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技能生成器〕〔一念淮水过苏城白〕〔王者强势回归苏辰〕〔第一战王〕〔我无敌了亿万年〕〔雄起都市〕〔沈蓓一宁少辰〕〔豪婿临门〕〔高价甜妻很撩人秦〕〔五零俏花媳〕〔大清贵人〕〔至尊特工〕〔茅山鬼王(玄门妖〕〔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帝后世无双〕〔头狼〕〔龙武战神〕〔第一娇〕〔全球诸天在线〕〔邪王难宠,医妃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31章 木鹦鹉真正的秘密
    黄侩和黄驮两兄弟去安排一些善后一事,现场一片混乱。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毕竟,事情太突然,短短不到一个小时时间,整个乱营山的格局已经被打乱又重组。

    蓝其看了看苏越的背影,一脸凄苦的离开。

    她连自己的营帐都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前往茂妖城。

    由于苏越的崛起,自己已经没可能再得到茂妖城的高等城籍。

    所以,蓝其没必要再继续压制着境界。

    突破吧。

    四品对于蓝其,根本就是唾手可及的东西。

    她之所以留在三品境,是为了九兽之山试炼,是为了上等的城籍。

    如今,自己心动的男人要争,自己就只能退位成全。

    但其实也无所谓。

    蓝其对自己的相貌很自信。

    有上等城籍,自己可以活的很好,但没有城籍,她也能吃得开。

    继续留在乱营山,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的小靓仔,你虽然天赋高,实力强,但性格太狂,在茂妖城,这会是你危险的根源。

    “姐姐先去找个宗师靠山,然后再想办法,让靠山也能保护你。

    “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奇妙,竟然能让我蓝其失去理智。

    “我明白了,爱情真正的滋味,就是这种酸酸的苦涩,只有无怨无悔的付出,才能品尝到爱情的真谛。

    “靓仔弟弟,姐姐一定要我让你安全。”

    茂妖城外,守城侍卫拦着蓝其。

    但他们并没有很严肃,反而是满脸轻佻。

    这个美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蓝其。

    果然名不虚传,这绝世的容颜,果然连宗师都顶不住。

    太好看了。

    “蓝其,虽然哥哥想帮你,但可惜你境界不够,不可以进茂妖城。

    “其实哥哥的营帐里也很温暖,要不留一夜?”

    五品统领上下打量着蓝其。

    能和这种美人共度良宵,简直是天下最美妙的事情。

    “抱歉,哥哥。

    “人家……其实是四品呢。”

    嗡!

    蓝其深吸一口气,顿时发出了四品的气息。

    “可以进去了吗?”

    蓝其朝着统领眨眨眼。

    “可以是可以,可是……”

    统领皱着眉。

    他还是想留蓝其在营帐里,顺便发生一些干柴与烈火的故事。

    这可是好机会。

    “可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个七品的营将军,突然出现在城门口。

    “拜见黑辟营将军!”

    见状,众侍卫连忙抱拳一拜。

    统领气的肚子疼。

    这个关键时候,怎么突然跑来个宗师,还是七品的营将军。

    该死。

    哪怕在茂妖城内部,黑辟也是比较有势力的营将军。

    “拜见营将军。”

    蓝其连忙就要跪下。

    “干闺女,你这是干什么,太生疏。”

    黑辟连忙上前,将蓝其扶起来。

    顺便……搂在怀里。

    “干爹,人家紧张嘛。”

    蓝其装模作样的挣扎了一下,这更加让黑辟搂的更紧。

    这一刻,蓝其心里突然有些恶心。

    她突然发现,自己心里有了爱的人之后,再去逢场作戏,已经不再那么游刃有余。

    甚至,她特别抗拒。

    虽然对方是七品,但她就是想逃。

    但为了能靠着这个靠山,蓝其还是卖力的表演着。

    “干闺女,我给了你那么多丹药,你早应该突破到四品,参加什么九兽之山试炼,多浪费时间。

    “等和地球开战的时候,干爹杀几千个神州武者,给你弄点功劳,很容易得到上等城籍。”

    黑辟紧紧搂着蓝其。

    别人都说蓝其风尘,可她在自己怀里,明明还有些颤抖。

    她在紧张。

    不一样。

    干闺女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更有味道。

    是个好干闺女。

    黑辟出奇的惊喜。

    他是营将军,不适合出现在乱营山那种地方,但偶尔一次机会,他还是见到了蓝其。

    惊为天人。

    那一夜,蓝其榜上了七品,她也施展了绝佳的技术。

    就这样,蓝其成了黑辟的秘密干闺女。

    可惜,二人终归是没办法经常在一起,偏偏蓝其也固执,非要堂堂正正得到茂妖城城籍。

    黑辟拗不过她,就只能暗中送送药。

    终于,苦尽甘来。

    只要蓝其进了城,黑辟就可以将她收到营帐里。

    这样一来,其他的宗师,也就无法染指了。

    其实黑辟心里清楚,还有一些宗师,也暗中垂涎蓝其的美色,甚至还用威逼利诱的方式,让蓝其陪过他们。

    可黑辟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乱营山是流民聚集地,他虽然是七品,也没办法得罪所有宗师。

    即便对方是六品,但自己也不能为所欲为,毕竟不是自己的手下。

    现在好了。

    蓝其终于想通,她突破但四品,有资格进城,那就属于自己。

    “干爹,我们回去吧!”

    蓝其摇摇头。

    她又看了眼远处的乱营山。

    我的小靓仔,等着吧,看姐姐给你铺好路。

    这该死的爱情,我都想给他粉身碎骨。

    就这样,蓝其跟着黑辟,大摇大摆回了茂妖城。

    其实远处还有个六品想来找蓝其,但可惜,他终究还是不敢和黑辟抢人。

    在乱营山,黑辟不好意思插手。

    但在茂妖城,他毕竟是营将军。

    “我呸,肮脏!”

    等蓝其走远后,一个侍卫狠狠吐了口唾沫。

    他嫉妒的发疯。

    凭什么蓝其被黑辟霸占。

    “唉,谁让咱们弱呢,连六品都不敢惹黑辟,咱们又能如何呢?

    “可惜了,我的蓝其。”

    另一个侍卫满脸沮丧。

    “安静干你们的事,别废话多。”

    统领更是没好气道。

    他看着蓝其的背影,心里酸酸的。

    统领以前见过蓝其,但他发现,今天的蓝其,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以前蓝其的风尘味很浓。

    但今天,他突然觉得,蓝其脸上多了一些娇羞。

    这是怦然心动的感觉。

    她眼神里是爱意。

    很浓烈,就像从地球抢来的芙德巧克力一样浓。

    难道……蓝其爱上自己了?

    碍于黑辟在附近,她不敢和自己表白?

    统领一拍脑门。

    他察觉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事实。

    对。

    蓝其满脸的娇羞,那明明是见到爱人的样子,根本就装不出来,那是由衷的情感。

    可茂妖城外,还有谁值得蓝其那样娇羞?

    除了自己这个五品统领,还能有谁?

    还能有谁?

    我难道要恋爱了?

    ……

    怂人翻身,真的是不得了。

    苏越跟着老头离开之前,黄侩和黄驮已经纠结了一群怂包,目前正在耀武扬威。

    而之前那群风光无限的掌权者,此刻却在伺候着这群怂包。

    而且黄侩和黄驮稍有不开心,就要打骂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

    他俩甚至还将所有女武者聚集在一起,似乎要选妃。

    苏越已经下令,让他俩自由发挥,没事别打扰自己。

    所以,二人将心中的恶,发挥的淋漓尽致。

    真应了那句话。

    比主人更加残忍的人,就是转化地位之后的奴隶。

    比奴隶更加卑贱的人,就是被打入地狱的主人。

    因为,他们最了解彼此。

    主人谄媚的时候,比奴隶更加在行,更加卑贱。

    奴隶祸害别人的时候,也要比主人更加淋漓尽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曾经怕什么。

    而紫默跟在二人身后,一言不发。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

    ……

    “咱们直接开始吧。

    “我把木鹦鹉留给你,你可以先领悟妖语的部分,这个部分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你可以提前熟悉一下。”

    二人来到一座山顶,墨铠说道。

    “一部分?”

    苏越一愣。

    之前老者已经允许他领悟过一段时间,所以苏越知道这妖语很玄妙,绝对是很强的那种卓越战法。

    可听老者所说,这妖语似乎还有隐情。

    “妖语,你可以理解成卓越战法。

    “但这木鹦鹉里的战法,却不仅仅是卓越战法……你知道绝世战法吗?”

    墨铠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同时,他观察着苏越的眼睛。

    “什么……绝世战法?”

    苏越一愣。

    他完全是下意识的震撼。

    随后,苏越又连忙伪装成了呆萌的样子。

    自己一个三品流民,或许可能听说过绝世战法,但不应该露出这么强烈的震撼。

    毕竟,对大部分的武者来说,绝世战法终究还是机密。

    “对,绝世战法。”

    墨铠点点头。

    果然,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墨铠看的很清楚,红锅的眼神里,除了震撼,还有一种渴望。

    这种渴望里,弥漫着浓浓的野心。

    这不该是个三品武者的状态。

    只有深刻明白绝世战法的意义,他才会露出这样渴望的神态。

    装!

    你明明就是绝巅族尊派遣出来的人,你还给我装。

    绝巅族尊也是老辣。

    宗师不可能体察民情,五品也容易引起怀疑。

    只有三四品的武者,最容易让人失去戒心。

    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哪怕是绝巅族尊,也瞒不过我墨铠的智慧。

    智慧,才是我墨铠的杀手锏。

    “我以前听说过绝世战法,这太珍贵了。”

    苏越又手忙脚乱的解释了一下。

    “没事,修炼绝世战法,需要机缘和天赋,你也不一定能成功,我既然让你看了,就对你放心。

    “我也在找传承人!”

    墨铠平静的点点头。

    不愧是绝巅族尊选的钦查,小小年纪,反应速度这么快。

    如果不是自己预判到绝巅的想法,自己都可能被骗了。

    “我能看得出来,你资质不错,所以妖语的部分,你肯定可以领悟。

    “但木鹦鹉里最难的,却是妖惑。

    “修炼绝世战法,除了资质和天赋,还需要机缘和亲和度。

    “妖惑:可以释放一种特殊的音波,从而影响到妖兽的情绪,你可以用这种情绪来安抚妖兽,欺骗妖兽,甚至激怒妖兽。

    “仅仅是懂妖语,真的算不上绝世战法。

    “咱们湿境八族和妖**流,最难的问题,是妖兽的情绪。

    “在暴怒状态中,它们根本不会和湿境八族交谈。

    “但妖惑,却可以让任何妖兽平静下来,这才能称得上是绝世。”

    墨铠解释道。

    “能让妖兽的情绪安静下来,这也太厉害了。”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满脸震撼。

    由不得他不震撼。

    苏越曾经在宁兽从林居住过。

    宁兽,那是妖兽丛林里出了名的温和种族,这个种族又懒惰,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干。

    可即便这样,发了疯的宁兽,依然差点毁了奇迹军团。

    如果不是宁兽皇子,自己早死了。

    宁兽都已经这样,更别提其他一些敌意强的妖兽。

    能让他们安抚下来,听人说话,那简直是难于登天。

    “前辈,您可以施展妖惑吗?”

    苏越又问道。

    “很遗憾,我懂妖语,但并不懂妖惑。”

    墨铠摇摇头。

    遗憾的好啊!

    苏越暗中松了口气。

    “可惜了,如果您可以施展妖惑,咱们阳向族就可以蛊惑妖兽大军,从而彻底打败其他七族,然后再去占领地球。

    “这么庞大的妖兽势力,却根本利用不到。”

    苏越一声感慨,言语里充斥着浓浓的遗憾。

    他心里却是庆幸。

    幸亏阳向族还无法催动妖惑,否则地球会陷入更大的困境。

    苏越清楚的记得,当初一个宁兽族,都差点逼的岳父自爆。

    妖兽不可怕。

    仅仅一个阳向族也不可怕,甚至几个种族联军,地球武者也能应付。

    但最怕妖兽和异族联合。

    这简直就无解。

    苏越甚至后怕,他得找个机会,彻底毁了这木鹦鹉。

    太可怕了。

    “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墨铠摇摇头。

    他心里,对红锅有一点点失望,但却更加确认,红锅就是绝巅族尊的人。

    对!

    刚才苏越的话,让墨铠下了确凿的证据。

    只有那些绝巅族尊,才会第一时间,去想着打败其他七族。

    族尊都是老怪物。

    他们不需要地球的环境,也可以活的很好。

    所以,族尊们的希望,还是能先一统八族圣地。

    而他们这些新一代的宗师,却喜欢地球的环境,主张先占领地球,再解决八族纷争。

    这是两个派系。

    很明显,红锅潜意识里,是先解决八族,再攻占地球。

    先来后到,能说明很多问题。

    迂腐的想法。

    但墨铠也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你并不是第一个来领悟妖语的三品流民。在乱营山,还有个叫紫汤的三品流民。

    “在你之前,紫汤已经领悟到了妖惑的精粹,她是个天才,可惜又是个废材,天赋太差。”

    墨铠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的表情。

    如果紫汤不是天赋太差,她或许就是自己的关门弟子。

    但可惜,资质太差。

    “什么意思?”

    苏越头皮一麻。

    乱营山,一个叫紫汤的阳向族,竟然已经领悟到了妖惑?

    还还得了?

    得赶紧弄死这个阳向族。

    “要施展绝世战法,需要很多条件。

    “你听说过地球人族的木桶理论吗?人族很聪明,这个理论也很有道理,如果一只水桶要盛水,其中一块木板再长,也没什么用,关键要看最短的那块。

    “紫汤对妖惑的领悟度,平生罕见,绝对是几百年第一人。这是她的长项,但根本没用,长项再长,也弥补不了她是个废物。

    “妖语和妖惑,相辅相成,这才可以发挥出绝世战法的能力。

    “妖惑需要天赋,可妖语,却是实打实的卓越战法,需要去慢慢领悟。

    “可紫汤竟然一窍不通,她战法资质的愚钝,同样平生罕见。我就是气死,她也领悟不到一丝一毫的妖语。

    “所以,紫汤可以影响妖兽情绪,但根本没用,她没办法和妖兽用语言交流,还是做不到操控妖族。

    “而且要影响妖兽的情绪,需要平阶。

    “假设你三品,你只能影响到三品的妖兽,如果要跨阶去干涉妖兽的思维,你会被战法抽干心血,结局就是寿命锐减,施展两三次就会死。

    “这个紫汤根基太差,她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可能就是个四品。

    “指望她影响一群四品妖兽,能有什么用……简直是可笑。”

    墨铠叹了口气。

    提起紫汤,他甚至有些愤怒。

    除了对妖惑的感悟,其他方面一无是处,简直就是一头活猪。

    虽然紫汤没有成为墨铠的传人,但墨铠也留了几颗丹药给她。

    能不能突破到四品,就看紫汤的造化。

    对墨铠来说,紫汤如今就是个路人。

    “原来如此!”

    苏越盯着木鹦鹉,凝重的点点头。

    果然,绝世战法绝对不可能简单。

    要用妖惑影响妖兽,首先得掌握妖语,而且还的和妖兽同阶,否则根本就影响不到。

    如果非要强行跨境,反而会造成寿命大量衰减的后遗症。

    竟然只能施展两三次,好可怕的反噬。

    紫汤!

    苏越记住了这个阳向族。

    等回到乱营山,自己第一时间就得先找到这个家伙,并且……想办法杀了。

    这个人太危险。

    “该说的,我已经说明白。

    “你现在可以先领悟妖语,那妖惑虽然很难,但应该难不住你,毕竟你也引起了木鹦鹉的反应。”

    墨铠又转头看着苏越。

    满意。

    相对于紫汤,这个红锅才是真正的天骄。

    他引动了木鹦鹉的异常,就证明可以修炼成妖惑,虽然不如紫汤快,但也慢不到哪去。

    关键,他可以领悟到妖语。

    相辅相成,这才是完美。

    “我试试吧。”

    苏越点点头,走到木鹦鹉旁。

    他得看看,这妖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说起来,苏越之前在领悟木鹦鹉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奇特的气息。

    如果没有意外,那股奇特的气息,就是妖惑的战法纲要。

    确实。

    哪怕就是苏越,都有些差点没抓住那股纲要。

    但这一次有备而来,苏越计划先看看妖惑的纲要。

    ……

    乱营山。

    黄侩和黄驮他们,在蓝其的营帐外把酒言欢,

    营帐属于苏越,两兄弟还知道分寸和深浅,并不敢进去。

    整个乱营山,所有阳向族都在恭维着兄弟两。

    在人群最远处的一个大石头上,紫默眺望着九兽之山的地方。

    他脸上流露着悲凉和落寞的表情。

    自己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

    “你为什么这么怕他?

    “表哥,我有把握,让你你当第一。哪怕蓝其在,你也是第一。”

    这时候,一个女阳向族从漆黑中走出来。

    她看着紫默,满脸的心疼表情。

    “紫汤,我输了。

    “我是个废物,我是个懦夫。

    “咱们不是那个恶魔的对手,他和蓝其不一样,他太强了,也太心狠手辣。”

    紫默狠狠捏着手掌。

    紫汤。

    是紫默的表妹。

    从城池还没有灭亡的时候,紫汤就爱慕着紫默,这份感情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看着紫默难受,紫汤比他要更难受。

    难受一百倍。

    “紫默,我可以让九兽之山的妖兽平静下来。

    “你只要让你的部下,挡着红锅就可以。

    “九兽之山的规则是赛跑,你只要第一个跑到终点,你就是赢家。”

    紫汤走过去,从背后抱着紫默。

    抱的很紧。

    紫汤只和紫默说过自己的能力,却并没有提起后遗症。

    自己只是三品。

    而九兽之山的妖兽,全部是五品。

    自己帮了紫默,结局可能就是死,自己真的太弱。

    但为了表哥,她愿意。

    粉身碎骨,无怨无悔。

    “然后呢?

    “即便我能跑赢,又和如何?

    “如果红锅不死,你觉得我又能活多久?咱们经历过城池破裂,应该知道活下来有多难。

    “拿到茂妖城的城籍,只是个开始,并不是结束。

    “红锅也会进入茂妖城,他可以用各种方式挑战我,我活不下去。”

    紫默深深低着头。

    他不敢。

    想起红锅大杀四方的场景,还有那双冰冷的瞳孔,紫默内心就忍不住恐惧。

    “表哥,那我也不去茂妖城,我留在乱营山陪你。

    “我永远都陪着你。”

    紫汤紧紧搂着紫默。

    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归属。

    “不行,你必须去茂妖城。

    “黄侩看上你了,你只有进入茂妖城,才能逃离这劫数。

    “我再想办法,我杀人族武者的速度快,我只要杀的人族武者足够多,我迟早会拿到茂妖城的城籍。

    “蓝其已经进城,紫柏也被我杀了。

    “以后乱营山再去江元国,我可以杀最多的人族,拿最多的功勋,我相信,茂妖城不会埋没我。”

    紫默咬牙切齿。

    他恨啊。

    为什么苍天这么不公平。

    论杀人族武者,自己比所有流民都多,甚至神州武者都杀过不少。

    但为什么,好事永远轮不到自己。

    之前有蓝其,有紫柏。

    现在又来了一个红锅,紫默现在想立刻去江元国,去杀个痛苦。

    只有人族武者那一张张恐惧的脸,扭曲的脸,才能发泄他的愤怒。

    “好,表哥,我听你的。”

    紫汤喃喃自语。

    她搂着紫默,痴痴的看着天空。

    表哥。

    你说的没错,蓝其走了,紫柏死了。

    如果那个红锅也死了,你就是乱营山最强者,你一定会得到高等的城籍。

    九兽之山开启的时候,没有人宗师可以帮红锅。

    我这条命,原本就准备牺牲,准备帮你跑赢蓝其。

    如今你不去九兽之山也好。

    所有人,包括那个红锅……一起下地狱吧。

    我紫汤不仅仅能让妖兽平静得来,我也可以让它们愤怒到疯癫。

    ……

    “卧槽,原来这个老头,竟然是墨铠。”

    苏越手持木鹦鹉,整整领悟了一晚上。

    这一夜,他在木鹦鹉的纲要里,破解出了惊天大秘密。

    原来这个老头,竟然就是九品神长老墨铠。

    而他也曾经领悟过妖惑。

    可惜,墨铠失败了。

    他也只能失败,实力太强,容易损坏鹦鹉。

    ……

    请假一更吧,今天有点急事!

    这个月欠了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