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妖术师〕〔逆流人生〕〔乡村透视仙医〕〔余生洗耳恭听〕〔错嫁替婚总裁〕〔大佬退休之后〕〔重生之都市仙尊〕〔商梯〕〔重生名门娇妻:厉〕〔邪王盛宠:神医王〕〔江流华笙〕〔透视医圣林奇〕〔江颜林羽免费小说〕〔厉少宠妻入骨〕〔流年不负笙情〕〔亿万老婆,你好甜〕〔谍海猎影〕〔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小妻爱你如初〕〔大魔法师旅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03章 成吨的甜蜜暴击
    当苏越抵达集合点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是整装待发,他是最后一个。

    弓菱一副出门旅行的状态,背包里是各种零食小吃,她听说江元国饮食习惯和神州不同,所以准备了大量零食。

    其他人也都只是背着个小包,并没有拿太多的多余物品。

    当然,武器更是没必要,反正都是些冷兵器,江元国也有,他们只是去江武卧底,交流学习,又不是去打仗。

    所有人轻装上阵。

    苏越用布,一层又一层的包裹着自己的长棍,别人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千万不能被看出来,自己可是要拎着去湿境的,不能露馅了。

    至于其他的,苏越也没有乱拿。

    他甚至连择兽腰包都没有携带,只是随身装了一块择兽皮,简直捆绑一下,就可以充当择兽行囊,里面只有一些丹药。

    没办法。

    苏越这一次的目标,是趁乱混到异族去,拿着择兽腰包简直就是找死。

    毕竟,择兽腰包有很重的人族痕迹。

    一块原始的择兽皮,简单包扎一下,这才是异族的风格。

    “苏越,你扛着一个扁担干什么?要去江元国挑水喝?”

    王路峰好奇的问道。

    他试图去打开包在长棍上的布,可苏越一股气血将他震开。

    什么玩笑。

    劳资的天神怒焰棍,哪里像扁担?

    臭嘴。

    诅咒你生口疮。

    “咦,廖平,你审美回归啦?蛮帅的,这才是藏爱家族的主宰者嘛。”

    苏越再一转头。

    烟熏妆,单独的大耳环,橙色的爆炸头,还有低档牛仔裤,以及裤腰带上一些金属饰物,叮叮当当,除了眼镜有些出戏之外,廖平还是那个土生土味的藏爱家族主宰者。

    但这眼镜是源矿打造,不可能换,毕竟还要用来封印廖平。

    “苏兄,你确定这身非主流打扮很帅?为什么我觉得有些脑残。”

    杜惊书无法欣赏,他走过去悄悄和苏越说道。

    真的!

    杜惊书总觉得辣眼睛。

    “迂腐。

    “总有些人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才是正统,其实你就是井底之蛙。

    “正是因为不一样的颜色,世界才五彩缤纷,你可以不喜欢,毕竟每个人审美不同。

    “你有权利不喜欢,但请不要诋毁。”

    苏越瞪了眼杜惊书。

    人和人之间的偏见与傲慢,什么时候才能消除啊。

    “苏越,谢谢你。”

    廖平感激的看着苏越。

    因为非主流,自己承受了多少冷眼和嘲笑,只有苏越一直在支持自己,一直可以理解自己。

    虽然苏越不是杀马特家族的成员,但他却是最理解自己的一个。

    廖平心里一直在苦恼。

    他只是喜欢这种打扮而已,自己也没有强迫谁必须和自己一样,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像看怪物一样看自己。

    非主流打扮又没有违法。

    还好。

    冰冷的世界,总有一缕温暖的曙光。

    苏越这个温暖的人,就是理解自己的那一束光。

    “大家如果准备好,就可以出发了。

    “大将军已经提前离开神州,他不一定会去江元国,你们只需要等消息就可以。

    “等你们抵达江元国之后,会有神州外交部的外事员接待,并且全权负责你们这一个月的生活学习。”

    六个人闲聊了几分钟,一个魏远军团的六品少将走进来。

    他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

    这少将最近在回国探亲,今天准备回国魏远军团报道,其中一个任务,就是顺便将这六个人带去江元国。

    关于交流学习的护照,魏远军团已经安排妥当,他们可以无障碍抵达江元国。

    就这样,在少将的带领下,一辆军部的战车,载着他们六人,朝着神州边境驶去。

    林东启是赵启军团的大将,柳一舟只是借用他的办事处而是,他早已就回归湿境,卧底任务不是他操心的事情。

    牧京梁也已经回归北区奇迹军团。

    至于柳一舟,他没有和大家一起走,说是为了掩人耳目。

    其实苏越心里清楚,根本就没有什么卧底行动。

    ……

    跨过边境线,车辆终于行驶在了江元国的境内。

    江元国气候炎热,在神州虽然是寒冬,但江元国只需要穿件单衣就足够了。

    六个人都是第一次出国,就连苏越也趴在窗户上,兴奋的看着外国风貌。

    由于时代的特殊性,普通人一辈子可能也没有出国的机会,毕竟国外的湿鬼塔很可能被冲破,比起神州太危险。

    而最强的五大联盟国,也要控制战争流民的涌入,所以各国的国境线都封闭的异常严格。

    关于流民问题。

    这在各个国家都是感敏话题,各国内阁都形成了一个共识。

    最大的限度,就是在边境线设置一些流民安置点。

    绝对不允许这些人踏足本国城市。

    一国内阁,最重要的使命,是替本国公民负责,无关乎自私不自私。

    “你们快看,路边有个人,他会不会死了?”

    车辆在路上行驶着。

    突然,弓菱一声惊呼。

    她视力最好,远远就看到路边倒着一具个,一动不动。

    随后,弓菱确认,确实死了。

    尸体骨瘦如柴,可能是活生生饿死的。

    “这么惨。”

    王路峰咽了口唾沫,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里是江元国,和神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你们小小年纪能出来看看,其实也是好事。”

    少将摇摇头,开口说道。

    车辆途径尸体,众人看的更加清晰。

    他绝对是被活生生饿死的,骨瘦如柴,但肚子却鼓的和沙丘一样,明显是吃多了无法消化的东西。

    苏越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

    人会被饿死。

    这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仅限于书本里的事情。

    在神州,官府会给贫困的人发一些最低生活保障,在街上连乞丐都不会见到,更别说饿死人的情况出现。

    普通人只要勤劳一些,可能日子不会很舒服,但一日三餐,绝对都可以吃到肉。

    可在其他国家,原来这些是奢侈。

    车辆继续行驶。

    终于,路过了一个村庄。

    破败!

    苏越只能这样来形容。

    在村口,蹲着十几个人,他们有老有少,一个个皮肤蜡黄,面容呆滞,麻木不仁的瞳孔,盯着疾驰而过的汽车,头颅僵硬的跟着汽车的方向摇动。

    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特别瘦。

    很明显是营养不良的状态。

    而村庄大部分的房屋,已经坍塌,有些房屋上还喷涂着一些类似标语的东西。

    江元国和神州接壤,所以这里的语言和文字已经全面被神州同化,苏越他们能认识一些残缺的标语。

    大部分类似于:自力更生,抵抗恶魔什么的。

    “将军,那些村民看上去很饥饿,那个小男孩好像在挖草根吃,江元国的官府没有救济粮食吗?”

    弓菱突然忍不住问道。

    “有,否则他们早就被饿死了。”

    少将道。

    “但他们明显吃不饱啊。”

    弓菱又问。

    “因为江元国的官府,没有那么多粮食让所有人吃饱。”

    少将又说道。

    “他们为什么不自己种粮食?”

    田宏伟问道。

    “因为没用。

    “江元国经常会有小股的异族杀进来,而且还有大量的阳向教成员,这些成员有可能就是村民中的一员,他们会故意点燃庄稼,摧毁一切。”

    少将叹了口气,继续道:

    “在这些经常被入侵的小国家,其实很难保证庄稼的种植。

    “小国家的粮食来源,一部分是国际援助,还有一部分就是用能源来交换,由于经常和异族打仗,江元国有不少珍贵的灵药,这也是神州主要进口源。

    “其实在几百年前,不管是神州,还是全球五大联盟国,都和江元国的情况差不多,官府开辟出农场,可稍微不小心,就会被阳向教摧毁,直到近几百年,这种情况再被遏制住。

    “当然,以地球农业的发展程度,粮食的收成,已经不再是什么大问题,难点是守护农场的安全。”

    大将解释道。

    “将军,我听说江元国人口超生严重,可他们明明粮食短缺,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口?”

    廖平问道。

    “这还要从爬格草说起。

    “在江元国,一个贫苦家庭如果想脱困,最快也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可以出现一个武者。

    “普通人在11岁左右,大概就是神州上初中的时期,他们可以去官府,领取到爬格草。

    “之后,这些人会吃下爬格草,然后经历一次鬼门关。

    “渡过鬼门关的孩子,体内会出现气血波动,这代表他们得到了爬格草的认可,以后可以在江武修炼,而他所在的家庭,也可以得到官府的救济,从此不用再饿肚子。

    “当然,失败率是70。

    “平均十个吃下爬格草的人,会有七个失败,以大病一场而告终。

    “为了那0可贵的名额,贫困家庭就只能拼命生孩子。

    “所以,江元国的人口特别多。”

    少将道。

    “那万一一直都没有成功呢?如果生十几个孩子,一个都没有渡过鬼门关,这个家庭以后该怎么办?”

    弓菱问道。

    “听天由命吧。

    “就像是在神州买彩票,你总要去花两块钱去买,才有中奖的可能。

    “在江元国普通人都是这种心态,只要生的孩子足够多,总有一个可能会成功。

    “一人得道,全家吃饱,甚至可以吃好,这就是江元国的国情。”

    少将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情况。

    只能说国情不同吧。

    “那些没有渡过鬼门关的人呢?他们以后还有机会成为武者吗?”

    唐宏伟问道。

    “废了。

    “爬格草不是开玩笑的东西,如果体内不能产生气血,那这辈子就没希望了。

    “既然选择了杀鸡取卵这条路,这就是代价。”

    少将摇摇头。

    “将军,有没有这种情况……假如武者和武者结婚,生下的孩子,会不会更容易渡过鬼门关?”

    苏越突然问道。

    “当然会更容易,成功率是70。并且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

    “在江元国,武者20岁普遍就要结婚,2岁如果不结婚,那就已经触犯了律法,要上法庭的。

    “武者结婚越晚,受到的惩罚就越是严重。

    “官府也用各种方式,去鼓励武者去生孩子。”

    少将看了眼苏越,颇为赞赏。

    这小子,看问题的角度比较刁钻。

    “好不公平啊。”

    弓菱一声叹息。

    “小姑娘,你还是太年轻。

    “公平这种事情,其实是一个相对值,天下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

    “和神州比起来,江元国平民水深火热,甚至还有饿死的人,你看不过去。但还有一些小国家,日子比江元国还不如,甚至贫瘠到异族都懒得去侵略。对这些国家来说,江元国就是天堂,起码你生孩子,就有翻身的机会。

    “哪怕在神州,同样有文科学生,会嫉妒你们武科大学。普通人会嫉妒武者富有,可以买房买车。你们一颗丹药,抵得上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

    “没有绝对公平的地方,公平也是个伪命题。”

    少将朝着弓菱笑了笑。

    “我知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就是心里难受。”

    弓菱毕竟是女孩子,比较多愁善感。

    “这就是我们的时代,不管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如果有一天,咱们可以将异族彻底堵在湿境内部,地球也就安全了。

    “等到没有异族来侵略的那一天,江元国的田地,必然会覆盖一层庄稼,那时候就再也不会有人会被饿死。

    “我们的使命不是多愁善感,而是努力变强,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打到异族不敢再来。”

    苏越站起身来,拍了拍弓菱的肩膀。

    车辆到了城门口,他们该下车了。

    魏远军团的车辆,属于境外战斗车辆,不可以驶入江元国的核心城池。

    苏越扛着棍子,率先下车。

    弓菱看着苏越的背影,她真的特别佩服苏越。

    不管在什么条件下,他都特别乐观,都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该干什么。

    想想也对。

    你杞人忧天,就是愁白头发,就是活生生愁死,也改变不了异族侵略的现状。

    只有人族强大,才能守护家园。

    “小破嘴,一套一套的。”

    王路峰瞪了眼苏越。

    小小年纪,从哪学来的那么多官腔,我怎么就这么没文化呢。

    不行,以后得多看看书。

    再这样下去,弓菱对苏越会越来越崇拜。

    幸亏苏越已经被西武的牧橙收拾走,否者这货一定是个祸害。

    一群人都下了车。

    “将军再见。”

    苏越他们朝少将挥挥手。

    “再见!”

    少将还要去其他地区,便不再耽误,直接离去。

    ……

    “大家好,我叫包大昌,是神州驻江元国的外事员,也是你们这一个月的向导。”

    城门口,一个不到40岁左右的中年人自我介绍道。

    苏越看了看,很强,应该是个五品。

    “你好,我叫苏越,是交流小队的队长。”

    苏越扛着棍子,上前握了握手。

    “我叫王路峰,我是交流小队的副队长。”

    王路峰连忙说道。

    “我是杜惊书!”

    杜惊书自我介绍了一下,他现在懒得争这些虚名,反正横竖都争不过苏越。

    “我叫田宏伟。”

    田宏伟说话的时候,包大昌明显也被震撼了一下。

    天下竟然会有如此方的脸。

    “我是弓菱。”

    弓菱也点点头。

    “大家跟我来进城吧,你们的护照手续,军团早已经办妥。”

    包大昌在前面带路。

    不远处,就是城门。

    毕竟是外国人进城,城门口的侍卫照例要检查他们的随身物品。

    没办法。

    江武诚经常有阳向教的人混进去,虽然各种手续齐全,但该有的检查还是得进行。

    在城门口,有一群赤脚小孩围拢过来,在好奇的盯着弓菱他们。

    毕竟,这群人穿着打扮比较体面,也不是江元国的风格。

    当弓菱的背包被打开之后,那些小孩下更是不由自主的探着脖子看,他们咬着自己的是手指头,一双双眼睛就如饿狼一样。

    薯片,饼干,卤味,锅巴,酸奶……各种各样的神州零食,简直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他们挪不开眼睛。

    弓菱心太软。

    她哪里还能顾得上装回去,立刻就要散给小孩们。

    “等等……你拆了包装,再给他们分着吃,别被抢了,都是些小孩子。”

    苏越走在最后,提醒着弓菱。

    闻言,弓菱看了眼不远处。

    果然,有很多面黄肌瘦的大人,也在觊觎着弓菱的零食,但由于城墙有侍卫,这些人根本不敢过来。

    如果连包装给了小孩,他们只要离开这里,一定会被抢走。

    随后,弓菱连忙将零食的包装都撕开,一个个分给小孩们。

    “慢慢吃,别噎着。”

    弓菱只恨自己没有多带一些零食。

    “多善良的女孩。”

    田宏伟看着弓菱,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猛跳。

    这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女孩。

    “善良和你有屁关系,以后看你嫂子的时候,最好洗洗眼睛,别太猥琐。”

    王路峰想捅瞎田宏伟的狗眼。

    你个破抽屉。

    “弓菱又没男朋友,我是追求者,你再废话,我还可能揍你一顿。”

    田宏伟不屑的藐视着王路峰。

    “弓菱,我是西都市慈善协会志愿者,等以后有机会,咱们可以一起去山区帮助小朋友,在神州一些偏远地区,也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咱们可以多买些书本,可以趁着假期去给小孩子们当老师。”

    就在王路峰和田宏伟争锋相对的时候,杜惊书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其中一个小男孩的脑子,眼底全是悲悯。

    他眼眶都有些湿润。

    其实在神州,确实有些偏远地区,还有一些贫困村落。

    神州有很多人不愿意离开家乡,所以祖祖辈辈都在乡村生活着,在以前大战的时候,城市是主战场,不少人也会选择山村当避难所。

    就这样,小山村一直残留着。

    官府也在照顾山村,但总归是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真的吗?杜惊书你好善良啊。”

    闻言,弓菱讶异的看着杜惊书。

    他也不嫌这些小孩子脏,还替其中一个小孩擦鼻涕。

    真是个善良的人。

    “生而为人,我们不能忘了自己的本心。”

    杜惊书坚定的点点头。

    “这特么是毁灭性的袭击啊,我就没发现,杜惊书这孙子,怎么一肚子花花肠子。”

    苏越在后方皱着眉。

    就这一个事件,杜惊书就已经成功博取了弓菱的好感,二人建立了最佳的沟通话题。

    如果没意外,两个人再去山区走一走,后果……不堪设想啊。

    和杜惊书比起来,王路峰和田宏伟,那就是两个弟弟。

    说他们是垃圾都不过分。

    关键人家杜惊书从前到后,一次都没有说过要追求弓菱。

    “快点过检测线。”

    杜惊书和田宏伟吵架的时候,廖平已经检查完了背包。

    随后,王路峰和田宏伟也检查结束。

    他们纷纷发现了杜惊书的卑劣行为,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没错。

    这家伙才是最大的威胁。

    一包零食,很快就被分干净,其他人没有带吃的,虽然小朋友们还不愿意离去,但弓菱他们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弓菱,你看到了吗?在小孩眼里,你就是个仙女姐姐,他们的眼眸很清澈,能看到最善良的灵魂。

    “也不知道谁能修来八辈子的福气,可以成为你的男朋友。”

    杜惊书看着弓菱,突然语气很温柔的说道。

    不对,温柔里还带着一些磁性。

    嘶!

    苏越在不远处,倒吸一口凉气。

    这句情话,咋听着就这么高级呢,一点土味都没有。

    关键说出口的时机,把握的是恰到好处。

    假如劳资是个女人,劳资也要被俘虏了。

    杜惊书这畜生,绝对是个被武道耽误的恋爱高手。

    不对,他并没有被耽误,他已经开始行动。

    借着小朋友的眼睛,夸奖弓菱。

    同时让自己这个人,在弓菱心里留下位置。

    好一招借刀杀人!

    不对,这个比喻不恰当,好一招借人表白,反正是很高明。

    果然。

    弓菱羞涩的低着头。

    苏越观察了一路,王路峰时不时来找弓菱叙叙旧,然后一顿尬夸奖,弓菱明显不耐烦。

    田宏伟更别说了,他的优势都不如王路峰。

    可同样是讨女孩欢心的一句夸,杜惊书对弓菱造成了成吨的甜蜜暴击。

    可怜的陆峰。

    你应该已经输了,一败涂地的那种输。

    杜惊书并没有继续纠缠弓菱,他夸奖了一句,便开始检查物品,随后和大家站在一起闲聊。

    王路峰和田宏伟嘴上笑嘻嘻,心里吗卖批,恨不得扒了杜惊书的狗皮。

    但为了保持形象,大家表面还维持的塑料友情。

    “该检查苏越了,你们猜……他的棍子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王路峰突然说道。

    “说实话,我也好奇了一路,难不成又是个吸尘器?”

    田宏伟道。

    “不可能,造型就不可能。

    “会不会是什么神兵利器,如意金箍棒什么的。”

    廖平插嘴道。

    “你傻啊,如果是如意金箍棒,他就插自己耳朵里了,何必抗在肩上。

    “虽然棍子的包装很厚,但一头明显有些大,可能是长枪一类的兵器吧。但我猜苏越这么宝贝,不可能是凡品。”

    杜惊书走过来分析道。

    “苏越懂枪法?没听说过啊。”

    王路峰疑惑道。

    “问题就在这里,咱们拭目以待吧,总不可能是法师的法杖吧。

    “说起来,这小子到底会不会妖术。”

    王路峰道。

    ……

    “请打开包裹。”

    城防侍卫很客气的说道。

    毕竟是来自神州的使团,他们不得不重视。

    “抱歉,打开包装会很麻烦,我就不打开了。”

    然而,苏越平静的笑了笑。

    “苏越同学,这是江元国的律法,虽然咱们来自神州,但也要遵守他国的律法。

    “兵器也没事,看一眼就好。”

    包大昌连忙提醒道。

    几个侍卫皱着眉。

    他们也不敢对苏越怎么样,但表情很警惕,同时,也有些愤怒。

    面对神州人,江元国武者原本就有些自卑。

    可对方还刁难自己,这明显就是来欺负人的。

    “苏越,临走前将军特意交代过,要遵守江元国律法,你打开包装看一眼而已,让别人多难堪。”

    王路峰过来说道。

    我这个副队长,操碎了心。

    “苏越同学,江元国虽然是个小国,但这里的人特别注重礼仪,咱们神州泱泱大国,别弄出什么笑话,给神州抹黑啊。”

    包大昌又劝说道。

    他甚至对苏越有了一些负面的看法。

    可能又是个不懂得尊重人的纨绔子弟吧。

    江元国虽然弱,但城防是一个国家的门面,咱们强大,也不代表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

    神州人在国际上的名声,向来以礼待人,平和谦虚。

    哪怕就是狂妄的美坚国,也不会做这些无礼的事情。

    如果真有什么不方便暴露的东西,你应该申请特殊通行,但这毕竟是学习使团,根本没必要啊。

    “这位同学,我们江元国是小国,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律法。

    “如果您的物品不方便当众检查,我们可以换个地方,秘密检查。

    “但请您尊重我们国家的律法,还请见谅。”

    这时候,五品的统领走过来,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不能得罪神州。

    但也想维护自己祖国的荣誉。

    其他人也想再劝劝苏越。

    平时他不是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啊。

    “这个……你们可能是误会了。

    “我应该是有免检权!”

    苏越一拍脑门,赶紧将王爵胸章拿出来。

    该死。

    忘记佩戴了。

    这事闹的,好像自己成了纨绔一样。

    他理解江元国的心态,越弱小的人,就越是容易自卑感敏。

    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到。

    棍子是真不能给人看,万一自己去了阳向族,被认出来就坏事了。

    ……

    求推荐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