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难追:总裁爹〕〔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无敌继承人〕〔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重生之完美未来〕〔大演帝〕〔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爸真是大明星〕〔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星之所向心之归途〕〔快穿女配生存计划〕〔影帝你的小迷妹上〕〔别歌帝后〕〔我和死对头恋爱了〕〔乡村小神农〕〔我的极品老婆〕〔九八年暖又甜〕〔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叶尘叶小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18章 能不能不穿品如的衣服
    江元国一个网吧。『→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薛屏海已经在贪玩蓝月里,从白天砍刀深夜,砍的双眼通红,砍到27个油腻的师姐下了线。

    他啃着面包,喝着可乐,再配着火腿肠辣条,爽到差点飞起来。

    多少年了,这一刻,他似乎又回归到了自己当年的飞扬年代。

    虚拟的世界,简直就是另外一个天堂。

    “老薛,我玩累了,神州还有点研究,先下线了,886!”

    这是来自严东颜的信息。

    “滚去睡觉吧,垃圾。”

    薛屏海扣了扣瘙痒的脚指头。

    “千万别猝死在网吧,否则会拖累人家网吧老板,早点下线睡吧,有机会一起去砍渣渣辉。”

    严东颜的消息又在闪烁。

    “也不知道苏越对冲的怎么样,应该没死吧,否则就真的拖死江元国了。”

    薛屏海终于忍不住问道。

    其实他一直在担忧这件事,但又不敢回江武观看。

    他怕江元国官府会杀了自己。

    “他一切正常,没有死,也没有重伤。

    “苏越对冲次数在1500,现在已经放弃,回宿舍睡觉了,你可以放心。

    “但可惜,屠宗师链没有成功。”

    严东颜的消息发过来。

    “你怎么知道苏越对冲了1500次?”

    屏幕前,薛屏海目瞪口呆。

    “情报!”

    严东颜的消息,只有两个字。

    简短,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自信。

    见到消息,薛屏海一扔鼠标。

    我靠。

    神州的情报系统,还是这么可怕。

    自己还一无所知的时候,人家严东颜竟然一清二楚。

    关键自己距离江武只有两公里,而严东颜却是十万八千里啊。

    薛屏海有些郁闷。

    我特么是直接表示震惊,还是先走个程序?

    “知道了。”

    考虑了几秒,薛屏海平静的回了一句,随后直接下线。

    神州科研院。

    严东颜也直接下线。

    今天他心情不好,所以才浮生偷得半日闲,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没时间再登录游戏。

    其实对冲1500次这个数字,是严东颜随口说的,纯粹忽悠薛屏海。

    根本就没什么情报,苏越自己都不说,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但严东颜也不是乱说。

    1500次,是根据苏越身体状态,分析出来的极限状态。

    但苏越确实是回去睡觉了,这是情报。

    苏越死心了就好,虽然中压位战法失败,但这次修炼的经历,对苏越会受益无穷。

    “战甲科这是要肝出血吗?”

    已经凌晨,但战甲科楼层还是灯火通明,所有科研人员依旧在陆陆续续的穿梭。

    这状态,比武器科的996还要恐怖啊。

    严东颜感慨了一声。

    虽说他心里不爽战甲科,但霜藤甲是跨时代的发明,能提升武者们存活几率,这是好事情。

    江元国网吧。

    嘎巴。

    站起身来,薛屏海扭了扭脖子,由于长时间坐着不动,他的骨骼都有些僵硬。

    苏越回去睡觉就好。

    失败就失败吧,十年时间,薛屏海早就丧失了对屠宗师链的信心。

    “大爷,您会员还没有下机呢?”

    薛屏海离开网吧门的时候,一个头发油腻的小青年提醒道。

    这是网吧蹭睡族。

    “你去玩吧,里面还有5000块钱,冲5000送5000,应该还剩下9000多。”

    摇摇头,薛屏海悠然的离开网吧。

    如果没什么意外,以后也不会再来这种地方了。

    缅怀这种东西,一次就够。

    “我靠,我大爷终究还是我大爷,果然硬核。”

    小年轻连忙坐到薛屏海的座位上。

    他神圣的搓搓手,先拿起剩下的半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喝饱。

    随后,小年轻熟练的打开视频网站,然后搜索江元新闻频道。

    嗯。

    舒爽。

    躺在网吧的椅子上,看江元新闻播联,这才是享受。

    现在是深夜,江武城街道上特别冷清,薛屏海穿着单薄的单衣,有些凉意。

    他离开了网吧,孤独走在的街道上,突然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自己的实验室被征用,唯一的家没了。

    空荡荡的街道,没有方向。

    不知不觉,薛屏海就走到了江武城的湿鬼塔前。

    清冷的街道,湿鬼塔前还算有些人气。

    护国师团在镇守着入口,在不远处就是神州魏远军团的营地,只要有战乱,魏远军团就会过来支援,但平日里他们不负责看守。

    在江武诚,由于燃烧雷达的镇守,护国师团的人很少。

    虽然是深夜,但依旧有陆陆续续的武者小队从湿鬼塔里走出来,他们有些浑身鲜血,有些奄奄一息,甚至还有躺在简易担架上的人。

    这些武者小队由退役武者,还有江武学生,以及一些财团雇佣的武者组成,甚至,还有一些已经被亡国的亡命武者。

    五大联盟国对流民管控严格,如江元国这种小国家,就成了这些人生存的地方。

    他们去湿境,会完成一些采药任务,从而获得金钱。

    江元国官府不怎么富余,武者们想要好的生活,就只能去湿境搏命。

    虽然这种情况,难免会混进来阳向族的人,但也没办法。

    江元国需要草药,总不能让护国师团去采药,那样防备力量会大乱。

    这些武者小队,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人选。

    其实哪怕是神州那样庞大的体量与实力,依旧会需要社会武者偶尔去采药。

    再富有的官府,也不可能将所有武者养在军部。

    毕竟,有些武者天生散漫,且人族荣誉感不高,并不适合打仗,但他们为了富裕的生活,总要去湿境冒冒险,这也是一种合理的分配方式。

    如果是个武者都塞在军部,这反而会起反作用。

    “说起来,好久都没有听到异族进攻湿鬼塔的消息了。”

    薛屏海找了个地方坐下,突然眉头紧皱。

    他以前虽然在实验室里,但也时时刻刻关注着湿鬼塔的情况。

    可已经差不过有两个多月时间,湿鬼塔静悄悄,一直没有大规模战争发生,甚至连摩擦都没有。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异族喜欢来地球吞武者的心脏。

    他们之所以迟迟不来进攻湿鬼塔,一定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薛屏海的预感很准确。

    在江元国,由于爬格草的特征,所以普通老百姓特别能生孩子,以至于人口超多,这也是江武城经常能引来异族的关键因素。

    对湿境异族来说,江武城就是一座狩猎场,而且猎物又多又弱,唯一的防护力量是燃烧雷达。

    但不是毁灭性的战争,湿鬼塔不会随便开启,能拿捏住力度,异族很愿意来江武城。

    这么久都没有来攻击,根本就不正常。

    “但愿别再发生什么大战了,江元国百姓过的太辛苦。

    “可惜,燃烧雷达能震慑低阶武者,却对宗师无能为力。

    “屠宗师链,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薛屏海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苦笑一声。

    “地狱,地狱,地狱!”

    突然,薛屏海听到几句低声的呢喃。

    他转头一看。

    原来在自己20米外的地方,有个身形枯瘦的老乞丐,正在用棍子在地上写着字。

    薛屏海来了兴趣。

    他皱着眉走过去。

    字是沾着水写的,和神州那些晨练的退休老头,在街上秀书法一样。

    老乞丐的字,出奇的工整,甚至很好看。

    但他嘴里一边念叨,笔下却只是写着两个字。

    地狱!

    对,触目惊心的两个字。

    ……

    地狱!地狱!

    地狱!地狱!地狱!

    地狱!地狱!地狱!地狱!

    ……

    两个字……老乞丐已经写了几百次,笔画连贯,字体一模一样,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一眼望去,半条人行道,竟然都写满了地狱二字。

    由于是深夜,字迹蒸发的慢一些。

    昏黄的路灯下,这些排列到整整齐齐的‘地狱’二字,犹如一望无际的恶魔大军,要来吞噬人间,显得那么触目惊心。

    “老哥,你为什么一直在写这个两个字呢?”

    薛屏海心里一阵刺痛。

    这个老头和自己年纪相仿,但却皮包骨头,眼窝深陷,他只剩下一根胳膊在写字,另一根被齐根斩断。

    这个老者,以前是武者。

    “因为江元国就是地狱。”

    老头没有看薛屏海。

    他犹如一个疯子,继续不厌其烦的人行道上写着‘地狱’二字。

    突然。

    老者似乎力竭,他最后写下两个字,直接摔到,手里的棍子也跌落到远处。

    薛屏海连忙走过去,将老者扶起来。

    同时,他看到了老者最后写下的两个字……人间。

    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和其他字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江元国是地狱。

    “这个国家,到底还有没有人间!

    “地狱!人间!

    “哈哈哈,我们本该在人间,却生活在地狱,谁都走不出去,哈哈哈,谁都走不出去!”

    老者虚弱的可怕。

    薛屏海连忙扶着他,找到个可以买东西的地方,他应该是饿的。

    “吃饱我,又能算什么?

    “我们的田地,种不出粮食,我们的百姓,没有活路,我们江元国,就是地狱,就是地狱。”

    老者机械的咬着食物,依旧在喃喃自语。

    薛屏海给他留下点食物,随后直接离开,他救了一个疯子,江武城还有千千万万个,根本救不过来。

    地狱!

    人间!

    江元国本该是人间,却被地狱笼罩着。

    这种苦难,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翌日清晨,天色刚蒙蒙亮。

    弓玉震墓冢。

    房历言一直守在门口,一夜未眠。

    他哪里还能睡得着。

    谁能想到,弓菱真的能成功。

    对。

    玄弓九式第一箭定天罡,她竟然真的修炼成功。

    除了弓玉震死的那一天,房历言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再这么大的波动过。

    他心情激动到忘记了伤势。

    就在不久前,弓菱身上的火焰已经旺盛到极致,她整个身体都似乎膨胀了三倍,就连房历言都能感觉那恐怖的压迫。

    幸好是气血幻化的火焰,否则墓冢都会被点燃。

    随着时间流逝,滔天火焰逐渐凝聚。

    最终,所有的火焰,都汇聚成了弓弦,甚至连火焰之箭都被凝聚出来。

    弓菱保持着张弓搭箭的姿势,保持了一个小时。

    房历言也眼睛一动不动,凝视了弓菱一个小时时间。

    随着火焰逐渐消散,房历言在弓菱的瞳孔里,看到了两团熊熊燃烧的白色火焰。

    对。

    那就是战法烙印。

    绝世战法,玄弓九式的定天罡。

    她……成功了。

    “师傅保佑,师傅保佑。”

    房历言激动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墓冢内。

    弓菱手握玄弓,还在继续领悟。

    就在她成功领悟到定天罡的刹那,弓菱眼前的环境,直接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也就是一个眨眼时间,弓菱就到了另一个战场。

    同样是太爷爷生前的记忆。

    这是一座人族建立在湿境的堡垒,漆黑高耸的城墙,满是斑驳裂痕,城墙下是地毯一样铺了一地的尸体,这分明就是修罗炼狱的场景。

    此时人族军团已经防守在城墙内,岌岌可危。

    异族大军又一次开始冲锋,那简直就是一场蝗虫灾害,一望无际的异族,简直能活生生吓死人。

    弓菱的位置,就是城墙中央。

    这一次,太爷爷就站在自己身旁不远处。

    这一次,弓菱也近距离观察到了太爷爷的模样。

    很帅。

    面容冷峻,棱角分明,完全不输当红明星。

    和普通武者的平头短发不一样,太爷爷花白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长长马尾。

    在弓家,无论男女,都要留长发,扎成马尾,这是先祖的传承。

    但现在,堂兄堂弟嫌怪异,都剪成了普通男生的短发,但父亲和叔伯,还是留着马尾,不过平日里都戴着帽子,看上去像个艺术家。

    而弓菱是女生,她无所谓发型,就一直留着弓家规定的马尾。

    其实在小时后,堂兄堂弟们也必须要留马尾。

    但爷爷可能是心灰意冷,现在已经懒得再规定。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摇晃,异族的大军已经临近。

    虽然知道这一切只是幻境,弓菱甚至已经经历过一次,但她依旧是紧张到窒息。

    异族大军最前方,是一个四臂族的八品城主。

    他三根手臂举着一根大树,明显是要直接撞开人族城墙。

    在城主身后,是数不清的狰狞异族。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弓菱掌心里的首席玄弓再次颤抖。

    一模一样的场景。

    太爷爷继续从自己的首席玄弓里,剥离走了玄弓之魂。

    八品城主距离城墙,不足1000米,大地颤抖的也越来越厉害。

    弓菱看了眼城墙内,他甚至能看到人族武者的恐惧与绝望。

    这一次,他们将全军覆没。

    如果身后的湿鬼塔一旦失手,地球内部,将又是一次生灵涂炭。

    轰!

    这时候,弓玉震一步上前,他瞳孔里闪烁着无畏的冷光,随后高高抬起玄弓,再一次拉开无形之弓弦。

    依旧是熊熊火焰。

    依旧是如火神降临。

    弓菱屏气凝神,她能感觉到,太爷爷掌心里幻化出来的火焰之箭,已经锁定了八品城主。

    顶尖的弓箭手,会有一种箭势。

    只要被箭势锁定,你将没有任何逃亡的资格。

    因为箭势锁定的,并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附近那一片空间。

    你任何异动的方向,都已经被箭矢牢牢锁定,根本逃无可逃。

    面对这种恐怖的箭矢,你只有用防御力去硬抗。

    很明显,八品城主是高手,他感觉到了太爷爷的箭势。

    弓菱能看清楚,城主的脸上,由之前的狰狞与不屑,转化成了凝重。

    这时候,太爷爷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就如一颗挂在半空中的大火球。

    咻!

    火焰之箭,破空而去,就连虚空都被穿透出一道恐怖波纹。

    八品城主并没有躲闪,更没有无意义的逃亡。

    他手掌飞速挥舞,随后胸膛前出现一道气血防御盾。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终于,火箭箭矢和防御盾接触。

    顿时间,恐怖的气浪扩散开来,大地犹如被飓风席卷了一次,伴随着一圈又一圈的劲风扩散开来,地面的尸体都被卷到空中,随后四分五裂。

    咔嚓,咔嚓,咔嚓!

    地面开始塌陷,裂缝逐渐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一道炽热的光柱,笔直的朝着天空贯穿而去,由于其温度太高,令方圆十里的天空都开始扭曲,天空的乌云,更是直接被蒸发,暴雨停滞。

    弓菱早已经忘记了呼吸。

    这就是八品强者的正面对撞。

    这一箭星辰落,比之前的定天罡强了不少。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但弓菱还是被震撼到窒息。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颤抖了几分钟,终于,还是太爷爷的星辰落更强。

    八品异族的防御盾,终于被穿透,支离破碎。

    啵!

    下一息,火焰之箭如火龙之利爪,悍然撕裂八品胸膛,直接贯穿出大窟窿。

    然而,更加令弓菱诧异的事情,才刚刚上演。

    之前的定天罡,一箭结束后,会点燃一座山脉,从而形成从天而降的定天罡最终绝杀。

    而星辰落的箭矢,并没有没入山脉。

    贯穿八品之后,火焰箭矢竟然犹如烟花般炸开。

    随后,炸开的火线,赫然是朝着宗师身后的低阶武者……穿刺而去。

    噗噗噗噗!

    噗噗噗!

    顿时间,肉身被穿透的声音,密集炸开,一团团细小的血色花朵,疯狂炸开在每个低阶武者胸膛。

    八品宗师没有死。

    他服用了异族的药,在恢复伤势。

    可八品宗师震怒。

    在他身后,起码上千的低阶武者,被这炸开的乱箭贯穿。

    弓菱舔了舔开裂的嘴唇,浑身都在颤栗。

    没错。

    这一箭炸开之后,起码贯穿了1000个低阶武者。

    “什么……这……”

    然而,弓菱的震撼还没有结束。

    不知何时,那些被箭矢穿透的低阶武者,竟然是一个个的漂浮起来。

    对。

    就如体内被充了氢气一样,他们虽然没有死透,也在挣扎,但无济于事。

    1000多四品异族,就这样密密麻麻,犹如乌云一样悬在半空。

    看上去,像是被鱼竿吊起来的无数鱼儿。

    地面的异族,还剩下六七品的宗师,还有后方密密麻麻的三品、二品。

    漂浮起来的武者,只有四品,清一色的四品。

    八品城主口喷鲜血,他脸色僵硬,感觉到事情不简单。

    弓菱发现,这个八品城主似乎想逃。

    “星辰……落!”

    这时候,弓菱听到太爷爷口中,低声呢喃出几个字。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下一个眨眼,湿境在上演着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些漂浮在天空中的尸体,直接炸出一团团血雾,随后又犹如一颗颗血色的星辰,疯笔直的砸向八品宗师。

    连珠炮弹。

    血色星辰在下坠的途中,拉出猩红色的匹练,最终是汇聚成了一条狰狞恐怖的血龙,咆哮人间,毁天灭地。

    呃……啊……

    八品城主想逃。

    可他哪里还有机会。

    面对这条同归于尽的血龙,任何宗师都没有生存的机会。

    他不断惨嚎,可却被炸的血肉横飞,被炸的只剩下白森森的骨骼。

    当1000多颗血色星辰全部炸完之时,堂堂八品城主,已经躺在地上,只剩下一些残留的骸骨。

    死状,及其凄惨。

    而气势汹汹的异族大军,狼狈逃窜。

    他们已经被太爷爷的星辰落吓破了胆。

    弓菱转头。

    太爷爷拎着玄弓,缓缓返回城墙,血色的残阳下,太爷爷乱发飘扬,迎接着神州武者的欢呼。

    弓菱虽然震撼,但她也不敢浪费时间,连忙跳到城墙下,去骸骨旁感受那一箭。

    “太爷爷,我一定尽快突破到宗师,我一定也会射出星辰落……一定!”

    弓菱瞳孔闪烁的坚毅的光。

    这就是弓家使命。

    这就是首席箭神的荣耀。

    ……

    与此同时。

    苏越已经在大清早,再次下了灵池。

    今天,他决定彻底将中压位的烙印,修炼到融会贯通。

    在阳向族状态下,苏越相信自己的速度会很快。

    进去之前,苏越已经警告所有人不得进来,他特别提醒别人,自己可能会发疯杀人。

    众人表示没人要进去。

    管理员保证,不会让任何人进去打扰苏越。

    但苏越必须得答应,不可以冒险,更不可以送死。

    毕竟,这不仅仅是苏越一个人的事情,这关系到两国外交关系。

    包大昌更是在哀求苏越别找死。

    在苏越保证了一番之后,他回到熟悉的灵池。

    “看来还得找狗大户赊点丹药。”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结束。

    苏越的对冲次数,超过了2000。

    当然,他找杜惊书借来的点药,也已经消耗一空。

    这一次从灵池出来,众人都放了心。

    很明显,苏越状态很好,并没有作死去修炼屠宗师链。

    包大昌长吁一口气。

    这一个小时,那就是要命的煎熬啊。

    苏越用阳向族肉身修炼,别人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第二次下灵池前,苏越舔着脸,又去找杜惊书借钱。

    这一次,他变着花样夸,终于夸废了这个虚荣的富二代。

    苏越拿着药,又一次回归灵池。

    他的择兽包裹里,还有一些很坚韧的牛皮纸,和生铁铸造的钢笔。

    在灵池里,普通塑料笔很容易被压坏。

    只有厚重坚韧的牛皮纸和钢笔,才能保持完整。

    阳向族状态对冲,和按摩一样舒服,苏越闲来无事,计划结合王路峰他们每个人的情况,一对一制定后压位战法。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自己得节省一切时间,留下战法让王路峰他们修炼就可以。

    毕竟只能出来浪一个月,得赶紧去湿境搞事情。

    ……

    灵池外。

    今天围观的人,明显比昨天少了很多。

    廖平和房晶淼在远处卿卿我我。

    “廖平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已经上手了,他也不怕江元国官府躲了他。”

    王路峰几个人远远观察着。

    “廖平可是仅次于苏越的绝世高手,北武的优秀学生,江元国巴不得多个强者驸马。”

    杜惊书刚被苏越忽悠了一笔丹药,现在正在心疼。

    “杜兄,我想冒昧的咨询你个事!”

    突然,田宏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什么事?”

    杜惊书一愣。

    “你家里,是干什么产业的?”

    田宏伟小心翼翼问道。

    这特么也太阔绰了。

    就刚才那一会功夫,苏越借走了杜惊书五六万学分的丹药。

    这简直就是个行走的丹药库啊。

    王路峰也耳朵一动,死死盯着杜惊书。

    这是个狗大户。

    “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祖上幸运,我家有三座矿,好像能生产一些丹药的添加剂,所以杜家买丹药可以打一点点折。

    “我也很穷的,是苏越心狠手辣。”

    杜惊书谦虚的解释道。

    唉!

    在外人看起来看,我是个毫无忧愁的富二代,但其实呢?

    我确实是个富二代,过的无忧无虑,苏越那孙子都得来求自己。

    “我靠,原来是家里有矿,怪不得。”

    王路峰暗中感慨了一句。

    我家到也有宗师,可和杜惊书比起来,寒酸的可怜啊。

    “杜兄,你可以借我点学分吗?

    “武道网的贷呗还不上了,滞纳金和利息,压的我喘不过气。”

    田宏伟欲哭无泪。

    为了打败王路峰,他毫无节制的贷款买药,以至于债台高筑。

    原本计划等外国任务结束,先还一部分钱。

    可恨,利息猛于虎。

    好不容易抓住个土豪,一定要求救。

    自己这种天赋流武者,终究是不如土豪流来的痛快。

    擂台风光的背后,是贷呗里的沧桑。

    “借钱?

    “可以啊。”

    杜惊书很爽快的点点头。

    “谢谢,谢谢杜兄,先来10万学分应应急。”

    田宏伟抓住了救命稻草。

    “我也要借钱。”

    王路峰也上前凑热闹。

    虽然老爸是宗师,但和家里有矿的豪逼比起来,自己就是个乞丐。

    这年头,哪个武者的账户里,还不欠贷呗点利息呢。

    说出来都是眼泪。

    “穿女装吧。

    “找我借钱,得扮伪娘,要特别柔软的那种。

    “对了,我建议你们穿品如的衣服。”

    杜惊书插着腰。

    你们也有贫穷的时候?

    牛掰坏我了。

    “杜惊书,你太过分。”

    王路峰愤怒。

    他还没有山穷水尽,所以还有点尊严。

    “王路峰,有点口渴,买个可乐去。”

    杜惊书平静的说道。

    “你竟敢让劳资去跑腿?你特么加不加冰?”

    王路峰站起身来。

    “常温。”

    闻言,王路峰撒腿跑了。

    “能不能不穿品如的衣服,我觉得太骚了,我驾驭不了。”

    田宏伟想了想贷呗里的利息,咽下了屈辱的眼泪。

    嗖!

    眨眼时间,王路峰拎着可乐跑回来,和飞一样。

    “大郎,来喝药!”

    王路峰心里诅咒了一句,还贴心的打开了易拉罐。

    ……

    呼叫大家的月票。

    呼叫大家的月票。

    还有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