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学生高手〕〔契约宠婚,温总请〕〔烟锁相思殇红尘〕〔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竹马草莓味〕〔反派今天也很乖〕〔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梅琳传奇〕〔全球示爱慕太太〕〔巷子深深春风暖〕〔重生农女去种田〕〔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快穿之反派今天死〕〔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重生之残疾世子丑〕〔拐个野人来种田〕〔无限剑神系统〕〔我家王妃超A的〕〔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6章 荣耀行刑官,许白雁
    排山倒海的欢呼,一浪比一浪更高,所有人族武者都兴奋到难以自拔。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这一刻,苏越就是英雄。

    “白小龙,我问你个事,那火焰异族明明是四品,为什么苏越喊捷报,喊他杀了五品!”

    孟羊皱着眉,咨询白小龙。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明明就是四品啊。

    “军功啊,哥哥,你猪脑子吗?”

    白小龙转头,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苏越吹牛又不是第一次,当年50车源矿石,他敢吹到100车。

    就这脸皮,苏越喊他杀了宗师都不奇怪。

    这家伙那张嘴,深不可测的。

    “卧槽,还有这操作!”

    孟羊目瞪狗呆。

    苏越简直给他打开了一扇窗。

    孟羊突然发现,他竟然太老实了。

    “你别乱模仿苏越,那异族虽然四品,但他打败了五品的房钰山,所以四舍五入是五品。”

    白小龙叹了口气。

    有机会,得跟着苏越再去湿境浪一把,这一次可以带孟羊一起,让他也见见世面。

    井底之蛙。

    ……

    “苏越!”

    “苏越!”

    “苏越!”

    ……

    大军整齐的喊着苏越的名字。

    首战告捷,振奋人心,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苏越绝对是大功一件。

    杜惊书他们开心的差点蹦起来。

    “老子要闭关,要苦修!”

    王路峰又嫉妒又兴奋。

    “苏越,我就知道你最强。”

    弓菱由衷的笑着。

    包大昌拍着自己胸脯,依然和做梦一样。

    竟然赢了,这小子果然藏了一些手段。

    在地球各个地方,所有人也在替苏越欢呼。

    谁都没想到,第一战,竟然会这么顺。

    一刀灌入异族口腔,残忍暴虐,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爽!

    层岩市提督府传出了李星佩的尖叫。

    她一个堂堂宗师,差点成了苏越的女粉丝。

    花熊一激动从轮椅上掉下来,他趴在地上傻笑。

    廖吉深吸一口气。

    他已经决定,想办法尽快提升自己,否则会被同龄人甩的越来越远。

    周云粲和戴岳归他们聚在一起,也替苏越开心。

    当然,周云粲也知道,自己该努力了。

    在西武。

    赵江涛一激动,直接将保温杯扔出窗外。

    我西武的学生,就是争气。

    我赵江涛这个校长,就是流弊,能培养出这样的优秀学生。

    司马玲玲在抹着眼泪。

    别人关注着苏越胜利,她却看到了苏越眼中的疲惫。

    一个大一新生,平时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达到现在的高度。

    马小雨过年已经回家。

    她在客厅里尖叫着,那可是她的同门师兄,自己是唯一的师妹啊。

    “爸,爷爷,二叔,三叔,姑姑,你们看,苏越,我师哥啊,我们都是司马玲玲的学生。”

    马小雨语无伦次的介绍着。

    “你们都是辅助,看看人家。”

    马小雨的爷爷笑了笑。

    “小雨,你是不是看上你师哥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姑姑笑道。

    “我师哥人家有女朋友的,她女朋友是我们西武的学生会会长,奇迹军团大将的独生女,很厉害的。”

    马小雨嘟着嘴。

    “唉,抱歉,家里给你拖后腿了。”

    马小雨的爸爸叹息,惭愧的摇摇头。

    马家,那可是一个市的首富,名门望族。

    但和军团大将比起来,还真的不够看。

    毕竟,钱多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是一串数字,人们更看重地位。

    更何况,现在是高武时代,钱只是武者变强的一种手段。

    马父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也有自卑的一天。

    “哎呀,老爸,说什么呢,我又没那个意思!”

    马小雨连忙说道。

    锻造仓库。

    黑老头仰头灌了一瓶啤酒。

    薛屏海也激动到无法自拔。

    竟然赢了。

    这么干脆利落,简直难以置信。

    “老薛,看到了吗?全靠我的神兵利器,我是天下第一锻造师!”

    黑老头开始自吹。

    “醒醒吧!”

    薛屏海冷笑。

    以苏越的水平,板砖都能杀了异族。

    他对战法的领悟度,绝对能排到全球前几。

    ……

    苏越满脑子心事,还在思考潜鹰战斗营的事情。

    算算时间,该回来了。

    大军阵前,自己根本不可能说霜藤虫的事情,根本就没人信。

    没人信是一回事。

    假如潜鹰鹰战斗营没回来,自己也说明了霜藤虫的事情,但干爹他们明显不可能让大军扔了霜藤甲。

    说了等于没说。

    可霜藤虫复活,这是必然的时候。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怪罪干爹不听劝告,干爹的责任是双倍。

    自己乱公布消息,反而会被人利用,用来攻击干爹。

    这根本就是在害干爹。

    所以,苏越根本不能说。

    “王路峰,杜惊书,你们立刻把霜藤甲脱下来。”

    苏越走回来后,凝重的看着王路峰他们。

    “哥们,你自己一会也能领取到,别算计我的啊。”

    王路峰连忙护着自己的甲胄。

    开玩笑。

    这霜藤甲多帅气,有钱都买不到。

    “我不脱。”

    杜惊书更干脆。

    回了杜家,这可是我的荣耀,能参加这种级别的大战,多给杜家长脸。

    “这霜藤甲有问题,是异族的阴谋!”

    “白小龙,你们也立刻脱掉。”

    苏越皱着眉,又解释了一句。

    “苏越,这种扰乱军心的话,没证据千万别乱说。”

    白小龙也皱着眉,一脸严肃。

    “你好,你是苏越同学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宁竹涛,丹药集团负责人。

    “首先,我恭喜你首战告捷。

    “你放心,我和令尊没有任何恩怨,甚至很敬佩他的为人。

    “但你说霜藤甲有问题,有什么证据吗?毕竟,那是我们很多人的心血。”

    宁竹涛听到苏越说霜藤甲,也走过来。

    他微微皱着眉,心里不舒服。

    你年少有为没错,但这不是当喷子的依仗。

    “霜藤甲有毒,它是一种虫子,会让人很痛苦。”

    苏越黑着脸。

    果然。

    连王路峰和杜惊书他们都不信,自己现在公布,简直就是个笑话,甚至算扰乱军心。

    万一自己说了,连干爹但不信,那还不如不说。

    要不然等真相揭晓,人族损失惨重,肯定会有马后炮跳出来,干爹还要被所有人痛骂。

    横竖没人信,只能等证据回来。

    算了,就当自己说胡话吧。

    如果是不认识的指挥官,苏越公布,就算完成任务,自己心里舒坦就够了。

    但统帅是干爹。

    任何人,都不可能听自己胡言乱语。

    哪怕……哪怕潜鹰战斗营回不来,哪怕后果不堪设想,也怪罪科研院和丹药集团去吧。

    苏越不说,就是他们的失误,干爹甚至可以去问责丹药集团和战法科。

    苏越如果公布,干爹这辈子都要背上骂名,反而替别人挡枪。

    虽然有些私心,但在这么绝望的情况下,保干爹重要。

    锅,其他人背吧。

    这时候,牧橙直接卸了霜藤甲,她走到苏越面前:“我相信你。”

    “苏越,我也相信你。”

    弓菱第二个卸了霜藤甲。

    “你们快穿上,战争还没有开始,很危险。”

    陈宇辉是这批武者的直接负责人,霜藤甲对低阶武者很重要,不是开玩笑。

    流言蜚语那么多,撒谎又不需要成本,这种事都信,你好歹拿出点证据啊。

    “苏越让我穿的时候,我就穿。他说不穿,那我就不穿。”

    牧橙冲着苏越,眨了眨右眼,看上去很顽皮。

    “我也不穿!”

    弓菱小声嘀咕道。

    她也信任苏越。

    可是,牧橙为什么会那么好看。

    刚才牧橙朝着苏越眨眼睛的时候,像极了很远古的一部电影里的紫霞仙子。

    弓菱特别羡慕牧橙。

    “唉,好兄弟,一起挨刀啊!”

    王路峰第三个脱了霜藤甲。

    “你们……这是战场啊,不是逞英雄的地方。”

    陈宇辉一脸焦急。

    都没脑子吗?

    “算了,我也不穿了,怪另类的。”

    杜惊书想了想,也拿下了霜藤甲。

    “白小龙,你怎么也脱了霜藤甲。”

    孟羊一脸好奇。

    “我这么有个性的武者,当然是随大流啊。”

    白小龙道。

    “苏越,你的消息到底可靠吗?”

    冯佳佳皱着眉问道。

    “信一次不就知道了吗?反正,过一会就会揭晓答案。”

    苏越吵着这个上帝点点头。

    “我信你!”

    冯佳佳也卸了霜藤甲。

    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他们不可能去战场中央,穿不穿都一样。

    “廖平,你也要卸甲吗?”

    房晶淼问道。

    “对,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他。”

    廖平点点头。

    苏越不是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别人不了解苏越,他很了解。

    “那我也卸甲!”

    房晶淼也点点头。

    就这样,从神州来江武的一批人,全部卸下了霜藤甲。

    当然,这只是很小范围的卸甲,并没有引起任何人关注。

    “你们……太不懂事!”

    宁竹涛差点被气死。

    这是在公然质疑啊,我神州科研院和丹药集团的研究成果,就这么不可信?

    “您误会了,他们其实是想把霜藤甲给更需要的人。”

    陈宇辉连忙上前解释了一句。

    他也被气的半死,但有自己护着这群人,穿不穿霜藤甲问题也不大。

    只能这样解释了。

    可能少年人就傻。

    确实,在战场,还有很多武者没有分配到霜藤甲,这些甲胄,也可以给更需要的人。

    宁竹涛拂袖离去。

    他被气的够呛。

    在人族大军后方,还有一个特殊的阵营,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英,甚至还有金发碧眼的宗师当护卫。

    五国特使团。

    神州是援助江元国的主力国家,所以特使团里没有神州人。

    美坚国、烈颠国、罗熊国、新兰国。

    四个国家的特使,也在观察着神州的阵营。

    “神州国的年轻人,真的很强啊。”

    罗熊国特使,平均身高一米九,胳膊能抵得上少女的大腿粗。

    他们体毛很重,连呼吸都有酒精味。

    罗熊国冰天雪地,不管是武者还是平民,都有酗酒的毛病。

    “神州捏着霜藤甲的锻造工艺,还限制出口名额,真的是可恶。”

    新兰国说话的时候很酸。

    “但愿这场战争,咱们人族能赢吧,但神州跑的确实太快了,我们得重新开一次五国会议。”

    美坚国特使点点头。

    “是啊,霜藤甲可是好东西,应该公布制作方式。”

    烈颠国的特使也跟着点点头。

    ……

    “墨铠,你们异族派遣出来的五品垃圾,已经被我神州的三品武者斩杀,根本不堪一击。

    “你还有什么花哨的阴谋,一次就亮出来,别浪费时间!”

    天幕上空,柳一舟嘲讽着墨铠。

    燕晨云也微笑着。

    异族这群老匹夫,各个黑着脸,一个个和死了亲爹一样,让人心里莫名其妙的舒爽。

    墨铠黑着脸不说话。

    其他几个九品已经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吞了苏越。

    特别是费宵。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外孙,竟然会以这么一种方式惨死。

    简直是可恶至极。

    这时候,五族联军已经布阵结束,黑压压的大军,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

    “直接战吧!

    “柳一舟、姚晨卿,咱们都是战了十几年的老对手,这次你们两个绝对会一败涂地!

    “如果我的情报没错,雷祭市上空的雷云风暴,会在两个小时后出现。

    “这两个小时,我会让你后悔!”

    狂风起,墨铠头顶的长毛飞扬,看上去神秘莫测,犹如一个老魔头。

    操控雷斩台,靠武者的气血根本不够,毕竟只有五品才可以操控雷斩台。

    宗师力量太霸道,会令雷斩台破碎。

    所以,五品刽子手,会从雷云风暴中,引下天雷,这样才可以彻底催动雷斩台的真正力量。

    天气预报很准。

    两个小时,雷云风暴将在雷祭市上空形成,这是大自然的原始力量,哪怕是九品武者,都无法左右。

    而费宵他们,也转头墨铠。

    虽然是盟友,但就连他们,都不知道墨铠这老鬼,到底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轰隆隆!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江武的上空,出现在七道光束。

    这是3d投影的光束。

    27世纪,投影技术已经很成熟。

    几秒时间。

    江武上空,已经投射出一道巨大的正方形空间。

    空间里的立体画面,就是雷祭市中央广场,画面很清晰,还有声音同步。

    与此同时,在神州各个城池。

    甚至在了地球上所有国家的大城市,都出现了这个投影。

    这就是神州的公告。

    处刑,已经进入准备阶段。

    刹那间,所有武者都抬起头,不论是异族,还是人族,都凝神静气。

    终于要开始了。

    神州酝酿了好几个月的斩首行动。

    茂妖城筹划了很久的侵略战争。

    终于要进入白热化。

    “墨铠,八族圣地内,以及八族各个城池,都得到了雷祭市的情况,神州用源像石正在直播。

    “八族圣地的所有绝巅下令,必须要阻止这场斩首。

    “这关系到湿境八族的脸面,不可以有闪失。”

    应山岭看着掌心里的眼睛,随后猛地抬头。

    这是他们掌目族的特殊联络方式。

    “我知道!”

    墨铠寒着脸点点头,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

    ……

    “神长老救我!”

    “卑贱的人族,你们一定会血债血偿。”

    “神州武者,有本事杀了我。”

    “我不想死,神长老快来救我!”

    ……

    下一秒,对峙的双方开始扰动。

    巨大的投影中,深楚军团的强者,已经是押解着31个异族宗师,鱼贯走向中央广场。

    异族各个骨瘦嶙峋,有些异族甚至被挖了眼珠子,很明显,他们在深楚城承受过史无前例的酷刑,没有一个宗师能保证皮肉完整,各个都遍体伤痕,触目惊心。

    灰白色的囚衣染满血迹,每个人的背上,都写着一个大大的‘斩’字。

    一直被羁押在深楚城的地牢,这群宗师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阳光。

    他们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同时,他们能猜得到,湿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祈祷着,湿境大军能来救自己。

    雷斩台处刑,真的太可怕。

    哪怕是尸首分家,还会被折磨很久,想死都死不了。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

    而是明明已经死了,但还在承受痛苦。

    他们是真的怕了。

    轰隆!

    轰隆!

    轰隆!

    画面中,深楚军团的强者,直接敲碎了这群异族宗师的膝盖。

    噗噗噗噗噗!

    顿时间,31个异族宗师齐刷刷跪下,跪成一排,他们的膝盖下,汇聚出一滩血渍。

    对于异族,深处军团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客气。

    江武。

    “杀!”

    “杀!”

    “杀!”

    人族大军齐刷刷呐喊着。

    一次斩首31个异族宗师,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胜利。

    他们恨不得立刻斩了这群豺狼,有些武者热泪盈眶,情不自禁。

    这是人族的胜利,也是神州的胜利。

    “战!战!战!”

    “战!战!战!”

    异族联军同样愤怒。

    被曾经的一群虫子诛杀宗师,异族也气的发抖。

    一定要占领江元国,一定要杀到神州边境,杀到雷祭市。

    一定要救下这31个宗师。

    哪怕,逼迫神州用其他方式处决宗师,也是茂妖城的一种胜利。

    只要打了神州的脸,茂妖城就不算输。

    哗啦!

    深楚军团一个少将,走到一座高台,一把掀飞腥红色的红布。

    顿时间,狰狞的雷斩台,展露在众人面前。

    一把足有两人高的巨大铡刀,就是雷斩台的主体。

    虽然是投影,虽然并没有见到实体。

    但雷斩台依旧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所有人都咽了口唾沫。

    可怕。

    光是扑面而来的气息,就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压迫。

    噼里啪啦!

    突然,雷斩台就如一座高压电机一样,爆炸出了刺目的雷光,有几道特别粗壮的雷芒,宛如狰狞的蛟龙要破空而去。

    措不及防下,不少人眼睛都被刺的生疼。

    噼里啪啦。

    这时候,人们才注意到,还有一道闪烁着雷光的人影,从远处,缓缓朝着雷斩台走去。

    她步伐并不快。

    但却说不出的稳健。

    每走一步,地面都有雷浆堆积,就如一些炽热的虫子在扭曲,根本就不消散。

    这个人长发飞扬,似乎每一根发丝都是雷蛇,她眼眶里,看不到眼珠子,只有被压缩成核心的雷电,无比刺目。

    这简直就是由雷电组成的人。

    “许……许白雁!”

    杨乐之一声惊呼。

    他呆滞的盯着投影,整个人已经忘记了呼吸。

    是许白雁。

    虽然身披雷光,再加上瞳孔里的雷芒太刺目,一般人已经认不出来。

    但杨乐之还是第一眼就辨认出来。

    是许白雁。

    该死,她怎么成了这样。

    不是去内阁进修了吗?

    她怎么会成了一个雷浆人,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姐,这……”

    苏越都目瞪口呆,浑身冰凉。

    许白雁什么情况,她怎么会在雷祭市,而且成了这副模样。

    这雷电,是一种战法?

    绝世战法?

    而且许白雁已经突破到了五品,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竟然是许白雁是师姐,这怎么可能!”

    廖平浑身颤抖,一张脸比纸还要惨白。

    许白雁师姐,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众目睽睽下。

    许白雁走到雷斩台旁,随后平静的坐下。

    噼里啪啦。

    轰隆隆!

    这时候,她犹如一个电极,雷斩台上的雷浆,再一次覆盖在许白雁身上,就连她飞扬的长发,似乎都长了很多。

    “苏越,你姐成了这个样子,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杨乐之紧张的捏着苏越的胳膊。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这是军部的任务,他们不可能害我姐。”

    苏越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说实话,苏越自己都慌的一皮。

    许白雁的事情,太出乎人的预料之外。

    “神州武大,又出了一个五品!”

    孟羊看着许白雁,一声感慨。

    百校对战,他特别关注过许白雁,这个人是顶尖资质,但除了暴力一些,并不像白小龙和苏越一样,强的出格。

    可这才过去多久,许白雁竟然也突破到了五品。

    而且她还是主持处斩宗师的荣耀行刑官。

    难以置信。

    “咱俩都不是她的对手!”

    白小龙叹了口气。

    神州武大,还真是人才辈出。

    白小龙甚至怀疑,那恐怖的雷电,是绝世战法。

    “她应该没事!”

    牧橙安全了苏越一句。

    “嗯,一定没事。”

    苏越点点头。

    他看着义愤填膺的异族联军。

    真正的考验,还没有开始。

    墨铠这个老阴比,到底还有多少底牌,连他都没有摸清楚。

    还有,潜鹰战斗营,你们到底在哪呢?

    还指望解毒丹救命呢!

    快回来啊。

    ……

    在雷祭市城门外,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躺在摇椅上,看上去悠然自得。

    他叫元星子。

    一个大限将至的九品武者,一个期待着神州崛起的无双国士。

    元星子虽然是道门的传人,但他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神州。

    哪怕濒死,元星子也想再奉献最后一次。

    “异族,如果你们敢杀到雷祭市,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绝对防御。”

    元星子看着天空。

    虽然是冬天,但今天是反常的乌云对冲日,很诡异的干打雷天象。

    只有这种异象,才能让雷女得到最强大的力量,从而催动雷斩台。

    “师傅,血债血偿,咱们神州终于做到了!”

    ……

    “墨铠,有什么感想?

    “这31个宗师里,似乎也有你的手下。”

    柳一舟指着投影,平静的嘲讽着。

    “墨铠,下令冲锋吧,我沸血族儿郎,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费宵红着眼。

    他已经恨透了人族。

    “应山岭,还记得我发下去的特效丹药吗?

    “通知联军,立刻服药,任何人不得耽误!”

    墨铠黑着脸,没有理会柳一舟的嘲讽。

    他转头看着应山岭说道。

    今天早晨,墨铠给联军所有身穿霜藤甲的武者,都发放了一枚丹药。

    这丹药没什么特殊效果,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在一分钟内,屏蔽霜藤虫的复活。

    没办法。

    墨铠找不到霜藤虫的解毒办法,只能另辟蹊径,用这种屏蔽的方式,来避免霜藤虫误伤自己人。

    毕竟,霜藤甲不可能放弃。

    墨铠庆幸,复活霜藤虫的方法只有自己知道,如果人族也知道,那联军就废了。

    这一分钟的屏蔽时间,已经是他的极限。

    “知道了!”

    应山岭点点头。

    今天早晨,联军所有武者都收到了丹药。

    为了绝对的信息安全,只有他知道特效药的效果,就连费宵和罡树都不清楚。

    “墨铠,那丹药到底有什么效果?现在可以说了吗?”

    费宵一头雾水。

    柳一舟他们满脸凝重,眼睁睁看着异族大军纷纷拿出一颗丹药,随后直接吞下去。

    “老柳,墨铠这颗丹药不正常!”

    姚晨卿捏着拳头。

    这条老狗的阴谋,终于要出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着异族所有人都吞下了丹药,墨铠突然放声狂笑。

    没错。

    和之前火非凡要斩杀苏越时候的笑容,一模一样。

    运筹帷幄。

    藐视一切。

    “墨铠,那丹药到底有什么用,你倒是快说啊!

    “31个宗师马上就要被处决,你赶紧下令进攻,否则来不及!”

    见墨铠疯狂大笑,费宵坐不住了。

    墨铠不会是个傻子吧。

    刚才你就莫名其妙笑了一顿,然后我外孙被神州苏越给斩了。

    现在你又莫名其妙的笑。

    能不能别笑了!

    “哈哈哈……我笑他柳一舟比猪还蠢,我笑姚晨卿比驴还笨!

    “我笑神州倨傲,对我茂妖城一无所知!

    “我笑这场战争,茂妖城已经大获全胜……哈哈哈……”

    墨铠举起双臂。

    伴随着他的狂笑和大吼,一股特殊的震荡波,从墨铠身上蔓延出来,说不出的妖异。

    柳一舟他们皱着眉。

    这波动,根本就阻挡拦截不了,类似于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波动。

    人族大军紧紧捏着手里的兵器,根本不懂异族在笑什么。

    “哈哈哈……我笑你神州连霜藤甲的真相都不知道,就敢大面积穿戴。

    “柳一舟,假如我是你,我一定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

    “可惜……你们的低阶武者,已经一败涂地。

    “我墨铠,毁了你魏远军团和边韩军团的根基!”

    墨铠还在狂笑。

    笑的人们莫名其妙。

    但神州大军还是听到了霜藤甲几个字眼。

    宁竹涛眉头紧皱。

    墨铠为什么会突然提起霜藤甲?

    自从神州公布了霜藤甲的研究成果,湿境也传递来无数假消息,试图恐吓人族放弃霜藤甲。

    但墨铠在阵前亲自说出来,就有些诡异了。

    苏越心脏狂跳。

    该死!

    墨铠要复活霜藤虫,刚才异族大军服下的丹药,一定是类似与预防药的东西。

    墨铠没办法解毒,但绝对可以做到简单的预防。

    “霜藤甲难道真的有问题?”

    王路峰虽然没有穿戴,但他的霜藤甲也没有白给别人。

    此时,王路峰捏着霜藤甲,正在好奇的研究着什么。

    嘭!

    苏越猛地转身,一脚将王路峰的霜藤甲踢到空中。

    呃……啊……

    霜藤甲在空中突然扭曲,就像一条蛇。

    这时候,人族阵营中,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