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幻兽种批发〕〔天庭万事通〕〔生命神则〕〔创界之神〕〔都市超凡仙医〕〔我真是实习医生〕〔关山纪年〕〔影视世界交易系统〕〔次元法典〕〔快穿之宿主又逆袭〕〔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武神圣帝〕〔我的同学是神明大〕〔重生之军工霸主〕〔偷心盗贼之极品小〕〔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江少你的戏精上线〕〔反派今天也很乖〕〔反穿后聿爷成了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4章 热衷作死的王爵
    “苏越出来了。”

    众人在燃烧雷达外等了一个小时,苏越终于被强制送出来。

    只要一个小时结束,安全绳索会通过另一个出口,直接将武者传送出地面。

    理论上,武者得休息一天一夜,才可以再次进入灵池。

    当然,如果你对自己有信心,可以直接进去第二次,只要胆子足够大。

    但无论如何,江武都会强制要求你出来一会,起码出来透口气。

    现在的苏越,就是被强制拖出来透气的过程。

    呼!

    果然,还是外面的世界纯粹干净。

    重新呼吸到正常的空气,苏越狠狠喘着气。

    舒服!

    真的是说不出的舒服,就如驰骋在草原上,浑身通透,每一个毛孔都格外清新。

    这就是洗涤了肉身的效果。

    武者在灵池里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只要重新呼吸到空气,就会有一种浑身毛孔都舒展开的舒爽。

    “苏越,立刻停止修炼屠宗师链。”

    这时候,包大昌急匆匆走过来,满脸严肃的说道。

    还好。

    苏越还活着,甚至没有负伤的情况出现。

    这已经是万幸。

    包大昌作为长辈,必须得阻止苏越。

    他后知后觉,还是通过刚来从灵池里出来的武者,才知道苏越在修炼屠宗师链。

    那几个武者先于苏越40多分钟出来,之后连忙将苏越的情况。详细的讲述给众人。

    包大昌当场就被吓的懵了逼。

    找死吗?

    你小子不老实,这几天果然不干好事,原来在偷偷修炼屠宗师链。

    太不省心。

    苏越就和熊孩子一样,只要安静下来,就一定在酝酿着一座火山。

    屠宗师链,简直比逃到异界还要可怕。

    包大昌先急匆匆跑去研院交涉。

    难怪苏越好端端跑去了科研院,原来是要修炼屠宗师链。

    可惜,苏越已经签署了生死状,他是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

    苏越还是江元国的王爵,这生死状已经有了律法效应。

    况且,薛屏海的实验室也已经被取消,科研院没办法去阻止苏越。

    就这样,包大昌只能亲自来劝阻苏越。

    “你修炼的是中压位吗?”

    这时候,房晶淼也走上前来,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她曾经不死心,也修炼过中压位的战法。

    可惜,仅仅承受了700多次对冲,就差点死在灵池里,如果不是随身携带着保命的丹药,可能自己的黑白照片就挂墙上了。

    苏越修炼屠宗师链?

    这不是开玩笑。

    特别是中压位的战法。

    那更是个笑话。

    哪怕自己差点送了命,但距离3000次对冲,相差十万八千里,说起来都特别悲伤。

    毫无意义。

    这部战阵,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王路峰他们也几乎被苏越吓傻。

    通过房晶淼的口述,他们知道了屠宗师链的事情。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苏越禁止自己去灵池。

    这货修炼着中压位战法。

    很明显,他是计划让自己,去修炼后压位战法。

    目前苏越还没有成功,所以只能让他们这些人等着。

    三品……屠宗师。

    想一想确实让人振奋,这简直是开天辟地的奇迹。

    可也难如登天。

    谁都清楚,这是悖论,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江元国研究了十年,毫无卵用。

    至于什么任务。

    王路峰算是看清楚了苏越的真面目,这货嘴里,根本就没有一句实话。

    “对,中压位!”

    苏越点点头,计划再次进入灵池。

    对冲还要继续。

    而且自己体内的丹药残留,也还需要继续清除。

    可能由于服用丹药的数量太多,苏越发现自己体内的药渣特别顽固,还特别多。

    哪怕是如此恐怖的对冲,都没有彻底清除干净。

    “苏越,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立刻放弃屠宗师链的修炼,这不是开玩笑。”

    包大昌被气的脸红脖子粗。

    你小子竟然还在笑。

    你不知道那是在玩命嘛?

    “大家放心吧,如果遭遇什么危险,我可以停止。”

    苏越向包大昌点点头。

    虽然有一些外交部任务的成分,但包大昌又确实是在关心自己。

    “小皇叔,你对冲了多少次?

    “如果超过了80次,我建议你休息吧,别拿命开玩笑。”

    房晶淼舔了舔嘴唇,突然问道。

    如果苏越对冲的次数超过80次,真的就不可以继续了,特别特别危险。

    曾经她单天对冲了81次,差点痛苦到咽了气。

    房晶淼的700次对冲记录,是整整半个月的成果,即便这样,她也是速度最快的一个,没有之一。

    其实以苏越的实力,确实可以尝试一下。

    在对冲的压迫中,体内渣滓的祛除速度会快一些,也要更加干净。

    危险越大,收益也会越大。

    “这个……应该是197次。”

    苏越想了想,又平静的点点头。

    话落,他已经打开燃烧雷达的门,直接前往灵池。

    苏越走了。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特别是房晶淼。

    她瞠目结舌,嘴里麻木的念叨着苏越的对冲次数。

    197次。

    这根本就不可能。

    她想说,苏越一定是在吹牛比。

    197次对冲,你的身体能扛得住吗?

    五脏六腑都被震成飞灰了。

    更何况,你对冲了197次,怎么还敢继续下灵池。

    要知道,越是对冲到后面,就越是艰难,就越是要好好休息,做好万全的准备。

    苏越太玩世不恭。

    可她在苏越的脸上,又看不出什么撒谎的迹象。

    这是真的吗?

    一个小时,对冲197次。

    如果是真的,这已经是奇迹了啊。

    “公主,对冲197次,很厉害吗?”

    王路峰看房晶淼表情不对劲,连忙上前问道。

    这表情是真的不正常。

    好歹一个公主,简直和被人当头撸了一闷棍一样。

    房晶淼甚至有点怀疑现实。

    “很厉害,前所未有的厉害。”

    房晶淼口干舌燥。

    “通知医疗队的人,来燃烧雷达门口待命。

    “下一次出来,苏越可能就濒死了。”

    包大昌急忙安排人。

    这家伙,一分钟都不让人省心。

    要命啊。

    按照规矩,谁都没办法阻拦苏越下灵池。

    可自己年纪大,品阶也高。

    自己根本没办法去灵池内,去阻止苏越。

    这真是包大昌最难的一次外交任务。

    另一边,房晶淼滔滔不绝,给王路峰他们介绍着中压位的危险,以及这几年江元国死了多少皇族。

    听着房晶淼的讲述,王路峰他们的脸,也逐渐黑了下去。

    这真是在玩命啊。

    包大昌甚至要找到薛屏海,让他来劝劝苏越。

    但薛屏海不知道去了哪里,电话也打不通。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

    ……

    灵池内。

    这一次,只有苏越一个人,大家都知道他在里面修炼屠宗师链,所以没有人来浪费次数。

    呼呼呼!

    劲风呼啸,鬼哭狼嚎。

    铁门都被拍的哗啦啦作响。

    灵池发出的声音,哪怕在门外都听着渗人,就如通往鬼门关的大峡谷。

    苏帅盘膝而坐。

    他高高举着双手,两条蟒蛇一样的飓风气流,来回绞动,苏越的肉身,就是飓风中的一块顽石,随时可能被撕裂到飞灰烟灭。

    然而。

    苏越运转着气环,呼吸平稳,虽然对冲到后面,已经越来越艰难,也越来越危险。

    但苏越的肉身,明显也有了适应性。

    一边修炼战法,一边祛除渣滓。

    这简直是一箭双雕。

    ……

    251次!

    269次!

    298次!

    312次!

    355次!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苏越也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对冲。

    苏越的嘴角有两行血迹,这是五脏六腑震荡的时候,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咳血状态,根本抑制不住。

    这一次,苏越甚至闻到了一些淡淡的腥臭味。

    这是代表着他体内的渣滓,被清除的更加彻底。

    ……

    365次!

    377次!

    394次!

    401次!

    ……

    唰!

    时间到了。

    安全绳突然一紧,苏越一个不留神,身体再一次被粗暴的拽出去,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这事闹的,浪费我一次对冲。”

    苏越一声暗骂。

    原本第402次对冲,即将成功。

    可惜,由于安全绳的拖拽,前功尽弃。

    痛苦白承受了。

    目前401次,距离3000次还有很长的距离。

    但对冲的痛苦,还远远达不到苏越的极限。

    真正的难点,应该是在2000次对冲之后,那时候,苏越自己可能也会有生命危险。

    其实,苏越心里也真的没什么底。

    比自己想象中要难。

    ……

    燃烧雷达外。

    所有人几乎是眼睁睁看着时间,等待苏越出来。

    他们不知道苏越会是个什么状态,会不会由于鲁莽,出来后就奄奄一息。

    或者,直接拖出来一个废人?

    特别是包大昌。

    他掌心里全是汗,整整骂了苏越一个小时。

    年轻人不知所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医务组注意,苏越即将出来,如果他突然晕厥过去,你们第一时间做心脏复苏。

    “如果他体内经脉出了什么问题,不惜一切代价的救治。

    “所有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房晶淼也看着表,狠狠咽了口唾沫,她呼吸都几乎要停止。

    要出来了。

    这个自大狂,他一定会后悔。

    “明白!”

    十几个医务人员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就如要上战场一样,一个个手里已经拿好了医疗器械,如临大敌。

    只要苏越出来,他们就可以瞬间上去救治。

    旁边也有不少围观的江武学生,以及一些导师。

    他们也惊叹。

    神州来的这些学生,还真是热衷于作死啊。

    虽然你是江元国的王爵,但死在江武,他们也不好和神州交代啊。

    一个副校长满头大汗。

    这事闹的。

    甚至科研院也来了人。

    因为霜藤甲的事情,科研院正是需要神州援助技术的时候,可这时候苏越竟然在修炼屠宗师链。

    这不是在捣乱嘛!

    重新呼吸到阳光,苏越又一次品味到了重生的舒爽。

    然而,这次情况好像有点特殊。

    二话不说,一群如狼似虎的白衣医疗人员,直接扑上来,就将自己控制起来。

    苏越都被吓懵比了。

    这是要干嘛?

    如果不是医护人员大多都是一品的气血武者,甚至还有一半是普通人,苏越可能一脚就踢飞几个。

    但面对普通人,他没必要。

    接下来。

    就是各种医疗仪器,轮番往自己身上招呼。

    甚至自己嘴里还被强制喂了几颗丹药。

    嗯,不错……是很优质的疗伤丹药,苏越也没有客气,直接一口吞下去。

    滴滴滴。

    叮叮叮。

    接下来的几分钟,就是各种医疗器械在显示着苏越的身体状态。

    “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包大昌冲上去连忙问道。

    “包大哥,请注意一下智商。

    “如果我有生命危险,可能站着和你们说话吗?”

    苏越苦着脸,真的是无可奈何。

    在燃烧雷达附近,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

    所有人和看大猩猩一样,满脸古怪的审视着自己。

    对!

    这种感觉,就像是来参加葬礼。

    我特么活的好好的,怎么都一副给我上坟的表情。

    这都干的些什么破事。

    “小皇叔,这次你对冲到了多少次?”

    房晶淼上前一步问道。

    还好。

    虽然不知道医疗器械的具体数据,但从表面看,苏越的状态还不错。

    可能,他提前放弃了吧。

    如果继续下去,苏越应该是躺着出来才对。

    知道放弃就好。

    ……

    “报告,王爵的心率正常,血压正常,精神正常,体内没有任何创伤。”

    ……

    终于,来自医疗队的权威结果出来,众人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包大昌更是和虚脱了一样。

    王路峰和杜惊书他们面面相觑,苏越这小子真的放弃了?

    那是不是代表他们也可以进去修炼,就不用等了。

    刚才房晶淼说过,如果苏越能安全归来,就一定是放弃了屠宗师链的修炼。

    其实王路峰他们心里是有些失落。

    屠杀宗师啊。

    虽然是靠着战阵配合,但想起来还是令人振奋。

    假如真的能屠杀一个宗师,足够吹一辈子了。

    “速度还凑合,刚刚对冲了400多次。”

    苏越将身上乱七八糟的器械弄下去,随口回答了房晶淼的问题。

    400多次。

    不算快,但也不算慢的成绩。

    “不可能。”

    这一次,房晶淼脸色巨变,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

    开什么玩笑。

    下了两次灵池,就对冲了400多次肉身。

    你是妖怪吗?

    不!

    哪怕是妖怪,都不可能这么可怕。

    苏越在撒谎。

    他一定在撒谎。

    房晶淼走上前去,死死捏住了苏越的胳膊。

    虽然有点不礼貌,但房晶淼内心的震撼更多,她顾不了那么多。

    房晶淼也修炼过中压位的战法,她可以大概感应到苏越修炼的进度。

    虽然不可能有多精确,但100次对冲和400次对冲的区别,自己绝对可以感应出来。

    假如苏越是吹牛,房晶淼也不会拆穿,她好歹是公主,这点情商还有。

    谁都有虚荣心,特别是神州来人,他们肯定要涨自己国家的威风。

    但她心里更怕的,是苏越真的对冲400次。

    那简直就是奇迹。

    “大侄女,请自重!

    “虽然我是你长辈,但别对我动手动脚,万一被廖平误会……你……”

    苏越一脸尬。

    莫名其妙抓我胳膊干啥,大庭广众之下,怪不好意思的。

    然而。

    也就一两秒时间,房晶淼松开了手。

    她满脸惊愕,表情和意外怀孕了一样,甚至一张脸都煞白。

    是真的。

    虽然感应的数据不算太精准,但绝对超过了300。

    苏越没有撒谎。

    他第二次下灵池,竟然真的是在里面承受着对冲。

    可能,真的是400多次。

    这怎么可能。

    房晶淼对武道的基础认知,都被苏越击打到支离破碎。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思维:这怎么可能。

    ……

    “我再去试试,大家没什么事就散了吧,别留在这里浪费时间,我死不了。”

    苏越叹了口气。

    不就是个战法嘛,自己就是再蠢,也不可能真的找死。

    万一真的成功不了,那就放弃呗,自己又不是没脑子的人。

    话落,苏越摇摇头,再一次踏入灵池。

    “第……第三次了,王爵能扛得住吗?”

    一个皇族的武者口干舌燥。

    这个神州来的王爵,简直就是个魔鬼。

    连续在灵池里待了两个小时,竟然和没事人一样,又一步踏进去。

    他是去度假了吗?

    从灵池里出来,明明应该站不起来,得靠担架抬活命才对。

    是灵池出问题了?

    “公主,你没事吧。”

    廖平一脸担忧的走过来。

    房晶淼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她脸色发白,嘴角一直在喃喃自语,好像有些魔怔。

    “没……没事,我没事。”

    见廖平过来,房晶淼终于回过神来。

    她惊愕的望着燃烧雷达。

    苏越这家伙,到底是人,还是鬼?

    别人连着三次下灵池,能活着就不错了。

    他却和没事人一样。

    更何况,苏越在灵池里还承受着对冲,压迫是别人的百倍,甚至更多。

    到底怎么做到的。

    这次出来,苏越还会再进去吗?

    房晶淼手掌都在颤抖。

    “别太惊讶,那就是个牲口,慢慢你就习惯了。”

    杜惊书走上前来,平静的点点头,安慰了房晶淼一句。

    你们已经够幸运了,从一开始和苏越就是朋友。

    最艰难的,其实是我。

    你们应该尝试一下和苏越为敌,那才会品尝到最深刻的绝望。

    说起来都是眼泪。

    幸亏自己领悟的早,如果一直执迷不悟下去,可能已经被苏越活生生气死了。

    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公主,我们怎么办?”

    这时候,那些医护人员走过来问道。

    王爵的身体,各项指标都是巅峰状态,他们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啊。

    “你们先去忙一会,50分钟后赶来。”

    房晶淼道。

    虽然苏越狠狠震撼了她,但他毕竟是在对冲,谁知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明白!”

    医务人员们点点头,有苦说不出。

    一来一回,跑着多累。

    ……

    灵池内。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着。

    215次!

    262次!

    294次!

    351次!

    苏越修炼中压位战法的过程中,逐渐流畅了起来。

    这就是自己推演战法的好处。

    修炼的过程中,哪怕有一点点的不合适,苏越都可以自由的调整修正,反正原始公式就在自己脑子里。

    所以,他修炼的速度很快。

    “再有两三次,身体里的渣滓,也就清除的差不多了。

    “果然,不管任何事情,有利就有弊。

    “我服用了超过别人十倍的丹药,体内的渣滓也是别人的十倍。如果不是对冲的力量刚猛霸道,仅仅靠着普通净化,来30次都不一定能净化彻底。”

    苏越心里叹了口气。

    ……

    江武有个特殊的修炼室,平日里都是皇族子弟的专供。

    这几天,修炼室暂停接待所有人。

    房历言利用自己的特权,给弓菱争取了三天时间。

    以弓菱18岁能突破到二品的资质,她三天时间足够突破到三品。

    毕竟,弓菱以前并没有服用过爬格草一类的东西,体内也没有什么抗药性,突破速度会很快。

    爬格草是一种异味十分重的灵药,江元国也没有彻底炼制成丹药的样子,爬格草由于药性特殊,并没有重新炼化的意义。

    但经过一些特殊压缩处理之后,爬格草还是勉强可以吞下去。

    如果是生吞新鲜的爬格草,任何人都会吐。

    但即便这样,弓菱每次服用,也痛苦不堪。

    爬格草真的,太臭太臭了。

    嗡嗡嗡!

    修炼室的灵压,被开启到最大状态,弓菱坐在最中央,疯狂运转着自己的气环。

    江武的修炼室虽然不如神州四大武院和战*校,但和神州一些a武比起来,还是平分秋色,弓菱身上的压力足够。

    房历言在门外安静的等候着。

    体内的暗伤,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自己。

    有无数次,房历言都想自己了断,早点投胎,也能早日解脱。

    但他舍不得弓玉震的墓冢。

    “师傅,您老人家如果在天上能看到,就让你这重孙女拿走首席玄弓吧。

    “那可是您一辈子的心血。”

    房历言默默祈祷着。

    修炼室内。

    弓菱的气血在急速攀升,前所未有的快。

    不得不承认,这爬格草真的是特别恐怖。

    弓菱从来都没有体验过这种澎湃的速度,简直让人惊叹。

    但她却并没有太羡慕江元国的武者,甚至有些可怜他们。

    太空洞。

    没错。

    爬格草虽然可以发挥出巨大的灵力,甚至比神州的棠竹丹还强几十倍。

    但可惜,气血质量很差。

    爬格草留在武者体内的渣滓,同样是几十倍的数量。

    弓菱仅仅是修炼了半天时间,她就能感觉到,自己气环的运转速度,开始迟缓。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骑自行车。

    你的车轴里,不仅仅没有润滑油,反而有胶水被塞进来。

    而且原本充气的轮胎,也逐渐没气了。

    虽然车轮在无脑扩大,但由于渣滓太多,轮胎没气,作为骑车人的你,反而是根本蹬不动。

    这根本就是在走下坡路。

    没错。

    如果一路靠爬格草修炼,真的就是在自毁根基。

    “三天时间,其实根本就用不着,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差不多可以突破到三品。

    “三品以后,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碰爬格草。”

    弓菱皱着眉。

    说到底,这简直就是害人的东西。

    如果就这样一直自毁根基,能突破到四品,真的就是极限。

    气环被拖死。

    甚至身体里的气穴都会被淤堵,再也无法自己吞吐灵气。

    这是一次很糟糕的体验。

    幸亏江元国的灵池可以祛除渣滓,否则自己就废了。

    三品。

    足够去感悟玄弓九式。

    ……

    湿境!

    茂妖城。

    这是一座阳向族的城池。

    掌控着这座城池的神长老,叫墨铠。

    墨铠的势力范围,笼罩着阳向族七个城池,数不清的屯兵营。

    最近,他亲自驻扎在了茂妖城。

    湿境里的空气,总是黏糊糊发潮发霉,天色永远是令人压抑的昏暗。

    在300里外的地方,就是两座人族堡垒,能通向两座人族湿鬼塔。

    由于湿境里空间和地球不一样,江元国这两座湿鬼塔的距离比较远,分别坐落在两个城市。

    而在湿境,两个堡垒的位置,仅仅只有80多里地。

    但两个堡垒之间,却隔着一个有毒的瘴气地带。

    这么多年,墨铠的对手一直是江元国。

    他并没有开启总攻,而是一直在渗透。

    这里不同于防范严密的神州,通过两座堡垒,他可以将阳向教成员渗透在护国师团里,从而走私大量的原始草药,为地球阳向教提供无限量的资金。

    阳向族暗中对付神州的资金,很多都来自江元国。

    “神长老大人,四个族的九品大长老……已经都来了。”

    墨铠正在远眺远处的堡垒。

    这时候,八品的城主走过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好,知道了。”

    墨铠点点头。

    “神州的武者,最近几年真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失控。

    “厉害啊。

    “可如果不是你们太强大,这些没脑子的种族,又怎么可能会联合起来。

    “占领了江元国,我再反攻神州。

    “你神州如果真敢斩首我三个儿子,我让你们边境几个城市,全部都陪葬。”

    墨铠咬牙切齿。

    钢骨族,四臂族,掌目族,沸血族。

    湿境四族的四个九品大长老,赫然是全部抵达。

    ……

    ps: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惊悚的问题。

    是不是更新晚了,大家手里的票,就全投给其他书了?

    这也太可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