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1章 老司机就是老司机(三更求订阅)
    苏越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一通电话,不知不觉已经打了3个多小时。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一连向严东颜抛出去200多个问题。

    没错。

    就是200多个。

    这就是创造一部战法的难度。

    这还是已经研究了10年的结果,他只是在补充和完善,如果是从零开始研究,其难度可想而知。

    但即便这样,即便只是战阵中的其中一环,也已经差点让苏越疯魔。

    这种不知不觉陷进去的专注,竟然能给人一种上瘾的感觉。

    每一个问题被解决,苏越都有一种攀登到山峰之巅的满足感。

    而严东颜如果也解决不了的问题,苏越心里就会特别失落。

    没错。

    200多个问题,以严东颜的经验,他当场可以解决150多个。

    但还有50多个问题,哪怕是专家,也需要再细细的研究。

    起码,明天才可以给苏越答案。

    就这样。

    3个多小时后,苏越才挂了电话。

    严东颜答应苏越,最长一天,就会给苏越答复。

    神州科研院。

    严东颜看着电脑屏幕,他是真的被苏越震撼到了。

    严东颜不得不承认,苏越的一些构思和理论,也给了他很多全新的见解。

    最近几年,他一直窝在科研院研究,已经很久没有上过战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和最新的战斗方式有些脱节?

    没错。

    随着湿境和地球的战争越来越激烈,一切都在飞速变化着。

    武者所需要的战法,其实是需要不断更新换代。

    在以前,地球武者主要在地球防御,那时候需要的战法,绝对不适合现在使用。

    而现在,武者最需要在湿境里战斗的战法。

    其实科研院可以意识到这种问题,但有些时候,他们没有在战场厮杀,终究是意识不到核心关键。

    而苏越,经历过在典侍城的事件,经历过很长时间的湿境修炼。

    所以,苏越在创造屠宗师链的时候,有很多想法,会比一些科研人员的想法更加激进。

    这也让严东颜对苏越刮目相看。

    通过这一次的通话,严东颜彻底记住了苏越这个小孩。

    他不仅仅是浪到阳向族城池,偷回源矿的家伙,这其实是个战法天才。

    这一点,苏越绝对比他那个亲爹强。

    敢提着一把刀,冲到丹药集团杀人,还杀了不少人。

    苏青封这家伙,做事情从来都不考虑后路。

    当初科研院都想尽一切办法去保苏青封,但他造成的影响太恶劣。

    你稍微动点脑子,也不至于这样被动啊。

    “赶紧研究研究吧,答应了别人帮忙,千万别被年前人嘲笑。”

    胡思乱想了几分钟,严东颜放下手头的工作,开始研究苏越的问题。

    ……

    江武。

    包大昌已经快疯了。

    苏越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一会叫,一会笑。

    一会好像还在摔东西,他不会修炼战法走火入魔吧。

    包大昌尝试着敲门。

    但苏越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让谁都不要打扰他。

    包大昌简直坐立不安。

    终于,苏越的宿舍门响了,包大昌几乎是飞奔过来。

    一个眼窝塌陷,顶着熊猫一样黑眼圈的家伙,揉着眼从房间里走出来。

    “苏越,你……你没事吧……”

    包大昌顺便看了眼房间内部。

    卧槽。

    这是下雪了?

    没错。

    不管是地上,还是床上,以至于桌子上,都散落着一层厚厚的碎纸片。

    纸特别碎,真的和雪片一样。

    “我饿了,哪里能吃到饭。

    “我想煮五斤面条,三斤卤肉,一只烧鸡,配着大蒜吃一锅,想想都过瘾。”

    苏越身体疲惫,特别想吃点厚重点的食物,比如面条配蒜。

    同时,他嘴有点淡,还想吃点刺激的。

    来几头生蒜,那是最合适不过。

    “你吃五斤面条?疯了?

    “你以为你是碳水教父?”

    包大昌被苏越报出的饭量惊呆了。

    “包大哥,快让人安排吧,我到门口透透气,一定不跑。对了,帮我打扫一下房间,这也太乱了,脏乱差。”

    苏越看了眼房间,满脸嫌弃。

    包大昌心里真的拍死他。

    你自己撕碎了多少纸,你还嫌脏乱差?

    不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吗?

    苏越下楼后,包大昌捡起碎纸看了看。

    有些很稀碎的文字,但一个字也拼不出来,也有一些看上去像是线条的东西。

    算了,这也不是包大昌工作的内容。

    他联系了服务员清扫房间,又立刻安排厨房去准备饭。

    五斤面条,吃不死你。

    呼噜噜!

    呼噜噜!

    食堂的效率很高,十几分钟后,苏越扛起面盆就开始大口吞。

    对,就是盆。

    新的脸盆,因为碗装不下他要求的面条。

    这货一口一瓣蒜,还得包大昌伺候着剥皮。

    放下面盆,又扛起烧鸡大口的啃。

    这吃相……看的包大昌口舌生津,没错,他都有点饿。

    仅仅过了十分钟。

    面盆被清空。

    凉拌卤肉只剩下空盘子。

    而十头蒜,一只烧鸡,也已经是鸡光蒜尽。

    包大昌看着一地的蒜皮,依然还是回不过神来。

    他觉得这是在看电影。

    难道苏越还是个斗蒜强者?恐怖如斯的那种?

    这五斤面,是用来下蒜的?

    难道蒜才是主食?

    这种和吃花生米一样的下蒜方式,真的是吓到了包大昌。

    其实包大昌平时也爱啃两瓣生蒜。

    但他明显就是个弟弟。

    如果和苏越切磋吃蒜,那自己简直就是毫无胜蒜啊。

    这时候,食堂的工作人员来找包大昌签字。

    食堂账本。

    虽然苏越他们不需要花钱,但也需要记账,而包大昌就是苏越一行人的记账人。

    “多少钱?”

    包大昌下意识问道。

    “面就当赠送了,主要把蒜钱签个字就可以,最近神州蒜涨价了,咱们进口很贵。”

    食堂人员看着满地蒜皮,心里有些痛。

    真是大蒜的末日,惨无人道。

    此时,苏越已经在操场跑步,一圈两圈,三圈四圈。

    舒坦。

    从来没有觉得生蒜,能让人这么刺激。

    ……

    可用酬勤值:59195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091卡

    ……

    果然。

    动脑子绝对是涨酬勤值的好办法。

    不知不觉,酬勤值竟然涨了9000多,简直比在湿境苦修还要速度快。

    可惜,动脑子和气血值没有什么关联。

    不谦虚的说,1卡气血都没有涨。

    气血涨幅也不是什么着急事情,等下了湿境,有的是机会。

    通过和严东颜一顿畅谈,苏越又懂了很多认知的问题,那是一扇全新的大门。

    这次战法推演,绝对是终生受益的事情。

    哪怕不成功,苏越也心中无憾了。

    “也不知道严博士能不能完善了问题,但愿吧……希望他能成功。”

    苏越心里又嘀嘀咕咕。

    在能收获的基础上,他还是特别希望可以成功。

    ……

    神州科研院。

    战法科科长办公室。

    五个小时后。

    “不行啊,有很多问题,我在神州根本就无法解决,这是死胡同。

    “我得需要薛屏海的帮助。”

    严东颜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僵硬的脖子。

    他虽然解决了很多问题,但依旧有几个死胡同问题,倒不是破解不了,但需要浪费很多时间,严东颜没那么多时间。

    毕竟,自己离开这个项目已经十年。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找薛屏海。

    在严东颜心中,薛屏海其实绝对是个人才,可惜,他生在江元国,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

    “苏越这鬼娃子,不知道通过什么脏手段,弄来了人家屠宗师链图纸,有些地方明显是盗窃的痕迹。

    “如果我把苏越当自己的弟子,派遣去江武,找薛屏海取经,这是个不错的理由。

    “当初研究屠宗师链的时候,两国就签订过共享协议,薛屏海应该也不至于保密。

    “不过这计划也成功不了,就当帮苏越完成一次心愿吧,有了这场经验,以后苏越学习战法,会比一般人容易几十倍。”

    严东颜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下定决心。

    虽然苏越提出了很多问题,但他和薛屏海联手,确实可以解决大部分难题。

    但可惜,屠宗师链还是不可能成功,苏越只是最关键的一个变压器环节。

    这是战阵,仅仅靠着一个变压器,屁用没有。

    不过严东颜就当是让苏越做实验了,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他拨通了好几年没有打过的国际号码。

    其实刚刚从江元国回来的时候,严东颜几乎每天都要接薛屏海的电话。

    那时候,薛屏海已经疯魔。

    最开始的时候,严东颜还不厌其烦的探讨。

    但随着自己工作压力越来越大,薛屏海的电话,逐渐引起严东颜的厌烦。

    没错。

    为了一个不可能成功的战阵,自己没时间,也没有精力天天陪着薛屏海。

    最后,严东颜开始故意不接电话。

    而薛屏海坚持了几个月后,也逐渐不再打电话。

    就这样,曾经也算是很亲密的实验室战友,莫名其妙就有了隔阂。

    如今再次给薛屏海打电话,严东颜手掌都有些颤抖。

    友情就是这样。

    如果没有一个人用热情去持续,终究是会越来越淡。

    或许,苏越给了自己一个维持友谊的契机。

    ……

    苏越在操场绕圈跑了两个多小时,他没有用气血去催动身体,只是凭本能去跑。

    当他浑身大汗的时候,终于返回宿舍区洗澡。

    洗个澡会特别舒服。

    经过这么长时间挥发,蒜味的汗,也已经蒸发的差不过。

    再刷个牙,问题就不大了。

    此时此刻。

    包大昌坐在宾馆食堂,在严密关注着跑圈的苏越。

    在他面前,摆着一只大海碗,里面是一斤拌面。

    他面前也有一只烧鸡。

    当然,还有五头生蒜。

    果然,和苏越斗蒜,包大昌毫无胜蒜。

    他吃到第四头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受不了,口腔里火辣辣的在燃烧。

    但不得不承认。

    吃面配着蒜,再加上整只的烧鸡,那简直是人间绝味。

    苏越回到宿舍,包大昌心里也就放心了。

    这家伙总算没有逃跑。

    包大昌吃大蒜其实还有个目得,他怕苏越用蒜味熏他,自己也吃了大蒜,以蒜攻蒜,自己被可以免疫别人的蒜味。

    结果自己想多了。

    “继续吃。”

    包大昌埋头痛吃,可惜,总是找不到苏越那种狼吞虎咽的感觉。

    ……

    苏越躺在床上发呆,这是一种养精蓄锐的办法。

    终于,电话响了。

    是严东颜。

    苏越一翻身,赶紧接起来,同时在第一时间,就准备好了纸和笔。

    严东颜也没有太多废话。

    苏越之前提出来的问题,他一一解答,苏越也仔细记录着,一丝不苟。

    没错了。

    老司机就是老司机。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有很多解决问题的思维,苏越根本都想不到,简直就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剩下的几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不了。”

    终于,在解决了大部分问题的之后,严东颜一句话,浇灭了苏越心中满腔火焰。

    郁闷。

    真的是郁闷。

    剩下的几个问题,都是关键中的关键。

    可突然哑火了。

    这种感觉,让苏越想起了曾经和花熊在一起,大家盯着屏幕下载小电影的美妙时光。

    下载到99.9%,结果资源损坏。】

    关键标题还特别让人兴奋。

    这容易令人发疯。

    “严博士,谢谢你帮忙,剩下的问题,我自己再想想办法吧,这也是天意。”

    苏越道谢。

    严东颜日理万机,真的已经够意思了。

    “等等,我虽然没时间在这件事情上耗,但你可以去找薛屏海,你就在江武,直接找他最合适。

    “我知道,你的图纸,肯定来路不明,但我也懒得多过问。

    “我已经和薛屏海打过招呼,我说你是我徒弟,对屠宗师链项目很感兴趣,他不会拒绝你。图纸的事情,就说我给的,不必多提。

    “你现在就可以去实验室找他,他一个人承受的也多,应该很寂寞,替我带去问候。

    “对了,帮我道个歉,就说当年的事情……不好意思。”

    严东颜突然说道。

    其实在之前的电话里,他已经听出了薛屏海的万念俱灰。

    这个老朋友,早就没有了当年要屠宗师的意气奋发,他说话语气,充满了萧索和孤寂。

    让苏越去看看,也算给薛屏海一点希望。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惦记着这个项目。

    这对薛屏海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肯定。

    至于图纸的来历,真的没那么重要。

    苏越是苏青封的儿子,他可能继承了苏青封爱浪的血统,能从一只蜈蚣浪成蚯蚓,能浪断几十条腿。

    但他绝对不可能做对神州不利的事情。

    “我明白了,谢谢老师。

    “我会转达给薛博士。”

    苏越深吸一口气,正色道。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再用严博士来称呼严东颜。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他既然说自己是他的徒弟,应该就是认可了自己这个学生。

    能多一个博学的老师,也是一种运气。

    至于严东颜对薛屏海的歉意,想想也正常,中途丢下烂摊子,薛屏海想必也很难受。

    “嗯,去吧,没其他事我挂了。

    “以后如果有什么战法类的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的通讯权限给你开了。”

    话落,严东颜直接挂了电话。

    身为一个科研人员,严东颜的通话权限很高。

    除了几个军部大将,以及各省的总督,也就只有一些部的部长,才能联系到他。

    “臭小子,悟性还不错。”

    挂了电话,严东颜笑了笑。

    ……

    “咦,苏越,你个鬼小子,你果然是想逃。”

    包大昌还在吃面下蒜。

    突然,一道黑影猛地从宾馆大门窜出来,简直和一条挣脱了绳子的恶狗一样。

    包大昌定睛一看,果然是苏越。

    这还能了得。

    你小子真想逃。

    看我如何收拾你。

    唰!

    包大昌站起身来,瞬间就没了影子。

    “唉,包外事员,这顿饭您不是说自费吗?

    “面钱就算了,就当赠送,可您倒是结一下蒜钱啊。”

    餐馆服务员看着满桌的蒜皮,一阵心疼。

    “你公款就公款,说什么自费,哼……虚伪……”

    服务员将桌上剩余的两头蒜,悄悄装在口袋里,随后开始给包大昌记账。

    包大昌一路紧追,终于追上了苏越。

    然而。

    这家伙并没有逃走,他竟然是停在了科研院的门前。

    “咦,包大哥,你急匆匆,这是要去哪?”

    苏越刚刚告知守卫,让他们去通知一下薛屏海。

    再一眨眼,包大昌竟然急匆匆跑过来。

    这货吃生蒜了。

    呼吸都充斥着浓郁的蒜味,真的是辣眼睛。

    “你……你……你要去哪?”

    包大昌瞠目结舌的看着苏越。

    “我找一个科研人员,去研究个神州的项目,这是我老师临行前交代的任务。

    “包大哥你跑什么呢?你也有项目要研究?”

    苏越一脸无辜的问道。

    “那你……去吧!”

    包大昌咬牙切齿。

    你还问我跑什么?

    你如果不跑,我会追着跑吗?

    你放风筝呢?

    喘死我了。

    “包大哥,没必要这么敬业。

    “如果我那天不见了,你就知道任何阻拦,都根本无济于事。”

    苏越惆怅的摇摇头。

    有时间,是不是该展示一下自己本领。

    要不然,包大昌老追着自己跑,怪不意思的。

    多累啊。

    “我包大昌发誓,你绝对逃不出我手掌心。”

    包大昌觉得他被嘲讽了。

    “唉,那就拭目以待吧。”

    苏越摇摇头。

    这时候,侍卫通知苏越,可以进去科研院,但只能去薛屏海的实验室。

    苏越并没有携带任何东西。

    一阵仔细的安检后,苏越跟着一个侍卫,前往薛屏海的实验室。

    一路上,苏越感慨。

    早知道这么容易,何必浪费自己5000点酬勤值呢?

    原来这样就可以进入江元国的科研院。

    可惜,里面只是一个个实验室,而且都大门紧闭,根本没有什么看头。

    不对。

    如果不是偷窥,自己也不可能知道屠宗师链的计划啊。

    拐了几个弯,苏越终于被带到薛屏海的实验室门口。

    确实,够偏僻的。

    抠脚老汉,咱们终于要见面了。

    ……

    图书馆。

    弓菱找到了房历言。

    她决定服用爬格草。

    这是和战*校导师沟通过的结果,甚至校长也知道这件事情,他专门用电话和江元国内阁沟通过。

    没有任何问题。

    弓家先祖,对房历言有功。

    而弓菱服用的爬格草和隐骨丹,都是从江元国官府拿货,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对弓菱来说,是好事。

    如果没有意外,战*校也要拥有大一的三品了。

    但这件事情,弓菱没有告诉弓家。

    如果自己能成功,直接给爷爷一个惊喜。

    可如果失败,也可以直接通知爷爷,他老人家只需要知道结果就可以,没必要焦心的等待。

    ……

    深夜。

    廖平一个人坐在江武的一座假山上。

    他眺望着房晶淼的单身宿舍,正在发呆。

    没错。

    眼镜被他拿在了手里。

    廖平惊讶的发现,通过这几天和房晶淼接触,他竟然逐渐掌握了摘眼镜的方式。

    可能……这是爱情的力量。

    廖平恋爱了。

    “果然,爱情的力量如此神秘,又如此伟大。”

    月光下,廖平的影子拖的很长。

    ……

    ps:两万字终于写出来了,补上昨天欠下的一章,这个月因为吹牛逼,欠了不少章节,以后一定补上。

    快月底了,大家有月票赶紧交出来,打劫,哈哈。

    试试月票排名,能不能突破到320名。

    还有,大家方便的话,记得订阅几章,只有成绩好了,才能有更好的推荐位,作者君拜谢大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