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些日子已在别处〕〔太有钱了怎么办〕〔特战尖兵〕〔至尊女婿〕〔最强神壕〕〔我们的电影时代〕〔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最强大神在隔壁〕〔超级特战兵王〕〔笔下的另一个世界〕〔生活系游戏〕〔点歪你的技能树〕〔我只想享受人生〕〔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奇迹的召唤师〕〔四洲传奇〕〔家有王妃初长成〕〔有妖气客栈〕〔狂妻来袭:九爷,〕〔重生奋斗俏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7章 直面生死,无畏之心
    “能打开玄弓,就是弓家后代……你好,我是弓玉震。

    “这段话,是残留在玄弓里的气血,再通过特殊共振而发出的声音,后代不必深究。”

    弓菱目睹着幻境里的尸山血海,还在愣神。

    突然,她脑海里出现一道苍老,且有些空洞的声音。

    是太爷爷。

    弓菱心脏狠狠一跳。

    但随后,她又反应了过来。

    将声音留在一些东西里,对九品宗师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

    声音的本质,就是一种震动。

    录音机是通过电来维持共振,而大宗师,则可以通过气血来保存一些共振力。

    弓菱在战校,也增长了很多见识,所以不至于太大惊小怪。

    包括眼前这幻境,可能就是太爷爷临死前,刻在脑海里的一段记忆,他通过炼化自己的骨粉,达到了侵入自己大脑的作用。

    这些东西,战校的图书馆里有所讲解。

    当然,讲的并不深,原理他们更是不可能理解,但弓菱总不至于被吓坏。

    对他们这些低阶武者来说,九品大宗师的能力还有很多,有些特别匪夷所思。

    “我的后代,我有个警告,需要你自己斟酌清楚。

    “如果你现在离开幻境,可以安然无恙,但一旦的领悟开启,你将身不由己。

    “假如失败,你根骨会受伤,从此失去六品机会。

    “我很抱歉,因为临死前境界退化,最终令玄弓幻境有些失控。”

    话落,太爷爷空洞的声音消失。

    弓菱楞在原地,一时间乱了阵脚。

    怎么办?

    如果感悟失败,自己将没有突破到宗师的机会。

    一辈子……只能留在五品。

    这一刻,弓菱彻底失去了主见。

    毕竟,她还只是个18岁的学生。

    此时,弓菱内心的一个疑问,也终于揭开面纱。

    对。

    其实在弓菱心里,一直有个疑问。

    爷爷既然来过江元国,他虽然失败,但弓家又不是后继无人,但爷爷为什么却没有让弓家后人来江元国。

    从小到大,弓菱从来没有听爷爷讲述过江元国的事情,他更没有说过太爷爷任何事迹。

    弓菱对太爷爷的唯一记忆,就是爸爸提了一嘴,爷爷却大发雷霆。

    按道理,爷爷虽然失败,他也可以严格培养弓家后代,让他们来江元国领悟。

    可爷爷并没有。

    自己一直在修炼弓箭术,纯粹是自己的兴趣,所以爷爷才大力培养。

    而其他堂兄堂弟,爷爷根本就是顺其自然的情况。

    以爷爷的性格,这根本就不合理。

    弓菱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她也不敢问爷爷。

    原来是这样。

    现在谜题解开,原来领悟玄弓九式,会有根基被摧毁的风险。

    怪不得,爷爷到退休,都只是五品初阶。

    原来他失败之后,根基就碎了。

    这样看来,爷爷憎恨太爷爷,就再正常不过了。

    可此时也不是考虑过去恩怨的时候,弓菱望着满山的尸体,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放弃?

    自己将前功尽弃。

    弓家传承,自己眼睁睁葬送。

    不过这趟江元国之旅也是机缘,自己并不是没有收获,起码突破到了三品,也可以达到黄金骨象的效果。

    但如果执意要领悟,风险真的特别特别大。

    自己根基被毁,这辈子最高成就,就是个五品初阶,和爷爷的状态一样。

    如果稳扎稳打修炼,自己明明有机会到宗师的。

    如果询问爷爷或者父亲,他们一定不会同意自己领悟玄弓九式,爷爷必然第一个反对。

    爷爷没有将这里的事情告诉弓家后代,就是一种选择。

    但弓菱心里不甘心啊。

    她浑身颤抖,她需要一个下决定的理由。

    突然。

    弓菱混乱的大脑里,出现了一个人。

    苏越!

    没错,弓菱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那时候,他们还在潜能班的时候,苏越就直面搏击场最强的搏击者。

    那一战,苏越随时可能送命。

    对。

    稍有不慎,苏越就被杀了。

    但苏越当时是什么抉择?

    他毅然上台,直接开启生死决战,无惧无畏。

    之后,苏越在湿境里的名场面,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

    对啊。

    苏越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弓菱距离颤抖的手掌,逐渐稳定下来。

    我常常自责,常常自卑。

    我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羡慕别人比自己强大。

    可自问,为了强大,我又做过什么?

    按部就班的修炼?

    在战校被师哥师姐们照顾,白拿学分?

    武道之路,充满荆棘,这是公理。

    可我修炼的这几年,到底有没有真正感受过什么是危险?

    比别人付出的辛苦多?

    那不叫付出,那是理所应当的习惯,是一个武者的本能。

    真正的武者,应该直面生死,有无畏之心。

    我在恐惧什么?

    太爷爷不会要了我的命,只是会摧毁我的根基而已。

    即便这样,我都畏首畏尾。

    如果是要我的命呢?

    我早就逃之夭夭了吧。

    这样的我,终究能走到哪一步?

    一个被保护在象牙塔里的武大学生,我可以突破到宗师吗?

    如果就顺着这种坦途走下去,我能走到哪一步?

    弓菱突然一声嗤笑。

    她在嘲笑自己。

    时不时哀怨自怜,觉得命运不公,觉得自己没有机缘,觉得自己资质不高。

    可自己真正的弱点,其实就是胆怯。

    对,胆怯,仅此而已。

    你连一点点筹码都舍不得付出,又拿什么赢取强者资格?

    凭你习惯懦弱吗?

    宗师。

    只有九死一生者,才有资格达到。

    “太爷爷,我决定领悟玄弓九式,请开始吧。”

    几分钟后,弓菱朗声说道。

    她直面自己的懦弱,并且将其克服。

    这一刻,她甚至有些奇妙的感悟。

    原来被保护的次数多了,也是一种扼杀。

    弓菱庆幸,自己意识到了这一点。

    “既然你已经做好决定,那我就成全你。

    “玄弓九式,前三式为:定天罡!星辰落!无垠箭!

    “你只要将前三式领悟到,就可以拿走玄弓。

    “我惭愧,因为我准备不足,竟然让玄弓流落在异国他乡,无法回归神州。”

    弓玉震空洞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闻言,弓菱眉头稍微皱了皱。

    原来并不是太爷爷故意要将玄弓留在江元国,而是他临死前气血不足,很多事情没有做足万全准备。

    比如,弓家人根骨的危险。

    比如,玄弓除了弓家人,任何人都无法拿走的风险。

    这一切,并不是太爷爷专门要这样,而是气血不足而已。

    定天罡!

    星辰落!

    无垠箭!

    玄弓九式的前三箭。

    这三箭到底有多么恐怖!

    听房历言所说,这三箭可诛杀宗师。

    但以自己三品的实力,只可以领悟到箭势,却根本无法将首席玄弓拉开。

    没办法。

    三品的实力太弱。

    这就像一个小孩子,他能领悟如何将石头扛起来,明白一切的发力方式,但距离真正搬起来,还有十万八千里。

    玄弓无弦。

    只要能拉开玄弓,气血就会形成无形箭,从而斩杀宗师。

    但要拉开首席玄弓,也需要有接近宗师的实力。

    起码,也要五品巅峰。

    当然,首席玄幻即便是没有被拉开,也是一件坚不可摧的钝器。

    弓玉震甚至还留下一部弓斗术。

    类似于棍法,纯粹的近战战法。

    “我的后代,你看清楚,我先来演示第一箭:定天罡!”

    在弓菱眼前,地球武者和异族已经杀红了眼,杀到白热化。

    但很明显,地球武者是劣势。

    这时候,伴随着弓玉震的声音响起,她掌心里的首席玄弓,直接离体。

    不对。

    并不是离体。

    类似于首席玄弓的影子离开了。

    就像是电影里,鬼魂出窍一样。

    太爷爷弓玉震,也出现了。

    身穿神州的武者作战服,弓玉震手掌虚空一握,从弓菱手里剥夺走的弓魂,就到了他手里。

    弓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首席玄弓。

    她又看了看不远处,弓玉震手里的玄弓。

    这明显是两柄长弓。

    弓玉震手里的长弓,是没有经过重新炼化的首席玄弓。

    自己手里的玄弓,是弓玉震死后才炼化出来的宝物。

    杀!

    杀杀!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震的弓菱耳朵生疼。

    她眼睁睁看着一个虚空裂缝,就要被异族联军撕开。

    在异族中,一个宗师强者放声狂笑,他面目狰狞,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令人肝胆俱裂。

    他的脚下,是神州武者的累累尸骨。

    遍地横七竖八的尸体,是保家卫国的神州战士。

    嗡!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出现。

    全世界的画面,突然被定格。

    天地一片寂静。

    弓菱猛地转头。

    没错。

    她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只能看到太爷爷手里的玄弓,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摧残光华,甚至在太爷爷身上,燃烧出了熊熊火焰。

    对!

    脚踏虚空,长发飘扬。

    太爷爷浑身燃烧着火焰,犹如一轮降落下来的太阳。

    他的瞳孔,燃烧着更加炽热的火焰。

    嗡!

    玄弓被拉开。

    玄弓无弦,气血形成的火焰,就是弓弦。

    玄弓无箭,气血就是熊熊燃烧的必杀之箭。

    这时候,战场所有人都停下了厮杀,无论是神州武者,还是异族武者。

    所有人的目光,都惊愕的盯着正空中的太阳。

    哪怕湿境下着绵绵不绝的细雨,也阻挡不了这团火球在燃烧,甚至连天上的乌云,都被蒸发出一个缺口,触目惊心。

    咻!

    火焰之箭,破空而去。

    犹如陨石坠落,犹如火神之怒降临人间,火焰之箭在空中拖出一道恐怖的火焰匹练,那根本就是一条火焰的长河,横跨虚空。

    噗!

    异族宗师企图逃走。

    但他周围的空间已经被箭气所定格,他疯狂燃烧气血,但终究只是徒劳。

    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远去,火箭之箭,彻底洞穿了宗师的胸膛。

    他五脏六武,被燃烧到一无所有。

    这个宗师的胸膛,只剩下了血窟窿。

    “你杀不了我。”

    毕竟是宗师。

    这个异族疯狂吐着鲜血,但他还是极度嚣张的狂笑一声。

    随后,他体内的五脏六腑,竟然在气血的催动下,开始重塑。

    对。

    肉身重塑,这就是宗师的能力。

    除非被杀的特别彻底,否则宗师不容易死亡,他们体内只会留下暗伤。

    很明显,这一箭杀不死异族宗师。

    唉!

    弓菱心中叹息一声。

    虽然定天罡这一箭很强势,但要诛杀宗师,还是有些不够用。

    当然,这个宗师不好受,他这辈子不可能继续突破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定天罡的火箭之箭,在穿透了宗师之后,箭势依旧不减,直接又穿透到一座山峰之上。

    还不等宗师的五脏六武重塑成功,那座山峰开始嗡嗡颤抖,顿时间,天摇地动。

    火焰。

    没错,在山峰的山脚下,赫然是燃烧出了熊熊火焰。

    随后,那座不算太高耸的山峰,竟然就这样拔地而起。

    对。

    在火焰的冲击下,一座山峰,如萝卜一样,漂浮到了空中。

    轰!

    犹如火上浇油。

    不到一秒时间,整座山峰都在燃烧着火焰。

    “这……!”

    弓菱浑身颤抖,呼吸停滞。

    她眼睁睁看着那个异族宗师,被从天而降的火山,直接砸到粉身碎骨。

    他甚至连惨嚎声都没时间喊出来。

    与此同时,附近那些异族也被火焰波及,死的死,伤的伤,哪怕能逃走,也各个是火人。

    这时候,弓菱再一抬头。

    太爷爷已经转身。

    他拎着玄弓,就如射死了一只鸟一样,脸上无悲无喜,反回了人族防御工事。

    弓菱又看了看异族宗师死亡的地带。

    那里已经被砸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火坑,方圆五里地,寸草不生,所有的一切,全部在火焰的笼罩下,化为虚无。

    这一刻,弓菱忘记了呼吸。

    她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八品啊。

    那个异族,是城主,他穿着城主的兽皮,这种打扮弓菱在战校的书上见过。

    如果没有意外,太爷爷应该也是八品的状态。

    而且很明显。

    太爷爷是八品初段,而这个异族城主,那可是八品后期。

    “玄弓现,天火落!”

    “灭宗师,定天罡!”

    “定天罡分为两段击,第一段,穿透目标胸膛,吸走对方的精血。

    ”第二步,用目标的精血,燃烧一座山,然后再返回来,彻底将其灭杀。

    “因为目标精血的原因,他逃无可逃,必死无疑。

    “我的后代,你可以走到异族的尸体旁,仔细感悟那一箭。

    “你有一天时间,如果成功,我教你第二箭星辰落。

    “如果失败,我只能抱歉。”

    弓玉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弓菱咽了口唾沫,又转头看向那个返回城池的伟岸背影。

    太爷爷。

    这简直就是个神话啊。

    她的瞳孔里,燃烧着崇拜的火焰。

    一箭,秒杀一个同境界的八品宗师,这是何等的风光。

    要知道,在两军对战的过程中,八品和九品,差不多都是互相牵制的状态,很难杀死彼此。

    即便太爷爷被异族暗算,也只是被砍下双臂,想要太爷爷的命,那根本就不可能。

    但定天罡,却活生生灭杀了一个八品宗师。

    一箭秒杀。

    毫无反抗能力的秒杀。

    不愧是绝世战法级别的箭术,简直是逆天。

    “太爷爷,这玄弓九式,我一定,一定,一定要学会。”

    弓菱咬牙切齿。

    她二话不说,就跑到了被烧焦的大地中央。

    虽然是湿境,但地面很烫。

    就如泥浆被煮沸之后,还没来得及冷却的烫。

    虽然在幻境,但弓菱光着脚,依旧疼痛难忍。

    但到了这种地步,她哪里还能顾得上痛。

    弓菱要从死者伤口,领悟定天罡的箭势。

    焦黑的尸体,和炭一样,如果不是胸口的大洞,根本分不出人样了。

    他是八品宗师,所以尸体没有湮灭。

    弓菱盘膝坐在尸体旁边,手掌放在伤口上。

    过了几分钟,弓菱的身上,也开始蔓延出了零星的火苗。

    对。

    虽然火苗还很弱,但确实是在燃烧。

    ……

    墓冢。

    弓菱闭眼握着首席玄弓,已经半个多小时。

    她一动不动,犹如被石化了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有呼吸,弓菱更像是一个栩栩如生的蜡像。

    房历言手里拿着扫帚,他想再好好打扫打扫墓冢。

    “能成功吗?

    “唉,我也是个妄人,弓菱明明才18岁,他爷爷都没有成功,她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领悟定天罡,起码得三个小时之后。”

    看了看时间,房历言自嘲一笑。

    在领悟定天罡的过程中,武者体表会形成一层高温状态,那时候墓冢里会特别的酷热。

    弓菱的爷爷,就是在三个小时左右才开始。

    可惜,他失败了。

    接下来的星辰落和无垠箭,更是无从谈起。

    呼!

    然而,就在房历言刚刚转身,刚刚抬起扫帚的瞬间,他身体彻底定格在原地。

    咚咚。

    咚咚。

    咚咚。

    寂静无声的墓冢内,房历言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呼!

    几秒后,在他背后,又出现了一道火苗窜起来的声音。

    很微弱,但又很清晰。

    吧嗒。

    房历言手里的扫帚,直接坠落在地上。

    他浑身关节犹如被冰冻了一样迟缓。

    房历言不敢呼吸。

    他就如一个梭哈了全部身家,不敢看牌面的赌徒。

    房历言狠狠咽下一口唾沫。

    他鼓起勇气,终于转过来脑袋。

    火!

    没错。

    一层并不算太炽热的无形火焰,赫然是燃烧在弓菱身上。

    这种火焰和真正的火不一样,只是一种气血幻化的形。

    类似于二次洗骨的雷电,并不是实物。

    一分钟。

    十分钟。

    三十分钟。

    就这样,房历言保持着扫帚落地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身体定格了半个小时。

    同时,弓菱身上的无形火焰,也燃烧的越来越旺。

    她披在后背的长发,更是犹如无数条火蛇在随风飘扬。

    幽暗的墓冢,不知不觉已经炽热难耐。

    咚!

    房历言突然朝着弓玉震的灵位跪下。

    他老泪纵横。

    “师傅,您在天保佑,一定要让弓家后人拿走首席玄弓。”

    房历言重重磕头。

    弓玉震对自己,有无数次救命之恩。

    如果首席玄弓被毁,他死后,真的不敢去见恩师。

    呼呼呼!

    呼呼呼呼!

    弓菱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

    ……

    灵池内。

    这是苏越第八次下灵池。

    他体内的对冲次数,我已经超过了1700。

    现在苏越面临着两件事。

    第一:不怕死亡,继续在作死的道路上勇往无前,直至唢呐吹起来,老爸白发人送黑发人。

    第二:苏越送给自己一首《梦醒时分》,同时结束中压位的修炼。

    屠杀宗师这种事情,想想都爽。

    但也要建立在自己能活命的基础上。

    ……

    可用酬勤值:8207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210卡

    ……

    其实从接触屠宗师链开始,自己是真的不亏,甚至是血赚。

    酬勤值从四万突破到八万大关。

    气血值都冲到了1200卡。

    再加上自己体内淤积的灵药渣滓被铲除,理论上已经是一次天大的机缘,相当于天上掉馅饼。

    这些还只是能看得见的好处。

    看不见的好处,就是自己对战法知识的恐怖领悟,他现在可以算半个战法专家。

    以后苏越再学习卓越战法,理论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难度,万一有绝世战法的机缘,自己也会比别人领悟的块一些。

    “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甘心啊。”

    距离一个小时的灵池时间,还差十分钟结束,苏越陷入了两难的地步。

    如果这次失败,那这辈子就再也没机会了。

    “要不……试试阳向族状态?

    “两种状态下,理论上战法是共存的。

    “我人族的肉身再也承受不住对冲,可阳向族的肉身,还没有尝试过呢。”

    苏越脑海里灵光乍现。

    修炼战法,是给身体里打下烙印。

    虽然可以互相切换,但理论上都是苏越一个人的身体。

    试一试?

    万一成功呢。

    这灵池里压力太强,所以也没有江元国的监控视频。

    而且灵池里也不可能有其他人进来,大家都知道他在里面对冲威压,进来也是浪费自己的机会。

    说干就干。

    如果阳向族的身体也可以打下烙印,那自己真的可能修炼成中压位战法。

    只要烙印成功,自己就能彻底掌控来自后压位的灵气,屠宗师链将大成。

    开始前,苏越还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门口。

    其实他是自己吓自己。

    如果真的有人进来,苏越完全可以直接切换回来,反正灵池阴森昏暗,再加上对冲威压,会将里面的气流搅动的支离破碎,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

    酬勤值-1

    酬勤值-1

    酬勤值-1

    ……

    切换到阳向族状态,苏越张开双手,开始承受对冲。

    然而,他头皮一麻,发现了令人窒息的恐怖情况。

    很舒服。

    对!

    卧槽尼玛。

    对冲的压力到了自己体内,苏越竟然有一种正在做小保健按摩的感觉。

    浑身舒坦。

    什么剧痛,什么五脏六腑位移,什么浑身细胞都在撕裂。

    根本不存在。

    苏越舒服的甚至想躺下。

    这是什么情况?

    躺着?

    把对冲给完成了?

    没错。

    短短几分钟,苏越已经在很舒爽的情况下,完了了一次对冲。

    和他猜想的一样,虽然是两个身躯,但烙印共享。

    这也就是说,苏越用阳向族状态对冲威压,和人族的状态可以共享。

    只要两个身体叠加的对冲次数超过000,这中压位的战法,就彻底修炼成功。

    苏越靠墙斜躺着,犹如一个舒服的废人。

    他根本就不用付出什么痛苦,有一次对冲结束,依旧是浑身舒畅。

    而且阳向族状态下,苏越体内同样有渣滓被清除出来。

    阳向族的身体里,也有服药过多的问题。

    难道……是因为阳向族身体的原因?

    苏越有个很胆大的猜测。

    构成这燃烧雷达的神长老骸骨,就来自阳向族。

    对人族来说,来自骨粉的威压,就出类似砒霜的玩意。

    可对人族是砒霜的东西,对阳向族来说,那根本就是蜜糖,人家没有排斥感。

    所以,苏越在阳向族的状态下,可以很舒服的完成对冲。

    虽然阳向族状态也有承受的极限,但过程却会舒服的不得了。

    当然,这次酬勤值没有涨,纯赔。

    “我特么是不是天命之子。”

    苏越靠着墙,发出了一声对自我的疑问。

    自己怎么会这么聪明,会想到用阳向族的身体来完成对冲。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很轻松就可以到000次。

    这屠宗师链,成功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成功了?

    苏越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

    10分钟时间,很快结束。

    苏越感觉到安全绳拉扯的时候,立刻切换回人族状态。

    离开灵池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1740次对冲。

    比人族状态要快很多。

    就这样,苏家就如刚刚付了大宝剑钱的客人,浑身舒坦的出来。

    “大家散了吧,我有点困,明天再下灵池,先回去睡觉。”

    走出灵池,医务工作者还在,杜惊书他们也在,包大昌更别提了,这是贴身侍卫。

    苏越摆摆手,感激了一番后,直接回宿舍睡觉。

    他现在连吃顿好的都顾不上。

    要说这阳向族状态,也不是那么完美,唯一的副作用,就是特别容易瞌睡。

    苏越就想美美睡一觉,连睡眠赦免都不想兑换。

    ……

    “薛屏海教授,你也真的够执着。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可能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修炼成中压位。

    “不怨别人把你当疯子,其实你就是个疯子……唉。”

    临睡前,苏越叹了口气。

    怪不得别人当薛屏海疯子,甚至他自己都已经自暴自弃。

    屠宗师链的想法是好的。

    但理论上真的不可能成功。

    苏越如果不是有系统,连他都早就放弃了。

    这也真是运气。

    这是苏越的运气,也是薛屏海的运气。

    “等我彻底修炼完中压位战法,我再根据王路峰他们,推演出后压位的战法。

    “后压位对冲500次,也就足够了,难度不大。”

    念头刚刚落下,苏越就已经陷入梦乡。

    房晶淼都能对冲700次,别说王路峰他们,最弱的杜惊书,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真是美好的一天。

    ……

    凌晨更新,打劫诸位的推荐票和月票。

    新的一个月开始。

    大家儿童节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