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幻兽种批发〕〔天庭万事通〕〔生命神则〕〔创界之神〕〔都市超凡仙医〕〔我真是实习医生〕〔关山纪年〕〔影视世界交易系统〕〔次元法典〕〔快穿之宿主又逆袭〕〔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武神圣帝〕〔我的同学是神明大〕〔重生之军工霸主〕〔偷心盗贼之极品小〕〔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江少你的戏精上线〕〔反派今天也很乖〕〔反穿后聿爷成了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3章 陆峰的智商
    陪着薛屏海聊了一会,他离开江武,决定去街上转一转。Δ.『ksnhu『.co

    实验室的研究垃圾,估计得一下午时间打扫,然后还要安置研究霜藤甲的设备,估计又得浪费一两天时间。

    这几天,薛屏海就只能在宾馆里居住。

    他虽然是个失败者,但江元国的工资没有少,薛屏海工资卡里,有一大笔钱可以挥霍。

    “喂,老师,战法学完了,问题不大。”

    薛屏海离开后,苏越拨通严东颜电话。

    之前严东颜交代过,事情办完之后,告知他一声。

    “嗯,老薛其实是个可怜人,因为一部战阵,毁了自己一辈子。

    “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去陪陪他,毕竟是个孤寡老人,估摸着江元国也快放弃他了。”

    严东颜想了想又说道。

    “嗯,我明白。”

    苏越点点头,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严东颜叹了口气。

    想起薛屏海,他心里就一阵唏嘘,甚至还有些心酸。

    年轻的时候,薛屏海是个战法天才,货真价实的江元国香饽饽,人人夸赞,意气风发,他本可以有一番作为。

    可惜了。

    这个人有些自负,也太钻牛角尖。

    为了一部战阵,牺牲了自己一辈子。

    根本不值得。

    屠杀宗师。

    哪有那么容易,科研就是科研,又不是在讲故事。

    试错而已。

    发觉是错的,及时止损才对。

    “严教授,浸泡霜藤甲原料的实验室不够用,可以借用你们战法科几个实验室吗?”

    这时候,有个科研人员一脸不好意思的走过来。

    神州全球公布霜藤甲的成果,现在科研院压力很大。

    又要不断将配方下发给各个工厂,又要优化浸泡霜藤的药液,还有各种款式设计,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

    实验室,是真的不够用了。

    “用吧,用吧,全送给的你们了。”

    严东颜黑着脸,看上去特别不耐烦。

    其实部长早晨已经打过招呼,但严东颜心里就是不爽。

    因为霜藤甲的诞生,护甲科翻身做主,一个个走路都不走直线,二五八万一样。

    征用吧。

    科研院所有办公室,都送给你护甲科。

    我这个科长的办公室,也送给你们。

    什么事嘛。

    神州的武者又不是光靠着霜藤甲活命。

    “严博士,实在是抱歉,护甲科也实在没办法。”

    护甲科一个科研人员满脸赔笑。

    严东颜,他是真的惹不起。

    “哼,等我战法科什么时候研究出一种绝世战法,让你们护甲科再嚣张。”

    严东颜连研究的心思都没有。

    他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打开贪玩蓝月,呼叫兄弟们来砍自己。

    真是令人愤怒。

    霜藤甲。

    有了霜藤甲,我战法科就不重要了吗?

    等着。

    等我也征用你们的实验室。

    以后科研院就叫护甲院得了。

    “咦,这个id,这不是薛屏海的贪玩蓝月账号吗?这孙子多少年都没有登录了。”

    看着电脑屏幕,严东颜我鼠标的手都抖了一下。

    真的是薛屏海的账号。

    他连忙找到薛屏海坐标,控制着战士走过去,直接将薛屏海一刀砍死。

    这是游戏里最高礼节。

    然而,爆了一推垃圾。

    虽然严东颜也没时间玩,但二者等级还是差距了几十倍。

    好爽。

    之后,来自薛屏海的信息,闪烁过来:“我去充值,你等着。”

    “你今天怎么有闲心上网?”

    严东颜问道。

    “都怪你们神州的霜藤甲,我唯一的狗窝被征用,以后我就没实验室了。

    “咦,绿了绿了,轱天乐绿了,快来一刀999级。”

    薛屏海的信息来了。

    见状,严东颜苦笑一声。

    原来这样。

    看来不光神州科研院遭殃,江元国战法科处境更凄凉。

    但对薛屏海这老头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离开那个偏执的地方,或许还有重获新生的机会,这不,去网吧上上网,也可以放松一下心情。

    “老严,快……有个油腻的师姐,你快过来,咱们砍死她。”

    消息又在闪烁。

    严东颜笑了笑。

    我就喜欢砍油腻的师姐,今天啥也不干了,好好玩游戏。

    二人都没有提起苏越的事情,算是比较默契。

    其实苏越分别都交代了他们,没必要让大家替他担心。

    ……

    “苏越,你怎么跑科研院去了?”

    几乎是薛屏海刚走,王路峰他们路过,正好看到了苏越。

    “也没什么事,找个老头聊聊天。对了,你们切记,别擅自去灵池浪费机会!

    “过两天,我会通知你们点事。”

    苏越又叮嘱道。

    屠宗师链的战法,必须得在灵池里修炼才能成功,每个人能进去的机会本来就不多,不能随便浪费了。

    “放心吧,我们又不是傻子。

    “苏越,说老实话,咱们的任务,是不是和灵池有关联?”

    王路峰突然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还好,房晶淼和廖平远离人群,在臭不要脸的打情骂俏,附近没有外人。

    王路峰趁机连忙问道。

    “这个……”

    苏越皱着眉。

    任务!

    对哦,他们来江元国,还背着一个魏远军团任务的名义。

    苏越这几天专心致志的研究战法,早就忘的一干二净。

    更何况,哪里有什么任务。

    游山玩水一个月,回神州继续上学吧。

    “是不是?灵池里到底有什么任务内容?”

    王路峰见苏越神情严肃,更加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

    自己才是最适合当卧底的人选,这种微表情都能察觉到。

    小小苏越,你这种演技,能瞒得过我?

    陆峰,你终究还是太优秀。

    “等消息。”

    苏越压着嗓子。

    他也没有提是什么任务,也没有说这不是任务。

    亦真亦假。

    自己没有骗人,他们身上压着任务,会有一种使命感,应该更加不敢随便去灵池。

    苏越想想,也是为了他们好。

    至于任务?

    有个屁任务。

    谈情说爱就是任务,看看人家廖平,眼看着就要当驸马爷了。

    “咦……弓菱呢?”

    苏越突然问。

    杜惊书、田宏伟、王路峰……远处是谈情说爱的杀马特王,和他的王后。

    唯独弓菱不见了。

    她不会心情不好躲起来吧。

    找机会得开导一下弓菱,这女孩容易自卑,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去燃烧雷达测试,心里一定失落。

    “好像是战*校有什么特殊任务,她昨天就走了,说是几天后就回来。”

    王路峰道。

    “这样啊,知道了。”

    苏越皱着眉头点点头。

    弓菱二品,她能有什么任务?

    但这是战*校的事情,苏越也管不了那么多。

    “你们玩去吧,我先去一趟灵池。”

    苏越站起身来。

    “你让我们歇着,你自己反而去灵池?”

    杜惊书诧异了。

    “闭嘴。

    “无组织无纪律,这是命令,你服从就可以。”

    王路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杜惊书。

    要不说,有些人脑子就愚笨。

    这么明显的任务痕迹,看不出来吗?

    和这种猪队友配合,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我们陪你一起去。”

    田宏伟道。

    “随便吧。”

    苏越点点头。

    反正在灵池里修炼战法,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自己。

    就这样,苏越领着王路峰他们,朝燃烧雷达走去。

    不远处。

    “廖平哥,他们……好像要去燃烧雷达。”

    房晶淼道。

    “可能是苏越要去灵池,他次数多,咱们也去看看。”

    廖平道。

    “廖平哥,你不去灵池试试吗?”

    房晶淼又问道。

    “我不着急,反正还有一个月时间。”

    廖平温柔的看着房晶淼。

    “廖平哥,等你回了神州,我……唉……”

    房晶淼欲言又止。

    “咱们还可以qq联系……枳要吣恠1起,僦轲以跨樾千山萬淼。”

    廖平坚定的点点头,深情款款。

    ……

    燃烧雷达。

    进入灵池,也没有太复杂的流程,燃烧雷达的里面,是个类似于塔的结构,分为很多楼梯。

    而灵池,在燃烧雷达的地下室。

    这里也是燃烧雷达的中枢。

    “一个小时后,你会被灵池里的机关,强制传送出来。

    “如果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直接再进去,但注意安全,灵池里时常会出人命。”

    工作人员对苏越很客气。

    苏越是刻度记录的保持者,也是江元国的王爵,没有人敢不客气。

    苏越点点头,走入小门。

    地板直接降落,原来这是个电梯。

    下沉了大概三层楼左右,苏越面前有个通道,通道的尽头,一片漆黑,哪怕以苏越的视力,都是一片朦胧。

    来之前,他看过手册,隧道尽头,就是灵池。

    他缓缓走向隧道尽头。

    嘎吱。

    终于,苏越的骨骼感觉到了压迫。

    ……

    酬勤值+5

    酬勤值+7

    酬勤值+9

    酬勤值+6

    ……

    脑海里来自系统的提示音已经响起来。

    苏越的面前,有一扇铁门,门口有很多安全绳,带有安全卡扣。

    要进入灵池,必须佩戴安全卡扣,到一个小时后,安全绳会自从将你拖拽出来。

    这卡扣也有特殊感应,如果你试图在灵池里卸下卡扣,会直接将你拉出来,甚至剥夺所有进入灵池的机会。

    有些武者贪婪,觉得一个小时时间太短,企图在灵池里滞留,江元国已经有了最完善的应对方式。

    苏越毕竟是外国人,他得懂规矩,否则就是给祖国丢脸。

    规规矩矩佩戴安全卡扣,然后他才推开铁门。

    嗡!

    顿时间,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越踏入灵池,铁门轰然轰然关闭,可能是为了避免里面的骨粉泄露,关门的速度很快。

    身体里的骨骼好像在颤抖。

    皮肤,筋膜,血肉,全部都在微微的颤抖。

    苏越皱着眉头。

    他记得以前在商场,尝试过那种抖脂肪的仪器。

    就是踩在塑料板上,通过塑料板的共振,浑身都在抖,抖的心慌。

    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只不过效果要比仪器强大十几倍,而且是全方位的在抖。

    仪器的抖,是从脚面向上传递,然后在头顶卸力。

    而在灵池,则是四面八方的压力,同时撞击过来,根本就没有一个卸力的宣泄口。

    所有的共振力,最终都汇聚在了心脏。

    很痛苦。

    这是一种让人窒息的痛苦。

    但苏越还能维持住呼吸,勉强保持平静。

    灵池里很昏暗,在不远处,有几个武者也在修炼,他们运转着气环,看上去极度痛苦,别说站起来走,他们连抬头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这时候,一个武者直愣愣的盯着苏越。

    他被苏越轻松的状态惊住了。

    没错。

    承受着灵池的共振压力,还在里面闲逛的武者,苏越绝对是历史上第一个。

    所有人进入灵池,第一步就是赶紧找地方坐下,立刻运转气环,这样才能避免太痛苦,甚至受伤。

    可苏越也不见运转气环,他闲庭信步,看上去和没事人一样。

    到底怎么做到的。

    哪来的神仙?

    一个武者通过勉强的轮廓,认出了苏越,他惊讶到哑口无言,但又说不出来话。

    偶像啊。

    是王爵,是自己的偶像。

    可惜,苏越和他擦身而过,去了灵池更深处。

    ……

    掌心有些黏糊糊。

    应该是从体内共振出来的杂质。

    其实苏越是最需要来共振的武者,他一路修炼的这么快,丹药服用量也大,在身体的深处,早已经堆积了不少丹药垃圾。

    通过一次洗涤,以后他服再服用丹药的时候,吸收会更好。

    ……

    酬勤值+15

    酬勤值+18

    酬勤值+19

    ……

    苏越的气血虽然没有增加,但酬勤值却在稳步提升。

    洗涤身体,本身不产生灵气,所以苏越气血值不可能提升。

    可这种洗涤的痛苦,绝对是酬勤值增幅的契机。

    “尝试一下屠宗师链吧,可能会很危险,但总得试一试。”

    苏越走到灵池最深处,找了个角落坐下。

    别人都在门口修炼,他不想影响别人,所幸这灵池空间足够大,应该影响不到。

    嗡!

    因为是自己创造的战法,所以苏越基本用不着去熟悉烙印方式。

    他直接将气环运转出来。

    心中默念着气血流动轨迹,苏越张开双臂,手心朝天,开始汇聚对冲的磁力。

    其实引起武者身体的共振,就是减弱了几百倍的对冲之力。

    但苏越施展的中压位战法,就是聚合对冲的一种方式。

    很明确的说……这是在找死!

    轰轰轰!

    也就是几秒钟时间,以苏越身体为中央,顿时间两股恐怖的飓风席卷过来,犹如两条粗壮的蟒蛇。

    两股飓风的颜色有些不同。

    如果仔细看去,其中一道飓风呈现纯灰色,里面飘散着数不清的灰色尘埃。

    而另一道飓风,则是一片暗红,就如结痂的鲜血颜色。

    灰色枯败。

    红色妖异。

    两股飓风狰狞狂暴,一左一右交织在苏越左右手,并且形成了很恐怖的对冲风暴。

    苏越附近三米,已经乱流地带。

    噗!

    苏越咳嗽出一小口血。

    卧槽……果然,这可能会要了我的命。

    真的是剧痛。

    五脏六武都要被撞碎的那种剧痛。

    “继续吧,这才第一次。”

    一次对冲结束,两条飓风狂蛇还在苏越身旁盘踞着,他深吸一口气,继续操控着双蛇冲击身躯。

    其实熟悉了这种痛苦,苏越也勉强可以坚持。

    毕竟,房晶淼都坚持了700多次对冲。

    灵池门口。

    那些被骨粉压迫到窒息的武者,突然浑身轻松。

    压在身上的共振之力,莫名其妙少了70%。

    同时,他们听到了灵池深处的风声,也听到了苏越的惨叫。

    “发生了什么?”

    其中一个武者站起身来,诧异的望着灵池深处。

    “糟糕,是屠宗师链,王爵上当了,他正在修炼屠宗师链。”

    另一个武者惊呼。

    “屠宗师链?这害人的妖术,不是已经禁止修炼了吗?”

    “谁知道呢!可能科研院骗不了咱们江元国的人,就开始骗神州人。”

    “可王爵是神州武大的学生,他假如死在灵池,咱们江元国怎么和神州交代,这不是胡闹吗?”

    有个武者是皇族,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王爵创造了记录,应该不会死,他可能心高气傲,只是想尝试一下,等修炼失败,也就死心了。”

    又一个武者想了想说道。

    “咱们继续修炼,王爵修炼屠宗师链,会引走不少威压,虽然有些浪费机会,但咱们也能舒服很多。”

    “唉,看来以后王爵进灵池,咱们得避开,可惜浪费我一颗隐骨丹。”

    一个皇族的武者摇摇头。

    由于苏越引走大量骨粉,所以其他地方难民要稀薄一些,这段时间武者进来,性价比不高。

    ……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所有武者都已经离开,灵池里只剩下了苏越一个人。

    178次!

    179次!

    186次!

    苏越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他甚至已经被冲击的有些麻木。

    但还能坚持。

    可能是由于自己年纪小,而且气血值深厚,这对冲的力量,只是剧痛,但暂时要不了命。

    而苏越的身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不算薄的黑泥。

    这些,就是渗透在体内的药渣。

    对冲虽然痛苦,但也不是没有任何效果。

    起码,他清除杂质的速度,要比别人快很多。

    191次!

    194次!

    苏越心中默念着对冲次数,突然,他感觉安全绳索一紧。

    咦!

    这就已经一个小时了吗?

    苏越一愣。

    他还想继续坚持来着。

    看来,只能出去后,直接再进来了。

    对冲的次数不会清零,只要你重新进入灵池就可以。

    对冲,也是战法烙印的一种,打下了,就会一直留在体内。

    轰!

    绳索猛的一拽,苏越顿时被强制打断修炼,简直是毫不留情。

    顿时间,灵池里鬼哭狼嚎的声音,以及那两条恐怖的长蛇,烟消云散。

    197次!

    被拖出去的时候,苏越完成了第197次的对冲。

    其实……也还好。

    很难。

    但并没有难道绝望的程度。

    苏越总结了一下,可能真的是自己年纪小的原因。

    他18岁,但生日是12月,属于最小的那一批。

    骨粉来自异族的九品神长老,他虽然已经死去,但这些骨粉的潜意识,还是会放松对弱者的警惕,年纪和气血,就是判断弱者的方式。

    所以,四品来灵池,死的更快。

    五品根本就不敢来。

    年纪大的人,更不敢来,当然也没必要来。

    ……

    可用酬勤值:63207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091卡

    ……

    苏越看了眼系统,他都被吓了一跳。

    不知不觉,竟然又涨了4000多酬勤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