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难追:总裁爹〕〔仙尊奶爸从无敌开〕〔无敌继承人〕〔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重生之完美未来〕〔大演帝〕〔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爸真是大明星〕〔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星之所向心之归途〕〔快穿女配生存计划〕〔影帝你的小迷妹上〕〔别歌帝后〕〔我和死对头恋爱了〕〔乡村小神农〕〔我的极品老婆〕〔九八年暖又甜〕〔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叶尘叶小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1章 我想献祭脚气
    呼呼呼呼!

    所有人都注视着15个黑盒子,或者也可以说是棺材。

    一道道的黑色的气流,绕着棺材盘旋,最终形成了15道漆黑的飓风,宛如恶蛟一般,在上空扭曲。

    原本就昏暗的天,瞬间更加阴沉,给人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咕咚!

    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

    所有武者都狠狠咽着唾沫,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眼前的一切,根本就不敢置信。

    人族不少武者咬牙切齿,棺材里这些尸体,可是人族啊。

    用膝盖想都知道,墨铠绝对没安好心。

    ……

    “墨铠,你用武者尸体炼蛊,不怕自己寿元折损吗?”

    天空上。

    柳一舟目光阴沉的注视着柳一舟。

    这老畜生是疯了吗?

    魔道战法,必然需要牺牲一些东西。

    而这种操控尸骸的战法,一般要用你自己寿命去交换。

    墨铠这次简直是要玩命啊。

    “你是个狠人!”

    苏青封都咋舌。

    用自己的寿命,去玩魔道战法,得多大勇气。

    关键为了救31个垃圾宗师,至于嘛。

    应山岭他们同样满脸不可思议。

    墨铠这家伙,竟然在背地里还修炼了这么恐怖的魔道战法。

    关键,他竟然还真的舍得使用。

    真的减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一舟,姚晨卿,你们满意了吗?

    “费宵,应山岭,钢骨,你们咄咄逼人,现在呢?也满意了吧。

    “大家都满意就好。

    “我墨铠说过,这次要轰破你神州边境,杀到雷祭市,那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哈哈哈哈……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拿出来……柳一舟,你不是喜欢玩吗?

    “来,咱们一起玩,豁出命的玩。

    “一具宗师尸体,耗费我墨铠三年寿命,15个尸体,不过是区区45年寿命而已,我墨铠无所谓。

    “柳一舟,我敢玩,你敢吗?哈哈哈……懦夫……”

    墨铠再一次放声狂笑。

    这一次,他歇斯底里的藐视着所有人。

    这场战争,他已经必胜。

    这战法,是墨铠从湿境遗迹里发现的孤本,是绝世战法,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能懂。

    想重新掌控战局的主动权,就只能增加筹码。

    15个六品宗师,就是墨铠的最后筹码。

    为此,不惜付出45年寿命。

    别看墨铠表面上笑的猖狂,他心里苦啊。

    箭在弦上,已经是骑虎难下。

    如果这场战争失败,茂妖城将永无安宁,甚至自己还会被绝巅族尊责罚,到时候损失更残酷。

    寿元很珍贵,但墨铠还有一张杀手锏。

    红锅。

    只要赢了战争,就可以让红锅帮自己去找绝巅机缘。

    等突破绝巅之后,今天的屈辱,必将百倍、千倍的奉还。

    不管是你一舟,还是费宵,还是应山岭。

    你们今天给我墨铠的辱,我会让你们悔恨终身。

    可惜,这秽坟馆每次施展,就必须要用尽全力,根本没办法留手,其实10具尸体已经绰绰有余,可墨铠贪婪,这几十年,悄悄炼化了15具尸体,最终只能全部释放出来。

    赢!

    这一次,茂妖城必须要赢,要赢的干净利落,要赢的柳一舟心服口服。

    “45年寿命,大手笔啊!

    “墨铠,你虽然是九品,但这么不惜一切的浪费寿命,哪怕丹药也补不回去,你只是个九品,不是神仙。

    “你厉害。”

    柳一舟都忍不住夸赞了墨铠一句。

    真是个狠人。

    45年寿命啊。

    哪怕九品武者比普通人活的长久点,但150岁,也就差不多到头了,这是自然的规律。

    无论人族,还是湿境八族,寿命都差不多。

    或许,突破到绝巅,还有机会续命。

    可绝巅……机会渺茫。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人族其实已经赢了。

    哪怕雷祭市真的被攻破,这一波也赚。

    能消耗一个阳向族九品45年寿命,这简直是大获全胜。

    关键他是墨铠,他的阴谋出了名,谁都头疼。

    能早点死,简直造福人类。

    “墨铠老兄,我苏青封先表达一下敬意。

    “我估计了一下,你召唤的尸体,虽然算六品傀儡,不死不灭,但最多坚持两小时就会灰飞烟灭。

    “你的初衷,应该是想培养一支傀儡大军吧?15具尸体不多啊。

    “你是不是得绝症了?

    “有病得治疗,别这么莽撞嘛。”

    苏青封观察了几眼,便看出了尸体傀儡的弱点。

    他以前经常在湿境浪,也见识过不少类似的尸体傀儡术,缺陷大同小异。

    不死不灭,不疼不痒,没有畏惧。

    这是优势。

    但傀儡没有思想,也没多少战力,毕竟没智力,战法施展不出来,只能用原始的气血之力去乱轰一顿。

    而且这种傀儡不持久。

    虽然只剩一颗脑袋,还可以来撞你,但时间一到,就会直接烟消云散。

    这个时间,大概就是两小时。

    苏青封说话的声音很高,所有人都能听得到,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傀儡的缺陷。

    不持久。

    两小时后,不攻自破。

    “哼,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苏青封,竟然连我的战法都知道。

    “有机会,我一定亲手斩了你,顺便斩了你的儿子。”

    墨铠咬牙切齿的盯着苏青封。

    这个畜生比柳一舟还要可恶。

    他儿子破了自己的霜藤甲计划。

    他又破了自己的罗箭兽和沼狼妖皇计划。

    简直是全世界最可恶的孽畜。

    “估计你要失算。

    “我还不到50岁,我儿子年纪更小,你也不珍惜自己的健康和寿命,45年啊,说没就没了。

    “还有几天活头?

    “我觉得你赶紧退休算了,痒痒鸟,跳跳广场舞什么的。”

    苏青封看着墨铠,这智商,一言难尽。

    “哼,本尊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你们只需要知道,这场战争,胜利属于我墨铠!”

    墨铠被苏青封气的够呛。

    你才的了绝症,你才需要去跳广场舞。

    蠢货。

    “苏青封怎么办?咱们怎么应对?”

    燕晨云焦急的看着苏青封。

    他觉得苏青封应该有办法。

    “青王,在山的那头,海的那头,还有什么杀手锏没?”

    大都督也焦急的看着苏青封。

    墨铠的底牌,还真是捅在神州心脏的一刀,根本就无解。

    “还有一群葫芦娃,各个本领大,你要不要?

    “没戏了。

    “下令所有宗师级将官,组成绝对防御阵型,能防一分钟,就算一分钟吧。

    “我只是个临时越狱的临时工,尽力了。”

    苏青封摇摇头。

    墨铠连45年寿命都牺牲了,还能怎么办。

    人家墨铠是创业,输了万劫不复,是在玩命。

    我呢?我是打工的,还是临时工,完事还得回去服刑。

    我哪来的杀手锏。

    ……

    江武校门。

    人族大军严阵以待。

    缭绕在棺材上的气流越来越狂暴,也越来越阴森。

    嘎嘣!

    嘎嘣!

    嘎嘣!

    那些尸体也开始扭动着脖子,活动着胳膊,虽然还没有彻底复苏,但看上去简直和僵尸一样可怕。

    有几个宗师企图去打碎黑棺,提前轰碎尸体。

    可惜,那些黑色飓风就是一层防护,哪怕八品都无法轰碎黑棺。

    “魔道战法,到底是怎么会事?”

    苏越皱着眉问陈宇辉。

    廖平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刚才身体不舒服,一定就是因为这些黑棺。

    陈宇辉说廖平就在修炼魔道,他特别好奇。

    “魔道战法,其实算一种捷径战法,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临时发挥出数倍的杀伤力。

    “当然,走捷径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很惨重的。”

    陈宇辉解释了一下。

    “那我们的战法呢?属于什么战法?”

    王路峰问道。

    “你们属于武道战法,也就是正统战法,需要苦修,见效慢,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陈宇辉道。

    “廖平呢?

    “他的战法,有什么后遗症?”

    王路峰又问道。

    好端端的人啊,能吃能喝,撩妹水平一流,也没见缺胳膊断腿。

    “眼睛,也就是视力!

    “廖平现在的近视程度,已经是人类极限,如果不是高度数眼镜,他三米外,人鬼不分。

    “这种牺牲,你们觉得还不够吗?”

    陈宇辉反问道。

    “哇,原来是这样,科技改变命运。”

    杜惊书点点头。

    “将军,修炼了魔道战法,会不会成为邪门外道?

    “我辈武林中人,名门正派,该不该将这群魔头斩尽杀绝,还给江湖一个朗朗太平。”

    王路峰大义凛然的盯着廖平。

    这货要大义灭亲。

    虽然大家是同学,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我王路峰选择正义。

    “朋友,平时少看电视剧,多看新闻联播。

    “筷子能吃饭,也能捅死人。

    “现在已经27世纪,用战法区分人的善恶,你得多幼稚。”

    “所谓魔道战法,只是献祭自己,提前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的一种方式,仅此而已。”

    陈宇辉黑着脸。

    现在的年轻人,格局都这么大吗?

    六亲不认,动不动就要替天行道。

    “对了,你们也别觉得‘献祭’这两个字多神秘。

    “说白了,就是后遗症。

    “就像小时候喜欢抄作业的同学,虽然可以轻松蒙混老师,但考试的时候,就献祭了自己的成绩,名列倒数。

    “一换一而已。”

    陈宇辉又解释了一句。

    “将军,哪里能学到魔道战法,我想献祭了我的雀斑,特别烦人。”

    冯佳佳一句话,让陈宇辉震惊了。

    “我也要学,我最近老起痘痘,还有黑眼圈,皮肤都有点暗沉,这些东西我想全献祭了算了。”

    牧橙也一脸坚毅。

    确实,她额头有个痘痘。

    陈宇辉咬着牙。

    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你长痘痘,是内分泌失调,你得让男朋友帮忙啊。

    “脂肪的献祭效果怎么样?”

    田宏伟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腩。

    “我有祖传的阑尾可以献祭,魔道战法,我学定了。”

    孟羊狠狠点点头。

    “对了,白小龙,你把脚气献祭一下,要不踢人的时候太臭了。”

    孟羊又提醒了一句。

    苏越皱着眉。

    他也在思考,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献祭的东西。

    突然,苏越看到杜惊书满脸惆怅,他正在盯着自己裤裆看。

    这憨比,不会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吧。

    “祖宗们,消停点吧。

    “献祭的部分,一般都是功能**官,而使用的次数越多,被献祭的可能性就越大。

    “廖平是运气好,他可以带眼镜,这后遗症几乎和没有一样。

    “你们看看墨铠,他献祭的可是生命力,一口气45年啊。

    “青春痘什么的,别想了!”

    陈宇辉摇摇头。

    他发现自己的三观开始坍塌。

    武大都不给他们普及这些知识点吗?

    “还有,修炼魔道战法,天赋比勤奋重要,运气比传承重要。

    “绝世战法不一定是魔道战法,但魔道战法,一定是绝世战法。

    “所以你们哪怕愿意献祭,也没有任何机会。”

    陈宇辉又补充道。

    其实武大懒的普及也对,根本就没有必要,魔道战法太生僻。。

    神州现在是平稳发展期,大概率不需要武者去牺牲自己。

    “将军,那这些僵尸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对付?”

    白小龙阴沉着脸问道。

    如果15个宗师级傀儡冲过来,人族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罗箭兽可以挡得住低阶武者,但却挡不住宗师啊。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不到两分钟时间,黑棺已经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有些黑棺已经开始破裂。

    一股股狰狞恐怖的气息,也朝着人族阵营蔓延过来。

    “神州和江元国的所有宗师,会联手布置成防御阵,应该可以抵抗一段时间。”

    陈宇辉脸色铁青。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大将们没有什么特殊的应对方案,江元国八成是要失守。

    而自己使命特殊,还不可以去参战,要保护这群祖宗。

    必要的情况下,还是强行运回神州吧。

    嗡!

    嗡!

    嗡!

    果然,随着尸体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明显,神州阵型的宗师走到江武门口。

    他们纷纷拿出兵器,用身体交织成了一张防护网。

    而在防护网的核心位置,是防御力最强的罗箭兽王。

    它虽然是八品,但毕竟重伤,勉强能发挥出接近七品的实力,不过罗箭兽王防御力惊人。

    “这阵法以罗箭兽王为核心,可以变化队形,分摊伤害,几乎没有太薄弱的点。

    “但关键的地方,也在罗箭兽王身上,如果这个核心出了问题,一切就奔溃了。”

    观察了几秒钟,苏越喃喃自语。

    这阵法,其实是排兵布阵的一种,强项是宗师强者们可以彼此配合,发挥出很强的防御力。

    这是战场的智慧结晶。

    屠宗师链也是阵法。

    但这种阵法,是基于气血的配合战法,和军阵截然不同。

    军部,真的不简单。

    异族宗师虽然人数众多,但很难冲破罗箭兽王这个核心点。

    “苏越,你能看懂战阵?”

    见苏越喃喃自语,陈宇辉好奇的问道。

    如果不是在装比,那苏越就是有真本事,能看出战阵精髓的低阶武者,可真的罕见。

    其他人也看着苏越,有些好奇。

    “如果罗箭兽王跑了,咱们的战阵,是不是就会奔溃!”

    苏越阴沉着脸问道。

    罗箭兽王不是人族,更不属于神州。

    它之所以来支援神州,是因为老爸的恩情,算是报恩。

    但报恩是报恩,罗箭兽王不会不要命的报恩。

    如果异族宗师杀的太凶猛,罗箭兽王可能会逃,它也有承受的极限。

    一旦到了那种地步,后果不堪设想。

    “你真能看懂?

    “没错,这防御战阵的核心,就是罗箭兽王。

    “你们几个也注意,一旦罗箭兽王出现力竭的征兆,你们立刻就坐车离开江武市。

    “我不是开玩笑,真的很危险。”

    陈宇辉再次叮嘱道。

    他对苏越真的刮目相看。

    “将军,我觉得您还是去参战吧,别管我们了。”

    孟羊说道。

    “我的任务不一样,军人要服从命令。”

    陈宇辉摇摇头。

    他心里其实已经下定决心。

    只要将这群祖宗送走,就立刻回来参战。

    至于现在,多自己不多,少自己也不少,还是以任务为主。

    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这群人学生还是尽量观战吧。

    他们是未来各个军团的主干,这些经历很重要。

    作为以后的军部将领,见识有时候比实力重要。

    ……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

    终于,伴随着一个又一个黑棺破碎,那些面无表情的宗师傀儡,排成一列,矗立在了异族联军最前方。

    漆黑的瞳孔,妖异阴森。

    乌青色的脸,犹如被浸泡了很久。

    他们虽然是人族战死的宗师,但却早已经没有了人族的特征。

    在傀儡对面。

    人族军阵已经布置完毕,可参战的宗师们心里酸楚。

    对面这些傀儡,曾经可都是人族的功臣啊。

    他们面部浮肿,有些地方支离破碎,早已经分辨不清五官,但人族大军心里还是心疼。

    这些英雄,死不瞑目啊。

    吼!

    罗箭兽王一声怒吼,音波扩散,震耳欲聋,甚至地面的尘土都被席卷而起。

    罗箭兽王也是火大。

    原本自己是来救族人,可现在还要面对这么多宗师。

    但它已经和苏青封交流好。

    一旦有生命危险,自己会放弃镇守,带着族人回归湿境。

    苏青封也没办法,只能同意。

    能多守一会,就多守一会。

    “杀!”

    “杀!”

    “杀!”

    异族大军振奋,他们已经从之前的颓废中走出来,一个个歇斯底里的呐喊着。

    接下来,是宗师级别的战争,他们只要等待,只要看着。

    等宗师撕碎人族的防御网,就可以大肆杀戮。

    天幕上空,墨铠狠狠挥了挥手!

    谁都没有发现,在墨铠的脸上,悄然浮现出了很多皱纹,甚至还长出了即可老年斑。

    轰隆隆!

    轰隆隆!

    刹那间,15个傀儡,已经是疯狂朝着人族大军轰击而去,沿途风雷滚滚,气势恢宏,仅仅是气浪,就令数不清的低阶武者窒息。

    吼!

    罗箭兽王一声怒吼。

    他庞大的身躯上,出现一道深紫色的旋涡。

    而后,大部分傀儡的轰击,直接被罗箭兽王的旋涡所吞噬。

    当然,罗箭兽王也痛苦的开始咆哮。

    太疼啊,什么倒霉买卖。

    “我们也上,先斩了这头畜生!”

    异族的宗师们紧随其后。

    准时间,史无前例的宗师级轰击,一瞬间笼罩在江武大门前。

    劲风翻滚,气浪呼啸。

    数不清的裂缝,如蜘蛛网一样疯狂蔓延出去,大地比朽木还要不堪一击,整个学校都出现了坍塌情况。

    江武内部,不少校舍开始东倒西歪,有些脆弱的老楼已经坍塌。

    别说江武,整个江元国都陷入了地震的状态中。

    那么多宗师联手轰击,其破坏力可想而知。

    哗啦!

    哗啦!

    哗啦!

    江武停放的所有车辆,玻璃全部碎裂,不少汽车的轮胎都彻底爆炸,一眼望去,一片混乱。

    苏越死死皱着眉。

    还好。

    暂时还能保持着一个平衡。

    罗箭兽王的实力,超过了苏越的想象。

    可人族大军还是很危险。

    一旦有任意一个环境出问题,所有的防御,将直接崩溃。

    “是不是,该……出手了。”

    苏越皱着眉。

    自己去了湿境之后,王路峰他们一定也熟悉了屠宗师链的后压位。

    可他们一旦出手,就不可以有任何失误。

    万一异族宗师冲杀进来,第一个就是杀他们。

    苏越不能鲁莽,他得考虑一下。

    毕竟,这还牵扯到杜惊书和王路峰他们的命。

    ……

    “老薛,你说,咱们的江元国,这次还能保得住吗?”

    武器仓库,黑老头一脸颓废的坐在地上。

    虽然仓库在郊区,距离江武有一段距离,但来自江武的震荡,还是令仓库的玻璃哗啦啦作响,满地的啤酒瓶也叮铃桄榔的乱响,甚至有些从桌子上被震下来,酒水飞溅。

    但黑老头根本懒得收拾。

    在他的判断里,江武市挡不住了。

    谁能想到,墨铠竟然能召唤出15个宗师傀儡。

    这该拿什么去打。

    “保不住,那就重建呗!

    “没办法,谁让咱们江元国弱的,但只要咱们有信心,以后一定可以慢慢强大起来。”

    薛屏海也叹了口气。

    他也感觉江武市守不住了。

    但所幸,这次异族联军的目标是神州边境,墨铠只是拿江武市当跳板,不可能大肆的去屠戮普通人。

    “如果还能有个奇迹,那该多好!”

    黑老头苦笑一声。

    “奇迹?

    “这一战,神州已经创造了无数的奇迹,哪里还能再找到奇迹。”

    薛屏海苦着脸。

    其实,江元国都已经习惯了。

    ……

    与此同时,整个神州,所有武者的心,都已经被悬在了嗓子眼里。

    所有的部门,所有武者,都在紧张的关注着战况。

    所有人都惊愕于墨铠的老谋深算,感慨异族之恐怖。

    但看到人族大军还在殊死抵抗,又说不出的感动。

    在科研院。

    严东颜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墨铠竟然舍得牺牲自己45年的寿命。

    妖兽,你一定要守住啊。

    他只能祈祷。

    在西武,赵江涛他们也各个凝神静气,不知道战争的最终导向。

    侦捕局。

    王南国紧张到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这个多宗师的大战,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王南国甚至还可以见到王路峰的身影。

    还好,儿子目前安全。

    小小年纪,就能近距离体验这种战争,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可惜,王路峰太弱,也帮不上什么忙。

    在杜家。

    杜家从上到下,所有人也关注着这一战,当然,他们也关注着杜惊书。

    虽然他没有参战,但也算战争的参与者。

    杜老爷子很高兴。

    弓家也在关注着弓菱。

    其实很早之前,弓老爷子就在浑身颤抖。

    他能看得到,弓菱身上背着首席玄弓。

    这根本不可能。

    如果领悟不到玄弓九式,根本就拿不到首席玄弓。

    而自己的孙女,只是个二品武者,她怎么可能拿得起首席玄弓。

    就这样,弓老爷子一直在疑惑着。

    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战争能立刻结束。

    廖家。

    家长同样在关注着廖平。

    廖吉口干舌燥。

    田家,大家也在关注着田宏伟的战况。

    他们的家人根本想不到,苏越瞳孔闪烁,正在盯着一张张异族宗师的脸。

    苏越口中喃喃自语。

    他在辨认。

    他在分析。

    所幸,罗箭兽王给力,给人族创造了大量的时间。

    ……

    恐怖的轰击,已经持续了五分钟。

    柳一舟他们这些九品,依然是五对五,还可以保持平衡。

    “墨铠,距离行刑,还有不到90分钟,咱们能来得及吗?”

    原本是大好的局面,可因为一头罗箭兽王,人族的防御阵迟迟没有被撕裂。

    费宵又开始焦虑。

    他只能找墨铠发火,这老畜生,嚼一嚼,可能还能嚼出水来。

    这一次一定要把墨铠彻底炸干。

    能用人族来消耗墨铠,也是极好。

    “墨铠,你还有什么杀手锏,赶紧拿出来,别藏着了!”

    罡树也焦急道。

    闻言,墨铠漆黑着脸,气的七窍生烟。

    老子连45年寿命都烧没了,还能有什么杀手锏。

    你们都是脑残吗?

    “应山岭,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不准备奉献一点吗?

    “你应该清楚,联军里你掌目族宗师最少,勇士最少,而你却要捡大便宜。

    “据我所知,你手里有一座悬空箭塔,可以在2300的高空进行射击,可立于不败之地。

    “这是五族共同的战争,你为什么不用?”

    墨铠质问道。

    “应山岭,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敢藏着?”

    费宵又怒气冲冲的盯着应山岭。

    一个个,都藏着阴招。

    “哼,你们懂什么?

    “悬空箭塔需要组装,需要充能,从战争开始,我就已经在准备,你们这些目光短浅的蠢货,又能知道什么?

    “墨铠,费宵,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在天空之上,那又是什么?”

    应山岭冷笑着看了眼天空。

    闻言,墨铠他们也连忙转头。

    果然。

    在更高的虚空,又一座很古朴、很简陋的箭塔漂浮着,就如海面上的一艘船。

    是时候占便宜了。

    悬空箭塔不可以永久使用,而且剩余次数已经不多,几乎是用一次少一次。

    但掌目族人数确实最少,不能留下把柄。

    其实根本不用什么充能,之前应山岭纯粹是怕浪费而已。

    现在已经稳了。

    人族黔驴技穷,失败是迟早的事情。

    锦上添花,才是掌目族的做事风格。

    苏青封他们也察觉到了悬空箭塔,他们冷冷看着应山岭。

    该死的掌目族。

    悬空箭塔什么时候悬空,谁都没有察觉到。

    这也不怪他们,在九品的压制下,柳一舟等人的感知力也迟钝的很。

    ……

    人族阵营。

    随着罗箭兽妖伤势越来越严重,大军的气氛也凝固到极致。

    陈宇辉准备让苏越他们先走。

    而苏越,却皱着眉。

    这一会时间,他不断在观察着异族联军的六品。

    这些宗师的风格,哪些防御力薄弱。

    他都要心理有数。

    咻!

    也就在这一刻,苏越被一道音爆声惊醒。

    眨眼间,上空出现了一道斜着的火线。

    不对。

    应该是一根箭矢,沿途摩擦空气,摩擦出来炽热的火线。

    箭矢的目标……罗箭兽王。

    噗!

    当箭矢落下来的时候,空气似乎都被点燃。

    然而,这根箭矢,并没有刺入罗箭兽王体内……噗……一个江元国的六品宗师,替罗箭兽王挡住了这一箭。

    他虽然是防御型武者,但小腹依旧被洞穿出了碗口大的血窟窿。

    宗师,重伤!

    没办法。

    除了用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荡开这一箭。

    而罗箭兽王,绝对不可以出事。

    这里是江元国。

    牺牲,也只能由江元国的武者先来。

    这个国家的武者,并不懦弱。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