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漫之遗憾补全行〕〔九转神帝〕〔反系统时代〕〔界门打开之后〕〔道爷不好惹〕〔为美好世界带来粮〕〔影后的嘴开过光〕〔从1983开始〕〔总裁的双面娇妻〕〔全球巨导〕〔在不正常的地球开〕〔九爷终于对我下手〕〔丹道独尊〕〔神洲武皇〕〔重生之大唐中兴〕〔兵王弃少〕〔仙道长青〕〔我把BOSS公主抱了〕〔星瀚帝国〕〔我有九个金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5章 一指碎火狱
    “苏越,你胡闹什么,快回来!”

    苏越缓缓走出去,他将锁链缠绕在手臂上,也重新拔起了插在地面的刀。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这时候,第一个惊呼的人,竟然是包大昌。

    没错。

    苏越离开的这段时间,包大昌简直和魔怔了一样,不管看什么都像是苏越。

    他总觉得,苏越跑到湿境,是自己的责任。

    但这次火非凡叫阵,却让包大昌庆幸苏越失踪。

    可好死不死,他竟然回来了。

    你回来就算了,可还跑出来干什么,悄悄躲着多好。

    简直是送死啊。

    没看到五品都废了吗?

    傻吗!

    柳一舟他们面面相觑,燕晨云也皱着眉头。

    事情麻烦了。

    苏越出现的太突然,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怎么办。”

    燕晨云看着柳一舟,铁青着脸。

    苏越的出现,绝对是个变数。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江武市,竟然没有任何风声。

    “青王的儿子,唉……为什么会这样!”

    姚晨卿看了眼苏越,神色复杂。

    “别着急,你们看苏越胳膊上的武器,这是青封的天外飞刀,可能,事情没有那么恶劣!”

    柳一舟死死捏着拳头。

    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群九品,根本没办法出手救苏越,对面虎视眈眈,而且战场的环境也不允许。

    苏越出手救人,就算是答应了对方的挑战。

    如果这时候怯战,会影响苏越的武道之心,这辈子就成心魔了。

    毕竟,这是战争,不是开玩笑。

    柳一舟只能将希望,放在苏青封身上,可能,苏越在湿境见到了苏青封。

    “这可怎么办,如果苏越死在这,咱们怎么和青王交代!”

    燕晨云背后都浮现出了冷汗。

    “哈哈哈,哈哈哈……龟缩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出现了。

    “你神州武者,看来还有一点点血性,但还是太懦弱!

    “可惜,出来就是死。”

    墨铠放声狂笑。

    好消息。

    天大的好消息。

    苏越的父亲是苏青封,如果他独子死在战场,苏青封一定会发疯。

    到时候,阳向教再利用丹药集团和苏青封的恩怨,大做文章,可以重创神州。

    来的好。

    来的好啊!

    “老鬼,你的声音像是个鸭子,可以闭嘴吗?

    “在我们神州,只有阉人会用这种声音。”

    然而,众目睽睽下,苏越平静的抬头,直接辱骂了墨铠一句。

    哇。

    还是熟悉的感觉,还是熟悉的味道。

    骂墨铠,自己都习惯了。

    “你……放肆!”

    墨铠震怒。

    一个小小三品,谁给你的胆子,敢辱骂九品。

    “义父,如果有机会,请阉了这个老龟,我看着他恶心。”

    面对墨铠的滔天杀气,苏越目视天空,毫不畏惧,甚至满脸的不屑。

    “好。”

    柳一舟点点头,同时一股气血涌出去,直接震碎了墨铠的杀气。

    就冲苏越这份胆魄,柳一舟骄傲。

    气血易修,胆魄难练。

    这可是面对九品大宗师啊,苏越竟然毫不畏惧,真的特别难的。

    “你以为叫嚣几句神长老,就可以活命吗?”

    这时候,火非凡藐视着苏越说道。

    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

    娘亲的大仇,终于可以结束。

    恶魔。

    你杀我娘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也能杀了你的儿子。

    房钰山已经被抬回去,战场重新被清理出来。

    异族联军在疯狂怒吼。

    而人族阵营,却各个忧心忡忡。

    有些人想不到苏青封这一层关系,但他们也担忧着苏越的情况。

    甚至,有些人觉得苏越太莽撞。

    你明明只是个三品武者,出去简直是找死啊。

    “这家伙,怎么老是冷不丁的跑出来,这次很危险啊。”

    白小龙都被吓的浑身冰凉。

    “完蛋了,得想办法救他。”

    孟羊咽了口唾沫。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咱们竟然都不知道。”

    王路峰他们面面相觑,弓菱满脸担忧。

    冯佳佳看着这个曾经打败自己的对手,满脸复杂。

    她也不希望苏越出事。

    “苏越,你……”

    牧橙终究还是没忍住,她朝着苏越喊了一句。

    闻言,苏越回头。

    他冲着牧橙笑了笑。

    他们竟然也都来了。

    能看到牧橙,苏越心里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安。

    虽然两个人还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但却有一种本该在一起的宿命感。

    这种感觉,让人很暖心。

    “苏越,我相信你。”

    牧橙没有唧唧歪歪,她看着苏越,也咬着嘴唇点点头。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作为苏越的女朋友,应该支持他,鼓励他,而不是去影响他。

    他能赢,皆大欢喜,证明你选对了人。

    他如果输,就想办法救人,救不了,就报仇。

    这个武道时代,每个武者都有这种觉悟。

    而且牧橙坚信,苏越会赢。

    虽然他只有三品,虽然战力悬殊,但牧橙就是认为,我的男朋友一定会赢。

    我相信他能赢。

    苏越没有多说话,他朝着牧橙点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是一种默契。

    ……

    “贼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我允许你说出来。”

    轰!

    火非凡运转气血,顿时间,铁棍上火焰蔓延,方圆三里的空间,一片炽热。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苏越低头,轻抚着崭新的长刀。

    除了重量有些轻以外,很锋利,苏越很满意。

    “我乃沸血族……”

    “好了,你闭嘴吧,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死人,死人的名字不重要。”

    火非凡刚说了几个字,苏越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婆婆妈妈。

    老子问你名字,又不是面试你履历。

    “你……”

    火非凡被气的咬牙切齿。

    畜生啊。

    我酝酿了一肚子辉煌名号,还没来得及炫耀,你就打断,你简直找死。

    问我名字的是你。

    打断我的人,也是你。

    你就该死。

    “我神州大军今日要屠空你异族,别浪费时间,直接战吧!”

    苏越深吸一口气。

    他盯着火非凡的铁棍,内心一声感慨。

    世界上的事情,还真是奇妙。

    你呕心沥血骗走我的铁棍,如今却来对付我。

    也幸亏打造这铁棍的铁匠,是个盲人,否则自己还有可能露馅。

    “也好,那我就用沸血族最强的大燃天棍,一棍敲碎你的头颅。”

    火非凡转身看了眼湿鬼塔方向。

    还有大概三分钟,五族联军将排兵布阵结束,到时候大战将开始,联军没时间让自己叫阵。

    两分钟内,要直接结果了这贼子。

    毕竟,拯救31个宗师才是正经事。

    三品?

    简直是可笑。

    “可以快点嘛?”

    苏越不屑的笑着。

    “你会后悔跑出来,我杀了你!”

    嗡嗡嗡!

    嗡嗡嗡!

    嗡嗡嗡!

    铁棍颤抖,熊熊火焰,从棍体蔓延到火非凡身躯表面。

    他脚下龟裂的裂缝,宛如蜘蛛网一样,疯狂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与此同时,火非凡身上的杀气,也在一层又一层的叠加,一层又一层的喷发。

    乍一眼看去,时候火非凡已经成了一个恐怖的火焰人。

    “苏越,你小心他的铁棍,很邪门,尽量缠斗为主。”

    白小龙终于忍不住提醒道。

    “学姐,放心吧,苏越鬼点子多,他一定会没事。”

    杜惊书紧张到呼吸不畅,但他还是劝了牧橙一句。

    “苏越一定会赢,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胜利!”

    牧橙表现出了极大的坚强。

    弓菱看了眼牧橙。

    这份自信,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

    弓菱虽然也知道苏越厉害,但她脑海里特别悲观。

    房钰山被抬回来,特别虚弱,但他看到此刻的火非凡,心里更加难受。

    刚才火非凡将自己打成重伤,可对方竟然还没有用全力。

    现在的火非凡,才是巅峰状态。

    ……

    “柳一舟,听说这是你干儿子,他被我外孙斩杀,你心里舒畅吗?”

    天幕上空,费宵蔑视着柳一舟他们。

    火非凡是费宵最欣赏的晚辈,他手持铁棍的状态下,已经是五品无敌的存在。

    “哼,胜负还没有分出来。”

    柳一舟手掌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他心里也觉得苏越有杀手锏,但他的杀手锏,能挡住火非凡吗?

    ……

    “贼子,死吧!”

    几秒时间,火非凡蓄力结束。

    他高高跃起,火焰长棍迎头朝着苏越劈下,沿途风声滚滚,鬼哭神嚎。

    苏越上空,空间扭曲到极致,就如被一棍震开的海平面,长棍劈出来的火焰,直接是形成了一座火山的样子。

    对!

    现在的苏越,就是面临着一座从天而降的火山。

    轰隆!

    轰隆!

    轰隆!

    长棍还没有落到苏越头上,但恐怖的气浪,已经将苏越脚下大地,一层又一层的震碎。

    面对这座火山,苏越渺小的犹如一只老鼠。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死死盯在苏越身上。

    他到底在怎么应对?

    他应该逃,可为什么还不躲闪?

    他明明可以提前躲闪,他到底在想什么?

    ……

    锻造仓库。

    黑老头嘴里咬着啤酒瓶,直接咬碎了玻璃口。

    薛屏海手里捏着遥控器,他已经将音量调到最高,遥控器都几乎要被捏碎。

    在神州,同样有无数人关注着这一战。

    普通人看不到,但武道官网,却在直播着战况。

    层岩市。

    李星佩站在会议室,她手里的水杯已经被捏碎。

    在西武。

    赵江涛等一众西武领导层,全部都铁青着脸,赵江涛的手掌,被捏的惨白。

    在科研院。

    严东颜也关注着苏越的情况,他根本没办法理解,苏越为什么不躲闪,明明可以闪开啊。

    司马玲玲坐在沙发上,眼眶里满是泪水。

    她根本不理解,苏越你一个学生,你去战场凑什么热闹,怎么提醒都没用。

    搏击城。

    花熊早已经忘记了呼吸,他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苏越。

    戴岳归、廖吉、周云粲,丁北图。

    所有人都盯着苏越,所有人都紧张到窒息。

    在其他军团。

    牧京梁,段元狄,林东启,王野拓,也在紧张的关注着苏越的情况。

    可惜,他们要镇守神州安全,根本不可能全部出国。

    ……

    苏越根本不知道他牵动着很多人的心。

    他的眼里,只有自己那根铁棍。

    其实,这是一根很普通的铁棍,只是锻造方式特殊一些,所以可以蔓延出真实火焰,除了吓唬妖兽和烘干衣服外,稀松平常。

    但机缘巧和,铁棍和火非凡的战法相辅相成。

    而苏越,可以一指头,就点碎铁棍。

    这本来就是铁棍里的机关,原本就是为了防止铁棍落在湿境异族手里。

    苏越目视着火非凡。

    他面目狰狞,睚眦欲裂,这一招,应该也已经竭尽全力。

    这样最好。

    轰隆隆!

    轰隆隆!

    铁棍距离苏越的面门,只剩下一米距离,不到一个眨眼,他的头颅就会被憔悴。

    弓菱吓的转身,她根本不敢再看。

    白小龙和孟羊甚至做好了出手救人的准备,去他妈的规矩。

    牧橙咽了口唾沫,她还是盯着苏越。

    我相信你。

    我的男朋友不是傻子,也不是莽夫。

    他能打败一切,他可以打败一切。

    杜惊书面容扭曲。

    王路峰痛苦的抱着头。

    柳一舟捏着拳头,周围的空间开始颤抖,墨铠黑着脸,时时刻刻防止着柳一舟救人。

    动了!

    眼看着铁棍就要轰碎脑袋,这时候,苏越终于动了。

    空间似乎被定格。

    然而,苏越却并没有拔刀。

    他只是抬起右手,然后大拇指和中指叠在一起。

    他竟然朝着火焰铁棍,弹去。

    对。

    用血肉之躯,就像是小孩子恶作剧。

    附近的空气已经被抽干,苏越的所有气血,全部形成了护盾,防止着被火焰烧伤。

    啵!

    苏越的手指,终于弹了出去。

    很平静,没有什么惊天动地。

    在火非凡眼里,他甚至已经看到了苏越被轰碎头颅的场景。

    然而。

    下一个眨眼,火非凡突然感觉不到铁棍的存在。

    他拼了命才积蓄起来的气血,突然没有了载体,就如用择兽皮装着一袋水,突然择兽皮消失了,水失控,直接炸开。

    对。

    火非凡操控的战法,直接失控。

    这时候,他意识到,从始至终,苏越的表情都很平静,甚至,是冷漠,是不屑,是可怜。

    一指碎火狱。

    铁棍直接是支离破碎,碎成了满天的铁屑。

    而火非凡,则被失控的气血炸飞,他原本没资格操控这种气血,全凭铁棍。

    可现在,铁棍竟然碎了。

    反噬很严重。

    我的铁棍,被苏越一指头弹碎。

    火非凡大脑一片空白,他根本没理解这一切。

    “士别一日,手感依旧,可惜,却要牺牲了这个老朋友。”

    苏越心中叹息了一声。

    昨天火非凡骗走了自己的铁棍,可今天,自己就已经回到地球,并且打碎了铁棍。

    一切似乎有些快。

    哗啦啦!

    锁链犹如一条漆黑的长蛇,直接从烟花一样刺目的火焰中穿透进去,沿途荡开一道道音波。

    攻击增幅。

    防御增幅。

    速度增幅。

    苏越一瞬间给自己加持了三道辅助战法。

    随后,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甚至已经是如一道闪电般消失。

    轰隆!

    趁着火非凡气血反噬,头脑还不清楚的时候,苏越一脚将他踢成滞空状态。

    唰唰唰唰!

    随后,苏越操控着锁链,犹如在隔空御剑一样,刀刃在空中交织成了一道血网。

    对。

    鲜血来自火非凡,刀刃就像是一头残忍的大蛇,在啃食猎物。

    火非凡不断惨叫,但苏越操控着大刀,根本就不让他坠落下来。

    几秒钟时间,苏越脚下的大地,已经被鲜血湿透。

    而刚才的火焰,也已经烟消云散。

    吃了妖兽叫花鸡之后,苏越的气血已经爆发到1801卡。

    现在的他,再对付一个四品巅峰,还是重伤的四品巅峰,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

    “你想杀我?你在做梦……沸血!”

    天空中,剧烈的痛苦,终于让火非凡清醒过来。

    他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自己可能会被杀。

    刹那之间,他立刻发动沸血族本命技能,他直接燃烧了自己的气血,实力飙升。

    轰隆隆!

    一拳荡开苏越的锁链刀,火非凡终于逃出刀网,终于落地。

    我不能死。

    我绝对不能死。

    火非凡意识到自己不是苏越的对手,他二话不说就要逃。

    什么尊严,什么荣耀。

    在自己小命面前,根本就不重要。

    “想逃吗?晚了!”

    苏越看着火非凡的背影,直接发出灵魂痛击。

    呃……啊……

    原本亡命狂奔的火非凡,突然一个踉跄趴在地上,痛苦的蜷缩起来。

    几秒钟后,来自灵魂的痛苦消散,火非凡咬牙切齿,他还得逃。

    然而。

    他刚刚抬起头,一道消瘦的身形,已经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

    一切快如闪电。

    仅仅几秒时间,苏越一指弹碎了火非凡的长棍,然后逆势反杀,最终将对方战败。

    谁都没有料想到。

    一切,都来的那么快,犹如一场梦境。

    牧橙浑身虚弱,大口喘着气,她这时候才感知到了后怕。

    白小龙和孟羊面面相觑。

    天空上,双方角色互换。

    柳一舟防着费宵去救人。

    “费宵,听说这是你最疼爱的外孙,他被我干儿子斩杀,你心里舒畅吗?”

    柳一舟冷笑着,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费宵。

    费宵气的肝肠寸断。

    燕晨云他们依旧在震撼中。

    一指弹碎异族妖器,苏越到底怎么做到的。

    墨铠铁青着脸,他脑海里还得思考另一件事:该怎么和红锅交代,这会不会是八族圣地赐下的妖器。

    毁了。

    彻底毁了。

    ……

    “我不服,你一定用了什么妖术,我要和你重新再打。”

    火非凡半爬在地上。

    他瞳孔里充斥着仇恨,也有恐惧,也有对活下去的*。

    但火非凡还没有磕头求饶。

    他没有那么蠢,这是战争,而且是对人族的战争。

    “苏越,你敢不敢……”

    噗!

    “你的臭嘴,不配叫我的名字。”

    苏越冷笑一声,他掌心里的刀,直接插在火非凡的口腔里,刀刃从他后脑门贯穿出来,粘稠的鲜血,顺着刀刃落地。

    “你可以不服,也可以叫嚣,但你已经死了!”

    苏越抽出自己的刀,一脚将火非凡的尸体,直接踢回异族大军。

    “捷报,神州西武苏越,阵前斩杀敌军五品一名,神州威武!”

    一声大吼,苏越举着刀,缓缓走向牧橙他们。

    这时候,湿鬼塔的异族联军,已经整军结束。

    人族军队欢呼。

    而苏越皱着眉。

    潜鹰战斗营的人呢?

    他们难道还没有回来?

    苏越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人族大军密密麻麻的霜藤甲,头皮都发麻。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