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娱之坂道时代〕〔神奇宝贝之精灵掌〕〔至尊毒妃:邪王的〕〔兵之神〕〔东境江湖事〕〔被迫成为幕后大佬〕〔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万古第一龙〕〔地球至强男人〕〔港乐时代〕〔我在修仙世界当掌〕〔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龙神至尊〕〔末日老实人〕〔万界为仙〕〔兵王弃少〕〔余生有你,甜又暖〕〔四爷是棵摇钱树〕〔陆先生又上头了〕〔上门好女婿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3章 舌尖上的神脉丹
    很快,两天时间过去。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苏越学会了打洞战法,这种卓越战法根本不难,他用时五个小时,便直接成功,甚至只是捎带。

    他大多数的时间,是在破解这墓碑和黑津的寄生关系。

    这是自己杀敌和逃亡的关键。

    很难。

    也很复杂,不亚于推演中压位的战法。

    其实这种难度,也不会让苏越绝望,最大的问题,是苏越时间太紧迫。

    黑津是宗师。

    他伤势恢复的速度,已经超出了苏越的预判。

    太快。

    说起来这黑津运气也不错。

    他由于吞药的数量太多,再加上湿境炼制丹药的水平一般,所以黑津体内淤积了大量的灵药渣滓。

    可在江元国挨了一箭,他需要重塑五脏六腑。

    谁能想到。

    重塑之后的内脏,竟然没有渣滓淤积,所以他伤势恢复的速度,出乎了苏越的判断。

    对。

    黑津已经可以施展出四品巅峰,甚至是五品的力量。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苏越现在很被动。

    他只有一条路,就是找到破解寄生的办法,然后抓紧时间杀黑津。

    根本没有其他路可走。

    “哈哈,徒儿,你真是我的福将。

    “原本我突破七品无望,可经过这次浩劫,为师已经脱胎换骨,终于有了突破七品的契机。

    “半年,我再疗伤半年,就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机。

    “再耗费五年时间,我一定会突破到七品,那时候,我的两个儿子也该出生……双喜临门,真是双喜临门。”

    黑津举着双手,哈哈大笑,浑身黑毛也不断翻滚。

    他心里是真的狂喜。

    原以为身受重伤,这辈子就毁了,就只能在六品浑浑噩噩。

    谁知道,因祸得福。

    黑津的身体,和其他异族不一样。

    别人不会打洞,也根本没有这么多的丹药可以服用。

    那些淤积的灵药残渣,在极限情况下,救了黑津一命。

    原本那一箭,他该死的。

    苏越心中暗骂。

    这黑津,还真是和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一样运气滔天。

    这种绝境下,竟然被他找到了突破的契机,简直是老天爷在帮忙。

    看着黑津狂喜,苏越却越来越忧虑。

    如果恢复到四品巅峰,也就是孟羊的水准,苏越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可惜,黑津突然得到机缘,他直接恢复到了五品的实力。

    难办!

    现在想杀黑津,就难如登天了。

    况且,黑津的气血能力是五品,但他的肉身,还是六品的强度,苏越手头没有趁手兵器,要杀他,难上加难。

    该死。

    其实昨天苏越就想杀黑津,但被这墓碑拖延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动手。

    现在,已经晚了。

    当然,也不是一点好消息都没有。

    他终于找到了破解墓碑的方法。

    详细的破坏方式,已经被苏越计算出来。

    只要苏越打出烙印,这墓碑和黑津之间的寄生关系,就可以解除。

    但烙印只要被破坏,墓碑也就直接毁了,这一点苏越无法弥补,比较遗憾。

    这是金寰留下的自毁机制,苏越也绕不开。

    苏越现在就和黑客一样,他可以篡改墓碑里的烙印系统,但却无法阻止其自毁。

    他唯一焦急的事情,就是时间。

    除了打洞战法和神脉丹,墓碑上还有其他一些战法,但时间太急迫,苏越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也没办法,其实也不是什么稀缺战法,墓碑毁了就毁了。

    可即便是牺牲了墓碑,他也丧失了杀黑津的最佳时机。

    ……

    “徒儿,你感悟的怎么样?学会打洞战法了吗?”

    黑津笑了很长时间,随后才轻蔑的看向苏越。

    他现在心情极好,看苏越都顺眼了很多。

    “没有,弟子太愚钝。”

    苏越苦恼的摇摇头。

    他离开墓碑,走到黑津面前,唯唯诺诺,甚至一脸自卑,还有些对自己的自我怀疑。

    这套表情很复杂。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放松。

    “哈哈哈,你愚钝也是应该的,学不会更应,如果人人都能学会打洞战术,那我黑津又能算什么?

    “红锅,你好好为奴为仆,好好伺候为师,如果我那天心血来潮,或许会帮你打穴。

    “你这个人脑子笨,人又不激灵,得有危机意识,毕竟以后要伺候神长老,你自己不能懈怠。”

    黑津毫不留情的训斥道。

    “是,弟子明白。”

    苏越低着头。

    卧槽尼玛。

    翻了狗比脸,马上就不认人。

    简直是个畜生。

    刚才虚弱的时候,好话承诺了一推,推心置腹,恨不得把女儿嫁给劳资。

    现在实力恢复到五品,瞬间变脸,瞬间颐指气使,这特么才是戏精附体。

    果然,喜欢给员工画大饼的领导,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信了领导的话,那就是利用完滚蛋的结局。

    之前还承诺当徒弟,现在一口一个奴仆。

    画大饼。

    牲口一个,不得好死。

    苏越心里诅咒着。

    “你难道是在不服气吗?”

    黑津又轻蔑的盯着苏越。

    这家伙虽然脑子楞,但并不傻,他心里已经有了怨气。

    这也是正常现象。

    “没有,弟子不敢。”

    苏越连忙又说道。

    他仔细观察着这大殿的情况。

    得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畜生一击斩杀。

    要知道,他可是个宗师。

    虽说是受伤的宗师,但终究是宗师。

    黑津还有没有其他秘密手段?

    苏越不知道,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这令人很被动。

    “你不敢就对了。

    “作为弟子,你要懂得感恩,能伺候宗师,能伺候我,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报,懂了吗?”

    黑津又说道。

    伤势毕竟还没有彻底恢复,他还需要苏越尽心尽力的照顾。

    虽说没有苏越也可以。

    但生活毕竟不方便,多个人照顾,会舒服很多。

    之前用萝卜喂饱了红锅,可能会让这个愣头有些膨胀。

    现在,必须要动用一点压力,让他明白什么是唯命是从。

    对付奴仆,恩威并施永远是王道。

    “懂了。”

    苏越眼睛里有些惊恐。

    他感觉到了来自黑津的压迫,这畜生应该是在恩威并施的压迫自己。

    配合你的演出吧。

    苏越不得不承认。

    黑津这畜生才是影帝,之前虚弱的时候,表现的和蔼可亲,一副慈父的形象。

    现在恢复伤势,立刻就盛气凌人,尖酸刻薄。

    ……

    轰隆隆!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丹炉开始隆隆作响。

    原本还想继续训斥苏越,黑津也是因为纯粹的无聊,他总要有个消遣,辱骂和羞辱,也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

    可看到丹炉震动,黑津猛地站起身来。

    “成了……哈哈哈……我黑津洪福齐天,果然是天选的强者,我黑津终于成功啦。

    “神脉丹出炉,我的儿子,会成为神长老。

    “我可以生100个儿子,200个儿子……我可以把他们都培养成神长老,哈哈哈。

    “几十年后,我黑津就是族尊。

    “不是九品又怎样?我掌握着炼制神脉丹的独门方法,我能培养出无数九品,我就是族尊,哈哈哈!”

    顷刻间,山洞里充斥着一股浓郁的丹药味道。

    不是什么丹香味。

    灵药的本质是苦味,所以不可能有什么丹香。

    苏越皱着眉头。

    这丹药的味道,苦的人想吐。

    成功了。

    苏越心情更加凝固。

    根据墓碑上的记载,这味道确实是神脉丹成功的表现。

    苏越又看了眼丹炉上方的武者心脏。

    很凄惨。

    因为气血被抽干的原因,几颗心脏彻底腐朽,就如晒干的树皮,枯肉凝聚在一起,看上去很丑陋。

    但几颗心脏还在颤抖,似乎有些不甘心。

    苏越心里叹了口气。

    他能感觉得到,这几颗心脏根本很愤怒,它们不愿意被炼制成阳向族的丹药。

    但木已成舟,又能如何。

    苏越也只能替他们默哀一声。

    “徒儿,去打开丹炉,把丹药给我拿过来。

    “对你来说,这是一场机缘,丹炉开启的刹那,里面会有浓郁的丹气飘出来,你只要嗅一口,就可以增幅不少气血。

    “你一定要懂得感恩啊。”

    黑津狂笑了几秒,随后胳膊一挥,连忙指挥道。

    他有伤在身,不方便去开启丹炉,里面热气喷发的瞬间,会加重自己伤势。

    况且,神脉丹出炉,可能会有什么反噬。

    这时候,红锅这个奴仆,就排上了用场。

    至于什么丹气。

    有个屁丹气。

    “是,师傅!”

    苏越有些惊恐的点点头,随后小心翼翼走到丹炉旁。

    老畜生。

    苏越心里一声怒骂。

    什么危险事情都让老子干。

    丹气?

    丹你麻痹。

    故事编的和真的一样,你特么章口就来,一会得跪下,给劳资谢罪。

    “快快开启,迎接你的机缘。”

    黑津见苏越走到丹炉旁,连忙催促道。

    丹药应该趁热拿出来最好,在炉子里蒙的时间太久,会影响药效,这也是墓碑上的记载。

    咕咚!

    黑津咽了口唾沫。

    虽然结果和自己计划的一模一样,但他还是忍不住紧张着。

    自己飞黄腾达的机会,就要来了。

    什么墨铠。

    都是垃圾。

    我培养两个神长老,你一个墨铠,拿什么阻挡?

    让你在我面前嚣张跋扈,让你作威作福。

    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越没办法,终究还是要打开丹炉。

    他在杀黑津之前,必须得先毁了这两颗丹药。

    黑津诡计多端,苏越不知道这家伙还有没有逃亡的办法,不得不做好准备。

    “徒儿,快打开丹炉,你还在磨蹭什么。”

    见苏越表情有些犹豫,黑津不耐烦催促着。

    轰隆!

    丹炉被打开,顿时间,一股恐怖的气浪扑面而来,如果不是苏越闪的块,他都可能被烧伤皮肤。

    怪不得黑津自己不过来,果然开启丹炉有一定的危险。

    山洞里的气息瞬间炽热起来,丹炉上空翻滚着很浓的气雾,犹如一笼馒头刚刚起锅一样。

    也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

    咻!

    还不等苏越的手掌伸在丹炉里,里面的两颗丹药,竟然是如子弹一样,直接射向苏越的嘴。

    这时候,苏越感知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是武者心脏的气血之力。

    没错。

    在丹炉旁,原本已经被榨干了灵气的心脏,突然歇斯底里的燃烧起来。

    两颗丹药,就是在心脏的操控下,飞向了苏越的嘴。

    “徒儿,快拿住丹药,别让它跑了。

    “神丹有灵,里面可能还残留着神州武者的残念。

    “他们如果要复仇,可能会强制让你吞下去一颗,你千万别张嘴,会死的。”

    与此同时,黑津也急匆匆朝着苏越掠来。

    果然。

    这些狡猾的神州武者,没有一个好东西。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之所以让苏越去打开丹炉,就是怕丹药会反噬主人。

    在阳向族的记载中,只要是用无纹族心脏炼丹,经常性会出现这种问题,这是来自死者的怨念。

    但武者只要小心一点,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

    之前黑津没有提醒苏越,也是怕他会胆怯,会坏了自己的事。

    但这种丹药复仇,一般也没什么作用。

    红锅如果没有蠢到家,就不会把丹药咽下去。

    丹药闪电般袭击而来,虽然很快,但苏越还是反应了过来。

    他下意识闪烁开来。

    虽然他本体是人族,哪怕是服下神脉丹,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但毕竟事出突然。

    然而,苏越低估了人族武者的报仇之心。

    率先射出来的一颗丹药,赫然是化作满天药粉,直接裹在苏越身上,来自心脏的最后灵气,歇斯底里的缠绕着苏越。

    苏越目瞪口呆。

    丹药的药效,根本就用不着从嘴里化开,直接化成粉末,再通过歇斯底里的灵气,钻到了苏越的每个毛孔里。

    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对!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苏越刚刚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来自心脏的反噬,狠狠包裹在一起。

    第一颗神脉丹,就以这种歇斯底里的报仇方式,被彻底融合在苏越体内。

    苏越甚至能感觉到来自心脏的憎恨和怨毒。

    人族武者愤怒不止,要用最后的执念,拖死阳向族。

    苏越心中甚至有些敬意。

    如果自己是个阳向族,已经被反噬弄死了。

    当然,随着药效在体内融化开,苏越浑身上下,被史无前例的痛处包裹着。

    痛!

    是真的痛。

    苏越甚至有一种要原地爆炸的感觉。

    对。

    他真的要爆炸,确确实实的爆炸。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如充满气的气球,下一秒就会爆炸。

    黑津说的没错。

    墓碑上的注解也没错。

    如果是纯粹的阳向族,根本就不允许服用神脉丹,真的会死,粉身碎骨。

    苏越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恐怖的感觉,你管你多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怪不得,黑津这个畜生,要让自己来打开丹炉,他早料到了危险。

    艹!

    立刻切换状态!

    眼看着就要被炸死,苏越哪里还能顾得上其他,他直接打开系统,二话不安说就切换成人族状态。

    轰!

    顿时间,浑身的剧痛,潮水一般消失。

    消失的一干二净。

    就如一个坠入大海,即将要被溺死的人,突然被救起来来,呼吸到了氧气。

    苏越体内甚至充满了很澎湃的力量。

    他的气穴,直接被神脉丹打开了两个,而且体内似乎有一座灵气河流聚集着,在等自己去吞噬。

    气穴……93个。

    对!

    这神脉丹对人族,果然是有奇效。

    苏越现在的状态简直是巅峰,并且得到了一大笔灵气储备。

    但可惜,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

    死里逃生的苏越,有些后怕。

    呼!

    呼!

    苏越终于有余力喘口气。

    刚才那一瞬间,苏越真的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模样。

    太可怕。

    太惊悚。

    简直就是命悬一线。

    这时候,第二颗神脉丹,也要在苏越面前爆开。

    但由于苏越切换了状态,原本要爆开在丹药,顿时没有了目标,包裹在丹药上的怨念,也烟消云散。

    原本就是一股执念,所以持久性很差。

    失去了阳向族目标后,怨念烟消云散,前后只是眨眼时间。

    搜!

    苏越出手,急忙将丹药捏在掌心里。

    怨念只会锁定阳向族,但对人族根本无害。

    所以,苏越拿到了了第二颗神脉丹。

    “唉,我根本不愿意吃下丹药,没想到最终以这种方式,到了我体内。

    “前辈们,虽然生前没办法救你们的命,但我现在,却会为你们报仇雪恨。

    “我体内有你们心脏炼的药,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带着你们的执念,让阳向族血债血偿,前辈们,保佑我!”

    苏越叹了口气。

    他都没有想到,神脉丹竟然会以怨念的方式,强制进入自己体内。

    或许,这也是一种缘分。

    黑津定格在原地,被吓直接吓懵。

    对!

    任何人遭遇这种场景,都会被吓的魂飞魄散。

    谁能想到,一直以来愣头愣脑的蠢徒弟,突然就成了一个地球人族。

    没错。

    货真价实的地球武者。

    黑津亲眼目得了神脉丹炸开,随后药粉钻进了苏越的身体里。

    他还在庆幸,幸亏有个傻子给自己挡着。

    虽然牺牲一颗神脉丹,但黑津能损失得起,自己起码知道神脉丹的深浅,下次再炼制的时候,心里就会有所准备。

    等自己突破到七品的时候,足可以压制着神脉丹炸开。

    能得到一颗,黑津还算满意,有些遗憾,他能看得开。

    黑津已经运转出去气血,做好了镇压第二颗神脉丹的准备,这一刻他不容有失。

    并且他也有能力镇压第二颗。

    然而。

    谁能想到,本该死定的红锅,突然就成了一个该死的地球武者。

    之前,黑津甚至已经嗅到了红锅的死气。

    他竟然起死回生。

    神脉丹,被这个地球武者抢走了。

    嗖!

    身躯一个闪烁,黑津立刻和苏越拉开距离,隔着丹炉里的浓雾,他警惕的盯着苏越。

    三品。

    没错,这是个三品的地球武者。

    而这个地球武者的眼神变了。

    对!

    很锐利,犹如一个猎杀过无数猎物的猎手。

    狠辣,果断,残忍。

    以黑津的阅历,他竟然都感觉到了一丝忌惮。

    虽然三品,但这个人族武者不简单。

    “你是谁?”

    黑津警惕的问道。

    他已经做好了全力对敌的准备。

    幸好,对方只是个可笑的三品,也幸亏自己恢复到了五品的实力。

    否则,今天还真的有些危险。

    但面对一个三品,自己不可能输,黑津唯一担忧的事情,就是苏越手里的那颗神脉丹。

    “我是救了你命的祖宗。”

    苏越寒着脸冷笑道。

    嗡!

    嗡!

    嗡!

    速度增幅。

    攻击增幅。

    防御增幅。

    一瞬间,苏越身上闪烁着一层又一层的光芒。

    也不知道能不能弄死这黑津。

    实在不行,就只能逃命了。

    等找到机会,再回来杀人。

    “你不是我的对手。

    “把神脉丹给我,我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你如果敢连这颗神脉丹吞下去,你会被灵气撑死,不管你是人族还是阳向族。”

    黑津想要谈判。

    他怕这个人族投鼠忌器,将神脉丹再次吞下。

    虽然人族没有反噬,但神脉丹吞下去两颗,他真的可能会被活生生撑死。

    “你应该担忧你的小命。”

    唰!

    施展小凌波步,苏越身躯化作一道残影,直接是朝着黑津轰击而去。

    这种地步下,没必要有什么犹豫。

    轰隆!

    黑津没有躲闪,苏越的拳头,结结实实轰在了他刚刚才结痂的胸膛上。

    可惜,黑津嘴角只是冷笑。

    “我虽然负伤,气血强度只有五品,但我的肉身防御,依然是宗师。

    “你根本就破不了我的防御。”

    轰隆!

    轰隆!

    轰隆!

    黑津说话的时候,根本就一动不动。

    他的轻蔑并不是空穴来风。

    宗师的肉身,苏越是真的无法破防。

    苏越甚至施展了灵魂痛击。

    但可惜,黑津终究是宗师,灵魂痛击无效。

    苏越低估了宗师。

    之前濒死的状态还好,可现在,黑津已经不是之前的状态。

    苏越上蹿下跳,和歇斯底里的猴子一样。

    可惜。

    没有任何作用。

    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0.5。

    连防御都没有破开。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花里胡哨的对抗,都是徒劳。

    苏越也第一次感觉到了绝对的碾压,感觉到了绝望的差距。

    自己低估了黑津。

    现在的苏越,甚至开始怀疑屠宗师链,到底能不能杀了宗师。

    简直太强。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存在。

    咔!

    终于,苏越的辅助状态消失。

    他轰击了很久,也终于力竭。

    这时候,黑津瞳孔一闪,他闪电般抓住了苏越一个空隙,直接捏住苏越的脖子。

    “神脉丹给我,我饶你不死,甚至可以给你一笔丹药,再送你回地球。

    “听你的口音,你是地球武者,我可以饶了你,我只要神脉丹。”

    黑津睚眦欲裂。

    可恶的神州武者。

    他虽然表面上轻松,但其实也被打的够呛。

    都是硬撑的,全靠演技来咋呼对方。

    黑津都想不到,神州的三品武者都这么强大,竟然能差点破了自己的防。

    别看自己从容。

    但如果防御被破,也难免会加重伤势,甚至有生命危险。

    一个小孩打不过成年人。

    但绝对可以弄死昏过去的成年人。

    这个三品武者,不简单。

    起码在三品这个境界里,他是黑津见过最强的一个,没有之一。

    甚至,其他三品强者加起来,也不是苏越的对手。

    咔嚓!

    这时候,黑津的命绳,捆着苏越的手掌。

    苏越骨头一痛。

    两只手掌被粗暴的撑开。

    可惜,掌心里空荡荡,根本什么都没有。

    “想要神脉丹?做梦!”

    苏越狞笑一声。

    他龇牙咧嘴,牙齿咬着一颗金灿灿的丹药。

    咕咚!

    随后,苏越当着黑津的面,毫不犹豫的吞下了神脉丹。

    “你这个畜生……

    “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轰隆隆!

    轰隆隆!

    黑津捏着苏越的脑袋,将他狠狠砸在地面。

    砸了几次之后,黑津又将苏越举起来。

    “吐出来,给我吐出来,否则我将你炼成丹药。”

    黑津歇斯底里的怒骂着。

    “吐出来,给我吐出来……呜呜呜……你……”

    苏越被砸的浑身鲜血。

    黑津已经被气的丧失了理智,他还在举着苏越,歇斯底里的怒吼。

    突然。

    苏越原本已经昏暗的眼睛,陡然绽放出一股精芒。

    唰!

    黑津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越的嘴里,竟然能伸出那么长一根舌头。

    他被吓的魂飞魄散,甚至都没有一点点反应时间。

    谁能想到,舌头的尖端,赫然是那颗神脉丹。

    快!

    苏越被举过黑津的头顶,所以他是居高临下的状态。

    撑着敌人开口说话,苏越舌剑闪电般闪烁了一下,直接是刺进了黑津的口腔深处,甚至刺穿了黑津的喉咙。

    而插在舌尖上的神脉丹,也狠狠灌进了黑津的肚子里。

    甚至,苏越还打出一道气血,顺着舌尖,气血强制令神脉丹直接在黑津肚子里炸开。

    轰隆!

    趁着黑津惊恐的瞬间,苏越一脚踢在他脖颈,随后终于脱身。

    痛!

    这一刻,苏越浑身剧痛,犹如浑身骨头被打断一样,史无前例的痛。

    当然。

    苏越的计划还是成功了。

    他就是要趁着黑津的大意,将这颗神脉丹,送到黑津的肚子里。

    你不是要神脉丹吗?

    那我就给你。

    你苏爷爷向来大方,从不吝啬。

    ……

    抱歉大家,欠的一更继续欠一天,很快就补上。

    唉。

    好丢脸。

    大家的票别忘了,好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