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高手〕〔丹医〕〔林宜应寒年〕〔时间苍凉爱不淡忘〕〔神医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都市狂神〕〔最强神医〕〔乾坤剑主〕〔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韩三千苏迎夏全文〕〔近卫高手〕〔对你依然如初〕〔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愿你一世无忧〕〔宋辞霍慕沉〕〔奇门医仙〕〔神级透视〕〔玉娘兰梓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49章 这个充满欺骗的世界
    大家好久不见,我叫苏青封,我回来了!”

    苏青封胳膊上缠绕着锁链,就这样踏着虚空,大摇大摆走出来。

    “苏青封……!”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这个人身上。

    一刀,破了九品狼皇的轰击,这个人必定不简单。

    而且在他的身上,有一股特别的风采。

    野性!

    不羁!

    而且一看就特别潇洒。

    他就是那种充满了故事的中年男人,放浪不羁,就如一杯特殊的酒,醇香又魅力无穷。

    苏青封眉毛很浓,两颗眼珠子就像是黑宝石一样。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青王苏青封?”

    墨铠漆黑着脸。

    一个区区八品初阶,竟然能破了沼狼妖皇的轰击,不是个简单货色。

    而且这个青王,在湿境名气很大。

    所有异族也盯着苏青封。

    费宵更是咬牙切齿。

    就是这个畜生,斩了自己的女儿。

    就是这个畜生的儿子,又斩了自己最宠爱的外孙。

    此仇不共戴天。

    “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苏青封转头,看着墨铠。

    “我说,你就是青王苏青封吗?”

    墨铠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

    “对,我就是大名鼎鼎的青王,我回来了。”

    苏青封步伐并不快,可不到两秒时间,他已经和墨铠擦身而过,和瞬移一样。

    由于被柳一舟他们压制着,墨铠等人也没办法朝着苏青封出手。

    “苏青封,你竟然也敢出现在江元国!”

    费宵咬牙切齿的盯着苏青封。

    这个仇人的名字,在他脑海里萦绕了多少年。

    此人,必须死。

    “咦,原来你也来了!”

    苏青封停下身形,凝重的看着费宵。

    “哼,苏青封,今天我一定要取了你的首级,让你血债血偿!”

    费宵身上弥漫出滔天杀气,他的瞳孔都是一片猩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额,不好意思,那个,我先问一下,你哪位?”

    然而。

    苏青封下一句话,气的费宵差点断了气。

    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竟然,不知道我费宵是谁?

    你杀了我的女儿,我曾经追杀了你一年,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既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打招呼。

    我不要面子吗?

    该死!

    这个畜生,果然该死。

    “不过也不重要,反正你没有我苏青封名气大。”

    苏青封摇摇头。

    这时候,他已经走到柳一舟附近。

    “来了!”

    柳一舟微笑着说道。

    这一次,苏青封朝柳一舟点点头后,直接走到姚晨卿面前,他瞳孔里有些阴冷。

    “姚晨卿,斩宗师,我不反对。

    “但如果我闺女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和你没完。”

    苏青封用很低的声音说道。

    “白雁是我养大的闺女,我不会害她!”

    姚晨卿目视前方,他没有和苏青封对视。

    曾经,他们都是兄弟。

    可因为许白雁,苏青封彻底和姚晨卿翻脸,最终还是袁龙瀚元帅解决了这些纷争。

    “希望是这样!”

    苏青封话落,不再理会姚晨卿。

    “青王,好久不见!”

    燕晨云也打了声招呼。

    “老燕,我儿子在燕归军团,多谢你照顾啊!”

    这时候,苏青封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

    “不敢当,你是儿子照顾我!”

    燕晨云摇摇头。

    你儿子只要能在西武,安安分分,老老实实渡过这四年,我就得烧香。

    好不容易派遣来江武,果然又跑到湿境兴风作浪。

    燕晨云都想让苏越转校,去祸害东武去。

    他宁愿不要苏越的50车源矿石。

    有这么个祖宗,太惊险了。

    随后,苏青封又和西区的大都督打了声招呼,毕竟也不熟,没什么说的。

    至于柳一舟,没必要打招呼。

    ……

    嗷!

    突然,一声凄厉的狼啸打破寂静。

    这时候,人们才意识到,苏青封只是用刀将沼狼妖皇钉子地上,并没有杀了它。

    沼狼妖皇一直都在想办法脱困。

    哪怕妖刀的反震再可怕,它都咬着刀柄,即将从前爪里拔出来。

    沼狼妖皇冷冷盯着苏青封,就如盯着一个天敌。

    哗啦啦!

    哗啦啦!

    妖刀震荡,锁链在空中飞舞,谁都能看得出来,沼狼妖皇即将脱困。

    “哼,柳一舟,你叫来一个八品初阶的苏青封,就企图去牵制沼狼妖皇吗?

    “你简直是在做梦,刚才沼狼妖皇只是不慎被偷袭而已。

    “八品和九品之间的鸿沟,根本就不可能跨越,苏青封就是在找死。

    “还有,那柄妖刀属于我阳向族,这次本尊一定回收回去!”

    墨铠黑着脸怒斥道。

    他很识货,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苏青封的妖刀,是来自八族圣地的绝世妖器。

    “哼,原来阳向族也这么孤陋寡闻。

    “需要给你们科普一下压气环吗?”

    柳一舟轻蔑的嗤笑着墨铠。

    吓唬我?

    “老柳,别老提我压气环的事情。

    “还有,我有绝世战法,儿子又送了圣地妖刀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别提,虽然很流弊,但会让人以为我很虚荣。”

    苏青封摆摆手,一脸惆怅。

    顿时间,一群九品脸色僵硬。

    你这么虚荣,还用得着柳一舟去炫耀?

    ……

    “果然,流着同样的血,一脉相承,亲爹无疑!”

    远远眺望这苏青封,王路峰一声感慨。

    这炫耀的套路和嘴脸,和苏越一模一样。

    “我爸怎么成这样了,乱炫耀什么!”

    苏越都有些看不过去。

    这么一点点成绩,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苏越,你以后还是要低调一些,比如我杜惊书,就很低调,从来不说我富有。”

    杜惊书也看着苏青封。

    说实话,他有点羡慕苏越。

    这爹也太拉风了。

    钞能力在这个时代,不怎么吃香。

    “我从来都不喜欢炫耀,甚至有些厌恶。

    “再说,我除了天赋高,实力强,军功多,爹厉害,人长得帅,女朋友漂亮,学战法比别人快一点点,我根本一无所有,我能有什么东西值得炫耀!”

    苏越苦笑一声,满脸自嘲。

    王路峰咬牙切齿。

    他想斩了这货。

    你特么这不是在炫耀?

    “没事,苏越。

    “年轻人嘛,有点虚荣心很正常,炫耀也很正常。

    “我不也是武大五品第一人,压了孟羊四年,强到连百校会战都不敢要我,而且我也帅。

    “我能理解你!

    “别说咱们这些小英雄,就是大英雄也需要炫耀,荣耀才是英雄的核心竞争力。”

    白小龙拍了拍苏越肩膀,一副感同身受的表情。

    孟羊他们不说话。

    被当了垫脚石,还能说什么。

    再说……你能有人家脸皮厚吗?

    追不上的。

    “呀,小苏越,我突然发现,你确实还蛮帅的。”

    冯佳佳看着苏越,阴阳怪气的说道。

    闻言,苏越摇摇头,一声冷笑。

    肤浅的女人。

    没看牧橙在附近吗?

    现在撩我有什么用。

    “哇,你笑起来更帅!”

    冯佳佳又道。

    弓菱不说话。

    牧橙皱着眉,她在思考,万一苏越以后更加优秀,自己该怎么对付那些妖贱艳货。

    老娘打扮一下,比小狐狸们更妖艳?

    好像驾驭不了那种风格!

    这是个难题!

    ……

    吼!

    几秒时间,苏青封的妖刀直接被弹飞到了天上。

    嗷……嗷……

    沼狼妖皇前爪上喷出一条很高的血柱,看上去极度凄惨。

    嗷……嗷……

    “你滚出这片战场,本兽皇不为难你。”

    沼狼妖皇转身,朝着苏青封不断咆哮。

    苏越能听懂沼狼妖皇在说什么,它似乎有些忌惮老爸,可能,也是在忌惮妖刀。

    反正,沼狼妖皇似乎不敢直接出手。

    这货本来就是打酱油的,没必要卖命。

    “沼狼妖皇在说什么?好羡慕宗师,可以直接分析到妖兽的语言。”

    冯佳佳他们看着沼狼妖皇在咆哮,却一肚子焦急。

    “我来给你们翻译。

    “沼狼妖皇说,他要吃了青王的肉,喝了青王的血,要让青王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陈宇辉皱着眉走上前。

    在这群小天骄面前,是时候秀一波了,否则太没有存在感。

    反正他们也听不懂,自己胡编吧。

    其实,陈宇辉也听不懂。

    “原来是这样,多谢宗师翻译,辛苦了。”

    一群天骄连忙感激道。

    苏越转头看着陈宇辉。

    我靠,现在的宗师,这么没下限吗?

    苏越震惊了。

    如果不是懂妖语,他都差点信了陈宇辉的鬼话。

    “不客气,等你们也突破到宗师之后,这些妖兽的语言,很容易破解,毫无难度!”

    陈宇辉高深莫测的点点头。

    苏越感慨,爱当戏精的人,根本就不分年龄和实力。

    ……

    其实沼狼妖皇问的完全是废话。

    它已经吃了墨铠奉献的八品宗师,就必须要履行承诺,不可以返回。

    而苏青封是柳一舟搬来的救兵,是唯一一个可以八品战九品的武者,所以苏青封也不可能回去。

    伴随着苏青封的妖刀开始飞舞,沼狼妖皇哪怕再不愿意,也得和苏青封战在一起。

    沼狼妖皇心里也憋屈。

    那个武者气血雄厚的可怕,那妖刀更可怕,偏偏自己来地球,实力还被压制了一部分。

    能勉强保证不挨刀就不错了。

    但为了狼皇的尊严,沼狼妖皇还是虚张声势,杀的昏天黑地,至于心里有多苦,也只有沼狼妖皇一匹狼知道。

    万一受伤太重,这次买卖就亏大了。

    “果然,还是绝世战法厉害啊,老爸的锁链竟然可以自由收缩,我的赝品就不行。

    “好羡慕!”

    远处,苏越看着苏青封的妖刀,一肚子羡慕。

    但没办法,除非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否则绝世战法无法传承。

    很明显,苏青封的绝世战法,并不特殊。

    “罗箭兽妖,你们还等着干什么,速速推平人族军团……快!”

    眼看着又一张底牌被柳一舟挡住,墨铠气的眼珠子都冒火。

    但幸亏自己准备充分,准备了两张底牌。

    沼狼妖皇被挡住,不重要。

    大不了就是再浪费点时间罢了,等罗箭兽大军冲破人族防线,胜利还是属于五族联军。

    在罗箭兽妖群的后方,异族联军步步压近。

    他们害怕的是燃烧雷达,根本不怕和人族短兵相接。

    可奇怪的是,罗箭兽群,好像开始有些骚动。

    从苏青封那个人出现之后,罗箭兽群,就开始不正常。

    “神长老……这些罗箭兽妖……有些不正常!”

    突然,妖兽大军中,一个驭兽师惊慌的大喊。

    啪!

    啪!

    啪!

    驭兽师门疯狂用藤蔓抽打着罗箭兽,虽然鲜血横飞,但根本没用。

    以往轻易被奴役的兽群,竟然有了反抗的征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

    见状,墨铠皱皱着眉。

    随后,他也不慌张,一掌将柳一舟的轰击荡开,墨铠朝着罗箭兽大军,喊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音节。

    ……

    “你们敢不听话,我杀了你们的王,灭了你们罗箭兽族的种!”

    ……

    人族和异族听不懂。

    但罗箭兽和苏越,却能知道墨铠的意思。

    果然,原本暴躁的罗箭兽大军,再次缓缓平静下来。

    那些驭兽师仿佛报复一般,疯狂用藤蔓抽打着罗箭兽,暴躁的罗箭兽群,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啵!

    燃烧雷达释放出死亡射线,又一次轰击在罗箭兽身上。

    “将军,刚才墨铠是不是模仿了妖兽的语言?为什么罗箭兽突然就冷静了。”

    冯佳佳连忙问道。

    她出生在虫蛊世家,知道一些战法,可以和妖兽沟通。

    “嗯。

    “墨铠这家伙,深不可测。

    “他刚才和妖兽说,只要能轰破人族燃烧雷达,就给它们很多食物。”

    陈宇辉皱着眉,煞有介事的分析了一会,随后说道。

    好难。

    现在的大学生,越来越不好糊弄。

    “将军,你好厉害。”

    “将军,墨铠的妖怪话,是哪片丛林的口音。”

    “将军,妖兽们有方言吗?”

    “将军,妖兽会rap吗?”

    杜惊书和王路峰满脸崇拜,同时也表达了一番对妖兽文化的好奇。

    “这个,妖兽语言,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陈宇辉僵硬着脸。

    快编不下去了,怎么办!

    苏越叹了口气。

    这个充满欺骗的世界。

    看破不说破,给彼此留点面子吧。

    可罗箭兽王呢?

    不会真的死在手术台上了吧,湿境那医疗环境,着实的糟糕。

    不对!

    罗箭兽王好歹是个八品,不可能死的这么轻松。

    可它干什么呢?磨磨蹭蹭还不来。

    ……

    “该死,根本腾不出手对付妖兽群,否则有燃烧雷达,根本不用牺牲这么多武者!”

    柳一舟看着下方,满脸纠结。

    作为一个主将,在保证战争胜利的情况下,最关键的就是牺牲要少。

    苏青封的加入,可以粉碎墨铠的阴谋。

    但下方的低阶战争,必然会很残酷。

    这妖兽大军,出乎了他的意料。

    “老柳,别急,你听……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苏青封一刀震飞沼狼妖皇,神秘莫测的朝着柳一舟说道。

    “有一群蓝精灵?”

    燕晨云接话。

    好顽皮的暗语。

    “滚,有个屁蓝精灵,是解决妖兽大军的办法。”

    苏青封瞪了眼燕晨云。

    这么个货,都九品了,还是和以前一样,蠢萌蠢萌的。

    闻言,柳一舟和燕晨云凝神看向裂缝。

    姚晨卿和大都督也面面相觑。

    没错,他们也感觉到了。

    一股无比暴虐的气息吗,似乎还有些气急败坏。

    “罗箭兽王是个脑残,这么久还没有冲过裂缝,傻到家了。”

    苏青封叹了口气。

    他也很无奈。

    罗箭兽王毕竟受伤了。

    ……

    “苏越,这妖兽大军,有什么办法对付吗?”

    眼看着大军已经要冲破警戒线,牧橙紧张的问道。

    同时,其他人的目光,又一次锁定在这个吉祥物身上。

    真该拜一拜了。

    “呃……这个,不着急。

    “车到山前必有路!”

    苏越眺望着湿境入口,他也不知道这路什么时候能通。

    “到底是什么路啊?”

    冯佳佳焦急的问道。

    “要不,大家倒数十个数试试?虔诚点,可能奇迹就发生了。”

    苏越突然说道。

    “幼稚,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玄学!”

    孟羊紧张的注视着大军。

    陈宇辉又准备让他们先走。

    “10!”

    “9!”

    “8!”

    牧橙闭着眼祈祷着。

    “牧橙,你多大了,还真相信这些啊。”

    冯佳佳一脸诧异,有了男朋友的女生,智商直线下降吗?

    为了你的智商,要不把男朋友让出来算了。

    “弓菱,你怎么也中邪了。”

    冯佳佳再以转头,弓菱也在祈祷。

    疯了。

    这些人疯了。

    ……

    冲锋还在继续。

    “杀,你们这群畜生,快给我冲杀,畜生!”

    啪!

    万众瞩目中,阳向族驭兽师们收获了全场最多的呐喊。

    他们很骄傲。

    所以,就要表现的更加勇武,不断用藤蔓抽打罗箭兽,无疑是表达强大的一种方式。

    这足以让整个联军都嫉妒。

    啪!

    一个驭兽师又一鞭子抽下去,罗箭兽的脖子上血肉横飞。

    “蠢货,给我冲……啊……你干什么……啊,救命……”

    然而。

    这个驭兽师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罗箭兽扭过来脑袋。

    同时,罗箭兽的瞳孔里,充斥着一种刻骨的仇恨。

    轰隆!

    轰隆!

    轰隆!

    不仅仅是这一头,罗箭兽大军全部停止继续冲锋。

    驭兽师门慌乱。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幕上空,墨铠他们也面面相觑。

    眼看就要突破燃烧雷达,这个节骨眼,又出现了什么幺蛾子。

    “好像,有一股很恐怖的气息,要破开裂缝。

    “是妖兽!”

    应山岭沉着脸说道。

    吼!

    其实根本用不着应山岭提醒。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空间裂缝终于被罗箭兽王撕裂。

    庞大的身躯,犹如一座山峰,狠狠撞入了异族联军。

    横冲直撞,短短几秒钟,异族大军死亡了几百个武者。

    眨眼时间,罗箭兽王已经冲入妖兽大军。

    吼!

    他一声怒吼,直接撕碎了罗箭兽脖子上的藤蔓。

    吼!

    罗箭兽群,也凌乱的跟着一声怒吼。

    这时候,驭兽师已经从罗箭兽身上坠落。

    “你……你别过来……”

    驭兽师被吓的魂飞魄散。

    谁能想到,竟然会有八品的罗箭兽王冲过来。

    这怎么可能。

    吼!

    又一声怒吼,罗箭兽直接咬断了驭兽师的腰,将他撕裂成两截。

    终于复仇。

    吼!

    吼!

    吼!

    这时候,所有罗箭兽都此起彼伏的叫喊着,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罗箭兽的怒吼。

    一根根藤蔓被震断。

    墨铠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驭兽师,全部被他们肆意凌辱的罗箭兽咬死,根本没有一个人能逃走。

    大乱。

    原本气势汹汹的异族联军,突然就一片大乱。

    ……

    “这……苏越,你到底是不是玄门中人,你懂周易八卦吗?”

    冯佳佳瞠目结舌的问道。

    牧橙和弓菱也下意识看着苏越。

    真的是祈祷有用了?

    不可能。

    她们只是给苏越面子,同时许个愿望而已。

    这妖兽会到来,苏越一定提前知道了。

    孟羊诧异的看着苏越,又看着白小龙。

    他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还有半年时间才毕业,孟羊计划去西武实习半年。

    白小龙说的没错,跟着苏越浪,一定有肉吃。

    人族阵营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危机,可能真的过去了。

    ……

    天幕上空。

    墨铠气的每个毛孔都在疼。

    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箭兽王,怎么可能逃出来?

    他被自己锁在山脉之下,鬼都察觉不了,而且罗箭兽体内,还有自己下的毒,他根本不可能这么生龙活虎。

    到底发生了什么。

    “墨铠,来,继续笑。

    “我就喜欢看你傻笑。”

    柳一舟摇摇头,彻底松了口气。

    苏青封啊苏青封,你可真是救了很多武者的命。

    姚晨卿和大都督也露出了笑容。

    “墨铠,你到底在玩什么?

    “一把底牌,看上去一张比一张猛,被柳一舟破局的时候,一张比一张蠢。

    “你到底懂不懂兵法?你跑出来搞笑呢?”

    费宵气的牙疼。

    笑。

    墨铠。

    你连老子的兄弟都喂了狼,你就这种水平?

    玩呢?

    你到底在干什么。

    罡树和应山岭咬牙切齿。

    到底是墨铠蠢,还是柳一舟太强。

    他们现在也有些分不清了。

    按道理,以墨铠的底牌,人族大军应该溃不成军。

    可为什么会成了这样。

    妖兽大军,竟然会反水。

    墨铠的计划,总是这么漏洞百出。

    而放眼全场,墨铠才是最蛋疼的一个。

    他想狠狠质问一句苍天,我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

    那些驭兽师,可是墨铠精挑细选的优秀武者,培养的时候,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全死了。

    被那群该死的、卑贱的罗箭兽,全部咬死了。

    他简直愤怒到痉挛。

    准备了那么多底牌,竟然没有一张能派上用场。

    甚至,异族大军还在反攻联军。

    关键时刻,奇军叛变,墨铠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