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高手〕〔丹医〕〔林宜应寒年〕〔时间苍凉爱不淡忘〕〔神医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都市狂神〕〔最强神医〕〔乾坤剑主〕〔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韩三千苏迎夏全文〕〔近卫高手〕〔对你依然如初〕〔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愿你一世无忧〕〔宋辞霍慕沉〕〔奇门医仙〕〔神级透视〕〔玉娘兰梓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29章 该死的小霸道
    乱营山。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这里最豪华的帐篷,就属于蓝其。

    这里也是整个乱营山灵气波动最浓郁,气候最干燥,同时居住最舒适的地方。

    在帐篷里,燃烧着大价钱买来的可燃树枝,帐篷里更是豪华又舒爽,对阳向族来说,这就是天堂。

    整个乱营山,也只有蓝其有这种通天彻地的本领,毕竟,可燃树枝在茂妖城都是很珍贵的东西,这些都是蓝其的追求者专程送来,他们生怕蓝其不舒服。

    蓝其的营帐温暖,所以营帐附近的空气,也要比其他地方舒适,所以很多三品巅峰的勇士,都愿意给蓝其当侍卫。

    除了可以更加亲近女神之外,这里的舒适度,也是众多追随者考虑的因素。

    甚至另一个势力的统领紫柏,都经常舔着脸在蓝其的营帐外伺候着。

    今日,蓝其的营帐外比较热闹。

    就在刚才,有个三品初段的蠢货武者,说他的少爷要挑战蓝其,还要让蓝其跪下臣服。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所以蓝其拿了他的皮靴,让他自己滚。

    听说这个叫红锅的少爷,也有一双皮靴,等一会派几个人,一起抢回来吧。

    蓝其的威严,容不得有人挑衅。

    这仅仅是个很可笑的插曲,蓝其并没有当个事,虽然敢挑战自己的人很少,但并不是没有。

    林子大了,总有几个愣头会出现,会哗众取宠。

    蓝其目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夺走九兽之山的第一名,拿到宝贵的城籍。

    其他都是假的。

    “首领,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有个叫红锅的畜生,他抢走了我的兽皮袍,还扬言要来收拾您,要让您生不如死。”

    这时候,一个用树叶捂着关键部位的武者,急匆匆跑进来。

    他鼻青脸肿,犹如受了天大的委屈。

    不对!

    他确实是受了委屈。

    “嗯?又是这个红锅?”

    蓝其营帐外,一个侍卫大怒。

    简直是岂有此理,竟然敢三番五次挑衅。

    顿时间,蓝其的几个核心成员开始议论纷纷,一个个叫嚣着要去斩了红锅。

    “咦……这个红锅,看来有点意思。”

    蓝其皱着眉挥挥手,让这群手下闭嘴。

    “首领,替我做主啊。”

    三品武者欲哭无泪。

    当然,他色心不受影响,悄悄看了眼蓝其,某个被树叶阻挡的部位,开始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反应。

    这个武者又连忙低头。

    首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只因你太美。

    几个女武者一脸嫌弃,竟然不看老娘。

    男武者愤怒。

    而蓝其却轻蔑的笑了笑。

    哼,一群臭男人。

    普天之下,就没有一个阳向族,能对我蓝其不动心。

    哪怕是茂妖城里面那群宗师,还不是一个个人某狗样。

    在我蓝其的营帐里,一个个和牲口一样。

    “蓝其首领,那个红锅亲口所说,他要让你生不如此。”

    这个三品急忙告状。

    自己的皮袍才是正经事,就指望皮袍活命了。

    “让我生不如此?

    “三个宗师都做不到,他一个三品,腰断了都不行。”

    蓝其表情更加轻蔑。

    “那个……不是这个生不如死,是那种……就是……”

    三品武者郁闷。

    首领这是想哪去了,思绪有些飘啊。

    可惜自己没机会去品尝一下,否则死了都愿意。

    “说……这个红锅长什么样子。”

    蓝其眯着眼问道。

    “他长得……”

    三品武者准备绘声绘色的描述。

    “别废话,你就说俊不俊吧……不知道对不对本首领的胃口。”

    蓝其又打断他的说话。

    “这个……说起来,还有那么多一点点的俊秀,但总归是不如我,我……”

    三品武者想到苏越的油头,下意识说了句实话。

    “哼,幼稚。

    “你们这群男人,就是幼稚。

    “明明是暗中爱上了本首领,就是想引起本首领的注意,却又用这种幼稚的手段。

    “不过……这种方法清醒脱俗,本首领反而是有了兴趣,想看看这家伙。”

    蓝其舔了舔嘴唇。

    乱营山的这群三品,自己已经玩腻了。

    她喜欢新鲜感。

    她也喜欢俊秀的阳向族,否则紫柏也不会崛起。

    “你去告诉红锅,本首领在这里等着他,让他立刻滚过来。”

    蓝其挥了挥手。

    她想立刻见识一下这个红锅,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阳向族,会不会很野性?

    “不用通知,本少爷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候,人群外响起一道深邃又磁性的声音。

    所有人立刻转头。

    苏越面无表情,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嘴里还含着一根稻草,目光无焦点,宛如一个面摊。

    他来了。

    皮靴,油头,皮袍,再加上藐视一切的眼神。

    这个人从出场,就注定是焦点。

    在苏越身后,是黄侩和黄驮,黄驮扛着苏越的铁棍,瑟瑟发抖。

    少爷这是来找死吗?

    “哇,好靓的仔。”

    一个三品女武者舔着嘴唇,掌心里都是汗。

    这个年轻的阳向族,为什么可以那么英俊。

    那个发型。

    简直是无敌,还有他嘴里那根稻草,真是点睛之笔。

    “对,他就是乱营山最靓的仔。”

    “以前没有见过他,应该是新来的,不过是真的靓仔。”

    “我想拥有他。”

    “我想让被他弄到生不如死。”

    几个女武者瞳孔里,泛着光泽。

    这个阳向族,和其他大老粗不一样。

    “哼,一群水杨性花的货。

    “你们别学神州武者说话,什么靓仔,我看就是个叼毛。”

    男武者咬牙切齿。

    他们受到了威胁。

    并不是实力上的碾压,而是自己的配交权,似乎有被剥脱的征兆。

    “霸气侧漏,找死!”

    紫柏瞳孔里闪烁着寒芒。

    “你就是红锅?”

    蓝其的目光,在苏越脸上停留了整整一分钟。

    英俊。

    第一英俊。

    如果按神州的说法,那就是乱营山最靓的仔。

    不对,放眼茂妖城,也是最靓的仔。

    还有这穿衣打扮的品位……高级。

    有格调。

    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虽然隔着浓雾,但就是那么吸引人。

    蓝其心中埋怨红锅。

    你爱我,就过来说嘛,搞什么欲擒故纵。

    这张脸就够了,要什么实力。

    “我的手下已经告诉过你,跪下叫主人,否则我不客气了。

    “我要你手下所有的皮靴。”

    苏越眯着眼睛,冷冷说道。

    这蓝其长得……怎么说的,一头双眼皮的猪。

    关键这头猪还对着你放电,这种感觉,让人很恐怖。

    他脑子里只有木鹦鹉。

    “听说……你要让本首领生不如死?”

    蓝其扭着腰走过来,在苏越耳朵旁吹了口气。

    “哼,你如果不听话,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苏越瞳孔一缩。

    这口气,不会有什么毒素吧?

    他连忙探查了一下。

    还好,没有毒。

    “少爷,您消停点吧,容易被杀的。”

    黄侩低着头,连忙提醒道。

    同时,他悄悄看着蓝其,眼珠子都不转,太美了。

    “少爷,您赶紧赔罪吧。”

    黄驮更没出息。

    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蓝其。

    怎么这么美。

    “小小的三品,怎么脾气这么火爆呢?怪可爱的。

    “我手下的皮靴不可能给你,但我……可以给你。

    “本首领这片娇嫩的花,任你采摘。”

    蓝其咬着下嘴唇,越看苏越越有味道。

    桀骜不驯的眼神,简直能释放出雷电。

    自己身体都有些麻酥酥的。

    “滚,老子是来踢馆的,你正经点。”

    苏越皱着眉。

    剧情是不是有些偏离轨道,你不是应该震怒,然后立刻令人将我拿下吗?

    可为什么要在我身旁发骚?

    “少爷,你低调点。”

    黄侩恨不得缝上苏越的嘴。

    “嘶!

    “这致命的气息,别再散发魅力了,好吗?真是个死鬼!”

    蓝其绕着苏越打量,她盯着苏越的侧颜。

    好看。

    只能用刀削斧凿来形容这这种俊朗。

    这才是人间绝色。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我要砸了你的营帐,我要你臣服于我。”

    苏越一头黑线。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蓝其好歹也是个首领,怎么这么奇葩。

    “知道了,小老公。”

    蓝其不要脸,竟然捏了捏苏越的下巴。

    ……

    “唉,优秀的人,终究是特别优秀。

    “我原本还担忧我这徒弟会沉迷于美人,如今看来,根本是美人沉迷于他。

    “这也是一种能力。”

    远处,墨铠满意的点点头。

    “不愧是我墨铠的徒弟,和我当年一样俊美,一样迷人。”

    墨铠又感慨了一句。

    对于这个徒弟,墨铠很满意。

    ……

    “我特么受到了屈辱……”

    苏越咬着牙。

    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车展上,那些美丽的车模,是种什么感觉。

    自己别人围观了。

    轰隆隆!

    苏越懒得多废话,直接是一拳朝着蓝其的脸上轰去。

    毫不留情。

    心狠手辣。

    这张猪脸,看的苏越想吐。

    这都是些什么货色,也配来勾引老子?

    啪!

    蓝其不愧是接近四品的强者,她瞬间挡住苏越的拳头。

    轰隆!

    苏越的拳风凌冽,蓝其虽然挡住了这一拳,但恐怖的气浪还是让她后退了三步。

    全场一片死寂。

    黄侩和黄驮更是被吓的魂飞魄散。

    真的出手了?

    少爷是脑残吗?

    明显蓝其统领看上你了,你牺牲一下色相,你可以拿到不少皮靴。

    更何况,你也不吃亏啊。

    为什么要出手?

    这可是在挑战一个首领。

    果然,蓝其所属的男武者,直接将苏越围起来,各个目露寒光。

    小白脸,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只要蓝其下令,他们就会将苏越撕碎。

    这张脸,太遭人嫉妒。

    “蓝其,我帮你杀了他。”

    紫柏气的脸都变了形。

    怪不得蓝其最近对自己不冷不热,原来是移情别恋。

    “不用你们管!”

    蓝其挡了苏越一拳,有些恼羞成怒。

    她阴沉着脸,一步步走到苏越面前。

    “我红锅来这里,不是和你开玩笑,我要打败你。”

    苏越寒着脸。

    这才是正经的踢馆。

    都严肃点。

    “敢这么粗暴对待我蓝其的,你是第一个……你这个男人,我爱了。”

    蓝其一脸阴沉的走到苏越面前。

    然而。

    她突然又漏出那种令人作呕的骚笑。

    “卧槽,你好骚啊。”

    苏越差点岔了气。

    ……

    “我这徒弟,是个能成大事的狠人,连蓝其都舍得出手打,不错。

    “蓝其这种人,习惯了逢场作戏,她竟然真的对我徒弟动心了。

    “这魅力,还真是玄妙。”

    墨铠皱着眉。

    他是九品,他可以感觉到蓝其的情绪。

    蓝其这种人,虽然看上去比较风尘。

    但那颗心,却是封锁状态,她容易付出*,但却很难付出真心。

    她真的对徒弟动心了。

    可能,是因为徒弟与众不同吧。

    对于这个徒弟,墨铠现在是十分的满意。

    ……

    “我不想和你废话。

    “我来这里,是要挑战你的位置,我要你手下所有的皮靴。

    “咱们打个赌吧,一场定输赢。

    “我如果赢了,你们所有的皮靴都得给我。

    “如果我输了,我手里这五颗人族的气血丹,还有脚下的皮靴,已经我手下的两颗脑袋,全可以给你们。

    “你们敢赌吗?”

    苏越没有废话,他计划一次性把事情办完。

    黄侩和黄驮一惊,目瞪口呆。

    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输了,你留下我们二人的脑袋?

    这是哪个世界的说法,还有没有一点点道理。

    “赌?

    “我敢赌,可惜没必要啊。

    “如果你答应当我的小丈夫,我可以赌一下。

    “赌你腰会断。

    “那些丹药,姐姐不在乎,哈哈。”

    蓝其一脸妖娆,她内心里燃烧着一团火。

    小霸道。

    小任性。

    小天真。

    该死,这个诱人的男人,为什么这么矛盾,为什么这么吸引人。

    “小丈夫,你说吧,你要挑战谁?”

    蓝其又问道。

    “我不和你们废话。

    “我既然是挑战者,那就会让你们心服口服。

    “来吧……我要、打十个。”

    苏越咬着牙,举起拳头。

    必须速战速决。

    这群该死的阳向族,在这涮自己呢。

    果然。

    这阳向族的脸,长的有些太好欺负。

    “打十个?

    “哇,你简直打在了姐姐的胸口,你为什么这么勇武。”

    蓝其深吸一口气。

    这个红锅,到底是哪里来的磨人小老虎,为什么这该死的魅力,在一层又一层的递增。

    他就是个漩涡。

    “蓝其,敢不敢赌?

    “把你们所有人的皮靴脱下来,一战定输赢。”

    苏越深吸一口气,保持着镇定。

    他觉得自己可能被气死。

    这是老子的污点。

    “好,你俊你有理,你说什么都对。

    “可谁来证明呢?”

    蓝其又问道。

    她爱死了红锅这个恼怒的小表情,为什么这么迷人。

    “蠢货一个!”

    在远处,紫柏等男性勇士纷纷讥讽。

    这红锅,简直就是个智障。

    可为什么,蓝其对这种智障有兴趣。

    “蓝其,你滚开,这种蠢货,由我来收拾。”

    这时候,紫柏眉头一皱。

    他学着苏越的霸道,直接捏住蓝其的胳膊。

    很用力,很粗暴。

    哼。

    女人。

    原来你喜欢这种霸道的调调。

    看我来征服你。

    红锅那个愣头可以霸道,我紫柏难道不可以吗?

    我比他更有男人气概。

    “滚一边去!”

    然而。

    蓝其眉头一皱,一脚将紫柏踢了三米远。

    什么玩意。

    你这种货色,老娘已经玩腻了。

    远处,不少人在嘲笑着紫柏,这时候紫柏的老冤家紫默,也问讯来到现场。

    “丢人现眼。”

    紫默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万众瞩目中,紫柏阴沉着脸爬起来。

    不对劲啊。

    自己明明是在模仿红锅,为什么蓝其没有沦陷。

    模仿的不到位?

    “你们的赌约,我来证明。”

    这时候,突然有个六品宗师路过。

    这个六品也是郁闷。

    他原本要回茂妖城,可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神长老的声音。

    当时他就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犯错了。

    神长老也是闲的。

    竟然让自己来主持一群三品的赌约,简直是掉身价。

    但他也不敢不来。

    不是犯错就好,虚惊一场。

    “拜见宗师。”

    顿时间,所有三品都连忙抱拳一拜。

    这可是茂妖城的六品,对他们来说,高高在上,宛如神明。

    当然,蓝其的表情要正常一些,她毕竟也见惯了六品。

    但包括紫柏和紫默,都有些惊恐。

    他们毕恭毕敬。

    而苏越面无表情,只是勉强抱了抱拳。

    这一幕,令蓝其更加喜欢苏越。

    轻蔑。

    对宗师都如此轻蔑,这到底是什么人中龙凤。

    “蓝其所属,立刻脱下皮靴。

    “蓝其你立刻派遣十个手下,和这位红锅对战。”

    宗师在场,很多事情就井然有序了很多。

    虽然蓝其手下的三品武者不愿意脱鞋,但在宗师面前,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稍有迟疑,就是丧命的下场。

    几分钟时间,皮靴堆成了一座山。

    而宗师对苏越的赌注,也没有含糊。

    黄侩和黄驮的小命,已经被打吊在了树上,还有那些气血丹,也都被宗师拿走。

    “大哥,下辈子,他们千万别抢劫了。”

    黄驮尿了一裤子。

    红锅输定了,这根本不用想。

    而他们的头颅,就赔在这了。

    “是啊,如果不抢劫,就不会遇到红锅,我们也不会遭遇这种无妄之灾,我悔啊……”

    黄侩一脸伤心欲绝。

    为什么少爷这么没脑子,这下好了,引来了宗师大人。

    完蛋了。

    ……

    “我这徒弟唯一的毛病,就是有些自大。

    “唉,优秀的人,往往都有这些毛病,以后还得好好说服。”

    墨铠摇摇头。

    他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可能就是苏越太狂了。

    打十个。

    除非是四品勇士前来,否则根本就不可能。

    蓝其的手下,不缺三品巅峰。

    鲁莽了。

    墨铠拿出一个茶壶,里面泡着从神州抢来的小罐茶。

    ……

    “我来出战!”

    “我早看着小子不顺眼了,我要弄死他。”

    “我也出战。”

    几秒时间,蓝其手下,已经有十个男性的三品武者站出来。

    他们清一色三品巅峰,并且身经百战。

    愤怒。

    苏越一系列的挑衅,已经引起了这群人的愤怒。

    他们恨不得手撕了红锅。

    “首领,请允许我们出战。”

    十个三品围着苏越,只要蓝其点头,他们就会出手。

    “你们要……”

    蓝其忧心忡忡。

    她不想让苏越受伤,可这赌斗又涉及到了100多双皮靴,非同小可,虽然自己是首领,但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蓝其想找个十全的解决办法,起码让他们手下留情。

    “好,那就你们十个垃圾来吧。

    “我红锅出手,根本不留活口。你们既然站出来,那就做好死亡的准备。

    “同样,我红锅的头颅,你们也可以尽情摘走。”

    然而。

    还不等蓝其开口,苏越冷冷的扫视了一圈。

    霸气。

    这些都是很强的三品武者。

    自己在这里将他们斩杀,也能给地球减轻点压力。

    同时,自己还可以立威。

    反正如今有靠山,也不怕得罪人。

    “小子,你简直太狂妄!”

    一个三品气的浑身发抖。

    这到底是个什么蠢货。

    你一个三品初段,挑战十个三品巅峰,竟然还扬言要杀人。

    蠢货吗。

    “既然是挑战,那就生死有命。

    “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六品宗师皱着眉。

    他理解不了神长老的意思。

    墨铠给他下达了指令。

    可以允许红锅杀别人,却不允许别人杀红锅。

    这红锅……到底什么背景。

    神长老竟然都帮着作弊,简直可怕啊。

    但六品宗师也没有多说什么,墨铠令他不要声张。

    “你们手下留情一点。”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蓝其也阻止不了。

    ……

    “我来取你狗命!”

    轰隆隆!

    一个三品巅峰身躯闪烁,他掌心里的钢刀,已经朝着苏越面门砍下,沿途劲风呼啸,明显是夹杂着很浓的怨气。

    “一招你就会死!”

    几乎是同一时间,其他九个三品,也从各个角度,将苏越一切的退路封死。

    “小心!”

    蓝其紧张到浑身是汗。

    六品宗师也捏着一把汗,这个红祸也太鲁莽。

    “二弟,你闭着眼,咱们死的会安详一点。”

    场面血腥,黄侩和黄驮根本就不敢看。

    其他女武者一脸叹息。

    这个俊美的青年,因为鲁莽而丧命,说起来也是遗憾。

    脑子是个好东西,光有脸也没用。

    “呼……属于老子的高光时刻,终于到了。”

    然而。

    处于暴风中央的苏越,嘴角却冷冷的笑了笑。

    一群三品巅峰,各个都是500卡气血。

    就这种玩意,来多少苏越能杀多少。

    唰!

    刀芒斩落,苏越的身躯只是微微摇摆了一下,刀刃便贴着他的面门斩空。

    这时候,其他阳向族的招式网,也笼罩而来。

    密不透风。

    但苏越根本不慌不忙。

    他没有用小凌波步,在阳向族不合适。

    但仅仅是凭借着本能,苏越也可以轻松躲开这些轰杀。

    苏越还发现了一个事情。

    随着他对战法的了解更深,自己竟然可以勉强看出敌人战法中的漏洞和不足。

    对!

    在苏越眼里,这些阳向族施展的战法,简直是漏洞百出,不堪一击。

    这时候,苏越甚至可以做到预判。

    ……

    两分钟后!

    面对十个三品阳向族的联手轰杀,红锅竟然还没有败。

    他虽然只是一味的躲闪,但十个阳向族,竟然没有一招能轰击到他身上。

    蓝其惊愕。

    她终于知道红锅为什么如此自信。

    原来他实力这么强悍。

    我蓝其爱上的男人,果然非同寻常。

    黄侩和黄驮睁开了眼,目瞪口呆。

    少爷的实力这么强吗?

    原来自己不知道红锅深浅,还是因为自己太弱啊。

    附近早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阳向族,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原本一招就该被分尸的红锅,为什么还在游刃有余的躲闪着。

    紫默皱着眉。

    这个红锅,不简单。

    紫柏气的肝疼,他甚至想自己上去杀红锅。

    “不愧是神长老偏袒的流民,这小子会不会是个贵族之后,他竟然还没有使用战法,好厉害。”

    六品长老终于收起了对苏越的轻视。

    在三品,能达到这种地步,日后绝对是天骄。

    ……

    “他是不屑用普通战法?还是不屑用战法去对付三品武者?”

    墨铠捏着茶壶。

    他也被苏越轻轻震撼了一下。

    面对十个三品围攻,竟然不用战法来对敌,这就可怕了。

    “我知道了,他根本就不懂那些基础的战法。”

    随后,墨铠眉头皱的更深。

    他是九品,他能看出很多事情。

    红锅并不是不屑用,他是根本就不懂。

    修炼过战法的武者,总会不经意暴露一些痕迹。

    “咦……这是,卓越战法……”

    然而,下一个呼吸,墨铠掌心里的茶壶都在颤抖。

    猛地一个瞬间,红锅的命绳之上,猛地燃烧起恐怖的火焰,熊熊燃烧。

    这一瞬间,原本那个普通的三品阳向族,陡然如火神降临一般,爆发出史无前例的恐怖气息。

    他犹如一个苏醒的火焰巨人,要焚烧眼前的一切。

    在红锅眼里,墨铠甚至看到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气概。

    “我知道了,他不屑……

    “我这个徒弟,心比天高,他根本就不屑修炼普通的战法。

    “这……他这是要走绝巅之路啊。”

    墨铠的茶壶都被捏碎。

    绝巅之路,至高之路。

    如今八族圣地的绝巅祖宗,就是这样一个天命强者。

    他从小到大,从一品到九品绝巅,从来没有修炼过任何普通战法,从来都是卓越战法起步。

    这就是至高之路。

    这个红锅,到底是什么背景?

    他来茂妖城,真的是因为流亡?

    “红锅,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你被我墨铠遇到,那就是我徒弟。

    “我只要真心待你,哪怕你和绝巅族宗有关联,我也不会被怪罪。

    “甚至,我还会被绝巅所感激。

    “原来……你还有这一层背景。”

    墨铠长吁一口气,他甚至感觉到了后怕。

    对这个徒弟,他现在是一百分满意。

    ……

    求月票,唉,也求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