳虽然很快。

    但抱歉,苏越的速度……要更快。

    轰隆隆!

    当刀芒落下之时,冯佳佳已经摔在擂台外的地上。

    输了。

    冯佳佳咳嗽了两声,又抬起头,恨恨的看着苏越。

    这个卑鄙的家伙。

    他竟然吓唬自己。

    不管是吐出来的长舌头,还是脚下的爆炸声,都特别特别的弱,那根本就是一品武者才会修炼的东西。

    可恨,自己竟然被吓的跳了那么高。

    结果。

    被苏越找到了空隙,一刀命中。

    如果不是直接摔在地上,自己明明可能赢的。

    还有那该死的吸尘器。

    她是真的束手无策,只要昆虫敢飞到苏越附近,就是被牺牲的下场。

    “他是用刀背拍的你,这个人心眼不错,是个真君子。

    “冯佳佳,你确实有些太依仗蛊虫术。

    “能分析到你一切弱点,以最小的代价,彻底打败你,是个战斗天才。”

    孟羊将冯佳佳扶起来,安慰了她两句。

    “可他不守规矩。”

    冯佳佳还是有些不服气。

    “你用蛊虫术,很多人也觉得你不守规矩。

    “大家都是在利用规则罢了,如果在湿境生死厮杀,战校一个人都不会输。

    “输了是输,别双标。”

    孟羊又笑了笑。

    虽然输的很惨,但输的不冤。

    “刘桦农,你上吧,小心点,别大意。”

    孟羊又说道。

    “嗯。”

    刘桦农凝神静气,也走上了擂台:

    “呦呦呦

    “扛着吸尘器的小老弟,哥哥我心情不美丽,你这种吓唬人的小把戏,就是鸡你太美里的那只鸡。

    “其实你的吸尘器,只能帮你打个飞机……呦呦呦,skr,skr。”

    上台后,刘桦农指着苏越的吸尘器,二话不说就是一顿freestle。

    “咦……说唱歌手?”

    苏越眉头一皱。

    他体内的rap之魂,有些蠢蠢欲动。

    ……

    求推荐票,求月票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