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神魔录〕〔天道制霸计划〕〔快穿守则:黑化男〕〔阴媒〕〔无敌小刁民〕〔特种兵王在校园〕〔逆流人生〕〔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漫画家攻略〕〔手术直播间〕〔都市最强弃少〕〔重生八零:极品亲〕〔重生之末世:救世〕〔我的弟子从地球来〕〔重生八零之极品亲〕〔暗恋成欢,女人休〕〔买一送一:总裁爹〕〔万古第一狂帝〕〔娇妻太水嫩,总裁〕〔走进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7章 木鹦鹉
    一眨眼,两天时间过去。

    苏越终于是爬上了悬崖,这一次他用系统,直接转化成了阳向族状态,再也不用畏首畏尾。

    淤积在体内的神脉丹药效,彻底被炼化。

    炼化速度,比苏越预想中慢了一些,但也就几个小时,但总体问题不大。

    这几天关于霜藤甲的事情,一直萦绕在苏越心头,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成功切换状态之后,终于可以混到茂妖城。

    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

    老爸在深楚军团。

    干爹是魏远军团大将。

    岳父是奇迹军团大将,而且奇迹军团还有潘一正那些老熟人。

    燕归军团不用多说,沧源第六营一定会配发霜藤甲。

    震秦军团不下湿境,可能不会穿戴这种装备。

    赵启军团和边韩军团自己不熟。

    假如霜藤甲真的有问题,民族大义先不提,哪怕就是内部麻烦,也会给长辈们造成很大的不利。

    长辈们是将军,他们虽然看上去风光,可却也背负着数不清的武者生命。

    一定要去仔细的调查清楚。

    ……

    可用酬勤值:121151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631卡

    ……

    酬勤值涨幅不算太猛,但也绝对够苏越满意。

    足足两万多的增长,足可以让苏越毫不心痛的使用各种技能。

    而气血值的涨幅,和苏越预想中的差不多。

    一共涨了200多卡。

    苏越体内已经没有了灵药储存,下一步,就只能去茂妖城坑蒙拐骗了。

    压气环这条路,走起来还真是痛苦。

    过了1500卡气血的门坎之后,每提升一点点,都会格外的缓慢,如果不是偶然服用神脉丹,苏越恐怕一年半载都能难修炼到现在这个地步。

    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倒霉。

    轰!

    深吸一口气,苏越直接催动焰神典!

    呼呼呼!

    他身后的命绳,陡然间燃烧出了冲天的火焰,令附近的空气都开始扭曲。

    这焰神典是阳向族的卓越战法,理论上不可能弱,但苏越一直也没有机会实战过。

    不过,他觉得杀个四品问题不大。

    而苏越炼化了神脉丹之后,理论上是拥有了三次洗骨的效果。

    这焰神典的火焰里,似乎还飘散着一些似有似无的金色光泽。

    苏越研究了一下,金色光泽也并没有多余出来的杀伤力,应该是和铂金骨象的雷电一样,仅限于观赏作用。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怎么……苏越总觉得那些金色的光泽,可以让阳向族状态下的气血,运转的更加流畅。

    但这也是苏越的猜测,目前没有实际的证据。

    九品神脉,应该是有些作用,苏越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这焰神典,就当做杀手锏吧。

    “我用这阳向族的状态,还没有学过任何一部通用的战法,算了,有机会再学习一部简单点的战法,总不能上场就王炸吧。”

    苏越苦笑一声。

    焰神典对阳向族来说,就是类似于王炸的战法。

    两个人对战,理论上都要用一些普通战法,先见招拆招,摸清楚对方的底细。

    王炸这种牌面,一般都是用来最后绝杀。

    而且焰神典也太浪费气血。

    “先去找棍子,如果想混进茂妖城的高层,绝对不可以低调。”

    苏越简单修整了一下,抹去了他存在过的痕迹,随后又直接朝着藏铁棍的树走去。

    ……

    离开两天时间,埋藏棍子的地点,已经和普通的野外一样。

    谁都不会想到,在这里,逃亡过一个重伤的六品黑津,死了一个五品的紫震,还有好几个四品的阳向族。

    湿境这个地方,很难有痕迹留存下来。

    唰!

    苏越一步跳到藏棍子的树上,还不等丛林里巨兽咆哮,他就耗费500酬勤值,直接进入隐身状态。

    系统里存着12万的酬勤值,苏越花费小小的500点,真的已经没有那么肉疼。

    果然,手里有粮,心里才能不慌。

    轰隆隆!

    苏越做好准备,一掌劈开了大树。

    他拿到棍子的瞬间,因为身体移动,便失去了隐身效果。

    也就这一瞬间,苏越已经掠出丛林。

    吼!

    吼!

    里面不知名的妖兽在怒吼,苏越甚至已经听到了不耐烦的恐吓。

    但妖兽真的很懒,如果没有触及到它们的底线,它们只会用怒吼来警告。

    其实这种情况,和人族驱散蚊子一样。

    假如你正在睡梦中,突然有蚊子干扰你,如果你骂一声蚊子就乖乖跑了,想必也没有人会爬起来,专门去杀蚊子。

    对妖兽来说,不管是人族,还是湿境八族,都是蚊子和老鼠的角色,驱散就够了。

    当然,你非要在人家眼皮附近,没完没了的跳,妖兽也会不惜一切弄死你。

    高星忠临走前,已经给苏越大概指点过茂妖城的方向。

    苏越顺着高星忠的指点,很快就找到了一条很泥泞的道路。

    果然,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就有了路。

    湿境根本没有人会专门去修路,但通往茂妖城的方向,竟然是生生出现了一条简陋的道路,那里的淤泥都已经被脚掌压瓷。

    ……

    “这次闯荡九兽之山,是茂妖城给三品流民的机会,咱们兄弟俩,一定要把握机会。”

    “哪有那么容易,九兽之山一共只允许500个三品流民踏入,最终有50个名额能进去,闯荡的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流民要被妖兽杀死,难如登天。”

    “但这是拿到茂妖城城籍的一次机会,咱们兄弟一定要把握,不惜一切代价。”

    “但愿吧,听说这500个名额都很难,咱俩这水平,够呛!”

    ……

    苏越肩上扛着用树叶包裹起来铁棍,正在路上行走。

    他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跟上了前面的两个三品阳向族。

    这俩个家伙看上去状态不好,伤痕累累,灰头土脸,一个头特大,一个驼着背。

    很弱的两个三品。

    苏越原本懒得理会这两个垃圾,但他们交谈的话语,但引起了苏越的兴趣。

    “两位兄弟,你们说茂妖城有什么九兽之山,还有城籍,是什么事呢?”

    苏越走上去,很客气的问道。

    他之前听高星忠讲述过茂妖城的情况。

    就像他们这些三品的外来流民,根本没资格进茂妖城,最低入城标准,都得四品。

    可即便是四品阳向族,也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和次等人一样,每次都是冲锋陷阵的送死角色。

    至于他们这些三品流民,就只能在城外的乱营山驻扎,根本就享受不到城池内比较舒适干燥的环境,更别说茂妖城还有一些特殊福利。

    城籍和户籍一样,都特别重要。

    先打探打探消息吧。

    苏越今天心情不错,懒得再造杀孽,今天准备修身养性。

    这兄弟两运气好。

    “呦,大哥,看到了没有,这家伙脚上有皮靴。”

    然而,苏越根本就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两个阳向族反而是用一种看肥羊的表情,狰狞的盯着苏越。

    特别是苏越脚下的皮靴。

    在湿境,皮靴可以硬通货,一般低层次的异族根本就没有。

    这里地面泥泞,虽说武者不至于被泡烂脚,但能穿着皮靴,总归是要舒服点。

    苏越的皮靴,是从紫震的四品手下那里扒来的,他用焰神典高温炙烤了很久,才烤干净。

    虽说穿别人的鞋膈应,但在湿境,也顾不得那么矫情。

    说话间,两个阳向族将苏越围起来。

    “小子,想打听消息吗?

    “先把脚下的皮靴拿下来,再叫我们兄弟一声祖宗,我们会考虑让你滚。”

    驼背异族阴森森的笑着。

    “你肩膀上扛着什么棍子,给我把树叶打开。”

    大头异族皱着眉头。

    这个三品不简单。

    虽然境界只有三品初段,但他的皮靴可是茂妖城的正经货,一定是大价钱买的。

    他肩膀上的棍子,八成也不是什么凡品。

    发财了。

    “两位朋友,我看上去……是不是特别好欺负?”

    苏越心中也是一万头曹尼玛跑过。

    劳资就是问个路,也有人要打劫。

    这阳向族的长相,真的就这么怂?

    是不是得给自己来几道刀疤,看上去才能凶神恶煞一点。

    “不是你好欺负,实在是我们哥俩太强。

    “就这一路走来,我们已经抢劫了10几个流民,你算是最弱的那种。”

    驼背异族洋洋得意道。

    大头异族一脸尴尬,二弟这牛比,吹的有些过分了。

    真相是,他们一路走来,被劫道劫了20多次,浑身上下,就剩腰上这片叶子了。

    现在好不容易遭遇个软柿子,一定要好好捏一捏。

    “可你们为什么鼻青脸肿?

    “还有,你们抢来的东西呢?”

    苏越茫然的问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两个大怂包,欺软怕硬的那种。

    自己被当成肥羊了。

    “废什么话……立刻把靴子脱下来。”

    驼背异族气的脸红脖子粗。

    被这个怂包察觉了,好尴尬。

    “来丛林里谈谈吧,道路上可能还有别人路过,你们好不容易抢劫一双皮靴,别一眨眼又被人抢走。”

    苏越苦笑一声。

    怎么就遇到这么两活宝。

    苏越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离开小道,朝着小树林走去。

    “嘿……你站住,我们在这抢劫呢,你能不能严肃点。”

    见苏越从容离开,驼背异族怒斥。

    这个怂包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残忍的劫匪。

    我这么凶神恶煞,难道唬不住他?

    真的出手?

    可出手容易露馅啊。

    “站住。”

    大头异族连忙跟上去,同时他掌心里还酝酿着气血。

    虽然兄弟俩是草包,到气势不能弱。

    ……

    三分钟后!

    “祖宗饶命,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祖宗饶命啊,我们以后一定规规矩矩,再也不敢抢劫,再也不敢啦了。”

    俩个异族被头朝下,悬挂在树上,随风摇摆,每个人脖子上,还捆着一根藤蔓。

    苏越坐在树下,他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勒死这两个怂包。

    真的太怂了,又弱又怂。

    如果阳向族全是这种货色,那该多好,假如他们上了战场,根本就是去送军功的。

    “你们叫什么名字?”

    苏越问道。

    “我叫黄侩,他叫黄驮。

    “我们的城池,被四臂族轰破,我们只是流民,再也不敢抢劫了,真的不敢了。”

    大头异族连忙说道。

    “祖宗,饶了我的狗命吧,我们听说茂妖城可以活的舒服点,谁知道一路上被抢了19次。

    “绕过我们吧,真的太惨了。”

    黄驮号啕大哭,他被捆的很难受,因为驼背,疼痛翻倍。

    “说说吧,九兽之山是怎么回事。”

    苏越找了根藤蔓,直接抽在黄驮脸上。

    看着这张怂包脸,自己怎么就这么来气呢!

    什么玩意,也敢来抢劫自己,真是耻辱。

    经过二者一顿叙述,苏越终于明白了事情经过。

    原来在最近这几天,驻扎在茂妖城的神长老墨铠,不知道在筹划什么阴谋,如今其他四个种族的大军,正在往茂妖城前行。

    而茂妖城的阳向族,也要招兵买马。

    这时候,驻扎在城外乱营山的三品武者,就成了招募的重点。

    招募的职位和规则如下:

    职务有:一个小统领。

    四十九个勇者队长。

    而角逐的方式,就是九兽之山试炼。

    九兽之山,是茂妖城西方的一座荒山,据说,在山上有不少神长老墨铠圈养的妖兽。

    这些妖兽有三品,有四品,甚至还有些五品妖兽。

    当然,宗师级别的妖兽不可能被镇压,它们会选择同归于尽。

    按照茂妖城法典,只要是犯了罪的阳向族武者,都会被驱赶到九兽之山去喂妖兽。

    里面的妖兽已经吃阳向族成瘾,异常恐怖。

    等九兽之山试炼开始,神长老墨铠会设定九个关卡,分别由九种妖兽镇守。

    一共有500个三品流民可以接受试炼。

    谁能第一个跨越九道关卡,谁就可以得到茂妖城的城籍,并且成为流民军团的小统领。

    第一名的城籍,甚至比之前那些进城的四品还要高级,那可是本地人的待遇。

    这是为了给流民一些希望。

    其他四十九个晋级者,也会得到城籍,但这是次等城籍,没办法和第一名平起平坐。

    当然,他的职务也是统帅流民的勇者队长,要受小统领驱使。

    至于剩余的450个失败者,就丧失了一切资格。

    当然,组建流民军团的时候,这450个勇者,也可以被重用。

    在闯荡九兽之山的时候,并不需要杀巨兽,武者只需要亡命跑,率先跑到终点者获胜。

    如果中途被妖兽吃了,那也是活该。

    根据一群流民的分析,这根本就是茂妖城赛选统领的方法。

    这样做的好处,其实不少:

    第一,可以赛选出有潜力的流民。

    虽然乱营山的三品流民很多,但并不代表三品的资质比四品差,有很多落难的贵族,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他们只是缺少一个表现的机会。

    第二,可以测试统帅力。

    要跨过妖兽阻拦,靠单打独斗根本不现实,得万众一心。

    这时候,谁更有统帅的能力,茂妖城就可以看的一清二楚,那个小统领,也值得茂妖城去培养。

    第三,就是凝聚力。

    乱营山的流民,毕竟来自各个地方,他们不可能对茂妖城太忠诚,而茂妖城的管理层,也无法深入到这群人内部。

    这时候,一个本身就来自乱营山的小统领,就会凸显出作用。

    他知道乱营山的情况,也知道如何去统治这群流民,一举两得。

    第四,茂妖城需要储备人才。

    能从500个流民中,直接闯关成功者,资质一定不错,而且他们毕竟才三品,值得被茂妖城培养。

    要上九兽之山,有严格的年龄限制,太老的三品,根本就没有资格。

    苏越皱眉思考着。

    果然,还是阳向族够狡猾。

    这种方式还真是一箭多雕,及其粗暴有效。

    但这是好消息,可谁来了个枕头。

    原本还在发愁怎么才能进入茂妖城,现在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可惜,苏越心中的忧愁却更多。

    根据黄驮、黄侩讲述,如今茂妖城内,盘踞着十几个八品的城主级阳向族,还有来自其他四个种族的强者。

    他们聚集在这里,一定没有好事情。

    如果在没有遇到高星忠之前,苏越可能已经焦急的去传送消息。

    但现在看来,高星忠他们,也一定早早得到了消息。

    至于干爹他们怎么对付,自己暂时也操心不到。

    先去茂妖城,再想办法打探霜藤甲的事情。

    唰!

    唰!

    苏越屈指一弹,两根藤蔓断裂。

    “感谢祖宗饶命,感谢祖宗饶命!”

    兄弟两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红锅的仆人。

    “这两枚丹药服下,如果敢对我不忠,我会顷刻间要了你们的命。”

    苏越从身上搓了两颗泥丸子,然后给兄弟两每人一颗。

    “这……”

    黄侩捏着泥丸,瑟瑟发抖。

    这难道是什么诅咒丹药?

    吃了这丹药,一辈子的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中了啊。

    黄驼更是欲哭无泪。

    这是招谁惹谁了。

    被抢劫了一路,好不容易抢一次别人,反而又陷入这种被动的情况。

    这是什么运气。

    “一个呼吸,不吃下去,就死!”

    苏越一脸不耐烦。

    两兄弟已经被吓破胆,二话不是就吞下了丹药。

    一路走来,他们已经见过太多横死的流民,自己这两条命如果死在这里,很快就会成为腐尸。

    好死不如赖活着。

    “好痛……啊……祖宗饶命!”

    服下丹药后,苏越朝着黄侩就是一个灵魂痛击。

    这种神秘莫测的卓越战法,足够唬人。

    果然!

    黄侩原本乖乖站着,突然就趴在泥浆里打滚,疼的咬牙切齿,甚至还吞了一嘴淤泥。

    “祖宗逃命,祖宗饶命!”

    见黄侩差点疼死,黄驮连忙跪下磕头。

    这也太可怕了。

    这到底是什么诅咒丹药,黄侩明显是要疼死啊。

    “好了,你俩以后只要乖乖伺候,我就不会引动诅咒之力。

    “我警告你们,就算你们逃到万里之外,我也有办法追踪你们,并且让你们疼痛300天,随后浑身溃烂而死。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红锅少爷,你们是奴仆,明白了吗?”

    苏越震慑了一下,便没有再为难黄驮。

    黄侩要稍微老实一些,震慑了黄侩,黄驮必然会被吓破胆。

    况且,施展灵魂痛击,苏越自己也会很痛。

    “是,是!”

    兄弟俩哪里还敢质疑。

    “走吧,带我去乱营山。”

    短暂的插曲结束,苏越便领着两个新收的奴仆,朝着乱营山走去。

    ……

    茂妖城。

    后山之巅,墨铠和往常一样,眺望着远方,一动不动矗立了一夜。

    没有人敢来打扰他。

    其他族的九品,已经回去安排兵马,很快茂妖城附近就会热闹起来。

    “神州,你们等着吧,这次我墨铠,一定会给你们好好上一课。

    “最近几年,你们神州太欺负人。”

    墨铠喃喃自语。

    在他脚下,有一只一米高,用木头雕刻的鹦鹉。

    虽然陈旧,但却活灵活现,木鹦鹉的两颗眼珠子甚至还一闪一闪,明显是个宝物。

    “我的徒儿,今天是你周年忌日,为师很想你。

    “你为什么那么不小心,为什么会被神州武者残杀,你知道吗?你死了,为师突破绝巅的机会,也就没了。

    “我再去哪,去找你这样的天赋。

    “徒儿,今天是你的忌日,你保佑为师,能找一个继承你衣钵的徒弟吧。”

    墨铠拿起鹦鹉,喃喃自语。

    吼!

    吼!

    吼!

    在远处,就是九兽之山。

    ……

    “饿……”

    “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我要吃肉,我要吃血肉。”

    ……

    来自九兽之山的咆哮,此起彼伏,很多妖兽在怒吼。

    吼!

    突然,墨铠也发出了一声怒吼:

    “明天喂食。”

    他怒吼结束,九兽之山的妖兽们,出奇的安静下来,似乎听懂了墨铠的话。

    这是墨铠所掌握的一部绝世战法。

    但墨铠却只能施展出一半的能力,对墨铠来说,妖语只能是一部超越了卓越战法的卓越战法。

    墨铠手里的鹦鹉,就是妖语的载体。

    可惜,如今墨铠已经九品,再也不敢去感悟载体,否则木鹦鹉会直接粉碎。

    妖语。

    可以模仿妖兽的语言,和妖兽对话。

    其实宗师以上的强者,也可以简单的明白妖兽的话音里的意思。

    但那仅仅是明白,并不能自由的交流。

    如果妖兽愿意和你交谈,宗师可能还有点机会。

    但大部分情况下,妖兽会不问青红皂白的攻击湿境八族。

    而妖语不同。

    妖语会模拟妖兽的语言,这和气血直接对话截然不同。

    宗师用气血去对话,本身就是一种对妖族的挑衅。

    而用妖族言语,妖兽起码会听听。

    而且妖语最强的状态,就是对妖兽来说,会有一定的亲和度。

    妖语很玄妙,能产生一定的安抚波动,能让暴怒的妖兽平静下来。

    墨铠当年领悟了一半,所以他只能让妖兽听懂自己的妖语,但却无法让妖兽平静下来。

    但墨铠已经九品,木鹦鹉脆弱,承受不了宗师的感悟,所以墨铠失去了学完整的机会。

    但他知道一个机缘,一个让自己突破到绝巅的机缘。

    这个机缘,得低阶的阳向族去拿。

    而且,还需要懂妖语。

    原本墨铠有个很疼爱的亲传弟子,他是战法天才,可惜,一次意外,弟子死在了魏远军团的手里。

    这已经是墨铠一年以来的心病。

    “徒儿,保佑为师能找到继承者吧,我会待他如待你,我会当亲儿子来对待。

    “木鹦鹉已经支撑不了多久,我该怎么办。”

    墨铠拿着木鹦鹉,一声苦笑。

    他看着乱营山,身躯一闪。

    ……

    苏越他们三人,终于到了乱营山。

    路上苏越还替两个仆人抢来了两双皮靴,奴隶也得有牌面。

    果然很乱。

    这里几乎没有四品武者,毕竟四品可以去茂妖城混日子。

    三品武者虽然没资格进茂妖城,但在这乱营山,却活的很不错,起码地位不低。

    在乱营山,还有很多二品和一品的流民,这些流民活的更加艰难。

    这就是湿境,谁都没办法改变。

    苏越领着两个奴隶在闲逛,不少人盯着他们脚下的皮靴在看,有几个三品流民还指指点点,满脸的贪婪。

    突然,苏越在一个角落,看到了一只鹦鹉。

    对。

    一只木头雕刻的鹦鹉。

    很陈旧,甚至有些丑陋,看上去快散架了。

    这木鹦鹉在一个三品老头身旁,这老头平平无奇,看上去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也没有人来抢这鹦鹉。

    可能,是因为木鹦鹉不值钱吧。

    苏越下意识走到木鹦鹉旁边。

    他心脏狂跳。

    没错。

    这木鹦鹉虽然看上去普通,但鹦鹉的里面,却藏着很复杂的阳向族战法序列。

    对,其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了屠宗师链。

    嗡!

    苏越走过来的时候,木鹦鹉瞳孔亮了一下。

    这时候,原本懒洋洋躺着的墨铠,眼皮跳了跳。

    茂妖城的年轻阳向族,墨铠都了解。他想找资质出众的年轻勇士,只能来乱营山碰运气。

    所以,墨铠有时候伪装成三品,会在这里发呆一会。

    ……

    大家的月票呢?

    好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