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途璀璨:她比总〕〔神医妙相〕〔总裁撩你上瘾了〕〔第一战神〕〔穿越后,我成了国〕〔第一战王〕〔贴心萌宝荒唐爹〕〔掌家小萌媳〕〔青云端〕〔双世谋妃〕〔奶爸至尊〕〔神医娘亲很凶萌〕〔我修了个假仙〕〔都市最强医仙〕〔最佳女胥林羽〕〔神医帝凰:误惹邪〕〔林羽〕〔我的专属女友〕〔云少的替身娇妻〕〔法医狂妃,别太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0章 装比没输过,打仗没赢过
    苏青封和罗箭兽妖说的很清楚。

    救它的命的条件,就是这一仗帮人族阵营去防守。

    当然,罗箭兽其实也只能防守。

    作为防御系妖兽,罗箭兽连燃烧雷达都能扛得住,实力可见一斑。

    它们皮糟肉厚,速度慢的同时,攻击力还弱的一批。

    但如果要冲锋陷阵,还真的很一般,甚至有可能拖后腿。

    在人族阵营钱,罗箭兽们整齐划一的排列,宛如是一道固若金汤的城墙。

    罗箭兽王也不会让普通妖兽再去冲锋,它不能让后代再死,毕竟只是一群五品的罗箭兽,一个个还伤痕累累。

    防御,就足够了。

    而且罗箭兽王由于重伤,他只能发挥出六品的实力,甚至还要更差一些。

    墨铠这个死仇就在眼前,可它却没能力报仇雪恨。

    就这样,原本还岌岌可危的人族阵营,瞬间逆转。

    对!

    不管是燃烧雷达,还是罗箭兽妖组成的无敌城墙,这都是当世罕见的低阶堡垒。

    如果不靠宗师,理论上需要翻倍的兵力才能够轰破。

    ……

    “捷报,神州青王苏青封,在其子苏越的辅助下,拯救罗箭兽王,逆转战局,普天同庆。

    “神州无敌,神州万岁!”

    ……

    眼看着战局重新稳定下来,就连天上的九品们都陷入对峙状态。

    是时候来一嗓子了。

    苏越气沉丹田,声音里夹杂着气血之力,一道捷报,不断回荡在江武市的上空。

    这一刻,所有人武者又看向了苏越。

    青王。

    他带来的罗箭兽王,可真的是救了无数武者的命啊。

    这是真正的捷报。

    这父子两,频频传来捷报,厉害。

    “苏越这小子,怎么什么破事都要喊个捷报!”

    孟羊口干舌燥。

    换成是他,真的是喊不出来。

    脸皮不允许。

    “你根本屁都不懂。

    “不喊捷报,没人认识你,军部也没有压力。

    “军功的奖赏,其实有一个浮动,打个比方,是从1到3的量。

    “你不喊捷报,军部为了节省资源,可能将资源给你个2的量,甚至一些特殊情况下,还可能只给你1的量。

    “但你喊了捷报,你的量,一定会是3。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所有人都在看着,军部已经骑虎难下。

    “这叫博弈,成年人和聪明人的游戏,你这种脑子不理解!”

    白小龙无奈的摇摇头。

    自己的这些同学,还是需要成长啊。

    博弈!

    多高端的词汇,吓死他孟羊。

    “一点都不内敛吗?

    “不对,白小龙,你以前挺憨厚一小伙,怎么就学成了这副德行!”

    孟羊诧异。

    “人,总要长大。”

    白小龙幽幽叹了口气。

    可恨,自己认识苏越有点晚,成长的也有点晚。

    王路峰早已经习惯了苏越的风格。

    杜惊书若有所思。

    其余和苏越不熟的同学,全部陷入了对新世界的幻想。

    “还是不对劲,罗箭兽王明明是青王弄过来的,苏越这根本就是在蹭热度吧。”

    孟羊又问道。

    “自己爹的热度,不蹭白不蹭,薅神州军部的羊毛,多刺激。”

    白小龙感慨。

    为什么自己没有这么强的爹。

    这父子局。

    无解啊。

    “现在我们已经占据了优势,是不是……可以反攻湿境了?”

    突然,廖平沉着脸说道。

    他想的比较远。

    如果人族军团这次能重创茂妖城,那以后江武会太平很久时间。

    这个国家,很需要一段时间的太平。

    和房晶淼分别的几分钟时间,廖平简直度秒如年。

    廖平说过,他要摘下月亮给她,摘下星星给她。

    该死的爱情。

    它噬人骨髓,它让我下坠。

    “不可能!”

    这时候,陈宇辉摇摇头。

    “咱们之所以利于不败之地,是因为燃烧雷达和罗箭兽妖。

    “如果反攻湿境,燃烧雷达的优势将荡然无存,而罗箭兽妖速度慢,会浪费大量时间。

    “咱们这次作战的目标,是援助江元国,守护神州边境线,这已经足够!

    “还有,你们太小看了湿境的九品,他们的底牌层出不穷,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阴招,不可以大意。”

    陈宇辉眯着眼道。

    “还有底牌?

    “人族这战争也太艰难了。”

    杜惊书一声惊呼。

    开什么玩笑。

    九品的妖兽来了。

    妖兽军团来了。

    霜藤甲都要暗算人族。

    还有完没完?

    如果每一场战争,都照这样打下去,那地球能坚持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是啊,你们还年轻,不懂以前战争的苦。

    “多少次,咱们神州城市被屠戮,武者只能藏在地道里,眼睁睁看着街上血流成河。

    “异族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咱们唯一的优势,就是趁着八族内乱,赶紧发展。

    “如果八族可以抛下仇恨联合起来,地球或许可以坚持一个月时间才会沦陷。”

    陈宇辉叹了口气。

    神州之所以重视这场全球斩首,就是被憋了太久太久。

    不是一年,不是十年。

    而是整整六个世纪啊。

    “你们是神州的未来,也别气馁!

    “安心等待斩首吧,理论上,异族不可能再有毁灭级的底牌。”

    气氛太凝重,陈宇辉又安慰了众人一句。

    “苏越,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你姐不会有事吧。”

    从始至终。

    不管外界打的多么惊险,而杨乐之的视线,一直都在盯着投影。

    他眼里只有许白雁。

    看着许白雁承受万千雷蛇,杨乐之心里特别不舒服。

    他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刽子手会是许白雁。

    “她是我姐,我爸是青王,如果有事,我爸一定会阻拦。

    “放心吧!”

    苏越拍了拍杨乐之肩膀。

    他突然发现,这家伙对老姐的关心,是真心实意,并不是演戏。

    眼睛骗不了人。

    “杨乐之,你和我姐发展的咋样了?”

    苏越突然意识到,他俩的情况,纯粹是自己报复许白雁的行为。

    “以前你姐很抗拒我,但我们一起在湿境出生入死,她对我温柔了许多。

    “我是真的想和她在一起,不是开玩笑。

    “一起出生入死过,才知道最重要的人是谁,她冒死救我的命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余生,只有你姐。”

    杨乐之看上去和以前的吊儿郎当不一样。

    他眼神突然有些沧桑。

    苏越注意到一个细节。

    江武刚见到杨乐之的时候,他眼神还不是这种状态。

    是老姐出现在雷祭市之后,杨乐之的眼神,瞬间沧桑。

    难道,这就是男人的成长?

    “过命的爱情,一定可以开花结果。

    “等着你小舅子神助攻吧。”

    苏越点点头。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许白雁。

    但他还是相信老爸。

    “嗯,谢谢!”

    杨乐之点点头。

    苏越摇摇头。

    这副正经的样子,苏越突然还有些不习惯。

    等事情结束,杨乐之可能就放松下来了。

    其实杨乐之无论是资质,还出人才长相,那都是顶尖的一批,和许白雁也算般配。

    毕竟,能拿到北武学生会会长头衔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个庸才。

    等待吧!

    ……

    江武市锻造仓库。

    黑老头和薛屏海干杯。

    从现在的局势看来,他们的家园是保住了。

    他们知道神州强大,但却没想到会这么强大。

    还有薛屏海。

    他不断吹嘘自己和苏越的交情,把黑老头羡慕的够呛。

    当然,燃烧雷达的作用,也不能忽视。

    ……

    “墨铠,你笑啊,你不是喜欢笑吗?再笑啊!

    “你杀了我兄弟喂狼,最终就弄出这么一些闹剧?你这是给柳一舟派兵呢?”

    联军阵营,费宵咬牙切齿的质问着墨铠。

    现在算什么买卖?

    仅仅是燃烧雷达,联军还可以用命去填,他们还有机会杀到神州边境。

    可现在呢?

    一顿花里胡哨的呆逼阴谋,竟然给人族培养了铜墙铁壁。

    现在还怎么打?

    又是燃烧雷达,又是罗箭兽妖,人族已经陷入不败之地。

    还玩什么?

    罡树和应山岭也盯着墨铠。

    他们也在等墨铠接下来的安排。

    如果所有的底牌止步于此,那这场战争,就真的成了一场闹剧。

    “墨铠,你还有什么底牌吗?

    “这次,可能真的玩崩了。”

    应山岭也冷冷说道。

    其实应山岭藏了一张底牌,但这张底牌,用一次少一次,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应山岭不会动用。

    毕竟,应山岭对这一仗的执念没有那么深。

    掌目族是远程种族,情况特殊,所以只有四个宗师被神州抓走,虽然被处斩也很不舒服,但却可以损失的起。

    他要看看,墨铠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实在不行,就只能撤了。

    其实墨铠每一张底牌都不错,但坏就坏在柳一舟太强。

    他不仅破了墨铠辛苦布下的局,还让罗箭兽反水,最终弄巧成拙,形成这副尴尬的局面。

    “墨铠,你是联军发起人,联军统帅,而现在这副局面,你阳向族得负责!

    “原本燃烧雷达就很难对付,现在罗箭兽妖又加入战争,我们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

    “说吧,你准备怎么负责!”

    罡树盯着墨铠,言语很冷漠的说道。

    应山岭面无表情,一副老谋深算的表情。

    费宵狰狞着脸。

    自己的族人救不出来就算了,但自己兄弟的仇,一定要报。

    当初墨铠在联合五族的时候,曾经许下过重诺。

    如果这次战争失败,他茂妖城会负责,并且给其他四族巨额的赔偿。

    墨铠不敢不给。

    说到底,湿境八族根本就是彼此敌对的状态,是共同的利益,将彼此聚集在一起。

    我们听你的话,接受你调遣,是希望捞到好处。

    现在好处你兑现不了,就休怪四个种族不客气。

    这种结盟就是如此脆弱不堪。

    甚至,有些肮脏。

    在平日里,四个种族不可能联手去对付茂妖城,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墨铠就如一个欠债的赌徒。

    而他们四个种族,就是赌场老板。

    要去赌徒家里抢东西,当然是联手一起去,毕竟墨铠太强,单一的一个种族,还真的对付不了。

    墨铠阴沉着脸,似乎有水都能渗透出来。

    该死!

    他从来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能走到这一步。

    九品的沼狼妖王,被苏青封挡住,自己的底牌废了一张。

    霜藤甲被人族破解,废了第二张底牌。

    罗箭兽妖更是令人愤怒,哗变就算了,竟然会倒向人族,成了人族的奴隶帮凶。

    坏就坏在罗箭兽妖倒戈。

    现在,湿境联军特别被动。

    九品的高阶战力,势均力敌。

    六、七、八品的中阶战力,同样是一个平衡的状态,哪怕联军稍微强一点点,但也做不到大面积的碾压。

    想两个小时占领江元国,简直就是做梦。

    而宗师之下的低阶战力,人族已经是无敌状态。

    确实。

    墨铠当初联合这群畜生,废了不少口舌,也许下很多承诺。

    他需要这些炮灰的参加,给自己造势,必要的时候替自己牺牲,否则自己的底牌,根本就没有资格打出来。

    墨铠原本想立功,想在八族圣地的巅峰长老面前表现一下。

    可谁能想到。

    本该万无一失的底牌,全部被柳一舟破了。

    咳咳……

    看着满脸讥笑的人族大军,墨铠被气的呼吸不畅,甚至咳嗽了出来。

    墨铠恨啊。

    他恨命运,为什么要捉弄自己。

    到底是哪一环出现了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四个种族抢劫自己,那根本就不用质疑。

    墨铠用膝盖想都知道,等战争结束,茂妖城一定会成为一片炼狱。

    四个种族烧杀抢掠,根本就不会客气。

    他们对茂妖城的繁华,其实早已经虎视眈眈。

    最可怕的是,面对四个种族联军,他墨铠哪怕就是通天彻地,也根本无法阻挡啊。

    费宵和应山岭黑着脸,没有说话。

    他们的表情很明显:等待着墨铠表态。

    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任何人都不可能错过。

    东边不亮西边亮,四个种族总要抓住一头。

    “墨铠,你哑巴了吗?

    “快说,你还有什么妙计,否则就撤军吧。

    “去茂妖城商量一下怎么分配赔偿,顺便……你找个八品的阳向族,我要杀了喂狼。”

    费宵阴阳怪气的说道。

    嗷!

    沼狼妖王也嚎叫了一声,仿佛在说:给本狼的承诺,你也快点兑现,本狼没时间和你浪费。

    “墙倒众人推,你们落井下石的嘴脸,还真是恶毒!”

    俯瞰着气氛凝重的战场,墨铠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长长叹息一声。

    果然。

    湿境八族,永远都不可能团结。

    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有好处,就跟着自己来捞,一旦有一点点小意外,一个个就生怕自己丢了便宜。

    我墨铠能跑了吗?

    你们都是九品,至于这么焦急吗?

    愚蠢。

    愚蠢到家。

    再看看人族的状态,看看人族的团结。

    墨铠突然有些心灰意冷。

    这怎么打?

    能怎么打?

    再等人族发展100年,人族甚至都能在湿境建城,甚至敢杀上八族圣地。

    蠢货们。

    继续内斗吧。

    ……

    “老柳,稳了吗?”

    燕晨云悄悄问道。

    现在对峙的情况已经很明朗。

    由于罗箭兽王的加入,整个战场的风向标都已经改变。

    人族是防守方,还有燃烧雷达,原本就是势均力敌的状态,再加上罗箭兽妖,低阶战场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而九品战力,异族不可能再派遣,人族同样没余力抽调。

    六、七、八品的将级军官,人族也勉强够用。

    虽然将级强者数量不如异族多,但人族胜在是防守方,可以缠斗,而且也只多出来不到十个,坚持两个小时,绰绰有余。

    江元国的防御战,人族真的稳了。

    姚晨卿想谢谢苏青封,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次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粉碎墨铠阴谋,苏青封和他的儿子,居功至伟。

    “距离处刑,还有多久?”

    柳一舟突然问道。

    “差不多还有98分钟,误差不超过3分钟。”

    姚晨卿转头,看了看雷祭市的情况,他是斩首行动的发起人,所以对很多细节了然于胸。

    “别大意。

    “墨铠看上去已经黔驴技穷,而咱们的手里,也已经没有任何底牌。

    “万一墨铠还有什么幺蛾子,就只能玩命了。”

    柳一舟看了眼苏青封。

    果然。

    苏青封摇摇头,表示别看我,除了一对拳头,一张老帅脸,什么都没有了。

    “等待吧,可能根本用不着咱们出手,异族联军就会分崩离析。”

    “除非他墨铠还能凭空变出一支宗师大军,或者一个九品,否则异族根本没有胜算,哪怕再来一批低阶武者,咱们都不怕。”

    燕晨云嗤笑了一声。

    “根据情报,墨铠真的黔驴技穷了,如果还有底牌,他不会等到现在。”

    姚晨卿也冷笑道。

    ……

    在神州各个地方,所有人也分析到了战况。

    如果再没有什么意外,神州的远征防御计划,是成功了。

    虽然没有杀死多少异族,但能守住江元国,就已经是伟大的一次胜利。

    毕竟,以后也没有什么契机,能让五族联合在一起。

    苏越他们也放松了精神。

    能守住就够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参加这种级别的大战,还真是刺激的可怕!”

    孟羊他们也心有余悸。

    真是步步危机。

    神州如果稍有一步挡不住,就是血流成河的下场。

    真的特别惊险。

    “依我看,异族联军要破眼前的局,必须得再来一个九品,或者一支宗师组成的军队。

    “否则,咱们就赢了!”

    杜惊书分析了一下战局,随后替异族出谋划策。

    然而。

    杜惊书收获了一群白眼。

    说的是废话。

    如果还能有一只宗师大军,墨铠怎么可能等到现在。

    “廖平,你怎么了?”

    突然,廖平蹲在地上,正在使劲的揉眼睛。

    “不知道,眼睛突然有点疼,不碍事,别担心。”

    廖平摇摇头。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就在这时候,死寂的长空,又一次响起了熟悉的狂笑。

    对!

    还是墨铠。

    还是那个倒霉透顶的联军统帅。

    装比没输过,打仗没赢过。

    他似乎得了失心疯,歇斯底里的狂笑着。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疯了?

    就这么一场失败,就彻底疯了?

    好歹是堂堂神长老,不至于吧。

    “柳一舟,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我敬佩你。

    “不过我墨铠还是要给你上一课,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费宵,你也给我看着,你一个跳梁小丑,没有我阳向族,根本什么气候都成不了。

    “要破眼前的局,其实很简单。

    “来一个九品,或者再来一支宗师大军……对吗?”

    狂笑过后,墨铠瞳孔猩红的盯着柳一舟。

    他是真正憎恨。

    这个畜生,毁了自己苦心布局的一切,让自己沦为个笑柄,还要被费宵这种蠢货欺辱。

    墨铠恨不得吃了柳一舟的肉。

    “对。

    “如果你还能找来九品妖兽当帮手,我柳一舟佩服你神通广大。

    “当然,你还可以找来一支宗师大军。”

    柳一舟眯着眼。

    “老柳,不正常。

    “墨铠这老小子身上,有一股气息,很妖异,很邪门。”

    苏青封小声说道。

    他突然有一股很不详的预感。

    费宵他们距离墨铠更近,他们对这股预感的感知,要更加清晰。

    “这气息……”

    应山岭猛地转头,瞠目结舌的看着墨铠。

    是……魔道战法。

    而且还是绝世战法的级别。

    这怎么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

    “柳一舟,原本我不想用这招,毕竟会付出一些代价。

    “但这是你逼我的。

    “是你们逼我的。

    “想要一支宗师大军吗?

    “可以……如你们所愿。

    “哈哈哈……魏远军团,江元国皇族,你们的熟人……回来了!”

    嗖!

    嗖!

    嗖!

    就在墨铠狂笑落下。

    湿境入口,发出了异常尖锐的破空声,其音波之尖锐,竟然令不少靠近裂缝的异族直接倒下,随后抱着耳朵打滚。

    哪怕是五品异族,不少武者都七窍流血,痛苦不堪。

    而在空中,则飞出来13个漆黑的木盒子。

    木盒子飞翔的速度很快,在空中都拖出一道道漆黑的匹练。

    随后,木盒子急刹,悬空停留在江武大门口的上空,嗡嗡颤抖。

    木盒子一人高,上面沾满了腥臭的淤泥。

    全场震撼。

    这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股妖异的气息,令人窒息。

    咚咚!

    咚咚!

    苏越心脏狂跳,他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这又是什么鬼把戏。

    墨铠这畜生,还真是个宇宙级的大阴比,对红锅都隐瞒的这么深,这些棺材一样的东西,他都没有听说过。

    轰隆!

    轰隆!

    轰隆!

    随后,这些黑盒子如萝卜一样,笔直的砸在地面,震荡之声此起彼伏。

    扒拉!

    扒拉!

    扒拉!

    之后,黑盒子的一个平面,砸落在地面。

    砸落的方向,有朝着人族,也有朝着异族。

    这时候,盒子里的东西,也第一次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咕咚!

    苏越被吓的头脑发闷。

    黑盒子里,竟然是人族的……尸体。

    尸体脸色铁青,身体浮肿,明明就是已经死亡的人族武者。

    嗡!

    然后,令人震撼的场景出现。

    那些尸体的眼珠子,猛地睁开,当然,瞳孔里没有眼球,只是一片漆黑。

    “我的天……秽、秽土转生?”

    王路峰一声惊呼,连嗓子都嘶哑到极限。

    “动画片看多了吗?这是绝世战法,魔道的绝世战法。”

    陈宇辉惨白着脸。

    “魔道战法?”

    苏越转头。

    他又学了个新名词。

    “对……廖平爆种的战法,就是魔道战法的一种。”

    ……

    抱歉,更新完了。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