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欲焚天〕〔她来运转〕〔校花的近身王者〕〔庶门风华〕〔刺骨〕〔灿唐〕〔圣手玄医〕〔掌欢〕〔影后常年热搜〕〔爆笑甜妻:冷少,〕〔时间料理师〕〔传媒巨舰〕〔末世之复仇战魂〕〔现代棒球〕〔家里有门通洪荒〕〔帝尊盛宠:全能小〕〔旅行时代〕〔从心之主〕〔李朝万古一逆贼〕〔永恒美食乐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6章 肝胆相照,生死之交
    在高星忠的辅助下,苏越没有浪费太多时间,便将一群四品全部格杀。 . .co

    高星忠虽然是受伤状态,但作为五品的速度和战斗意识还在,他只是难以发挥出最强轰击手段而已。

    偏偏苏越在蓝拳的加持下,连五品都可以轰杀,更何况一群普通四品。

    这些四品求饶,反抗,逃跑,但都无济于事。

    他们本应该在苏越杀紫震的时候,就提前逃亡。

    可惜。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都特别贪婪。

    这群四品想渔翁得利,但最终却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他们真诚的叫着苏越祖宗,可一切都太迟了。

    杀光异族之后,苏越和高星忠马不停蹄的开始处理尸体。

    不得不承认,专业就是专业。

    高星忠处理尸体的方法,比苏越要快很多,在专业面前,苏越甚至有些笨手笨脚。

    他也从高星忠身上学了不少。

    起码在处理尸体的时候,他也勉强也可以算是个老手。

    苏越感慨,如果早早能遇到高星忠,自己隐藏和黑津逃亡的洞口,就不会留下任何破绽。

    果然,活到老学到老。

    任何时候,都不能有懈怠的心啊。

    前后也就十几分钟时间,现场已经清理完毕,高星忠抹去了所有战斗痕迹。

    起码,别人看不出是紫震这个小队滞留过。

    而苏越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紫震身上的东西,也已经被高星忠娴熟的收缴。

    “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我叫高星忠,因为你,包大昌这几天已经自闭,快患抑郁症了。”

    高星忠领着苏越,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隐蔽地点。

    两个人藏好之后,

    高星忠自我介绍了一下。

    “啊,高哥,你认识包大昌?”

    苏越有些尴尬。

    其实想想,还真的有些抱歉。

    包大昌奉命看守自己,可惜自己却逃了。

    对一个优秀的密探来说,这也是一种耻辱,

    “我和他曾经是战友,甚至……还是他的手下败将,当然,仅仅是比速度。

    “论速度,在魏远军团五品以下,包大昌几乎是无敌状态。”

    高星忠苦笑到。

    他看着苏越,心里也佩服的很。

    其实不仅仅自己佩服,魏远军团不少五品武者,都佩服苏越。

    包大昌将苏越逃跑的消息汇报给柳一舟,魏远军团差点炸了,包大昌甚至要请罪,请求责罚。

    反而,柳一舟出奇的平静,甚至都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包大昌就是留给苏越的考验。

    苏越如果能从包大昌手里逃走,那在湿境也没有那么容易死。

    事实证明,所有人还是低估了这小子。

    他不仅仅自己没事,反过来还要拯救自己。

    简直是个奇才。

    “运气,我也是耍了点手段,才骗过包大哥,纯粹是运气。”

    苏越嘿嘿一笑。

    等回去江元国,得好好给包大昌心理疏导一下。

    千万别抑郁了。

    “你就是靠着伪装逃走的?

    “不对啊,包大昌可以识别伪装,他不可能让你逃走。”

    高星忠想了想,又皱着眉问道。

    “我从江武跑的时候,没有伪装,正大光明。

    “对了高大哥,一会把识别伪装的办法,先教我一下。”

    苏越满脸血污,笑的时候牙齿白森森。

    “怎么……你小子还计划在湿境浪?

    “刚才那蓝拳头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某种毒素吧。”

    高星忠皱着眉问道。

    这小子处处透漏着诡异。

    还有那个什么黑津。

    一路上,紫震一直在寻找黑津,可黑津的下落,似乎苏越就知道。

    黑津是茂妖城的一个六品宗师,高星忠知道这个家伙。

    说起来,黑津好像很普通,但又涉及到了什么九品机缘。

    不过高星忠也没有多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况且苏越也不是魏远军团的战士,他有权保守秘密。

    “唉,这就说来话长。

    “我之所以能逃到湿境,就是被黑津抓走,要拿我做实验。”

    苏越长长叹了口气。

    他从黑津被射伤开始,讲述道黑津抓他做实验,要用人族的心脏,炼制九品丹药。

    结果,黑津在炼丹的时候,不小心暴毙。

    而丹药的残留,还留在他手掌里。

    就这样,苏越说自己带着有毒的手掌逃出来,想要化解这手掌里的毒,只有用阳向族的血液。

    一切解释,都有理有据。

    虽然高星忠没有多问,但苏越还是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你小子差点没命,你知道吗!”

    听完苏越的经历,高星忠都有些后怕。

    一个不小心,苏越就挂了。

    这得多危险。

    都已经这样了,这小子竟然还想着在湿境浪。

    高星忠又拿起苏越的胳膊看了看。

    还好,毒素似乎已经清除干净,他的手掌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高星忠还用气血探查了一下。

    很正常。

    当然,他也惊愕于苏越的气血之雄厚。

    难怪包大昌会抑郁。

    他自己在苏越这个年纪,可能连给苏越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鬼小子太强。

    “对了,高大哥,赶紧回去告诉我干爹,让他通知神州内阁。

    “我听黑津说过,神州最近研究出来的霜藤甲有问题,茂妖城要做文章。”

    苏越肃然焦急的说道。

    这可是大事。

    “我知道了。

    “就这种消息,湿境流传出去了个版本。

    “湿境知道神州研制成功霜藤甲,故意混肴视听,几乎每天编造一个谣言,企图恐吓神州。

    “你这个版本是最简陋的那种,根本连点火花都击不起来。”

    高星忠平静的点点头,似乎在听一个小朋友讲故事。

    “我说的是真的,这是黑津亲口说的。”

    苏越有些焦急。

    看高星忠的样子,他似乎不怎么相信自己。

    苏越有点生气。

    “我相信你。

    “就说我吧,我来湿境之前,已经听了十几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有理有据。

    “你知道吗?还有一个版本,竟然是茂妖城一个宗师的亲笔信,里面也提到了霜藤甲的阴谋。

    “别说魏远军团,其他六个军团,每天也能截获数不清类似的情报,震秦军团的情报,甚至堆成山了。

    “你别说,甚至还有来自美坚国的情报。”

    高星忠平静的笑了笑。

    “这……既然这么多情报,那神州为什么还要全球发布霜藤甲?”

    苏越一脸郁闷。

    这是在找死吗?

    这一刻,苏越竟然有一种自己消息不值钱的感觉。

    “神州现在还有很多谣言。

    “比如,修炼气血,会致癌。

    “比如,服用丹药,会增肥,会让男人肾虚,让女人发胖,皮肤黑。

    “还有更荒谬的,下湿境,会鬼上身,一辈子没有好运气。

    “修炼战法,会损害骨骼,会丧失生育能力。

    “这种情报,天天都由阳向教散播出来,甚至还不乏宗师级别的‘绝密’资料,有些还是九品神长老亲自书写。

    “你说,这些情报是假的吗?

    “按道理说,真的不能再真了,那可是九品神长老写的。

    “但能信吗?

    “如果信了,地球早就成了湿境的养猪场。”

    高星忠看着苏越,就如在看一个算不懂习题的学生。

    还是太年轻。

    “这么说,湿境是想散布假消息,来让地球武者放弃霜藤甲?”

    苏越目瞪口呆。

    原来还有这种事情?

    靠各种流言蜚语来恐吓人族武者,让神州武者投鼠忌器,根本不敢用霜藤甲。

    这也是很歹毒的计谋。

    说起来,很阳向族。

    “不对,黑津已经叛变茂妖城,他没必要骗我一个药引子啊,他亲口说霜藤甲有问题。”

    突然,苏越瞳孔一亮。

    他企图证明自己的情报是正确的,是独一无二的。

    苏越不可能判断失误。

    “这就是湿境可怕的地方。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长老,连自己人都骗。

    “别说阳向族,你知道多少科研院的消息?你又知道多少军部高层消息?

    “哪些真,哪些假,你知道几成?

    “黑津没有说谎,可并不代表他没有传播谎言。”

    高星忠继续摧毁着苏越的自信。

    “那怎么办?

    “神州不可以冒然把霜藤甲发布给军部,这很危险。”

    苏越舔了舔嘴唇。

    他的直觉告诉他,霜藤甲绝对有问题。

    “危险又如何?

    “吃饭可能噎死,喝水可能呛死,出门可能被车撞死,难道因为危险就不吃、不喝、不出门了吗?”

    高星忠反问道。

    学生思维还真是又简单,又单纯,又让人怀念。

    “应该再调查一段时间,应该缓一缓,太急了。

    “让干爹提议军部,再研究一年时间。”

    苏越哑口无言。

    但他不死心,还想再继续辩驳几句。

    这么冒失的使用霜藤甲,真的是儿戏。

    “霜藤甲研发了四年,测试了三年,已经证明没有任何问题。

    “你干爹虽然是魏远军团的大将,但他也做不到一手遮天,别说柳将军,就是元帅大人,也阻止不了霜藤甲的发放。

    “每年死在湿境的武者,有多少?

    “霜藤甲能让这个数字减少五分之一,你觉得你能挡得住吗?”

    高星忠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你的一个情报,根本什么都证明不了。

    “你说服不了那些亲眼看着战友死去的武者,你说服不了武者的家属,你也说服不了那些日日夜夜在研究的科研人员,甚至,丹药集团都参与了霜藤甲的研究,他们付出了巨额的财力。

    “别说神州本国,如果放弃了霜藤甲,神州在国际上都会成为一个笑柄。

    “霜藤甲的事情,牵扯了太多人的心血,你还小,暂时理解不了。”

    高星忠叹了口气。

    他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语气十分沉重。

    “可我总觉得,不能因为某些人的利益,就让所有武者都陷入危险。

    “万一出什么意外,这是灭顶之灾。”

    苏越小声反驳着。

    他心里总是不怎么舒服。

    当然,高星忠其实已经说服了他。

    确实。

    因为自己听到的一句话,让神州放弃霜藤甲,似乎有些痴人说梦了。

    就连茂妖城的九品神长老,都想恐吓神州。

    自己的消息,突然有些可笑。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其实,实话告诉你,你曾经拿回去的那些辈树皮,拿回去的战利品,甚至那50车源矿石,还有源像石,甚至是一些草药,神州都要仔细甄选。

    “因为青王的原因,你应该对丹药集团没有什么好感。

    “咱们假设,你冒着生命危险,拿回去50车源矿石。就在你们庆功的时候,一个丹药集团的人站出来,质疑你的源矿石是异族的阴谋,并且让你当众销毁这批源矿石,你心里会怎么想?

    “你拿回去的辈树皮,因为几句质疑,就直接销毁,你会接受吗?”

    高星忠看着苏越的眼睛,就如一个循循善诱的导师。

    苏越这种年轻人很优秀,但由于经历的事情太多,考虑事情终究不怎么全面。

    有些东西,必须得让他们知道。

    “如果有人敢莫须有的质疑我,我……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越话说了一半,突然就哑口无言。

    对啊。

    如果有人敢质疑自己的源矿石,敢质疑自己的辈树皮,自己一定能恨死他。

    甚至,自己可能还会对神州有怨气。

    以后,自己一定不会这么拼死的去拿战利品,反正出生入死,也是被冤枉,被否定。

    心都被伤透了。

    但再回想一下。

    如果因为几句质疑,就放弃别人几年心血研究的霜藤甲,那别人和自己的想法,又有什么区别?

    以后,谁还会耗尽心血的研究?

    自己不愿意被否定,别人……一定也不愿意。

    果然,自己考虑问题,有些太一根筋。

    哪怕丹药集团迫害过老爸,但这个集团依旧经常有全新的丹药更新出来,丹药集团的大楼,经常通宵到凌晨,经常有科研人员猝死的消息传出来。

    不管这些人内心多么憎恨老爸,怨恨军部,他们依旧在研究。

    这是因为神州没有凉了人心。

    神州不是一个人的神州。

    “懂了吗?

    “很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高星忠拍了拍苏越的肩膀,算是一种安慰。

    “那我们该怎么办?

    “难道眼睁睁看着霜藤甲出问题吗?

    “我也知道不该莫须有的怀疑,可我有一种直觉,霜藤甲绝对有问题。

    “难道神州就没有吃过这种亏吗?”

    苏越转头看着高星忠。

    他想看看对方的意见。

    “吃亏?

    “神州能发展到今天,就是一个懵懂的少年,踩着湿境的陷阱与阴谋,流着血,断着肢体,一步一步爬到山顶的过程。在途中,神州无数次倒下,又无数次爬起来,直至今日,这个少年依旧血痕累累,遍体鳞伤。

    “我们几乎踩遍了湿境布置下的雷,为此而死的武者,不计其数,根本无法用数据统计出来。

    “神州吃过的亏,比你一辈子吃过的饭还要多……可又能如何呢?

    “往前一步,起码能站着。

    “神州这个巨人一旦停下,就会承受更大的损失。

    “我们不能懦弱,不能怕,更不能胆怯。

    “湿境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特别是阳向族,他们残忍奸诈,神州只要敢暴露丝毫的胆怯,就会引来毁灭性的打击。

    “咱们神州在崛起,在风光……可你别忘了,在地球武者的压迫下,湿境八族也在急速的崛起。

    “战争可以促进一个文明的剧烈前进,不仅仅是咱们前进,湿境八族……也在进步。

    “有些亏,我们明知道它危险,但就是要跨过去……义无反顾的跨过去。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强。

    “霜藤甲有问题又如何?出了问题,咱们就修改,异族的阴谋只有一次,他们暴露的时候,也就是神州彻底修复的时候,更何况,他们也可能仅仅是恐吓而已。”

    高星忠捏着苏越的手掌,坚定而刚毅。

    他作为一个长辈,似乎要把神州的精气神,彻彻底底继承给神州的少年。

    这个世界很残酷。

    生存也从来不是理所应当的东西。

    我们会面对艰难。

    但却不能怕。

    哪怕知道是荆棘,也总要踩过去,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生的希望。

    神州的精神,就是自强不息,无惧无畏。

    这也是神州屹立在世界之颠的根基所在。

    “我明白了!”

    苏越点点头,表示认同。

    但他已经决定,一定要去一趟茂妖城。

    如果真的是恐吓就算了,但如果真的有阴谋,他一定要揭发。

    并且是拿着证据去揭发。

    是,霜藤甲出了问题,可以修复。

    但修复之前,神州是要流血的,神州流的血,就是武者付出的命。

    苏越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起码,他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

    “你也别太忧心,其实柳将军也在质疑霜藤甲的安全性。

    “我们潜鹰战斗营来湿境的目得,就是为了调查霜藤甲的事情。

    “你放心吧,我们这群老东西还没有死,天塌下来有我们先扛着。

    “你们年轻人的目标,就是努力修炼,努力让自己变强。”

    高星忠朝着苏越笑了笑。

    “你们调查的方法,就是故意被湿境种族抓住,然后趁机偷听对方说话?”

    苏越问道。

    这种办法也太痛苦了。

    被抓住,就难免严刑拷打。

    也只有那些狂妄自大的异族,才会真正说实话。

    而且也太危险。

    “没办法啊,伪装药剂可以骗骗普通阳向族,但面对神长老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太大效果,我们根本不敢踏入茂妖城。

    “而且在湿境,宗师的气息太明显,也只能五品武者活动。

    “其实这个办法虽然笨,但也屡试不爽,湿境的异族,确实有狂妄自大的毛病。”

    高星忠笑了笑,他仿佛根本不在乎浑身的伤痕。

    “你们付出的太多了。”

    苏越由衷的感慨。

    “说什么呢,其实也都是应该的。

    “神州是自己的家,武者就是家的护卫,你不来牺牲,又能指望谁?

    “比我们苦的人有很多,别想那么多。

    “回江武吧,我支持你来湿境闯荡,但你现在实力还太弱,等五品的时候,绝对没有人会再来阻拦你。”

    高星忠突然正色道。

    他是真的担忧苏越。

    “我既然来了,就没准备轻易回去。

    “高大哥你也别劝我了,我在江武,都能从包大昌手里逃出去,现在在湿境,你更抓不住我。

    “宗师都抓不住我。”

    苏越摇摇头。

    好不容易从燕归军团逃出来,下次再来湿境,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自己不可能回去。

    “也罢,我知道你就会这样。

    “其实以你的能力,不去茂妖城浪,在野外也不容易死。

    “我现在教你识别伪装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高星忠苦着脸摇摇头。

    他是真的抓不到苏越,这小子速度快,而且这里是湿境,他怕自己追急了,反而让苏越陷入危险。

    湿境不同于城市,在这里宗师都不敢肆无忌惮。

    也就几分钟时间,苏越已经掌握了识别伪装的战法。

    高星忠被活生生吓了一跳。

    这特么是瞬间领悟啊。

    虽说识别战法也不是什么高深战法,但也不能说多简单啊。

    别说苏越一个三品,哪怕就是五品武者,也要修炼个半天。

    这也太快了。

    几分钟啊。

    难道这就是天赋?

    高星忠皱着眉,甚至有些妒忌。

    而对苏越来说,这战法真的稀松平常。

    现在除了卓越战法,苏越可以秒懂任何通用战法。

    毕竟,通用战法本身就是科研院战法科简化过的产物。

    “苏越,既然你不愿意回去,那我也不再劝你。

    “潜鹰战斗营还会在湿境很长一段时间,这里有一片叶子,里面被元帅亲自用气血改造过。

    “你假如有什么危险,可以用叶子联系到我,哪怕我死了,潜鹰战斗营其他人也会收到消息,和人族手机差不多。

    “但这东西,整个战国七军也只有几十片,魏远军团只有三片,你千万别丢了。

    “切记,最危险的时候再用,次数有限的。”

    高星忠手掌一番,不知道从哪弄出来一片树叶。

    看上去,就是很普通的树叶。

    苏越拿在掌心里,还是很普通的树叶,在湿境随处可见。

    “放心吧,这叶子是元帅弄的,哪怕神长老都察觉不到,你催动气血,它就会掩藏在你掌心里。”

    高星忠指点了一下。

    苏越目瞪口呆,自己运转了一下气血,叶子真的就到了掌心里。

    好神奇。

    看来,自己还是孤陋寡闻,对宗师的手段,根本就一无所知。

    “苏越,这些丹药,你……”

    “高大哥,这叶子我就拿走了,但这些丹药,你全部拿走吧,毕竟你身上有伤,还有潜鹰战斗营其他兄弟。

    高星忠拿出从紫震身上缴获的战利品,计划给苏越。

    这应该是苏越的东西。

    然而,苏越直接打断了高星忠。

    他体内还有神脉丹的残留药效,根本用不着其他丹药。

    “高大哥,别空手回去,大家来湿境,都把脑袋提在手里,都特别危险,弟兄们心里总该高兴一下,再说,都是些四品和五品的丹药,我拿着也累赘。

    “就这样吧,咱们兄弟在此别过。

    “如果都能安全回到江武城,咱们去白吃白喝,我有王爵身份,我领着你们作威作福去。”

    苏越站起身来,抱了抱高星忠。

    湿境危险。

    谁知道下一次见面,是见活人,还是见遗照。

    这种感觉,真的特别难受。

    随着来湿境的次数越来越多,苏越突然可以理解熊泰光。

    当初他不惜犯罪,也要给战友们立碑,可能就是这种感觉啊。

    生死之交。

    堪比血浓于水。

    “答应我,活着回去,现在还不是你们送命的时候。

    “我儿子是你的粉丝,我还想让他效仿你,你可别提前死了。”

    高星忠也拍了拍苏越的背。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高星忠已经认定,苏越绝对是个可以当兄弟人。

    丹药,他也没有客气。

    确实,苏越拿着也累赘,等有机会,自己再慢慢补报。

    而且潜鹰战斗营的弟兄们,也确实需要这些丹药。

    “告辞!”

    话落,苏越转身离去。

    高星忠也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准备回潜鹰战斗营藏匿的地点。

    他们既然来湿境,就不可能轻易回去,起码要滞留十几天时间。

    这次任务结束,他要想想其他办法。

    霜藤甲的疑点确实不少,不可以放松警惕。

    ……

    苏越也没有着急去取铁棍。

    他找了个悬崖,用择兽筋吊着自己,开始修炼,用气环消化着体内残留的神脉丹药效。

    这次苏越也涨了教训。

    如果要混到阳向族城池,根本就不敢服用人族的伪装药。

    起码,很难瞒得过九品神长老。

    还是系统的状态切换靠谱。

    就这样,苏越掉在悬崖上,全力催动着自己93个气穴。

    对别人来说,最危险的悬崖,反而是成了苏越最安全的修炼地点。

    ……

    雷祭市!

    一座巨大的钢铁实验室里,许白雁盘坐在金属地板上,她掌心里握着一柄巨大的铡刀。

    这是雷斩刃。

    雷斩台上雷斩刃。

    这就是可以让宗师生不如死的滔天刑具。

    然而,在整个神州,也只有许白雁可以使用这刑具。

    她身体里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她可以无惧雷电的对冲。

    “第709第雷电冲刷,开始吧。”

    许白雁虽然看上去很正常,但她身体已经特别虚弱。

    而她的眼睛,这一刻根本没有瞳孔,反而是一片黑蒙蒙,犹如两团翻滚的乌云,甚至在她眼眶周围,还有无数细小的雷蛇在流窜。

    “白雁,停下吧,今天已经够了。”

    姚晨卿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满脸的担忧。

    “对你来说,我的命,根本就一文不值。

    “这次斩了31个宗师,我的任务完成,以后是死是活,和你姚晨卿没有任何关系。

    “爸爸我自己去救,异族我自己去杀,咱们恩怨两清。

    “杀31个宗师,这雷斩刃里,积蓄3100次雷电对冲就够。

    “别浪费时间了。”

    许白雁满脸冷漠,她平静的看着姚晨卿,就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老姚,你先回来,白雁问题不大,我们有分寸。”

    莫其正把姚晨卿叫回来,在大厅的侧面,有个实验室,里面有科研人员操控着雷电。

    科研人员也诧异。

    姚晨卿可是边韩军团的大将啊。

    噼里啪啦。

    姚晨卿刚刚回去,房间里顿时翻滚着数不清的恐怖雷蛇,各个水桶粗细。

    随后,雷蛇形成雷浆风暴,全部裹在许白雁身上。

    她虽然浑身看剧痛,可依旧固执的咬着牙,一动不动,在许白雁的眼眶里,乌云更加漆黑。

    “女儿,是我对不起你。”

    姚晨卿眼眶有些湿润。

    当年,他和苏青封也是结拜兄弟。

    苏青封有两个孩子。

    许白雁先认自己当了干爹,以后,才轮到柳一舟认苏越当干儿子。

    可由于许白雁体质的原因,自己主张让许白雁在科研院长大……所以,许白雁憎恨他。

    还有,苏青封斩杀丹药集团高层的事件,姚晨卿没有出现,更加加重了许白雁的憎恨。

    “她以后会理解你的。”

    莫其正拍了拍姚晨卿的肩膀。

    ……

    求大家的月票,推荐票!

    好凄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