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痞女逆袭种田忙〕〔刘备的日常〕〔不负相思便染尘埃〕〔总裁师兄宠妻成瘾〕〔合租房长公主〕〔钟府表妹的悠哉生〕〔宋医生,谈个恋爱〕〔武神圣帝〕〔万年小妖爱上我〕〔听说超级大佬甜炸〕〔江少你的戏精上线〕〔偷心盗贼之极品小〕〔最后残仙〕〔仲夏夜的秘密〕〔一朝穿越王爷手到〕〔祝尔恺啊〕〔柯南之毛利姐姐〕〔岚颜知己〕〔龙拳〕〔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32章 西武小诸葛
    一夜时间,苏越都在感悟妖惑。

    对苏越来说,妖语其实并不难,但妖语很复杂,一朝一夕,根本进去不可能彻底领悟。

    苏越估计过,他要领悟妖语,最少都得十天时间。

    掌握一门外语,真的是特别费劲,好在地球已经可以用仪器来达到语言互通。

    苏越看历史书,好像在21世纪左右的时代,神州学生还要考试,考外语。

    难以想象!

    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而妖惑则不同。

    如果将妖语看成是死记硬背的公式。

    那妖惑,更像是一场需要去感应的梦境。

    对。

    很玄妙的一种状态。

    这次苏越直接绕过妖语的干扰,开门见山的将思维引导在妖惑。

    最终,他思维进入了一场梦境里。

    梦境很诡异,类似于与一个没有地面的空旷世界,你站在一个透明的鸡蛋里,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面目狰狞,龇牙咧嘴的妖兽。

    有十几只眼睛的妖兽。

    有浑身甲胄的妖兽。

    还有肢体比蜈蚣还多的妖兽。

    密密麻麻,苏越都被吓得够呛。

    他如一个还没有出生的胎儿,就这样漂浮在数不清的妖兽中央,身体也不能动。

    迷茫。

    恐惧。

    不知所措。

    苏越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该去哪里。

    似乎下一个呼吸,他就会被吞噬。

    这时候,场景一换。

    苏越在这场梦境里,竟然看到了一个很弱的阳向族。

    三品!

    这就是紫汤。

    苏越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知道,这个人就是紫汤。

    随着梦境切换,苏越已经找不到他自己在哪。

    自己只留下了意识,身体已经不在巨兽包围中。

    这种感觉,让苏越形成了一种上帝视角。

    他似乎在隔空俯瞰着紫汤。

    “我知道了,在感悟妖惑的时候,我的思维,和紫汤是一体共生的。”

    苏越心脏狂跳。

    他突然理解了妖惑的传承方式。

    感悟上一代。

    对!

    不知道为什么,苏越的意识,和紫汤发生了重叠。

    他知道紫汤在感悟妖惑,同时也在跟着紫汤的感悟节奏走。

    这时候的紫汤,更像是一段程度。

    她的感悟程序,被木鹦鹉留在梦境里,从而供苏越来领悟。

    所以,苏越知道她叫紫汤。

    当然,也仅此而已,紫汤的其他信息,苏越还是一无所知。

    苏越只知道,紫汤是紫汤。

    在苏越的视线里,紫汤闭着眼,她并没有张嘴,但从她身体内部,却发出了一些特殊的共振。

    那些共振,应该是基于气血的震动而产生。

    梦境引导着紫汤。

    所以紫汤身上的震动扩散的很远。

    终于,外围那些数不清的巨兽平静下来。

    紫汤就盘坐在虚空的中央,一次又一次的演化着共振。

    苏越观察着紫汤,终于,苏越也进入了这种状态,他自己体内的气血,也跟着紫汤的波动,在一次又一次的震动。

    这就是妖惑。

    说难也很难,你如果无法感受到这种共振,那将一辈子都领悟不到。

    这需要天赋。

    纯粹的靠天赋,苏越甚至都得承认,他的天赋其实不如紫汤。

    但可惜。

    老天爷帮忙,紫汤虽然有妖惑天赋,但对普通战法一窍不通。

    也幸亏她本身是个废物。

    否则,墨铠不可能放弃这种人。

    也对。

    即便是能到影响一群四品的妖兽的情绪,那又能如何?

    你不懂妖兽语言,你只能让他们安静下来,却根本无法操控。

    对强者来说,四品妖兽,一指就弹死了。

    而且修炼妖惑之后,绝对不可以用诡异的方法来提升品阶,否则会破坏这种共振。

    所以,紫汤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之后,苏越在紫汤的思维里,又找到了关于墨铠的记忆。

    对。

    苏越的引路人,是上一代感悟者……紫汤。

    而紫汤的引路人,那便是上一个感悟者,墨铠。

    所以,紫汤知道老者是墨铠。

    但墨铠却不知道,其实紫汤已经知道他是墨铠。

    紫汤也知道,墨铠已经放弃了自己。

    甚至,墨铠在愤怒下,想除掉紫汤。

    所以,紫汤小心翼翼保守着这个秘密,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紫汤知道,对墨铠来说,自己就是个失败者,是个被丢弃的垃圾。

    他认识神长老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敢提起。

    想让神长老帮自己,已经不可能。

    万一流言蜚语传到神长老耳朵里,她甚至都没资格活下去,紫汤内心是个聪明的阳向族。

    紫汤只恨。

    自己为什么那么弱。

    就这样,紫汤的一段记忆程序,被木鹦鹉留在了梦境里。

    而苏越,则得到了紫汤的一切感悟。

    当然,苏越也只是感悟了一部分而已。

    一夜时间,终究是有些短暂,苏越掌握的不算是纯熟。

    掌握不纯熟的后遗症,就是施展妖惑的时候,会耗费大量心血,会折损寿元。

    当然,这些寿元,有些丹药可以弥补回来,最开始,墨铠给过紫汤几枚。

    但紫汤尝试了几次,墨铠嫌她不争气,便再没给过。

    当然,这妖惑还有个致命的短板,就是震动的时间受限。

    你不可能一直在影响着妖兽,

    所以,妖语的作用就弥足珍贵,相辅相成。

    你影响了妖兽的情绪之后,只有用妖语,才能让妖兽听你说话,才能正常的开始谈判。

    可惜,紫汤做不到完美。

    所以她是个失败者。

    ……

    是时候结束了。

    今天要开启九兽之山的试炼。

    一夜时间,苏越收获很大。

    第一,他算是初步领悟到了妖惑的精髓,但并不纯熟,要施展,必须得耗费心血。

    第二,苏越知道了这个老者是墨铠。

    第三,他估算了一下,只要自己安静的修炼十天时间,就可以彻底掌握妖语和妖惑。

    当然,苏越和紫汤不一样。

    他知道战法的原理,所以直接摧毁了木鹦鹉复刻自己的程序。

    只要感悟妖惑,木鹦鹉机会复刻领悟者的情况。

    墨铠和紫汤不懂,但苏越明白,他不可能让自己的思维留在里面。

    这样一来,墨铠也根本不知道苏越领悟的进度。

    虚虚实实,苏越能更好的掌握主动权。

    但苏越心中还是有很大的疑惑。

    为什么墨铠对自己的态度,会这么友好?

    这简直太诡异。

    在紫汤的记忆里,墨铠简直将紫汤当畜生来对待,稍有不慎,就是一顿惩罚。

    而墨铠对待自己的过程中,甚至有些……礼貌。

    甚至还带着一些忌惮。

    他从始至终都客客气气,在紫汤的思维里,墨铠绝对是个暴君一般的存在。

    可对自己,墨铠反而像是个慈祥的长者。

    你一个堂堂九品大长老,暴虐无情,高高在上,怎么可能会忌惮自己一个三品。

    哪怕就是柳一舟,对自己也是喜爱,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忌惮。

    这种忌惮,苏越似乎在哪里见过。

    蓝路和紫里。

    对。

    苏越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两个老部下。

    他们分析到自己是红祸的时候,眼神里就是这种忌惮。

    蓝路和紫里,忌惮的是自己红祸的身份,根本就不是自己。

    那墨铠呢?

    他是不是也和空气斗智斗勇了一番,把自己分析成了一个强者后代。

    比墨铠还强大的强者……绝巅?

    苏越目瞪狗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表现出来的状态,还真的像一个强者后代。

    出手不凡,抬手就是焰神典。

    而且自己这个人也很陌生,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城池势力。

    难道,墨铠把我当成了绝巅后代?

    苏越心脏狂跳。

    这还能了得?我还略显稚嫩的演技,能不能驾驭这种角色?

    不行。

    我还得研究一下演技,一个绝世纨绔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呢?

    我得先代入进去。

    好难啊。

    毫不讲理?

    做事情没脑子?

    考验!

    真是天大的考验。

    墨铠也是个阴比,明明知道自己是绝巅后代,竟然还敢装着不知道?

    那自己也只能顺着他思维,继续去飚演技了。

    和老戏骨飚演技,压力颇大啊。

    ……

    “红锅,你先醒过来!

    “你已经领悟了整整一夜,再继续下去,会很危险。”

    天已经亮了。

    墨铠打断了苏越的领悟,他怕苏越会危险。

    同时,墨铠皱着眉,观察了红锅一夜。

    厉害。

    就冲这份耐心和韧性,也不枉他绝巅后代的名声。

    一般的阳向族,哪里能做到如此专注。

    领悟战法,一动不动,整整领悟了一夜。

    他还只是个三品。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天赋。

    和红锅比起来,紫汤就是一头活猪。

    她每次领悟一个小时,就要死要活。

    整整半年,才将妖惑领悟通透。

    人和人不能比啊。

    “为什么打断我!”

    这一次,苏越要飚演技。

    他犹如被打断了美梦一样,浑身起床气,甚至脸上带着毫不讲理的杀气。

    “抱歉,前辈,晚辈失礼了。”

    还不等墨铠反应过来,苏越又连忙低着头,脸上不经意掠过一抹懊恼。

    他似乎在埋怨自己情绪管理不到位。

    演技炸裂!

    “没事,修炼状态被打断,心情不好是正常的,我能理解。”

    然而,墨铠率先愣了一下。

    多少年了,除了绝巅族尊,谁还敢对自己发脾气。

    可随后,他又拍了拍苏越肩膀。

    不怪他。

    绝巅之后嘛,脾气大也是应该的,唯唯诺诺反而才古怪。

    毕竟还年轻,情绪控制不到位。

    漏洞百出。

    墨铠感慨了一声,再聪明的钦差,在我面前也漏洞百出。

    “对了,感悟的怎么样?”

    墨铠又问道。

    “没有成功,但找到了一些妖惑的诀窍,我得试。”

    苏越皱着眉。

    他故意在木鹦鹉里留下一段程序。

    在墨铠的感知中,苏越其实已经领悟到了皮毛,但还需要时间。

    “不着急,当初紫汤领悟了半年,你哪怕就是比她强,也得五个月时间。

    “急不来。”

    墨铠鼓励着苏越。

    他是真的满意。

    一夜时间,竟然就感悟到了一些毛皮,这种速度,已经可以和紫汤齐平。

    虽然是绝巅之后,但他太焦急,太年轻,这种事情急不来。

    “不行,这妖惑除了感悟,还需要找妖兽去实践。

    “我得实践。

    “前辈,感谢你的木鹦鹉,我以后还得用它,但这几天,我需要找妖兽去实践。”

    苏越摇摇头,一脸偏执的表情。

    “你还没有完全掌握妖惑,会耗费心血,容易减少寿元。”

    墨铠皱着眉。

    “寿元……以后再说吧。”

    苏越摇摇头,他眼里根本就不在乎。

    “果然,八族圣地没,绝巅家大业大。”

    墨铠心里感慨了一声。

    这就对了。

    也只有绝巅后代,才会对自己的寿元这么漠视。

    他为什么漠视,还不是不怕嘛。

    堂堂绝巅,怎么可能没有恢复心血的丹药。

    “我这里有几颗丹药,勉强可以恢复心血,你先拿着用。”

    随后,墨铠拿出来三颗丹药。

    不得不给啊。

    虽说绝巅不在乎丹药,但自己不能吝啬。

    万一被绝巅记恨呢?

    “这……前辈你还是留着吧。”

    苏越表情挣扎了一下,随后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麻痹的。

    掌权阶级果然腐朽。

    自己稍微飚了飚演技,三颗心血丹就到手。

    果然,我苏越堂堂西武小诸葛,还是适合靠智慧吃饭。

    这可是恢复寿命的玩意。

    苏越以前在西武的一本书里看过,心血丹只能用异族九品的心血去炼制,而且还不是人人可以炼制。

    遗憾的是,在地球,能够炼制心血丹的九品,少之又少,甚至是接近没有。

    哪怕异族九品炼丹,也会很麻烦。

    这绝对是续命的宝贝,有一些需要爆种的战法,难免会消耗心血。

    当然,苏越现在还学习不到这种战法。

    在人族,这属于禁术!

    “这……”

    墨铠一愣。

    拒绝我?

    墨铠手里的三颗心血丹已经拿出来。

    但他根本没想到,苏越竟然会拒绝,这让墨铠很尴尬。

    要知道,他可是九品神长老,别说赐下丹药,一般就是赐的毒药,手下都得感恩戴德。

    突然被苏越拒绝,墨铠有些难以接受。

    难道……他是嫌少?

    对!

    这些不知道民间疾苦的绝巅亲传,在他们的概念中,可能根本就不清楚心血丹的珍贵啊。

    苏越内心也在咆哮。

    你特么倒是给我啊。

    非要逼着我给你暗示吗?

    我说不要,你就不给……阳向族的神长老,情商已经这么低了?

    我特么怎么暗示啊。

    急!

    湿境没网络,否则苏越都想发帖子,在线等。

    “我突然想起来,我身上还有几颗,一共八颗,留着也占地方。

    “你就先拿着用吧,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如果你不要,我也只能扔了。”

    墨铠组织了一下言语。

    原来送礼这么难,还是一门学问。

    这下,他应该会拿走了吧。

    “前辈使不得,不值钱也别浪费,算我借你的,等以后我一定归还。”

    苏越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墨铠,好样的。

    能理解我苏越的贪婪,你是个聪明的神长老。

    有前途。

    “拿着吧,你我这种关系,其实也已经接近于师徒了。”

    墨铠拿出所有心血丹。

    虽然心血丹对他真的没什么用,但也都疼啊。

    这可是笼络手下的宝物,那些宗师虽然用不到,但他们也有后代,这些是至宝。

    现在,全给红锅了。

    果然,在这些特权阶级眼里,心血丹不值钱。

    同时,墨铠专门提到了师徒,他想试试红锅的口风。

    “麻痹的,八颗心血丹啊,劳资发财了。”

    苏越小心翼翼的把心血丹收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听墨铠提到的师徒,所以对师徒二字很漠视。

    “红锅,你有师傅吗?”

    见红锅故意不接话,墨铠又专门问了一句。

    他觉得红锅在回避这个问题。

    而苏越这次愣了。

    我特么该咋回答?

    直接说没有,然后拜师?

    还是先撒个谎,走个程序?

    让人很为难啊。

    我得含蓄一会。

    “算了,现在问这些也没用。

    “不早了,你先回去,准备参加九兽之山的试炼吧。

    “等到了茂妖城,我会告诉你我是谁,到时候你再决定拜师的事情。”

    墨铠语重心长的拍拍苏越肩膀。

    该死。

    自己有些焦急了。

    反正妖语战法他也一下子学不会,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来吧。

    “嗯!”

    苏越平淡的点点头。

    “对了,你身上是不是没有修炼用的丹药?

    “我这里有一根空虚草,可以直接吃,宗师以下的武者服用后,可以将药效留在体内,然后慢慢炼化。

    “这东西我留在身上也是累赘,如果你需要就拿着,不需要就扔了吧。”

    话落,墨铠二话不说,又塞给苏越一根手指长的草药。

    随后,他直接离开。

    墨铠怕苏越会再次拒绝他。

    原地,留下苏越在风中凌乱。

    细心啊。

    看不出来,你墨铠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粗,还这么细心。

    感动!

    假如有朝一日我有能力杀了你,我一定梳个背头,以示尊重。

    一夜时间,收获颇丰。

    八颗心血丹。

    一根空虚草。

    当然,还有学了一半的妖惑。

    现在苏越服下一颗心血丹,理论上就可以使用一次妖惑。

    真是美好的一夜。

    湿境。

    我爱湿境。

    ……

    苏越下山的时候,九兽之山试炼已经要开始。

    因为是茂妖城主持的试炼,所以乱营山只有听命,任何人只要错过了时间,就再也没有机会。

    苏越虽然是首领,但在茂妖城的武者眼中,这个首领就是个狗屁。

    回到营帐,苏越原本想着先找到紫汤。

    如今看来,已经没时间了。

    在黄侩和黄驮的伺候下,苏越拎着自己的铁棍,就直接朝着城门走去。

    到了现场苏越才知道,所谓九兽之山的试炼,并不是在九兽山上。

    在茂妖城的城门外,城主黑祁,专门开辟了一片空地,大概3000米。

    这空地里,有从九兽之山上押送下来的九头五品妖兽。

    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头妖兽镇守的关卡。

    而在第九关的尽头,有一片荣耀之地。

    只要能跨过九关,能率先踏上荣耀之地的50个武者,就有资格进入茂妖城。

    而排名在第一的武者,那就是小统领,将得到上等城籍。

    其他武者虽然能进入茂妖城,但得到的是低等城籍,以后还得受尽歧视。

    但哪怕是低等城籍,也足够荣耀。

    其余400多武者,将一无所获,从哪里来,再回哪里去,甚至,他们还可能命丧试炼场。

    “弄了半天,原来是城门口的闯关游戏,我以为真的要上九兽之山呢!”

    路上,苏越摇摇头。

    其实想想也正常,据说,九兽之山的上面,圈养着数不清的五品妖兽。

    养妖兽,也是墨铠出了名的爱好。

    苏越现在是明白了。

    修炼了妖语以后,不去养几头妖兽才怪了。

    闯关游戏。

    从起点,跑到终点,沿途路过九个妖兽镇压的关口。

    可妖兽这么听话吗?

    它们不会来围攻?

    “少爷您说笑了,传言九兽之山妖兽过千,哪怕六品宗师都不敢轻易进去。咱们乱营山全是三品,吓也被吓死了。”

    黄侩弯着腰,简直比阉人还像个太监。

    “试炼场的妖兽,会听话吗?

    “万一九头妖兽一起冲过来,这点人根本不够杀的。”

    苏越疑惑着问道。

    “少爷,这您就不用多担心。

    “在试炼场,有神长老大人设置的妖器,妖兽只会在自己的区域内活动,它们根本无法越界。

    “再说,咱们的目标是跑到终点就够了,不用对战的。”

    黄驮连忙给苏越解释道。

    “是我的目标,你们都老实点,别进去。”

    苏越瞪了眼黄驮。

    他就没准备让黄驮他们进去,这些弱逼,根本没资格死在里面。

    500个最强三品,苏越要想办法弄死他们。

    “对了,谁是紫汤?”

    苏越突然又问道。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到了试炼场的入口。

    咯噔!

    紫默就跟着他们身后,当他听到苏越提起紫汤,心里下意识凉了一下。

    难道,红锅这个畜生,要对紫汤出手?

    难道,他知道紫汤可以让妖兽平和?

    不可能。

    这个秘密只有自己知道。

    紫默心脏狂跳。

    “少爷,就是那个胭脂俗粉,您的眼光一定看不上。”

    黄侩连忙指了指。

    他生怕苏越抢走紫汤。

    闻言,苏越顺着黄侩的指点看去。

    与此同时,随着红锅的到来,所有乱营山的武者开始骚乱,他们连忙让开了道路。

    而苏越的目光,也注视到了紫汤的身上。

    稀松平常。

    如果不是墨铠提起过她,苏越杀了都不会记得这种弱者。

    但谁能想到,她在另一个领域,竟然是比自己还厉害的天才。

    等试炼开始,想办法弄死吧。

    夜长梦多,万一墨铠研究出什么提升资质的办法,到时候就晚了。

    紫汤也悄悄看了眼苏越。

    她低着头,看上去有些懦弱,但她的手掌,却狠狠捏在了一起。

    “那些人就是试炼者吗?”

    苏越我看了眼旁边,这个地方的阵营比较统一,武者实力也更强,几乎清一色三品巅峰。

    这是准备区域,已经有499个武者准备就绪。

    他们都在等苏越。

    “对,属下已经都安排好了,他们会想办法保护您。”

    黄侩脸上堆着笑。

    “嗯。”

    苏越漠然的点点头。

    紫汤在里面就好,杀了一了百了。

    “少爷,您看到那九棵树了吗?

    “那就是神长老布置下的隔离妖器,您千万别触碰那些树,很危险啊。”

    黄驮又连忙提醒道。

    这少爷也真是心大。

    刚刚来乱营山,就赶走了蓝其,杀了紫柏,让紫默成了一个奴才。

    可之后直接就消失了一夜,他竟然连九兽之山的规则都不清楚。

    “少爷这么强,用得着你提醒吗?”

    黄侩又连忙恭维了苏越一句。

    “好了,不用你们太多废话,我走以后,你们好好给我统治乱营山!

    “我会不定时回来,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苏越冷冷说道。

    “放心吧,咱们兄弟一定将乱营山打造成一支铁军,下次去江元国,杀他个血流成河。”

    黄侩连忙表忠心。

    苏越冷笑了一声,拎着铁棍走到了备战区。

    顿时间,一群三品巅峰连忙给苏越让开了路,苏越十杀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没有人不怕他。

    紫汤更是躲在人群最后放,小心翼翼规避着苏越的目光。

    ……

    “少爷,你一定可以拿到上等城籍!”

    远处,乱营山所有武者都汇聚在这里,他们要亲眼见证苏越闯关成功。

    黄陀祈祷着。

    黑压压全是脑袋。

    唯独紫默在看着茂妖城高耸的城墙,心如刀绞。

    原本这份荣耀,应该属于自己。

    茂妖城城墙,突然出现了不少阳向族。

    和乱营山乞丐一样的人群比起来,城墙上的武者简直就是贵族。

    他们都有皮袍,都有皮靴,甚至连杂毛都特意打理过。

    苏越抬头看了眼城墙。

    是个七品的营将军,在主持这场试炼,连八品武者都没有出现过。

    也对,一群普通的三品武者试炼而已,根本就不值一提,一个营将军,足够了。

    而在城墙最前方,苏越注意到了两个四品武者。

    四品巅峰,甚至一只脚已经迈入了五品。

    两个人意气风发,一看就是掌权者的弟子,浑身充斥着一股贵气。

    霸气侧露,这种货色,该死。

    果然。

    苏越看着这两个四品,他们走到营将军面前,很乖巧的拜了拜。

    如果判断的没错,这两个四品,就是营将军的亲传。

    “红杯和红具二位少爷,可真是运气好。”

    “是啊,他们可是七品营将军的亲传,我们羡慕也没用。”

    “黑剔营将军,那可是茂妖城的最强七品,是黑祁城主的兄弟。红杯和红具背景深厚,他们迟早也会突破到宗师。”

    几个三品巅峰在小声议论。

    红杯?

    红具?

    两个杯具?

    苏越抬头盯着城墙,上面的武者居高临下,在指指点点,苏越有一种自己是猴子的感觉。

    他很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奕王〕〔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