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在武侠世界〕〔网游之无上仙武〕〔神级幸运升级系统〕〔明星男友太深情〕〔全能武修〕〔恋战新梦〕〔同桌大佬又犯规〕〔我有一个属性板〕〔穿越财富人生〕〔总裁大人,矜持点〕〔然后和初恋结婚了〕〔王妃她每天都想被〕〔虐妻上瘾:陆总裁〕〔全能豪婿〕〔宠妻攻略:神秘老〕〔虎山行〕〔狂妃来袭:王爷,〕〔重生之军工霸主〕〔妖妃侵城不倾心〕〔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36章 我真的把你当亲传弟子
    “城主大人……这……”

    黑剔已经做好了惩罚一下苏越的准备,这个年轻人太狂妄。『→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但众目睽睽下,黑剔立刻就杀乱营山统领,也不合适,毕竟这场试炼,是神长老的意思。

    可惩罚一下,很有必要。

    在他黑剔的屯兵营,不允许有这么狂妄的人存在。

    他计划先斩红锅一臂,以儆效尤。

    然而,还不等黑剔出手,城主大人竟然是亲自阻拦,这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城主可是八品,他怎么可能来理会这些小小三品的破事。

    这红锅难道有什么背景?

    不对。

    不可能。

    如果是真的有背景的流民,早就直接来到茂妖城,又怎么会参加什么试炼。

    “给我安排个清静点的地方,我等着神长老回来。”

    然而,还不等黑祁城主开口说话,苏越竟然是没大没小的说道,他表情还很漠然。

    他话音之平静,简直就是在吩咐城主。

    “红锅,你放肆……”

    红杯还是不死心。

    不交出铁棍就算了,你竟敢用这种语气和城主大人说话,难道茂妖城容不下你了?

    黑剔和黑辟两个七品,也满脸错愕。

    这红锅到底有什么背景,一个正常的三品阳向族流民,怎么敢和城主这样说话。

    你等神长老回来?

    回来干什么?

    杀了你这蠢货?

    “都闭嘴。

    “所有人都散了吧,红锅你试炼一定很疲倦,跟我来吧。

    “还有,从现在开始,红锅是我城主府的人,任何人敢以大欺小,格杀勿论。”

    黑祁城主刚开始也愣了一下。

    被一个三品以这种语气吩咐,黑祁差点都没反应过来。

    但随后再想想,红锅是神长老的亲传弟子,如果没有意外,十年之内必然是下一个宗师,甚至在未来,还要超越自己。

    他可能是在疲倦,所以才没有用敬语。

    看在神长老的面子上,还是先伺候好这个祖宗,别再惹的神长老不开心。

    在墨铠管辖的地区,茂妖城是最繁华的一个城池,其他八品城主都想来茂妖城,竞争其实也很激烈。

    可别因为红锅乱说几句话,惹的神长老不开心,把自己派遣到穷乡僻壤。

    这些亲传,天天和神长老待在一起,最容易说人坏话,不得不防。

    就这样,苏越大摇大摆,跟着城主大人离开。

    在人们眼里,红锅面色冷峻,竟然还是神长老笑脸相迎的主动和他说话。

    滑稽。

    滑天下之大稽。

    对方可是八品城主啊。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城主,竟然会朝着红锅笑。

    他到底什么背景。

    蓝其远远看着苏越的背影,满脸复杂。

    自己看上的小靓仔,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身份。

    好像,自己距离他越来越远了。

    “闺女,这个红锅的背景,你清楚吗?”

    黑辟皱着眉问道。

    出于本能,黑辟觉得红锅不简单。

    或许,利用蓝其,他能搭上红锅的线,能得到什么有用的内幕。

    这群营将军也在竞争,各个小算盘打的响亮。

    “不争气的东西,以后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快去收拾残局!”

    黑剔瞪了眼红杯。

    没出息的弟子,让自己在城主面前丢脸。

    竹篮打水一场空。

    今天的试炼,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唯一的一个统领,直接去了城主府。

    折腾了半天,黑剔什么都没有得到,他还得负责将那群呼呼大睡的妖兽,再弄回九兽之山。

    简直是晦气。

    接下来,就是处理善后事宜,红杯气的肝疼。

    ……

    城主府。

    黑祁将苏越安排在一个独立的营帐。

    不得不说,茂妖城里面的环境,确实要舒适很多,和乱营山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难怪,乱营山的异族,死了都要来茂妖城。

    这里的空气谈不上干燥,但绝对在一个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虽然身上还是湿漉漉,但脚掌不至于永远泡在泥浆里,而且茂妖城里还有可以燃烧的木头,还有热的食物。

    苏越面前摆放着城主令人送来的热肉汤。

    很腥,很难闻。

    苏越根没有任何胃口。

    在人族眼里,异族的饭,喂猪喂狗都没资格。

    ……

    可用酬勤值:128151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1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636卡

    ……

    经过这两天的折腾,酬勤值涨了一万多,速度很快。

    这一万酬勤值,是抛开了阳向族花费的结余,毕竟在阳向族状态中,时时刻刻都在花费酬勤值,涨幅真的是不少。

    气血值也涨了几卡,虽然幅度不大,但苏越也能理解,毕竟自己没有刻意修炼过。

    茂妖城和江元国开战,大概还剩下10天时间。

    这10天,苏越压力巨大。

    他首先得彻底领悟妖惑,还得用异族来证明霜藤虫的解毒办法。

    现在苏越身处茂妖城,周围是无数宗师,他根本就没办法将消息传送给人族。

    虽然掌心里有潜鹰战斗营高星忠的联系方式,但机会只有一次,苏越不可能随便浪费。

    自己必须先把解毒的流程验证一次,这才能放心。

    万一紫汤撒谎呢?

    万一银丝蚁和白腐根也根本没用,那自己被内疚一辈子。

    至于霜藤甲有问题这种事情,拿不出证据,根本就无法让科研院相信。

    这个世界充斥着谎言。

    苏越有时候也很无奈,阳向族的谎言,还有人族一些好大喜欢的武者,都会制造大量的谎言。

    劣币驱逐良币。

    谎言多了,真话都容易被认为是谎言。

    时间很紧迫。

    等墨铠归来,苏越决定摊牌。

    他会主动要求去九兽之山修炼,顺便再详细调查一下

    ……

    墨铠归来!

    当他听说紫汤破坏妖器,要和红锅同归于尽的事情后,直接震撼,同时一阵后怕。

    幸亏紫汤已经被杀,否则他会将紫汤挫骨扬灰。

    墨铠只恨自己心慈手软。

    这种没有的垃圾,就应该早早弄死,免得再惹是非。

    如果绝巅族尊的后人死在茂妖城,那自己能好活吗?

    绝巅们看上去道貌岸然,可一个个都心狠手辣,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幸好。

    红锅还是安全活了下来。

    也是他资质强。

    仅仅修炼了一夜,竟然就能施展出妖惑,简直比紫汤还要强大。

    为了自己的绝巅机缘,得好好和红锅处好关系,绝对不能再有意外了。

    “你没受伤吧!”

    见到苏越,墨铠连忙问道。

    “拜见神长老大人!”

    苏越铁青着脸,一副老子被欺骗了的表情,客客气气的抱拳一拜。

    他甚至有些埋怨墨铠。

    “你……你都知道了?”

    墨铠皱着眉。

    唉。

    绝巅子弟就是非同凡响,其他人知道自己是神长老,一定是感恩戴德。

    而这小子了,反而是想和我保持些距离。

    也不知道为什么,墨铠的心里,还有些酸涩。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是由衷的欣赏红锅,由衷的想让他让自己的弟子。

    “紫汤说了,她知道你是神长老,并且她对你很怨恨。”

    苏越平静着脸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薄情之人。”

    墨铠叹了口气。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生分,哪怕是对紫汤,我也没有薄情。

    “我允许她上九兽之山修炼,还给过他心血丹,甚至她没有任何价值的时候,我还是给了她足够的丹药,让她自己去突破到四品。

    “如果她能争气一点点,她就会得到九兽之山的城籍,她只是想要的太多。”

    墨铠拍拍苏越肩膀,算是对他的安慰。

    稍微安抚一下吧。

    毕竟我知道你是绝巅之后,而你还要保持身份,我得配合你演出。

    苏越沉着脸不说话。

    “这样……你当我一个记名弟子吧!

    “咱们现在也不算师徒,但我会尽心尽力去帮你修炼妖语。

    “等你哪天想通了,可以叫我一声师傅。”

    墨铠见苏越情绪不高,又想了想说道。

    仔细想想,自己这个神长老也真是憋屈。

    其实神长老收徒,是先当记名弟子,用来考验弟子。

    而自己呢?

    竟然是当记名师傅,让徒弟考验自己。

    真是奇葩。

    但再看看红锅的资质和背景,墨铠就觉得值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苏越皱着眉问道。

    看来,这墨铠已经实锤我是绝巅的后代了。

    “因为我欣赏你,想让你继承我的衣钵。

    “你有没有其他的背景,我这里不管,我也不会过问,但我希望你能当我的弟子。”

    墨铠很真诚的看着苏越。

    “我想想吧。”

    苏越很纠结的点点头。

    “先别着急想那么多,走……我带你去九兽之山看看。

    “十天后,神州雷祭市,会当众斩杀湿境31个宗师,不光咱们阳向族,还有其他五族的强者。

    “这一次,我计划先灭了江元国,再屠神州几个城市,让神州彻底疼一次。”

    墨铠也没有继续在师徒的关系上纠结。

    他领着苏越,朝着九兽之山走去,沿途茂妖城所有武者都低头跪拜。

    神长老,那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同时,武者们也记住了苏越这张脸。

    “神州斩杀这么多宗师,凭什么?”

    路上,苏越目光阴沉的问道。

    31个宗师。

    神州的手笔还真大。

    老子都有点骄傲。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神州夺走咱们阳向族一件雷斩台,这雷斩台可以当众诛杀宗师,死后的宗师,依然不能瞑目,会承受很长一段时间的折磨才能咽气,手段极其残忍。

    “在很久之前,这雷斩台是阳向族震慑神州武者的宝物,可时过境迁,神州又想来震慑咱们阳向族。

    “所以,我已经联合五族,组成了联军。我们先彻底占领江元国,再以江元国为大本营,和神州的边韩军团开战。

    “到时候,你会看到一场真正的盛宴!”

    嗡!

    九兽之山有气血锁,墨铠挥挥手,气血锁直接打开。

    “气血锁,我一会教你,你以后可以自由出入。”

    墨铠笑了笑,领着苏越踏入九兽之山。

    嘶!

    刚刚走进这座山,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一眼望去,半山腰上密密麻麻都是妖兽。

    这扑面而来的震撼,简直令人窒息。

    这里的妖兽,竟然是组成了一只妖兽大军,在每个妖兽阵营的前方,都有几个五品阳向族在负责饲养。

    数不清的妖兽,各个脖子上拴着锁链,而且身上也遍布着纵横交错的血痕,一看就承受过及其惨重的训练。

    苏越心脏狂跳。

    他在西武看过不少战争案例,以前异族也企图用妖兽来对付过人族,可由于妖兽暴怒,异族根本就不可能彻底操控。

    哪怕就是偶尔利用,也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就像那次利用宁兽妖族,阳向族甚至被反咬了一口。

    这种彻底的统治,简直是罕见。

    “这是一万头罗箭兽,它们到了五品之后,便会达到宗师之下无敌的状态。

    “你知道咱们阳向族,这几年为什么总是输吗?特别是对战边韩军团。”

    墨铠问道。

    唰!

    见墨铠走来,那些饲养妖兽的五品,顿时间全部跪下,满脸恭敬。

    那些罗箭兽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匍匐下去。

    “因为湿境八族不团结,只知道内战。

    “所以,我们应该先荡平其他七族,渺小的地球武者,根本就不堪一击。”

    苏越直接说道。

    “湿境八族不和,是一个因素!

    “其实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地球武者,这几年进步太快,太强大了。”

    墨铠摇摇头。

    心痛啊。

    八族圣地走出来的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神州的可怕,只能慢慢解释。

    这也不怪红锅,他成长的环境毕竟不一样。

    “强大?

    “地球武者也配强大二字?简直可笑。”

    苏越自负的一笑。

    “其实地球武者和湿境八族的宗师级战力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哪怕是战场分割成这么多块,哪怕湿境八族彼此仇视,但咱们阳向族依旧不落下风。

    “但你有所不知,在低阶武者的对战,咱们阳向族已经开始力不从心。

    “神州武者的进步速度,真的是奇快,而他们对战法的掌握,又要高于阳向族,而且地球武者狡猾,还擅长使用各种阴谋诡计。

    “所以,这场进攻雷祭市的战争,我会让地球的低阶武者,铭记我墨铠的名字。

    “这支罗箭兽大军,足可以攻城掠地,保存联军的数量。

    “在江元国的江武市,有一座燃烧雷达,如果没有罗箭兽大军,仅仅是燃烧雷达那一关,就要损失联军根基,更别说后面还有更恐怖的边韩军团。”

    墨铠叹了口气。

    他对湿境八族真是说不出的失望。

    内战,就知道一味的内战。

    “就靠着这些妖兽,能打败神州?”

    苏越又问道。

    一万罗箭兽大军,或许能挡住燃烧雷达,而在神州边境,还有边韩军团和魏远军团。

    “不……我这次的目标不是打败神州,更不是惨败神州。

    “我是要以碾压的姿态,让神州明白,咱们阳向族它惹不起。

    “这次我根本不准备牺牲,我准备以极少的伤亡,让神州付出史上最惨重的代价,我要让神州明白,他们和阳向族的差距,是天与地。”

    墨铠冷笑一声。

    “仅仅靠这些妖兽?可能吗?”

    苏越故意问道。

    他知道墨铠的底牌是霜藤甲。

    其实想想也确实可怕。

    如今霜藤甲已经分配到各个军团,甚至江元国的精锐,也穿戴了霜藤甲。

    一旦开战,霜藤虫再复活,神州武者各个中毒,结局根本不堪设想。

    “放心吧,我还有一些安排。

    “这次开战,我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赢……根本就不是我的目得,我的目得是大获全胜,是以碾压的状态,给傲慢的神州人上一课。

    “我要摧枯拉朽轰破神州边境线,我要占领神州的都市,我要让整个地球都知道墨铠的名号。

    “这几年,神州太膨胀。

    “如果他们能继续隐忍,能继续保持那种谦逊,或许我没有什么机会。但现在,神州屠宗师,昭告全球,甚至用源像石将消息传递到了八族圣地,我怎么可能会饶了他们。

    “神州将八族宗师押解在雷祭市的同时,也让他们自己陷入泥潭,我墨铠,必然会大获全胜。”

    墨铠虽然没有提起霜藤甲,但他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苏越观察了一下墨铠的眼神。

    没错。

    真的很自信。

    难道,他除了霜藤甲和罗箭兽军团,还有其他的杀手锏?

    这家伙也着实可怕。

    但不得不说,神州当众处斩31个异族宗师,也真是冒险行为。

    苏越能理解,神州一定是想用宗师的头颅,来震慑湿境。

    可与此同时,神州也就漏出了破绽。

    雷祭市就在江元国的边境,万一茂妖城联军真的占领江元国,那雷祭市就真的陷入了绝境。

    万一被墨铠冲破雷祭市,整个神州将颜面无存,甚至百姓还面临着生灵涂染。

    险棋。

    真的是险棋。

    抛开宗师层面不谈,仅仅是霜藤甲和罗箭兽,就足够让江元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罗箭妖兽,可以直接废了燃烧雷达。

    何其可怕。

    墨铠这个老畜生,还真是老谋深算。

    “神长老,这罗箭兽不应该这么听话吧,可别在战场上反水,以前也有这种情况,最终闹成了笑柄。”

    苏越皱着眉问道。

    他想套个话。

    “哈哈,你想的很远,是个有远见的青年。”

    墨铠点点头,对苏越很满意。

    “罗箭兽群的九品兽皇意外死亡,两个八品妖王夺权的时候,我抓住时机,先杀了一个妖王,生擒了一个妖王。

    “神州有句古话:挟天子以令诸侯。

    “我生擒了八品妖王,就可以号令整个罗箭兽群。可惜,六品以上的妖王不可能臣服,所以只能利用这一万头五品妖兽。”

    墨铠自傲的笑了笑。

    “妖语果然厉害。”

    苏越微笑这点点头。

    “难啊,也没有那么容易。

    “妖兽种族心高气傲,我虽然可以斩杀八品妖王,可要生擒,难如登天。

    “这次也是找到空隙,才生擒了一个,否则根本没机会。

    “其实罗箭兽群对阳向族也是憎恨居多,但它们只剩下一个八品妖王,如果也被我斩杀,这个族群会面临危险,所以这一万罗箭兽只能听话。

    “即便这样,我也谈判了很久。”

    墨铠苦笑这摇摇头。

    他虽然掌握了妖语,但湿境的妖兽没有那么容易被征服。

    湿境八族繁衍了几千年,也从来没有一个族群,能彻彻底底臣服。

    “这九兽之山上,还关着一个八品的大妖?”

    苏越一愣.

    “哈哈,我怎么可能将八品妖王留在茂妖城,那样的话,很容易被魏远军团查到蛛丝马迹。

    “妖王被我羁押在一座秘密峡谷内,除了几个城主,任何人都不知道。

    “你安心留在这里修炼妖惑,10天之后,你等着茂妖城的好消息就看可以。”

    墨铠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当然,他也没有提起是什么峡谷。

    “峡谷?”

    苏越皱着眉。

    他必须得知道八品妖王藏在什么地方,这很关键。

    得告诉干爹啊。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也去不了。

    “我还有事情和其他族的九品商讨,你就在九兽之山修炼吧。

    “如果嫌沉闷,也可以回你的乱营山走走。

    “这是九兽之山的进门秘诀,我已经交代过黑祁,以后在茂妖城,不会有人为难你。

    “如果遭遇什么巨大的危险,可以捏碎这滴血来召唤我,但必须是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因为这血的联系次数有限。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临走前,墨铠给苏越命绳里打入了一滴鲜血。

    随后,他又将九兽之山的禁令告知苏越。

    最后,墨铠溺爱的摸了摸苏越的脑袋。

    这种天骄,才是阳向族未来的希望啊。

    “我可以参加大战吗?”

    苏越瞳孔闪烁,似乎有些跃跃欲试。

    “抱歉,不可以。战争太危险,我不想让自己的徒弟陷入危险。

    “我生平谁都不怕,就忌惮两个人,一个柳一舟,一个姚晨卿。

    “他们是神州兵团的大将,实力不在我之下,而且他们的计谋,也十分可怕。

    “能活捉31个宗师,就是这两个人的手笔。

    “为了这场反击大战,我策划了五年。

    “万一你落到神州武者手里,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怕我会受到威胁,你能理解我吗?”

    墨铠很真诚的看着苏越。

    “我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这一刻,需要苏越飙演技的时刻到了。

    他表情有些感动,有些纠结,还有些不可思议。

    “我说过,我已经把你当亲传的关门弟子对待,整个茂妖城,都知道我对亲传的用心程度。

    “成为我的亲传,那就是我的儿子。”

    墨铠趁热打铁。

    果然,自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红锅还是有些感动了。

    “我……不值得你这样。

    “算了,我就在九兽之山修炼妖惑,不去参加征战,以免令大军分心。不管咱们能不能成为师徒,我记得今天的恩情。

    “如果以后神长老有什么事情,红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越很凝重的抱拳。

    不让自己去参战更好,他反而可以趁乱逃回去。

    “嗯,好好修炼,万一……我真的有事情需要你帮助。”

    墨铠点点头离开。

    他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这次和红锅的谈话,让他很满意。

    起码,自己在红锅的心目中,已经建立起了一个慈祥的长辈形象。

    至于以后能不能拜师成功,随缘吧。

    等自己拿到机缘,也就有机会突破到绝巅。

    那时候,红锅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这种徒弟,真的很让人满意。

    ……

    墨铠离开。

    随后,就走过来一个五品武者,可能是墨铠已经交代过苏越的事情,他们恭恭敬敬,简直像是在伺候宗师。

    苏越在五品阳向族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比较精致的大殿。

    说是精致,也只是外墙有些花纹雕刻罢了,毕竟,在没有和地球开战的时候,异族根本不懂建筑的意义。

    但最近几百年,异族的审美直线上升,特别是阳向族。

    “难怪墨铠让我来九兽之山修炼,原来这里是茂妖城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苏越对这个大殿很满意。

    “朋友,我想问一下,我想给乱营山的手下装备几件霜藤甲,应该去哪领取?”

    安顿下来后,苏越问这个五品。

    “少主,您直接去兵器库就可以,其他人需要城主大人的手令,而您根本不需要。不过现在大战即将开启,霜藤甲的储量不多,乱营山可能拿不走多少!”

    五品武者连忙道。

    “嗯,我知道了。

    “对了,你先去给我弄一件,我总觉得有人要行刺我。”

    苏越直接吩咐道。

    紫汤已经告诉了苏越很多东西,但偏偏没有复活霜藤虫的方法,他得先实验一下,看看怎么把霜藤虫复活。

    这可能也需要一些时间。

    “明白!”

    五品武者立刻跑出去。

    也就几分钟时间,武者已经拿来了一件全新的霜藤甲。

    这是九兽之山常备的战甲,原本没有几件,是为了以防万一。

    ……

    就这样,苏越在九兽之山安顿下来,开始研究霜藤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