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并不想理你〕〔诸天古卷〕〔不知所云微剧场之〕〔捡到一座废墟城〕〔文明从抽卡开始〕〔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游戏中的老婆〕〔闪婚厚爱:误惹天〕〔婚内有诡:薄先生〕〔剑仙在上〕〔武极神话〕〔启禀九爷,那小妾〕〔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一号狂兵〕〔侠客管理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托身白刃里,浪迹〕〔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路边捡到一只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6章 纸糊的友情
    燃烧雷达,围着一圈人。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从下午到傍晚,现在天已经黑了。

    人们吃过晚饭,又来围观苏越。

    不少人已经被吓的够呛。

    人们甚至开始怀疑,苏越这家伙,会不会是天宫贬下来的神仙。

    没错

    六次……苏越已经连续下了六次灵池。

    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等待着他出来。

    接下来,他还会下第七次吗?

    他还会刷新纪录吗?

    包大昌坐在地上,已经被苏越震撼到了麻木。

    他觉得苏越这蒜小子,就是自己的克星。

    为什么自己要接这种破任务,时时刻刻忐忑着,一刻也不得安静。

    包大昌甚至找来了苏越的命纸,随时捏在手心里。

    他生怕苏越直接死在灵池。

    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不省心。

    这次出来,他也该力竭了。

    王路峰他们也在焦急的等待着苏越。

    先别提屠宗师链能不能成功,起码,苏越已经创造了江元国连续下灵池的记录。

    并且,这个记录可能会保持几十年,根本就不可能被打破。

    作为苏越的同学,这群人又自豪,又羡慕,同时还夹杂着些许嫉妒,各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公主,你觉得苏越能成功吗?”

    廖平紧张的看着灵池大门。

    上一次苏越出来,就已经对冲了1000多次。

    根据房晶淼所说,只要3000次,中压位的战法就算是成功。

    一旦成功,苏越必然会让他们修炼后压位的战法。

    而后压位的对冲,500次左右就够。

    当然,500只是最低,对冲次数越多,可以抽取的灵力也就越多。

    后压位的对冲次数,廖平他们其实并不担忧,毕竟房晶淼是前车之鉴,自己应该问题不大。

    自己能不能屠杀宗师,一切还得看苏越的水平。

    说实话,众人心里还有些期待。

    廖平也想过。

    以神州的水平,不可能没有九品大宗师的骨粉。

    只不过神州没有土壤修建燃烧雷达罢了,只要他们能成功,科研院一定会想办法。

    “廖平,你要清楚,对冲是一次比一次更难。

    “打个比喻,对冲就像是在吃很大、很硬的馒头,会噎死人。

    “普通武者,可能吃10个,就会被撑死。强一点的胃口大,可以吃100个,200个。

    “比如我,是江元国目前最强的记录,我对冲了700次,就当吃了700个大馒头,如果不是救援的快,现在我已经被撑死了。

    “而苏越,已经吃了1000多个。

    “吃一个馒头,很轻松,毕竟胃是空的。

    “可到了后期,你的胃会满,再多吃一个,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会被撑爆。

    “所以,小皇叔该失败了。”

    房晶淼很冷静的判断道。

    其实房晶淼猜测的没错。

    灵池内。

    第六次下灵池的时间即将结束。

    苏越目前的对冲次数,是1230次。

    和房晶淼判断的情况差不多,苏越已经在想办法突破极限。

    他也越来越意识到一个问题。

    自己可能真的会失败。

    可能在1700次的时候,那就是自己的极限。

    眼看着就要出去,这一次,苏越停止了继续对冲,安静等待着安全绳将自己拖拽出去。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严东颜和薛屏海不愧是顶尖的战法推演专家。

    他们判断的数据,苏越真的心服口服。

    薛屏海认准苏越不可能超过1500次,但苏越毕竟根基比别人强,他可以拼命拼到1700次。

    但也仅限于此。

    继续下去,自己真的可能被对冲活生生压死。

    “我身体里的丹药渣滓,已经被清除一空,现在几乎和个透明的小宝宝一样。

    “要不,下次来灵池,我顺便再修炼一会?

    “一边对冲,一边修炼,一边净化渣滓……一箭三雕啊。”

    苏越突然灵机一动。

    现在自己体内的渣滓被清空,再服用一些普通的丹药,也会有效果。

    但爬格草这种玩意,苏越是不愿意碰,谁知道有什么副作用,万一毁了自己三洗的根基,哭都没地方。

    唰!

    绳索一紧。

    也就在苏越念头刚刚落下,他就被直接拽出去。

    刚刚呼吸到新鲜空气,苏越顿时看到几个医务人员要往上冲。

    “停!

    “我很好,我没事,我各项指标很正常,你们忙你们的,别理我。”

    苏越算是怕了这群白衣天使。

    每次都要详细测试一遍身体指标,明显就是浪费时间。

    “小皇叔,怎么样了。”

    房晶淼走过来,焦急的问道。

    “额,进展不大,成功的可能性渺茫,其实我也就是尝试一下。”

    这次苏越连数据也懒得告知房晶淼。

    也没什么用,无意义的担忧而已。

    “苏越,回去休息吧,我安排食堂给你煮二斤面条,再切三斤卤肉,配着三头蒜吃,你吃过瘾就立刻睡觉。”

    包大昌走上前,不容分说,就要拽着苏越离开。

    已经六次了,再进去就是送命啊。

    “不急,我还想再试几次。”

    苏越摇摇头。

    自己是王爵,有权利继续,燃烧雷达深夜也得继续开着。

    苏越愁的是中压位战法。

    至于下灵池的次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以他的能力,连续下10次问题不大。

    “你……”

    包大昌简直被气的肝疼。

    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

    为什么非要执着于作死呢,好好活着不美好吗?又不是明天就赶着投胎。

    “杜惊书,你过来一下。”

    杜惊书还在人群中发呆,突然,苏越把一脸懵逼的他,叫到不远处的角落。

    一脸懵逼的杜惊书,茫然的看着苏越。

    这家伙要干什么?

    “杜兄,来……打开你的择兽腰包看看。”

    苏越神神秘秘的说道。

    “干嘛?打劫啊!”

    杜惊书随身携带着自己的择兽腰包,他听到苏越说话,连忙将自己的东西藏在身后。

    虽然大家是朋友,但该有的警惕不能少。

    “你看你个怂样,我就想单纯的羡慕一下你。”

    苏越脸上堆着假笑。

    “羡慕我?

    “这到也是你应该羡慕的。

    “我讲清楚,是你要让我打开择兽腰包,不是我要炫富。

    “我可不是那种爱炫耀的俗人。”

    杜惊书想了想,还是打开了择兽腰包。

    嘶!

    这一刻,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狗大户。

    这群可恶的富二代,享受着令人嫉妒的奢靡生活,令人恨不得想取而代之。

    那么多棠竹丹。

    苏越看了都想杀人灭口。

    还有伪装成阳向族的伪装药,很昂贵,神州甚至都还没有普及,只有这些狗大户能负担得起。

    上次杜惊书抢回一车源矿石,就是靠着这伪装药。

    这次来江元国他还带着,可能是害怕万一有战乱,他可以伪装逃命。

    “杜惊书,借点丹药吃吃呗。”

    苏越终于暴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自己的几颗精品棠竹丹不耐消化,很快就没了,况且保命也需要精品棠竹丹。

    杜惊书这狗大户的丹药太多,他根本消化不完。

    “不借。”

    杜惊书坚定的摇摇头。

    他脸上的表情写着一句话: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卧槽,咱们不是朋友吗?”

    苏越训斥道。

    这友情是废纸粘的吗?

    即便是塑料友情,你也应该编造个理由才对。

    这么斩钉截铁的拒绝,我借钱的套路都施展不开。

    “废话,当然是因为嫉妒。

    “你吃了丹药,修炼的越强,甩的我更远,我得有多脑残,才会助纣为虐。”

    杜惊书很诚恳的说出了自己的愤怒。

    你特么借走我的丹药,修炼的比我强,然后过来再气我?

    我得多贱呐!

    “杜惊书,枉我把你当成好朋友。

    “我还计划着,让你修炼屠宗师链,让你体验一把三品杀宗师的感觉。

    “原来你这么小气吝啬,心胸狭隘,你还有没有一点高帅富的担当,你还有没有一点学生会优秀干部的样子。”

    苏越痛心疾首,一脸的失望。

    “你把你的话,再精炼一下,我考虑考虑。”

    杜惊书皱着眉,似乎在下决定。

    “我让你修炼屠宗师链,让你体验三品杀宗师。

    “够了吗?

    “你会风光很久。”

    苏越重复了一次。

    “不是这句。”

    杜惊书摇摇头。

    嘶……

    嘎嘣……

    “杜惊书,你还有没有一点高帅富的担当。”

    苏越捏着拳头,他终于找到了重点。

    这条虚荣狗,是让自己夸他。

    “再精炼一点。”

    杜惊书竟然拿出一面小镜子。

    “高帅富。”

    苏越精炼到了极致。

    “请掐头去尾,重新说一次。”

    杜惊书还不满意。

    “你这个貌似潘安,一表人才,器宇不凡,玉树临风的帅逼,能不能痛快点,老子着急修炼。”

    苏越一脸愤怒。

    一个人怎么可以自恋成这个样子。

    一点脸都不要。

    昧着良心说话,为什么会这么心痛。

    身为一个正宗帅哥,去夸别人帅逼,简直就是在承受凌迟啊。

    “帅的不具体啊,你的描述太流于表面,我到底有多帅?具象化一点。”

    杜惊书捏起一颗棠竹丹,轻轻闻了闻。

    “24k的那种帅,纯帅……”

    苏越深吸一口气。

    如果杜惊书还墨迹,他就计划抢劫了,反正附近没有监控,自己不承认。

    习武之人的抢,那能叫抢吗?

    那是借。

    “那就借给你30颗吧,记得还,看在你爱说实话的面子上,利息就算了。

    “这沉甸甸的友谊,有时候真是累赘。”

    杜惊书摇摇头,收起了小镜子。

    这时候,苏越的手掌已经一把抓在择兽腰包里。

    极其粗暴,极其没有素质。

    “苏越,我的伪装药留下,你欺人太甚……”

    抓了不少的药,苏越一溜烟跑了。

    他赶紧得去修炼。

    第七次。

    没错,众目睽睽下,苏越再次急匆匆冲到灵池里。

    第七次了。

    杜惊书一脸肉疼,开始清点着自己的财宝。

    麻痹的。

    这次被苏越坑惨了。

    帅哥的耳根子就是软,如果不是看在屠宗师链的面子上,杜惊书死也不给苏越丹药。

    ……

    江武修炼室。

    弓菱已经闭关了很久。

    修炼室门外,房历言就这样席地而坐,乍一看竟然和流浪汉一样。

    他刚刚吃过药,体内的伤势勉强压制了一些。

    房历言要等着弓菱从修炼室里出来。

    每个武者,都有修炼的时间极限。

    一般能忍受多久的枯燥,也能侧面看出一个武者未来的成就。

    虽说忍受枯燥和孤独,并不是衡量一武者是否有成就的唯一标准,但却是重要条件。

    可以忍受长时间的孤独,不一定能修炼到宗师。

    但修炼到宗师的强者,其中一个因素,必然是忍受孤独的能力异于常人。

    这是古往今来的深刻道理。

    别说是武道。

    哪怕就是普通人的工作,那些忍受孤独的人,总归是比普通人要更加专注。

    而弓菱,已经闭关枯坐了十个小时。

    虽然武者对食物的要求并没有那么强烈,但一般人在打坐五个小时左右,都会心浮气躁,强迫自己出来透透气。

    能忍受10个小时以后的孤独,理论上日后可以成气候。

    先不说能不能拿起首席玄弓。

    最起码,弓菱这个女孩的性格之坚韧,已经是得到了房历言的认可。

    他替弓家高兴。

    天赋和运气,这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强求不来。

    可以个人的性格和意志力,却完全看后天培养。

    弓菱这一生,最弱的成就,也会是五品。

    她不一定能走到宗师那一步,但绝对比平常人机会大。

    哒哒哒!

    修炼室里传来脚步声。

    房历言原本是懒洋洋的瘫坐姿势,他突然站起身来。

    看了看表。

    距离弓菱开始修炼,整整11个小时。

    终于,这女娃还是坚持不住了。

    这个闭关时长,并不是强者的极限,但绝对是一个十分优秀的成绩。

    “如果这种状态能持续下去,再闭关一次,我觉得她就该突破到三品了。

    “哪怕下次还不能突破,第三次一定没问题。

    “原本给她估算了一周的时间,没想到三天就差不多可以结束,意外之喜。”

    房历言喃喃自语。

    服用了爬格草之后,要尽快去灵池洗涤渣滓,拖延的越久越糟糕,所以,越早突破,对自己越有利。

    一周,已经是房历言允许的极限。

    如果耗费一周弓菱还无法突破,他就会强迫弓菱先去灵池,免得根基受损。

    吱呀。

    修炼室大门打开。

    “前辈,现在方便去太爷爷墓冢吗?”

    弓菱走出来,第一句话就直接问道。

    长时间的闭关,让她有些狼狈,原本一个爱干净的女孩,此刻衣服都贴在了皮肤上,她马尾辫甚至都散开,有些凌乱。

    “你……”

    房历言看着弓菱,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没错,他被惊到了。

    三品!

    谁能想到,弓菱她竟然突破了。

    短短11个小时,她竟然真的突破了。

    简直不可思议。

    以房历言的眼光,他不可能看错。

    毕竟,房历言以前也是个八品的王爷,他虽然被异族的九品打成重伤,生不如死,但他最基本的眼界还在。

    不可能看错。

    弓菱确实突破到了三品。

    “幸不辱命,晚辈终于突破到了三品。”

    弓菱点点头。

    虽然对根基摧毁的比较厉害,但弓菱不得不承认,爬格草的效果强的可怕。

    11个小时,其实根本不到弓菱打坐的上限时间。

    她一鼓作气,彻底突破。

    现在的气血,刚刚超过了500卡。

    虽然以自己的意志力,还可以继续修炼,但弓菱没有贪恋爬格草的药效。

    三品可以催动首席玄弓里的传承烙印,这已经足够了。

    根基比速度更重要。

    “这……难以置信,孩子,其实你很优秀。”

    房历言点点头,满脸的欣慰。

    原来是自己低估了弓菱。

    这女娃不仅仅是意志力惊人,她天赋其实很不错,绝对是第一队列的水平。

    哪怕是服用过爬格草,但11个小时就直接突破,这必然需要很优异的资质。

    弓菱的优秀,超出了房历言的判断。

    这是好事。

    他由衷的替弓家开心。

    同时,房历言心里又有些遗憾。

    想当年,自己师傅是何等威名远扬,可因为双臂被斩,他的后代明明天赋惊人,却差点泯然众人。

    这个时代,有时候就是那么不公平。

    没有伯乐培养的情况下,千里马或许还是可以跑的很快,但却达不到那种巅峰境界。

    弓菱,就是一匹被耽误的千里马。

    但幸亏她来到了江元国,遇到房历言。

    不管能不能拿走首席玄弓,弓菱服用过爬格草,再经过灵池净化,她会有黄金骨象的效果。

    未来的弓菱,有机会突破到宗师。

    甚至,这个机会还不小。

    “前辈谬赞了。

    “咱们快去太爷爷那领悟玄弓九式吧,我想赶紧去灵池洗涤渣滓,总觉得身体里怪怪的。”

    弓菱又说道。

    气穴都被堵了几个,弓菱甚至有些慌乱。

    “嗯,好!”

    二话不说,房历言就带着弓菱离开修炼室。

    “孩子,你连续打坐了十几个小时,不需要休息一会吗?”

    路上,房历言问道。

    他总觉得弓菱有些疲惫。

    “放心吧前辈,我没事。

    “在战*校的时候,我经常打坐一天一夜,已经习惯了。

    “而且小时候爷爷为了训练我的手,时常让我举着弓站立,我可以专注很久。”

    弓菱笑了笑。

    弓家放在普通人中,家庭条件很不错。

    甚至是a武和b武的水准,也能算得上是优越。

    但在战*校,由于训练强度大,对丹药的消耗特别厉害,弓菱买不起昂贵的丹药,她只能趁武道网打折,买一些普通丹药。

    然后,她用超过普通人两倍的打坐时间,去消耗这些普通丹药。

    虽然效果不如精品丹药,但所幸价格实惠。

    而且弓菱是弓手,最忌讳心浮气躁。

    打坐固然枯燥,但却可以静心。

    “你能打坐24小时?”

    这一次,房历言是彻底震撼了。

    这是年轻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不对。

    还是不对劲,如果弓菱有这份耐心,她怎么可能才二品。

    “对啊,有时候25个小时,27个小时也有,最长闭关过37个小时,最后想去厕所,实在忍不住。

    “闭关前,不能喝太多水。”

    路上,弓菱和房历言闲聊着。

    去厕所,绝对在是长时间闭关的绊脚石。

    男生就好点。

    据说有些师哥在湿境闭关,连衣服都不穿,直接就地解决。

    女孩子要脸,还做不到这一步。

    “以你的天赋和意志力,不该是二品啊。”

    房历言终于忍不住问道。

    如果弓菱说的是真的,那她就是个天生的神射手。

    能静心闭关37个小时,房历言真的是惊愕。

    不谦虚的说,很多宗师都做不到。

    年轻人最难战胜自己。

    “我学分少,买不起好的丹药,家里条件也不算太阔绰,所以就买一些普通丹药,浪费的时间也长。

    “还有,我资质比较差,唉。”

    弓菱吐了吐舌头。

    自己的资质,确实很一般,如果不是因为射箭术,战*校根本不可能破格录取自己。

    至于丹药。

    那是无底洞。

    有些人一个月能花1000万。

    自己是远远追不上。

    “原来是这样。”

    房历言点点头。

    他忽略了弓菱的家庭条件。

    弓菱在神州,没有爬格草这种东西,而那些普通的丹药,又怎么可能让她突飞猛进。

    其实再仔细想想。

    弓菱的境界根本就不弱。

    她能被战*校派遣来江武,就证明她是最强的新生。

    能在战*校里排位到最强新生,怎么可能是弱者。

    放眼整个神州,那也是前十的年轻人。

    只不过,弓菱的伙伴是苏越,她被压住了光辉而已。

    同时,房历言也有些心疼弓菱。

    堂堂弓玉震的后人,竟然会因为丹药而发愁。

    墓冢到了。

    弓菱和房历言先跪拜。

    之后,二人才走到首席玄弓面前。

    “你是弓家后代,师傅的气血烙印不会排斥。

    “凝神静气,然后把手放到弓身就可以,之后,你就可以感悟到师傅留在玄弓里的战法烙印。

    “弓菱,希望你能成功。”

    房历言凝视了很久首席玄弓,随后才依依不舍的说道。

    弓菱是他最后的希望。

    但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这首席玄弓,都要离他而去。

    弓菱成功,首席玄弓以后就是弓菱的专属兵器。

    如果失败,房历言就准备移交给魏远军团,哪怕是损坏,也不能落到异族手里。

    “放心吧前辈,我会尽力。”

    弓菱凝重的点点头。

    看着首席玄弓,弓菱心中也有一股很重的使命感。

    如果玄弓能拿回弓家,爷爷该多么高兴。

    而自己,也可以继续为神州而战。

    和伙伴们出征的时候,自己不至于成为一个累赘。

    呼!

    弓菱走到首席玄弓面前,深吸一口气。

    “太爷爷,虽然咱们没有见过面,但我相信,您会认可我。”

    举起手臂,弓菱张开手掌,随后很沉稳的握住了首席玄幻的中央。

    弓箭对于弓菱来说,早已经是和呼吸一样,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

    嗡!

    就在弓菱握住长弓的瞬间,她眼睛前的景物瞬间模糊。

    再一个眨眼,弓菱赫然是到了湿境。

    没错。

    远处杀声震天,地面尸山血海,蚂蚁一样的异族,犹如蝗虫灭世。

    这里是人族和湿境的交界处。

    湿境异族,很快就要闯入神州大地,而自己,是神州军团中的一个弓箭手。

    “这是……梦境?幻境?”

    弓菱知道这一切是假的。

    但她心脏狂跳,大脑还是一片空白。

    这梦境,怎么会这么真实。

    她甚至能闻到清晰的血腥味。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