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又苏炸全世界〕〔因为有你才有光〕〔最强修仙女婿〕〔重生之国际倒爷〕〔去鼓浪屿的路上〕〔山河警事〕〔都市古仙医〕〔鬼妖娘娘驾到〕〔总裁校花赖上我〕〔主宰之王在都市〕〔我怎么就火了呢〕〔仙帝重生混都市〕〔贺少,你老婆把你〕〔都市极品医神〕〔异界女医生〕〔农门娘子有点彪〕〔我的女友是偶像〕〔家有悍妻怎么破〕〔王爷戏太多了〕〔锦医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5章 神州边境雷祭市
    “狡猾的墨铠,你费尽心思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到底什么时候总攻神州。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我最疼爱的孙子,被神州武者抓走,我必须得救人。”

    四臂族的九品大宗师肆奉天,仰头狂饮果酒。

    肆奉天有四根胳膊,所以捏着四个木杯,灌酒的速度很快。

    该死的阳向族。

    简直比神州武者都可恶。

    凭什么你们可以混到地球,凭什么你们可以享受白酒、啤酒、黄酒、伏特加、红酒……

    该死。

    四臂族的人嗜酒如命。

    在湿境占领地球的时候,他们可以无限畅饮。

    可之后,随着地球武者逐渐反攻,四臂族彻底被打回湿境。

    然而,人族美酒的味道,却留在了四臂族的记忆里。

    在战场上,甚至有人族专门背着一壶酒来对战四臂族,只要闻到酒味,四臂族总归是会分心。

    效果说不上多强,但肯定是有用。

    因为这样,四臂族的绝巅族尊,还颁布过法令,严禁四臂族在战场吃酒。

    可惜,效果不算太好。

    而四臂族对勇士的最佳褒奖,就是从阳向族买回去的美酒。

    肆奉天的孙子,堂堂一个七品宗师,就是因为贪婪人族的酒窖,最终上当,被狡猾的神州武者生擒。

    “我的两个徒弟,也被神州武者生擒,我要让他们偿命。”

    钢骨族的大宗师罡树,漆黑着一张脸,谁都能看得出他的愤怒。

    在以往,神州武者都是在战场正面对战,直接斩杀湿境八族的人,根本不会俘虏,毕竟也没什么必要。

    可最近这段时间,狡猾的神州武者,使用阴谋诡计,抓了不少湿境八族的宗师级强者。

    这在湿境八族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

    特别是他们这四个大宗师麾下的疆域,是神州抓人的重灾区。

    “魏远军团,边韩军团,我和你们不共戴天,不共戴天啊。

    “我的三个老婆,我的12个儿子,全部死在边韩军团手上。

    “我的弟弟,我的儿子,我应山岭一族,这次被神州抓走七个宗师,我应山岭要报仇。

    “卑鄙的柳一舟,卑鄙的姚晨卿,我应山岭要吃了你们的肉,要射瞎你们的眼睛。”

    应山岭气的火冒三丈。

    自从掌目族开始加入对神州的战争,他们就一直处于损失惨重的状态。

    特别是应山岭这一脉。

    他们面对着神州的边韩军团,再加上边韩军团管辖的战区,接壤江元国,应山岭的掌目族还要和魏远军团战争。

    偏偏在边韩军团,有一个天驽营。

    天驽营是神州最早成立的远程战营,同时,也是最强的远程战营。

    应山岭一脉很艰难,他们面对的敌人,和其他掌目族不一样。

    神州四大主战军团。

    不管是赵启军团,还是奇迹军团,亦或者燕归军团,这三大军团都没有特别强力的远程战营。

    可偏偏边韩军团有。

    而且还很可怕。

    掌目族的几个神长老,唯独自己一脉吃瘪最多,损失最重,但功劳又最少。

    绝巅族尊已经对自己不满意。

    这次偏偏族内几个宗师遭遇神州算计,被活生生抓走。

    该死的神州武者,诡计多端,心狠手辣。

    根据墨铠的情报,这次神州竟然要当众处决这些宗师。

    简直是欺人太甚。

    “我沸血族和边韩军团战了上百年,这支军团一直都韬光养晦,以稳为主,不温不火。可自从姚晨卿17年前掌管边韩军团,我沸血族就损伤惨重。

    “如果不是从其他小国家能捞点好处,我费宵这一脉,会过的很艰难。

    “这次魏远军团和边韩军团联手,抓走咱们五族那么多宗师,而且还要公开处决,绝对没有好事情。

    “这几年神州的武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难对付。

    “你们的宗师,是边韩军团用计谋抓走,可我们沸血族呢……这帮畜生,他们竟然直接冲进城池抓人。

    “我沸血族什么时候被这样欺辱过。

    “神州这颗大毒瘤,必须要将其毁灭。”

    沸血族的九品神长老费宵,那更是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宣泄,他气的头顶都在冒烟。

    边韩军团。

    最近十几年,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残暴。

    他们地处神州边境,每个武者都是用鲜血和战争喂出来的狠人,再加上一个大将姚晨卿,更是如虎添翼。

    偏偏沸血族又是湿境八族里,最容易被人族针对的种族。

    其实如果不是身上有零星的红色鳞片,沸血族和人族没有太大差距。

    沸血族没有四根胳膊,没有钢铁一样的骨头,也没有阳向族的命绳,更没有掌目族的掌目。

    他们唯一的特征,就是可以在狂怒中战力增加。

    但边韩军团却有一支专克沸血族的天驽营。

    沸血族发怒之后,容易气血上头,那时候脑子有点不够用,和斗牛场的公牛一样,不死不回家。

    这种状态,沸血族就是天驽营的活靶子。

    当然,掌目族加入战争之后,沸血族情况有些好转,毕竟,掌目族也擅长远程,可以掩护沸血族冲锋,对天驽营形成一种威慑。

    但沸血族依旧很被动。

    被抓走的宗师,沸血族数量也最多。

    费宵之所以比其他九品神州老冷静一些,纯粹是因为他习惯了。

    ……

    “该死的神州无纹族,丧尽天良。”

    “这次咱们五大种族,一定联合起来,杀他个痛痛快快。”

    “连宗师都敢活捉,神州武者已经越来越嚣张了。”

    “抓其他人就算了,他们连神长老的后代都敢抓,胆大包天。”

    “神州真以为他们天下无敌了吗?欺人太甚。”

    ……

    来自四个种族的神长老议论纷纷,各个义愤填膺。

    其实在以前,他们也是互相仇视的敌人。

    特别是湿境攻入地球的那几年,各个种族为了到手的资源,不断大打出手,即便是前段时间,五个宗族依旧是摩擦不断。

    但这次神州做事情太过分,在阳向族墨铠的游说下,他们决定联手一次。

    也就阳向族的卑鄙阴谋,可以和神州平分秋色。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阴谋诡计,恬不知耻。

    咕咚、咕咚、咕咚!

    肆奉天四个胳膊飞舞,仿佛是报仇一样,狠狠灌着阳向族的果酒。

    “肆奉天,罡树,费宵,应山岭。

    “我以为你们会一直执迷不悟,一直等待着被神州武者羞辱,原来你们也知道联手啊。”

    这时候,墨铠身穿华丽的兽皮,背着手从门外走进大殿。

    他手里拎着一瓶高度二锅头,这是产自神州的美酒,因为存储不方便,在湿境很昂贵。

    唰!

    墨铠也不客气,直接将二锅头扔给肆奉天。

    四臂族这群酒鬼,死性不改。

    这四个固执的老鬼能来茂妖城,就证明他们真的被神州打怕了。

    特别是沸血族那个费宵。

    你连家都快被边韩军团拆了,你还不知道合纵连横,你们这群没脑子的莽夫,就不知道看看书吗?

    《三十六计》。

    《孙子兵法》。

    这些都是神州武者的瑰宝。

    就知道单干,就知道乱杀。

    团结才是力量,团结才能发出万丈光芒。

    如果在上古时代,湿境八族就能合纵连横,至于被赶出地球吗?

    也就阳向族一直在找帮手。

    都是一群没脑子的野兽。

    在湿境八族里,阳向族虽然整体实力弱,但论富有,论智慧,阳向族呈碾压姿态。

    如果不是阳向族,神州武者可能已经开始逐步占领八族圣地的城池了。

    和一群猪队友生活在一起,阳向族真的特别痛苦。

    “墨铠,你别废话了。

    “什么时候起兵攻打湿鬼塔,我沸血族三天时间,就可以整军出发。”

    费宵迫不及待的要报仇。

    “钢骨族的各个军团,五天时间可以集结。”

    罡树沉着脸道。

    “我掌目族随时准备射杀天驽营的畜生。”

    应山岭早就迫不及待要证明自己。

    他简直是掌目族的耻辱,给予要报仇雪恨。

    “墨铠,希望你这次别用什么阴谋诡计对付我,湿境其他七族,被你们玩的团团转,警告你别利用我们。

    “我四臂族这次可以听你的号令,但你最好别耍花样。”

    肆奉天一口灌了半瓶二锅头。

    并不是他酒量不行,而是有点舍不得喝。

    二锅头啊。

    这玩意在神州不值钱,但在湿境,可以卖到天价,主要是储存问题。

    玻璃瓶稍微不注意,就会被灵气压坏。

    铁罐和铝罐,很快就会被腐蚀烂。

    塑料什么的就更别说了。

    只能用一些阳向族的宝贝,才能运输进来。

    阳向族别看实力差劲,但就喜欢研究这些旁门左道的玩意。

    “你们如果信不过我墨铠,可以直接离开,我从来不会逼迫你们。

    “如果没有其他事,就废话少说。

    “作为五军统帅,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魏远军团和边韩军团的阴谋吧,他们之所以公开处决湿境宗师,是有特殊目得的。”

    墨铠冷笑一声。

    首先从气势上,他已经压倒了这四个九品。

    虽然大家实力相同,但对方毕竟是有求与自己,他们不得不低头。

    “杀人而已,神州又能有什么目得?”

    费宵皱着眉问道。

    沸血族直来直往,最厌恶人族和阳向族的各种阴谋诡计。

    要杀就杀。

    要打就打。

    拐弯抹角,简直是多此一举。

    “哼,头脑简单,怪不得能被边韩军团打倒老巢。”

    墨铠嘲讽了费宵一眼,满脸不屑。

    当然,他也没有太多废话,继续说道:

    “根据我的情报,神兵目前囚禁着湿境种族一个31人。

    “其中七品9人,六品22人。

    “这些宗师,全部来自咱们五族,也就是诸位的子嗣,其他派系不在边韩军团的战场,所以没有他们的人。

    “而这一次神州的处刑地点,在边韩军团镇守的一座神州边境城市……雷祭市。

    “而神州公开处刑的刑具,是……雷斩台。

    “诸位,雷斩台是什么东西,你们应该还有记忆吧。”

    墨铠沉着脸问道。

    “雷斩台,那不是你们阳向族200年前被摧毁的绝世刑具吗?

    “传言雷斩台传承了900年,由湿境里一块被阴雷冲刷了四万年的奇石锻造,乃是阳向族绝巅族尊,呕心沥血所炼制。

    “雷斩台,专斩宗师。

    “由于宗师气环强大,在雷斩台的作用下,哪怕头颅被砍下,囚徒也不会立刻就死,依旧会被雷斩台里的阴雷,折磨整整90天,才会神魂俱灭。

    “对武者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都不安宁。

    “如果我记得没错,雷斩台传承的900年间,最少斩杀过七万宗师强者。

    “特别是占领地球的年代,这雷斩台每天都会斩杀一个地球宗师,用来祭天。

    “可这雷斩台,不是200年前被神州武者摧毁了吗?”

    应山岭猛地站起身来。

    比起沸血族,掌目族脑子还够用,他们只是不愿意进行阴谋诡计,但记忆力奇好。

    “咦,应山岭,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闻言,墨铠对应山岭刮目相看。

    “废话,我太爷爷,就在500年前,死在了雷斩台下。

    “整整90天,明明尸首已经分家,可太爷爷却没有彻底死亡,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尸体腐烂。但因为阴雷的关系,太爷爷意识迟迟不散,还会承受史无前例的剧痛,这种残酷的妖器,也只有你们阳向族能想得到。”

    应山岭没好气的说道。

    但他也没有太执着上一代的仇恨,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共同的敌人是地球武者。

    “我也知道这雷斩台,很恐怖。对六七品的宗师来说,那是天下最恐怖的刑具。”

    罡树也点点头。

    要彻底杀死一个宗师钢骨族,很不容易。

    但雷斩台连钢骨族的宗师都怕。

    “应山岭说的没错。

    “雷斩台专斩宗师,可以让宗师尸首分家后,还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尸体腐烂,而无能为力。而且还要承受90天的阴雷折磨,才会神魂俱灭。

    “当年,因为一座雷斩台,神州武者闻风丧胆,我们阳向族震慑多少人,神州武者一度见阳向族就逃。

    “最终,狡猾的神州武者,暗中派遣间谍,用玉石俱焚的方法,毁了雷斩台,碎片也落到了神州手里。

    “但可恨,谁都没有料到,神州的科研院,竟然将雷斩台又修复。

    “如今的雷斩台,已经成了神州的刑具。

    “他们公开处决这31个宗师,就是要恐吓我们湿境八族,让我们的强者畏首畏尾,不敢轻易出手。

    “万一恐惧蔓延下去,未来的战局,对湿境八族很不利。”

    墨铠沉着脸,解释的很详细。

    和这群大脑简单的人说话,必须要说道最直白。

    “我们可以封锁消息啊,31个宗师的死,不可能影响到大局。”

    肆奉天拎着酒瓶子说道。

    如果涉及到了雷斩台,那就不仅仅是报私仇的事情了。

    “没用了,如果是以前,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封锁消息,但现在,没可能了。

    “你们不知道源像石吗?

    “由于青屠无能,阳向族刚刚研究出来的源像石,竟然被燕归军团缴获。

    “青屠那个废物,不仅仅丢了源像石,还丢了一整座仓库的源石,给神州打造了多少兵器。有机会,我一定让绝巅族尊制裁他,但这是阳向族的家事,不是今天讨论的重点。

    “由于源像石泄露,神州科研院,已经大批量复制出一批源像石,而且悄然扩散到了八族圣地内部。

    “等行刑日那天真正到来,谁知道会有多少源像石播放行刑画面,我们根本无法镇压。你们心里要清楚,现在的湿境,已经进入信息爆炸时代……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你们只需要知道,雷斩台行星,会让湿境八族所有人都知道。

    “上到绝巅族尊,下到刚刚能跑的孩童。

    “地球武者斩首之后,会将尸体扔回来,31个宗师的惨状,瞒不过任何一个人。我们面对痛苦的宗师尸体,根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折磨。”

    墨铠话落,议会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你们阳向族管控不住源像石吗?不让他们流通就可以了。”

    应山岭道。

    如果事情真的蔓延开来,湿境八族的年轻勇士一定会大乱。

    应山岭小时候见过一次雷斩台行刑,那个被斩杀的宗师,真的特别凄惨。

    别说别人,他应山岭自己就怕。

    但所幸雷斩台只能斩杀六七品的武者,八品能难被生擒。

    “我阳向族为了湿境八族的未来,在神州呕心沥血的布置了阳向教,可狡猾的神州武者,他们同样通过阳向教,在往阳向族内部渗透。

    “人族中有大量的武者投向阳向族。

    “在阳向族,同样有不少族人,暗中在替地球武者当奸细。

    “根本拦不住,你们想都别想。

    “31个宗师,死了很正常,上战场的勇士,死亡就是归属。

    “可如果是被雷斩台所杀,那问题就大了,咱们五个神长老,甚至会被本族的绝巅族尊怪罪。

    “往更深远了说出,如果这31个宗师救不回来,咱们就是湿境八族的罪人。”

    墨铠捏着眉头。

    这几天他真是被愁到差点白了头。

    “阳向族往神州派遣间谍,神州又往阳向族安插奸细,你们这些人,就是太阴暗。”

    费宵狠狠一锤桌面。

    大家堂堂正正打一场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玩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

    “你脑子简单,懂个屁。

    “无间之道,才是通向胜利的最捷径之路。

    “你像我,我像你,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才最恐怖。”

    墨铠讥笑了一声。

    如果不是遭遇了神州这个更可怕,更卑鄙的对手,阳向族早就占领了地球。

    “我们什么时候出兵?

    “地球武者什么时候会行刑?”

    罡树沉着脸问道。

    “20天后,雷祭市会公开处刑。

    “由于雷斩台的特殊,地球要行刑,需要特殊的至阴之日。

    “而且,行刑的刽子手,也需要特殊体质,神州虽然锁定了刽子手人选,但需要培养一段时间。

    “行刑日,就在20天后。

    “可惜这个刽子手的身份保密,否则阳向族可以去暗杀他……唉。”

    墨铠叹了口气。

    “这么说来,咱们应该尽早动手,越快越好。”

    肆奉天道。

    “不,动手也没用。

    “31个宗师,被神州锁在深楚城。目前有两个内阁院的九品宗师去了深楚城,还有深楚军团大将段元狄镇守,咱们五个人根本攻击不到深楚城。

    “更何况,深楚城还有个疯子苏青封,听说他最近又在突破,时不时就找个外围城池去屠杀一番,特别可怕。据说他扬言要杀入八族圣地,绝巅族尊一直在等着他。

    “咱们虽然人多,但还没有资格去硬闯深楚城。

    “只能等行刑的那一天,等31个宗师押送到雷祭市的那一天,那才是咱们五族联军的总攻时间。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行刑地点,必须在雷祭市,只有雷祭市,才能触动雷斩台的阴雷,其他地点无法引动阴雷的效果。

    “行刑那天,雷祭市的九品不可能太多,苏青封和段元狄不会过去。但咱们也不用高兴,神州一定会派遣两个内阁九品,还有魏远军团的柳一舟和边韩军团姚晨卿,到时候九品人数,可能会保持持平状态。

    “战争胜负的关键,还是五族联军,能不能以江元国为跳板,彻底占领雷祭市。”

    墨铠展开一张巨大的辈树皮。

    他在辈树皮上,详细画出了作战图。

    神州九品和湿境九品的人数,几乎处于一个互相牵制的状态,大家谁都奈何不了谁。

    八品人数稀少,也干涉不到战局。

    可能,七品会决定胜负,但可能性不算大,每次战争,双方都有牵制宗师的能力。

    五族联盟唯一的胜算,就是六品宗师比边韩军团和魏远军团多一些。

    墨铠在江元国的位置画了一个圈。

    五族联军的首要目标,就是先拿下江元国,然后跨过神州边境,杀向雷祭市。

    等行刑开始的那一天,湿境其他派系的神长老,也会对神州各个战场发起一次总攻,这算是一次配合战,用来牵制神州主要军力。

    “哼,湿境八族无论是宗师,还是勇士,都比神州多数倍。

    “可就是因为咱们不团结,才屡屡被神州利用,我们一直在内耗,简直可恨。”

    提起湿境八族,墨铠怒气滔天,直接扔了手里的毛笔。

    明知道31个宗师要被斩杀,其他派系的神长老在配合自己,给神州施压的时候,竟然还要借机敲诈。

    特别是青屠那个废物。

    他统治的典侍城丢失了源像石,他还有脸敲诈自己。

    再看看这四个脑残。

    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他们都不可能和自己联盟。

    遭遇这么一群猪队友,墨铠几乎要被气死。

    他有一种感觉。

    自己在以一敌九。

    神州是自己的敌人,这不用多说。

    其他湿境八族,包括阳向族的其他神长老派系,全是自己的敌人,都是猪队友。

    一个雷祭市,竟然要这样绞尽脑汁。

    最大的精力,全部用来防着自己人了。

    “墨铠,对付边韩军团,你有什么厉害点的战术吗?”

    应山岭又问道。

    “哼,战术当然有,并且我已经布局了很久。

    “你们四个的任务,就是尽快调遣军团,到时候不要掉链子。

    “至于边韩军团和魏远军团的武者,到时候会不堪一击,你们会知道我墨铠的智慧,有多么可怕。”

    墨铠阴森森说道。

    “可以透露一点吗?”

    罡树问道。

    他对墨铠的秘密武器很感兴趣,这老东西花花肠子特别多。

    “20天后,你们就知道了,现在不必多问。

    “让你们的手下,将刀磨锋利一些,20天后,我会带领五族联军,重回100年前的荣光。

    “我会让你们杀个痛快,让你们建功立业。”

    墨铠冷笑了一声,离开大殿。

    远远望去,是不断赶来茂妖城的四族军团。

    墨铠又眺望着湿鬼塔的位置。

    “神州科研院……霜藤甲,真的这么好穿吗?”

    墨铠嘴角带着一抹嘲弄。

    “神长老,您叫我?”

    这时候,茂妖城的八品城主急匆匆跑过来。

    面对墨铠,八品城主低着头,神情肃穆的站着。

    论实力,墨铠在阳向族的几个神长老里,不算顶尖。

    但论计谋,他绝对是一等一的水平。

    能将五族联军聚集起来,已经能证明墨铠的计谋可怕。

    城主特别敬畏墨铠。

    “虽然咱们在筹划总攻江元国,但平日里的骚扰也别断。

    “这几天,你招募一些普通勇士,组成战斗营,去江元国祸乱一下。能逃回来,就回来,如果回不来,允许牺牲。

    “真真假假,还得让江元国放松点警惕。”

    墨铠下令道。

    “属下明白。”

    城主立刻去办。

    他知道墨铠的意思,招募一些不入流的阳向族,让他们去江元国送死,从而令江元国高层麻痹大意。

    “燃烧雷达……这是个问题,就让其他四族的军团去送死吧。

    “消耗了江元国,消耗边韩军团,连他们四族也消耗消耗……最终的赢家,只有阳向族,也只能是阳向族。

    “算算时间,霜藤甲已经开始大规模制造了吧。”

    墨铠望着苍天叹了口气。

    问世间,谁能有自己多智近妖。

    ……

    ps:今天凌晨更新,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都交出来了,打劫一下,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超强吸妖器〕〔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女总裁的王牌助理〕〔踏天神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