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家小娘子〕〔全球示爱慕太太〕〔我老公超暖哒〕〔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拐个野人来种田〕〔重生之先声夺人〕〔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你的小迷妹上〕〔都市灵剑仙〕〔姜小姐今天也不乖〕〔农门闲女之家里有〕〔影帝不肯承认心动〕〔七等分的未来〕〔捡到一个太子妃〕〔大神家那位又在闹〕〔帝临鸿蒙〕〔我和死对头恋爱了〕〔恋爱吗竹马先生〕〔商梯〕〔快穿女配男神快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81章 苏青封曾经的烦恼
    苏越在来的路上,已经恢复成了人族的状态。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一被老爸一刀砍了,都不知道去哪喊冤,毕竟系统的伪装,连九品都认不出来。

    苏越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一步一步朝着厄鸦丛林内部走去。

    同时,孜然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肚子都饿了。

    “什么人?咦……人族?”

    苏越已经感觉到了火焰的温度,但他还没有走到附近。

    突然,里面丛林里传出了一道声音。

    “孜然的香味?”

    苏越回复道。

    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

    是老爸的声音。

    没错。

    就是老爸。

    该死,沙子进眼睛里了。

    不对。

    湿境哪来的沙子。

    眼睛,你已经成年了,争气点,别掉眼泪。

    “行家呀,尝尝我自创的拔丝烧鸡。”

    苏青封面前有个很大的木盆。

    里面是配好的烧烤料。

    他也听出来了,是苏越的声音。

    苏青封心脏狂跳。

    这孜然怎么跑自己眼睛里了,烟熏的。

    “你这孜然,咸到掉牙了。”

    苏越手掌颤抖,连忙朝着声音的源头跑去。

    虽然这个老爸不省心,但真特么激动啊。

    “是你牙齿不好吧,小伙。”

    苏青封扔下拌料的棍子,转头看向远处。

    是儿子。

    对于苏越的到来,苏青封很惊喜,但其实又没那么大的意外。

    之前见到潜鹰战斗营,苏青封知道苏越也在附近。

    但可惜,他找了一圈,根本没找到苏越的踪迹,而茂妖城那边九品神长老太多,苏青封也没办法过去。

    现在苏越找来自己,也很正常。

    “鹅子,真的是你吗?我的鹅子。”

    苏青封一个闪烁,就到了苏越面前。

    他捏着苏越的脸,又敲了敲苏越的脑袋,就像老大爷在瓜摊买西瓜一样,先试试熟不熟。

    “老爸,您最近在看什么电视剧,怎么口音都变了。”

    苏越被敲的脑壳疼。

    “呃,不好意思,入戏有点深。

    “儿子,这么多年没见,你过的好吗?”

    苏青封又连忙问道。

    “爸,您是不是失忆了,前段时间刚刚在湿境见过,什么记性啊。”

    苏越叹了口气。

    “也对,我都差点忘了。”

    苏青封一挠头。

    最近这记性有点差,人到中年,果然问题多多。

    “爸,您怎么老爱在湿境乱跑,这里是妖兽丛林啊,多危险。”

    随后,苏越一屁股之下,一副责备的表情。

    附近的土壤已经被烤干,坐下还挺舒服。

    “这个……”

    苏青封一时间有些哑然。

    咋又被儿子抢先一步质问,明明该我问你才对吧。

    你一个三品,竟敢跑到妖兽丛林深处,你还好意思责备我?

    “我来吃个鸡!

    “儿子,你跑到丛林深处,才是真正的危险,以后别乱跑。”

    苏青封捏着苏越的脑袋,就像是捏着陀螺一样原地转圈,这是他从小的习惯。

    小时后,转苏越30多圈,他就会失去平衡,一屁股墩在地上,憨态可掬。

    “吃鸡?”

    苏越瞠目结舌。

    你从深楚城,横跨湿境,就是为了来吃鸡?

    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闲。

    “儿子,你是不知道,这厄鸦丛林里的鸡,虽然看上去不顺眼,但肉质很鲜嫩的。

    “用大叶子包裹起来,烤成叫花鸡,味道一绝。”

    苏青封停止转圈。

    唉,可惜了,现在苏越都不晕。

    随后,他领着苏越,来到一只已经被剥皮处理干净的大鸡面前。

    不对,这应该是大乌鸦。

    而且还是宗师级的乌鸦,不过这乌鸦很肥。

    “老爸,我就没听说过吃乌鸦的。”

    苏越皱着眉,有些恶心。、

    “谁告你这是乌鸦,这是厄鸦的一种食物,湿境肥鸡!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只宗师级的湿境肥鸡,儿子你有口福。

    “快来帮忙!”

    苏青封一脚把巨大的调料盆踢过来。

    “来,和我一起烤鸡,先把调料涂抹均匀,给鸡按摩一下,让其入味。

    “看看这只鸡,多漂亮,它可能得了风湿,所以烤了吧。”

    苏青封指挥着苏越。

    “唉……”

    苏越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操心碎我的心。

    在湿境,竟然吃烤鸡。

    还是叫花鸡。

    谁见过两人高的叫花鸡,关键老爸已经处理好了泥巴,准备好了大树叶。

    别说,这大树叶还真有一股特殊的香味。

    经过苏青封的解释,苏越也知道了这肥鸡的来历。

    肥鸡也生活在厄鸦丛林,但却没有任何战斗力,偏偏它们吸收灵气的速度快,所以很快就可以到五品,甚至宗师。

    所以,肥鸡就成了厄鸦的食物。

    甚至附近其他的妖兽,也来抢肥鸡吃。

    这肥鸡绝对是湿境为数不多的美味。

    “其实我来这边,也不仅仅是吃鸡。

    “你干爹的魏远军团要开战,阳向族那个叫墨铠的阴货,花大价钱找来一个九品助阵,而神州抽调不出人手,所以让我来帮着压阵。

    “顺路,我来吃个鸡!”

    父子俩用树叶将大鸡包起来,随后裹上泥巴,准备烤鸡。

    “爸,您不是七品嘛,您怎么能对抗九品。”

    闻言,苏越一惊。

    干爹这是要害死老爸啊。

    “我可以突破啊,现在是八品,还得感谢你的月冥幽典。

    “而且我就是来压阵,牵制一下,问题不大,反正在深楚城也无趣。”

    苏青封笑了笑。

    “烤着吧,这肥鸡的肉很容易熟,一个多小时就够。

    “等吃完鸡,我带你回江武。

    “你小子还算争气,能把牧京梁的闺女骗到手,还可以……啥时候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苏青封狠狠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我才大一,着什么急。”

    苏越黑着脸。

    “老爸,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您说。

    “这次战争很危险,茂妖城很可能要先占领江元国,然后从江元国边境,杀到神州雷祭市,他们要阻止神州处斩31个异族宗师。”

    苏越继续说道: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伏击了一个很有权势的异族。这家伙好像是茂妖城神长老的亲传弟子,我从他身上,扒下来很多秘密。”

    不等苏青封开口,苏越喋喋不休。

    之后,苏越详细讲述了霜藤甲的问题,还有罗箭兽军团。

    他连潜鹰战斗营的事情,也告诉了苏青封。

    除了红锅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和盘托出,没必要隐瞒老爸。

    “儿子,这事情不是开玩笑,你确定吗!”

    苏青封的脸,罕见的凝固下来。

    “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嘛!

    “这是复活霜藤虫的战法精要,我做不到,得宗师才行。

    “这是霜藤虫解药的配方!

    “我没有给潜鹰战斗营,原本还计划委托人转交给深楚城,正好您也在湿境,省的我跑一趟。”

    苏越从背包里拿出辈树皮。

    上面是自己写好的内容,一个宗师,很容易就能看懂。

    “这……”

    拿到辈树皮,苏青封都皱着眉。

    他心里确实也震撼。

    “儿子,这字……你写的?”

    苏青封又问道。

    “对,那异族口述了战法精要,我总结在辈树皮上。”

    苏越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

    苏青封盯着儿子。

    你要说你是个宗师,我也就认了。

    可一个三品武者,对战法能领悟到这种程度?

    “我在江武研究过一段时间战法,我老师是科研院战法科的严东颜,另外江元国的薛屏海也指导过我。”

    苏越解释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

    苏青封点点头。

    如果是严东颜的学生,还能解释的通。

    但不得不承认,儿子长大了。

    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我看看这复活术,先学会再说。”

    苏青封点点头。

    “对了老爸,还有个事咨询一下。

    “我在那个阳向族身上,还抢来了一部烈颠国的兽蛊术。

    “我需要祭炼宗师级妖兽的血,然后才能给小妖下蛊。

    “您知道什么妖兽,可以在地球生存吗?”

    苏越突然又问道。

    “兽蛊术?这玩意根本没什么用啊,你操控的妖兽,超不过五品,操控的时候还不能分心。”

    苏青封一愣。

    “您知道兽蛊术?”

    苏越瞳孔一亮。

    “年轻的时候,和烈颠国武者切磋过,有个西装革履的召唤师,被的打的哭爹喊娘,还嫌我不绅士。

    “我这辈子,最讨厌穿西装戴礼帽喷香水,大晴天还拿着伞的武者。”

    苏青封道。

    “为什么讨厌?”

    苏越问。

    “因为他比我帅那么一点点,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

    苏青封摇摇头,脸色不是很好。

    想起来那个牲口,苏青封就浑身鸡皮疙瘩。

    烈颠国的武者,很多是基佬。

    那畜生大庭广众下朝着苏青封表白,甚至苏青封入狱,他还写信,很肉麻的表发关心。

    提起来,都是不堪回首。

    “老爸,我该用什么妖兽血祭呢?”

    苏越连忙又问道。

    “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这战法你就当玩具就可以。

    “不管任何妖兽,都发挥不了什么大作用。你现在三品,哪怕就是压过气环,也最多能召唤一两个三品妖兽,你留着能干什么?

    “不过说起来,这厄鸦好像就不错。

    “在神州的妖兽动物园里,厄鸦也能适应地球环境。”

    苏青封突然说道。

    “厄鸦?

    “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吗?”

    苏越又问道。

    他心脏开始跳动,这战法千万别太废材啊。

    “当然有。

    “你可以操控厄鸦,去动物园给游客合影,蛮赚钱的。

    “还可以租给剧组,电影里那些大反派,肩膀上都站着一只乌鸦。

    “对了,马戏团也会租厄鸦,这畜生凶性大,除了兽蛊术,没有人可以操控。

    “儿子,恭喜你,找到了快速发财致富之道。”

    苏青封分析道。

    “爸,能不能正经点,我要能战斗的妖兽。”

    苏越气的差点晕过去。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那就找个毛妖兔。”

    苏青封又道。

    “这妖兽厉害吗?”

    苏越隐约感觉还不如厄鸦。

    “厉害啊,长相很萌,特别适合撩妹。

    “操控着几只毛妖兔,你在湿境一定有女武者保护,你会很安全。”

    苏青封点点头。

    “老爸,没有其他选择了吗?有没有什么凶猛点的妖兽,血盆大口的那种。”

    苏越简直要发疯。

    “没有。

    “体型越大的妖兽,在地球越是没有生存空间。

    “你只能召唤一些小兔、小鸟、小老鼠什么的,烈颠国研究了多少年,如果能召唤大型妖兽,你以为烈颠国不愿意?”

    苏青封拍了拍儿子肩膀,算是安慰。

    “那我还是选厄鸦吧,起码乌鸦看上去不娘!”

    苏越叹了口气。

    果然被沸血族给阴了,聪明了一辈子,临走被阴了一把。

    唰!

    突然,苏青封不见了。

    苏越站起身来,满脸惊愕。

    好快的速度。

    唰!

    五分钟后,一个黑影闪烁。

    苏青封回来了。

    轰隆隆!

    与此同时,在他身后,一只半人高的漆黑乌鸦,在地上蹬腿,眼看着活不了了。

    “七品的厄鸦,正好你血祭。”

    苏青封长吁一口气。

    还好,肥鸡没糊。

    “爸,你的刀?”

    这时候,苏越才注意到苏青封的妖刀。

    没错。

    妖刀是自己送的那柄。

    而在妖刀的刀柄上,却连接着一根锁链。

    这是什么造型!

    “这是一部战法,叫天外飞刀,是绝世战法,我没法传授。

    “如果你喜欢,一会我以卓越战法的形式,在你体内打个烙印,虽然是阉割版,但杀伤力也还可以。”

    苏青封笑了笑。

    儿子给的妖刀,确实是厉害。

    关键时时刻刻能感觉到儿子的温度,当爹的很欣慰。

    “好!”

    苏越连忙点点头。

    一刀扔出去,锁链还能将刀拽回来,和大蛇一样灵巧,看着都厉害。

    烤鸡熟了。

    苏越也正面见识到了苏青封的锁链刀。

    老爸要给鸡剔骨,顺便切块,这样吃起来方便。

    真的很强。

    苏青封操控着锁链,妖刀随风摇摆,空中只能看到纵横交织的刀气,简直和成精了一样。

    如果没有那根锁链,苏越甚至能联想到隔空御剑。

    “苏丁解鸡,简直完美。”

    地面提前准备好了树叶,一块块大鸡肉落在叶子上,散发着奇香。

    父子二人大快朵颐。

    ……

    “儿子,我估计三个小时后,茂妖城会进攻江元国,到时候咱们得去帮你干爹。

    “你有三个小时,去祭炼蛊血。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如果失败也没事,下次老爸再给你找妖王,不过就是个玩具战法而已。”

    吃喝结束,苏越得赶紧祭炼蛊血。

    “嗯,我知道!”

    苏越点点头。

    随后,他走到厄鸦面前,开始运转蛊虫术。

    噗!

    噗!

    噗!

    顿时间,一道道粘稠的鲜血,从厄鸦体内被抽出来。

    这时候,苏越的面前,空气扭动,最终出现了一本书的模样,而厄鸦的鲜血,直接被抽到书籍内部。

    原本透明的召唤之书,开始呈现血红色。

    召唤之书里,是一个用气血炼制的小空间,里面可以塞妖兽。

    类似于小说里的储物空间,但又有很多的限制。

    第一,只能装召唤的凶妖,而且凶妖不可以超过武者品阶,不可以超过最大的气血承受极限。

    苏越的极限,就是装三只三品厄鸦,如果是其他普通武者,最多一只。

    第二,妖兽被封印在召唤之书里,并不是沉睡,反而还得呼吸,所以对生存环境有要求。

    比如一些大型的妖兽,就没办法回地球。

    他们体型庞大,对湿气的要求很多,地球太干燥,它们会死的很快,反而体型小的妖兽,没有太大限制。

    所以,苏越只能召唤这些小兔子、小鸟。

    总得说起来,这是一部很玄妙,但又特别废的诡异战法。

    “儿子真的长大了。”

    苏越盘膝闭目,正在凝神静气的修炼战法。

    苏青封看着儿子,一动不动看了很久。

    长大了。

    他也很欣慰。

    “我也别浪费时间,先看看这复活霜藤虫的方法。”

    苏青封打开辈树皮。

    顿时间,父子二人都进入了感悟状态。

    一大一小,两道气环,在寂静的妖兽丛林闪烁着光泽。

    这是父子局。

    ……

    一个小时后。

    苏青封缓缓睁开眼睛。

    虽然复活霜藤虫的方法很复杂,甚至还涉及到了繁复的妖语,但以苏青封的水平,一个小时足够领悟。

    “也不知道苏越三个小时够不够。”

    在苏青封眼中,苏越气环缭绕,还在感悟着兽蛊术。

    在他面前,血书的颜色已经很深邃,但苏青封也不知道具体进度。

    嗡!

    然而,也就十几秒之后,苏越猛地睁开眼睛。

    “爸……我成功了。”

    苏越长吁一口气。

    他打了个响指,那血书就直接消失。

    啪!

    苏越又打了个响指,血书又重新浮现在自己面前。

    很玄妙。

    在苏越的感知中,血书就是个黑洞的洞口,里面似乎有个小世界。

    但小世界充斥着宗师级厄鸦的气息,任何东西也放不进去。

    很可惜,只能存放厄鸦。

    “嗯,速度马马虎虎吧。”

    苏青封捏了捏手指,口是心非的说道。

    他心里是真的震撼。

    这也太快了。

    简直比自己想象中快了三分之二,幸亏自己先一步领悟了复活战法,否则还得被儿子嘲笑。

    这事闹的,差点就尴尬了。

    “虽然希望儿子能超过我,但心里有些酸溜溜!”

    苏青封暗中叹了口气。

    “儿子,我给你抓几个厄鸦去,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话落,苏青封觉得自己背影都有些蹒跚。

    儿子长大了,我是不是就老了。

    不想老啊。

    “爸,能抓一品的厄鸦吗?”

    苏越连忙问道。

    三品厄鸦自己能封印三只,二品的三十只。

    如果是一品,由于气血波动弱,苏越差不多能封印300只左右。

    “你要一品的厄鸦干什么?”

    苏青封一愣。

    在湿境,一品厄鸦比三品的都难抓,没办法,太强的妖兽不多,但太弱的同样也很少,因为不赶紧突破的都死了。

    “数量多嘛。

    “万一租给马戏团,我酬金多点,对我来说,三品和一品道理一样!”

    苏越有气无力。

    其实他也是随口一说。

    横竖都是没用,还不如数量多点。

    “嗯,老爸给你抓!”

    身躯一个闪烁,苏青封又一次消失。

    抓一品厄鸦,真难啊。

    但为了儿子,再难也得抓。

    而苏越不知道抓一品的更难,反正有老爸宠着,他安逸的坐下,打开系统。

    在湿境,能有这种安全感,也真是难得。

    ……

    可用酬勤值:71256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3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786卡

    ……

    酬勤值直线下降,不知不觉下降到了七万。

    苏越疼的揪心。

    但实在没办法,来找老爸的路上,时不时遭遇一个可怕的凶妖,苏越只能用隐身术来躲避。

    这样一来,代价就是酬勤值的疯降。

    而且在阳向族的状态下,每分钟都要消耗酬勤值,虽然修炼的过程中也有涨幅,但涨幅终究是没追的上消耗。

    最终,就只剩下了七万多。

    而且苏越在切换人族状态的时候,还用系统增加了10卡气血。

    当然,这次湿境之旅不亏。

    不知不觉,气血值已经逼近1卡。

    距离四品更近。

    他背包里还有不少阳向族丹药,等回归西武,就可以再去沧源第六营的悬崖下闭关。

    几个月时间,自己应该可以突破到四品。

    果然,风险大的地方,受益也就越大。

    ……

    整整过去了半个小时,苏青封才回来,他用气血汇聚成了一道旋涡,旋涡里是惊恐扑腾的厄鸦。

    抓一品厄鸦,真的特别费劲。

    “老爸,谢谢您啊。”

    苏越趁热打铁,走到厄鸦身旁,他心念一动,血书直接从虚空中漂浮出来。

    随着苏越不断运转气旋,血书附近的空气逐渐扭曲。

    随后,那群厄鸦就如跳水的鸭子一样,一只只跳到了血书旋涡内部。

    那是另一个虚空,但只能存放厄鸦。

    果然,一品厄鸦的气血波动特别弱。

    苏青封拿回来280多只厄鸦,苏越觉得自己还能装十几只,不过也够了,毕竟神州的妖兽动物园也有厄鸦,武者可以花钱购买。

    苏青封也纯粹是父爱,为了儿子开心才去抓。

    其实这厄鸦长的不丑。

    浑身羽毛漆黑,目光冷峻,俯冲的时候,给人一种匕首刺穿空气的感觉。

    嗡!

    苏越心念一动,血书浮现,随后一直厄鸦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扑棱棱!

    厄鸦很听话的站在苏越肩膀上,一动不动,犹如一个侍卫。

    “老爸,酷不酷?

    “我像不像个反派?”

    苏越摸着厄鸦的脑袋,憨厚的一笑。

    “你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苏青封叹了口气。

    这一点,不像自己,自己永远都酷酷的。

    “老爸,这厄鸦丛林,怎么这么冷清呢?”

    苏越又皱着眉问道。

    难道是因为老爸到来,厄鸦全跑了?

    按道理,妖兽丛林里的厄鸦,不该这么稀少才对,特别是宗师级别的厄鸦,更加稀少。

    “其实我也奇怪,以往我来厄鸦丛林,六品的厄鸦很多,这次一只都没有见到,可能是被天敌吃了吧。”

    苏青封想了想说道。

    “你赶紧坐下,我正好把天外飞刀的阉割版传授给你!

    “一会咱们还得去找罗箭兽王,江元国战场,快开战了。”

    苏青封解释了一句。

    厄鸦这种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苏青封还得去找罗箭兽王的下落,该死的墨铠,小把戏倒是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

    竟然敢用罗箭兽王,去威胁五品罗箭兽,用来对抗燃烧雷达。

    够阴险。

    “老爸,来吧!”

    苏越盘膝坐下,已经做好了烙印的准备。

    有了这天外飞刀,素质刀也就该淘汰了,通用战法已经有些不适合自己的敌人。

    当然,通用战法也不能说完全没用。

    “会很疼,儿子你忍着点。”

    苏青封深吸一口气道。

    “老爸,来吧,别客气!”

    苏越平静的笑了笑。

    论对疼痛的忍耐,我苏越就没有服过谁。

    嗡!

    苏青封手掌里弥漫着气血的热气,随后一掌拍在苏越后背。

    嘎嘣!

    苏越手掌狠狠一捏,骨骼爆响。

    “很疼吗?”

    苏青封连忙说道。

    “继续。”

    然而,苏越很平静的点点头。

    不可以分心。

    传授卓越战法,最好是可以行云流水,一次结束。

    ……

    半个小时后,苏越和苏青封来到一座大峡谷。

    方圆十里地,草木不生。

    “这里被墨铠用妖术诅咒过,妖兽如果来这里,会痛不欲生。

    “确实是封印大妖的好地方。”

    苏青封一声感慨。

    一路上苏越心惊肉跳,沿途有好多宗师级的妖兽。

    如果不是老爸,自己早死了。

    回想起自己之前想单独来找罗箭兽王,苏越就觉得荒谬。

    如果不是老爸,自己连这峡谷都无法靠近,光是那气血诅咒都能压死你。

    果然,九品都不简单。

    二人又前行了几十米距离……轰隆隆……苏青封将锁链甩出去,妖刀直接划出十丈之高的恐怖匹练。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漆黑的大地被一分为二。

    在地面深处,竟然有数不清的锁链。

    锁链下面,是一只浑身伤口的巨大妖兽。

    “罗箭兽王,要找墨铠报仇吗?”

    苏青封上前,冷漠的问道。

    他和苏越的方式不一样,苏越是模拟妖语,而苏青封直接用气血传递言语。

    吼!

    哗啦啦!

    哗啦啦!

    锁链疯狂摆动,罗箭兽王瞳孔里都在蔓延着仇恨。

    ……

    求月票,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