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父是神仙〕〔修神外传仙界篇〕〔跃出寒门〕〔承微妙笔〕〔重生之长姐持家〕〔我是最强战神〕〔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空间农女种田忙〕〔夏虫何以语冰〕〔吻安,挠心小娇妻〕〔超越次元的事务所〕〔超级女婿〕〔枯骨大帝〕〔自完美世界开始〕〔强宠,娇妻给我生〕〔亡灵都城〕〔天网建筑师〕〔恶魔贤者〕〔我的老婆是女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3章 失踪的苏越
    江武的一栋教学楼,如今已经被魏远军团征用。

    王路峰他们由于是学生的身份,所以可以在江武内部闲逛,再加上还有房晶淼公主的特权,他们只要不出江武校门,行动不受限制。

    但这次这群人的身旁,跟随着一个魏远军团的六品少将。

    成宇辉!

    五品境的包大昌,已经不足以担任保护他们的作用。

    此时,包大昌已经抵达魏远军团,作为常规备战军团的一员。

    “眼看着大战就要开始,苏越到底哪去了?他真的不准备回来?”

    王路峰他们忧心忡忡。

    说实话,他们对这场战争,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担忧,当然也不可能有什么作用,毕竟太弱了。

    魏远军团,边韩军团,还有江元国的护国师团,甚至还有那低阶无敌的燃烧雷达,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输的可能。

    他们唯一担忧的人,就是苏越。

    为什么还不回来。

    “他的命纸还正常。”

    田宏伟皱着眉道。

    他刚刚才联系过包大昌,苏越的命纸很正常。

    “这就奇怪了,这小子在湿境安家了?

    “湿境的入口都堵了,他还能回来吗?

    “会不会被女阳向族抓走,当了压寨女婿。”

    王路峰井井有条的分析道。

    “路峰兄,你天天这么黑苏越,他还能和你当朋友,真的不容易。

    “难怪苏兄比咱们都强,就这份胸襟,我杜惊书达不到。”

    杜惊书摇摇头。

    “唉,说起来也是憋气。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天天喷他,他也天天损我。

    “可现在,我只敢背着他说坏话,当面说都有些怂,都是实力惹的祸。”

    王路峰还有些懊恼。

    “我觉得以苏越的能力,应该在湿境比较安全,祈祷他能平安归来吧,我也很担心。”

    弓菱背着首席玄弓,远远凝视着江武大门口。

    曾经热闹繁华的大街,现在是一片空荡荡,除了几个塑料袋在天上飞,其他什么都没有。

    在街道尽头,就是江元国镇守的其中一个湿鬼塔。

    如果没有意外,一个小时左右,湿鬼塔里,会有数不清的异族出现。

    五族联军。

    江元国真的可以挡得住吗?

    弓菱远远眺望着湿鬼塔上空的天,乌云盖日,阴沉沉,她总感觉很难受。

    本能的直觉告诉弓菱,这次的江元国战争,不可能简单。

    可苏越,又到底在哪呢?

    “廖平,我心里总有些不详的预感,万一我有什么事情,你余生好好照顾自己,找个漂亮的女孩,让她替我来照顾你。”

    房晶淼和廖平并肩走在最后方。

    廖平可能已经习惯了神州武者的强势,所以心里没有什么波动。

    但房晶淼不同。

    她从小经历着战争,也对战争的凶险,有一种特俗的感知力。

    房晶淼有预感。

    这次,江元国可能会很危险。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

    “江元国来了这么多宗师助阵,还有好几个九品大将,怎么可能输。

    “再说,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这具躯壳留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廖平深情的看着房晶淼。

    “不,万一我有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忘了我。”

    房晶淼很固执。

    廖平笑了笑不说话,这时候,有一辆来自神州教育部的小巴车,缓缓驶入江武,而且好巧不巧,正好停在了这群人旁边。

    “江元国的气候比较温暖,这里适合谈情说爱。”

    白小龙率先从车上下来。

    “呀,白师哥。”

    杜惊书一声惊呼,就像被踢了一脚的狗一样。

    他连忙冲过去。

    “白师哥,你怎么来了?”

    杜惊书连忙问道。

    “孟师哥,你也来了?”

    突然,王路峰也一声惊呼。

    紧跟着白小龙,孟羊平静着走下车。

    “冯学姐,你也来了?”

    东武上帝,冯佳佳,她也背着大葫芦,从车上下来。

    一时间,王路峰还有些激动。

    这可是他乡遇故知啊。

    虽然来江武还不到一个月,但发生的事情不少,再加上异国他乡,他们总感觉过去了很久。

    “杨师哥,果然你也来了,许白雁师姐呢?”

    紧接着,廖平也激动的上前问道。

    最后,东武牧橙,和南武的学生会会长,也从小巴车上下来。

    一群人围着他们,叽叽喳喳,特别热情。

    在学校里,其实大家也没有那么熟。

    但在国外,彼此间的关系,突然就亲近了很多。

    “神州要替先烈复仇,四大武院的学生会会长,得来参加这场攻坚战,毕竟我们代表了神州年青一代。”

    牧橙向大家解释了一句。

    牧橙、冯佳佳、杨乐之还有南武的会长,是教育部钦点的参战人员。

    至于白小龙和孟羊这两个异类,他们原本可以不来,但二人专门要来见世面。

    “那个……我想问一句,战国军校没有人来吗?”

    弓菱翘首以盼。

    可惜,小巴车都开走了,也没有战国军校的师哥师姐下车,她有些沮丧。

    “战国军校要镇压湿鬼塔,你们不属于教育部管辖,所以我也不清楚,可能没空过来吧!”

    牧橙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明白了!”

    弓菱失落的点点头。

    同时,她暗中观察了牧橙一眼。

    好漂亮啊。

    不愧是苏越的女朋友。

    而且牧橙还是大将军的女儿,家世显赫,和苏越也是郎才女貌。

    唉。

    好自卑啊。

    “哇,你是不是那个二品的弓箭手,怎么都突破三品了,好厉害!”

    这时候,冯佳佳上前,抓着弓菱的手,连忙夸赞了一句。

    她是召唤系,其实最怕远程打击。

    百校对战的时候,冯佳佳特意注意过弓菱,没想到对方突破的这么快。

    “一点小运气。”

    弓菱羞涩的笑了笑。

    “你许白雁师姐请假了,说是去内阁进修,也不知道以后多厉害,我都有点自卑。”

    看着廖平询问的小眼神,杨乐之解释了一句。

    在北武,由于苏越的关系,许白雁对廖平和廖吉,颇有照顾。

    不对!

    廖平这这小子,混的风生水起啊,这都谈女朋友了,比自己这个北武会长强。

    唉。

    真特么惭愧。

    “苏越呢?那小子真跑湿境了?”

    白小龙扫视了一圈,随后皱着眉问道。

    “唉,都跑好久了,一直没有回来。”

    杜惊书长长叹了口气。

    “靠!

    “我当初就该死皮赖脸跟着来江元国,留在神州简直是浪费时间!”

    白小龙暗骂一声。

    如果能跟着苏越去湿境浪,现在他可能都要准备冲击宗师了。

    机会啊,可惜错过了。

    以后得当苏越的牛皮糖。

    如果没有意外,这小子从湿境回来,还不知道弄多少好东西。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元国的公主房晶淼。”

    廖平连忙给一群人介绍道。

    “廖平,你小子这是要当驸马?”

    杨乐之阴阳怪气的笑了笑。

    顿时间,廖平和房晶淼羞成大红脸。

    “王路峰,你就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

    孟羊一声感慨。

    东武的新生,下手有点慢啊。

    “公主,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都是神州四大武院的学生会会长。

    廖平连忙给房晶淼介绍了一圈。

    “这位是牧橙会长,是苏越的女朋友,哦对……是你们江元国未来的王妃。”

    廖平特意介绍了一句牧橙。

    “哇,苏越的女朋友,果然好漂亮。”

    房晶淼连忙打招呼。

    同时,她也惊愕于神州武大的强大。

    特别是白小龙和孟羊,那俩个五品,竟然还没有毕业,而且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很重,一看就是经常下湿境的很角色。

    “额,幸会!”

    牧橙一脸呆滞。

    我当苏越的女朋友,我就认了,你们说啥就算啥吧,虽然他也没有表白过,算我倒贴。

    可我怎么突然就成王妃了?

    我是不是还得穿个锋利的高跟鞋,嘴唇上染着鲜血。

    我的初恋,为什么这么另类,为什么我的思维有点跟不上节奏。

    “哇,对了……牧橙,你在江元国,那可是妥妥的王妃,惹不起,惹不起。”

    白小龙一拍脑袋。

    差点忘了。

    苏越这小子,还有个江元国王爵的封号。

    牧橙转头看着白小龙。

    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随后,廖平给牧橙解释了几句,牧橙才明白来龙去脉。

    弄了半天,苏越还是个王爵。

    可恨,都没有告诉自己。

    “一会开战以后,你们不可以向前冲,虽然名义上是来江元国参战,但更重要是一次体验。

    “如果出现了极端情况,我会强制把你们送回神州。

    “到时候,希望大家能配合。”

    众人聊的熟络,这时候陈宇辉站出来说道。

    他亚历山大。

    原本守护着五个人的安全,谁知道又来了六个。

    “明白!”

    牧橙他们点点头。

    出门在外,教育部严厉说过,要遵守位军部的一切安排。

    当然,白小龙和孟羊是例外。

    “皇兄,你怎么来了?”

    就在这时候,房晶淼一声惊呼。

    她看着道路尽头。

    这时候,一个器宇轩昂的青年走过来。

    房钰山,五品武者。

    两年之前,房钰山从江武毕业,一直驻扎在护国军团。

    “神州老朋友到来,我被派来接待。”

    房钰山走过来,随后锤了一拳白小龙。

    “皇兄,你认识?”

    房晶淼道。

    “当然认识,白小龙比我小三届,当年我作为交换生去西武学习,和他一个宿舍。

    “没想到,当年那个心心念念想烫头的小鬼,都已经五品了。”

    房钰山一声感慨。

    “好久不见!”

    白小龙狠狠拍了拍房钰山的肩膀。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

    回想起曾经坑房钰山丹药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这些腐朽的狗大户,还真有点想念。

    “孟羊,你果然打败了白小龙。”

    房钰山又拍了拍孟羊的肩膀。

    当年自己在西武学习,孟羊这小子就经常怨妇一样粘着白小龙。

    整个东武,房钰山只认识一个人,就是孟羊。

    可惜,那时候,败的总是孟羊,房钰山看着都憋气。

    “他以后就只能跪下说话了。”

    孟羊阴森森一笑。

    “诸位在江武过的还习惯吗?”

    房钰山又看着王路峰他们问道。

    “挺好。”

    王路峰他们点点头。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几辆风尘仆仆的越野车驶进江武,速度极快,在越野车内,人们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压迫。

    九品来了。

    白小龙他们面面相觑。

    与此同时,各个临时宿舍内,响起了尖锐的哨声,数不清的武者,从大楼里冲出来列队。

    而江武的常备军团,也已经冲到燃烧雷达下待命。

    他们随时准备好了牺牲。

    “要开战了,你们不是作战军团,我带大家先去安全区。”

    房钰山连忙说道。

    就这几分钟时间,整片天空的气氛,似乎都凝固了下来。

    ……

    会议室里。

    燕晨云到来。

    姚晨卿到来。

    庞连庆到来。

    加上早已经等待的柳一舟,四个九品,已经全部到位。

    “这次四臂族的肆奉天去都城,所以江元国国王要镇守都城,咱们四个九品迎战。”

    柳一舟面色凝重的说道。

    “明白!”

    其他人点点头。

    房冠鸣虽然站在会议室主位,但他一言不发,毕竟自己只是个八品。

    但不得不承认,神州实力是真的强。

    如果没有神州,江元国哪里能扛得住五族联军。

    顷刻间就废了。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玻璃开始哗哗作响,甚至地面都开始微微颤抖。

    异族来了!

    “诸位,迎战吧!”

    哗啦啦!

    柳一舟话音落下,会议室的落地玻璃全部碎裂。

    四个九品脚踏虚空,就这样虚空行走到江武大门前。

    果然!

    湿鬼塔的位置,已经是一片狼藉。

    异族直接摧毁了湿鬼塔,他们要从最原始的裂缝里走出来,而湿鬼塔会缩小裂缝的入口。

    刚才的巨响,就是湿鬼塔坍塌的声音。

    硕大的江武,已经有数不清的武者迎战,他们组成一个个战斗营,严阵以待。

    虽然人数众多,但整个江武悄无声息,压抑的可怕。

    众人视线中,大量的异族,如滚滚蝗虫一样,从裂缝中爬进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当然,神州的低阶武者,这次信心满满,没有太多惧怕。

    为了迎接这场战争,他们都穿戴上了最新的霜藤甲。

    有了这战甲,人族武者的实力,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霜藤甲做不到刀枪不入,但却可以抵消不少的攻击。

    神州丹药集团,甚至还来了一个八品的副总监,宁竹涛

    宁竹涛带来了大量的补给丹药。

    同时,由于军部一些人对霜藤甲的稳定性有质疑,宁竹涛也负责霜藤甲的技术顾问。

    霜藤甲这跨时代的产品,其实是科研院和丹药集团联合的结晶。

    宁竹涛就是负责研究的领导之一,他几乎全程参与了霜藤甲的研究。

    “柳一舟,你看到了吗?异族同样穿戴着霜藤甲,不就是件防具嘛,你还质疑什么?”

    宁竹涛在后勤处眺望着异族联军,随后嘴角冷笑道。

    神州靠着霜藤甲,能赚回来多少钱,你们这些只知道打仗的大老粗,根本什么都不懂。

    神州家大业大,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

    干什么事情,都畏首畏尾,那科研院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这场战争,也是对霜藤甲的测试,宁玉涛也要狠狠打一打那些键盘侠的脸。

    你们不懂霜藤甲,有什么资格质疑,有什么资格评论?

    特别是柳一舟。

    竟然还敢和自己吵架,这次自己一定要证明丹药集团是对的。

    ……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

    大地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异族彻底踏入地球,需要十几分钟时间,墨铠他们四个九品,护在裂缝前,防止地球武者耍花样。

    “柳一舟,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只要放了我八族的宗师,我可以饶了你这一次。”

    墨铠阴森森冷笑着。

    “墨铠,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把你也送到处刑台上!”

    柳一舟面无表情。

    轰隆隆!

    轰隆隆!

    异族大军还在进发,柳一舟观察了一下,和自己情报中的情况差不多。

    而异族也没有贸然进攻,他们井然有序的列阵,停留在江武大门前,双方间隔差不多两公里。

    燕晨云他们皱了皱眉。

    果然,湿境八族分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联合起来。

    在阳向族的支配下,联军可以发挥出十倍的力量。

    神州现在不怕湿境来进攻,就怕他们彼此放下成见,彻底联合起来。

    白小龙他们所处的安全区,就在后勤补给处,而且他们每人也被强制穿戴了霜藤甲。

    别说,还真是个好东西。

    霜藤这种材料,纤维很厚,但又特别轻便,是个不错的防具。

    “我活了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异族这么团结。”

    房钰山站在队伍最前往,脸色铁青。

    他是江元国的皇族,甚至是江武罕见的人才,未来也是江武的希望。

    可面对这样的大军,房钰山感觉到了深深的忧虑。

    “公主,你别怕,一切有我呢!”

    廖平看到房晶淼紧张,小声一道。

    “嗯!”

    房晶淼微微点点头。

    但房晶淼心里的忧愁,和房钰山一样。

    他们是江元国的人,神州武者不理解这种绝望。

    呼!

    呼!

    呼!

    也就在这时候,异族阵营,突然燃烧起一团熊熊火焰,方圆一公里的空气都在扭曲。

    这团火焰的气血波动并不强,只是个四品巅峰。

    但这火焰的恐怖效果,却引起了整个战场的关注,甚至九品武者都注视着下方。

    墨铠和费宵面带微笑。

    正式大战还没有开始,战前叫阵,也是一种打仗的传统。

    一对一,你死我活。

    这是鼓舞军心的一种方式。

    失败还好,起码死的勇武。

    可如果怯战不出,那甚至会影响整场战争的导向。

    如果是指名道姓的挑战,那更是无法拒绝。

    否则,你会背着懦夫的名声,被人嘲笑一辈子。

    湿境和地球征战了几百年,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一种默契。

    神州军方遵守着。

    湿境异族,也一直遵守着。

    “神州西武的苏越,滚出来受死!

    “当年你父亲卑鄙无耻,偷袭我母亲,父债子偿,今日我来取你狗命!

    “滚出来,受死!”

    那团火焰,缓缓移动到西武门前。

    空旷的两公里地带,这个实力近乎于五品的异族,单枪匹马走过来。

    同时,他略有些嘶哑的声音,不想回荡在两族战场的上空。

    “神州苏越,你无胆出来吗?”

    火非凡扛着从红锅那骗来的天神怒焰棍,气势恢宏的矗立在西武大门口。

    这一刻,他就是全场焦点。

    ……

    “西武苏越,滚出来,死!”

    “西武苏越,滚出来,死!”

    “西武苏越,滚出来,死!”

    ……

    异族并不懂多少神州语言,火非凡这几句,都是找阳向族学习,现学现卖。

    但几个字,异族大军还能明白。

    他们知道火非凡是要叫阵,便齐刷刷的吼道。

    呼呼呼!

    身后是联军排山倒海的呐喊,不远处是卑贱的人族武者。

    这一刻,火非凡身上燃烧的火焰,更加旺盛。

    这场战争的第一滴血,由我火非凡来斩出。

    魏军军团里,包大昌叹了口气。

    你挑战个屁。

    我们都不知道苏越在哪里。

    也幸亏魏远军团保密工作做的好,哪怕异族密探不少,也不知道苏越早已经去了湿境。

    苏越这段时间不在江武,包大昌早已经故意放出风声,说苏越正在闭关。

    但谁都没有想到,异族联军里,竟然会有人来阵前挑战苏越。

    这事闹的,有点尴尬了。

    天空之上。

    “墨铠,苏越是个三品,你让一个五品来挑战,不嫌丢人现眼吗?”

    柳一舟看着墨铠,嗤笑了一声。

    “当年苏越的父亲,偷袭我沸血族宗师,你们怎么不嫌丢人现眼。”

    费宵看了柳一舟一眼,满脸不屑。

    “苏越有权不接受挑战。”

    柳一舟眯着眼,瞳孔里绽放着冰冷的杀气。

    “那我沸血族勇士,叫一直叫阵。

    “江元国的战争,你们神州全国都能看得到,不是口口声声大国崛起吗?不敢应战?

    “你们神州人,还真是虚荣啊。”

    费宵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请便!”

    柳一舟咬牙切齿。

    这种事情,确实会让神州丢脸,但苏越绝对不能死。

    开玩笑。

    别说苏越已经失踪,他就是在江武,柳一舟也得拦着。

    “又是苏青封惹的货,如今连他儿子都要遭殃,还真是……一言难尽。”

    宁竹涛叹了口气。

    说起来,他都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苏青封。

    在很久以前,丹药集团的阶级很顽固,从上到下,都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很久没有科研成果,人人都在想着升官发财。

    后来因为苏青封杀到丹药集团总部大楼,杀了那么多人,才令丹药集团开始壮士断腕般的整顿。

    他宁竹涛,以前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研究人员。

    他不懂阿谀奉承,不懂站队拍马屁,所以一直游离在权力中心的边缘。

    可因为苏青封的原因,宁竹涛这批人也开始走向丹药集团高层。

    所以,宁竹涛这批人,应该感谢苏青封。

    其实在今天的丹药集团,大部分人并不憎恨苏青封。

    当然,这个人的名字,依旧是丹药集团的禁忌,毕竟,老一代权力中心的人物,目前依旧不少人在掌权。

    很复杂。

    “神州人苏越,如果不敢战,就站出来认输。”

    咚!

    火非凡咬牙切齿。

    他一声怒骂之后,狠狠将铁棍砸在地面。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裂缝从柏油马路蔓延出去,一直蔓延到江武大门口才停下。

    火非凡已经挑衅到了极致。

    ……

    湿境!

    “爸,还没好吗?战争是不是都开始了。”

    苏越焦急到发疯。

    苏青封好不容易把罗箭兽王救出来,可这家伙的体内,长出了很多肿瘤。

    这是来自墨铠的毒药。

    如果不切除肿瘤,罗箭兽王根本就动不了,简直和死了一样。

    就这样,苏青封手持妖刀,又在兼职外科医生。

    他得给罗箭兽王切肿瘤,还不能伤了罗箭兽王的内脏,否则有危险,况且一会战斗,这大家伙也是个战力。

    “罗箭兽,轰开个小裂缝,让我蛾子先回江武,我帮你锁定地点。”

    苏青封想了想,突然朝着罗箭兽说道。

    这场战争,是难得的大场面,苏青封也觉得,应该让儿子早点回去体验一下。

    而自己和罗箭兽太磨蹭,他们时间虽然来得及,但总归会耽误了苏越。

    吼!

    罗箭兽王一生怒吼,苏越目瞪口呆。

    他听懂了。

    罗箭兽王说了一声:我试试。

    自从他们父子将罗箭兽王救出来,这家伙感恩戴德,明显是被墨铠折磨的够呛。

    “老爸,罗箭兽王还能打开空间裂缝?”

    苏越讶异的问道。

    “只能你这种低阶武者通过,而且只能一个人通过,没什么大用,湿境很多妖兽能做到,罗箭兽做的比较优秀而已。

    “而且还得我锁定坐标,很麻烦的。”

    苏青封解释了一句。

    确实,妖兽体型庞大,体内也汇聚着海量气血之力。

    而且有些妖兽,对虚空有着特殊的亲和力,可以比人族和湿境八族更容易打通裂缝。

    但确实效果很差。

    别说宗师,苏越如果是五品,都无法降临回人族。

    “大千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

    苏越感慨。

    苏青封将坐标锁定在了江武,而罗箭兽王一声怒吼。

    果然,天空出现了一道漆黑的漩涡。

    “老爸,我会降落在哪个位置?具体点?”

    苏越连忙问道。

    千万别降落到女澡堂啊,要不王路峰又该羡慕自己了。

    “可能……是几百米的高空吧,你降落的时候,要善于用枯步,但你是个成熟的武者,应该摔不死!”

    苏青封一脚将苏越踢到裂缝里。

    对!

    和湿鬼塔的裂缝不一样。

    临时的小裂缝,只能出现在空中,不可能在地面,否则地球早乱套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