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豪赘婿〕〔万道帝尊〕〔追上高冷总裁〕〔凤凰神衣〕〔凡人修仙也疯狂〕〔我有一颗小太阳〕〔异世界的文化基地〕〔捡到一个末世世界〕〔花都绝品狂医〕〔诸天破碎时代〕〔联盟之梦回s3〕〔空间之超级农富妻〕〔蛤蟆大妖〕〔邻家闺蜜爱上我〕〔快穿女配冷静点〕〔大当家不好了〕〔七宝妙仙〕〔最佳上门女婿〕〔末世爸爸〕〔朕的江山有点儿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197章 没有人情味的苏越
    本站:m..刘桦农做了个很嘻哈的挑衅手势,他freestyle不断,继续跟着起起落落的韵律唱道:

    “伙计,做好准备了吗?

    “你的脑袋,会被我打成烂番茄。你的膝盖,会跪下给我擦皮鞋。

    “呦呦……”

    唰!

    刘桦农拔出了背上的长刀,另一只手指着苏越膝盖。

    四品中阶。

    气血值大约1300。

    刘桦农真的不弱。

    在东武,强者有四品巅峰的孟羊。

    后起之秀又有上帝冯佳佳,所以就显得刘桦农有些平庸。

    一切的假象,只是孟羊和冯佳佳的名声太强盛而已。

    所幸,刘桦农志不在武道,而是当一个嘻哈少年,他懒得去争名利,这才让人们低估了他。

    嘎嘣。

    苏越扭了扭脖子,骨骼发出嘎嘣的声音。

    “呦呦呦,我是嘻哈王苏越。

    “呦……对面哥们你听着,你的嘻哈就是瞎起哄,请你以后也不要练武功,你拿刀的样子就像菜坤徐,你的弟弟是岳不群,你的丁丁被锅里炖。

    “我打败你会很轻松,就像廖平弹那个脑瓜崩……呦呦呦。”

    苏越不甘示弱,立刻反击。

    对。

    比赛可以输。

    freestyle关系到嘻哈歌手的尊严与荣耀。

    绝对不可以轻易认输。

    “呦,呦……你很不错,但也要陨落,我是天灾,你却不是人祸,你只是一条草鱼被我乱刀剁。”

    唰!

    高手切磋,就在于freestyle的攻击性。

    明显,在嘻哈领域,苏越是得到了刘桦农的认可。

    但这终究是一场比赛。

    freestyle以后可以切磋,今天现在台上,先比出胜负再说。

    唰!

    刘桦农说唱刚刚落下,钢刀已经是斩杀是一道银芒。

    很快。

    比一般的四品武者要快很多。

    嗡!

    苏越一个响指。

    敏捷增幅。

    唰!

    小凌波步施展出来,苏越险之又险的闪过这一刀。

    唰!

    又一刀,差点劈中苏越。

    可惜,哪怕是增幅了速度的小凌波步,也有些不足。

    苏越心中震撼。

    这家伙的刀法,看似速度很快,其实速度更快,甚至快的有些诡异。

    是卓越战法。

    这刀法,似乎可以忽略风的阻碍。

    “我只用心修炼了刀法,如果你的速度能闪开,那就可以算我输。”

    刘桦农平静的笑了笑,虽然他表情毫无争胜心,但谁都能看得出来,那是一种极度的自信。

    在这么狭窄的擂台上,苏越根本就没有发挥的空间。

    他只能小范围的闪躲,根本无法直接逃亡。

    而自己的卓越刀法,却最新适合原地缠斗,因为可以无视风阻。

    嘭!

    果然。

    也就在刘桦农话音落下后没几招,苏越就已经被钝刀命中胸口。

    虽然没有重伤,但苏越还是被打的一个踉跄,连连咳嗽。

    全场惊讶。

    苏越的速度,真的已经足够快,哪怕四品武者都很难追的上,甚至冯佳佳都不容易对付。

    可面对刘桦农,竟然这么轻易就被打中。

    好强。

    唰!

    唰!

    唰!

    刘桦农刀势如龙,延绵不绝,一刀紧接着一刀,丝毫没有停歇。

    苏越开始狼狈。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已经被砍中好几刀。

    刘桦农是个极致的胜利主义者。

    他不求将苏越打伤,也不求戏耍苏越,刘桦农唯一的目标,就是将苏越打下擂台,仅此而已。

    唰唰唰!

    刀芒笼罩成一道细密的网,苏越节节败退,被一步步逼迫到了擂台边缘。

    他已经无路可逃。

    期间苏越也尝试用素质刀对砍了几刀,可论力道,刘桦农的卓越刀法也不弱于素质刀,因为出招要牺牲闪避,苏越甚至更加狼狈。

    不愧是用心修炼过的刀法,苏越得甘拜下风。

    这刀法可以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果然!

    四大武院的首轮出战队,没有一个弱者。

    苏越的情况,逐渐恶劣。

    观众席,人们各个紧张,但没有人会认为苏越能赢。

    其实,苏越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

    要知道,刘桦农已经是大四,而且出四品中阶的强者。

    他将苏越打下擂台,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刘桦农束手无策,那才是怪事,否则大学四年,就修炼到狗肚子里去了。

    苏越已经打败了一个冯佳佳,他还能支撑,已经足够自傲。

    “下台吧,台上是对手,台下是朋友。

    “有机会我还会找你去freestyle。”

    唰!

    刘桦农突然收刀,反而是闪电般,一脚将苏越踢飞。

    这一脚,也将苏越提踢到了擂台外。

    “你撒谎……”

    苏越被踢到空中,他破口大骂。

    什么专心修炼刀法,这脚法明明才是刘桦农的杀手锏。

    力道简直恐怖啊,苏越并不是没有防御,而是根本防不住。

    这腿法,明显也是卓越战法,而且是力量型的腿法。

    “你连对手都信,只能说脑子不够用。”

    刘桦农看了眼空中的苏越,淡淡摇摇头。

    刀法自己确实用心练习过,但腿法自己也没有拉下啊。

    还真以为大四学生是泥捏的?

    在刘桦农眼里,他没有一分钟内将苏越打下擂台,其实就已经是输了。

    可苏越竟然坚持了三分钟。

    这已经足够让刘桦农挫败,现在的大一新生,简直恐怖的没样子。

    想想自己在大一,还是个二品,还在堡垒铲青苔。

    简直让人嫉妒。

    ……

    “苏越虽然是压过气环的三品,但终究和真正的四品有些差距,不过也足够可以了。”

    看台上。

    白小龙摇摇头,苏越输,他没有任何意外。

    而且刘桦农的实力,真的很强。

    如果没有孟羊和冯佳佳,刘桦农必然是东武的队长。

    苏越能坚持三分钟,已经可以了。

    其他人的想法也一样。

    苏越虽然失败,但他毕竟只是个大一的学生,别说硬抗三分钟,就是能抗住一分钟,也已经足够自傲。

    这些大一新生最大的优势,并不是一场对战的胜负。

    他们还年轻,他们距离大四,还有四年时间。

    四年。

    哪怕仅仅修炼两个品阶,也能突破到五品啊。

    这种潜力,才是让人惊悚的地方。

    “苏越,你放心吧,我虽然打不过孟羊,但刘桦农一定帮你打下去。”

    牧橙深吸一口气。

    她已经准备上台。

    啪!

    然而。

    苏越虽然被震出了擂台,但还不等落地,他就在空中踩出一响枯步。

    众人惊叹。

    苏越竟然又跳起来了。

    而且他方向似乎有些相反,竟然跳到了东武观战台。

    “这小子要干什么?”

    白小龙诧异。

    你输了就算了,难道还要跳到东武观战台输?

    没道理啊。

    裁判虽然举起了手,到却迟迟没有宣布苏越输。

    按照规则,你身体得落到地面,这才能算输。

    在空中,并不受限制,有本事你飞到月球都不算输。

    ……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哒哒哒!

    ……

    然而,下一个呼吸,全场诧异。

    当然,还伴随着东武观战区,不少学生在怒骂。

    “谁踩我脑袋。”

    “好疼。”

    “是西武苏越,他怕摔下去,就踩咱们的脑袋。”

    眨眼时间,苏踹踩着东武不少人的脑袋,已经在观战台走了一圈。

    东武观战台一片狼藉,学生们被踩的东倒西歪,椅子都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

    “12。”

    “14。”

    “18。”

    “19。”

    ……

    苏越心里默数着,已经踩了19颗脑袋。

    这百汇步也真的是诡异,苏越脚掌下,已经是凝聚出了一团特殊气息,只要能踩够20颗脑袋,就可以开启20%的速度增幅。

    可东武这群王八蛋,一个个胆小怕事,因为害怕被自己踩,就乱七八糟的逃。

    苏越面前,就只剩下一个呆瓜廖平。

    “兄弟,对不住了。”

    哒!

    一团白烟炸开,苏越最后一脚,轻轻踏在廖平的脑袋上。

    啪!

    随后,他借着力,又在空中踏出一响劲。

    砰!

    当苏越完美落地的时候,他已经重新回到了台上。

    全程,他脚掌没有沾染地面。

    所以,裁判没办法判定苏越输。

    “呦呦呦……你是不是燕子李三,狗跑踏风脚不沾,你的行为让我有些混乱,我要把你狗腿打断,skr,skr。”

    当苏越重新落到擂台上的时候,刘桦农震惊了。

    这一系列的骚操作,谁能想得到。

    用枯步保证自己不落地就算了,你为什么要去东武踩头。

    欺负人吗?

    刘桦农已经有些愤怒。

    ……

    台下。

    东武观战区已经炸了。

    不少人捂着脑袋,嘶声力竭的怒骂苏越不要脸。

    你凭什么踩别人脑袋。

    简直就是个畜生。

    观战区其他人也云里雾里。

    苏越这是疯了?

    还是有病?

    他明明可以直接枯步回擂台,为什么还要去东武观战区踩别人脑袋。

    还有。

    他已经被刘桦农打下擂台,哪怕是重新回来又如何?

    还不是重蹈覆辙。

    有什么意义?

    “不对劲,苏越这孙子是大阴比,他绝对不可能闲着没事去踩别人脑袋,这孙子一定有阴谋。”

    白小龙死死皱着眉。

    ……

    唰!

    擂台上。

    刘桦农继续用快刀去逼迫苏越下台。

    然而,这一次全场再次被震撼。

    快!

    苏越的速度,竟然比刚才又快了很多。

    他竟然可以游刃有余的闪开刘桦农的刀芒,看上去还十分的轻松。

    有些人发现,苏越身躯在闪烁的时候,双腿已经形成了类似幻影的残影,他们甚至有些看不清。

    刘桦农懵逼了。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疯了。

    不对,怎么突然就跟上鬼了。

    你还是个人吗?

    这已经接近四品中阶,甚至后阶的速度了啊。

    没错。

    刘桦农的刀,开始跟不上苏越的速度。

    唰!

    不仅仅是跟不上。

    他一个不小心,甚至还被苏越反手劈了一刀。

    “咳、咳……”

    刘桦农狠狠咳嗽着。

    不对劲啊。

    这素质刀这么精准,比一般人所施展的素质刀,精妙很多。

    打的自己肠子都疼。

    怎么做到的。

    唰!

    苏越如鬼魅一样,继续闪烁着。

    虽然刘桦农的刀依然是那么快,依然是那么刚猛。

    但可惜。

    这次苏越的速度快了太多。

    他从开始的咄咄逼人,已经逐步开始被动防御。

    可怕的是,防御都没有什么卵用。

    苏越犹如开挂了一样。

    他总能找到一些刁钻的角度,抽空去骚扰刘桦农一刀。

    刘桦农开始手忙脚乱。

    除了这卓越刀法还有腿法,刘桦农真的黔驴技穷。

    他简直对苏越这个魔鬼束手无策。

    “我在你左边。”

    苏越的声音出现。

    闻言,刘桦农下意识就去斩左边。

    可惜。

    苏越的刀,却出现在了刘桦农的裤裆,吓的他差点魂飞魄散。

    “你连对手都信,只能说脑子不够用。”

    苏越嘲讽了一声。

    刀砍裤裆,没有成功。

    但他也达到了让刘桦农手忙脚乱的目得。

    刘桦农又被砍了三刀,由于浑身疼痛,他脸色苍白,气的肝疼。

    当然,他也着急的即将要发疯。

    这样下去,自己很可能要输啊。

    开什么玩笑。

    被一个大一的三品打败,这辈子还活不活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气血不够。

    “你哪怕用妖术增幅了速度,也不可能太持久。”

    刘桦农也是个老江湖。

    他很快就找到了苏越的短板。

    你一个三品,气血就是撑破天,也不可能支撑太久。

    反正你不可能一瞬间将我打下擂台,耗也要耗死你。

    “朋友,可能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气穴,算了……你应该是被限制了想象力。”

    话落,苏越抓出一把丹药。

    原本被消耗了一波的气血,再次缓缓恢复着。

    “而且你应该是想耗时间吧?

    “那我就加快点进度吧。

    “顺便再告诉你一个的秘密,刚才我之所以软刀子砍你,是因为我气血不足,我反而才是拖时间恢复气血的那个。”

    唰!

    攻击增幅。

    苏越体内瞬间充斥着一股爆发性力量,这一刀,明显比刚才强大了很多,甚至在空中摩擦出了一连串的火星。

    没错。

    攻击增幅,迟迟才施展出来。

    之前苏越透支了气血,他施展速度增幅,又施展百汇步,再加上素质刀、小凌波步以及枯步,都特别耗气血,所以他气血是真的有些枯竭。

    刚才那一会,苏越嘴里嚼着精品棠竹丹,其实是在恢复泣血

    现在气血恢复了一半,终于可以再次使用攻击增幅。

    “你……”

    噗!

    刘桦农被一刀劈中,口喷鲜血。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妖物。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苏越原本有些枯竭的气血,竟然被补充的差不多了。

    精品棠竹丹。

    刘桦农能认得这丹药。

    但你只是个三品,你没有后遗症吗?

    你特么不需要消化吗?

    你到底有多少气穴?

    难不成还能超过50个?

    然而,不管刘桦农心里有多少疑惑和费解,他依旧是扛不住经过了增幅的素质刀。

    速度增幅了40%

    攻击增幅了20%

    毫无人性的气血恢复速度。

    再加上精湛的厮杀经验,这特么还怎么打。

    还特么有没有一点人情味。

    还有没有一点点的逻辑。

    刘桦农气的头都要爆炸,可任由他再奋力抵抗,也阻止不了自己节节败退的结局。

    关键每每被抽一刀,浑身都要剧痛。

    久而久之,刘桦农的战力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况且,刘桦农虽然也咀嚼着丹药,但他却没有苏越那种恐怖的消化速度。

    ……

    看台上。

    校长们面面相觑。

    谁能想到,东武大四的刘桦农,竟然输了。

    输给了一个西武的大一少年?

    滑稽。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东武校长面沉似水,已经是接近发疯的边缘。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这是我西武辅助班的学生,你们应该能看得出来,他施展了速度辅助和攻击辅助。

    “至于脚踏脑袋,应该是一部卓越战法,看上去也是在增幅速度。

    “险胜,险胜。”

    赵江涛笑的像是一朵花。

    苏越这个宝藏男孩,给人的惊喜简直是层出不穷。

    大一学生,连串两个东武王牌。

    这还能了得?

    明年的这个时候,苏越还不飞升到天上去?

    好。

    优秀。

    简直和神仙一样优秀。

    “辅助?”

    东武校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

    赵江涛你闭嘴行不行?

    扎心不扎心。

    东武两张王牌,被一个辅助一串二。

    关键还是大一的辅助。

    “他的素质刀还有小凌波步,也已经是融会贯通,而且看其攻击手段之凌厉,绝对不是气血武者,一定是在湿境厮杀过很多次。

    “这个少年背景很强吧。”

    南武校长问道。

    “哈哈,其实也还好,苏青封的儿子。

    “父亲坐牢,家庭贫困,今年我准备给他申请一下助学金。”

    赵江涛又道。

    “青王的儿子?”

    众校长反映过来,各个瞠目结舌。

    嘎嘣!

    “青王的儿子,你敢说他家庭贫困?”

    东武校长咬牙切齿的瞪着赵江涛。

    “爹坐牢了,孤苦伶仃一个孤儿,他不贫困,谁贫困?”

    赵江涛反问。

    “其实……没毛病。”

    南武校长摇摇头。

    他们这些校长也都是宗师,知道一些内幕。

    当年苏青封闯下滔天大祸,被判决无期,丹药集团的条件,就是让苏青封彻底断绝一切社会关系。

    他真的没能力去照顾儿子。

    其他人为了避嫌,也尽可能的不去专门照顾。

    谁能想到,青王的儿子,不知不觉已经这么优秀。

    “大家好好看比赛吧,赵江涛,你别给苏越申请贫困助学金了,教育部通不过,苏青封已经被剥夺了很多权利。

    “而且苏越也用不着那二三百学分,你别跟着捣乱。”

    教育部部长提醒道。

    “嗯!”

    赵江涛点点头。

    其余校长们也纷纷侧目。

    如果青王的儿子也贫困,那其他学生就都该去卖血了。

    “你可以书面申请一个特殊贡献奖学金,金额你自己看着填,别太过分。奖学金教育部可以通过,丹药集团干涉不了。”

    教育部长又补充道。

    “哈哈,明白,多谢部长。”

    赵江涛哈哈一笑。

    这几乎就是教育部给苏越的福利了。

    教育工作者嘛。

    能看到苏越这样优秀的学生,谁能不稀罕。

    “东武只剩下孟羊了,如果不是孟羊,这场决赛可能真的得输。”

    北武校长说道。

    “没有孟羊也不会输。”

    东武校长冰冷着脸。

    坚决不能输了面子,嘴要硬。

    “要不试试?你别派遣孟羊。”

    赵江涛来了兴趣。

    “安静看比赛,注意素质。”

    东武校长瞪了眼赵江涛。

    什么世道。

    逼都不让装了。

    我特么得多傻,竟然要放弃孟羊。

    赵江涛简直就是个虎逼。

    其实东武校长看的明白,如果任由苏青封这个儿子成长下去,未来几年,西武可能还要制霸百校对战。

    今年,必须的把握机会啊。

    好端端的蛊虫术,怎么就被吸尘吸破解了。

    ……

    轰隆隆!

    苏越的刀,如疾风骤雨,它又连着劈了刘桦农几刀。

    终于,对方是真的扛不住了。

    气血枯竭。

    面对苏越的速度束手无策。

    最终,他被劈中肩膀,正在吃痛的时候,被苏越一脚蹬下了擂台。

    败了。

    刘桦农可没有苏越的战法造诣,他没有枯步,也不懂百汇步,被打下擂台,那就是真的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大四四品,被一个大一打败。

    耻辱啊。

    唰!

    全场鸦雀无声。

    谁都没有想到,苏越一个三品,真的可以打败大四四品。

    所有人都讶异的看着苏越。

    所有人都震撼到窒息。

    这时候,苏越高高举起手中的刀:

    “呦……我叫苏越,我来自西武,我是武道界的潜力股。

    “我不敢说自己是大老虎,但打败对手会让我精神大补。曾经的我,和自己打过赌,我的名字如果在远古,一定会留在唐代的天策府。

    “呦呦……

    “所有人都别笑呵呵,都给我用心的铭记。

    “我说武道最强者,一定会出现在……高武27世纪。”

    “一给我里giaogiao……giao!!!”

    苏越举刀,发出宣言!

    ……

    “最强者,最强者!”

    “最强者,最强者!”

    ……

    西武阵营率先响起呐喊声,其余观众席也开始呐喊。

    所有人高呼最强者。

    我们生在27世纪,我们都是未来的最强者。

    大一败大四。

    一串二。

    苏越的名号,必然是要响彻整个武大。

    “臭屁货。”

    牧橙根本忍不住脸上的笑意,她看着苏越,瞳孔甚至在放光。

    “会长,收敛一下,你看男朋友的眼神,有点花痴。”

    王昔秋提醒了一下牧橙。

    “谁花痴了。”

    牧橙白了王昔秋一眼。

    “哈哈,要不把你男朋友让给我吧。”

    王昔秋打趣道。

    牧橙本能的警惕了一下。

    “这家伙,打起人来,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你都已经胜了,还不忘一段freestyle,风头都被你抢光了。”

    刘桦农气的简直要原地爆炸。

    原本他也准备了一段freestyle,用来当自己的胜利宣言。

    现在好了。

    自己败的一塌糊涂。

    “你说人和人的差距,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廖吉一脸麻木不仁。

    “也不一定吧,咱们还年轻,还有无限可能。”

    周云粲呆呆的呢喃着。

    “耶,我就知道,苏越最厉害。”

    弓菱简直是跳起来在尖叫。

    战国军校其他平头哥也都皱着眉。

    刘桦农真的不弱。

    哪怕和他们的出战队比较,也是一换一,谁都占不了便宜。

    只能说苏越实在是太强。

    强的毫无道理。

    除了孟羊,谁还能制得住他。

    ……

    在层岩市。

    整个提督府兴奋到无法自拔。

    赢了。

    谁能想到,苏越这小子,不仅仅能赢了冯佳佳,他连第二个四品都能打败。

    这也太厉害了。

    李星佩回想起一年前的苏越,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宇宙豪邸小区。

    苏健军激动的差点晕过去。

    那可是自己的大表哥啊。

    一定得赶紧和小伙伴们吹一波,这还能了得。

    苏健州他们也兴奋的坐立不住。

    这也太出人意料了。

    戴岳归终于流下了兴奋的眼泪。

    这辈子值了。

    能带出苏越这样的学生,这辈子值了。

    一串二。

    连败两个四品,普天之下,舍我其谁啊。

    在青武。

    丁北图狠狠拍着胸膛,咳嗽不断。

    刚才实在是兴奋,一不小心岔了气。

    花熊一把撕下自己的短袖:

    “曹尼玛,今天晚上免单,明天也免单,老子要免单三天。

    “曹尼玛。”

    花熊现在只恨自己文化低,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兴奋。

    “花熊老大,免单三天,会赔死的。”

    老赵边激动,边提醒道。

    “赔死就赔死了,老子高兴。”

    花熊仰头就是一罐啤酒。

    苏爷咋就这么出息呢。

    在西武。

    司马玲玲原本不想看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但在马小雨喋喋不休的电话轰炸下,她还是打开了直播。

    当看到苏越打败四品的刹那,司马玲玲掌心里全是汗水。

    “唉,真不想让你这么强,一辈子就混在三品以下,多安全。”

    司马玲玲又开心,又忧愁。

    ……

    赵启军团。

    “好女婿。”

    牧京梁激动的一拳拍在桌子上。

    “我总是觉得,以我干儿子的水平,应该找个公主。

    “我认识一个美坚国的财阀老总,他女儿金发碧眼,和我干儿子特别般配。”

    柳一舟嘀咕道。

    “苏越敢娶老外,苏青封会打断他的腿。”

    牧京梁根本不在乎。

    “恋爱无国界,恋爱就是要自由,牧京梁你迂腐了,我外甥有神州最纯正的血统。”

    林东启又说道。

    当然,他也透过屏幕看着苏越。

    苏青封这儿子,也太过分了。

    ……

    看台上。

    白小龙远远关注着孟羊。

    这个武大里的bug,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为了东武的最终胜利,孟羊终于是要出手。

    但西武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

    如今,上帝被打败。

    明年孟羊毕业。

    西武有苏越,完全还可以将武大冠军的名号抢回来。

    “东武败。

    “东武最后一人……请上台。”

    裁判话音落下,全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一个人身上。

    孟羊。

    东武最强者。

    甚至是武大最强者。

    他微微低着头,缓缓朝着擂台走去。

    孟羊真的不愿意出手,特别是对付一个大一新生,但……意外太多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