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腹黑世子妃日常〕〔无上神王〕〔叱咤终只二三人〕〔旧日只狼〕〔第一幸运〕〔末世之我有仙源〕〔邪王溺宠:我家兽〕〔仙界黑客〕〔夫君总想打断我炼〕〔村女重生〕〔九死丹神诀〕〔偏执江少的小祖宗〕〔千年枕上蝶〕〔冠冕唐皇〕〔凤帝九荒〕〔快给本宫跪下〕〔朝辞白帝暮遇嵬〕〔落落奇幻之旅〕〔余生有你,甜又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8章 降维打击的无解
    苏越在观察着木鹦鹉。『→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而墨铠,却在观察着苏越。

    这个外乡的小子,很是不凡。

    他年纪不大,不到20岁,但根骨之清奇,却是世间罕见。

    甚至,还要超过自己那个已经死去的徒弟。

    而且他一眼能看到木鹦鹉,就代表了其战法悟性超强,一般的三品阳向族,根本就察觉不到木鹦鹉的异常。

    其实四品武者也很难察觉。

    五品武者,会有很大的概率看出木鹦鹉的不凡,但也不可能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可惜。

    木鹦鹉由于灵气枯竭,已经支撑不住四品来感悟,只有三品的气血强度弱一些,木鹦鹉才不至于被直接摧毁。

    这也是墨铠留在乱营山的根源。

    他想在这群三品的流民里找找看,看看有没有一个遗漏下来的好苗子。

    皇天不负有心人。

    自己竟然真的找到了。

    但这还不够,仅仅是看出来,还不够当自己亲传的资格。

    墨铠已经领悟了妖语战法的一半,所以可以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徒弟。

    但徒弟的资质也要过硬。

    起码,第一次拿到木鹦鹉的时候,要能领悟3%左右。

    只要能感悟到3%,自己就有把握,让徒弟学会妖语。

    甚至都用不了多久时间。

    墨铠是九品大宗师,又研究妖语多年,可以帮徒弟很快学会。

    但他首先得确认,眼前这个外乡来的少年,可以第一次就领悟到3%。

    当然,仅仅是领悟力还不够。

    毕竟是自己的亲传弟子,还需要一些其他的能力,总不能是个草包。

    但哪怕是草包,墨铠也要抓回去培养,但该有的考核还不能免去,算是摸个底。

    咚咚!

    咚咚!

    这一刻,墨铠堂堂一个九品的神长老,甚至开始心脏狂跳。

    “老伯,您……”

    苏越沉着脸走过去。

    他特别想看看木鹦鹉,自己皮肤没有触摸到木鹦鹉,所以感悟的特别朦胧。

    直觉告诉苏越,这木鹦鹉,不简单。

    里面的战法,很可能是绝世战法。

    苏越都没有想到,在一群流民聚集的地方,竟然会有这种至宝。

    而且还是在一个很平常的老头手里。

    必要的情况下,自己得想办法抢了他,当然,刚开始得客气一下。

    “年轻人,这木鹦鹉你可抢不走,如果老汉死了,这木鹦鹉也就碎了。

    “不过你喜欢的话,老汉可以允许你看看。”

    墨铠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很平静的看着苏越。

    这年轻人,是一个特别纯种的阳向族,他祖上三代,没有和湿境八族任何一个种族通过婚,其血脉之精纯,犹如圣地的泉水。

    湿境八族交战多年,乱七八糟的杂血脉流传过很多。

    当然,由于阳向族基因强大,所以大部分的血脉,都成了阳向族一脉。

    但这些血脉会特别杂。

    而苏越的血脉,是罕见的纯粹血脉。

    “多谢老伯!”

    苏越点点头。

    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拿起木鹦鹉。

    很脆弱。

    这木鹦鹉就如一个即将被风化的古董,苏越生怕它被一阵风吹散。

    苏越没有耽误时间。

    他轻轻将木鹦鹉捧在手里,皱着眉开始感悟。

    是绝世战法没错。

    很复杂。

    但并不是战斗类的战法,也不是防御类,更不是速度类。

    而是一种……语言类。

    对。

    苏越破解了很久,只能破解出一点点信息。

    这是一种语言。

    一种很玄妙的语言。

    。

    对,战法的名称,就叫妖语。

    可以和妖兽对话的妖语。

    这时候,苏越脑海里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宁兽太子。

    当年自己在宁兽丛林修炼,不少宁兽朝着自己乱吼过,虽然自己也能理解大概意思,但并不清晰。

    就如一条宠物狗对着你犬吠。

    你只能猜测它是饿了,或者是渴了。

    但你不懂真正的意思。

    可能宠物狗只是要出去玩,但你喂食了,它也会过来吃。

    随后,你会认为宠物狗只是饿了,从而会忽略它要出去玩的诉求。

    这就是一种语言的误差。

    苏越和宁兽太子,也发生过这种情况。

    虽然苏越试图去听懂宁兽在说什么,宁兽也在费力的表达自己,但很多意思,终究还是南辕北辙。

    人族和很多异族的语言,也存在这种问题。

    当然,在各个武大,都有湿境语言学,如今语言学已经成熟了许多。

    但哪怕再成熟,哪怕在地球内部,神州人和美坚人交流,依旧翻译不到最精准。

    而木鹦鹉里的这部绝世战法,却可以理解普天之下的任何语言。

    无论是人族内部,还是湿境异族,甚至是各种妖兽,都可以理解,甚至可以与之有效的沟通。

    很庞大,很复杂,同时也很厉害的战法。

    苏越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如果能理解了这战法,以后在湿境,可能会安全很多。

    你知道妖兽在充满敌意的怒吼,平常只能逃。

    但能听懂精准的语言后,你就会知道他们的怒气到达什么程度。

    有些妖兽,不会立刻赶尽杀绝,你还可以在丛林里躲一会。

    苏越甚至有一种预感,这妖语战法,不仅仅是和妖兽对话,还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但时间太短,苏越段时间感悟不到太多。

    真的太复杂。

    复杂到苏越都头疼欲裂。

    如果要彻底弄清楚木鹦鹉里的妖语战法,起码都要两个月时间。

    当然,如果有严东颜和薛屏海两个战法大神来帮忙,苏越可能十几天就能领悟到看精髓,随后再慢慢修炼,木鹦鹉的作用,只是个药引子。

    没有木鹦鹉不行,但自己只需要沾染一些气息就够了。

    但可惜。

    这是妖族的战法,苏越不可能让他们俩来帮忙。

    苏越头痛欲裂。

    但他还是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他想多领悟到一点是一点。

    苏越震撼。

    但墨铠却更加震撼,他比苏越震撼十倍!

    在墨铠的估计中,苏越撑死能领悟到3%,那样的话,这个少年就是自己的亲传。

    然而,苏越的优秀,简直出乎了墨铠的预料。

    8%!

    对,墨铠可以感知到木鹦鹉里面的战法波动。

    短短一点时间,苏越竟然感知到了8%。

    不对!

    是9%。

    到底是什么资质?

    苏越脑门冒烟,不知不觉竟然又感悟了1%。

    如果继续下去,恐怕连10%都能感悟到。

    “停下。”

    然而,墨铠瞳孔微微一缩,苏越的感知状态,直接被粗暴的切断。

    并不是墨铠吝啬,他实在是怕苏越陷进去,从而走火入魔。

    毕竟是第一次感悟,而且没有自己的引导,很容易出问题。

    好不容易找到个好苗子,莫名其妙就横死,他墨铠肠子都能悔青。

    这个少年的资质,比自己那个死去的徒弟还要强……不对,是强很多,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捡到宝了。

    嗡!

    苏越清醒之后,狠狠喘着气。

    没错。

    刚才那一瞬间,他由于太贪婪,甚至已经陷入了木鹦鹉的战法状态里。

    虽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神志很可能受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感谢前辈。”

    苏越缓了缓情绪,随后朝着老头抱拳一拜。

    不简单。

    这个老头根本不简单,很悄无声息的打断自己的感悟状态,甚至还能保证自己不受伤,这绝对不可能是个三品。

    高手!

    甚至是高手中的高手……高高手。

    苏越不由的感慨自己的命运,刚来阳向族城池,竟然就能遭遇这么强的强者。

    很幸运,这个强者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

    老头虽然在极力隐藏,但他眼睛里对自己的欣赏,根本就按奈不住。

    我只要好好表现,可能要找到一个大靠山了。

    苏越微微低着头,但嘴角却漏出一个冷笑。

    这是好事情。

    “你想要这木鹦鹉吗?”

    墨铠盯着苏越的眼睛。

    还好,这个徒弟,不是个愣头,他还知道天高地厚,也知道自己救了他。

    “想!”

    苏越点点头,毫不犹豫的说道。

    “一天时间,去给我找来100双皮靴。”

    墨铠直接说出了条件。

    以苏越现在的情况,只要不是个傻子,自己就应该当宝贝宠着。

    但反正闲来无事,墨铠想试炼一下苏越的能力。

    达不到就算了,就当打压一下他,年轻人就该打压打压。

    如果能弄回来,那更是锦上添花,一定是徒弟在天保佑自己。

    反正这年轻人不知道自己的底细,他为了木鹦鹉,应该会竭尽全力。

    “好,一言为定。”

    苏越想了想,随后点点头。

    果然。

    来自保护伞的任务来了。

    这是要考验自己的能力。

    你们这些老骨头,这些强者,都是一个毛病。

    就喜欢折腾年轻人。

    明明眼底的欣赏已经藏不住了,还偏偏要装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幼稚。

    在我苏某人的眼中,真的特别幼稚。

    苏越现在可以肯定,这老头绝对是七品以上的宗师。

    这个任务之所以要皮靴,就是为了把任务控制在三品范围内,毕竟,这群三品武者最值钱的东西,也就皮靴了。

    苏越也没有浪费时间。

    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自己可以放心大胆的干,毫无顾忌的杀。

    他不用忌惮任何危险。

    天塌下来,会有那个老者顶着。

    他欣赏自己,甚至想让自己修炼战法。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目得,但现在看来,那老头需要自己。

    自己现在的身份是阳向族,在阳向族内部,也有很多很纯洁的师徒关系。

    可能,老头只是想找一个传授衣钵的传人。

    “少爷,你疯了吗?去哪给他找100双皮靴!”

    黄驮被吓的头脑发闷。

    少爷见到这老头之后,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端着那木鹦鹉发愣,随后又和傻子一样,竟然会答应这么荒谬的条件。

    100双皮靴啊。

    整个乱营山,都找不出200双皮靴。

    平均100个流民里面,才会有一个拥有皮靴,所以,皮靴是身份的象征。

    你初来乍到,这是要拿走乱营山一半的皮靴。

    而且还是一天之内。

    开玩笑嘛?

    嫌自己活的命太长?

    “少爷,这老头妖言惑众,咱们杀了他,直接抢走木鹦鹉就可以,何必浪费时间。”

    “如果您实在喜欢,我找个匠人,给你重新雕刻一个就可以,咱们还可以去人族的城市里去抢,人族的变形金刚,还有海贼王的手办比这更好看。

    “还有钢铁侠,还有绿巨人。”

    黄侩提出一个更加可行的办法。

    他觉得苏越有些幼稚。

    “废话不要太多,我们的时间只有一天。

    “给你俩30分钟时间,把皮靴分部的情况打探出来。”

    苏越转头,冷冷下令。

    随后,他朝着老汉点点头,直接离开做准备。

    果然,这老头不简单。

    也不知道他用来什么办法,现在木鹦鹉上面,任何气息都没有,就是很平常的木雕。

    ……

    “不是个普通的阳向族,可能是什么贵族之后。

    “而且这小子身上,还有黑津的神脉丹气息……运气啊。

    “黑津虽然死了,但谁能想到,他的神脉丹竟然真的可以成功一次。

    “可惜了,黑津死的太早,连我都没有弄明白神脉丹的情况,这少年也一定是误打误撞。”

    看着苏越离开的背影,墨铠喃喃自语。

    他最开始就发现了苏越神脉的气息,如果不是苏越血脉太纯净,墨铠甚至都怀疑苏越是混血。

    但任他探查了很多次,苏越的血脉就是很纯洁。

    墨铠分析了很久,最终得到一个结论。

    这少年是误打误撞,得到了黑津的机缘。

    黑津已死,命纸为证!

    这是天大的机缘。

    “运气啊,没想到我等待了这么久的好徒弟,终于出现了。

    “苍天待我墨铠不薄啊。

    “等我徒儿替我取来绝巅机缘,我又何必忌惮八族圣地里的绝巅族尊。

    “我牺牲了多少人,呕心沥血布置下霜藤甲,还不是因为这群绝巅族尊的威胁。

    “可笑我堂堂一个九品神长老,却还要面对族内的压力,简直可笑。”

    墨铠躺在树下,遥望着灰蒙蒙的天,自嘲的笑了笑。

    不到半个小时,黄侩和黄驮,已经把消息打探清楚。

    二人虽然怂的一比,但怂比也有怂比的天赋优势,他们更容易融入到怂人堆里报团取暖。

    怂人爱干什么?

    爱打听,爱用别人的经历,幻想自己流弊,所以我知道的也就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会有势力。

    在异族也一样。

    乱营山,分成了三股势力。

    最强的是蓝其。

    她虽然是个女异族,但实力却三品巅峰,如果不是为了九兽之山的试炼名额,她甚至已经可以突破到四品。

    没错。

    蓝其的目标,是在三品,得到小统领的职务,同时得到最正统的茂妖城城籍。

    四品的下等城籍,蓝其看不上。

    蓝其统帅的势力最强,她的精锐手下,几乎人人都有皮靴。

    所以,蓝其统治的小势力内,霸占了100多双皮靴。

    值得一提的是,蓝其还是阳向族里的绝世大美女。

    她之所以能发展的这么快,是因为和茂妖城里不少武者勾勾搭搭,用自己的皮囊换来不少资源。

    甚至,传言蓝其还勾搭上了六品宗师,也是个传奇人物。

    在乱营山,蓝其是公认的女神,是无数阳向族的梦中情人。

    甚至有人多看了蓝其一眼,就遭遇其他吃醋武者的疯狂殴打。

    当然,对于七品所有的武者来说,他们见惯了太多的美人,蓝其也只是平常而已。

    茂妖城不少五品武者,经常来找蓝其幽会。

    下一个势力的统治者,叫紫默。

    在蓝其没有崛起之前,紫默很强,甚至是乱营山最强的势力。

    然而,由于蓝其的到来,紫默统治的小势力内,不少武者直接叛变。

    在苏越的理解中,这属于降维打击。

    紫默可能是个很合格的统治者,他甚至很英勇。

    但人家蓝其太美,她靠的不是征战,而是美色吸引。

    这就是降维打击。

    我用美色瓦解你势力里的人心,和你的统治能力,又有何相干?

    当然,紫默虽然被降维打击的很惨痛,但作为曾经的霸主,他势力里还是保持着70多双有皮靴的强者。

    最弱的一个势力,是新晋势力。

    统领叫紫柏!

    紫柏是紫默的同族人,二人从小就不顺眼,城池被灭之后,他们也成了生死仇敌。

    紫默天天想毁灭紫柏,但紫柏偏偏长相俊秀,和蓝其勾勾搭搭,不明不白。

    好几次,紫默已经要杀了紫柏。

    可惜,在蓝其的干扰下,紫柏非但毫发无伤,反而还积蓄起一股小势力。

    紫默是个悲剧。

    他原本是个正统的勇者,他不惧任何对战。

    可惜。

    紫默面对的,都是降维打击。

    蓝其用美貌瓦解了他的势力。

    紫柏用俊秀的相貌,同样得到了蓝其庇护。

    “果然,世界上最可怕的打击,就是这种不同维度的轰杀,防不胜防。”

    听两个怂包讲完故事,苏越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少爷,如果您实在要找首领去单挑,我建议您找紫柏。

    “他是最弱的势力,虽然实力也是三品巅峰,但还没有蓝其和紫默强大。

    “而且这几天蓝其和紫柏勾勾搭搭,已经引起了茂妖城内不少武者愤怒,蓝其最近不敢保护紫柏。

    “这是咱们的好机会,先拿走紫柏的势力,然后咱们再威胁那老头,让他把鹦鹉交出来。”

    黄侩并不蠢。

    他虽然有些怂,但还有些脑子。

    黄侩看不清苏越的真实实力,但凭借着一拳将能打败自己来看,最弱也是三品高阶。

    这样的实力,有资格去挑战紫柏。

    假如能抢走紫柏的势力,他们兄弟俩也能活的不错。

    反正是苏越卖命。

    苏越如果赢了,他俩跟着飞黄腾达。

    如果苏越死了,那正好一了百了,他们继续当咸鱼,那诅咒也就不会生效。

    只要打败首领,就可以证明你的能力,虽说手下不一定会继续追随你,但这片势力,会就属于你。

    其实是好事。

    至于那老头……黄侩甚至想去直接杀了,然后抢来鹦鹉邀功。

    可惜,他终究还是有点怂。

    他怕老头背后有人。

    “你分析的没错,紫柏最弱,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从紫柏开刀……黄侩,你去替我下一封战书,去告诉蓝其,请她跪在地上,等着我过去当主人,否则我会捏碎她的脖子。”

    苏越凝重的点点头。

    这黄侩是什么思维,老子说的是100双鞋。

    你特么去杀人抢鹦鹉。

    脑残玩意。

    要能抢老子用得着你建议?

    杀了蓝其,直接抢走100双鞋,多简单。

    “小人明白,我这就去找……蓝、蓝其?

    “少爷,什么,您说的是蓝其?还是紫柏?”

    黄侩点点头,就要冲出去。

    可突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

    刚才少爷让自己通知的人,似乎是……蓝其?

    “对,是蓝其,你没有听错,你先去吧,按程序下个战书。

    “先礼后兵,本少爷先摆个谱,穿件兽皮,梳个油头,再去收拾她。”

    苏越不耐烦的挥挥手。

    这俩奴才脑子不灵光。

    “少爷,您不是说最好的办法,是从紫柏开刀吗?”

    黄侩要疯了。

    这根本就是送命的行为。

    这少爷不会是脑残吧。

    如果实在想死,你自杀多痛快。

    我去找蓝其,八成要挨打。

    “对啊,紫柏是最好的办法,但我选择用最坏,也最快的办法。

    “快滚。

    “黄驮,你去过地球,知道人族武者的油头吧?大背头,赌神同款。”

    苏越瞪了眼黄侩,让他赶紧滚。

    随后,他又朝着黄驮说道。

    “少爷,咱们阳向族秃顶,没办法梳成油头,要不来个中分?”

    黄驮满脸为难。

    “蠢货,不会想办法吗?”

    苏越骂了一句黄驮。

    突然,他又看到个穿着兽皮袍的阳向族,在招摇过市。

    “那个衣冠楚楚的朋友,你过来一下。”

    苏越远远喊道。

    “你叫我?是想加入蓝其大人的势力吗?”

    衣冠禽兽疑惑道。

    他打量了一下苏越。

    有皮靴,是个人物。

    梳背头,讲究人。

    值得替蓝其大人招揽一下。

    “不好意思朋友,打扰你一点点时间,我抢劫。麻烦你脱了身上的兽皮袍子,否则我可能会杀了你。”

    苏越彬彬有礼的说道。

    面对这种衣冠禽兽,苏越自己都不由自主的礼貌了起来。

    一旁的黄驮目瞪口呆。

    用最礼貌的言语,干天下最粗暴,最不讲理的事情,这少爷到底是个什么奇葩玩意。

    “你找死……我……”

    衣冠禽兽怒吼。

    只有我抢劫别人,还没有别人抢过我,我看你是连皮靴都不想要了。

    三分钟后。

    衣冠禽兽捂着裤裆,满脸屈辱的回去找蓝其告状,他被打的鼻青脸肿。

    “看到了吗?

    “这就是讲究人,袍子都被我扒了,还知道捂着关键部位,你也学着点,要有羞耻心。”

    苏越语重心长的教训着黄驮。

    “少爷,这都是地球武者的腐朽思想,要不得!”

    黄驮罕见的辩驳了几句。

    “如果不是这油头梳的不错,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苏越被气的够呛。

    小王八蛋,竟然还敢顶嘴了。

    地球审美,能超越湿境八万年。

    ……

    “少爷,救命啊。

    “我的皮靴,我的皮靴被抢走了,我不想活了。”

    过了一会。

    苏越皮靴擦的很亮,虽然有些水雾,但不影响大局。

    他的油头比皮靴还要亮,在湿境,头发可以保持水分,美中不足的是阳向族秃顶,发型总归不完美。

    而且苏越穿上了兽皮袍,显得衣冠楚楚,英俊潇洒,放浪不羁,十足一个阳向族的美男子。

    然而。

    这时候黄侩连滚带爬的跑过来。

    “少爷,替我做主啊。

    “蓝其说,那双皮靴,就是您大言不惭的代价。

    “她还要找人来收拾你,要抢走剩下两双皮靴。”

    黄侩被打的鼻青脸肿,如果不是声音没变,苏越都差点认不出来这个人。

    “大哥,蓝其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好看吗?”

    然而,黄驮这个没良心的玩意,他没有关注黄侩的伤势,反而是问着些没用的。

    “废话……当然好看,简直和梦中的女神一样。

    “你看我的眼睛,就是蓝其打的,上面还留着蓝其的香气。”

    黄侩虽然疼的直抽筋。

    但提起蓝其,他竟然表现的像一条舔狗。

    “真是两个没出息的玩意。

    “我这就去打蓝其,打的她娘都不认识她。”

    苏越站起身来,捏了捏拳头。

    舔狗真的惹不起。

    都被打成这德行了,还要夸赞女神。

    简直是可笑。

    我苏越,是阳向族的女神屠夫。

    今天,我让你们见识一下,女神被打成猪头的样子。

    “少爷,英雄难过美人关,虽然我不想得罪您,但我还是打赌,您别说打,您见了蓝其之后,连狠话都舍不得说一句。

    “我用人格发誓。”

    提起蓝其,黄侩坚定的维护着自己的女神。

    “舔狗哪有什么人格。”

    苏越摇了摇头。

    随后,他领着两个虾兵蟹将,就这样大摇大摆朝着蓝其的营地走去。

    ……

    不远处,墨铠观察着这一切。

    “嗯,穿衣打扮,讲究!”

    看着苏越打扮自己,墨铠满意的点点头。

    这是一种心态。

    对自己的容貌有要求,就证明是个严谨的阳向族,而且比较自律,日后能成大器。

    “有勇气。”

    墨铠知道苏越直接挑战蓝其,心里更加开心。

    虽然有些鲁莽,但身为一个阳向族未来首领,怎么可以胆怯。

    敢去挑战最强者,就是勇气和胆魄的证明。

    这性格更加让墨铠欣赏。

    但也不能太莽撞,绝对不可以重蹈自己徒弟的覆辙,这一点,还得多教育。

    “就是不知道这徒弟,能不能经受得住美色的惑诱。

    “如果连美色都可以无视,那我这徒弟,就是天生干大事的料。”

    看着苏越气势汹汹的背影,墨铠笑的很满意。

    其实美色也无所谓。

    ……

    求月票。

    可怜的作者菌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