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上单魔王〕〔漫威天使降临〕〔谋入相思〕〔和离之后再高嫁〕〔英雄联盟女魔王〕〔论自带外挂的好处〕〔第一神丹师〕〔我的美利坚〕〔景男神的尾巴殿下〕〔向晚意不识〕〔宋辞霍慕沉〕〔公诉先锋〕〔神灵之珠〕〔绝望大魔王〕〔穿越之夫荣妻华〕〔宠婚撩人,总裁的〕〔唐姝〕〔这个和尚很暴力〕〔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我家武将有数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0章 红祸英勇救宗师(求订阅)
    “大家不要惊慌,并不是异族大举进攻,只是几支小的骚扰队,应该是阳向族在完成一些屯兵营的任务。

    “你们就留在江武,千万别出去,魏远军团会负责你们的安全。”

    众人还在愣神的时候,两个魏远军团的五品武者,急匆匆的冲进来。

    神州武大这些学生的性命,那可是重中之重。

    可惜,由于阳向族太狡猾,魏远军团的宗师已经被牵扯到对战中,根本无法来抽空保护他们。

    阳向族和其他异族不一样。

    他们每次来骚扰城池,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起码要保证宗师被牵制。

    这个种族,简直太狡猾。

    但交流队就在江武内部,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现在燃烧雷达要进入备战状态,得等异族被打退,才可以重新开启。

    “大家先回宿舍,等待消息吧。”

    也就在这时候,江武一个五品的副校长跑过来。

    在他身后,是100多个四品的武大学生。

    副校长直接开启燃烧雷达,随后,这些武大学生纷纷踏上电梯。

    如果只是普通的骚扰小队,那就算了。

    可一旦是战争开启的先锋军,那燃烧雷达就要及时做出反应,虚虚实实,谁都不敢松懈。

    可以这么说,这100多个四品的学生,其实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要引动燃烧雷达的火焰,需要牺牲他们的气血。

    王路峰他们眉头紧皱。

    之前平静了几天,差点让他们忘记这里是江元国。

    没错。

    这里不是神州,战争随时可能启动,任何人都有生命危险。

    “廖平跟着房晶淼跑了,他会不会有危险?”

    弓菱问道。

    “放心吧,公主身边有护国师团的强者,他们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你们先回宿舍!”

    包大昌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苏越。

    他瞳孔警惕,最怕苏越会趁乱逃走。

    其实以神州交流队的武者水平,这种小股骚扰大概率不会有危险。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特别是苏越。

    必须要时时刻刻的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但包大昌又皱着眉,觉得自己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都这个时候了,苏越这家伙,竟然还在玩手机。

    对!

    这家伙从灵池出来之后,就一直在那里低头滑手机。

    好像全世界和他都没有关系,他的手指头在疯狂打字,应该是在发短信。

    苏越发什么短信,包大昌管不了。

    他必须要时时刻刻监视苏越。

    “弓菱!”

    苏越手指急速在手机上打字。

    他在宣纸上推演出战法,然后用文字很精炼的总结在了手机里。

    王路峰他们的战法,早已经总结完毕。

    刚才那几分钟,苏越是在飞速总结着弓菱的输出位战法。

    “嗯?”

    闻言,弓菱转头看向苏越。

    她觉得苏越有些不正常。

    “弓菱,仔细听说我。

    “我把屠宗师链的所有资料都传到了你手机上,等异族的事情结束后,你负责分别发送给王路峰他们。

    “你记得转告其他人,一定要拼命去对冲,这是一次机会。”

    苏越和弓菱距离很近,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交流。

    滴滴!

    果然,弓菱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唰!

    然而,还不等弓菱多想,苏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他竟然一溜烟跑了。

    没错!

    众目睽睽下,苏越竟然和小偷一样,一溜烟就跑。

    “哼,小滑头,早料到你会有这一招,区区一个三品武者,能跑得过我?

    “咦,有两下,你这小家伙速度还挺快,和耗子一样。”

    包大昌冷笑一声。

    几乎是眨眼时间,他便到了苏越身后,其速度令人惊叹。

    “苏越这家伙,这么怕死吗?这么着急往宿舍跑。”

    王路峰看着两道远去的背影,也别摸不着头脑。

    至于不!

    虽说异族打进来有些危险,但这群人好歹也是三品武者,哪有那么脆弱。

    回宿舍避难就避难,你慌慌张张跑啥?

    田宏伟和杜惊书也诧异。

    按道理,以苏越的胆子,应该是往人群里扎才对啊。

    这么诡异。

    弓菱拿出手机。

    果然,有一个苏越发送过来的文件,她连忙上传到加密云端,免得手机被损坏。

    “苏越,你跑个什么……”

    包大昌也终于意识到了苏越的诡异。

    这家伙跑这么快,竟然是要返回宿舍?

    疯了?

    再一眨眼,苏越冲上楼梯,一摔门已经回到了房间。

    包大昌敲敲门,计划进去,他要和苏越寸步不离的在一起。

    虽说回了宿舍,但包大昌心里,总有些不祥的预感。

    “不对,我知道了……苏越这小子根本不是回来避难,他还是想逃。

    “这家伙还有跟棍子,好像在宿舍里丢着,糟糕!”

    哗啦!

    包大昌念头刚刚落下,他似乎听到了窗户有响动。

    逃了。

    苏越这小子,竟然从窗户跑了。

    轰隆!

    包大昌顾不得其他,狠狠一脚将门踢开。

    果然。

    窗户大开,苏越丢在墙角的棍子没了,苏越的衣服也扔在床上。

    这家伙逃亡就算了,还要换一身衣服。

    包大昌急的满头是汗。

    但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他也跟着苏越,从窗户往下跳。

    噗噗噗噗!

    然而。

    包大昌低估了苏越的狡猾。

    谁能想到,在窗户外,苏越竟然用最细的鱼线,布下了一张大网。

    对。

    这是苏越昨天晚上的手笔。

    通过对战法本源的深刻理解,如今苏越已经可以更方便的施展丝线战法。

    该死。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包大昌要追击苏越,所以原有的警惕心有些丧失。

    他根本没想到苏越会设下陷阱。

    正因为没有想到,所以包大昌大意,坠入了陷阱里。

    窗外,包大昌被挂在渔网里,废了好一分钟时间,才终于将渔网撕裂。

    该死的渔网,为什么这么坚固。

    偏偏他手里还没有刀具。

    撕开渔网之后,包大昌警惕了很多。

    他在跳落到地面之前,就先观察了一下。

    果然。

    苏越这小子贼的很。

    他不仅仅在窗户旁留下陷阱,在地面,同样布置了渔线。

    而且还不少。

    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察觉。

    “你个半吊子,能逃得过我这老司机的眼睛?”

    包大昌冷笑。

    要抓苏越,其实时间还来得及。

    苏越的小把戏,已经不可能在奏效。

    包大昌凝神静气,双脚朝着墙壁踏去。

    他只要借力一蹬,身体就可以掠出去很远,苏越所布置的陷阱,范围并不大。

    简直可笑。

    和幼儿园小朋友的阴谋一样幼稚。

    包大昌嘴角带着一抹不屑。

    过家家的水准。

    然而。

    下一个呼吸,包大昌的不屑,便直接定格在脸上。

    他脚掌一踏墙壁,原计划直接掠出去。

    计划不错。

    他的脚掌下,已经使出了气血。

    可惜,包大昌的身体并没有掠出去。

    为什么?

    因为包大昌没有注意到,他脚踏的地方,竟然被苏越涂了一层厚厚的胶水。

    无色无味,和墙壁浑然一体。

    虽然有那么一点点色差,但包大昌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地面陷阱,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墙壁。

    其实区区胶水,也难不住包大昌。

    他仅仅是鞋底被黏住,从而导致身体失衡,但包大昌可以撕裂这双鞋,大不了光着脚跑。

    然而,由于身体失衡,包大昌并没有掠出去,他一个踉跄,还是坠落到了苏越布置的陷阱里。

    这特么是阳谋,不坠入陷阱都不行。

    乱七八糟的渔网,顿时包裹过来。

    包大昌鞋底被黏在墙上,脚踝上套着鞋帮子,再加上凌乱的渔网,他说不出的狼狈。

    “苏越,好小子。

    “你真以为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在你那根破棍子上,涂上了追踪气血。你以为我这个跨国特种武者,是闹着玩的吗?”

    又过了一分钟,包大昌终于挣脱了渔网。

    他手掌虚空打了几个法诀。

    随后,一张用气血组成的光幕,赫然是出现在了包大昌的手掌上空。

    在光幕上,有个白点正在朝着江武大门缓缓移动。

    “闹了半天,你还没有跑出江武,看来是我高估了你的速度。”

    包大昌不紧不慢的扔了两只鞋帮子,随后光着脚朝江武校门掠去。

    一个老辣的特种武者,是要用脑子的。

    包大昌第一次见苏越,就知道这棍子对他很重要,他如果要逃,一定会带着棍子跑。

    所以,包大昌早早就布置下了追踪的气血。

    这战法只能追踪一个目标,所以包大昌悄悄刻印在了棍子上。

    果然!

    聪明如我,掌控全场。

    包大昌离开之后,苏越身影,才缓缓从角落里浮现出来。

    阴比啊。

    这些老武者,一个个果然都是大阴比。

    竟然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暗算自己。

    苏越捏着他的烧火棍,但这次并没有包裹着布,包大昌的追踪气血,是留在了外面的那层布上面。

    他要去湿境,当然要撕了布。

    也幸亏扔了破布,否则就中计了。

    真是防不胜防。

    苏越从窗户上跳下来后,就直接隐身潜伏着。

    他知道包大昌不简单,仅靠着奔跑速度,自己绝对逃不过包大昌的追捕。

    人家说到底也是五品,你不过就是个三品小武者。

    得靠计谋。

    “我得赶紧走,别一会阳向族被打跑了。”

    苏越身上就裹着一块破布,连鞋子都没有。

    反正一会就要切换状态,等回到湿境,再抢件破皮裹着,阳向族也不讲究这些。

    唰!

    拎着棍子,苏越顺着自己早已经规划好的路线,悄悄翻墙出去。

    从大门跑?

    脑子被门挤坏了吗?

    只有吃了亏的野狗,才会从大门跑。

    ……

    包大昌追到了大门。

    他也抓到了苏越的追踪印记。

    然而。

    包大昌气的仰天咆哮,气的差点咽了气。

    苏越,你这狡猾的小狐狸。

    原来这破布,被苏越栓在了一条狗身上。

    这条狗被苏越踢了一脚,吃痛要跑窝里修养,

    所以,一条流浪狗,就拖着苏越的破布,带着包大昌的追踪,风驰电测的跑到了大门口。

    “江武到底还有没有个保安,为什么这么多野狗能混进来。

    “江武城的野狗问题,一定要解决。

    “苏越,祖宗……你到底跑哪了!”

    包大昌无奈的谩骂了几声,随后一脸麻木,无奈的盯着街道。

    街道很混乱。

    但包大昌的心更乱。

    自己一个经验老辣的特种武者,被苏越算计了。

    现在任何线索都没有,再想抓到苏越,就是做梦了。

    ……

    燃烧雷达下。

    弓菱有些担忧房历言。

    但再一想,太爷爷的墓冢,就在江武城公墓不远处,那地方一定有护国师团的武者镇守,他老人家不会有危险。

    再说,魏远军团的武者,已经明确说明,绝对不允许他们擅自跑出去,自己担忧也没用。

    廖平已经是个意外。

    他在第一时间就离开江武,魏远军团的武者甚至都没时间阻拦。

    况且,他跟着公主,没什么危险。

    但剩下这些人,包括苏越在内,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他们代表着神州,没有资格擅自行动。

    滴滴滴!

    滴滴滴!

    就在弓菱他们准备回宿舍的时候,附近一个魏远军团武者的通讯器响起。

    看到消息后,武者脸色巨变,甚至连附近的空气都有些发凉。

    “你们……能联系到苏越吗?”

    愣了几秒,魏远军团的武者问道。

    他脸上的表情极度吃惊。

    跑了。

    光天化日,苏越竟然跑了。

    在包大昌的严密看守下,苏越一个三品武者,竟然真的跑了。

    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包大昌那可是出了名的追踪高手,他虽然攻击力算不上顶尖,但光论追踪,那绝对是顶尖水平。

    在江武,在包大昌的眼皮子地下,苏越竟然逃跑了。

    他是魔鬼吗?

    “苏越跑了?”

    杜惊书他们也一愣。

    弓菱更是紧紧皱着眉头,果然,苏越给自己传送资料的时候,就话中有话。

    可弓菱根本不认为苏越能逃走。

    包大昌那可是实打实的五品武者,理论上五品巅峰都逃不走。

    可苏越竟然跑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算了,苏越已经将通讯器和一切东西,都留在了宿舍里,你们也不可能联系到,大家回宿舍吧。”

    随后,魏远军团的武者摇摇头。

    包大昌又发来了消息。

    他在大门口追到一条狗之后,又连忙反而了苏越宿舍。

    什么线索都没有。

    除了那根破棍子,苏越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走,就这样孤零零的跑了。

    这还怎么找人。

    为了弓菱他们的安全,魏远军团必须让所有人先回宿舍。

    不能再有闪失了。

    “苏越这家伙,不会去湿境浪了吧。”

    回宿舍的途中,王路峰死死皱着眉。

    这家伙,怎么就那么大胆呢!

    “在燕归军团,苏越每次下湿境都被沧源第六营控制着,他根本就逃不走。

    “这次来江元国,我就怀疑他想去湿境浪。

    “果不其然,跑了吧。”

    杜惊书唉声叹气。

    可恨自己实力低,否则该跟着苏越出去浪来着。

    这家伙运气不错,每次都能捞到不少军功。

    “这就是贫穷武者的悲哀,总得去拼命。”

    田宏伟幽怨的看了眼杜惊书。

    如果不是因为缺钱,谁又愿意去湿境送命呢。

    “苏越,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你交代的战法,我一定会监督大家努力修炼,放心吧。”

    弓菱背着首席玄弓,满脸的担忧。

    ……

    弓玉震墓冢。

    房历言跪在恩师的灵位前,他泪流满面,久久不愿意站起身来。

    死而无憾。

    如今,首席玄弓被弓家后人拿走,自己肩上最大的担子,也就放下了。

    浑身舒坦,念头通达。

    “师傅,九泉之下,徒儿终于有脸见您了。

    “我高兴,我高兴啊。

    “流着您血脉的弓家后人,果然非同凡响……咳咳……”

    弓菱已经走了很久,但房历言还是在和灵位喃喃自语。

    对房历言来说,今天是他最开心的一天,哪怕死了也值得。

    他忘了吃药,体内伤势发作,偶尔还在咳着血。

    但房历言感觉不到多痛。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墓冢外一阵混乱。

    唰!

    房历言猛的站起身来。

    是湿境的狗贼。

    由于重伤,房历言不可以施展气血,否则有死亡风险。

    以前,房历言要照顾师傅墓冢,不可以轻易的死去。

    但现在不同。

    师傅的骸骨,已经随着首席玄弓,被弓家后代拿走。

    这个墓冢,也就是个空壳子,再也没有了守护的必要。

    等弓菱回去神州,她一定会想办法给师傅重新修墓。

    “湿境的狗贼,我房历言这么多年一直隐忍,一直没有出手,你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曾经的江元箭神。”

    房历言打开药品,一口气吞了一瓶药。

    随后,他走到门口,手掌虚空一握。

    嗡嗡嗡!

    嗡嗡嗡!

    墓冢的房梁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震动,同时有灰尘在坠落。

    唰!

    终于,伴随着一团尘土在房梁上炸开,一张银色长弓,直接是飞到了房历言的掌心里。

    长弓镀着一层银粉,反射着幽幽的金属质感。

    “师傅,这银焰弓,还可以拉开几次,原本我计划让它给我陪葬,现在看来,这张弓注定要被我拉断。

    “或许,拉断的弓,才是最合格的陪葬品吧。”

    房历言喃喃自语。

    嗡嗡嗡!

    嗡嗡嗡!

    似乎是听到了房历言的呢喃,这张被尘封了无数年的长弓,也发出了振奋的颤抖。

    银焰弓和房历言一样,都已经年迈,都伤痕累累。

    银色的光泽,也是房历言重新刷过漆而已。

    哗啦!

    当房历言打开墓冢门的时候,门外正在进行着酣战,鲜血横飞。

    不远处,横七竖八躺着30几个护国师团的武者,异族武者的尸体也不少。

    这次来骚扰江武市的首领,是几个六品的阳向族,不对……还有个四臂族的宗师。

    在魏远军团和护国师团皇族的守护下,江武城墓冢还没有被轰破。

    但阳向族普通武者还是太多,护国师团损失惨重。

    这种战争,最令人憋气。

    论战争规模,还用不着燃烧雷达,毕竟这群异族也学的很聪明,他们就在江武城边缘骚扰,根本不会踏入燃烧雷达的射程。

    可护国师团损失大。

    “只要死一个宗师,你们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我房历言虽然是个垂死之人,也发挥不出八品的实力,但诛杀一个区区六品,问题还不大。”

    墓冢外一片混乱。

    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远处到处是惊恐的呐喊。

    生在江元国的百姓,早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

    来不及离开的普通百姓,只能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他们除了祈祷,什么都做不到。

    对人族来说,异族就是豺狼。

    他们甚至还会挖了武者的心脏,无比残暴。

    “老王爷,这里危险,我护送您离开。”

    就在这时候,一个五品的护国师团武者冲过来,他虽然浑身伤痕,但还是满脸无畏的守在房历言面前。

    与此同时,五个五品的异族,也满脸狞笑的包围过来。

    “你让开一点。”

    这个武者刚刚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

    他可以替房历言争取一些逃跑时间。

    突然,他浑身毛孔颤栗,自己身后,有一股恐怖的气血能力在汇聚,这股力量之强大,让五品武者都胆战心惊。

    包围过来的异族都目瞪口呆。

    护国师团武者转身。

    在他眼里,原本那个要靠着天天输液,才能勉强活命的老王爷,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

    白发飞扬。

    身躯伟岸。

    他犹如一座挡在江元国最前方的山峰,直接是拉开了手上的银焰弓。

    空间扭曲,气流炽热,附近的空气都已经被抽干。

    呼!

    银色火焰,在熊熊燃烧。

    气血凝聚成的弓弦,气血凝聚成的银焰之箭。

    这就是房历言从弓玉震那里传承来的必杀之箭……银焰天诛。

    咕咚!

    咕咚!

    面对火焰,那几个五品异族各个咽着唾沫。

    宗师!

    该死,一个比普通人还要虚弱的人族老头,竟然是个宗师。

    他的箭,很可怕。

    他们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会死。

    然而。

    房历言的箭,根本就没有指着这些垃圾。

    五品,根本就不配。

    在米外,一个六品阳向族,正在和魏远军团的少将对战。

    可惜,少将可能是有暗伤,被阳向族打的节节败退。

    魏远军团是援助军团。

    他们本没必要客死异乡,如果有可能的话,房历言必然是要先救友军。

    而房家的皇族,牺牲再多也应该。

    江元国是自己的祖国,房家儿郎,死得其所。

    ……

    苏越拎着棍子,已经切换成了阳向族的状态。

    街道一片大乱,多出一个阳向族,也没有什么意外。

    苏越扒了一个阳向族的皮甲,简单穿在身上。

    他的棍子这次也没有再伪装,反正没必要了,不冒火的情况下,不怎么会引起注意。

    路上,如果有人族武者来杀自己,他就用身法闪开,大乱的时候,没有人会追着一个敌人砍,所以苏越没有和人族交过手。

    但在遇到阳向族的时候,苏越还是悄无声息的暗算一下。

    虽然秒杀不了,但对方毕竟没有防备,暗算很容易。

    这样一来,人族武者打败他们的胜算会高一些。

    “卧槽,薛屏海?

    “都这个时候了,你一个自身难保的抠脚老汉,还在救别的流浪汉?”

    苏越混在阳向族的队伍里,随时准备跟着大部队溃败回湿境。

    可再一看,薛屏海竟然被几个阳向族围住了。

    几秒后,他必然会被乱刀砍死。

    这里可是战争旋涡的最中央,苏越想不通薛屏海为什么会在这里?

    闲的?

    不行,必须得救薛屏海的命。

    苏越扛着棍子,就冲去杀薛屏海。

    到了附近,他却在干扰着队友。

    果然。

    猪队友的力量无穷大,在苏越故意的干扰下,这群阳向族没能杀了薛屏海。

    一个老头不重要,他们又去其他地方乱杀。

    薛屏海面前的敌人,就只剩下了苏越。

    苏越恶狠狠的瞪了眼薛屏海,随后突然转身,随着大部队离开。

    这时候,薛屏海惊然发现,他竟然被这个阳向族逼迫到了角落里。

    可这个阳向族,为什么不杀自己?

    薛屏海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得不说,这个角落还比较安全,在角落外,摆满了尸体,比较有迷惑性。

    “地狱!”

    “地狱!”

    “江元国,就是地狱。”

    身旁的流浪汉在呢喃。

    薛屏海叹了口气。

    自己也是神经病,明明第一时间就可以逃跑,为什么要返回来救这个失心疯的老头。

    其实角落外的尸体,是苏越摆的。

    他一直还在附近溜达,就是为了暗中保护薛屏海的安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自己尽可能的情况下,还是要救薛屏海的命。

    咻!

    也就在这一刻,突然一道格外尖锐的蜂鸣之声,出现在长空。

    就连苏越都感觉到一股滔天的凌厉。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都纷纷抬起头。

    一道银色的恐怖匹练,横跨天穹,犹如一条银河在燃烧。

    得益于江武城建筑普遍不高,所以苏越他们看得很清楚,也更加震撼。

    原本在半空中厮杀的一个六品巅峰的阳向族,直接被洞穿了胸膛。

    这一刻,整个战场鸦雀无声。

    “回……所有儿郎勇士,全部回归。”

    与此同时,阳向族的命令出现。

    苏越松了口气,终于要回去了。

    其实也能预料得到。

    六品阳向族被射杀,双方的天平被打破,异族留在这里,也是白白送死而已。

    然而。

    苏越刚刚跑了十几米,那个被射杀的阳向族宗师的尸体,好死不死落在自己脚下。

    “带着我回茂妖城,我可以收你做亲传弟子。”

    由于暗中守护薛屏海,所以苏越距离湿鬼塔最远,是最晚逃走的一批异族。

    在苏越身后,已经没有异族。

    原本苏越懒得理会这个尸体,自己逃命要紧,别不小心被误杀了。

    然而。

    一只手掌,狠狠捏住了自己的小腿。

    卧槽尼玛。

    被箭矢洞穿了胸膛,五脏六腑都没了,你特么还不死?

    “不带我走,你也活不了。”

    阳向族宗师咬牙切齿,他虽然没死,但也太虚弱,根本站不起来。

    唰!

    苏越也没有废话。

    他扛起阳向族宗师,悄悄施展了速度加持,疯狂朝着湿鬼塔跑去。

    不救不行啊。

    魏远军团的追兵上来了,这家伙明显可以牵制自己。

    不过是个重伤的宗师,去湿境也不愁收拾他。

    其实,苏越还想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挤出什么好货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英勇救宗师,哪怕阳向族都不可以恩将仇报。

    就这样。

    苏越扛着奄奄一息的阳向族宗师,一部跨过了湿鬼塔,他终于嗅到了湿境的粘稠空气。

    我红祸,杀回来了。

    ……

    神州,雷祭市。

    许白雁背着择兽腰包,来到边韩军团总部报道。

    “白雁,你来了。”

    边韩军团大将姚晨卿走过来,脸上又是惊喜,又是愧疚。

    “我的使命,不就是刽子手吗?我不来谁来!

    “因为我,你和爸爸翻脸,几十年不说话。他被丹药集团抓的时候,军部这么多战友,只有你没有到场。

    “你一定幸灾乐祸,开心的不得了吧”

    许白雁抬起头,一脸怨恨的看着姚晨卿。

    “白雁,你别恨他了。

    “青王出事,晨王确实没有到场,但他却废了丹药集团一个派系。

    “他和青王只是理念不同,并没有深仇大恨。

    “青王出事,他也白了一半的头发。”

    这时候,又一个九品走出来。

    ……

    内阁府。

    负责神州政法运转的最高战力集团,内阁所属侯王,皆是九品。

    这是和军部分庭抗礼的一个地方。

    同时,也管辖着所有总督府。

    如果八品总督能突破到九品,他们就会来到内阁府。

    内阁府的侯王,也是神州各个部的最高执行部长。

    莫其正,是神州刑部的部长。

    ……

    “内阁把我从爸爸身边抢走,还要让他感激你们……是吗?

    “我可以掌控雷斩台,这是我的宿命,你们不用假惺惺的关心。

    “我之所以愿意当这个刽子手,只是不想让爸爸为难,仅此而已。

    “我不要边韩军团和内阁一点点东西,我许白雁会自力更生。”

    面对两个九品,许白雁狠狠捏着手掌,眼眶泛红,一脸固执。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压抑着愤怒的野兽。

    偏激,固执,倔强!

    ……

    求月票,排名好差劲,哭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