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真武狂龙〕〔一品修仙〕〔精灵之黑暗崛起〕〔路过漫威的骑士〕〔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级商业帝国〕〔归一〕〔末世神魔录〕〔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末日轮盘〕〔超英的小团子〕〔精灵掌门人〕〔军工科技〕〔农门凰女〕〔星际之全能进化〕〔世界光梭〕〔NBA禁区推土机〕〔老婆的头号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4章 你苏爷爷来了
    江武!

    数量庞大的异族,还在源源不断从湿鬼塔涌出来,这是史无前例的局面,甚至连江武市的空气,都充斥着一股类似于晒咸鱼的味道。

    而在西武大门口,火非凡还在叫阵。

    “神州苏越,滚出来。”

    “神州苏越,胆小怕事,快滚回神州。”

    “可笑的人族,根本就不配与我湿境对战。”

    “垃圾!”

    “神州自大又懦弱,让我感觉到恶心,我火非凡就站在这里,苏越你敢来取我首级吗?”

    “懦夫,垃圾!”

    火非凡扯着破锣嗓子,他每一次叫阵,异族大军都会发出排山倒海的嘲笑,异族特别没素质,乱吐口水,使得空气充满了臭味。

    咚!

    火非凡又狠狠一砸铁棍,江武门前的马路都已经被砸穿,连下水道都暴露在了外面。

    人族阵营咬牙切齿。

    耻辱啊。

    虽然人们理解苏越,也知道他只有三品,出去迎战,就是找死。

    但被这样喋喋不休的辱骂,谁能受得了?

    武者修炼一口气,特别是这种热血场合,谁能受得了鸟气。

    嘎吱。

    嘎吱。

    嘎吱。

    每个人手里的兵器都捏这嘎吱作响,每一双手掌都凸起青筋。

    真的是怒啊。

    “幸亏苏越不在场,否则难保他不冲动。”

    白小龙舔了舔嘴唇。

    真贱啊。

    像这么贱的异族武者,真的特别罕见。

    “沸血族脑子没有这么灵光,火非凡背后一定有团队在出谋划策,他这是要让神州丢人。”

    孟羊阴沉着脸。

    这个火非凡,很强。

    “苏越,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回来。”

    弓菱悄悄祈祷着。

    他不在场也就算了,万一回来,难免不受刺激。

    牧橙黛眉微蹙。

    这个异族也太讨厌,没看出来人族不想应战吗,没完没了的叫唤。

    真的是找死。

    嘎嘣!

    房钰山狠狠捏着手掌。

    他心里特别不舒服,特别痛苦。

    神州武者因为叫嚣苏越而愤怒,而他房钰山,却是因为异族的无视而愤怒。

    你们在我江元国开战,却口口声声叫阵神州武者,还有没有将江元国放在眼里,简直可恨。

    这种从始至终的漠视,令房钰山窒息。

    房晶淼的情况也一样。

    小国武者,往往将自尊心看的更重。

    你异族侵略我家园,竟然直接无视我江元国的武者,简直是畜生。

    ……

    “可怜的神州懦夫,你父亲虽然卑鄙,但我沸血族承认他是个人物。

    “没想到,青王的儿子,却是个垃圾。

    “既然你不敢应战,那我就在你的脸上撒泡尿吧。”

    火非凡的鬼把戏层出不穷。

    他突然从裤裆里掏出一张辈树皮,随后仍在地上。

    辈树皮中央,画着苏越的人像。

    别说,惟妙惟俏。

    阳向族的穿戴简陋,就是几片破树叶,他撩起树叶,就要撒尿。

    顿时间,异族大军一片哄笑。

    “不要脸!”

    牧橙眯着眼,她瞳孔里已经绽放出森森杀念。

    这畜生竟然要尿苏越,她哪里还能忍。

    “冷静。”

    这时候,陈宇辉上前一步,他生怕这些宝贝们冲动。万一有一个死这里,根本没办法向教育部交代,特别是牧橙,这可是牧京梁的独女,哪怕是打晕,也得让她冷静。

    牧橙他们无可奈何,毕竟自己要遵守军部纪律。

    令行禁止。

    这是神州军令,不可以因为个人的情绪,而影响整个大军的节奏。

    绝对不允许开玩笑。

    其他军团也早有人想出去应战,但可惜军令不允许。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天幕上空,回荡着滚滚的嘲笑声。

    是墨铠的笑声。

    “墨铠神长老,你在嘲笑谁?”

    随后,掌目族的应山岭好奇的问道,他声音也很洪亮,方圆十里,都能听得到。

    “我笑神州自大,我笑神州狂妄,我笑神州懦弱。

    “仅仅小辈叫阵,都不敢应战,还全球公告,说要替死人复仇。

    “简直是贻笑大方。

    “柳一舟,我觉得你应该让神州继续吹牛,直接吹死湿境八族算了。

    “荒唐,哈哈哈,简直荒唐!

    “如果我是神州将领,一定会派人出战,这关乎到尊严,但可惜,神州并没有尊严。”

    墨铠又是一阵放声狂笑。

    “神州武者,好大喜功,狂妄自大,咱们湿境八族早已经习惯。

    “丑陋的神州武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认清楚自己的恶心嘴脸。”

    应山岭也跟着一声嘲笑。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是排练好了在这说相声吗?

    “老夫用不用付点茶水钱。”

    柳一舟眯着眼。

    这些阳向族,够不要脸的,不折手断,什么阴招都能使出来。

    ……

    人族阵营所有武者都压抑到了极致,每个武者的脸,都如秤砣一样铁青。

    嗡嗡嗡!

    这时候,房钰山手里的长刀嗡嗡颤抖。

    他已经忍无可忍。

    众目睽睽下,异族在江武门前撒尿,这已经是在江元国脸上撒尿。

    “皇兄,你……”

    房晶淼感觉到了房钰山的杀气!

    “我去去就来!”

    轰隆!

    房钰山话落,脚掌狠狠一踏地面,他的身躯已经是高高跃起。

    “异族狗贼,随地大小便,你们一点脸都不要吗?

    “你们在我江元国作威作福,我房钰山领教一下你的火焰战法。”

    轰隆!

    房钰山跃到火非凡三米外,脸色漆黑。

    “哈哈哈哈,神州苏越不敢出来,就派另一个垃圾吗?

    “你的血,不配染在我神棍上。”

    火非凡一声嗤笑,满脸不屑。

    “你错了,我不是代替苏越。

    “我,房钰山,代表江元国,挑战你沸血族!”

    房钰山抬起刀,指着火非凡的面门。

    “江元国的武者?你难道不准备躲在燃烧雷达里吗?”

    火非凡一声嘲讽,却引起异族大军更尖锐的讥笑。

    “别废话了,战吧!”

    轰隆!

    房钰山狠狠一踏地面,伴随着地面被震开一道裂缝,他掌心里的长刀,已经是斩出一道锋利的匹练,其速度之快,甚至斩出了一道道音爆。

    “来的好,我就先杀一个垃圾祭天。”

    轰!

    火非凡身上的火焰更甚,这一刻,他就是一团巨大的火球,热气逼人。

    ……

    “皇兄,你……”

    人族阵营,所有人惊愕。

    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江元国的年轻人冲出去。

    护国师团所有人咬牙切齿,有些武者暗中祈祷,他们希望房钰山能赢。

    “怎么看。”

    远处刀光火影,一团又一团的气血之力荡漾开来,战的很激烈,凌厉的气浪,简直让空气都开始模糊。

    孟羊盯着房钰山,皱着眉问白小龙。

    “五五开!

    “这个异族虽然四品巅峰,但有那根火焰妖器加持,实力已经超越了五品,甚至是五品中阶,而且这家伙的战法很妖异,在火焰的加持下很恐怖。

    “而房钰山……一言难尽。”

    “如果能毁了那个火焰妖器,这沸血族就是个普通的四品巅峰。”

    白小龙舔了舔嘴唇。

    他一眼就能看清楚,火非凡嚣张的依仗,就是那根火焰妖器。

    而房钰山的战法水平,说实话稀松平常。

    这也没办法,江元国就是这风气。

    “唉,希望能活着回来,可惜军部不允许你我出手。”

    孟羊叹了口气。

    “不允许就对了。

    “咱俩也只是五品初阶,胜率只有六成,难保异族没有什么阴谋。

    “孟羊,你膨胀了。”

    白小龙瞪了眼孟羊。

    这家伙脑子得多简单……对方既然敢将这条狗放过来,他又怎么可能是简单货色。

    出去送死吗?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火非凡很强,但房钰山也不弱。

    二人招招搏命,你来我往,杀的昏天黑地。

    这一场对决,就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

    江武城。

    老城区的房租便宜,在江武市城墙边的仓库街,有个锻造工作室。

    工作室的老板是个黑老头,爱喝酒。

    十年前,黑老头租下仓库的时候,他叫嚣自己是江元国皇室御用锻造师,来找他锻造兵器,有七八个规矩。

    例如早晨不接待,下午不接待,晚上不接待,每天只营业中午两小时。

    打造兵器,先拿一壶好酒,再谈人品,最后才谈钱。

    还有一些类似二品以下不接待等等。

    然而。

    黑老头三个月后,修改了自己的规矩。

    因为没有一单生意。

    两年后,黑老头的门口,放了一个高音喇叭,天天播放着:磨刀磨剪子,回收旧手机,收长头发,旧手机换脸盆,小额贷款,审车过户……

    薛屏海这几天一直在黑老头的工作室。

    黑老头是薛屏海的仇人,但也算朋友,偶然的机会,薛屏海找到了这里,就再也没有回江武科研院。

    其实黑老头背景很深厚。

    十年前,他是江元国锻造院的顶级人才。

    那时候,薛屏海和黑老头是情敌。

    最终,黑老头取走了女神,可惜她死在了湿境。

    就这样,薛屏海憎恨黑老头。

    但如今十年时间过去。

    黑老头成了个收破烂的。

    薛屏海更是被撵出了科研院,两个人一个比一个混的凄惨,曾经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

    此刻,在黑老头租的仓库里,两个老头看着电视机,不断怒骂。

    “薛屏海,这个苏越,就是你认为很有前途的王爵?他倒是快出来啊,气死我了。”

    黑老头拎着酒瓶子,恨不得自己冲上战场,去杀个痛快。

    “苏越才三品,你开什么玩笑。”

    薛屏海也紧张兮兮的看着屏幕。

    该死的异族,为什么会找苏越去欺负,还指名道姓。

    “三品也得上啊,没看就要被尿到脸上了吗?

    “我艹,气死我了。”

    黑老头很壮,气的浑身肉都在颤抖。

    “你气个屁,异族叫嚣的是神州,又不是江元国。”

    薛屏海瞪了黑老头一眼。

    “这里可是江元国的地盘啊,他们竟然叫嚣神州武者,完全无视咱们,你说我气不气。”

    咚!

    黑老头狠狠将酒瓶子砸在桌子上。

    轰隆!

    然而,也就在黑老头酒瓶子砸落的瞬间,二人头顶,猛的发出一声巨响,随后,仓库的顶棚,突然出现了一个透明大窟窿。

    “小黑,你是不是会内功,隔山打牛?”

    薛屏海咽了口唾沫。

    “打你妈,异族打过来了,我要保家卫国。”

    黑老头拎起酒瓶,就朝着漆黑坠物跑去。

    呸!

    苏越爬起来,摇了摇沉闷的脑袋。

    这裂缝也太高了。

    自己一路上施展了四响的枯步,最终还是失去平衡落下来。

    幸亏这里是屋顶,赔点钱就算了。

    如果是粪坑,自己这辈子就别活了。

    “大胆异族,竟然偷袭我这个江元国栋梁,我杀了你!”

    这时候,伴随着一声大喊,一道黑影压迫过来。

    苏越浑身紧张。

    异族?

    异族在哪里?

    我没有闻到异族的气息啊。

    “老黑,等等……不是异族!”

    还好,薛屏海也跑过来。

    他一眼就认出来,这个浑身泥浆,衣不蔽体,浑身散发着腐朽味道的人,竟然是苏越。

    还有,老黑也是个脑残。

    你打异族,用酒瓶子,搞笑呢?

    “不是异族?

    “你是谁?”

    黑老头警惕的盯着苏越。

    “咦,薛屏海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苏越爬起来,他也愣了。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家,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这段时间你去哪了?

    “苏越,你怎么会从天上降下来?”

    薛屏海焦急的问道。

    太诡异了。

    “说来话长,以后再解释吧。

    “异族大军打过来了吗?战况怎么样了?”

    苏越抬起头,又焦急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候,电视里响起了墨铠的狂笑声。

    苏越对这声音异常熟悉。

    唰!

    一个眨眼,苏越已经闪烁到电视机前。

    电视里的画面,正是墨铠在嘲笑柳一舟。

    而且火非凡也拿出了他的画像,准备要撒尿,甚至连丑陋的作案工具都掏出来了。

    呼!

    苏越长吁一口气。

    还好,看电视机里的画面,异族还没有彻底开战。

    “看,还是我江元国儿郎有骨气,神州那个苏越,根本就不敢……你、你就是苏越?”

    黑老头一声尖叫。

    他突然想起来,刚才薛屏海叫这个少年,就是叫苏越。

    难道……重名了?

    电视里,正是房钰山掠出去的画面。

    “这里有件衣服吗?”

    苏越转头,猛地看向薛屏海。

    他得赶紧去江武。

    可惜,从湿境回来,苏越身上只有几片大树叶裹体,就连择兽背包都给了苏青封,苏越怕东西遗落在裂缝。

    他现在就是个光棍。

    “黑老头,你愣着干什么,赶紧找衣服啊!”

    薛屏海一声怪叫。

    这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毛巾,虽然是冷水毛巾,但也得给苏越擦擦脸。

    这也太脏了。

    这家伙难道从湿境回来的?

    这段时间苏越确实消失了,可据传他在闭关,难道跑湿境去了?

    “我要看江元国儿郎杀异族,没空,自己找去!”

    黑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打坏我的屋顶,还要穿我的衣服,过分了。

    “赶紧拿衣服,我是江元国王爵,这是命令,一切损失江元国皇室十倍赔偿你。

    “这个异族五品无敌,如果不想让他死,就立刻拿衣服,我去救他。”

    苏越转头,冷冷说道。

    非常时刻,他没空和这个醉酒老头客气,以后再来道歉吧。

    与此同时,苏越用毛巾草草擦了擦脸。

    “这是个兵器库?”

    苏越再一转头,突然看到了不少兵器陈列着。

    “嗯,老黑以前是锻造院的人。”

    薛屏海都被苏越吓了一跳。

    这小子发脾气,怪吓人的,哪来的威压,以前没这么强势啊!

    而黑老头下意识跑去翻自己的衣服。

    “帮我找个大刀,沉一点,坚固一点,如果可以的话,刀尾最好能焊接个锁链。”

    苏越又急促的说道。

    没时间了。

    他从屏幕里观察到,房钰山战法水平稀松平常,最多还能坚持五分钟。

    火非凡实力不强,但他拿着自己的铁棍,力量被增幅了70%。

    对低阶武者来说,那就是个王者。

    只有自己这个爸爸,才能教这个王者做人。

    “你要流星锤?我有。”

    黑老头找到衣服,跑出来说道。

    终于有人欣赏自己的武器了,一定要卖出去。

    “我要把流星锤的锁链,焊接到长刀的刀柄上,可以吗?”

    苏越一边穿衣服,一边解释道。

    “价钱合适,一切皆有可能,请给我一分钟时间。”

    眨眼时间,黑老头已经矗立在锻造台旁,速度快到模糊。

    他拎起一只流星锤,直接用机器打断了接头,随后黑老头从陈列架上,找来一柄重刀。

    这家伙是王爵,有钱人,应该用最好的东西。

    “20米的锁链,够不够。

    “这长刀是老头我一辈子的心血,里面混合了71种合金,下湿境可能被损坏,但在地球,坚不可摧,削铁如泥。”

    黑老头举起刀问。

    “嗯,可以,钱不是问题。

    “尽快,尽快!”

    苏越穿好了裤子,正在系衬衣的扣子。

    这老头,竟然给自己找来一身唐装,还蛮骚包的。

    就是不怎么适合上战场,但自己根本没得挑。

    江元国文化和穿着,一直在模仿神州。

    咚咚!

    嗡!

    咚咚!

    黑老头之所以落寞,就是因为他的兵器,在湿境不适合。

    但在地球用,这绝对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

    他犹如匠神附体,整个人与锤子融为一体。

    只要将锁链和刀链接在一起,就成功了。

    东西都是现成的,这并没什么难度。

    20米的大刀,足够用了。

    苏越长嘘一口气。

    运气啊,也是老天爷帮忙,刚回地球,就找到武器铺,否则自己还得去找兵器,如果没有锁链,天外飞刀就不能施展,只能用素质刀。

    自己杀伤力会被大打折扣。

    苏越跑到饮水机旁,扛起水桶,吨吨吨吨吨吨吨……半桶纯净水,直接一饮而尽。

    随后,他打开冰箱,见啥吃啥。

    趁着打造兵器的时间,还可以补充一下体力,太饿了。

    咦,我不是刚吃了叫花鸡吗?

    吃狗肚子里了?

    怎么又饿了。

    咦。

    还有鸭腿。

    在一旁,薛屏海简直目瞪口呆。

    这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火锅底料都直接啃。

    是个狠人。

    不对,是个狼灭,再给你加两个点。

    “英雄,这是老夫毕生的心血,此刀名曰勇士刀……唉,话还没说完。”

    也就两分钟时间,锁链成功和大刀链在一起。

    可还不等黑老头一句话说完,苏越拿走刀就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逃犯。

    “谢谢您的绝世好刀,我杀敌去了。”

    话落,苏越的身影已经消失,他差点把大门拆下来。

    “绝世好刀?不应该是绝世好剑吗?”

    薛屏海看着满地的零食袋,还有摇摇欲坠的门,以及头顶的大窟窿,他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明明是勇士屠龙刀,你叫错了。”

    黑老头也望着大门,嘴里喃喃自语。

    从苏越降落,但他离开,整整过去了六分钟时间。

    “糟糕,房钰山要输!”

    黑老头看了眼电视屏幕,猛地一声惊叫。

    薛屏海也连忙转头。

    果然,苏越说的没错,情况很不妙。

    薛屏海是战法科专家,他也能看得出来,房钰山虽然也是五品,但他的战法水平,根本就不如异族。

    而且对方手里的火焰妖器很诡异,似乎能增幅战法强度。

    ……

    轰隆隆!

    房钰山被一棍子抽飞,身躯都漂浮到了天上。

    他手里的长刀都已经被震飞。

    “卑贱的人族武者,来尝尝你爷爷的大赤焰风火轮!”

    呼呼呼呼呼!

    火非凡抬头,讥笑了一眼即将下落的房钰山。

    下一个瞬间,火非凡深吸一口气,他抓着铁棍中间部位,双掌翻飞,疯狂旋转着铁棍。

    顿时间,长棍犹如飞速旋转的螺旋桨,火焰膨胀,形成了一个燃烧火轮,与此同时,房钰山的身躯,也笔直的降落在风火轮上面。

    轰隆!

    房钰山的身躯,直接被风火轮再次震飞,他并没有坠地。

    轰隆!

    轰隆!

    接下来,就是完虐。

    滞空状态的房钰山,每降落一次,就被火焰狠狠轰击一次。

    随后,他又被震飞,又降落,同时又承受着剧烈的痛击。

    虽然有气血护体,房钰山不至于被烧伤,但他还是一口又一口的鲜血喷出去。

    眨眼时间,房钰山已经被螺旋桨一样的风火轮,抽了七八次。

    他想逃,可滞空状态下,根本就左右不了方向。

    而且风火轮太可怕,在长棍创造的火焰领域内,有一股恐怖的吸力。

    以火非凡为核心,长棍甚至形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旋涡,就连散落在地面的砂石和垃圾,都被火焰旋风吞噬进来。

    这时候,风火轮已经膨胀到了五米的状态。

    骇人听闻。

    “糟糕,继续转下去,会死人的。”

    白小龙皱着眉。

    他早料到这个异族很强,但没想到,他会强到这种地步。

    这火焰战法,在五品阶段,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别说房钰山,哪怕是自己上场,也不过是多支撑一会罢了。

    甚至五品无敌。

    异族狡猾,他们派遣的叫阵者,果然不简单。

    “怎么办啊!”

    房晶淼焦急到几乎哭出来。

    房钰山在空中不断喷吐着鲜血,继续下去,真的就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柳一舟,这种垃圾货色派遣出来,是嫌人族不够丢人现眼吗?”

    墨铠狂笑,异族联军也在疯狂嘲讽。

    就这几分钟时间,异族联军的大军,已经有三分之二越过了空间裂缝。

    柳一舟他们黑着脸不说话。

    不得不承认,那个火焰妖器很强。

    他们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异族本身实力一般,但就是那个妖器太可怕。

    轰隆!

    终于,火非凡的招式释放结束。

    而房钰山也狠狠摔在地面,他口里的鲜血不断喷出来,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火非凡再补一招,房钰山就会直接丧命。

    但这是阵前挑战,神州武者不可以去救人,除非火非凡愿意饶恕,否则任何人都救不了他。

    没办法。

    这就是战争的规则。

    假如现在赢的是房钰山,异族也不会出手救人,不管双方杀的多么惨烈,这个规则,大家都遵守着。

    哒!

    哒!

    哒!

    火非凡拎着铁棍,一步步走到房钰山身旁。

    随后,他将铁棍的一头,放在房钰山眼眶上!

    “神州苏越,你如果还有一点点血性,就滚出来一战。

    “我可以饶了这个垃圾!

    “听到了吗?

    “如果你愿意出来受死,我可以饶了他的贱民!”

    火非凡朝着人族阵营,继续叫嚣。

    “杀了我!”

    房钰山咬牙切齿,想直接自杀。

    “失败者,没有死亡的资格,你的命,现在由我来主宰。”

    可惜。

    火非凡一脚踩在房钰山头颅上,他连死亡的资格都没有。

    咻咻咻!

    苏越跑到江武后门,啪……枯步一响,苏越越过了高墙。

    这时候,他已经听到了火非凡的叫嚣。

    “还好,还能救了这条命!”

    苏越长吁一口气。

    他从电视里看清楚了人族排兵的方位,所以直接选择江武阵营,这群人是燃烧雷达的电池,所以军纪比较松懈。

    如果去神州方阵,苏越觉得自己一定会被阻拦,根本踏不上战场。

    “什么人!”

    苏越突然闯向前线,已经有人发现了他的行踪。

    可惜,苏越的速度太快,简直就是一道黑影。

    “该死,是苏越!”

    柳一舟率先发现是苏越,他企图去阻止苏越。

    可惜,墨铠在虎视眈眈的压制着他。

    神州方阵的宗师还没有察觉到是苏越,以为他是江元国的武者。

    可江元国的宗师,又根本没意识到他是苏越。

    “苏越,你们神州就这么冷血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火非凡也异常烦躁。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苏越能这么沉得住气。

    等异族大军彻底踏入地球,他的挑衅时间就会结束。

    这场叫阵,并不成功。

    算了。

    先杀了个垃圾吧。

    火非凡已经高高举起铁棍,下一个刹那,就会插入房钰山眼眶里。

    房晶淼泪流满面,根本不敢看这个画面。

    哗啦啦啦!

    然而。

    也就在这一刻,突然出现一道锁链摩擦的声音。

    房钰山原本已经闭上眼睛,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哐啷!

    金铁交鸣,火星交织。

    一柄焊着锁链的重刀,斩到了火非凡脚下,同时,也荡开了火非凡的铁棍。

    “你所等待的苏爷爷……来了!”

    伴随着一句话落下,所有人转头。

    果然。

    锁链的尽头,一个身穿唐装的青年,缓缓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