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2章 湿境不平,老兵不死
    震撼!

    惊恐!

    各种情绪蔓延开来。

    负伤的宗师在服用疗伤丹药,他的伤口勉强才止血。

    罗箭兽被吓的够呛,毕竟,它是目标,也率先体验到了那一箭的恐怖压迫。

    宗师。

    在天上射箭的,是个掌目族的宗师。

    无论是精准度,还是箭矢的伤害,都是一等一的水平。

    如果不是有人族替它挡箭,自己绝对会负伤。

    罗箭兽王看着源源不断轰击而来的异族宗师,已经有了想逃撤退的想法。

    但碍于面子和苏青封的恩情,它还在犹豫。

    炽热的箭痕,还在空中扭曲着,没来得及消散。

    双方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天空。

    可怕啊!

    2000多米的高空,竟然还有一个掌目族的箭矢狙击点。

    那么高的地方,除了九品,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轰击得到。

    可人族的几个九品,被墨铠他们压制的很死。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

    掌目族已经占据了无敌的致胜位置。

    “哈哈,卑贱的人族,你们给我听着。

    “在我掌目族的箭下,没有一个武者可以逃命。

    “下一箭,我一定穿透这个畜生的眼球。

    应山岭的狂笑,不断回荡在长空,他笑的格外猖狂。

    终于轮到我了。

    墨铠和跳梁小丑一样蹦跶了好久,现在终于轮到我应山岭出头。

    这一战的关键,还在我掌目族身上。

    该死!

    柳一舟死死锁定着天空。

    他恨的牙痒痒。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墨铠的僵尸傀儡,已经足够难缠,现在又蹦出来一个掌目族。

    更可恨的事情,是任何人都奈何不得那个悬空箭塔。

    现在的罗箭兽王,本能就是个活靶子。

    苏青封也皱着眉。

    他估算了一下距离,自己的妖刀,甩不到那么远,而且这头该死的沼狼妖皇,也不会允许自己出手。

    事情太被动。

    人族大军一片死寂,每个武者都凝重着脸。

    他们恨透了这群畜生。

    特别是江元国武者,更加愤怒。

    如果守不住,那就是国破家亡的下场,再要建设起来,又得浪费十几年时间。

    江元国需要喘一口气啊。

    ……

    “弓菱,能不能将那畜生射下来!”

    杜惊书看着弓菱说道。

    其他人也看着弓菱,毕竟她背着弓箭。

    而弓菱低着头,一脸惭愧。

    先别说2000多米的射程,自己能不能做到。

    就是这首席玄弓,自己也拉不开啊。

    玄弓无弦,得宗师才能启动。

    普通的弓箭,而且还是射日的角度,破1000都难。

    弓菱目测,悬空箭塔最少都有2300米。

    根本就是妄想。

    “小杜同学,这种话以后别说,比较暴露你的无知!

    “弓菱同学只是三品,哪怕她就是宗师,也几乎不可能射到2000多米,掌目族的天赋和人族不同。

    “人族弓箭手要估计的东西很多……风向,风速,光线,空气密度,空气折射,甚至还有空气的湿度……1000米之后,弓菱失误一毫米,在目标点,就是好几米的差距。

    “掌目族有第三只眼,而且他们对目标有着一种特殊的天赋,人族很难达到。”

    陈宇辉摇摇头。

    无知、狂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这就是当代天骄的缺陷。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

    一直身处于众星捧月的武大环境,也难免会有些飘。

    让一个三品,隔着2000多米距离,射下空中一个掌目族宗师?

    都不敢这么写。

    虽然掌目族的缺陷就是防御力弱,堪称最薄的脆皮,但掌目族根本就不会近战,一个个逃的比兔子还要快。

    “原来是这样,弓菱不好意思啊。”

    杜惊书连忙道歉。

    是自己着急,问的鲁莽了。

    “没、没事,是我没用!”

    弓菱连忙说道。

    她也想救人,可真的做不到。

    三品。

    确实太弱。

    这时候,弓菱又想到太爷爷一箭断河山,力挽狂澜的画面。

    自己真的是没用。

    “我宣布,你们所有人,立刻上车!

    “这次是军令,任何人不得违背,否则我会击晕你们。

    “谁都别和我谈条件,我不是和你们商量,是命令!”

    随后,陈宇辉指着旁边的无玻璃汽车,语气严肃的说道。

    这一次,他不在如一个帅大叔,反而像是冷面的铁血教官。

    对!

    事情紧急,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陈宇辉没空开玩笑。

    严肃的气氛,令空气都有些寒冷。

    随后,杜惊书他们看着苏越。

    “你们看苏越也没用,哪怕青王在,我也会击晕他!”

    陈宇辉语气越来越凝重。

    ……

    “哈哈哈,卑微的人族,你们恐惧吗?

    “等着吧,让我来看看,下一箭,是那个蠢货来阻挡。

    “你们这群蠢货全部中箭之后,我看那畜生还怎么阻挡我联军。”

    应山岭的声音又回荡在虚空。

    可惜,由于空气摩擦的太厉害,箭矢无法淬毒,否则事半功倍,这点有些遗憾。

    罗箭兽王不安的低吼着。

    说实话,它心里真的有些忌惮。

    箭矢的力量,绝对可以破了自己的防御,罗箭兽王实在是不想再负伤。

    吼!

    吼!

    吼!

    远处的罗箭兽大军也在低吼,它们仿佛在劝阻罗箭兽王,不要再蹚这场战争的浑水。

    陈宇辉的眼睛里,逐渐开始不耐烦。

    甚至他掌心里已经翻滚出气血波动。

    没时间浪费了。

    ……

    “应山岭,如果老朽判断的没错,你的虚空箭塔,耐久度快没了。

    “上面的掌目族宗师,还需要用气血修补浮空箭塔。

    “下一箭,你五分钟后才能射下来吧。”

    也就在这时候,一道陌生又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所有人猛地回头。

    在江武的后方,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缓缓走来。

    他头发花白,步履蹒跚,还穿着病号服,手背上应该是刚刚拽了吊瓶的针,胶带纸还贴着。

    “房历言老王爷!”

    江元国一些武者惊呼道。

    房历言。

    他可是江元国传奇弓箭手,可退休已经多年。

    对了。

    前段时间,异族骚扰江武市,房历言一箭伤了一个阳向族宗师。

    可随后,他便进入了重症病房,很多人以为他挺不住了。

    “老王爷!”

    江武校长房冠鸣也转头,诧异的看着房历言。

    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战场。

    苏越一脸好奇。

    说起来,自己去湿境,还是这个老头伤了阳向族宗师,自己反而因祸得福。

    “老先生!”

    弓菱更是瞠目结舌。

    房历言将首席玄弓传授给自己之后,他就让自己离开墓冢。

    弓菱以为,房历言会安心养老。

    谁知道,房历言上次贸然动用气血,从而昏迷不醒,最终一直躺在重症病房。

    医生说房历言的情况很糟糕,哪怕能出院,这辈子也不可以动用哪怕一点点的气血。

    可他本该在医院养伤,为什么会来江武战场!

    话落,弓菱连忙跑过去,搀扶着房历言。

    “这位将军,可以让弓菱再留几分钟吗?”

    众目睽睽下,房历言走到陈宇辉面前,有些歉意的请求道。

    这时候,对战的九品都看着房历言。

    他们不知道房历言要干什么。

    “这……”

    陈宇辉皱着眉。

    你一个重伤老者,来战场又能干什么?

    “算算时间,掌目族的下一箭,会在四分钟后射下来。

    “请您给弓菱两分钟时间,多谢了……咳……咳咳……”

    房历言咳嗽着,同时艰难的朝陈宇辉鞠了个躬。

    房历言也知道弓菱这群人的重要性,他理解陈宇辉的焦急。

    但以他现在的状态,必须要借助弓菱的首席玄弓,才可以试一试……试一试破了掌目族的箭塔。

    “使不得!”

    陈宇辉连忙将房历言扶起来。

    “我只可以给两分钟时间,抱歉。”

    随后,他沉思了几秒说道。

    “多谢!”

    房历言又点点头。

    随后,他牵着弓菱的手掌,稍微走了几米。

    弓菱浑身颤抖。

    房历言捏着自己的胳膊,捏的很紧,但却不疼。

    弓菱心里很酸,她似乎能感觉到房历言的一种决心。

    “弓菱,能认识你,我很开心,也很高兴。

    “师傅能有你这样的后代,我也替他老人家高兴。

    “2300米射程,其实没有那么绝望。

    “其实,我在年轻的时候,也领悟过一门魔道战法,可惜,是鸡肋,根本没机会施展。

    “但还好有你,我的战法,还可以再燃烧一次!”

    房历言瞳孔里闪烁着很坚定的光泽。

    “先生,您……”

    弓菱越来越焦急。

    她有一种预感,房历言似乎要牺牲自己。

    “弓菱,你仔细听说我!

    “10秒后,我浑身的气血与生命力,会用魔道战法的力量,凝聚成一支诛魔之箭。

    “我把这支箭交给你,并且这支箭,会帮你拉开首席玄弓,你只需要用三品的气息之力,就可以射出这一箭。

    “你不要紧张,也不要有压力,我相信你的能力。

    “哪怕射偏,其实也没事,你以后成长的机会还很多。”

    房历言犹如在交代后事。

    “这……我……”

    弓菱浑身颤抖,有些语无伦次。

    “我风烛残年,能死在保守江元国的战场上,是我的荣耀,也是我的归宿。

    “弓菱,你也是弓箭手,也是武者,你应该替我高兴。”

    房历言干枯的手掌,放在了弓菱的肩膀上。

    “嗯,我明白了,老先生,你是伟大的。”

    弓菱狠狠点点头。

    这一刻,她突然坚强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强。

    平静。

    弓菱必须保持平静,她的瞳孔里,不可以有一点点的泪水。

    她要以最完美的状态,替房历言完成最荣耀的一箭。

    任何闪失,都不允许出现。

    嗡嗡嗡!

    这时候,弓菱背上的首席玄弓,开始嗡嗡颤抖。

    弓菱深吸一口气。

    她高高举着首席玄弓,虽然玄弓无弦,但弓菱还是将手掌放在了弓弦位置。

    抬头。

    瞄准。

    这时候,弓菱的瞳孔宛如两颗黑宝石,绽放着异样的光泽。

    起风了。

    弓菱的长发在飞扬,她犹如一个战争女神。

    房历言欣慰的笑着。

    与此同时,从房历言身上,有一股又一股的猩红色气血,过渡到了首席玄弓之上,甚至有些粘稠。

    而房历言原本就蜡黄的皮肤,则更加干枯,就如被晒干了水分的牛皮纸一样。

    房历言原本就枯瘦,随着猩红色气血过渡,他的皮肤还在坍塌。

    ……

    “快,阻止他!”

    墨铠急忙下令,他能感觉到,这个人族老头,正在用魔道战法。

    这老头的战法,更加歇斯底里。

    这是在献祭生命,比献祭寿命还要残酷。

    献祭之后,就是死。

    用膝盖想都知道,这一招很危险。

    应山岭也焦急。

    房历言说的没错,悬空箭塔确实没有耐久度,需要宗师用气血修补后,才能支撑着下一箭。

    没办法,掌目族在射箭的时候,也会有反震,所以悬空箭塔需要一直充能。

    “墨铠,你紧张什么?

    “一个三品的小武者,一个将死的老头,他们能翻起什么风浪,把你吓成这副德行!”

    费宵一声冷笑!

    该紧张的时候乱笑,现在这局面,还能有什么幺蛾子。

    “你知道个屁!”

    轰隆隆!

    轰隆隆!

    墨铠话落,异族的宗师们,再次歇斯底里的朝防御阵轰击而去。

    虽然一个宗师重伤,但有罗箭兽王,人族防御阵还能支撑得住。

    起码,可以支撑着射出这一箭。

    廖平又揉着眼睛。

    每次附近有人施展魔道战法,廖平的眼睛就格外不舒服。

    苏越舔了舔嘴唇。

    这个老人,给他的震撼格外大。

    都已经到了这把岁数,竟然还在想着为国捐躯,这得多大的情怀。

    这次献祭,真的是在献祭生命啊。

    杜惊书他们心里也有不舒服。

    该死的异族,将人族逼迫到这种地步。

    风烛残年的老人……悲哀啊。

    嗡嗡嗡!

    嗡嗡嗡!

    不知不觉,弓菱的首席玄弓中央,出现了一支燃烧着猩红色火焰的箭矢,而弓菱的掌心里,也有了弓弦。

    现在的弓弦,完全由房历言的气血操控,弓菱需要用射箭的本领,将这箭矢射出去就可以。

    随着房历言的气息越来越孱弱,江元国所有武者都低着头。

    每个人都说不出的悲痛欲绝。

    看着房历言的生命在解体,他们却无可奈何。

    “老人家守护了江元国一辈子,可我们后代子孙,却没办法保障他一个安逸的晚年,竟然还要靠着牺牲老王爷,去捍卫家园。

    “我们……太不争气。

    “我们愧对国家!”

    一个江元国武者泪流满面,低声呢喃着。

    “江元国武者,都听着。

    “我们江元国贫弱,所以更需要奋发图强。

    “我们背靠神州,要学习神州自强不息的精神,刻苦拼搏,只有这样,江元国百姓,才有资格安居乐业。

    “谨记!”

    房历言的声音回荡在上空,可人们讶异的发现。

    这一次,发声的位置,竟然不在房历言的身躯,而是在弓菱掌心的箭矢里。

    对。

    一根由气血汇聚成的箭矢,发出了浑厚苍凉的声音。

    “湿境不平,老兵不死!

    “我房历言愿意为了我的国家,流干最后一滴鲜血。”

    唰!

    也就在房历言话落落下,弓菱深吸一口气。

    她狠狠一拉弓弦,那支浸注着房历言生命的箭矢,便直接破空而去。

    咻!

    虚空被刺破,炽热的火焰,就空气都摩擦到扭曲。

    ……

    “我愿子孙后代,能奋发图强!”

    “我愿江元国百姓,能安居乐业!”

    “我愿这片土壤,再没有战乱横生!”

    房历言的残躯,直接摔到在一个武者怀里。

    他最后的念头,就是祝福自己的国家。

    ……

    哗啦!

    箭已离弦。

    江元国所有武者,齐刷刷跪下,并且朝着箭矢,庄重的敬礼。

    神州军方也纷纷敬礼。

    不论国籍,这个燃烧自己的老者,值得所有武者敬佩。

    “湿境不平,老兵不死!”

    陈宇辉咬着牙齿,也庄重的朝着天空的房历言敬礼。

    苏越他们浑身颤抖。

    英雄故事,书本里很多,多到数不胜数。

    但真正看到这种牺牲,他们还是感觉到了史无前例的触动。

    “也不知道,弓菱能不能射死掌目族宗师!”

    苏越紧张的盯着天上。

    这时候,所有对决的宗师,全部停下了厮杀,所有人都盯着空中看。

    这史无前例的恐怖箭矢,到底有没有效果。

    人族武者希望直接屠杀掌目族。

    而异族联军,则希望这一箭能射偏。

    柳一舟他们都无比紧张的盯着悬空箭塔。

    他们是九品,视力好,而且距离悬空箭塔近,所以我可以看的很清晰。

    这一箭,极准。

    准的可怕。

    谁都想象不到,这竟然是一个三品小姑娘的手笔。

    噗!

    “呃……啊……”

    眨眼时间,天穹之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嚎。

    命中!

    对!

    弓菱手持首席玄弓,一箭命中2300米外的掌目族宗师。

    “弓菱,你杀了宗师,好厉害!”

    冯佳佳情不自禁的惊呼道。

    “没有,他没有死!”

    然而,弓菱懊恼的摇摇头。

    太弱了。

    自己还是太弱了。

    虽然有首席玄弓,虽然有房历言老先生化身的箭矢,但她本身力量太弱,虽然重伤了掌目族宗师,但根本就没有彻底杀死。

    “啊啊啊……该死的人族,竟然伤我,我让你们血债血偿!”

    果然。

    还不等人族大军欢呼,上空就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咆哮。

    能听得出来,掌目族宗师伤的很重,也很痛苦。

    但他没死。

    “该死!”

    柳一舟气的一声怒骂。

    就差一点点。

    如果还能有一箭,这个掌目族必死。

    “起码,又争取了五分钟时间!”

    苏青封也皱着眉。

    难为大家了。

    一个三品武者,一个重伤濒死的宗师,能射出这一箭,已经是逆了天。

    2300米啊。

    开玩笑。

    能射中,就是奇迹,还真别指望秒杀。

    但掌目族的宗师重伤,要再积蓄一箭,又得需要五分钟左右。

    “哈哈哈……可笑的三品,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杀我掌目族的宗师。

    “卑贱的人族,你们等着吧,哈哈哈!”

    应山岭又在狂笑。

    虚惊一场。

    说实话,应山岭看上去淡定,可也被吓的够呛。

    ……

    人族阵营。

    房历言的尸体,已经被江元国的武者抬走。

    弓菱蹲在地上,一脸自责。

    她甚至都哭不出来。

    自己辜负了房历言老先生的命。

    “大家都走吧,虽然我也不想失败,但人族……守不住了。”

    陈宇辉走到弓菱面前,拍了拍她肩膀。

    真的够优秀了。

    能射出这一箭,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但奇迹不可能次次都发生。

    “弓菱,我们走吧!”

    杜惊书他们走过来。

    虽然心里很难过,但为了大局,现在不可以任性。

    这是战场,要遵守命令。

    白小龙他们已经准备上车。

    留下来,只能是添乱。

    “弓菱!”

    苏越却看着天空,无动于衷。

    突然,他冷冷的开口。

    “嗯?”

    弓菱抬头。

    她听出了苏越话语中的异常。

    其他人也一愣。

    苏越的语调不正常,有一种特殊的凝重感。

    “弓菱,我给你宗师的实力,你下一箭,能不能射死那个畜生!”

    苏越目光如箭,阴沉沉的弓菱!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