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立楚紫檀〕〔久缠成婚:顾先生〕〔叶尘叶小倩〕〔叶黎笙陆承屹〕〔我拍的片子都很猛〕〔夫人虐渣要趁早〕〔我的系统异能〕〔木叶寒风〕〔一九八一年〕〔怀揣商场混初唐〕〔异界神级天帝〕〔创世星祖〕〔打手在十方世界〕〔九国〕〔这个人超强却只想〕〔星外当酋长〕〔霸道鬼夫缠上身〕〔往生忘〕〔我是阿丽塔的机械〕〔名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1章 霜藤甲的阴谋
    苏越得想个办法,试试怎么把这个累赘给弄死。

    在江武城,这畜生抓着自己的脚,根本逃不了,现在回到了湿境,苏越不弄死他,觉得都对不起江武城枉死的苍生。

    这可是个宗师,还是六品巅峰的那种,万一实力恢复了,自己得内疚一辈子。

    湿境这边的入口,和江武城不一样。

    人族为了防御异族,专门在空间裂缝修建湿鬼塔。

    而在异族,通往地球的入口,就在灵气薄弱的荒郊野岭,入口也不会和门一样紧凑,开口特别大,脚下各种沼泽泥潭,腥臭扑鼻。

    在神州的各个战场,人族军团已经在湿鬼塔外修炼了城墙。

    可在江武城,这里依旧是一片荒芜,江元国根本没能力将战线拖到湿境。

    苏越出来的时候,正在一座山脚下,不远处还有一些异族在搜寻着什么。

    “听我的指挥,我让你朝哪个方向逃,你就头也不回的逃。”

    然而,苏越另一只脚还没有踏稳,趴在他背上的异族宗师,已经是急迫的说道。

    这家伙很虚弱,每说一个字,都像是在上吊。

    “东!

    “朝着沼泽深处逃,别怕淹死你,里面不深。

    “一直顺着凶兽丛林逃,我会告诉你逃亡方法。

    “这次本将军如果能逃出生天,就收你当亲传弟子,给你数不清的灵药吃,绝对比你给茂妖城送命强。

    “茂妖城很快就要和神州大战,你这种水平参战,只会死的很惨。”

    宗师连忙给苏越指出了道路。

    闻言,苏越一愣,心中激起波涛骇浪。

    茂妖城不是对峙着江元国吗?

    这个异族城池,怎么可能会向神州开战?

    但他是宗师,不可能撒谎才对。

    同时,苏越朝着东方看去。

    果然。

    一望无际的漆黑沼泽,沼泽上还漂浮着腥臭的腐烂灰雾,令人打心眼里厌恶。

    “快跑,他们快追来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黑津用命绳死死拴在苏越身上,宛如在打着死结。

    自己的命,自己的大计划,就和这个愣头绑在一起了。

    黑津能看得出来,这愣头不是茂妖城的阳向族,他来自外乡,可能只是个混饭吃的小东西。

    这种人好操控。

    “将军,你真的会收我当徒弟吗?

    “您真的会给我丹药吃吗?”

    苏越瞳孔闪烁了一下,有些贪婪的确认了一下。

    虽然自己修为就是三品初阶,但还是得让宗师放松点警惕。

    苏越几句话就判断出来,这个宗师,可能掌握着什么大秘密,要不就掌握着什么资源。

    特别是茂妖城要攻击神州的事情,苏越必须要调查一下。

    多问一句,能给宗师一些贪婪的印象。

    “我收你当干儿子都行,你快逃啊。”

    黑津低声咆哮道。

    同时他心里鄙夷了一下苏越。

    怪不得你一辈子是低阶勇士,鼠目寸光。

    “将军,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逃呢?”

    苏越毫不犹豫的朝着沼泽深处跑去,同时他也好奇的问道。

    其实苏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湿境种族的政策,和人族不同。

    这些宗师在地球的时候,会捞到最大的好处,然后还要一层层的剥削手下,平日里嚣张跋扈,想杀就杀。

    当他们落难回归湿境的时候,很难有好下场。

    除非你的家族里,还有其他宗师保护,否则大概率没有善终的可能。

    在神州,一个宗师不想参加战争,可以选择隐退。

    但在湿境,战争就是使命,你想隐退,那就是犯罪。

    这个宗师,八成是个孤家寡人,他拖着重伤的身躯回去,除了会遭到虐待,可能一辈子攒下的积蓄也要被抢走。

    所以,他急匆匆要逃走。

    “茂妖城那些人心狠手辣,他们知道我有些积蓄,所以要抢走,你快逃。”

    黑津又急匆匆道。

    ……

    “黑津将军,你在哪里?我们来救你了。”

    “黑津将军,城主要给你疗伤,还要给你颁发奖励,你在哪里?”

    “黑津将军,我们接你回家。”

    ……

    果然,苏越还没跑几步,就听到不远处有杂乱的声音。

    之前异族从湿鬼塔撤退,被魏远军团一个宗师杀的很惨,所以队伍比较混乱,苏越也是仗着速度被加持过,才甩开了人群。

    很明显,异族们终于回过神来,终于要找这个落难的宗师。

    可惜,苏越背着黑津,已经跑到了沼泽深处。

    这里灵气很浓郁,甚至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瘴气,令苏越浑身不舒服。

    但既然来了湿境,就不是找舒服的时候。

    在苏越疯狂的奔袭下,他们终于来到一座小山下。

    再进一步,就是妖兽丛林,苏越根本就不敢踏进去,他甚至已经听到了丛林里警惕的怒吼。

    妖兽的领地意识很强。

    当然,你只要在边缘不踏足进去,它们不会跑出来。

    “如果有追兵进来,你就用最强的战法,替我争取一段时间。

    “本将军去打个洞,咱们走地道,你且在外面挡一会。”

    黑津从苏越背上跳下来,连忙交代道。

    苏越看了眼黑津,心里不由的震撼。

    宗师果然不愧是宗师。

    这才过了多久,他胸膛的大窟窿,竟然已经有肉芽延伸出来,甚至还凝结成了内脏的基本形状。

    白骨生肉。

    这简直是厉害的不得了,苏越都忍不住想杀了他。

    万一这畜生实力恢复,自己就没机会了。

    “可恨,打洞又要浪费气血,否则我可以恢复一些伤势。”

    黑津一句抱怨,他已经开始打洞。

    闻言,苏越这才放心。

    只要黑津不恢复实力,就没什么可怕的。

    苏越看着这打洞战法,又特别眼馋。

    命绳和电钻一样,疯狂旋转,几个眨眼,黑津的身体已经和耗子一样,彻底钻在了地底深处。

    苏越连忙小心掩盖了一下洞口。

    没办法,自己必须要将追兵引开,才敢下去,否则这洞口暴露,一切就都完了。

    很明显,这群追兵是不死不休的状态。

    也就是苏越刚刚隐藏好洞口,五个四品的阳向族,已经拎着兵器走过来。

    他们满脸警惕的看着苏越,似乎在怀疑着什么。

    要说湿境唯一的好处,就是证据特别容易被抹除。

    反正阴雨绵绵,地面永远都是一滩泥浆,哪怕有血迹,也根本看不出来。

    “黑津将军呢?”

    一个阳向族死死盯着苏越。

    “不知道,他威胁我来沼泽,然后自己跑到了妖兽丛林里,要不你们进去找找?”

    苏越无辜的指了指里面。

    吼吼吼!

    里面咆哮着妖兽的低吼。

    “你撒谎。”

    另一个阳向族冷冷道,他眼神轻蔑,宛如在看一个白痴。

    “对,没错,我撒谎了。

    “黑津将军说有人追杀他,他半路在沼泽地打了个洞,然后就不见了。”

    苏越如实说道。

    “洞口在哪?”

    果然,这次追兵们都信了。

    的他们也很警惕。

    宗师只有这一个,追兵却有很多,抢东西这种事情,在于一个快。

    毕竟还有很多勇士在找黑津,他们必须要先一步找到,这样才能独吞。

    黑津会打洞,这是很多阳向族都知道的事情。

    就因为这打洞战法,黑津才得到了不少的财富。

    他原本就是个普通的阳向族,如果不是打洞战法,他又凭什么能突破宗师。

    所以,苏越说的是真的。

    “看到那座山了吗?就在山脚下。”

    苏越又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小山峰。

    他表情有些恐惧,还有些真诚。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一个阳向族问道。

    “黑津将军让我引开你们。”

    苏越如实说道。

    几个阳向族面面相觑,他们已经信了苏越,毕竟脑子这么愣的人不多见。

    “你跟我们一起来。

    “如果找到洞口,就放了你,如果找不到,那就杀了你。”

    为首的四品又说道。

    “我可以反抗吗?”

    苏越的表情很怂,但这句话又让几个阳向族诧异。

    这白痴是要找死?

    “哼,一招你就会粉身碎骨。”

    一个四品咬牙切齿的走出来。

    迟迟找不到黑津,他已经愤怒。

    “我也要用一招打败你们。

    “你们几个,知道我最强的战术是什么吗?”

    苏越掌心里的铁棍狠狠一砸地面,随后轻蔑的看着几个追兵。

    “哼,一个区区三品,你能有什么强大的招式。

    “来,让我见识见识。

    “如果你能让我动一下,我认你当爷爷。”

    几个阳向族反而来了兴趣,其中一个更是满脸轻蔑。

    当然,他们也不敢大意,一个个死死盯着苏越的铁棍。

    苏越凝重的脸,深吸一口气,随后,他直接伸出手臂,张开手掌:

    “我最强的战术,就是富有。

    “这三颗丹药,来自强大的神州。我会扔在远处,你们有四个人,可能会有一个人得不到。

    “看清楚!”

    嗖!

    追兵目瞪口呆,他们刚刚确定这丹药确实来自神州,可下一个刹那,苏越大胳膊一甩,丹药已经飞出去。

    果然。

    有钱确实可以为所欲为。

    几个贫穷的四品疯了一样朝丹药掠去。

    没有一个阳向族犹豫过。

    这已经成了本能,神州丹药啊,简直是意外之喜。

    别说这群贫穷的阳向族,哪怕就是神州武者,也会不惜一切去抢丹药。

    稀缺货。

    “哼,刚刚还说动一下认我让爷爷,真香定律还真是恐怖如斯,可惜我不要你这不孝的孙子。”

    苏越冷笑了一声。

    时间拖延的差不多了,经过这一顿胡搅蛮缠,他们不可能会想到,洞口就在这里。

    随后,苏越一步跨入凶兽丛林。

    还不等凶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蹲在树上,直接隐身。

    “虽然有沼泽掩护,但洞口毕竟还是有些不一样,但这群追兵已经不会在意这里。”

    蹲在树上,苏越看了眼洞口。

    有些细小的差距,如果搜查的仔细,一定可以发现异常。

    但追兵已经被干扰。

    可惜了,从杜惊书那里借来的三颗棠竹丹,落到了异族手里。

    但这也没办法,钓鱼终于就要有些鱼饵。

    面对这么多四品的围攻,自己连逃的机会都不大。

    当然,那些丹药在弹出去的瞬间,已经被苏越破坏,不会有太大的药效。

    果然。

    不到一分时间,几个阳向族已经返回来。

    ……

    “那小子跑了!”

    “快去地洞抓黑津。”

    “那小子会不会在撒谎。”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去看看。”

    ……

    几个阳向族一商量,就急忙朝着远处掠去,虽然苏越的话漏洞百出,但情况紧急,他们已经没时间做出精准的判断。

    一分钟后,苏越从树上跳下来。

    他在离开前,将铁棍藏在了树干里,随后做了标记。

    在凶兽丛林,棍子会很安全,等有机会再拿回来。

    自己要下地洞,拿着一根长棍子,根本就不现实。

    算算时间,黑津的洞,应该打的差不多了。

    苏越找到洞口,挖开洞口的泥,自己钻进去之后,又将洞口伪装好。

    这一次,苏越的时间很宽裕,所以他伪装的天衣无缝。

    其实黑旗的选址已经很不错,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到洞口,再加上雨水冲刷,什么都找不到,更何况,这里还临近妖兽丛林,异族也不愿意驻住停留。

    山洞并不宽,苏越得猫着腰前进。

    没多久,苏越就追上了黑津。

    不得不承认,黑津的打洞水平是超一流。

    “甩开了?”

    黑津咳着血。

    他见到苏越的时候,还有些意外。

    其实黑津已经做好了牺牲苏越的准备。

    这种贪图富贵的阳向族,会在经历一番严刑拷打后招供。

    他不可能第一时间就承认洞口在这里。

    这样,黑津的目标就达成了。

    毕竟,这条地道只是伪装,苏越只需要拖延一会,之后哪怕他忍不住招供,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已经逃走了。

    这里的地道并不只有一条。

    虽然牺牲一个听话的奴才是损失,但也没办法。

    只有将这个贪婪的家伙留在地面,才能吸引了追兵注意力。

    可他没想到,苏越竟然能追来。

    “我把他们引到了其他地方,洞口很安全。

    “可惜,为了摆脱他们,我浪费了辛苦抢来的丹药。”

    苏越满脸抱怨。

    “鼠目寸光。

    “等回到我的洞穴,我让你吃丹药撑死。

    “咳……咳……”

    黑津不屑的看了眼苏越。

    这些低阶的阳向族,永远都这么没出息。

    “真的?

    “可以现在就给我点吗?”

    苏越注意到,黑津腰上挂着一个择兽皮包。

    “我是宗师,你觉得我包里会放三品服用的丹药吗?”

    黑津看了眼苏越,就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苏越干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心里有疑惑,害怕本将军会出尔反尔,害怕本将军会骗你。

    “所以我说你鼠目寸光。”

    黑津在前面打洞,苏越黑着脸在后面。

    他在观察黑津的打洞战法。

    可惜,没有战法纲要的情况下,苏越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只是很羡慕。

    这挖洞速度也太快了。

    不过这挖洞术似乎很耗费气血,黑津很疲倦,他甚至有一种在拼命的感觉。

    可能,这家伙是害怕追兵跟来吧。

    也幸亏大家都是武者,如果是普通人进来,仅仅因为缺氧就会死亡。

    “徒儿,咱们到主路了,过来扶着我。”

    黑津突然朝着前方狠狠一挖。

    随后,一股空气扑面而来,苏越说不出的舒畅,虽然空气很潮湿,但毕竟是空气。

    “是将军!”

    苏越连忙上前,将黑津扶起来。

    不扶着不行。

    这家伙眼看着就要累死,他胸口毕竟还有个血窟窿。

    “以后叫我师傅吧,你是我唯一的徒弟。徒儿,你叫什么名字?”

    黑津问道。

    他越看苏越,越觉得这小家伙虎头虎脑,脑子有点不够用。

    但这种愣头容易操控。

    他不需要聪明的手下。

    “师傅,我叫红锅。”

    苏越连忙说道。

    他没有提红祸,万一这家伙知道余惊城,不好解释。

    就叫红锅吧。

    苏越回头看了一眼。

    黑津打出来的洞,已经被他从里面填上。

    黑津可能早有逃亡的准备,刚才途径的地方,还有几个洞口,很明显是用来迷惑敌人。

    这老东西很谨慎。

    “徒儿,实话和你说,我的择兽包裹里,是三颗无纹族的五品心脏。

    “我为什么替墨铠去江元国卖命?还不是为了这几颗心脏。你以为我傻吗?凭什么我要伺候他墨铠。

    “这三颗心脏,我已经洒了药粉,保持着新鲜状态,我要用来炼药。”

    这是一条比较宽阔的地道,有一人高,路上山曲十八弯,苏越扶着黑津,也不知道自己走在了什么地方。

    听着黑津的讲述,苏越凝重的皱着眉。

    墨铠这个强者……他知道。

    无数次侵略江元国的元凶,都是这个叫墨铠的九品大宗师。

    他是统治附近城池的神长老。

    但听黑津的语气,他似乎对墨铠很不屑。

    还有,他要炼什么药,为什么还要用五品心脏。

    简直诡异。

    这个黑津,很不简单。

    “徒儿,你跟着我就对了,如果你敢返回茂妖城,免不了要去和神州对战。

    “墨铠算计了好几年,虽说神州武者已经穿上他的霜藤甲,但这霜藤甲到底能牵制神州武者几成的战力,谁又能知道呢?

    “你逃开那个是非之地,是明智之选,是师傅我救了你的小命。”

    “你想想,神州抓遍了五个种族,抓走了31个宗师,他们要当众斩首,你觉得墨铠能咽下这口气吗?他敢不闻不问吗?

    “虽说墨铠纠集了五个种族的九品大宗师联手,但神州和湿境战了这么多年,是吃素的吗?

    “他胜算虽然不低,但伤亡绝对惨重。

    “就如你这样的蝼蚁,真的没必要去送死。”

    黑津摇摇晃晃,气若游丝。

    现在他还不能完全信任苏越,他得不断抛出筹码,让这个红锅,彻彻底底崇拜自己。

    茂妖城那些高层的事情,对这些底层武者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会感激自己。

    果然。

    听了自己的话,这个小家伙已经被震惊到目瞪口呆。

    这样就对了。

    越是崇拜高阶统治者的秘密,就越是有野心。

    只要有野心,就容易收买。

    特别是这种有野心,但偏偏没脑子的愣头,更容易收买。

    其实苏越是真的震惊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州……竟然抓了异族31个宗师,还要当众斩首。

    自己没有听到消息啊。

    还有,神州向全球发布的霜藤甲,竟然会是墨铠的阴谋。

    他到底有什么阴谋?

    “师傅,神长老什么时候去进攻神州?”

    苏越忍不住问道。

    “差不多20天左右吧。

    “雷祭市还没有公布斩首时间,但应该就是那几天。”

    黑津笑了笑,虽然他嘴角还在咳血,但却有一种运筹帷幄的从容。

    “那个霜藤甲?”

    苏越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绝对是关键情报。

    根据苏越所知,霜藤甲在神州已经大批量生产,甚至连江元国这些小国家都得到了科研院的技术,准备批量打造。

    可谁能想到,这竟然是来自湿境的暗算。

    太可怕了。

    “我也是无意中偷听而已,神州科研院一直在研究霜藤的用法,但霜藤毕竟是茂妖城的产业,霜藤的用法,也是墨铠的独门秘方。墨铠故意泄露秘方,好像在算计神州,但具体怎么算计,我也不清楚。

    “为了让神州麻痹大意,墨铠甚至专门派遣大军守护在霜藤丛林,用来防止被神州大量拿走霜藤。但守护的同时,墨铠又暗中找机会白白送给神州,各种阴谋诡计,反正神州人太厉害。”

    “你小小年纪,打听这些干什么?”

    黑津看了眼苏越。

    果然。

    是个藏不住自己野心的愣头。

    确实白痴。

    如果是聪明人,这种问题一定会闭口不提,你竟然还敢打听。

    怪不得,在江武城的时候,所有阳向族都撤了,只有这愣头还在街道上瞎逛。

    脑子不激灵啊。

    黑津放松了心情。

    用这种愣头来伺候自己,其实最合适不过。

    “我……我就随便问问。”

    苏越连忙低着头,嘀嘀咕咕。

    该死。

    这霜藤甲,到底有什么阴谋。

    要知道,根据科研院的说法,神州七大军团,可都要装备霜藤甲啊。

    看来阳向族在下一盘大棋,自己必须要去茂妖城调查一番。

    这也太危险了。

    可惜,黑津也不知道具体阴谋是什么,这点比较可惜。

    “这些事情,是八品城主这个级别才能接触的信息,你羡慕城主吗?

    “或者说,你羡慕宗师吗?”

    黑津也没有怪罪苏越。

    他反而是阴森森盯着苏越,阴阳怪气的问道。

    “不想当宗师的武者,不是好武者。

    “可惜,弟子资质愚钝,脑子也笨,实力也低,一辈子没办法出人头地,也没办法给紫瓶报仇雪恨。

    “我是个没用的阳向族。”

    苏越唉声叹气。

    哥们。

    你不就是想要一个迫切想变强,而且还有些愣头的人设吗?

    本影帝给你演。

    不就是飙演技嘛,谁还不是个老戏骨。

    我非要把你的底裤都忽悠出来。

    苏越暗中观察过黑津的表情,每次自己犯傻的时候,这货就开心。

    “哈哈,原来还背负着血海深仇。

    “那你更得靠为师来提携你。

    “你的资质确实愚钝,要当八品城主根本没机会,甚至当七品的营将军都希望渺茫。

    “但是,你突破到六品,问题还不大。

    “当然,可能会需要很久时间。”

    黑津看着苏越不甘心的表情,心情更加开朗。

    被仇恨蒙蔽着的愣头,更容易操控。

    “得多久?”

    苏越猛地转头。

    他瞳孔收缩,甚至扶着黑津的手掌,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对。

    老子的睫毛都是戏。

    绝对秒杀小鲜肉的演技。

    “着急什么……等到我儿子出生,等到下一个神长老诞生。

    “我儿子是神长老,我是神州老的父亲,你就是从小陪伴在神长老身旁的侍卫。

    “能跟随九品神长老,你觉得你还会弱吗?”

    黑津反问道。

    “您儿子?在什么地方?”

    苏越连忙问道。

    听黑津的话音,这家伙似乎在培养一个九品的阳向族。

    可他也不过是个六品。

    不会是吹牛比吧。

    “我连我儿子的娘都没有找到,儿子还没有出生,所以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差不多,十七八年吧。

    “你肯定奇怪,我为什么拿着无纹族的心脏回来,我可以告诉你,我要炼制的丹药,叫神脉丹。

    “服下神脉丹,我儿子就会有至高体质,他就是下一个神长老。

    “你只需要安静的等待就足够了。”

    黑津一脸自信的笑着。

    苏越眼神里流露除了些许失望,又夹杂着激动,甚至还有些质疑。

    十七八年虽然很久。

    但想想是当六品宗师,一切都值得。

    至于那一点质疑,再正常不过。

    不质疑才不对劲。

    苏越对细节拿捏的很到位。

    “师傅,您儿子还没有出生,我闲着也无聊,要不您教教我挖洞战法吧。”

    苏越想了想,又一脸贪婪的问道。

    神脉丹这种事情。

    想想都不可能给自己吃,苏越根本就没有提起。

    想必,是什么提升资质的丹药。

    至于有没有那么神奇,就全靠一张嘴吹了。

    阳向族好的不学,吹牛功夫各个一流。

    先尝试问一下挖洞战法,苏越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他搜遍了神州武道网,没有类似的战法。

    可能,是因为没有命绳吧。

    “哼,我就知道你急功近利。

    “你想学可以,自己去悟道碑领悟去,只要你有这个感悟力。”

    黑津冷笑一声。

    果然。

    这个红锅一点城府都没有。

    愣头。

    愣头青啊。

    怪不得这么弱。

    这时候,二人走到了山洞尽头。

    黑津竟然打开一扇石门。

    里面,是一个很空旷的山洞,甚至还说不出的干燥。

    苏越口干舌燥。

    这里简直是另一个世界啊。

    “为师以前和你一样,我之所以能拥有今天的一切,就是因为无意中发现了这山洞。”

    黑津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一刻,他脸上终于漏出了释然的表情。

    ……

    ps:家里停电,作者君跑到网吧码子。

    结果大家都能猜到。

    打开游戏,不知不觉一下午时间过去。

    大家推荐票和月票别停下……是作者君错了,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