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神级美食主播〕〔我家王妃超A的〕〔王爷戏太多了〕〔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帝少今天又醋了〕〔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阴影笼罩时〕〔末世重生之归途〕〔我老爸穿越了〕〔黑色情人眼〕〔快穿之一夜暴富〕〔系统种田:美人娘〕〔寒太太又生我气了〕〔情定一生无悔过〕〔迷上初夏的月光林〕〔不可名状的赛博朋〕〔穿书之反派总在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08章 屠宗师链
    凌晨4点。Δ.『ksnhu『.co

    天还不亮,全世界都寂静了下来,就连路灯都说不出的慵懒,有气无力。

    不管是武者,还是普通人,甚至是异族。

    不管是晚睡的,还是早起的。

    就是网吧的三和大神,也要强制打个盹。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睡的最沉。

    对熬夜者来说,4点也是最瞌睡的时候。

    哪怕是再资深的夜猫子,也会在凌晨4点左右,觉得自己修仙结束,会强迫进入睡眠。

    没错。

    狗命要紧,猝死挑战这种事情,没有第二次重生的机会。

    “祖宗,你真的就不瞌睡吗?”

    然而。

    科研院对面的长椅上,苏越两颗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还闪烁着精芒。

    包大昌一脸郁闷的看了看时间。

    4点12分。

    他的眼皮已经难舍难分。

    虽然是五品武者,可以修仙,可以睡很短的时间。

    但再短,也总得打个盹啊。

    哪怕就是在湿境战场,武者们也会靠着树,勉强假寐一会。

    可面对苏越这个祖宗,包大昌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这祖宗就跑了。

    他真的是不瞌睡?

    整整一夜。

    苏越时不时起来活动活动,又坐下运转几下气环。

    过一会,可能是觉得运转气环无聊,他又跳起来,用枯步炸炸街,不少地方的声控灯都被他炸亮。

    江武护卫队跑过来,也没办法。

    现在的苏越,那可是燃烧雷达刻度表的第一,是江元国的王爷,他干什么都合理。

    更别说半夜修炼一下。

    那些护卫甚至还要趁机拍一波马屁,说什么王爷好勤奋,不愧是第一,实至名归之类。

    可包大昌要疯了啊。

    消停点吧。

    “包大哥,你回去睡吧,我真的没准备跑。

    “如果我要逃,你根本就抓不住。”

    苏越叹了口气。

    包大昌也是可怜,打了一晚上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可最关键的问题是,自己根本就被准备跑啊。

    何必浪费这人力物力。

    “苏越,你从神州来江元国,舟车劳顿,白天又测试刻度,你不可能不困。

    “回宿舍吧。

    “外面待久了,容易着凉。”

    包大昌又打了个哈欠。

    他就不信了。

    你苏越就是个超人,也不可能不困。

    “包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压气环到三品吗?

    “我从小就不喜欢睡觉,通宵熬夜,和吃饭喝水一样,我在湿境不怎么睡觉,所以修炼的时间比一般人长点。

    “和我拼修仙,真的没什么实质意义。”

    苏越摇摇头。

    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苏越站起身来,看上去和溜达一样,他又走到了科研院门口。

    几个侍卫也很困。

    但面对苏越,他们也没有太多的警惕心。

    第一,科研院的大门,哪怕是宗师都不可能闯进去。

    第二,苏越是王爵,他除了要进去需要通行证外,在门口晃荡谁都管不了。

    更何况,苏越也只是随意溜达,连警戒线都没有跨过。

    “苏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逃。

    “我知道你是想忽悠我,你就是在做梦。

    “我陪你熬到死,我看咱俩谁先扛不住。”

    包大昌眼珠子里全是血丝。

    小家伙。

    我吃盐比你吃米都多,在这和我玩心里战术。

    你就是个弟弟。

    扛着。

    心理战,打的就是一个坚持。

    我倒要看看谁先输。

    “这哥们,有点固执,也有点倔强。

    “我如果真的要逃,哪怕回了宿舍你也拦不住啊。”

    苏越苦笑一声。

    果然,执着的人最可怕。

    该干正经事了。

    苏越懒得再理包大昌,愿意修仙你就继续。

    自己一晚上和包大昌在这里磨磨蹭蹭,斗智斗勇,科研院门口的护卫队,明显已经习惯了,甚至那个五品的侍卫长还过来帮着包大昌劝自己。

    所以,苏越的计划成功。

    他在科研院另一堵墙的后面,直接盘膝坐下,然后直愣愣的看着墙壁。

    没有人理会。

    没有人过问。

    苏越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和人置气的叛逆少年,护卫队的人甚至还有些想笑。

    这就是苏越磨蹭了一晚上的目得。

    他要让所有人放松警惕。

    假如你二话不说,直接跑过来,就死死盯着别人墙壁看,肯定会引起别人警觉。

    除了神经病和别有用心的人,没有人会直愣愣盯着别人墙壁看,更何况,你还是个外国人,想想都不正常。

    而现在。

    苏越给自己塑造了一个叛逆少年的人设。

    一切就合理了。

    大家小时候和大人置气,都会面壁不理家里人,这是很正常的行为。

    ……

    可用酬勤值:5129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041

    ……

    虽然这几天没有专门修炼,但由于体内还残留着不少精品棠竹丹的药效,所以气环被被动的提升一些气血值。

    并不算多,但聊胜于无。

    酬勤值只有五万多,苏越最近也没有用系统去提升气血值。

    眼瞎耳聋之眼瞎……开启。

    苏越心中默念。

    ……

    酬勤值-5000

    ……

    卧槽。

    简直和割肉一样,疼的肝肠寸断。

    而且这个技能的名称,真的让人喜欢不起来,苏越总觉得有些不吉利。

    酬勤值扣除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苏越面前的墙壁,顿时间成了透明状态,他的视线无比宽阔。

    这种感觉……甚至还有些熟悉。

    对了。

    打枪战游戏,开透视外挂,就是这个状态。

    可惜,系统的技能并不算逆天,甚至是有些抠门。

    只能透视一堵墙。

    对。

    仅仅一堵。

    用膝盖想都知道,科研院内部一定分割成了不少小的实验室。

    但苏越只能看到一个实验室的内部。

    就这样吧。

    其实苏越并没有多想探查秘密,他就是好奇别人实验室到底什么样子,假如再透视一堵墙,那又得浪费5000酬勤值,他可舍不得。

    苏越开始观察这个实验室。

    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个秃顶的老者在实验室里,他躺在角落的一张建议单人床上睡着了。

    老科研员有气血波动,但并不强,最多二品,是纯粹的气血武者。

    这很正常。

    哪怕在神州,科研人员也都是一二品的气血武者,他们靠脑力输出,并不需要上战场。

    实验室有点脏乱,电脑好像都有点故障,屏幕半黑不黑。

    而且各种器材也有些老旧,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实验失败的场景。

    椅子只有一把。

    床只有一张。

    很明显,这个有些逼仄的实验室,只有一个科研人员。

    甚至,他还是不怎么受待见的那种。

    “我这运气也真背的可以,好不容易浪费了5000酬勤值,居然只能看到一个老头在睡觉。”

    苏越心里叹息了一句。

    睡觉就睡觉,老头弯着腰,居然还不忘抠脚。

    抠脚就算了,你居然还闻一闻。

    闻也能理解,你舔手指头干什么?

    有咸味?

    蛋黄口味?

    这是一次有味道的透视。

    咦。

    竟然有神州的文字。

    苏越将视线从老者身上移开,他又在旁边的桌子上乱看。

    突然,苏越眼前的景物开始放大。

    对。

    自己的视线,竟然可以拉近,就像是戴上了望远镜一样。

    这是系统技能的附加福利?

    苏越心中一喜。

    在以前,他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万一自己要探查什么机密文件,可视线距离太远,什么都看不到。

    他还计划买个望远镜。

    现在好了,系统自带望远镜功能,又能节省好多力气。

    这是好消息。

    苏越联想了一下,万一自己再开窃听那个功能,是不是要有助听器的额外能力?

    九成是有。

    不错,5000点酬勤值花的不算太冤枉。

    视线拉近之后,苏越下意识就开始看桌面上散落的纸质文件。

    可能是应为实验项目停止的原因,这些文件也没有什么保密性,就这样在桌面上随意散落着,不少已经散在地上,上面还留着一些脚印。

    第一时间,苏越就看到了一张纸,因为上面是神州的文字。

    江元国的文字,脱胎于神州,有些区别,但两国的语言,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阅读障碍,只是形状有些区分罢了。

    神州文字要更加规范一些,也很有辨识度。

    ……

    《屠宗师计划》

    屠杀宗师,突破极限。

    以五个以上的四品武者为核心,引动灵池里骨粉的力量,从而形成可以灭杀六品宗师的绝杀链。

    绝杀链的灵感和依据,来自阳向族辈树皮,这是一种阳向族古老的阵法。

    下面,是大篇幅密密麻麻的气血运转方式。

    复杂。

    特别特别复杂,复杂到苏越一下子都记不住。

    他先掠过这些运行气血的方式,继续往下看。

    屠宗师链计划:

    尝试591次。

    失败,591次。

    死亡51人。

    神州科研院召回,明天返回。

    屠宗师计划失败。

    落款:严东颜

    ……

    苏越紧皱着眉头,又开始去看那一篇密密麻麻的气血运转方式。

    比阳向族的焰神典还要复杂。

    并且复杂的不是一星半点。

    要知道,焰神典那可是需要自己去修炼的卓越战法啊。

    这屠宗师简直还要难好几倍。

    而且还要多人配合施展。

    对。

    得好几个人一起配合,才能击杀出去。

    苏越好歹也接触过好多卓越战法,他已经能看懂一些战法的本源。

    这屠宗师链,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完全是战法,而是一种引导与配合的方式。

    所以很难。

    武者修炼了这种方式之后,再与其他武者配合,然后将灵池里的力量集中释放出去。

    这样一来,就可以达到四品杀六品宗师的效果。

    恐怖啊。

    先别说这个计划能不能成功。

    光是这种想法,就足够吓人了。

    四品杀六品。

    虽然需要灵池的配合,需要好几个武者的协作。

    可一旦成功,那就是逆天。

    可惜,这一张纸上面的气血运转方式,并不算全面,有些地方甚至有了残缺。

    苏越也只是记了个大概。

    随后。

    他又看向墙壁。

    没错。

    整整一堵墙,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有些纸上是一些图案。

    这一次,是江元国的文字。

    同样是屠宗师链的具体烙印方式。

    从第一张纸的落款时间,到最新的一张纸,中间的时间跨度,长达十年。

    苏越都不由的感慨。

    十年啊。

    这个屠宗师链,竟然已经研究了十年。

    苏越仔细看着墙上的无数图纸,他也陷入了忘我的状态。

    ……

    抠脚的秃顶老者,就是项目发起人,叫薛屏海。

    薛屏海可能是为了方便观看研究,所以就将所有的研究资料,直接打印下来,全部挂在墙上。

    中途也有很多笔记标注的地方。

    修正。

    研究。

    推演。

    一面墙,承载了一个科研人员十年的心血。

    每一张图纸都是薛屏海呕心沥血的研究,他在试图创造一门类似于阵法的联合战法。

    这种战法的难度,不亚于创造一部绝世战法。

    墙壁上也有薛屏海一些零星的日常记载,类似于记日记。

    原来在10年前,江元国科研院的副院长,提出了一个科研计划。

    他在翻看阳向族辈树皮的时候,想到一个大胆计划。

    利用阳向族的阵法原理,研究出一部堪比绝世战法的联合攻击战法。

    这样,江元国的四品武者,就可以联合起来,再利用灵池里骨粉的特殊性,从而释放出可以诛杀六品宗师的轰击。

    想法很美好。

    可惜,以江元国科研院的能力,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研究。

    最终,江元国花费巨额代价,聘请了神州科研院的战法专家严东颜,来进行为期一年的科研援助。

    那时候,江元国的湿鬼塔经常被冲破,甚至边境神州都受到了影响,江元国好不容易有个研究项目,这是好事,神州便直接将严东颜派遣过来。

    然而,一年之后,严东颜宣布研究失败。

    虽然屠宗师链的模型可以建出来,但其中有几个致命的问题,根本就无法解决。

    最终,薛屏海苦苦哀求,让严东颜再留一年。

    正巧,当初神州科研院也没有什么大事,况且颜东程也想再突破突破,就答应留下来。

    然而。

    又一年过去,虽然解决了一些小问题,但大的缺陷,依旧是不可能攻克。

    最终,严东颜回归神州,毕竟,神州科研院的战法部门还要其他项目要研究,不可能一直在江元国浪费时间。

    苏越看到的那篇气血烙印,就是严东颜最后留下的总结。

    严东颜离开之后,薛屏海还是不死心。

    之后的八年,他就一直一个人在孤独的研究。

    甚至江元国科研院都已经放弃了这个战法项目,但薛屏海如魔怔了一样,他还是不死心。

    就这样,薛屏海人不人鬼不鬼,一直陷入疯魔状态。

    科研院强制撤销项目,可他死也不同意。

    一直僵持着。

    当然,由于薛屏海以前的贡献,江元国不可能不管不顾。

    最终,科研院给了他一个实验室,让他自身自灭。

    薛屏海日记里有自述,有时候,他也觉得他已经疯了。

    他想要放弃。

    也想是自我救赎。

    但整整十年,薛屏海已经投入了太多的心血,他已经有了心魔

    淹没成本太高,他已经放不下了。

    现在。

    薛屏海已经成了一个疯子。

    年青一代的武者,甚至都不认识这个人。

    ……

    “苏越王爷,天亮了,你还要在这里打坐吗?”

    突然,包大昌走过来,轻轻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苏越清醒,被吓的一个激灵。

    天亮了?

    苏越抬头看了看天。

    果然,已经6点多。

    不知不觉,自己在这里坐了两个多小时。

    可他却感觉只是一个瞬间。

    苏越进入了忘我状态。

    对,两个小时,苏越一直在研究墙壁上的气血烙印。

    他已经陷在了屠宗师链的烙印方式里。

    这是一个浩瀚的领域,里面有数之不尽的知识。

    真的不简单。

    屠宗师链,不管成功或者失败,都是伟大的创造。

    这是对很多战法的精炼与创新,可以称得上是海纳百川。

    苏越有一种预感。

    他只要能彻底理解了这篇屠宗师链战法,以后任何的卓越战法,都不可能再难倒自己。

    这是智慧的结晶。

    对自己来说,是悟性的修炼。

    对。

    苏越一直认为,悟性其实是可以修炼的。

    就如数学考试。

    你只要刷的题足够多,足够深,你必然会得到举一反三的能力。

    掌握了一种本源之后,很多事情会迎刃而解。

    武者修炼战法觉得艰难,就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没有人会耗尽心血的去研究战法本源的问题。

    这很枯燥,也很烦恼。

    更何况,卓越战法根本是一对一的传承。

    这种情况,就像是有人告诉你苹果好吃,苹果能吃,你应该吃。

    但你却不清楚,苹果蕴含着纤维、果糖等等成分。

    刚才那两个小时,苏越不知不觉在触碰着本源。

    密密麻麻一堵墙。

    薛屏海无数次将战法里的气血运转,分析成直观的公式,然后推翻,然后继续假设,继续推翻。

    苏越本来就懂战法,再加上这种方式,他领悟的很快。

    这时候,苏越不仅仅知道苹果可以吃,也在触碰着那些最本源,最细微的领域。

    可惜,仅仅两个小时,苏越连五分之一都没有领悟。

    当然,靠着死记硬背,他还是记住了各种拆分的公式。

    屠宗师链。

    简直是博大精深。

    可惜。

    直到墙壁的最后,薛屏海的推演还是失败。

    哪怕已经整整研究了十年,依旧是没有成功。

    ……

    “你们都得到了进灵池的资格,今天就可以进去感受一下。

    “或者,你们也可以去江元国的课堂,去听听课。当然,江武的很多学生,也想咨询一些战法的问题,你们都可以交流交流。”

    包大昌红着眼说道。

    可怕的苏越。

    这家伙竟然精神奕奕。

    枯坐两个小时,一动不动,你是得道高僧吗?

    “我有点疲惫,白天先回宿舍休息,其他事情明天再说吧。

    “对了包大哥,帮我通知其他人一声,现在别去灵池。至于什么时候进去,听我的通知吧。”

    苏越匆匆交代了几句,就直接跑回房间。

    趁热打铁。

    他必须得趁着记忆力还清晰的时候,将屠宗师链研究明白。

    哪怕这战法永远不可能成功,这也是瑰宝。

    一个科研人员,呕心沥血了十年的心血,苏越必须要读懂。

    这相当于一个梯子,可以让你站在巨人肩膀上看世界。

    苏越必须要把握这个机会。

    没想到,来一次江元国,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货。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

    包大昌打了个哈欠。

    装比。

    年轻人,你再装比。

    和我耗了一夜,你终于还是扛不住了吧。

    年纪轻轻,爱吹牛逼,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修仙?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苏越只要回了宿舍,包大昌就不怕他逃走,他只要离开房间门,服务员就会通知到自己。

    在江武的范围内,苏越没时间逃。

    自己好歹是个堂堂五品。

    ……

    王路峰他们吃了早点,准备去灵池尝尝鲜。

    但包大昌转达了苏越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苏越是什么意思,但众人一商量,还是决定听苏越的话。

    可能他还有什么安排。

    反正还有一个月时间,大家的主要任务也不是去灵池,时间还很长。

    房晶淼来找廖平,顺便邀请大家去参观江武的校史馆,他们反正闲着没事干,决定跟着去看看。

    廖平和公主在打情骂俏。

    杜惊书时不时撩一下弓菱。

    王路峰和田宏伟气的肝疼。

    快乐而悠闲的一天,很快就结束。

    夜幕降临。

    在房晶淼的安排下,他们在操场举办了篝火晚会,还在吃着小烧烤。

    而包大昌则有些好奇。

    苏越在宿舍里,难道整整睡了一天?

    不对劲啊。

    他好歹也是个压过气环的三品武者,不应该睡这么久。

    哪怕是通宵熬夜,也该睡醒了。

    难道……这家伙晚上,还要和我战一场?

    该死!

    原来这才是苏越的战术。

    小小年纪,何其歹毒。

    这是要往死里耗我啊。

    包大昌白天得陪着王路峰他们,可晚上,他们睡了,苏越这个小阴货又跑出来折腾自己。

    这条命都不够摧残的啊。

    原来是这样。

    想靠晚上不睡觉来打败自己。

    包大昌咬了咬牙。

    他的想一个收拾苏越的办法,这小子太阴。

    ……

    宿舍里。

    苏越趴在桌子上,已经写写画画了一天,他找服务员要了十个笔记本,已经写废了七个。

    夜幕降临的时候,苏越揉着猩红的眼睛。

    大概理解的差不多了。

    “咦……怎么天黑了?”

    苏越皱着眉头。

    他回来的时候,很清晰的记着,太阳刚刚升起来。

    可再一眨眼,

    怎么都已经天黑了。

    苏越抬头一看表。

    23点。

    原来已经这么晚了。

    他回来的时候,是早晨6点多。

    17个小时。

    自己竟然忘我的研究了17个小时。

    还真是一次神奇的体验。

    虽然屠宗师链不可能成功,毕竟这本来就是个残缺的战法。

    但苏越却理解了很多阵法的本源结构。

    起码,他对目前已经掌握的战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特别是那个不怎么熟练的阳向族命绳战法,苏越现在绝对可以无障碍的施展出来。

    ……

    可用酬勤值:5012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091

    ……

    “咦,我的酬勤值怎么增幅了这么多。”

    苏越看了眼系统,顿时一愣。

    他清晰记得。

    在使用眼瞎耳聋后,消耗了5000点酬勤值。

    那时候,系统里酬勤值只剩下了46000多。

    可现在,怎么突然又补充回50000多了。

    难道,是因为我忘我研究了一天?

    苏越思考了一下,目前也只能这样解释。

    酬勤系统。

    除了修炼气血需要勤奋外,研究战法,可能也是另一个层面的勤奋吧。

    这样算起来,自己赚了5000点酬勤值,似乎什么都没有花。

    这买卖值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