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至尊战神〕〔异人罪案录〕〔都市狂尊〕〔全球攻防战〕〔明星男友太深情〕〔医妃读心术〕〔金主大人,请矜持〕〔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楼乙〕〔超级治安系统〕〔霍长渊林宛白小说〕〔别叫我歌神〕〔最后一个锁龙冢〕〔老婆快对我负责〕〔我无敌了亿万年〕〔抗战之猛将召唤〕〔女主有个鉴渣系统〕〔我在抬头你在看〕〔重生之都市仙帝〕〔最强重生之学霸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2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感谢飛飛飛飛鱼的五万赏)
    咚咚!

    苏越敲门。

    说实话,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忐忑。

    虽然根据严东颜所说,这是个八年前就已经被宣布了死刑的科研项目,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但苏越毕竟是盗取了薛屏海研究的心血。

    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江元国固然是国外,但终究是人族,和偷异族东西的感觉不一样。

    可苏越也是个普通人。

    自己不是圣人,他对自己的要求更没有那么高,所以也只是愧疚。

    再说,屠宗师链里,也有老师两年的心血。

    不算偷。

    “进来吧,门没锁。”

    实验室里传来了薛屏海的声音,有些嘶哑,好像也很落寞。

    这是苏越第一次听到薛屏海的声音。

    他打开门。

    “薛博士您好,我叫苏越,来自神州西武,是武大交流团的学生,也是严东颜的学生。”

    苏越连忙自报家门,这也是礼貌。

    “严东颜的徒弟?

    “有出息啊,学会偷窃别人科研成果了。”

    薛屏海用手指头捏着脑袋上残留的几缕头发,朝着苏越莫名其妙的一笑。

    他的眼神意味深长,里面蕴含着极大的信息量。

    而苏越就有些尬了。

    这老头。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严东颜不是打好招呼是了吗?

    这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承认?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自己并没有偷窃,只是无意中看到了。

    “不用想着怎么解释,我从来没计划问罪,况且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偷就偷了,丢垃圾桶都没人捡,无所谓。”

    然而,薛屏海又笑了笑,打消了苏越的顾虑。

    “这么多年,实验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我也没有扔垃圾的习惯,所有的资料全部手写,废纸也都碎纸机碎了。

    “即便这样,你还能盗窃出不少内容,证明你有点本事。

    “但我对间谍这种事情,丝毫没有兴趣,所以也不用解释。”

    缕完头发,薛屏海又坐在床上抠脚。

    好端端的画面,突然就有了味道。

    “你也不用解释,说什么是严东颜的研究成果。

    “他已经离开项目八年,神州乱七八糟的事情多,说好的一起去大宝剑,说好一起玩贪玩蓝月,可他都没有时间。

    “严东颜传送过来的资料,有几个关键点,是我半年前才刚刚推演出来,世界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份。

    “所以,不用解释了,偷就偷了,只能怨江元国防范不严密。”

    薛屏海话落,又闻了闻扣过脚的手指头。

    他甚至还搓了颗小丸子。

    苏越皱着眉。

    怎么一点都不讲卫生呢,看着这画面,苏越自己都有点想扣扣脚。

    怪不得,人们常说老狐狸。

    果然,人活的年纪足够大,一个个就都成了精。

    苏越终究还是难掩偷看的事实。

    再深想一下,严东颜一定也知道是自己偷来的成果。

    他之所以还要找薛屏海,就是料定了对方绝对不会在乎。

    “小伙子,放弃吧。

    “我研究了十年,推演过十几万种结果,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我在这实验室窝着,也只是在逃避现实,根本没地方可去而已。

    “整整十年,我付出了一切,我现在一无所有,已经回不去了。可能某一天,我就会死在这实验室里,一了百了。

    “你回去吧,好好修炼,好好突破,别妄想着一步登天。

    “忘了这个可笑的实验,忘了屠宗师这种荒谬的事情。

    “你想想,别人修炼了多少年,付出多少心血,才突破到六品,怎么可能被几个三品的蠢货打败。

    “从一开始,就是个笑话。”

    薛屏海朝着苏越笑了笑,笑的洒脱不羁。

    可苏越在他的眼底,却分明看到了一抹不甘心,也看到了一些孤独。

    整整十年心血,他怎么可能甘心。

    “我还是想试试。

    “我是神州的武者,和江元国可能有些不一样,或许也有一线生机。

    “虽说修炼到宗师会付出很多心血,但您研究了十年的屠宗师链,不也是心血吗?”

    苏越想了想说道。

    薛屏海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着让人有些心疼。

    “不一样又如何?

    “你们无非是洗骨,洗两次骨,和江元国的皇族有什么区别?

    “没有人能成功,三品杀六品,除非是奇迹。”

    薛屏海轻蔑的看了眼苏越。

    年轻人好啊。

    年轻人脑子不灵光,又楞又蠢。

    自己头发没有掉光之前,也和苏越一样头铁。

    “您说的对,三品杀六品,除非有奇迹。

    “但我,选择相信奇迹。

    “在神州,已经有几个战场在反攻异族城池,这在30年前看来,也是奇迹。

    “人族一直在创造奇迹,我们也亲眼见证着奇迹……屠宗师链,不一定彻底失败。

    “薛博士,老师应该已经将问题发送给您,希望您能解答一下,万分感谢。”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也懒得再和薛屏海废话,这抠脚老头明显是孤独了太久时间,单纯的喜欢杠。

    “抽屉里。

    “所有资料,都在抽屉里,你如果执意要看,就自己看吧。

    “但我警告你,如果要修炼中压位战法,你会死的很惨,我不是开玩笑。”

    薛屏海又警告道。

    中压位,就是苏越所理解的变压器。

    这是整个屠宗师链的中枢位,也是承载整个战阵的核心与躯干。

    中压位。

    是高压水枪的变压器。

    后压位,就是抽水管。

    输出位,是高压水枪的输出位置。

    战阵的后压位和输出位,全部要依仗中压位来稳定水压。

    假如中压位爆炸,其他两个位置的武者,也将万劫不复。

    “谢谢博士。”

    话落,苏越开始在抽屉里翻找资料。

    果然。

    这抠脚老汉口是心非。

    明明已经将所有资料准备好,还非要装模作样的装一波深沉。

    你热情迎接我,我谦逊的尊敬一下长辈,大家和和气气,多和谐多美好。

    口是心非,真是人族的通病。

    什么我对钱没有兴趣。

    什么我这个人脸盲。

    什么你是我的兄弟,还不是专门来坑你批兄弟。

    说起来就是没趣。

    ……

    其实也不剩几个问题,关键点的问题解决了之后,一切问题就水到渠成。

    毕竟是攻克了十年的难关,大概框架已经很明朗严谨,严东颜之所以让苏越来找薛屏海,也只是因为他没时间而已。

    也就两三个小时,苏越写写画画,已经彻底推演出了最合适自己的一种修炼方案。

    凝结了一个科研人员十年的精华,很多问题其实可以举一反三。

    现在的苏越,已经对屠宗师链的一切都了解到骨髓里。

    他随时可以根据不同人的情况,演算出属于合适他的位置战法。

    屠宗师链。

    一共有三个环节。

    中压位的战法最难,也最重要,难度相当于焰神典,类似于自己学习卓越战法。

    而后压位和输出位,就只是难一点的普通战法,大概比素质刀难一点。

    “薛教授,我成功了!

    “我推演出了最合适自己的中压位战法。”

    大功告成,苏越猛的合上笔记本吗,兴匆匆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鬼叫什么?

    “这几年,我已经替几十个武者制定出了中压位的战法。

    “然后呢?

    “幸亏当时签了生死状,一切是他们自愿,否则我就是杀人犯。

    “那些人活着的时候,和你一样开心。

    “你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即便你是神州武者,我也可以三天内制定出最适合你的战法。”

    薛屏海抠脚结束后,又慢悠悠的走过来。

    一个学生创造的战法,一定有很大的瑕疵。

    看在严东颜的面子上,自己可以帮着他修改一下,顺便再奚落几句严东颜的水平。

    说实话,薛屏海心里其实想打击一下严东颜。

    谁让你们神州厉害呢。

    老汉我嫉妒,就想在友好的范围内,打击你一下,满足自己阴暗狭隘的内心。

    背着手。

    摆着普。

    薛屏海不耐烦的走过来。

    “薛教授,这是我推演出来的战法,您道行高深,帮我看看哪里还有不完善的地方,我再修改。”

    苏越连忙将自己苦心总结的战法,摆在薛屏海面前。

    这一刻,他就像是个学生,等待着老师审批试卷。

    说实话,苏越心里还有些小紧张。

    “嗯,运转方式,还算可以……”

    薛屏海专门找了支红颜色的笔,计划狠狠画几个叉,要血红血红的才够唬人。

    三行。

    五行。

    十行。

    不知不觉,薛屏海已经看了一半。

    他想要批判一下。

    然而,似乎有些尴尬。

    无从下手。

    简直是堪称完美的一次战法推演。

    薛屏海的脸逐渐僵硬。

    虽然有严东颜中途帮忙,但他觉得自己肯定能找到漏洞。

    可惜,苏越演算的每一种气血运转方式,都有迹可循,他甚至还备注了原因。

    有几个地方明显不恰当。

    但苏越又在备注里,切合了他自己的实际情况,详细解释过。

    薛屏海神色终于凝重起来,他举起的笔,也迟迟没有落下。

    终于。

    薛屏海看到了结尾。

    简称完美。

    所有问题备注的有理有据,可以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薛屏海咽了口唾沫。

    说实话,他心里真的有些震撼。

    密密麻麻一篇文字,各种战法公式的套用,各种分析与补丁,各种气环和气穴的配合,还有烙印时机和手法,简直是无懈可击。

    哪怕就是严东颜在场的情况下,都很难保证没有一点点纰漏。

    可严东颜这个学生,竟然生生做到了。

    这如果是一篇学术报告,其实已经有资格上教科书。

    这真的是一个学生的手笔?

    严东颜手掌都有些微微颤抖,但他在使劲压抑着。

    神州新生代科研人员的水平,已经这么高了吗?

    这简直诡异啊。

    不客气的说,江元国科研院哪怕是研究了七八年的科研人也,也达不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水准。

    心思之缜密,真的是无懈可击。

    反正自己在苏越这个年纪,还只是科研院我一个跟班。

    严东颜稍微强一些,但也仅仅是强一点而已。

    泱泱神州,天命强国。

    这也太可怕了,年轻人的可怕,会给老一辈巨大的冲击力。

    薛屏海目前就被冲击着。

    果然。

    江元国还是太弱小。

    就苏越这种年纪的科研人员,江元国有一个算一个……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不对,一个有资格挽袖子都没有。

    真的是堪称绝望的碾压。

    而更可怕的是,这个少年,三次洗骨,几乎是百分百的宗师。

    他还压气环,压到了三品。

    薛屏海怎么都不敢相信,大家都是人,都是一颗脑袋,为什么别人可以优秀到这种地步。

    他一个老骨头都嫉妒。

    “薛教授,请问……哪里还有那问题,我可以修改。”

    苏越见薛屏海半天不说话,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

    薛屏海越严肃,他心里就越紧张。

    该死!

    这种已经优秀成针尖的人,为什么还这么礼貌。

    如果江元国房家那些皇族,有他一半成就,还不嚣张到张开嘴吃人啊。

    又优秀,还又有礼貌。

    这简直……这,这可能就是神州的性格吧。

    永远在拼搏,永远在奋斗,永远自强不息,但又谦逊有礼,温和谦恭,不像美坚国那样盛气凌人。

    唰唰唰!

    在纸张的最下方,薛屏海直接写下最终评断,四个大字……字迹潦草。

    对。

    这是唯一能扣分的地方。

    除此之外,薛屏海无话可说,哪怕就是让他来推演一篇,和苏越的结果也会一模一样。

    根本没有进步空间。

    “这个……字迹潦草嘛……嘿嘿。”

    苏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老毛病了。

    “苏越,放弃吧。

    “你能推演出中压位的战法,证明你已经掌握了战法的基础推演公式,一通百通,哪怕你以后遭遇绝世战法,也有极大的可能会学成。

    “已经够了。

    “我郑重的再告诉你一次,屠宗师链不可能成功,如果你敢去灵池修炼,会被对冲的灵气压死。

    “白白死在灵池,不值得。”

    突然,薛屏海又很郑重的说道。

    这一次,他瞳孔死死盯着苏越,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薛教授,我还是想试试。

    “我学会中压位战法,只要在灵池里承受3000次对冲,就可以游刃有余的掌握骨粉的压迫。

    “只要中压位成功,屠宗师链就成功了一半。”

    苏越舔了舔嘴唇。

    他也很郑重的看着薛屏海。

    抠脚老汉确实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但苏越就是这驴脾气。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

    在灵池里,由于神长老骨粉的原因,所以形成了两种对冲力。

    普通武者进去,并不会感觉到太大的对冲能量,虽说也会很难受,但不至于窒息。

    但屠宗师链本质就是抽取骨粉的力量,所以在运转战法的时候,会以自己左手和右手为核心,形成一道恐怖对冲磁场。

    对冲风暴可以将一个三品生生撕裂。

    而且已经有了无数的凄惨案例。

    苏越想要彻底运转屠宗师的力量,需要承受3000次的对冲力量。

    只要能承受,以后他的肉身,就可以充当一个控制对冲能量强弱的变压器,从而将后压位抽取的原始骨粉之力,传送给输出位,从而……屠杀宗师。

    这些都是项目的一部分,苏越心里早就清楚。

    他虽然没有彻底经历过对冲,但他知道恐怖。

    其实有很多对比。

    房晶淼这个公主,曾经尝试中压位战法,她也尝试过对冲。

    而房晶淼的成绩,是700多次。

    这已经是江元国历史上最强的成绩,但距离3000次对冲,差距很大。

    房晶淼能活下来,是因为她准备充分。

    在实验初期,已经有数不清的皇族付出了生命。

    房晶淼在江元国,其实相当于一个黄金骨象。

    她都差距这么远,也难怪薛屏海心灰意冷。

    他坚持住在实验室,只是在逃避现实罢了。

    ……

    “算了,你虽然三品,但气血有1000多卡,或许能保命吧。

    “切记,不要逞强。

    “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再因为屠宗师链而死,特别是严东颜的徒弟,否则我无颜再见他。

    “一会你还需要签署一份生死状,这是江元国的规矩。”

    薛屏海沉思了很久,终于还是点点头。

    他没有权利阻止苏越的决定。

    或许,苏越能保住命吧。

    “嗯,谢谢薛教授理解。”

    苏越点点头。

    签署生死状,这也是为了避免以后麻烦,毕竟自己是神州的学生。

    但苏越不试一下,根本不甘心。

    咚咚咚!

    苏越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签署了生死状,正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门没锁。”

    薛屏海道。

    “薛教授,有个不好的消息。

    “战甲科,可能要征用您的实验室。

    “最近神州研制出一种可以在湿境使用的霜藤甲,而霜藤甲原料,靠近都城湿鬼塔的湿境地带也有。

    “护国师团已经收集了一批,我们也需要赶紧研究。

    “神州有七大军团,神州科研院暂时不可能援助江元国,我们不可以事事都靠别人。”

    门外,走进来七八个很严肃的科研人员,有两个人还穿着护国师团的制服。

    “霜藤甲?”

    薛屏海一愣,他捏着笔的手掌,颤抖的特别厉害。

    实验室被征用后,他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已经是科研院最偏僻的一个位置,其实科研院早就对他不满意,但这一次,看来是真的要动手了。

    “对,霜藤甲穿在身上,可以有效抵抗异族的刀刃砍伤。

    “神州宣传部在今天上午,召开了全球新闻发布会,一个月内,神州要将霜藤甲普及到每个武者身上。

    “有了霜藤甲,武者在湿境的死伤率,会低很多。

    “而且神州科研院愿意技术支持江元国,我们必须立刻投入研究,刻不容缓。”

    科研人员看了眼苏越。

    他知道苏越这个人,毕竟来之前经过了安检。

    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霜藤甲的事情。

    “薛教授,请大局为重。”

    护国师团的将军走上前。

    他言语甚至也不那么客气,这次不是来和薛屏海商量。

    霜藤甲事关重大,已经是科研院最紧急的项目。

    他们来,就是强制通知。

    “我……好吧……不过,我可以参与到霜藤甲的研究吗?”

    薛屏海思考了几分钟。

    突然,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着牙说道。

    以前,薛屏海还能靠着脸皮和资历,硬生生扛着。

    但霜藤甲是大批量生产的战甲,明显被征召的不仅仅是自己这间实验室,他已经没理由继续留着。

    可离开实验室,自己又能去哪?

    屠宗师链已经彻底宣布失败。

    自己这把年纪,十年没参与过其他项目研究,说实话已经有些废了。

    战法科不缺人,而且自己在外的名声,是个疯子,没有哪个科室会要自己。

    再加上自己是气血武者,上战场杀敌都不够。

    他早就已经意识到。

    自己是个废人。

    如果提前退休,就只能在江武找点闲职,类似图书馆管理员一类。

    可如果再去战法科,不被排挤就不错了。

    现在掌管战法科的科长,当年和自己是死仇,他没将自己赶出去就够仁慈。

    战法科从上到下,全部都是科长的人,没有人会欢迎自己。

    霜藤甲是全新的科研项目,或许,自己还能有点用。

    他不想离开这个实验室。

    这里,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离开……就是死亡。

    “薛教授,您不要开玩笑,您从事战法科研究十几年,根本不懂护甲科的事情。”

    一颗科研人员皱着眉,明显是拒绝的语气。

    这个疯子,简直是捣乱。

    “我以前在神州留学,也懂战甲科的知识点,我可以帮忙的。”

    薛屏海又说道。

    “这个……也罢,如果执意要留下,也可以,但必须严格听从命令。

    “关于这个什么屠宗师链……以后决口别再提。”

    提起屠宗师链,这个科研人员的脸色,突然铁青了起来。

    “我明白,我明白。”

    薛屏海连连点头。

    苏越站在一旁,看的心酸不已。

    这是在上演人走茶凉吗?

    虽然屠宗师链失败,但薛屏海毕竟为江元国付出了十几年青春,到头来就是这样的待遇?

    真的。

    薛屏海的语气,已经有些低三下四。

    而且苏越捕捉到了一些细节。

    那个科长,是听到薛屏海提起神州留学,才答应薛屏海留下。

    可能,是因为自己,或者严东颜的原因,江元国科研院,害怕得罪了神州吧。

    确实,薛屏海在神州,有个老朋友。

    “这里的东西,你们随便处置。

    “苏越,我三年没有离开过科研院,出去陪我走走吧。”

    薛屏海感激的朝一群人点点头,随后留恋的看了眼满地的废纸,最终拉着苏越离开科研院。

    ……

    “没想到,你第一天来找我,就让你看了笑话。”

    离开科研院,正是大中午,太阳刺的人眼睛疼。

    薛屏海可能是长时间不见太阳,他更加畏光。

    “三年了,吃喝拉撒都在科研院,难怪别人被我当疯子。

    “三年前我出来,是因为科研院装修。”

    离开科研院,薛屏海突然无所适从。

    随后,他拉着苏越,找了个椅子坐下。

    “确实,应该多出来走走,虽说也被气血支撑着,但人终究还是要晒晒太阳。”

    苏越想了想说道。

    真的。

    他都感觉薛屏海有些宅的过分了。

    三年不见太阳,怪不得抠脚,一定是细菌滋生,脚气严重。

    “你也觉得我是个疯子吧。”

    二人沉默了几分钟,薛屏海突然说道。

    他眼睛盯着科研院的方向,语气有些落寞与悲凉。

    科研院真的要有大动作。

    不少人来来往往。

    “额,没有,研究学术嘛,专注点是好事。”

    苏越尬聊着。

    “刚才那个战甲科科长的外甥,死在了灵池,因为修炼中压位而死。

    “战法科科长的儿子,侄子,双双死在了灵池,同样是因为屠宗师链。

    “科研院有不少皇族的外亲,他们的后代,或多或少都因为屠宗师链惨死过。

    “你说,我能活到现在,是不是个奇迹?”

    薛屏海苦笑了一声又说道。

    “这个……”

    苏越脸色僵硬了几秒。

    怪不得,薛屏海要低三下四。

    怪不得,刚才那个科研人员,眼底对薛屏海有很浓的厌恶。

    原来是这样。

    其实想想也对。

    有资格三品下灵池的武者,肯定都是皇族。

    骨粉对四品武者的压迫更强,他们更不可能施展屠宗师链。

    那些死者,也必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难怪人走茶凉。

    还有人愿意给薛屏海一个机会,已经是天大的仁慈。

    或许,是看在了神州的面子上。

    因为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虽说签署了生死状,但他也是间接的凶手啊。

    “我很感激他们。

    “哪怕能让我留在科研院看大门,我也感激他们。

    “我这把年纪,父母早死了,没有老婆,没有孩子,没有学生,没有朋友,甚至连习惯去的餐厅都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我如果离开科研院,我只能去找那些亡灵去赎罪……但我还不想死。

    “我真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薛屏海垂着头。

    这么多年,谁都理解不了他心里的压力。

    “也不能全怪你,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给老师打电话,他可以帮你的。”

    苏越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薛屏海。

    可能在别人的眼里,这个人早就死有余辜了吧。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种剑走偏锋的偏执实验,最怕一败涂地。

    “其实,当年你老师也很讨厌我。

    “我太自私,性格偏激,我也太贪婪,不自量力。

    “我只想研究出屠宗师链,一朝成名,我走到今天这一步,真的是自作自受。”

    薛屏海眼眶里闪烁着泪花。

    “苏越,答应我,千万不要死。

    “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只能给你偿命了。

    “那张生死状,虽然有律法生效,却斩不断仇恨,只有我死了,才能让神州放过江元国。

    “算我求你了,你千万不要死。”

    又过了几分钟,薛屏海开口说话。

    他的语气,竟然有了些哀求的意味。

    “我明白,您放心吧。”

    苏越拍了拍薛屏海的肩膀。

    整整十年。

    薛屏海的肩上,到底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这个人还没有发疯,心态够坚韧了。

    ……

    感谢飛飛飛飛鱼的五万赏,上次南宮豪大土豪的盟主还一直没有加更,下个月还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