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网帝国〕〔逆神封魔录〕〔遮天魔尊〕〔降临深渊纪元〕〔为初〕〔冒牌职业大神〕〔东晋唐王〕〔战国大召唤〕〔大良医〕〔我真没想当巨星啊〕〔反套路救世指南〕〔大侠凶猛〕〔快穿之替你如愿〕〔九阳帝尊〕〔无武江湖〕〔孕期女神〕〔史上最强家族〕〔超级丧尸工厂〕〔重生学神有系统〕〔悲催村女重生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34章 最后的挣扎
    乱!

    谁都没有想到,第二关的妖兽,竟然会突然冲到第一关。

    试炼者们原本还在勉强闪避着,可这一瞬间,现场一片大乱,不少武者当场就被咬断了身躯,有些直接被凶妖踩死。

    五品妖兽蔓延出来的气血波动,甚至还会压制三品武者,特别是两头妖兽聚集在一起,威压翻倍。

    还有恐惧。

    突入起来的意外,让所有试炼者都丧失了冷静。

    这简直是灾难!

    “救命,城主大人救命!”

    “快打开试炼场,快救命啊。”

    “要死了,这可怎么办,两头妖兽聚集在一起,根本就没有活路啊,城主救命!”

    试炼者们如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闯。

    苏越混迹在人群中,暗中观察着紫汤。

    她释放出来的妖惑震荡,不可能将九件妖器全部打碎。

    三四头妖兽,苏越也不是很怕。

    “神长老这是要把我们当粮食啊。”

    一个试炼者大吼,令现场更加骚乱。

    ……

    城墙上。

    所有观众也全部上前一步,满脸惊愕。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神长老留下的妖器,会突然碎裂,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啊。

    “营将军大人,您快让试炼者们出来吧。”

    蓝其最焦急,她下意识就喊了一句。

    然而,城墙上只有嘲笑和喧嚣。

    救人?

    开什么玩笑,原本就是一群粮食而已,

    既然发生了意外,那更好,反而可以提供更多的看点。

    “蓝其,你是不是拎不清自己的身份,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和营将军这样说话吗?”

    “蓝其,别以为你和黑辟勾勾搭搭,当什么干闺女,你就以为自己在茂妖城是一朵花,你时刻记着,你就是个贱民。”

    “对,如果你不愿意在城墙上,就回乱营山。”

    还不等黑剔说话,城墙上不少的女阳向族就开始冷嘲热讽。

    同性相斥。

    蓝其这种祸水,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可能得到好脸。

    “可是,这违背了墨铠神长老的公平原则。”

    虽然承受着天大的压力,但蓝其还是固执的反驳了一句。

    她看着下面,红锅真的特别危险。

    如果不是为了红锅,蓝其甚至也是看热闹的状态。

    毕竟现在不同,她身后还有个黑辟,干爹同样是营将军,她说几句话,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蓝其,你闭嘴吧,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红杯也眯着眼道。

    这蓝其闲事管的太多。

    顿时间,不少阳向族纷纷指责蓝其,特别是女阳向族,言语更是恶毒。

    蓝其低着头不说话。

    确实。

    她一个四品的下等城籍,能站在城墙上已经不错了。

    “都闭嘴!”

    这时候,黑剔冷着脸道。

    顿时间,城墙上鸦雀无声。

    “蓝其,你是黑辟的干闺女,在这个节骨眼,我不想因为你,和黑辟产生什么矛盾,所以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

    “第一,神长老的妖器,不是自己出问题,而是被试炼者破坏。

    “第二,不是我不中断试炼,而是按照神长老的规矩,这是试炼者自己造成的灾祸,不是意外,我根本没有资格中断。”

    黑剔难得解释了一句。

    同时,他遥遥指着紫汤。

    见状,不少人恍然大悟,蓝其更是哑口无言。

    果然。

    在场所有人都在慌乱的躲闪着妖兽,唯独紫汤躲在暗处,并且她手掌翻飞,明显是在运转着气血。

    这很容易看出来。

    当然,人们还是理解不了,一个小小的三品,怎么可能将神长老的妖器破坏掉。

    其实就连黑剔都看不出来。

    这群流民,还真是不省心。

    甚至这个水杨性花的蓝其,都学会了和自己顶嘴。

    可黑剔没办法,还是得和这个贱民解释一句。

    眼看着和江元国的大战就要开启,这段时间神长老严禁宗师之间出现矛盾。

    前段时间有两个七品互相不顺眼,甚至暗中大打出手。

    谁能想到,神长老大发雷霆,将二人同时惩罚一顿,及其的凄惨。

    眼前这种大环境下,他必须得考虑一下黑辟。

    而且蓝其说的也没错。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试炼中途的意外发生,这是自己的责任。

    “快看,又一个妖器会摧毁!”

    突然,城墙上一声惊呼!

    果然,又一头妖兽咆哮着愤怒与饥饿,再一次冲入人群。

    蓝其死死盯着苏越。

    这次真的完蛋了。

    ……

    试炼场。

    500个试炼者,几分钟时间已经死了100多个。

    而此时妖兽的数量已经到了三头,在这种狭窄的环境里,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

    死伤数量还在加重。

    很多武者朝着城墙跪下,不住的磕头,可根本就无济于事。

    仅仅是第一关,试炼场地面就已经被鲜血染红。

    乱营山阵营,同样陷入了骚乱中。

    黄侩和黄驮被吓的脸色惨白。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好端端的试炼场,为什么神长老的妖器会被摧毁。

    这下完了。

    三头妖兽汇合在一起,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也有几个武者企图冲到第四关,企图逃到荣耀之地。

    可惜,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三头妖兽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圈,任何想逃出圈的阳向族,直接就会被妖兽踩死。

    妖兽骨子里有领地意识。

    在它们的思维里,这群阳向族就是食物,就是羊群。

    突然有一头羊跑了,它们第一时间当然是抓逃跑的羊,所以跑出圈更危险。

    “我的天,幸亏我实力弱,这群试炼者根本一个都活不了啊。”

    “幸亏蓝其走了,可惜,红锅刚刚统帅乱营山,结果马上就死了。”

    “还是紫默统领运气好。”

    乱营山的阳向族也议论纷纷。

    面对这一切,紫默却平静着脸。

    他远远看着紫汤,眼睛里无悲无喜。

    紫默知道这一切是紫汤的手笔,他并没有太多悲伤的情绪。

    在他心里,紫汤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能用紫汤的命,换红锅一条命,已经足够了。

    即便没有紫汤的辅助,他紫默也可以走到荣耀之地,紫默相信自己的能力。

    紫默对紫汤,根本就没有太多感情。

    他要的是建功立业,是能突破到宗师。

    其他人,都只是利用而已。

    “所有人都闭嘴。

    “你们敢乱讨论统领,一个个都不想活了吗?”

    黄侩转头怒骂道。

    他听到不少人在议论红锅,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慌乱。

    少爷如果死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有红锅震慑,他和黄驮可以耀武扬威,可如果红锅死了,那自己又能算什么?

    弄不好,连明天都活不过去。

    多少人暗中恨自己。

    这可怎么办。

    黄驮瑟瑟发抖,他已经感觉到不少人不怀好意。

    “我的天,又一件妖器被破坏。”

    众人说话间,第四头妖兽迫不及待的冲过来。

    噩耗连连。

    “黄侩、黄驮,你们还不跪下吗?”

    这时候,紫默上前一步。

    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给这两个蠢货当保镖。

    哪怕被红锅践踏尊严,紫默都没有这么屈辱过。

    所以,他不可能饶恕这两个奴才。

    “你……大胆……”

    黄侩虚张声势。

    啪!

    可惜,紫默一巴掌将他拍在地面。

    随后,紫默一脚踩在黄侩脑袋上。

    见状,黄驮连忙跪下,瑟瑟发抖,附近那群耀武扬威的怂包,也顿时纷纷跪倒一片。

    这种情况,红锅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还反抗什么?

    再说,紫默太强大。

    如今蓝其走了,紫柏死了。

    以后的乱营山,还是到了紫默的手里。

    “从现在开始,乱营山属于我紫默。”

    一只脚踩着黄侩的脑子,紫默直接宣布道。

    这一刻,压抑在紫默心里的气,终于是释放了出去。

    ……

    试炼场内。

    伴随着第四头妖兽的加入,已经成了地狱。

    妖兽太饥饿,所以他们杀戮的速度极快。

    远处,紫汤却是个异类。

    她躲在偏僻的地点,附近竟然没有一个妖兽过去,有些试炼者也察觉到了紫默的诡异,他们意识到,可能是紫汤在搞鬼。

    可惜,由于妖兽的原因,他们根本就到不了紫汤的附近。

    施展妖惑的时候,紫汤身上会有一股特殊的震荡气息,妖兽不愿意靠近紫汤,所以她是安全的。

    “我还可以再破坏一座妖器。

    “汇聚五头妖兽,足够杀死红锅。”

    心血被燃烧,同时也伴随着寿元被抽干,紫汤脸色惨白,虚弱的可怕。

    但她已经走上了不归路,根本停不下来。

    “该死,被妖兽围困着,我根本就到不了紫汤附近。

    “五头妖兽是我的极限,再多一头,我也逃不了了。”

    苏越混在人群里。

    他眼看着500个试炼者,已经死了300多,剩余的不到200三品巅峰,已经是发疯的状态。

    不少武者投鼠忌器,明知道自己活不下去的情况下,竟然主动去斩杀妖兽。

    结局可想而知,这些勇者死的很凄惨。

    吼!

    终于,真正的噩梦来袭。

    伴随着大地的震动,已经压抑了很久的第五头妖兽,也直接冲击过来。

    剩余100多试炼者,瞬间陷入地狱。

    就连苏越身上都沾满了血迹,如果不是闪的快,有几次他都陷入了危险。

    随着剩余的武者越来越少,苏越面临的压力也更大。

    毕竟,食物少了,妖兽也越来越疯癫。

    苏越转头看了眼紫汤。

    还好。

    她停止了继续破坏妖器,很明显是已经力竭。

    然而,苏越心脏又狠狠一跳。

    还没完。

    紫汤的气血,明显是无法支撑她继续破坏妖器,但她还是可以释放出妖惑。

    没错。

    随着五道歇斯底里的气息冲天而起,紫汤用妖惑,彻底点燃了五头妖兽的愤怒。

    五头妖兽的眼睛,一瞬间充斥着猩红的血液,甚至眼球都要爆开。

    试炼者还剩下不到30人,他们都是场内的最强。

    这些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妖兽宣泄愤怒的工具。

    紫汤幽灵一样矗立在远处,朝着苏越诡笑。

    她点燃的妖兽的愤怒。

    ……

    墨铠抵达了四臂族和钢骨族的冲突地带,矛盾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复杂一些。

    但可以调节,不过是需要一些时间。

    突然,墨铠的眼皮跳了跳。

    他心里突然有些不详的预感。

    墨铠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了红锅的身影。

    他是九品,对一些危机有些感应,虽然不怎么精准,但有时候这种感觉又确实玄妙。

    “黑祁城主,这里也没什么事,你回茂妖城,帮着黑剔去镇压着试炼场,千万不要出现什么意外。”

    墨铠下令道。

    虽然黑剔一个七品可以镇压一切,但墨铠还是觉得八品靠谱。

    “神长老这……”

    黑祁一愣。

    他觉得自己听错了。

    这里确实没自己什么事情,但让自己一个城主,去主持三品的试炼?

    神长老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别说自己,就连黑剔都不想去。

    “你去盯着一个叫红锅的三品流民,那是我的关门弟子,以后要继承我的衣钵。

    “如果红锅有什么意外,我唯你是问。”

    墨铠黑着脸。

    他懒得解释,也没必要去解释。

    “明白!”

    黑剔一愣,随后连忙返回茂妖城。

    他是茂妖城城主,跟随墨铠的时间最久,他也最清楚墨铠的往事。

    墨铠以前有个亲传弟子,十分宠爱,甚至是当继承人来培养。

    可惜,那个亲传不慎死在神州武者手中,从那之后,神长老就再也没有收过亲传弟子。

    这个红锅既然能成为墨铠的亲传,那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回去的途中,黑剔还在佩服神长老的城府之深,他就这些八品,竟然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但黑剔却清楚的知道墨铠脾气。

    能成为墨铠的亲传,那可真是红锅的运气。

    神长老很护短。

    “咦,茂妖城外,哪来这么强的气息。

    “该死,不会是妖兽有异变吧。”

    黑剔不知道红锅长什么样子,还计划专门认识一下。

    然而,他刚刚看到茂妖城,就感觉到好几股很恐怖的气息。

    “糟糕,一定是那些妖兽疯了,红锅千万别出什么危险啊。”

    黑剔运转气血,立刻加快了回归的速度。

    现在根本不用去辨认谁是红锅,妖兽这样暴动下,别说一群三品,就是四品巅峰也活不下来。

    该死。

    千万别来不及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神长老痛失爱徒的震怒,依旧历历在目。

    如果他老人家今天再失去一个爱徒,整个茂妖城估计都要翻了天。

    想到这里,黑剔心里也有些埋怨墨铠。

    你明明已经失去过一个亲传,为什么还要让这个去进行什么试炼,直接给个城籍就行了。

    多此一举。

    ……

    试炼场!

    除了紫汤,所有武者全部死亡,最后一个就是苏越。

    他已经再没有逃亡的路线。

    苏越拎着铁棍子,被五头妖兽逼迫在角落。

    在妖兽眼里,苏越上蹿下跳,和蚂蚱一样,同样让他们愤怒。

    下一息,这只蚂蚁就要被它们撕碎。

    紫汤脸上是胜利的冷笑。

    等红锅死后,自己的妖惑状态结束,那时候,妖兽就不在忌惮她,可能会连她一起撕碎。

    所有人同归于尽。

    紫汤的目得达到了。

    吼!

    一声兽吼,第一头妖兽已经朝着苏越扑过去。

    唰!

    苏越身躯一闪,躲开了扑杀。

    然而,还有两头妖兽,封锁了他逃亡的道路。

    苏越虽然左跳右跳,但终究是跳不出妖兽的包围圈。

    “500个异族全被杀,我也该走了。”

    妖兽包围中,苏越吞下了一颗心血丹。

    想从妖兽包围中冲出去,根本就不可能,这和速度无关。

    妖兽是五品,再加持着妖惑的影响,它们完全处于暴怒状态,一个三品能活着就是奇迹。

    这时候,苏越掌心里捏着铁棍,他只能用妖惑,来破解紫汤的妖惑。

    你能让妖兽暴怒,我也能让妖兽犯困。

    妖兽都吃饱了,应该休息一会。

    ……

    “少爷,您千万别死,千万别死啊。”

    黄侩被紫默踩在脚下,满嘴都是淤泥。

    他斜眼看着苏越,不住的祈祷。

    如果红锅死了,一切就完了。

    “少爷,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活下来啊。”

    黄驮也欲哭无泪。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红锅已经没机会活下去。

    面对五头五品妖兽,任何三品都活不下去。

    甚至五品都难保命。

    紫默远远看着苏越,嘴角带着轻蔑的嘲讽。

    蹦跶了这么久,最终的赢家还不是我。

    茂妖城城墙上。

    蓝其悲痛欲绝,她眼角甚至都已经湿润。

    从上空俯瞰,他们更加能看清楚苏越的困境。

    他速度虽然不错,但真的已经黔驴技穷。

    死定了。

    “看不出来,乱营山流民,还有个人才,竟然能蹦跶这么久。”

    红杯冷笑道。

    不得不承认,在五头妖兽联手下,还能蹦跶那么久,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成就。

    红杯虽然是四品巅峰,但他也根本不敢面对五头妖兽。

    黑剔面无表情。

    虽然500试炼者全军覆没,但能看到一场别开生面的表演,也不算太无趣。

    没想到,这些流民还能给人一些惊喜。

    这个叫红锅的流民,实力确实不错。

    而且这个流民并没有使用任何战法。

    他身法明明这么快,如果再配合战法,还可以更快,但为什么不用?

    不懂战法?

    但再想想,其实用战法也没用,还是逃不掉。

    但红锅也不像是放弃挣扎的样子啊。

    黑剔看不明白这个人。

    由于苏越表现不错,黑剔他们也打听了一下苏越的名字。

    红锅,很陌生的名字。

    得知试炼场发生意外,茂妖城内还有不少阳向族纷纷赶来。

    蓝其的干爹黑辟,也专门来看了看。

    虽然干闺女想阻止这场试炼,但黑辟没有这个权利,毕竟主持者是黑剔,而且对方完全合乎情理。

    “咦……看,是火焰。”

    这时候,五头妖兽已经将苏越压在身下,只等着将其撕碎。

    可突然间,一股火焰,陡然升腾而起。

    刹那间,城墙上所有的阳向族都瞠目结舌,满脸不可思议。

    顷刻间,火焰就形成了一股飓风,甚至将整个试炼场的照亮,无比的刺眼夺目。

    这是什么火焰战法?怎么这么厉害。

    黑剔都瞪着双眼。

    这种火焰,别说一个三品,就连宗师都不可能轻易轰击出来。

    他怎么做到的。

    不对。

    这火焰内部,怎么没有气血的气息?

    “原来是妖器。”

    几秒之后,众人终于看清楚,

    原来这火焰,被不是什么战法,而是红锅手里的一件妖器。

    突如其来的火焰,令五头妖兽下意识躲闪了一下。

    这时候,人们也能看清楚。

    原来红锅高高举着一根铁棍,那席卷而起的恐怖火焰,就来自那根铁棍。

    对。

    这是苏越在西都市专门买的火焰铁棍。

    除了坚硬点,除了释放火焰,根本没有其他用处。

    而且里面还有个机关,苏越可以轻松将其摧毁。

    来湿境之前,苏越就是为了对付妖兽,所以才买了这根铁棍。

    没想到,今天终于是派上了用场。

    在湿境,一般没有火焰,妖兽对火焰更是有一种天然的畏惧,这是来自灵魂的恐惧。

    苏越释放妖惑,需要几秒时间的酝酿。

    酝酿期间,他不能随便移动。

    这时候,用铁棍来驱散妖兽,就会有力挽狂澜的效果。

    其实用火焰吓唬妖兽,这是写在教科书里的内容,但由于湿境没有生火材料,这个知识点利用率不高。

    呼呼呼!

    呼呼呼!

    铁棍的燃烧效果很强,五头妖兽警惕的围着火焰,他们很愤怒,但有些忌惮火焰。

    而在铁棍下,苏越微微闭着双眼,犹如一个浴火的魔神。

    黄侩他们也目瞪口呆。

    那根铁棍,为什么会蔓延出那么恐怖的火焰。

    特别是黄驮。

    他之前的工作,就是替少爷扛着那根铁棍。

    可铁棍除了沉一点,根本就没有其他效果,谁能想到,竟然还是个宝物。

    “哼,妖兽畏火,但也有个极限,你只能吓唬几秒钟而已。”

    紫默寒着脸。

    他恨不得亲自冲进去,亲自弄死红锅。

    这家伙身上,怎么花里胡哨的玩意这么多,简直该死。

    城墙上。

    蓝其原本还满脸激动,她觉得红锅有救了。

    “妖兽虽然畏火,但仅仅是火,也就这样了,他的下场还是死。”

    然而,黑剔一句话,直接判了苏越的死刑。

    蓝其定睛一看。

    果然,其中一头妖兽烦躁不安,它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它克服了对火焰的畏惧,要生吞了红锅。

    “师傅,徒儿想要那根铁棍。”

    这时候,红杯走到黑剔面前,连忙祈求道。

    “在下也想要。”

    这时候,又有个四品巅峰走过来。

    “这铁棍可不属于你们。”

    其他阳向族也盯着苏越的铁棍看。

    ……

    对不起大家,中午可能中暑了,这一章也差点没写出来,抱歉。

    这个月真是不顺,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吻安,顾先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