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气双宝:爹地,〕〔菜鸟经纪人〕〔二次元补完计划〕〔我真不是狗策划〕〔新欢有点儿帅〕〔快穿之虐哭那个渣〕〔丧萌世子燃萌妃〕〔重生嫡女之药妃天〕〔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千金归来之少夫人〕〔爆笑王妃宠翻天〕〔田园喜嫁:小妻太〕〔靳封尘江瑟瑟小说〕〔龙门枭雄〕〔修真强者在都市〕〔冷艳总裁的贴身狂〕〔一婚二宝:帝少宠〕〔系统它牛气哄哄〕〔戏闹初唐〕〔锦绣清宫四爷护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3章 屠宗师
    弓菱瞳孔猛地闪烁,死死盯着苏越!

    他什么意思?

    嗡嗡嗡!

    嗡嗡嗡!

    随着弓菱心脏狂跳,她掌心里的首席玄弓都在嗡嗡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王路峰和杜惊书他们面面相觑。

    大家都不是傻子。

    苏越让他们苦修屠宗师链的后压位,不可能是在闹着玩。

    最难的部位是中压位。

    如果苏越可以就绪,那这屠宗师链,就可以施展出来。

    之前苏越一直无动于衷,王路峰他们以为是苏越失败了。

    杜惊书死死捏着手掌。

    好激动!

    屠宗师啊,他必须得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异族距离咱们2300米,我的极限射程是2000米,还有300米空档,我会失误!”

    然而,弓菱狠狠捏着首席玄弓,又一次悲痛的低着头。

    她特别自责。

    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

    在房历言的帮助下,还勉强可以突破2300米的射程,

    可没有房历言,自己哪怕是宗师,也只能是2000米的极限。

    弓菱真的痛恨自己无能!

    王路峰他们面面相觑。

    其实,真的不能责怪弓菱没用。

    她才是个大一的新生,才是个三品武者。

    别说极限2000米,能米外命中敌人,就已经是百步穿杨的巅峰弓箭手。

    2000米,说出来都是开玩笑。

    掌目族是天生的射手,而他是居高临下的射击,射程本身就会有加持。

    如果双方位置互换,掌目族也做不到2300米。

    白小龙他们一脸茫然。

    苏越在说什么?

    弓菱在说什么?

    他们还不上车,在这干什么呢?

    真的连军令都不听了?

    “苏越,弓菱,我最后再强调一句,你们立刻上车,否则我会不客气!”

    陈宇辉没时间墨迹了。

    他掌心里汇聚着气血之力,准备先击晕苏越这个主心骨。

    这家伙凝聚力太强。

    “苏越,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先回神州吧!”

    白小龙也皱着眉说道。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战线外,轰击还在继续,虽然目前勉强是平衡状态,但谁知道掌目族再射下来一箭,这平衡会不会被打破。

    真的特别危险。

    “弓菱,你很有用!

    “2000米射程……足够了!”

    然而。

    苏越对别人的话,直接是置若罔闻。

    他点点头,鼓励了一句弓菱。

    屠宗师链的每个位置,也有一个极限的链接距离。

    后压位距离灵池,大概有30米极限距离。

    而后压位距离中压位,可以延伸到200米左右。

    中压位与输出位的距离,又可以延伸200米。

    当初严东颜和薛屏海在创造屠宗师链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攻击范围的事情。

    屠宗师链毕竟是为了屠宗师而存在,不可能站桩输出,那就是活靶子。

    但太远的话,各个位置也无法兼顾。

    最终,200米,就成了屠宗师链各个位置延伸的极限。

    弓菱的极限射出是2000米。

    200+200还能再+个20米。

    真的已经足够。

    “廖平,摘了你的眼睛,去燃烧雷达通知房晶淼,彻底打开灵池大门。

    “王路峰、杜惊书、田宏伟,你们三个和廖平一起去,在燃烧雷达的天台,去运转后压位战法,随时准备着。

    “如果燃烧雷达里有人质疑,廖平你直接扔出去,没时间解释!”

    苏越转头,阴沉着脸下令。

    这一刻,这言语中竟然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冷酷。

    “明白!”

    “明白!”

    “明白!”

    廖平心脏狂跳,狠狠点点头。

    王路峰他们也手掌颤抖着。

    话落,四个人猛的朝燃烧雷达跑去,简直和去投胎一样。

    路上,王路峰一把扔了外套。

    只见他里面穿着个白卫衣,卫衣的背后,刺绣着几个很粗的黑色大字。

    “东武王路峰!”

    对!

    王路峰将自己的名字,刺绣到了卫衣的后背,很醒目,让人一眼难忘。

    “我靠,王路峰,你为什么要在衣服上绣名字!”

    杜惊书一声惊呼。

    “这么大的露脸机会,当然要名扬四海,你们都好内敛!”

    王路峰边跑边说。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

    田宏伟被气的咬牙切齿。

    王路峰这个阴比。

    他竟然早就猜到了要露脸,专门定制了一件联名卫衣。

    “你竟然山寨的苏越的创意!”

    杜惊书也气的够呛。

    他也要想山寨,可没时间了啊。

    “这是借鉴。”

    王路峰阴森森的一笑。

    孩子们。

    你们终究还是太嫩。

    只有你们的陆峰爸爸,才能走在潮流最前线。

    “回来!”

    陈宇辉被吓的魂飞魄散。

    疯了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朝着燃烧雷达跑,嫌自己活的太久吗?

    话落,陈宇辉就要将他们抓回来。

    特别是那个廖平,跑的比疯狗还要快一点点,简直是一骑绝尘。

    “将军,一会你也去燃烧雷达,负责守护我们的安全,防止有人会偷袭。”

    陈宇辉刚刚要走,这时候,苏越竟然直接朝着陈宇辉下令。

    “啊?”

    陈宇辉本能的一愣。

    我……你一个三品,在给我下命令?

    我特么,关键还有点被唬住了。

    陈宇辉下意识停下身形,自己都有点不敢置信。

    苏越哪来的这种自信。

    陈宇辉甚至有一种感觉,苏越似乎经常给宗师下命令。

    其余他猜的对。

    在茂妖城,苏越的辉煌,一般人理解不了。

    “将军,我们要杀掌目族的宗师,你的职责是守护我们,具体情况没时间解释,一会你就清楚!”

    苏越又解释了一句。

    “白小龙,把汽车的机盖卸下来。”

    话落,苏越又看着白小龙,他距离汽车最近。

    “啊……呃……好……”

    白小龙一脸懵逼。

    苏越这是在发什么疯,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打开机盖。

    咔嚓!

    一声脆响,大奔驰的引擎盖,被白小龙捏在手里。

    随后,白小龙走过来,郑重的将机盖给了苏越,还很烫。

    这时候,牧橙和孟羊他们,全部一头雾水看着苏越。

    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先打发王路峰他们去燃烧雷达,现在又让白小龙卸下汽车机盖。

    玩什么呢?

    特别是孟羊。

    他远远看着王路峰背后的名字,就想到当日擂台,就想到被苏越气的肝疼的瞬间。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学好。

    “弓菱,调整好情绪,一会也跟着王路峰他们,先到燃烧雷达的顶端。

    “等我口令,你就把机盖甩出去,然后跳在机盖上……我带你飞!”

    苏越又将机盖给了弓菱。

    “这……”

    弓菱从前到后一脸懵。

    她不知道苏越到底有什么计划。

    哪怕屠宗师链能开启,自己也射不到2300米啊。

    带我飞?

    苏越又没有翅膀,怎么飞呢?

    “苏越,就绪!”

    就在这时候,燃烧雷达顶端,廖平和房晶淼手牵着手,传来了信号。

    很顺利。

    毕竟有房晶淼这个公主在,江元国武者很听话,而且燃烧雷达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王路峰他们紧随其后,也爬到了20层的楼顶。

    “弓菱,去吧!”

    苏越将机盖给了弓菱!

    “将军,白小龙,孟羊,还有上帝你们几个,也去燃烧雷达,负责守护王路峰他们的安全。

    “牧橙,你也去!”

    苏越看了眼陈宇辉。

    随后,他双臂张开,微微低着头,一副很诡异的样子。

    同时,还有一股很玄妙的气血波动,从苏越身上蔓延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信苏越,我们走!”

    二话不说,白小龙就朝着燃烧雷达跑去。

    孟羊紧随其后。

    “苏越,你干什么呢?”

    陈宇辉脑子有点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咋感觉你是我上司一样。

    到底谁是宗师?谁是三品?

    “我……稍后就到!”

    苏越微微闭着双眼。

    突然,他的眼前,竟然是浮现出了一本很厚的书籍。

    气血汇聚成的书籍,悬空漂浮,说不出的妖异,苏越面前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这是……烈颠国的战法?”

    陈宇辉惊呼。

    “将军,没时间浪费了,万一江元国内部有奸细,他们很危险。”

    苏越闭着眼,又提醒了一句。

    扑棱棱!

    陈宇辉的惊讶还没有结束,一只厄鸦,从兽蛊术的书籍里飞出来。

    果然。

    这是烈颠国的召唤术。

    这苏越,怎么什么邪术都会。

    不对,我得赶紧去保护别人。

    唰!

    陈宇辉也意识到了问题。

    他身躯一个闪烁,已经朝着燃烧雷达掠去,在他走的时候,第二只厄鸦已经被召唤出来。

    陈宇辉皱着眉,心脏狂跳。

    或许苏越真的有什么计划吧。

    他心里甚至有了期待。

    ……

    一只!

    两只!

    三只!

    ……

    短短几秒时间,苏越的上空,已经有20几只厄鸦在盘旋。

    对!

    简直和变魔术一样。

    苏越的诡异情况,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不少武者满脸好奇。

    那到底是一本什么神奇的书,为什么大乌鸦可以从里面飞出来。

    那些乌鸦可是妖兽啊,虽然一品,但和地球的飞禽不一样。

    “你们烈颠国的战法,被他学走了!”

    特使团阵营。

    美坚国特使提醒烈颠国,言语中有些嘲讽。

    “烈颠国的兽蛊术,很多国家都有,除了变魔术,根本就是没有作用的战法!”

    罗熊国特使嗤笑道。

    这个兽蛊术,被世界各国讥笑过很久。

    关于兽蛊术,还有个典故。

    在很久之前,烈颠国研究出兽蛊术,同样全球公告,甚至比神州这一次还要盛大。

    裂巅峰声称,他们破解了空间奥秘。

    发布会上,人山人海。

    确实。

    兽蛊术可以将妖兽扔在虚空里。

    然而,根本就没用。

    空虚里只能存放妖兽,所以不能当储物空间用。

    并且是宗师以下的妖兽,体型还不能太庞大。

    能有什么用?

    最终,烈颠国经过了无数次打脸之后,再也不提兽蛊术厉害,甚至保密程度也降低了不少。

    最终,其他国家也拿到了兽蛊术的核心秘密。

    可惜。

    不管是美坚国,还是神州,都没有什么新突破。

    就这样,兽蛊术成了国际上的一个玩笑。

    “哼,卑鄙的神州,偷我烈颠国的战法。”

    烈颠国特使气的牙疼。

    但召唤一品的乌鸦,真的太没意思。

    简直是搞笑。

    “你们烈颠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罗熊国继续嗤笑着。

    苏青封他们也察觉到了苏越的情况。

    “他在干什么?变魔术?”

    苏青封一愣。

    柳一舟和姚晨卿也不理解。

    都这个时候了,苏越他们应该立刻走才对啊。

    ……

    神州科研院!

    严东颜在办公室紧张的关注着战况。

    他手里捏着一杯冰水,气的咬牙切齿。

    该死,好端端的战局,因为墨铠该死的亡灵战法,生生被扭转。

    他恨不得自己冲上去杀一顿。

    只有这杯冰水,才能压制一下火气。

    “咦……燃烧雷达……那是……那是,后压位……”

    唰!

    严东颜猛地站起身来,掌心里的水杯已经被直接捏碎。

    没错。

    虽然燃烧雷达的画面不在核心位置,虽然王路峰他们的表现并不显眼。

    但严东颜看的很清楚。

    在燃烧雷达楼顶,四个青年,正在施展后压位战法。

    而且一股股恐怖的气血之力,已经从灵池里被抽出来。

    不对!

    是五个人在施展后压位。

    江元国那个公主,竟然也可以施展出来。

    “难道,苏越成功了?”

    严东颜又将视线锁定在苏越的身上。

    他又是一惊。

    烈颠国战法……兽蛊术。

    他在召唤厄鸦。

    他到底在干什么?

    严东颜也根本不理解。

    ……

    江武市仓库。

    薛屏海瘫在沙发上,欲哭无泪,街道上,已经是一片混乱。

    眼看着江武市即将沦陷,百姓和无头苍蝇一样,在想办法避难。

    还好,神州在边境搭建了一个帐篷之城。

    可薛屏海心里难受。

    多少年了,自己经历过多少次举国避难。

    孩童哭啼。

    老人走不了。

    即便是青壮年,也有很多死在路上。

    根本就无能为力。

    根本就无可奈何。

    薛屏海这次不走了。

    如果异族来了,就拼命。

    杀一个算一个。

    逃……能逃到什么时候,能逃到哪一年。

    黑老头也冷静下来。

    他疯狂灌着啤酒,但他还在关注着屏幕。

    当然,黑老头是江元国人,他关注的重点还是江元国的军队。

    “老薛,你来看……公主站在燃烧雷达的楼顶上,她在干什么?她应该先离开才对啊。”

    黑老头突然惊呼道。

    “唉!”

    薛屏海唉声叹气。

    他不想去看电视,他其实是不敢看。

    “老薛,燃烧雷达出大事了……公主和神州那几个小孩,都站在楼顶,而且还有火柱被抽上来。

    “很壮观啊,他们在干什么?”

    黑老头又在惊呼。

    这一次,他声音都有些嘶哑。

    “火柱?

    “火柱是灵池里的气血被催动,从而出现的情况,灵池在地下室,怎么可能去楼顶……楼顶,楼顶……难道……”

    薛屏海原本还在呢喃。

    突然,他瞳孔猛地一瞪。

    地下室!

    灵池!

    气血被抽离到楼顶。

    神州的年轻人,还有房晶淼公主。

    他们?

    难道是屠宗师链!

    唰!

    薛屏海简直和瞬移一样,瞬间就到了电视机旁。

    “老薛,真的很壮观,你来……你鬼啊……”

    黑老头被薛屏海吓了一跳。

    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连一点响动都没有。

    而薛屏海盯着电视屏幕,简直和傻子一样,一动不动。

    不对!

    他的胳膊在抽搐,和羊癫疯一样。

    ……

    200只!

    240只!

    270只!

    召唤之书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远远看去,苏越现在宛如一颗巨大的火球,看上去异常惊悚。

    更可怕的,还是苏越头顶那密密麻麻的一层乌鸦。

    接近300只。

    每一只都不小,而且这群乌鸦竟然很听话的在原地漂浮着,宛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令人震撼。

    这就是厄鸦与乌鸦的区别。

    在地球,乌鸦绝对不可能这么整齐的停留在空中。

    而湿境的妖兽就可以。

    异常很多,苏越是一方面。

    而在燃烧雷达,则出现了另一个骇人听闻的场景。

    五个年轻的三品武者,盘坐在燃烧雷达楼顶,五道岩浆一样的火焰,赫然是从地下室的灵池内被抽离出来。

    随后,火焰笼罩在五个武者身上,宛如是五个岩浆组成的火焰反应推。

    后压位需要一点点时间蓄力,他们正在努力。

    房晶淼满脸泪痕。

    原本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廖平。

    作为公主,房晶淼已经做好了和异族同归于尽的准备。

    可突然间,廖平一脚踢开燃烧雷达大门。

    他下令所有武者离开,并且要打开灵池大门。

    廖平要开启屠宗师链。

    房晶淼下意识觉得是荒谬。

    但这是廖平说的,她选择相信。

    而房晶淼修炼过屠宗师链,她甚至修炼的中压位,虽然失败了,但后压位的战法,房晶淼滚瓜烂熟。

    后压位多一个人,中压位可以轻松点。

    只是……苏越能扛得起来吗?

    众人远远看着苏越。

    真的很醒目。

    头顶上空的乌鸦密密麻麻,简直像是一团乌云!

    所有人都盯着燃烧雷达和苏越看。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当然,一些科研院的武者,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但不敢确定。

    屠宗师链!

    这太扯了。

    ……

    “幸亏选择了厄鸦当召唤兽,否则还真对付不了那个弓箭手!”

    召唤结束。

    苏越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是时候飞起来了。

    唰唰唰唰!

    苏越施展万索归宗,顿时间,数不清的高密度鱼线,直接缠绕在了厄鸦的双脚上。

    这些鱼线,来自黑老头的锻造工作室。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鱼线的作用不是钓鱼,而是当做武器用,坚韧度绝对超过了择兽筋。

    可惜,在湿境容易被腐蚀,不堪大用。

    但这一战的主场在地球,很多地球的用品,都可以派上用场。

    理论上,施展兽蛊术的时候,不可以再施展其他战法。

    但苏越的情况不一样。

    他彻底理解了兽蛊术的原理,所以可以找到一些漏洞,从而规避这个短板。

    当然,也只是简单的规避,不可以为所欲为。

    苏越脚掌还是不可以移动,甚至肢体的幅度也不可以太大,否者召唤之书散了,厄鸦们也会死亡。

    得小心再小心。

    但万索归宗这种辅助战法,问题不大。

    嗖嗖嗖嗖!

    嗖嗖嗖嗖!

    几十秒时间,无数根鱼线,已经牢牢捆在厄鸦的脚爪上。

    而鱼线的另一端,则系在了苏越的腰上。

    他的腰带有特殊的结构,可以保持支撑。

    不得不说,在地球主场,武者简直太便利,如果在湿境,让厄鸦带着自己飞,特别困难。

    “150只厄鸦,应该能将我固定在200米的高空。

    “剩下的不到150只,可以支撑着弓菱站在引擎盖上。”

    苏越暗自嘀咕着。

    弓菱要射箭,所以她得保持稳定站姿。

    汽车引擎盖的内侧,有很多钢筋,可以捆绑鱼线,另一边太光滑,不实用。

    众人还在讶异。

    谁都猜不到苏越要干什么。

    扑棱棱!

    扑棱棱!

    扑棱棱!

    下一息,苏越给了全世界一个答案。

    对!

    他飞起来了。

    随着150只厄鸦飞天,苏越的身躯,赫然也双脚离地,直接漂浮起来。

    谁能想到。

    无数厄鸦,竟然形成类似热气球的东西,将苏越的身躯带到了空中。

    ……

    全场都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骚断腿的操作。

    让鸟,吊着你飞?

    “青王,你这个儿子……很特别!”

    大都督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惊悚的画面。

    “我干儿子,那自然是智慧无双!”

    柳一舟一脸自傲。

    “我儿子继承了我的优秀,这很正常。”

    苏青封都愣了。

    苏越之所以要封印厄鸦,就是有一颗飞到天上的心?

    他是不是想和太阳肩并肩啊!

    燃烧雷达。

    王路峰他们虽然要施展后压位战法,但依旧是被苏越的操作惊呆了。

    开什么玩笑。

    鸟肉热气球吗?

    这特别都能飞起来?

    弓菱看着手里的机盖,心脏跳动的很厉害。

    她不是个傻子。

    苏越既然能让乌鸦吊着他飞起来,就一定能让自己也飞起来。

    “谁能在引擎盖上打洞!”

    弓菱连忙问道。

    她需要平衡,引擎盖上没窟窿,几根钢管不容易维持。

    “我来!”

    牧橙上前,直接拔出长剑。

    她最擅长的就是精准。

    牧橙点刺的时候,可以做到零误差。

    砰砰砰砰砰!

    弓菱举竖起擎盖,半蹲着躲在后面,牧橙二话不说,绕着引擎盖的边缘,就点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窟窿。

    很齐,排列的异常整齐,和机床打出来的洞一样。

    “多谢!”

    弓菱点点头。

    ……

    外国特使团。

    “你们看那女孩举引擎盖的样子,像不像你们美坚国漫画里的美国队长?”

    罗熊国特使打趣道。

    闻言,众人一笑,唯有美坚国特使冷着一张脸。

    别说。

    弓菱举着引擎盖,蹲着躲在后面,还真的特别神似美国队长举盾牌。

    “你们烈颠国也学学,这兽蛊术可以当热气球用!”

    罗熊国又挖苦了烈颠国一句。

    烈颠国特使阴沉着脸。

    该死的神州人,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

    墨铠一群人更加一头雾水。

    一群小小的三品,到底在蹦跶什么?

    飞起来搞笑吗?

    费宵瞪着苏越,他深深记住了这个畜生的样子。

    有机会,一定要杀了他。

    异族联军,也纷纷盯着飞起来的苏越。

    他到底要干什么?

    靠着鸟飞起来,神州人这是疯了吗?

    就连厮杀最惨烈的宗师战场,都松懈下来。

    没办法,苏越太引人注目。

    别说战场,哪怕在神州各个地方,屏幕里都是苏越这个奇葩。

    ……

    “弓菱,机盖举起来。”

    与此同时,苏越率领着头顶的一片乌鸦黑云,也已经漂浮到了燃烧雷达上空。

    “明白!”

    弓菱连忙举起机盖,她不敢浪费时间。

    距离掌目族射箭,还剩下一分钟左右。

    “咦,好多洞洞。

    “牧橙,多谢啊。”

    苏越惊喜,随后,他看了眼提着剑的牧橙。

    除了牧橙,没有人可以这么精准的打洞,简直比机器还要厉害。

    据说牧橙闭着眼,可以精准的斩断敌人眼睫毛。

    这也是天赋。

    “苏越,加油……我相信你!”

    牧橙点点头。

    不得不说,头顶乌鸦飞翔,苏越悬空漂浮,这造型还蛮帅的。

    不对。

    自己的男朋友,怎么看都帅。

    白小龙和孟羊羡慕啊。

    他们在思考,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飞起来。

    搜搜搜!

    苏越屈指一弹,顿时间,一根根透明的鱼线,已经密密麻麻捆绑在机盖的窟窿里。

    而鱼线的另一头,则系到乌鸦爪子上。

    “弓菱,跳上来。”

    苏越说道。

    唰!

    20米的楼顶,弓菱毫不犹豫的跳到机盖上。

    “该死,还是有些晃!”

    然而,弓菱站在机盖上,由于乌鸦煽动翅膀不平衡,弓菱总归是有些晃。

    “放心吧,我自己调整!”

    弓菱也焦急。

    但事已至此,没办法了。

    绝对不可以失败。

    “这……太难了……”

    苏越叹了口气。

    确实太难,弓菱要射箭,接近2000射程,机盖这么晃,简直是灾害。

    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空气中响起了昆虫的声音。

    冯佳佳操控着铺天盖地的昆虫,彻底将机盖包裹起来。

    因为虫子的缘故,机盖终于没有了晃动,弓菱可以稳稳站在上面。

    “谢谢师姐!”

    弓菱目瞪口呆。

    有了虫子,自己如履平地。

    扑棱棱!

    厄鸦带着弓菱,率先朝着天空飞去。

    “多谢!”

    苏越也朝着冯佳佳致谢。

    这个上帝,关键时刻太有用了。

    “谢什么谢,介意换个女朋友吗?”

    冯佳佳故意打趣苏越。

    闻言,苏越一脸惊恐的飞天。

    他感觉到了来自牧橙的杀气。

    “呦,爱情挺忠贞嘛……小伙,介意多个女朋友吗?”

    冯佳佳邪恶的一笑。

    牧橙被气的脸发绿。

    危机感就这么来了。

    “王路峰,你说……苏越是不是会葵花宝典,你看这丝线玩的,多六!”

    杜惊书咬牙切齿的问道。

    虽然很疲惫,但他还是好奇。

    “下次他去厕所,咱们跟踪。”

    王路峰也点点头。

    这是个问题。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六宫凤华〕〔明朝败家子〕〔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棒打鸳鸯系统〕〔隔墙追到时先生〕〔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