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相圣人〕〔老公今天依然失忆〕〔神医如倾〕〔狩猎全BOSS〕〔梦境电影公司〕〔木叶之轮回族〕〔透过窗户的那一缕〕〔都市极品医神〕〔皇妃又被套路了〕〔贺少,你老婆把你〕〔兵王弃少〕〔妃常妖娆:摄政王〕〔我家大神竟然是个〕〔快穿之女配功德无〕〔快穿之魔王有点甜〕〔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君倾心与卿〕〔全球示爱慕太太〕〔超牛女婿〕〔墨先生今天又吃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8章 柳一舟,你这条阴狗
    东武上帝的操作太秀,惊了一下苏越,并且让苏越很羡慕。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 ..kan.shu..co

    解毒丹类似于湿润的泥丸,冯佳佳释放的昆虫,有很长的六只脚,而且这些脚上有倒刺,腿刺进去,可以提着丹药飞起来。

    就这样,在冯佳佳的操控下,解毒丹犹如天雨散花一样,很快就散布出去,比白小龙他们简直快了太多。

    中毒武者知道虫子是人为控制,他们拿下来丹药,昆虫便又直接飞回来。

    而那些已经复活的霜藤甲,则被卸下,最终堆积在一起,等战后科研院再处理。

    起码,在这场战争中,这些霜藤甲绝对没有武者敢再穿。

    其实苏越清楚,霜藤虫只能复活一次,而且它们的生命力并不强,很快就会死亡。

    这次死亡之后,霜藤甲才真正算安全。

    当然,此时此刻,霜藤甲已经废了,让武者重新克服恐惧,他们根本就办不到。

    看老爸的意思吧。

    如果老爸愿意将解毒药的配方告诉丹药集团,他们可能会研究出一劳永逸的方法。

    这配方,苏越就当自己不知道。

    终于,人族的武者大军重新恢复正常,而冯佳佳累的够呛,但她绝对是个特殊的功臣,在昆虫的帮助下,解毒效率快了十倍不止。

    但也能看得出来,冯佳佳一次操控这么多昆虫,气血都已经枯竭,她毕竟还只是个四品。

    唉。

    大家同样都可以操控昆虫,可自己和冯佳佳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弟弟。

    果然。

    这些大家族的底蕴深不可测。

    连绝世战法都能靠血脉传承下来,果然都不简单。

    卓越战法虽然也厉害,但和绝世战法比起来,总是缺那么一点味道。

    ……

    轰隆隆!

    轰隆隆!

    ……

    远处,燃烧雷法还在释放着死亡射线,沸血族已经死了不少五品。

    可惜,冲锋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

    沸血族并没有阻止了人族分发丹药,当神州军团重新整军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胜算,继续冲杀,也只是徒增伤亡。

    费宵黑着脸,下令族人回来。

    他被气的肝疼,同时也冷静了下来。

    该死,墨铠这个畜生,一言不发,明显是利用人族来消耗沸血族。

    等这次战争结束,一定得离这畜生远一点。

    “墨铠,好玩吗?”

    柳一舟平静的盯着墨铠。

    他刚才观察过墨铠的表情,这家伙似乎比自己还要震惊。

    也难怪。

    霜藤甲,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场战争奇迹。

    原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瓦解人族军部。

    可谁能想到,竟然这么轻易就被破解,想想都会发疯。

    “墨铠,解药给我。

    “我的族人也被中了霜藤甲的毒,你快给我解药。”

    费宵黑着脸说道。

    真是丧气。

    墨铠狂笑了半天,结果老窝都被柳一舟的人给端了。

    你还笑。

    你还有脸笑?

    距离雷祭市行刑,还不到两个小时,哪怕就是大军用命填,也不一定能杀过去。

    “没看到吗?解药都被抢走了。

    “那些中毒的武者,打晕就可以,以后再说吧,不过是一群低阶武者而已。”

    墨铠寒着脸,同样面无表情的说道。

    解药?

    我哪来的解药?

    该死,到底是谁在暗中研究。

    我都不知道解药在哪,为什么柳一舟却知道。

    到底是谁在背着我,敢搞小动作。

    到底是谁?

    一定要调查清楚,墨铠已经气的发毛。

    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竟然有人背着他搞研究。

    搞研究就算了,竟然还被柳一舟的人抢走。

    蠢货啊。

    “哼!”

    应山岭他们满脸不开心。

    这墨铠自封谋略过人,其实也就是个水货。

    整个异族大军,都开始骚乱。

    谁能想到,浩浩荡荡的异常阴谋,最后竟然成了一场闹剧。

    人族非但毫发无伤,一个个生龙活虎,好像还因祸得福的样子。

    ……

    神州科研院和丹药集团,所有人立刻停下手头的研究,到会议室,要接受震秦军团的调查。

    还好,霜藤甲的事情,只是一场意外。

    等战争结束,科研再将解毒丹样品拿回来,就可以研究出大范围使用的解药。

    当然,这需要时间。

    不仅仅护甲科被调查,整个科研院都在调查的范围内。

    严东颜虽然是战法科的科长,但他同样要接受调查。

    “苏越,又是你小子的情报,厉害啊!”

    严东颜感慨了一声。

    这一刻,整个神州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异族的阴谋层出不穷,但神州军方也不是在吃干饭。

    特别是雷祭市。

    所有武者都长吁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短兵相接的厮杀。

    神州是防守方,军部只要能撑两个小时,撑到斩了这31个宗师,就足够了。

    神州商务部。

    一笔又一笔的预付退款,直接汇给各国的银行。

    在霜藤甲出事的第一时间,各国的退货单子,便雪片一样飞来。

    他们好像怕神州会跑路一样。

    神州商务部也不撕皮。

    确实是自己的产品出了问题,所有的损失只能承担。

    打造霜藤甲,是很复杂的工程。

    霜藤是主原料,神州已经提前收购了很多。

    有一半,甚至是高价从国外进口。

    还有浸泡霜藤的药水,以及各种丝线原料,同样价格不菲。

    耗费的人力物力先不提,这一次退订单事件,直接让神州兵器工厂损失的资金,超过了200亿,可谓几年来最惨重的一次。

    并且神州脸上无光。

    小国家家算了,他们只是好言好语的请求取消订单,并且想将以前的霜藤甲,也做退货处理。

    而美坚国、新兰国和烈颠国,竟然还不忘冷嘲热讽。

    他们严厉谴责了神州不负责任的态度,并坚定的要求退还定金,甚至以前采购的霜藤甲,也必须退钱,甚至还要补偿一定的精神损失费。

    落井下石,其实这一点,神州也能想得到。

    沉默应对吧。

    当初神州全球公布霜藤甲的科研成果,这几个国家就一肚子嫉妒,如今幸灾乐祸,也很正常。

    商务部有骨气。

    神州泱泱大国,这损失也能承受。

    各国要求的订单退款……可以,直接汇款,立刻到账!

    各国要求以前出售的霜藤甲退货……可以,按原价退货,一毛钱不少。

    除了目前在战争中的江元国,神州商务部洒水一样,疯狂向各国的国家银行汇款。

    江元国正在战争中,没时间来退款。

    失误了就认,做生意讲究童叟无欺。

    这笔损失,神州咽下去。

    ……

    江武。

    大军还在对峙着。

    神州军部不怕对峙,他们甚至希望可以一直对峙下去,越久越好。

    而异族大军骚动不安。

    他们又想立刻冲杀过来,但又忌惮燃烧雷达。

    外国特使团的几个人,也盯着远处堆积起来的霜藤甲目瞪口呆。

    “烈颠国的款,退了吗?”

    美坚国特使问道。

    “已经到账,神州商务部做生意还算公道,连以前的霜藤甲退货款都退了。”

    烈颠国特使道。

    “新兰国呢?”

    美坚国特使又问。

    “全部到账,可惜,神州吝啬,不愿意支付精神损失费,打国际官司会很被动。”

    新兰国特使说道。

    “我们的也都退了,难道神州会刁难你们美坚国?”

    罗熊国皱着眉问道。

    作为地球上体量第二强大的国家,神州不应该这样对待美坚国才对。

    “不……神州第一笔退款,就汇给了美坚国。

    “甚至精神损失费神州都没有强硬拒绝,看上去可以谈。

    “可咱们可能遇到麻烦了。”

    美坚国特使漆黑着脸。

    “麻烦?

    “神州难道还要研究霜藤甲?”

    烈颠国特使一愣。

    他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确实很严重。

    “神州盗来了茂妖城的解毒药,以神州丹药集团的水平,他们很快就可以研究出应对办法。

    “等到了那时候,霜藤甲还是最优秀的湿境防具。

    “而且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神州武者被霜藤甲咬了之后,现在气血都精进了不少,每个人最少增幅了20卡。

    “不简单,这霜藤甲还有很多秘密。”

    美坚国一脸凝重的说道。

    其余国家的特使也满脸凝重。

    就霜藤甲这件事情来说,各个国家已经将神州得罪死了。

    “祈祷吧!

    “如果神州在霜藤甲的研究上,再有什么突破,咱们就被动了。

    “神州不会错过发财的机会,他们还会继续出售霜藤甲,只是价格……”

    美坚国特使一脸惆怅。

    “会……会翻倍吗?”

    新兰国特使倒吸一口凉气。

    霜藤甲是刚需防御。

    在湿境,这真的是救命的东西,各个国家都需要。

    以前,神州定价虽然也不便宜,但在各国的压力下,神州也没有将价钱定的特别离奇。

    但经过这次退款时间,神州商务部一定会大做文章。

    “如果是烈颠国,会翻三倍,甚至还会提出其他条件。”

    烈颠国特使苦笑一声。

    神州做生意是公道,但不代表神州傻啊。

    而且神州人的性格,和西方国家利益至上,还是有些区别。

    神州的传统文化,讲究一个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神州还有一句古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这句话看上去,是讲报恩的故事。

    但这个恩,换成是怨,那也是涌泉相报。

    事情麻烦了。

    遭遇了落井下石的神州,特别难说话。

    ……

    “墨铠,想什么呢?

    “在等沼狼妖皇吗?你暗算了费宵手下一个八品,用来给沼狼妖皇食用,不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战吗?

    “怎么?沼狼妖皇放了你鸽子吗?”

    双方在对峙着,突然,柳一舟看着墨铠,平静的笑了笑。

    闻言,原本在沉思中的墨铠,猛地抬头。

    他眼里是深深的忌惮。

    柳一舟,你这条老阴狗,怎么什么事情都能打听得到。

    没错。

    墨铠下一个杀手锏,就是九品妖兽,沼狼妖皇。

    因为他懂妖语,所以可以和妖兽商谈很多细节,其他妖兽不思进取,对进攻人族根本没兴趣,而且妖兽和湿境八族不一样。

    妖兽在历史的长河中,已经靠自己的肉身,彻底熟悉了湿境的环境。

    那些没办法适应湿境的妖兽,也早已经被亡了种。

    但湿境八族不同。

    他们的身体和人族类似,最喜欢四季分明的人族环境。

    湿境八族能生存繁衍下来,是因为逆天改命,用气血生生适应了湿境的气候。

    所以,妖兽对地球的气候,根本没兴趣。

    地球对妖兽来说,就是一池子沸腾的开水,它们掉进去还可能受伤,只要你别去惹怒它们,妖兽都不会多看一眼。

    所以,墨铠想骗妖皇出手很难。

    但天无绝人之路。

    墨铠最终还是找到了贪婪的沼狼妖皇。

    相对于其他妖兽,沼狼妖皇和人族的黄牛一样,体型不算大。

    这样一来,沼狼妖皇便不会太厌恶地球环境。

    一个重伤八品,就是墨铠和沼狼妖皇谈判的筹码。

    墨铠都没有想到,沼狼妖皇竟然真的会同意。

    但墨铠根本没想到,柳一舟竟然早就知道。

    “墨铠,柳一舟说的沼狼妖皇,到底是什么意思?”

    费宵猛地转头。

    他盯着墨铠,瞳孔里满是怒气。

    三个月前,他手下确实有个重伤的八品城主突然消失。

    因为这件事情,费宵痛苦了很长时间。

    那个消失的八品,可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比亲兄弟还要亲。

    难道……真的被墨铠暗算,随后喂狼了?

    “墨铠,你说话啊,给我个解释!”

    费宵咬牙切齿。

    然而。

    这次墨铠没有多解释。

    “费宵,你别逮住墨铠一个人问啊,你也不想想,堂堂一个八品,他打不过墨铠,但可以逃命啊。

    “可八品强者被抓去喂狼,神不知鬼不觉,你不觉得蹊跷吗?

    “他n墨铠一个人,能做得到吗?”

    柳一舟看着费宵又嘲笑道。

    他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你……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柳一舟,你说清楚!”

    费宵气的毛都要炸起来。

    他有一种被全世界戏耍的感觉。

    火非凡首战被诛杀。

    霜藤甲失败,他沸血族损失的人员又最多。

    现在柳一舟又提到了自己失踪的兄弟。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费宵脑子都有点不够用。

    “费宵,如你这样蠢的蠢货,竟然都能修炼到九品,只能证明湿境是个好地方,你运气也好。

    “你分析一下。

    “想让一个八品消失,其实并不难。

    “墨铠找到机会,去偷袭你兄弟,他是八品,一定会逃,可惜,逃亡的路上,罡树埋伏,你兄弟伤势更惨。

    “你兄弟可能没有你那么蠢,他会去找你求救,一个八品燃烧精血逃,墨铠和罡树一时间还真追不上,万一被他找到你,就不好了。

    “这时候,应山岭用他的弓箭,在从远处赏你兄弟一箭。

    “环环相扣,天衣无缝,一个小小八品……惨啊。”

    柳一舟看着阴沉沉的苍天,一声悠长的感慨。

    “一腔悔恨,满腹怨恨,一个八品,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惨死。

    “八品啊,想死真的不容易。

    “你费宵和墨铠他们称兄道弟,歃血为盟,而他们,却背地里却抓你的兄弟去喂狼。

    “我都想象不到,一个八品被狼吃了,是一种什么感受。

    “我更想象不到,得多么愚蠢的脑袋,才会被别人卖了,还在给别人数钱。

    “费宵,看看你附近这群人,只有你自己被欺骗着。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弱,因为你沸血族弱,所以,你就是那个被欺负的乌龟。”

    柳一舟的声音回荡在上空。

    全场震撼。

    人族武者们面面相觑。

    这群异族狗咬狗的戏码,还真是惊险。

    不得不承认,墨铠这个九品,是真的阴险。

    而费宵……蠢的一言难尽。

    当然,大军对柳一舟也更加佩服,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能查得到。

    苏越也感慨。

    果然,能走到九品这一步,就没有一个省心玩意。

    墨铠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阴。

    至于费宵……或许,天下真的有运气这种玄学吧。

    异族阵营。

    沸血族一片骚乱,已经接近发疯。

    “墨铠,应山岭,钢骨……他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是你们三个杀了我兄弟吗?”

    费宵睚眦欲裂的问道。

    他甚至已经朝们墨铠释放出了杀气。

    钢骨和应山岭闭着眼不说话,他们没有解释,反正有墨铠,让这老东西去解释吧。

    “反间计。

    “你看不懂吗?

    “费宵,要我说,你就是真的蠢。

    “现在大战一触即发,你沸血族不少宗师在雷祭市,你不想着救人,竟然想内乱?

    “这是柳一舟的反间计,你冷静一点。”

    墨铠眯着眼。

    同时,来自应山岭和钢骨的杀气,也笼罩在了费宵身上。

    一瞬间,费宵近乎于窒息。

    他暴怒的情绪,彻底稳定下来。

    兄弟被墨铠所杀,这已经是实锤,根本不用再质疑。

    但现在是报仇的时候吗?

    不是!

    自己独身一人,不敌墨铠他们联手。

    嘎嘣!

    费宵深吸一口气,将这口恶气咽下去。

    该死,就像柳一舟说的。

    自己还真的是一只被蒙在鼓里的乌龟。

    一定要冷静!

    八族的仇恨,以后还能报,今天主题是救人。

    “柳一舟,你休想离间我联军团结,你的反间计,简直可笑。”

    费宵湿境咽下了自己的仇恨。

    他又轻蔑的看着柳一舟,毕竟是个九品,费宵不可能蠢到家。

    墨铠他们笑了笑,也收敛了彼此的杀气。

    这才对。

    费宵只能咽下这口气,他又能怎么样?

    “费宵,你兄弟在天上,一定特别憎恨你的懦弱!”

    姚晨卿也轻蔑的笑了笑。

    他也讶异柳一舟的情报,这老东西还是和以前一样老谋深算。

    可惜。

    费宵太弱,这种反间计作用不大。

    当然,能点醒费宵,总归是可以让沸血族不那么勇猛。

    “我兄弟的灵魂,我会用人族武者的人头去祭奠,不用你们操心。”

    费宵反唇相讥。

    嗷!

    也就在这时候,一道凄厉的狼嚎,猛地回荡在江武市上空。

    诡异的是,这狼啸声,竟然是来自湿境。

    对!

    音波从湿境,直接传递到地球。

    可怕,真的异常可怕。

    哪怕仅仅是狼啸,就令人胆寒,特别是低阶武者,气血运转都有些不畅。

    嗡!

    柳一舟挥了挥手,顿时间因为狼啸而蔓延的气血压迫,烟消云散。

    人族武者严阵以待。

    咔嚓!

    咔嚓!

    果然,狼来了。

    在异族联军的大后方,一匹体型不算特别巨大的灰狼,从虚空裂缝中缓缓走出来。

    沿途,他直接抓了一个五品沸血族,三口两口就直接吞了。

    钢骨族的骨头太硬。

    阳向族血肉里有一股骚味,令人作呕。

    掌目族跑得快。

    四臂族吃进去全是骨头。

    唯有沸血族,肉质细嫩,血液甘甜,表皮还特别有嚼劲。

    沼狼妖皇降临。

    它出现的一瞬间,费宵手掌就狠狠捏在一起。

    没错。

    有自己兄弟的气息,别人可能探查不到,但费宵感知的很清楚。

    自己的兄弟,确实是被沼狼妖皇吃了。

    他恨的咬牙切齿。

    这畜生,当着自己的面,还敢吃沸血族武者,简直该死。

    忍!

    先忍着。

    “多谢狼王来助阵!”

    墨铠微笑着抱拳打招呼。

    沼狼妖皇踏空而行,最终走到四个九品中央,它漆黑的狼瞳,藐视一切。

    对面是人族大军。

    无纹族?

    不怎么好吃,和四臂族一样,骨头比肉都多。

    “多谢狼王来助阵!”

    “欢迎狼王!”

    应山岭和罡树也抱拳,以示尊敬。

    九品妖兽,这绝对是逆转战局的存在。

    能参加这一战的九品,双方情报里都有很详细的数据。

    人族所有九品都各司其职,被湿境八族牵制着,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有九品能来江元国助阵。

    这才是墨铠真正的杀手锏。

    五族联军的底牌,根本就不止一张。

    “嗷!”

    沼狼妖皇轻蔑的看了眼费宵,它仿佛再问:你这个垃圾,不欢迎本妖皇吗?

    “费宵,沼狼妖皇能来助阵,是致胜的关键。”

    墨铠铁青着脸提醒道。

    该死的柳一舟。

    如果不是而这畜生的情报,现在费宵绝对是最热情的一个。

    可再看柳一舟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惊慌。

    他难道也有什么底牌?

    不可能。

    墨铠已经分析过神州所有九品,而且湿境八族也彻底牵制着。

    不可能还有九品来助阵。

    而且神州最近也没有新晋的九品。

    虽然沼狼妖皇不懂战法,实力比湿境八族和人族要弱一些,但这张底牌,他柳一舟根本就没有应对办法。

    “欢迎狼皇。”

    费宵皮笑肉不笑的抱了抱拳。

    “嗷!”

    沼狼妖皇不屑的摇摇脑袋:如果不是打不过你,我连你也想吃,热腾腾的血肉。

    ……

    人族阵营的上空,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息。

    九品妖兽!

    其实从柳一舟指出墨铠的阴谋后,有些武者就已经想到了这种可怕结局。

    墨铠,可能真的找来了九品的妖族。

    这可怎么挡!

    拿什么来挡?

    “放心吧,柳将军既然早就知道墨铠的阴谋,他一定也想好了应对方式。”

    一个六品宗师舔了舔嘴唇说道。

    但愿柳一舟能有安排。

    否则……前功尽弃。

    多一个九品,简直就是一颗原子弹,可以摧毁一切。

    “可神州根本就没有九品过来,我们拿什么挡!”

    还有其他一些武者满脸僵硬。

    这场援助江元国的战争,怎么打的就这么艰难。

    这个墨铠,简直也太可怕了。

    “苏越,还有什么内幕吗?”

    白小龙紧张的问道。

    说实话,他被吓的够呛,谁能想到,异族连九品妖兽都能找出来。

    孟羊他们所有人都盯着苏越。

    就连陈宇辉这个负责他们安全的宗师,都一脸期待的看着苏越。

    这个奇迹小王子,知道的内幕不少。

    “放心吧,干爹的杀手锏该来了!

    “仅仅是这头狼妖,还动不了咱们的根基!”

    苏越平静的点了点头。

    呼!

    杜惊书长吁一口气,终于能放松下来。

    陈宇辉更是暗中松了口气。

    真的!守护这群祖宗,是军部最艰难的任务,没有之一。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陈宇辉宁愿去冲锋陷阵。

    “苏越,柳将军的杀手锏是什么?”

    牧橙好奇的问道。

    “难道……柳将军也找来了一头妖兽?”

    白小龙他们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马上就知道了,牧橙,到时候你别紧张啊!”

    苏越看着牧橙,古怪的笑了笑。

    我紧张?

    闻言,牧橙更加摸不着头脑。

    我紧张什么?

    要紧张,应该是大家一起紧张才对吧。

    ……

    “哈哈哈……柳一舟,你猜到了沼狼妖皇要来,想必也有了一些应对方式!

    “别浪费是了,亮出来吧。

    “说实话,本尊已经看够了你的嘴脸,不想再浪费时间。

    “我墨铠这次绝对会赢……哈哈哈……”

    墨铠又在狂笑。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得意的时候,就忍不住狂笑,改都改不了。

    “墨铠,你可不可以别笑了,被人族收拾的还不惨吗?

    “既然有帮手,就立刻进攻,别浪费时间。”

    费宵没好气的说道。

    他越看墨铠越讨厌。

    “费宵,你这个人,格局太差。

    “你看我墨铠,向来从容不迫,运筹帷幄。

    “你们能和我墨铠联军,真的是三生有幸。”

    墨铠又轻蔑的看了眼费宵。

    不成气候。

    “费宵,你看看那燃烧雷达,你有什么办法应对吗?”

    墨铠又问道。

    “哼,当然是牺牲一些勇士,然后让大部队杀上去,杀光里面的人。”

    费宵道。

    “笨。

    “我们何必牺牲自己的儿郎……费宵,我给你展示一下,我接下来的底牌。”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墨铠话音刚刚落下,江武市的大地,突然开始摇晃,简直和地震来临一样。

    “那是……什么怪兽!”

    伴随着地动山摇的身影,一头格外巨大的妖兽,从裂缝中踏进来,呲牙咧嘴,说不出的可怕。

    吼!

    干燥的温度,令罗箭兽很不舒服,但罗箭兽的皮肤特殊,还能扛得住,但它们还是要怒吼一声。

    轰隆隆!

    轰隆隆!

    “天呐,那是……妖兽军队吗?”

    伴随着人族军队近乎于绝望的惊呼,一头又一头的妖兽,从虚空裂缝中走出来。

    没一会,异族大军的最前方,已经是矗立了一排焦躁不安的巨大妖兽。

    相貌狰狞,体型庞大,脖子上摔着锁链。

    仅仅是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史无前例的恐惧和压迫。

    它们被阳向族驯服了。

    “墨铠,你……”

    费宵诧异。

    “这些罗箭兽,皮糟肉厚,完全可以抵抗燃烧雷达的死亡光束,何必浪费生命?

    “打仗打的是脑子,是智慧,是布局。

    “就你这种智商,没救……”

    墨铠毫不留情,又嘲讽了费宵一句。

    “柳一舟,你对付这狼妖皇杀手锏呢?拿出来吧,别藏着掖着,没意思!”

    随后,墨铠又轻蔑的俯瞰着柳一舟。

    自信,从容,不可一世。

    其实,能有柳一舟这样的对手,墨铠也满意。

    毕竟,自己绝顶的智慧,总需要一个强大的对手来体现。

    打败一些垃圾,根本不值得骄傲。

    柳一舟面无表情,但他的心里,却在暗骂墨铠。

    这畜生,哪来这么多手段,罗箭兽妖的事情,自己都没有打听到。

    简直该死。

    虽然罗箭兽妖在地球不可能待太久,但有它们存在,燃烧雷达就废了啊。

    人族军队,可能要伤亡惨重了。

    这是噩耗。

    二弟,你到底在哪?

    咋还不来?

    别掉链子啊。

    ……

    “苏越,这一群妖兽的来历,你知道吗?”

    白小龙他们看着苏越,简直像是在看救星。

    这时候,宗师们都在盯着苏越看。

    小祖宗,快释放你的奇迹*啊。

    如果这次你也能预料到破局的办法,以后我们把你供起来,我们拜你。

    “这些是罗箭兽,全部五品,墨铠专门用来对付燃烧雷达……放心吧,问题不大。

    “说起来,也该来了!”

    其实苏越心里也焦急啊。

    他表面平静,纯粹是装的。

    老爸,你做个手术,这么费劲吗?

    罗箭兽王不是被你弄死吧。

    嗷!

    还不等墨铠下令,沼狼妖皇已经烦躁不安。

    它虽然是九品,但依然不舒服。

    既然不舒服,就要用杀戮来缓解。

    轰隆!

    一声狼啸落下,沼狼妖王的身躯,已经是导弹一样,朝着人族阵营扑杀而来。

    柳一舟他们没余力阻拦。

    人族阵营只能走出来几个八品中将,准备搏命拦截。

    可惜,异族的八品也丝毫不落下风,他们要保证转狼妖皇能冲杀进去。

    这一次,人族阵营,必将血流成河。

    “该死,你们站在我身后,这次真的得离开了。”

    陈宇辉一声惊呼。

    看来,这次苏越这个吉祥物都没用了。

    整个人族阵营,全部做好应战准备。

    吼!

    吼!

    这时候,地面的罗箭兽大军,也掀起了滚滚尘土,朝着人族大军冲锋而来。

    面对妖兽大军,人族武者显得格外渺小。

    这简直就是一座坍塌的山脉,扑面而来的压迫,让乌云都开始不安的翻滚。

    咕咚!

    咕咚!

    低阶武者紧紧捏着手里的兵器,一个个紧张到忘记了呼吸。

    啵!

    啵!

    燃烧雷达及时发出死亡光束。

    可惜,效果微乎其微。

    以前无往不利的光束,竟然只能伤了罗箭兽,根本无法秒杀。

    再加上罗箭兽体型庞大,一只妖兽,就可以换走一道光束,甚至妖兽受伤后,还可以冲锋,鲜血反而是激起了它们的怒气。

    江元国用燃烧雷达换命的打法,被完美克制。

    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轰!

    恐怖的压迫落下,人族阵营脚下的大地都被震裂。

    沼狼妖皇率先抵达。

    一个九品,哪怕它只是妖兽,那也是接近于神的强者。

    它一爪子落下,人族阵营必然血流成河。

    在它后方,还有一望无际的妖兽大军。

    这场战争,堪称绝望。

    苏越一把将牧橙拽在自己身后。

    老爸。

    玩什么呢?

    快出现啊,你儿子和儿媳妇眼看就要跑路了。

    四个九品满脸着急!

    “哈哈哈哈……柳一舟,原来本尊高估了你,你根本就没有什么杀手锏。

    “我知道了,你的杀手锏,就是企图离间费宵,然后让我五族联军内乱吗?

    “幼稚……哈哈哈,柳一舟,原来你是如此的幼稚,我简直高估了你。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被墨铠他们压制着,柳一舟等人根本就没时间去对付狼皇。

    这时候,墨铠终于看出了柳一舟的黔驴技穷。

    原来是虚张声势。

    费宵冷冷盯着墨铠。

    他真想让这老畜生闭嘴,你笑的越开心,就越是没有什么好事。

    这好像是规律。

    ……

    哗啦啦!

    ……

    沼狼妖皇速度极快,它的前爪掀一道恐怖的匹练,已经朝着人族阵营轰下去。

    下一秒,就是残肢断臂乱飞的场景。

    一道破空之声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异族大军后方,陡然伸出来一根锁链。

    在锁链的最前端,链接着一柄妖刀。

    妖刀似乎有属于它的呼吸,沿途被荡出一条黑色的匹练,犹如一条笔直的隧道,不少异族直接被洞穿。

    最终,妖刀高高跃起,随后又笔直的斩落。

    哗啦啦。

    妖刀穿透了沼狼妖皇的前爪,破了它的轰击。

    有些武者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可令人窒息的杀气,刹那间烟消云散。

    武者们只能嗅到刺鼻的腥臭味。

    咚咚!

    咚咚!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心脏狂跳,就连那些罗箭兽都停下了冲锋的脚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在沼狼妖皇身上。

    对!

    一柄妖刀,宛如一根钉子,死死将它的前爪,钉在了地面。

    妖刀上弥漫着妖异的紫气,周围空气一片扭曲,附近的武者连忙后推,距离沼狼妖皇很远。

    “抱歉,来晚了。

    “第一次做手术,差点让患者大出血死了,”

    这时候。

    伴随着一道清亮的声音回荡在长空,异族大军后方,一个身披兽袍的中年人,不急不缓的走出来。

    ……

    今天一更吧,该死的头疼,不过也差不多一万字了。

    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