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腹黑世子妃日常〕〔无上神王〕〔叱咤终只二三人〕〔旧日只狼〕〔第一幸运〕〔末世之我有仙源〕〔邪王溺宠:我家兽〕〔仙界黑客〕〔夫君总想打断我炼〕〔村女重生〕〔九死丹神诀〕〔偏执江少的小祖宗〕〔千年枕上蝶〕〔冠冕唐皇〕〔凤帝九荒〕〔快给本宫跪下〕〔朝辞白帝暮遇嵬〕〔落落奇幻之旅〕〔余生有你,甜又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09章 远程首席
    苏越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一下浑身僵硬的肢体,随后也去了操场。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可惜。

    篝火晚会到了尾声,幸好烧烤还有。

    苏越随便吃了一些。

    “苏越,睡了一天,睡饱了吧?今晚上几继续再战?”

    包大昌阴笑着走过来。

    这一个月,他已经准备豁出去了。

    今天晚上再陪苏越战一晚上,明天上午自己也睡觉,反正其他人也熟悉了江武,有房晶淼的接待,问题不大。

    自己得养精蓄锐。

    “今天……再说吧。”

    苏越喝着可乐,也尬笑了一下。

    真是难为老包了。

    自己今晚还真没必要出去,他可舍不得再浪费酬勤值。

    得继续研究一下屠宗师链。

    虽然弄懂了屠宗师链的原理,但可惜,这门配合类的阵型战法,依旧是失败的作品。

    而且,苏越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施展出来。

    至于其他配合的人,他计划是让王路峰他们试试,可自己还没有将具体的分配方式总结出来。

    王路峰他们和江元国武者的情况不一样。

    薛屏海的分配方式,直接是以江元国武者为模板来进行。

    不一样的。

    王路峰他们都洗过骨,理论上屠宗师链的成功率要高一些,但他们的气血值又普遍低于江元国武者。

    要重新分配每个人所承担的阵核,绝对是劳心费力的事情。

    至于严东颜的研究,更是不提也罢,那已经是八年前的成果。

    但严东颜的结果,却对苏越有些帮助,毕竟,严东颜假设过用洗骨武者来进行阵法的催动,但似乎也没什么大进展。

    今天晚上,苏越计划再尝试一下。

    起码,先把自己的所负责的总阵核归纳出来。

    屠宗师链的阵法,其实像是一个能量体的运转方式,简单点来讲,可以理解成一个连着水管的高压水枪。

    灵池里的骨粉,就是能量的来源,也就是水源。

    王路峰和杜惊书他们,只能完成抽水管的工作,但这个抽水管不容易,稍有不慎就会爆。

    而苏越自己,必然是最重要的电机。

    他气血值最高,得运转电机,负责水压的稳定。

    然后,再通过一个人,将压缩过的骨粉力量,直接喷出去,从而达到洗车……不对,是打败宗师的效果。

    环节很简单,一目了然。

    其实也确实是简单。

    几个人当抽水管,负责抽水。

    一个人当电机,负责水压稳定。

    一个人将杀招最终喷出去。

    可看似简单的环节,却又无比复杂。

    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令整个链条崩塌,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水管可能会爆炸,也可能初期稳定,中期突然崩溃,甚至影响其他人。

    变压器就更别提了,薛屏海至今无法攻克变压器的人选问题,因为屠宗师链,江元国已经死了六个皇族血脉的武者,他们就是因为充当变压器被活活撑死。

    最后的水压输出者,也有极高的需求。

    虽然输出者有变压器稳定灵力,但同样有危险。

    很难!

    难如登天。

    苏越目前需要攻克的难点,不仅仅是自己这个变压器。

    他还需要总结出最合适的战法,给王路峰他们当抽水管。

    “咦,不对啊。

    “我一个神州武者,一个月以后就会回去西武,我研究人家江元国的屠宗师链干什么?”

    突然,苏越一拍脑门。

    这种毫无卵用的事情,自己为什么这么入魔?

    疯了?

    自己理解了屠宗师链的根基,已经完成了对战法的全新认知,其实已经足够了。

    起码要学习焰神典一类的卓越战法,以后对自己绝对没有什么难点。

    可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苏越心里就是痒痒。

    屠宗师啊。

    想想都特么刺激。

    不对。

    江元国有九品神长老的尸骸,那神州呢?

    神州是湿境的主战场,江元国只是附加的战场,神州会不会也有九品尸骸?

    一定有。

    想到这里,苏越心脏扑通扑通猛跳。

    如果这屠宗师链成功,那神州会不会也能找来九品宗师的骨粉,从而大力推广。

    这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啪!

    “嘿……想什么呢?”

    苏越正在出神的想事情。

    王路峰和他说话,他根本就置若罔闻。

    气的王路峰直接一个响指,打在苏越耳朵旁。

    苏越这家伙,不会被鬼附身了吧。

    难道这江元国有邪祟?

    不是被下了降头吧。

    苏越神经兮兮,表情有些古怪。

    “有事说,一惊一乍。”

    苏越皱着眉。

    他思考到关键时刻,正在这心情激动,突然被王路峰打断。

    “你不让我们去灵池,是不是有什么坏水?”

    王路峰悄声问道。

    篝火晚会结束,江武的人陆陆续续都已经离开,房晶淼也回去宿舍,这里就剩下他们几个。

    包大昌都在一旁打盹,所以王路峰小心翼翼问道。

    杜惊书他们也一脸好奇。

    苏越这家伙一肚子坏水,难道是有什么好事?

    特别是王路峰。

    他了解苏越,这家伙绝对是有阴谋。

    他甚至还有点小激动。

    “你们等我消息吧,平时好好吃喝玩乐就可以。”

    苏越诡异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回宿舍。

    如果屠宗师链成功,眼前这群牛鬼神蛇,可能就是第一个跨三阶斩杀宗师的狠人。

    这是在创造历史啊。

    想起来都情不自禁的激动。

    苏越急匆匆往宿舍赶,一眨眼就不见了。

    唰!

    几乎是同一时间,包大昌猛地睁开眼开,他瞳孔里精芒绽放,瞬间就朝着苏越离开的方向掠去。

    快!

    简直快的可怕。

    杜惊书他们只看到一道残影,人就不见了。

    “想跑,你小子做梦。”

    追到苏越身后,包大昌轻蔑的笑了笑,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一个个都是鬼机灵。

    但你还是太年轻,你能逃得出我的掌心?

    我可是专业的特工人员。

    “包大哥,别给自己加戏了,这都到宿舍门口了,你追我干嘛?”

    苏越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你还一副神魔莫测的感觉,有必要吗?

    果然,包大昌抬头一看。

    该死。

    苏越怎么回宿舍了。

    这是宾馆大门。

    果然,长时间不睡觉,自己的思维都有些大意。

    还有,苏越这小子,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包大哥,你看你都困成什么样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

    “我这几天真的不逃。”

    苏越由衷的劝阻道。

    都成熊猫了,你得多累啊。

    我真要逃,你确实抓不住。

    到时候,无情的我,一定给你这年轻的特工上一课。

    “小可爱,你这种让人放松警惕的把戏,老辣的我……见多了。”

    包大昌一脸警惕。

    越是疲倦的时候,就越是不可以放松警惕。

    对付苏越这种狡猾的狐狸,不可以大意。

    ……

    回到房间,苏越打开崭新的本子,继续开始写写画画。

    白天用过那些笔记本纸张,他已经全部销毁,一切的战法资料都已经记在了脑子里。

    第一步,就是演算出变压器需要修炼的战法。

    这是最重要,最危险,也是最难的一部。

    只要自己的战法完善之后,就可以给王路峰他们也演算出相应的战法的,到时候会简单很多。

    唰唰!

    唰唰唰!

    笔尖在纸上摩擦,苏越写写画画。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两个小时过去。

    深夜三点。

    凌晨四点。

    凌晨五点。

    ……

    酬勤值+11

    酬勤着+9

    酬勤值+15

    ……

    脑海里的提示音,苏越已经麻木到忽略。

    似乎过了一个瞬间,天色已经变亮。

    ……

    王路峰他们照旧跟着房晶淼一群人在江武乱逛,了解江武的风土人情。

    江武很大,逛一个月他们都不会闷。

    更何况,还有很多美食和有趣的地方可以玩耍。

    今天包大昌没有跟随王路峰他们,他留在宾馆,要监视苏越,同时他也要休息休息。

    昨天一晚上随时惦记着苏越,他又是一个的失眠夜。

    包大昌可以确认,这鬼小子,绝对有阴谋。

    耐着性子坚持了两天,一定是在蓄谋逃亡。

    小家伙。

    这两天你鬼鬼祟祟,闭门不出,以为我察觉不了异常?

    等你忍不住的时候,一定将你活捉,让你知道什么叫老姜特别辣。

    宿舍房间里。

    苏越废寝忘食,一夜写废了五六个笔记本,地上全是散落的废纸,有些被愤怒的揉成一团。

    ……

    失败!

    失败!

    失败!

    ……

    尝试了几百次推演,结果全部都是失败。

    没有一次成功过。

    甚至,没有一次接近过成功。

    推演战法,比他想象中要难,甚至难几十倍,乃至于上百倍。

    啪嗒。

    苏越扔了笔,捏了捏眉心。

    他再一看宿舍的地面,不由的一声苦笑。

    果然。

    搞科研的都是这德行。

    这才仅仅一夜,自己的宿舍,就已经和薛屏海的实验室一模一样,满地的狼藉。

    而且他掌心里,竟然还有几根头发。

    卧槽。

    劳资才18吧,这就开始掉头发了。

    简直可怕。

    回想起薛屏海的头顶模样,再想想自己英俊帅气的神颜,苏越没有来的一阵慌张。

    休息。

    必须得休息一下。

    假如自己突破宗师,可头却秃了,那世界上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躺在床上,其实苏越也能理解自己的失败。

    这是阵法。

    是难度不亚于绝世战法的战阵。

    不管是严东颜,还是薛屏海,他们都是地球上最顶尖的战法研究专家。

    即便是这种顶尖人才,别人也都是按年来研究。

    特别是薛屏海,人家研究了整整十年。

    而自己,一夜时间就要领跑别人十年,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虽然学到了薛屏海十年的心血,但最后一步,不可能那么容易走出去,关键薛屏海本人,也没有任何头绪。

    他也依旧在摸索。

    这足以证明战阵有多难。

    “要不,我找王野拓,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严东颜,找他老人家咨询一下。

    “反正对神州来说,这已经是八年前就失败的一次研究,应该不会违规。”

    突然,苏越瞳孔一亮。

    自己还可以找外援啊。

    如果要靠自己一个人枯燥的研究,还不知道得等到猴年马月。

    而且苏越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下辈子或许都不可能成功,主要是专业方向不一样。

    万一严东颜不愿意帮助,或者这是神州科研院不可以外泄的机密,那苏越也只能被迫放弃。

    没办法。

    如果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执着研究,是一种进步,可以受益良多。

    但明知道不可能成功,还坚持不懈,那就是在钻牛角尖,只会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

    万一神州不愿意帮自己,那就果断放弃。

    然后,自己去灵池随意感受感受,想办法去湿境吧,东边不亮西边也要亮起来。

    苏越看了眼角落里的长棍。

    不对,那是自己的天神怒焰棍。

    苏越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湿境在召唤自己。

    说做就做。

    苏越打开手机,用专网联系到了王野拓。

    王野拓不怎么忙,接起了苏越的电话。

    虽然在国外,但震秦军团的是专线,可以最快联系到,而且不用担心窃听的问题。

    王野拓还挺好奇,苏越去江元国江武学习,为什么大清早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是捅娄子了?

    苏越也没有废话,长话短说的讲清楚了问题关键,他也没说偷看别人的科研资料,说是偶然得到。

    王野拓明白了他的意思。

    原来是找科研院一个战法类专家求助。

    “好的,我知道了。

    “你保持手机开机,如果严东颜方便的话,会主动和你联络。万一他没空,我也会通知你。

    “别抱太大希望,严东颜是神州战法科的科长,大概率没空。”

    王野拓挂了电话。

    如果是神州一些保密研究,他就直接告诉苏越,严东颜没空。

    “这小子,跑江元国研究战法去了,这不是有病吗。”

    将事情安排下去之后,王野拓又喃喃自语。

    你一个18岁的武大学生,好端端研究什么战法。

    能学会不就行了嘛。

    哪怕是我们这些九品大将,有时候都研究不明白战法的原理,你个三品,想的倒是深远。

    王野拓觉得,苏越纯粹就是胡闹。

    这小子会不会是太闲了?

    严东颜可能看在自己面子上,和苏越交谈几句,但真正帮苏越的几率……是零。

    ……

    江武。

    图书馆。

    弓菱这几天情绪有些低落,她拒绝了众人一起去出游的提议,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江武图书馆,是个安静的好地方。

    王路峰和田宏伟要来陪弓菱,被杜惊书直接拎走。

    俩个没眼色的蠢蛋。

    弓菱一定是因为燃烧雷达测试的事情,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时候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你们去只会更加让她烦乱。

    一个人静一静,很多事情就想明白了。

    就像当初自己嫉妒苏越,如果不是一个人默念莫生气,可能现在还在想办法对付苏越。

    但对付苏越除了让自己心魔更深,还有其他意义吗?

    卵用没有。

    如果不静下心来,容易把路走歪。

    江元国的图书馆很大,但人却少的可怕,有些空荡荡。

    因为爬格草的原因,江元国武者普遍比较浮躁,除了那些励志要去护国师团的武者,其他人也就得过且过,反正也就这样了,一辈子没希望突破到五品。

    弓菱在江元国图书馆,还有些意外的收获。

    这里有一个展厅,里面竟然全部都是关于远程弓箭术的书籍。

    有江元国文字的书籍,甚至……还有不少神州文字。

    弓菱随手拿了一本,就坐下开始翻看。

    书里有些内容,弓菱已经清楚,但同时也有些全新的知识。

    不知不觉,他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

    有些收获。

    虽然整本书一多半没什么用,但总有那么几页是干货。

    顿时间,弓菱因为自己实力弱的失落,已经荡然无存。

    她犹如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在江元国这一个月,自己终于有事干了。

    这个大厅的远程类书籍,足够自己看一个月。

    弓菱又找来一本,开始细细品味。

    这是一本讲述各种神弓的书籍,弓菱简直陷在了书籍里,里面甚至有神州第一神弓:博龙弓的介绍。

    不知不觉,就已经中午,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肚子饿。

    “小姑娘,你是神州人吗?”

    突然,弓菱面前,走来一个很苍老的老者。

    他身形枯瘦,皮包骨头,眼皮也耷拉下来,看上去起码有90多岁。

    “啊……对,我是神州来的学习团。”

    弓菱连忙说道。

    同时,弓菱观察了老者一眼。

    当她看到老者手掌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

    这是一个弓箭手。

    远程武者的手掌,和普通武者不一样,因为要无数次拉开弓弦,手掌会很怪异。

    “你是不是姓弓?”

    老者下一个问题,问的弓菱浑身汗毛都竖起来。

    这老者明显不知道神州交流团的事情,也没有见过自己。

    可他为什么却能猜到自己姓弓?

    其实别说这老者,哪怕就是房晶淼,也不知道自己姓弓。

    弓菱清楚,她的存在感特别低。

    更何况,自己也没有参加过刻度表的测试,更不用说名扬四海。

    “你的爷爷,是不是叫弓玉震。”

    老者问下一个问题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

    他浑浊的眼珠子里,绽放出了一阵精芒。

    闻言,弓菱更是下意识倒退了一步,大脑一片空白。

    “我爷爷不是弓玉震。

    “弓玉震是我太爷爷,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吧。”

    弓菱愣神了几秒,然后狠狠咽了口唾沫。

    自己的爷爷是弓白辰。

    弓玉震是爷爷的爸爸。

    爷爷今年已经快90岁,太爷爷结婚晚,算算年纪,今年应该130多岁,早就死了。

    “重孙女,对,算算年纪,应该就是重孙女,是我一紧张算错了。”

    老者找了个椅子坐下,他眼眶似乎还有些湿润。

    他看着弓菱的手掌。

    弓家的人,手掌都比别人长,而且还比较怪异,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有心之人可以分辨出来。

    弓菱更加一头雾水。

    但她现在反而平静了下来。

    虽然爷爷一生过得不算辉煌,成就更是稀松平常,直到退休,也只是个四品。

    父亲就更别说了,就是一个二品的气血武者,早已经选择了经商。

    但在太爷爷那一辈,也就是80多年前,弓家好像也是名门望族。

    而太爷爷弓玉震,被称为神州的远程首席。

    他可是神州远程系公认的最强神射手,所以太爷爷被尊称为首席箭神。

    其实关于弓玉震的消息,弓菱还是去了战*校之后,才看到了不少记载。

    在弓家,他只知道太爷爷名字将弓玉震。

    弓菱依稀记得,她在很小的时候,老爸有一次问爷爷,关于太爷爷的事情。

    结果那一次爷爷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老爸一顿。

    老爸事后还不服气。

    毕竟,太爷爷可是老爸的亲爷爷。

    反正在弓菱心中,爷爷好像很憎恨太爷爷。

    但在战*校图书馆的记载里,太爷爷当年可是货真价实的宗师级强者。

    神州的首席箭神,被吹的很夸张。

    甚至还有一些文章,说爷爷是全球首席,还射死过异族的九品强者。

    毕竟是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太爷爷,弓菱虽然心里也骄傲,但还是太遥远,她也没有太当回事。

    反正弓家现在是落寞了。

    自己尽力突破吧。

    100年前的事情,再拿出来吹,就没有意思了。

    “这位前辈?您认识我太爷爷?”

    弓菱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老者刚在还抑制着,可现在泪珠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难道自己勾起了他的伤心往事?

    “唉,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弓家的人,真是天意啊。”

    老者很讲究。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眼泪。

    弓菱心中感慨。

    体面人。

    他很精致,和普通老人的随意穿扮不一样。

    这老人虽然身形也已经弯曲,但还是穿着一丝不苟的休闲装。

    “您……认识弓家的人吗?”

    弓菱又一次问道。

    “我叫房历言,是江武一个已经退休的校长,平时没事干,喜欢来图书馆清静一会。”

    房历言深吸一口气,勉强平静了呼吸。

    “您是……”

    弓菱一愣。

    姓房?

    这应该是江元国的皇族啊。

    又想到房历言是江武上任的校长,弓菱就释然了。

    人家是校长,姓房多正常。

    “你的太爷爷弓玉震,是我的师傅。

    “他老人家死于20年前,我亲手送的终。”

    提起弓玉震,房历言眼眶又一次湿润。

    弓菱浑身一僵。

    太爷爷竟然是死在了江元国。

    这没道理啊。

    他是神州的箭神首席,爷爷也活着,父亲也活着,应该被弓家送葬才对啊。

    当然,弓菱只是奇怪。

    说实话,她心里没有太多的伤心情绪。

    没办法,太爷爷死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出生。和亲爷爷比起来,要缺少很多亲情纽带。

    如果说伤心欲绝,有些虚伪了,但弓菱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

    太爷爷怎么可能死在了江元国。

    “当年师父被三个九品异族联手暗杀,最终逃出生天,回归神州。

    “但可惜,师傅他老人家双臂被异族砍下,并且武器淬毒,他肢体再也无法续接,从此神州的箭神首席被废。

    “当时你太爷爷的父亲,执意要让你父亲去武大授课。

    “可师傅因为双臂被废,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他只想清静度日,并且不想让弓家后人继续去战场。

    “他甚至不让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你爷爷,去多接触弓箭术。可你太爷爷的父亲,坚决不允许师傅逃避,他认为神州利益大于天,你太爷爷就是死,也要死在课堂上,为神州培养更多的武道人才。

    “就这样,某一天晚上,你太爷爷承受不了弓家的压力,偷跑到了江元国。

    “那时候他双臂残废,体内还有暗伤,偶然的机会,我救了他,从此我认识了师傅。”

    房历言大概讲述了弓玉震来江元国的原因。

    弓菱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100多年前,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你别怪你太爷爷逃避,也别怪你太爷爷的父亲冷血。

    “100多年前的世界,和现在截然不同。

    “那时候神州也水深火热,江元国更是一片炼狱。

    “你太爷爷的父亲,是最正统的思维,那时候你们神州的武者,每个人都粉身碎骨来报效神州,死而无憾。你太爷爷属于逃避者,他反而是异类。

    “而在那个时代,师傅其实是有些自私。

    “他认为自己付出了一辈子,就该让弓家后人享受安宁,不用再去战场送命,那时候各个战场,都和绞肉机一样。

    “可你太爷爷的父亲认为,师傅是大逆不道,甚至要将他驱逐出弓家。

    “就这样,师傅他老人家万念俱灰,最终选择在江元国渡过了残生。”

    房历言叹了口气。

    “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境遇,说不上什么对错。”

    气氛沉默了几分钟,弓菱叹了口气。

    可能。

    爷爷就是因为太爷爷的逃避,才憎恨他吧。

    没想到,在江元国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关于弓家的故事。

    “虽然我也修炼过远程弓箭,但其实师傅没有教授我任何弓家的箭术,我只学到了师傅的其他一些战法,还有在湿境战斗的方式。

    “他老人家坚定的认为,只有弓家的血脉,才能领悟到最强箭法,也只能弓家的人,才能配得上全球首席。”

    弓菱还在黯然伤神。

    房历言突然说道。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