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在上〕〔西岐记〕〔开局史莱姆〕〔我是一朵寄生花〕〔诸天大工匠〕〔魔音至尊〕〔我有一本万法书〕〔虚空中降临〕〔凶灵秘闻录〕〔九洋春秋〕〔无心般若〕〔从斗罗开始打卡〕〔荒天帝录〕〔大唐第一主播〕〔通玄神尊〕〔总裁大人,又又又〕〔至上疯狂〕〔我从太古到未来〕〔超神学院之生命法〕〔妖孽龙皇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79章 地球五强,烈颠国
    被苏越暗算的阳向族武者,叫蓝伟。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蓝伟虽然是个五品,但却和人族的气血武者一样,本身不懂什么战法,甚至连战场都没有上过,所以他才会被苏越轻松暗算。

    他是一个炼丹天才,所以被黑祁城主招募在麾下。

    可惜,蓝伟固然有炼丹天赋,但却也说不上什么顶尖,他虽然在九兽之山,但却从来没有和神长老说过话,因为他太渺小,就是个小透明,根本就没有资格。

    这次运输尸体,也是他弱,所以被欺负。

    在九兽之山,蓝伟没有存在感,又怀才不遇。

    正因为存在感太弱,哪怕他从九兽之山逃走,都一切顺利。

    护卫认为他出去是采购东西。

    密室里的阳向族,也以为他去茂妖城溜达。

    可谁能想到,蓝伟时时刻刻承受着头颅剧痛,他在经过护卫安检的时间,还得多亏自己平日里炼制的麻痹丹。

    但可惜,麻痹丹药的药效也有限,根本做不到镇压霜藤虫。

    “红锅神神秘秘,他到底有什么目得?”

    来到苏越指定的位置,蓝伟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蓝伟只是容易被忽视,但他并不笨,甚至满肚子花花肠子,脑子转的很快。

    关于红锅的身份,密室里的阳向族也讨论过。

    不过也没什么结论,普遍认为是红锅资质够强,才引起神长老重视。

    但也有人认为,红锅身份不一样,否则神长老不会这么客气。

    蓝伟倾向于后者。

    他也觉得红锅身份不一般,要知道,哪怕是神长老亲传,也不可能对着宗师大吼大叫,但红锅连八品城主都不放在眼里。

    这是一般人敢干的事?

    这一次,红锅甚至专门让自己沾染霜藤虫的毒。

    他绝对有特殊的目得。

    “该死,霜藤虫的毒,会伴随武者一辈子,如果解不了毒,我这辈子就毁了。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嘶,头好疼……”

    蓝伟又服下一颗麻痹丹药,可惜作用不是很强。

    他躺在树根下,喃喃自语,似乎想靠自言自语来分散注意力。

    “不一定倒霉,或者是什么机缘呢?”

    就在这时候,苏越的声音从蓝伟身后响起。

    “拜见少主!”

    见到苏越,蓝伟立刻跪下。

    终于来了。

    红锅到底有没有解毒的办法,真的快受不了了。

    “你叫什么名字?在密室里负责什么?你有什么能力?”

    苏越铁青着脸问道。

    他已经研究出了解药的配比,但还有很多问题。

    第一,就是保质期。

    一颗丹药,不可能靠着简单的两种辅料成功。

    紫汤的思路不错。

    银丝蚁和白腐根,确实可以令霜藤虫的毒,发生一种奇妙的反应。

    但可惜,银丝蚁和白腐根,同样是毒物。

    苏越配置出了丹药,但只能算是一颗烂泥丸子。

    稳定性几乎没有。

    副作用一堆,紫汤资质被定格,可能就是白腐根的后遗症。

    炼丹这种事情,苏越根本不擅长,他能做的,只是简单的解毒。

    所以,苏越需要专业人士来帮忙。

    眼前这个阳向族,可能是个专业人员。

    “属下叫蓝伟,是神长老麾下的炼丹师,我虽然五品,但却是个气血武者,我唯一的本事,就是研究丹药的原理。”

    蓝伟跪下,如实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蓝伟总觉得这个红锅神秘莫测,甚至,比神长老都要神秘。

    这种感觉简直荒谬。

    “额……疼,好疼……”

    也就是刚刚话音落下,蓝伟剧痛又犯,他连跪姿都保持不住,直接倒在泥浆里,脸色发紫,瑟瑟发抖。

    “你吃下这颗丹药。”

    苏越屈指一弹,他手里的未成品解毒丹,就到了蓝伟嘴里。

    随后,苏越紧张的关注着蓝伟。

    噗!

    果然,十几秒时间,蓝伟猛地吐出一口黑血。

    他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毒……解了。

    虽然一定还有后遗症,但苏越可以确认,霜藤虫的毒,已经荡然无存。

    银丝蚁和白腐根的毒性结合起来,绝对比霜藤虫的毒霸道。

    “少主……我解毒了,我竟然解毒了。”

    一阵颤抖之后,蓝伟站起来,竟然生龙活虎,他现在给苏越的感觉,就是精神焕发。

    “你是丹师,立刻检查一下,你体内有是什么后遗症?”

    苏越凝重着脸问道。

    他也不怕蓝伟耍花样,这种气血武者,苏越十招就能弄死。

    “少主请等一会!”

    蓝伟也不愧是专业的丹师。

    他找了一根稍微干燥的树枝坐下,随后开始自检。

    耗费的时间不久,也就20多分钟。

    “少主,您的丹药里,残留着不少毒素,我的气穴被摧毁了一半,而且根基也毁了。

    “虽然霜藤虫的毒解了,但我这辈子,不可能再修炼到任何一点点的气血。”

    蓝伟如实答道。

    但他的眼神里,却没有任何的沮丧。

    所谓后遗症,其实根本不重要。

    蓝伟是个气血武者,无论他根基在不在,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能解毒,就是大恩大德。

    “你有办法解除副作用吗?”

    苏越皱着眉。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以毒攻毒,没有那么简单,紫汤的根基,就是被这样破坏。

    “这并不难。

    “其实在神长老的密室里,我们已经将解药研究到90%,目前也就差几味关键的药。”

    “虽然不知道您的关键药材是什么,但加上神长老以前的研究,我可以立刻炼制出完美的解毒丹药。

    “如果我猜的没错,少主您的丹药,应该存放不了多久,连两个小时都坚持不住,就会腐烂。”

    蓝伟沉思了一会,随后他井井有条的说道。

    这时候,蓝伟就彰显出了什么是专业。

    “看来,你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苏越冷笑了一声。

    运气不错,还抓来了一个科研人员。

    “哈哈,少主,不是属下和你吹,在三年前,属下研究出一种毒粉,这毒粉通过阳向教弄到神州,我让七万人感染了瘟疫。

    “可惜,神州研究出了疫苗,那场瘟疫才死了两万多人。

    “如果不是狡猾的神州科研院,我原本计划感染10万人。”

    蓝伟得意洋洋的炫耀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这场瘟疫,可是蓝伟引以为傲的杰作,也是他足够吹一辈子的履历。

    “你可真厉害!”

    苏越冷笑了一声。

    一场瘟疫,感染了神州七万人。

    看不出来,这个怂逼,还是个罪大恶极的畜生。

    但苏越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

    “少主,您既然已经掌握了最关键的两种药,咱们赶紧回九兽之山。

    “我可以配合您,研制出最完美的解毒丹药,您就要立大功了。

    “要不,咱们别回九兽之山,我可以帮您在茂妖城找一个仓库,只要咱俩来研究,这样其他人就不会分走功劳。”

    蓝伟又给苏越提建议。

    这可是他蓝伟立功的大机会啊。

    其实蓝伟特别憎恨密室里的同僚,他们欺负自己,还羞辱自己。

    等自己研制出解药,就可以一步踏在他们脸上。

    到时候,让他们一个个给自己当手下。

    现在唯一的难度,就是说服这个红锅。

    “你可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苏越没有回答蓝伟的话,他反而是冷冷的笑了笑。

    “您是墨铠神长老的亲传弟子,我们都知道。

    “难道……您还有其他神秘身份?”

    蓝伟连忙问道。

    “墨铠?

    “一个区区九品神长老,又能算得了什么!”

    苏越不屑的嗤笑道。

    蓝伟目瞪口呆,一颗脑子都开始转不动。

    九品都算不了什么……那……

    难道!

    八族圣地?

    蓝伟脑子转的不算慢,他突然想到一个更恐怖的地方。

    “我来自八族圣地,乃绝巅之后。

    “我来茂妖城,是替绝巅长辈巡查天下。

    “你既然已经离开茂妖城,就没有必要再回去,以后跟着我回八族圣地吧。

    “而且我走之前,已经给你安插了叛逆的大罪,你回茂妖城,下场就是被凌迟处死。”

    苏越不急不缓的说道。

    “少主饶命!”

    这一次,蓝伟彻底被吓的失去了理智。

    八族圣地的钦差。

    简直难以置信。

    怪不得,红锅连八品城主都不放在眼里,怪不得神长老都客客气气。

    至于茂妖城大罪。

    那又算什么?

    和八族圣地比起来,茂妖城就是个破城。

    能去八族圣地,以自己的炼丹水平,一定可以有一席之地。

    “你跟我走吧,现在你有第一个任务,你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的炼制解毒丹,越多越好!

    “炼丹的地方,不用你操心。”

    话落,苏越领着懵逼的蓝伟,朝着黄侩找的秘密地点而去。

    据点很隐秘,距离茂妖城也远,现在茂妖城大战在即,谁都不会注意到那里。

    这几天时间,黄侩已经给苏越准备了大量的原料。

    ……

    来到据点。

    苏越先让蓝伟写下解毒丹的具体配方,他深深记在脑海里。

    之后,蓝伟的任务,就是疯狂的炼丹。

    苏越派遣了两个三品巅峰的武者,来看管蓝伟,他本身是个气血武者,再加上被霜藤虫伤了元气,两个三品足可以看守。

    万一蓝伟有什么异动,三品起码可以将消息传回来。

    但苏越其实多虑了。

    以蓝伟这种胆子,他不敢有什么异动。

    如今整个乱营山,都已经握在苏越手掌之间,每个武者都忠心耿耿。

    随后,苏越回到乱营山。

    他令黄侩暗中准备其他的原料。

    其实原料并不算复杂,很容易就能弄出来。

    赵楚甚至找到了蓝其。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在茂妖城,混的真是风生水起。

    她很容易就帮苏越找了原料供应,并且用美色让城防松懈,从而大量将材料运输到乱营山。

    至于苏越要干什么,蓝其并没有多问。

    她疯狂的爱着红锅,对方让她死,她都可以考虑一下。

    ……

    九兽之山。

    深夜。

    “妖惑和妖语,我已经彻底领悟。

    “这木鹦鹉会在两天后破碎,现在还是留着吧,让墨铠以为我还在茂妖城就好。”

    苏越抚摸着木鹦鹉。

    茂妖城之行,苏越想做的事情,已经完美结束。

    霜藤甲的解药,苏越已经知道配方,并且在大批量的炼制。

    虽然炼丹师只有蓝伟一个人,但乱营山的苦力不少,在原料充足的情况下,三天时间,苏越可以炼制出上万颗。

    毕竟,这丹药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东西。

    “解药的配方,该不该直接给科研部,或者丹药集团!”

    苏越矗立在九兽之山的一颗树上。

    他想起了柳一舟的话。

    没错。

    神州是我的祖国,是我的家。

    但这是大家。

    老爸和我,才是小家。

    如果这配方我给了老爸,让老爸再转交给科研院,会不会有立功减刑的机会呢?

    干爹说的没错。

    指望自己积攒功勋,得哪辈子?

    哪怕,让老爸换个假释的机会也可以啊。

    至于丹药集团。

    他们和苏越没什么交集,也说不上什么恨。

    老爸杀人,杀人坐牢,这天经地义,咱们得认。

    不过规则允许的情况下,还是得找机会出狱。

    “等据点里的丹药炼制到一万枚,我先让高星忠他们去劫了据点。

    “这样一来,潜鹰战斗营就可以拿着这批解毒丹,去江元国战场力挽狂澜,至于数量够不够,就看命吧。

    “我只是个大一的学生,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让潜鹰战斗营去劫自己,苏越也是费尽了心思。

    他专门在据点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然后可以通知高星忠:这是我无意中查询到的阳向族据点,里面涉及到了霜藤甲的解毒丹。

    这样,一举两得。

    我苏越给潜鹰战斗营提供消息,去抢劫我红锅的库存。

    自己抢劫自己。

    这计谋,也就我苏越的脑袋能想到。

    至于配方,苏越决定先保密吧。

    就凭解毒丹,丹药集团也很难推演出具体成分。

    即便他们能研究出来,也得猴年马月,最少都得五六年时间。

    毕竟,这也是墨铠呕心沥血的研究。

    而且苏越也不是自私。

    他哪怕现在就把配方给了科研院,也无济于事,科研院根本没时间去找药材,战争就在这一两天。

    万一这一万多颗丹药不够,也没办法。

    这已经是苏越能做到的极限。

    即便是丹药集团,也不可能一两天时间大量炼制出来,毕竟没药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接下来,就是罗箭兽王的下落……可惜,还是没有任何眉目!”

    想起罗箭兽,苏越就一阵头疼。

    黄侩他们也没有任何消息。

    ……

    不知不觉,天亮了。

    苏越站在九兽之山最高的树上,眺望了一眼远处。

    一座荒山上,密密麻麻,是连成片的营帐,简直就是一条钢铁洪流。

    还有两天时间,战争就要开始。

    今天晚上,苏越计划逃离茂妖城。

    这个神长老亲传,自己也就当到头了。

    明天离开茂妖城的时候,苏越会去一趟据点,同时通知潜鹰战斗营的人来抢劫。

    之后,他想找找罗箭兽王的消息。

    苏越现在也懂了妖语,他想去丛林深处,找那些凶妖打听打听情况。

    万一能找到下落,也是大功一件。

    自己立功是一回事,为了地球苍生,苏越也得努力一下。

    但在离开茂妖城之前,苏越还得找机会捞一笔。

    回到神州,就没有这么多机会弄丹药,好不容易有个狐假虎威的身份,能捞点就捞点。

    离开九兽之山,苏越的包裹里就拿了一些丹药,但他怕引起怀疑,也没有多拿。

    之后,苏越来到蓝其的营帐里。

    他在这里,是在等着受贿。

    对!

    昨天一天,蓝其在苏越的指挥下,在茂妖城上蹿下跳。

    她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到处散播红锅是八族圣地的使者,甚至还泄露出风声,苏越这次来茂妖城,是为了暗中选拔八族圣地的绝巅侍卫。

    这样一来,就连宗师都心动啊。

    他们纷纷找到蓝其,说想和红锅单独聊聊,同时献上点孝敬。

    而蓝其也明确说清楚,红锅除了丹药,什么都不要。

    其他东西不方便拿走,只有丹药最实在。

    大清早,第一个来送礼的六品宗师,就笑眯眯的找到蓝其营帐。

    “少主大人,我看您在茂妖城饮食不怎么习惯,您都瘦了,这点丹药,帮你润润肠胃……”

    第一个六品离开,苏越用小本本记住了他的名字。

    过了几十分钟,又一个六品溜进来。

    他以为自己是唯一的送礼者。

    “少主,您听说过神州的年吗?快过年了,您是晚辈,这些丹药,是压岁钱。”

    ……

    “少主,还没有爱人吧,这些丹药,就当婚礼的份子钱,这些是人族的习俗,他们阳向族也跟着时髦一下。”

    ……

    “少主,我听说您来自八族圣地?放心,我就当不知道,这点小东西,还请笑纳。”

    ……

    从清晨到日暮。

    从日出到日落。

    苏越体验了*的一天。

    他的桌子下,藏着一个包裹。

    苏越心灵手巧,缝制成了书包的样式,别说……还很合身。

    “该送的都送完了,可惜,这种*的日子到头了,我都有点舍不得。”

    苏越走出蓝其营帐,不舍的看了眼街道。

    今天,他重新将棍子背在了身上。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再不舍,也到了离开的时候。

    背包里全是极品丹药,大部分都是四品丹药,甚至还有些五品都能用。

    等回了西武,苏越计划送牧橙一些。

    好不容易找个女朋友,竟然还没有送过礼物,说起来还真抠。

    作为大男子主义者,绝对不能抠门。

    我苏越的女朋友,只能吃丹药撑着,但绝对不能饿着。

    对了,还有老姐。

    我老姐也不容易,我可以给老姐一些丹药,把账算在杨乐之身上,这样我就是大债主了。

    杨乐之也是。

    自己的女朋友,还得小舅子替他操心。

    “蓝其,念在你帮了这么大的忙,也没有去人族杀戮过,这次就饶了你吧。”

    苏越一声感慨。

    反正在茂妖城,也没有机会杀人,就这样吧。

    再见了,我深爱的茂妖城。

    再见了,墨铠神长老,希望你能找到我留下的血书,从而彻查茂妖城。

    苏越呕心沥血,已经制造了一个自己被强者追杀的血腥现场。

    等自己离开之后,墨铠一定会找自己的下落。

    到时候,他会找到那个现场。

    或许,墨铠会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调查一批宗师吧,自己突然失踪,也足够吓墨铠一个够呛。

    苏越拎着铁棍,还没走出去十几米。

    这时候,突然有个七品的宗师,领着一个四品巅峰的异族,直愣愣朝着苏越走来。

    在他们身旁,是黑剔营将军。

    而这一老一少,并不是阳向族,他们是沸血族。

    黑剔这也是个老冤家,当初在城外发生了冲突之后,黑剔也企图来化解恩怨,但苏越置之不理。

    “沸血族来干什么?”

    苏越皱着眉。

    在茂妖城,墨铠严禁外族踏入,哪怕是五族联军,也只能在联军山汇合。

    茂妖城里突然出现沸血族,令人很意外。

    “少主,这位是沸血族的七品营将军,这是他的儿子,火非凡!”

    黑剔上前,客客气气朝着苏越说道。

    “我知道是沸血族,我不瞎。”

    苏越盯着沸血族,眼睛都没有看黑剔。

    同时,他眼睛里有怒气。

    按照八族圣地的剧本,苏越应该很憎恨沸血族。

    “这……”

    黑剔皱着眉,他恨不得一掌劈死苏越。

    但苏越来自八族圣地的事情,已经传言的沸沸扬扬,他这么憎恨沸血族,又情有可原。

    没办法,在八族圣地,八族之间还是特别仇恨。

    至于对自己不客气,也没办法,这家伙对城主都不客气。

    “红锅少主,我听说您有一件可以释放火焰的妖器,可以……可以卖给我吗?”

    还不等黑剔再开口,沸血族那个火非凡一步上前,满脸真诚的说道。

    “废话,当然不可以!”

    苏越毫不客气。

    “少主,沸血族的神长老费宵,是火非凡的外公。

    “他们之所以来找少主,也是墨铠神长老授意,你哪怕不愿意,也听听他们的出价。

    “现在五族已经联手,直接拒绝,是不给沸血族神长老面子,以大局为重。”

    黑剔上前劝阻道。

    “少主息怒,虽然咱们八族有矛盾,但这些矛盾可以调和,咱们最大的敌人,是神州武者。

    “我儿子真的特别需要火焰妖器,我们这次带了十足的诚意。”

    沸血族的七品也上前说道。

    能看得出来,他在压抑这内心的怒气。

    “神长老的面子?

    “说,你们带来了什么诚意?”

    苏越冷着脸问道。

    其实苏越真的很有兴趣。

    这铁棍的作用,是恐吓妖兽,但苏越现在学会了妖惑,而且还有焰神典同样可以释放火焰,这铁棍已经不是刚需。

    他回去神州,甚至还得想办法毁了,千万不能出卖自己是红锅的秘密。

    现在有人来接盘,还能弄点好处,再好不过。

    假如在战场相遇,苏越还可以轻松捏碎铁棍,一举两得。

    “少主是神长老的亲传,以您的身份和地位,想必也不在乎什么普通的丹药,那些东西没什么意义。”

    火非凡走上前,有些激动的说道。

    闻言,苏越心里一顿骂:放你娘的屁,老子很在乎,老子最在乎丹药,不给丹药,免谈。

    但他表面还是平静的状态。

    “听外公说,您是墨铠神长老的得意弟子,对战法的感悟度极高。

    “我这里,有一部从烈颠国抢来的战法,少主可以研究一下。

    “我知道,你们阳向族可以研究人族战法,可惜,我沸血族没有研究成功。

    “您应该知道,烈颠国也是地球五大核心强国第一,虽然国力不如神州,但也很强大。这可是烈颠国的顶级战法,据说接近绝世战法。

    “不瞒您说,这战法是外公的挚友,杀了一个八品烈颠国强者才得来,很珍贵。”

    说话间,火非凡竟然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法典。

    对。

    就是西方国家那种特别厚重的典籍,出奇的是,这典籍在湿境竟然都没有腐烂,而且还闪烁着淡金色的光泽。

    而且苏越一眼能看出来,这法典的本源,并不是看字,而是和木鹦鹉一样,要靠感悟力去感悟。

    烈颠国的宝物?

    苏越心脏一跳,说实话,他真的心动了。

    地球五大国,国与国之间的战法交流并不多,毕竟各国官府要有所保留。

    “没兴趣!”

    然而,苏越淡淡的摇摇头,直接转身。

    得来一波欲擒故纵。

    哪怕再喜欢,也得装一比,否则没逼格。

    “哼,我以为墨铠神长老的亲传弟子有多么出众,原来都不敢赌一下吗?

    “您是不是怕理解不了战法,会丢人现眼呢?”

    果然。

    熟悉的套路。

    对方竟然对苏越施展出了激将法。

    闻言,苏越身躯停下,随后他猛地转身,同时瞳孔一冷,附近的空气都有些寒意。

    劳资配合你的演出,行了吧。

    真特么累。

    “这样吧,火焰棍,算我火非凡借你的。

    “而我还会把烈颠国战法给你,如果你能领悟,火焰棍就给我。

    “您如果无法领悟,火焰棍我用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期归还给你。

    “以神州老亲传的胆量,不敢赌一赌吗?”

    火非凡继续道。

    他将‘敢’字,说的特别重,激将法也是炉火纯青。

    果然,附近一些看热闹的阳向族也聚集过来,愤怒的看着沸血族,竟敢小看我们阳向族,该死。

    “少主,答应他吧,反正只是借一段时间,否则神州老会没面子。”

    黑剔也上前说道。

    “借给你可以,我要知道你用来干什么?”

    苏越冷冷转头,漠然的看了眼黑剔。

    闻言,火非凡瞳孔一亮……这家伙,果然被自己激怒了。

    可笑的阳向族。

    ……

    求月票,求推荐票……月票好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