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相圣人〕〔老公今天依然失忆〕〔神医如倾〕〔狩猎全BOSS〕〔梦境电影公司〕〔木叶之轮回族〕〔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都市极品医神〕〔皇妃又被套路了〕〔贺少,你老婆把你〕〔兵王弃少〕〔妃常妖娆:摄政王〕〔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快穿之女配功德无〕〔快穿之魔王有点甜〕〔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君倾心与卿〕〔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牛女婿〕〔墨先生今天又吃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8章 混战的前兆(万更求订阅)
    乱营山交代了任务之后,苏越又敲诈了一批丹药。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不得不说,这群流民也不是各个穷的叮当响。

    在他们还不是流民的时候,可能也有过一些底蕴,为了巴结苏越,不少流民拿出了压箱底的存货。

    苏越回九兽之山,不可以白白浪费时间,更何况,九兽之山还是难得的修炼圣地。

    这些丹药,也够苏越一天消耗。

    黄侩立下军令状,两天内如果找不到这些东西的下落,他自尽谢罪。

    这一点苏越相信黄侩。

    流民之所以叫流民,就是流浪多很多地方,也有些一些属于自己的生存本领。

    就像是墨铠看不起紫汤一样。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研究了好几年的东西,竟然被紫汤一个小小的三品所破解。

    任何人都不可以低估。

    总有些螺丝,会在某些零件上,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回归茂妖城。

    苏越还在路上闲逛,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熟人。

    蓝其。

    苏越瞳孔漠然。

    被这种双眼皮母猪爱上,也是一种耻辱,如果在野外,苏越会想办法弄死她。

    “红锅少主,黑辟营将军想见见你。”

    见到爱人,蓝其浑身紧张。

    但她带着黑辟的使命,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好紧张。

    距离红锅好近,能近距离呼吸到他呼吸过的空气,好享受。

    蓝其眼珠子,已经是陷在了苏越的英俊容颜里……无法自拔。

    这时候,来来往往的阳向族,也盯着苏越和蓝其看。

    看蓝其,是因为蓝其好看。

    看苏越,纯粹就是好奇、惧怕,更多的还是好奇。

    这个连营将军面子都不给的三品流民,到底是什么背景。

    “滚……没空!”

    苏越冷冷瞪了眼蓝其。

    顿时间,街道上骚动,不少阳向族在窃窃私语,一个个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红锅,果然不懂风情。”

    “而且他还特别狂妄,连黑辟营将军的面子都不给,这下他得罪了两个营将军。”

    “到底是什么背景。”

    众人虽然在低语,但还是满脸警惕。

    这家伙,真的是惹不起。

    茂妖城规矩森严,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怪胎了。

    好有男人味!

    滚滚霸气,扑面而来。

    蓝其呼吸不畅,浑身都酥了。

    这才是英雄的气概,这该是强者的风度。

    一个滚字,说不出的霸气绝伦。

    蓝其见惯了舔狗,哪怕是宗师,都没有这么粗暴的骂过她。

    这一刻,她更加迷恋这个靓仔。

    该死!

    你这该死的魅力,你为什么就不能收起来。

    “是这样的,黑辟营将军给您准备了一些薄礼,对你修炼很有利。

    “一起来聊聊嘛!”

    蓝其还背负着黑辟的使命,连忙娇滴滴的说道。

    “薄礼?有多薄?”

    苏越好奇的问道。

    说起来,自己是真的缺少丹药。

    该死的墨铠也是,你没事干乱跑什么,都不说多留点丹药。

    现在好了,老子还得公然去索贿。

    第一次横行乡里,还有点激动。

    “其实,挺厚的。”

    蓝其笑了笑。

    好直接的靓仔。

    看来,这个小靓仔也有缺少丹药的困境。

    “我不稀罕这些破礼,但我要和黑辟营将军认识一下。”

    苏越冷笑一声,跟着蓝其,朝黑辟的屯兵营走去。

    “其实黑辟营将军很好相处,如果不是他身上有暗伤,如今一定可以压黑剔一头。”

    路上,蓝其闲聊着。

    他发现红锅连呼吸都散发着魅力。

    “黑辟有伤?”

    苏越疑惑道。

    “是啊,在几年前,黑辟营将军和神州一个宗师对战,不小心被对方伤了心脉。

    “其实黑辟营将军很脆弱,平日都需要药物镇压伤口。

    “这件事情千万别传出去,营将军暗伤未愈的事情,只有我知道,就连神长老都不清楚,万一被别人知道,可能会对黑辟营将军不利。”

    蓝其又连忙叮嘱道。

    有暗伤,这是大忌。

    “他有没有伤,与我何相干。”

    苏越冷笑。

    没过多久,苏越见到了这个黑辟。

    他看上去很正常,就是个正常的七品武者,如果不是蓝其提醒过,根本看不出来他体内还有暗伤。

    苏越也没有客气:

    “营将军,听说你有薄礼,我来看看有多薄!”

    开门见山。

    这一句话落下,黑辟和蓝其同时一愣。

    这……这也太耿直了。

    蓝其见过无数次送礼,就没有见过这么直截了当的。

    果然,我喜欢的靓仔,就是与众不同。

    而黑辟彻底懵逼。

    按程序,咱们不应该是先寒暄一会,然后我主动提出送礼,你再客套几句,然后再拿走。

    而且这薄礼两个字,也应该是我来说吧。

    好尴尬。

    咦。

    我是送礼的,我尴尬什么。

    这红锅,比想象中难对付啊。

    “来人,把丹药给我取来。

    “红锅小友,这三颗丹药都是来自八族圣地,你服用之后,体内不会有任何渣滓淤积。

    “而且暂时消化不了的药效,还可以储存在体内,以后慢慢炼化。

    “如果没什么意外,这三颗丹药,足够支撑你突破到四品。

    “但丹药很霸道,你服用的时候,要做好十足的准备,千万别受伤!”

    黑辟让人拿来了丹药。

    “果然,这礼够薄的。”

    然而,苏越拿到丹药,二话不说,三颗全部吞下肚。

    他甚至还不客气的抱怨了一句。

    苏越一眼能识别出来,这和墨铠的树根类似。

    阳向族果然秘宝很多。

    “薄礼我也见过了,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九兽之山。

    “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拜托我,那就别开口了,我没空。”

    话落,苏越一甩手走了。

    对!

    黑辟还计划介绍一下丹药的渊源,以及得来不易。

    可这家伙,吃了就走。

    风轻云淡!

    从前到后,黑辟都没有说五句话。

    这事情,怎么这么诡异呢!

    红锅和神长老到底什么关系,自己还不知道,甚至都没问出口。

    三颗丹药,连个屁都没有问出来。

    简直是滑稽。

    送丹药的武者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他活了半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狂妄的武者。

    而蓝其咽了口唾沫。

    这种靓仔,真的是世间罕见,独一无二。

    “营将军,怎么办?”

    端着盘子的武者,僵硬着脸说道。

    “还能怎么办,等以后再相处吧,他既然拿走我的丹药,应该会承我的情。

    “这红锅,到底是什么背景……这么霸气,奇怪。”

    黑辟陷入自我怀疑中。

    这也太霸气了。

    如果不是神长老,这家伙能不能活过十天时间?

    “营将军,您该敷药了!”

    蓝其摇摇头。

    好不舍,如果能多看一会他,那该多好。

    “所有人都出去。”

    黑辟挥挥手。

    以后再慢慢相处吧,红锅越是霸气,就代表他和神长老的关系越近。

    送点东西,不算血亏。

    “干闺女,还是你疼我啊。”

    解开胸膛,黑辟的心口一片漆黑,甚至还在化脓。

    “干爹,你说,会不会是红锅嫌礼物不贵重?”

    蓝其一边敷药,一边说道。

    “三颗丹药,还不贵重?那可是从八族圣地弄来的,你以为容易吗?”

    黑辟叹了口气。

    竟然一口就吞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是啊,八族圣地的东西,对咱们来说很重要。

    “可万一,红锅就来自八族圣地呢?”

    蓝其皱着眉分析道。

    她也是从红锅吞丹药的事情上,分析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对啊!

    “红锅会不会来自八族圣地。”

    黑辟猛的坐起身来。

    嘶!

    伤口被牵动,黑辟疼的龇牙咧嘴。

    “除了八族圣地的人,谁敢这样服用丹药?

    “而且这红锅一出手就是卓越战法,还有那燃烧着火焰的妖器,他根本就不正常。

    “对,一定是八族圣地的人,否则神长老不可能这么客气。

    “该死,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步。”

    黑辟猛地一拍脑袋。

    “快,命令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丹药,我一定要和红锅打好关系。

    “机会,这是个机会!”

    黑辟忍着疼,连忙吩咐蓝其。

    或许,自己有可能回圣地啊。

    蓝其笑了笑。

    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除了八族圣地那些绝世天骄,谁能配得上这种气质。

    ……

    有了黑辟的丹药,苏越修炼的很安逸。

    不得不说,狐假虎威的故事,还有一定道理,被人这样上杆子送礼,苏越还确实享受。

    触碰着木鹦鹉,苏越继续感应。

    两天后,苏越从修炼的状态中清醒,同时他也将墨铠的复苏战法,重新总结归纳了一下。

    这样一来,地球宗师就可以让霜藤虫复活。

    妖语战法,其实苏越已经领悟到七七八八。

    明天就是密室里囚徒被扔出来的日子,苏越今天去乱营山看看。

    ……

    乱营山!

    黄驮对这里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大清洗,乱营山被重新整顿了一遍。

    黄侩不负众望,替苏越找来了两种材料。

    虽然过程很坎坷,但胜在这种玩意也不是稀罕东西,黄侩幸不辱命。

    随后,苏越用择兽皮包裹着一些银丝蚁和白腐根回九兽之山。

    同时,苏越下令黄侩,秘密挖一个仓库,用来储存大量的材料,银丝蚁死了也可以用。

    越多越好!

    黄侩满脸答应,少主有任务,他根本不敢忤逆。

    回到九兽之山,苏越将材料藏起来。

    随后,他来到后山,死死盯着密室。

    深夜。

    果然,有个浑身裹着兽皮的阳向族,小心翼翼的搬着尸体。

    他生怕那些霜藤虫触碰到自己。

    这些该死的虫子,复活之后,只能由宗师杀死,或者埋在泥浆里,否则很难杀死。

    搬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这个阳向族突然看到,在黑暗中,竟然还有个人。

    他虽然在密室,但也认识红锅。

    “说,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

    还不等武者开口问候,苏越劈头盖脸的先质问道。

    “这是神长老的一些实验用品,我来处理一些。

    “少主,您赶紧离开这里,很危险的。”

    阳向族连忙说道,他有些斜眼。

    “什么危险?

    “是你身上的这些虫子吗?”

    苏越阴森森一笑。

    就在他和斜眼武者说话的时候,一根霜藤虫在苏越的操控下,直接爬到了武者身上。

    对苏越来说,这很简单,他用择兽筋,直接就甩到了斜眼武者身上。

    “啊……我要我死了……”

    斜眼武者被吓的魂飞魄散。

    没过了几秒,他狠狠扣着自己的头颅,同时不断吐着鲜血,整个人看上去痉挛了一样。

    状态很恐怖。

    “如果想活命,去乱营山东边的树林等我,我有办法救你!

    “我相信你可以从这里离开,别声张,万一被别人知道你中了毒,你会死的更惨!”

    苏越冷笑道。

    “是你……”

    斜眼武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话我只说一次,如果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我不会救你!”

    话落,苏越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候,直接离去。

    同时,苏越也隔着兽皮,抓了一根霜藤虫。

    回去之后,苏越还得研究具体的配比。

    用这种比较健康的武者试药,苏越比较放心一点。

    那些奄奄一息的武者,苏越保证不了绝对安全。

    ……

    还有三天,就是茂妖城和江元国开战的日子。

    苏越每次离开九兽之山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茂妖城的气氛更加萧杀。

    在茂妖城的东面,逐渐有数不清的大军赶来汇合。

    各种战争物资,特从各个城池源源不断的运输过来。

    夜幕中,苏越眺望联军,那真是一望无际。

    “即便没有霜藤甲和罗箭兽,墨铠也不会输!

    “这次,江元国要面临真正的浩劫了,还有干爹的魏远军团,能扛得住吗?”

    苏越拿着配好的丹药,前往乱营山。

    那个武者果然逃出了九兽之山,如果他想活命,一定在指定方位等着苏越。

    阳向族的武者,普遍都不蠢!

    ……

    “假如没有霜藤甲和罗箭兽,我墨铠这次也不会输!”

    联军的最前方,墨铠喃喃自语。

    在30里外的地方,就是通向江元国的两个虚空入口。

    江元国真的不堪一击。

    都城,只需要钢骨族去骚扰就可以,根本没必要强攻。

    其实强攻,也没什么大用。

    江元国都城的空间裂缝很小,妖兽都无法运输过去,况且那里还有江元国最精锐的护国师团。

    没必要损失人手。

    江元国最大的弱点,其实是在江武市。

    这地方太依赖燃烧雷达。

    一旦燃烧雷达失效,整个江元国将一泻千里,两个小时后,联军就可以占领那里。

    “墨铠,希望你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时候,沸血族的费宵走过来。

    这一战,让他也开始热血沸腾。

    反攻神州,想想都令人振奋。

    “墨铠,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能说说你的杀手锏吗?”

    钢骨族的罡树也走过来。

    “大家别问了,墨铠这小子向来阴险,不到最后一刻,他不可能让大家知道什么。”

    掌目族的应山岭踏着虚空而来。

    “还有三天,如果真的被神州武者斩了31个宗师,湿境八族的脸都丢尽了。

    “在八族圣地,我们五个成了笑柄,所有族人都知道神州要斩宗师。”

    四臂族的肆奉天,铁青着脸走出来。

    “嘲笑吧!

    “他们嘲笑的越厉害,才越好!

    “等我彻底终结了神州的倨傲,我会让八族圣地的人明白,什么叫打脸。

    “我会用战绩,狠狠扇在他们脸上,要多响亮,就有多响亮。要多疼……就有多疼!”

    墨铠眯着眼,瞳孔里绽放着精芒。

    ……

    江武市。

    弓菱矗立在江武最高的楼顶。

    江武市高层一共也没有几栋,这是最高的。

    苏越失踪以后,他们在燃烧雷达里,已经完成了后压位的修炼。

    收获很大,但也没有声张。

    而弓菱是输出位。

    但她对玄弓九式领悟的还不到位,所以只要有时间,弓菱就举着首席玄弓,并且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一动不动。

    有时候是一个小时,有时候两个小时后。

    最长的一次,弓菱坚持了七个小时。

    “弓菱这也太拼了,我怕再过一个月,她就能突破到四品!”

    王路峰他们看着弓菱,自惭形秽。

    太拼了。

    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弓菱的进步,堪称是恐怖!

    “王路峰,田宏伟,你们看看弓菱射箭的姿势,像不像你们借我的庞大巨款。

    “你们俩的女装,该兑现一下了。”

    杜惊书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

    “唉,若不是你突然闯进我生活,我的节操至少存在过……”

    田宏伟叹出了穷人的哀愁。

    “杜惊书,你杀了我吧,债多不愁,我穷的这么心灵祥和,已经不怕死了。”

    王路峰更加死皮不要脸。

    “苏越,祖宗,你到底在哪呢?快点回来吧!”

    包大昌有气无力的瘫坐在操场的椅子上,他最近学习了一门速成的乐器……敲木鱼。

    他掌心里随时捏着苏越的命纸,时时刻刻敲着木鱼。

    “祈求满天神佛,让苏越那个臭小子赶紧回来吧。”

    包大昌原本信奉武道。

    可现在,他开始研究玄学。

    远处,长椅。

    廖平躺在房晶淼的大腿上,房晶淼捏着廖平的肩膀。

    这个画面,很美。

    包大昌敲击着木鱼,突然又看到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更加气的要爆炸。

    随后,他又看着苏越的这几个同伴。

    “神州的年轻人,还真是可怕的厉害。

    “这才几天时间,每个人的气血涨幅都很大,特别是那个戴眼镜的家伙,距离四品都不远了。

    “灵池对他们的效果,真的就那么强?”

    包大昌看着廖平他们,又陷入了新一轮的自我怀疑中。

    “我总有一种预感,江元国似乎会出现一场浩劫。”

    楼顶,弓菱举着首席玄弓。

    她目视远处的云,甚至看到了一片猩红色的漩涡。

    这时候,弓菱手里玄弓,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

    雷祭市!

    许白雁完成了雷斩台的祭炼。

    空旷的大厅,许白雁闭着眼睛,已经枯坐了一天。

    在她身旁,弥漫着恐怖的雷浆,普通人直视过去,甚至有可能刺瞎眼睛。

    “白雁还是那么争气,比预估中提前了三天!”

    另一间实验室,几个大将关注着许白雁的情况。

    姚晨卿眼底甚至有些湿润。

    要祭炼这雷斩台,身躯会很痛,但许白雁从前至后,都没有喊一声,这让几个九品都动容。

    “老姚,如果被苏青封知道你这样对待许白雁,他可能被打肿你的脸。”

    柳一舟走过来,拍了拍姚晨卿肩膀。

    “我没办法,这是神州震慑湿境的战术,必然会有所牺牲,还好白雁不会重伤,只是疼。

    “可惜,能操控雷斩台的人,只有白雁一人,我最代替她也做不到。

    “至于苏青封,要打我,就尽情的打吧。

    “至于牺牲,也不仅仅白雁一个人在牺牲,所有人都在牺牲,这是咱们这个时代的武者宿命。”

    姚晨卿捏了捏拳头。

    他似乎在找理由说服自己。

    “如果许白雁是你的亲女儿,你愿意让她这样吗?”

    柳一舟又问道。

    “如果白雁是我的亲女儿,我心里也就没有这么大的负担了。

    “身为我姚晨卿的女儿,理应为了神州付出,为了苍生付出。”

    姚晨卿苦笑一声。

    “你个老小子,真够无情的。”

    柳一舟笑了笑。

    “神州要崛起,总得有人付出,总得有人冷血。

    “你自私,我自私,那谁来付出?

    “不管是我,还是你柳一舟,亦或者苏青封,我们一直在付出着。

    “我们享受着神州给予的名利,就已经背负了替神州付出的枷锁,但这个枷锁,我愿意背着。”

    姚晨卿苦笑了一声。

    “其实,我还是怀念那时候,跟苏青封混在湿境的日子,那时候咱们还很弱,随时都可能死,但肩上的胆子,却没有现在这么重!

    “苏青封也是幸运,躲在深楚城不出来,又可以在湿境四处浪,真好!”

    姚晨卿又长叹了一声。

    “终究,是不自由。”

    柳一舟说道。

    “对了,茂妖城集结五大异族联军,很可能要先占领江元国,你干儿子是不是还在江元国?”

    突然,姚晨卿问道。

    眼看着大战将起,留在江元国很危险。

    “我干儿子早跑了,现在只能确定还活着,上次我手下的密探见到他,还被他帮助过。

    “我这干儿子,你他爹还要浪。

    “其他学生也不着急回来,等大战开始,让他们近距离见识一下战场的残酷吧,不是什么坏事。

    “有魏远军团,我随时能让他们回归神州。”

    柳一舟笑了笑。

    对于王路峰他们的安全,柳一舟有绝对的自信。

    哪怕就是绝巅强者杀过来,他也有能力将几个人运送回来。

    但这种旷世大战,是很珍贵的经验。

    “嗯,但愿这次斩首,能一切顺利!”

    姚晨卿捏着拳头。

    “但愿吧。

    “边韩军团死守神州边境,而江元国,我魏远军团负责。”

    柳一舟点点头。

    ……

    三更的我,终于又满血复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