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楚王〕〔被吃之前我有话要〕〔凌霄大圣〕〔重生医妃〕〔龙门枭雄〕〔沈七夜林初雪〕〔西游路上有妖魔〕〔软肋〕〔创客茶社〕〔重生当首富继承人〕〔从心小甜妻:三少〕〔龙拳〕〔天地之棋〕〔王爷,王妃又去打〕〔看来这个世界已经〕〔都市王牌高手归来〕〔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是传奇BOSS〕〔我被系统带偏了〕〔背叛:妻子的谎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4章 我欲一箭断山河(万更求订阅)
    战国军校。

    这里没有假期一说,但学院平日里可以调休,毕竟战国军校原本就算是一支镇压湿境的军校。

    此时,战国军校所有人,也在关注着这一战。

    理所当然,这里的学员,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弓菱身上。

    太优秀。

    优秀到无法形容。

    一箭重伤2300米外的掌目族宗师,这是足以载入校史馆的一箭。

    虽然有江元国老王爷帮忙,但弓菱的箭术,绝对是无双的水准。

    而现在,弓菱身躯在笔直的悬浮,她竟然还要去创造奇迹。

    “你们看,咱们的女后羿,像不像是要飞升的女神!”

    战国军校一个青年说道。

    “真的像!

    “说起来,大一阶段就突破了三品,咱们的小女神,也没有输给其他武大的天骄。”

    另一个大四的学长,也由衷的点点头。

    在苏越面前,弓菱有些自卑。

    但在战国军校,弓菱可是所有学生的小女神。

    在他们眼中,弓菱脚踏黑云,长发飘扬,真的和即将如云的窈窕仙女一模一样。

    那些昆虫,分明就是一团翻滚的黑云。

    而且弓菱身后那张弓,还在闪烁着璀璨的光泽,看上去氤氲吞吐,美轮美奂。

    战国军校的校长,也在和几个副校长关注着弓菱。

    当然,他们的重点,还在弓菱的首席玄弓。

    毕竟,弓玉震是当年威震四海的神州首席箭神。

    “首席箭神的名号,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啊!”

    军校校长感慨一声。

    “校长,您当初特批弓菱入校,是不是就已经想到,她是弓玉震前辈的后人?”

    一个副校长问道。

    其余副校长也好奇看着校长。

    “有这一方面的原因,但并不是全部。

    “我知道弓菱是箭神后代,但她如果成绩差的太多,我也不可能特批,但区区一卡差距,我有这个权利。

    “关键,是弓菱的箭术,她值得这个特批!”

    校长点点头。

    其实当初特批弓菱,校长也接受过不少质疑。

    没办法,弓菱不仅仅是成绩不够,而且其他资质也一般。

    没有洗骨的可能,气血不够录取线,甚至还是女孩,不怎么适合战国军校。

    而且英雄的后代,不一定争气,还风口浪尖。

    神州这个国家奇妙,奉献的时候,大家都舍生忘死,但该精明的时候,又都特别私自,擅长走后门,谁都希望自己的子嗣可以上军校。

    但那些草包后代,明显就是来混履历,战国军校直接拒绝,毫不留情。

    所以校长面对的质疑更多。

    但校长根本不管。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错。

    ……

    弓家。

    弓老爷子抹着眼泪,给弓家所有后代讲述着弓玉震当年的事迹。

    同时,他也讲述着那柄首席玄弓的来历。

    这一刻,弓家所有人,都在替弓菱骄傲。

    而弓菱父亲的生意伙伴,也不断发来恭喜短信,甚至有不少高高在上的大企业,也主动来找弓父谈合作。

    没办法。

    只要不是个傻子,谁都能看出弓菱的价值。

    大一三品,箭神之资。

    而且弓菱身边的朋友,那都是说出来的吓人的背景。

    仅仅是一个苏越,就已经不得了。

    弓父感慨,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自己的女儿,自己在圈里的地位瞬间水涨船高。

    ……

    科研院。

    严东颜保持着一个姿势,呆滞了很久。

    他根本就想不到,这群小孩,竟然真的敢玩屠宗师链。

    而且苏越的想法特立独行,也确实偏门。

    他被乌鸦,掉在200米高空。

    而弓菱脚踏机盖,也矗立在200米高空。

    屠宗师链,给弓菱提供宗师之力,然后一举将掌目族宗师射下来。

    这计划想起来都可怕。

    “苏越……你能成功吗!”

    严东颜视线锁定着苏越。

    屠宗师链的关键,还是要看苏越这个中压位。

    如果他能成功,那就成了。

    “苏越,你可一定要成功啊。

    “老薛,这辈子能看到屠宗师链成功,你也不枉此生了。”

    严东颜突然有些羡慕薛屏海。

    偏执了一辈子。

    执拗了一辈子。

    如果奇迹真的诞生,他该多么兴奋。

    对。

    薛屏海已经震惊到麻木。

    他气若游丝,呼吸很微弱,黑老头甚至想给他来一波人工呼吸。

    现在的薛屏海,眼珠子狠狠凸出来,布满血丝,状态特别可怕。

    ……

    “可笑的小畜生,你们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看着冉冉飞升的弓菱,墨铠一声怒斥。

    “墨铠你急什么,几个三品的蝼蚁而已,能翻起什么风浪。

    “人族,你们现在走投无路,吃相可真难看啊。”

    费宵尖着嗓子讥讽道。

    “柳一舟,虽然咱们是敌人,但我应山岭敬你是个人物,可这群垃圾上蹿下跳,不觉得有损人族军队威严吗?”

    应山岭也嗤笑道。

    三品武者,说起来都可笑。

    如果大军正式冲锋,三品武者都是炮灰的角色。

    你让几个三品上天,又能干什么?

    “哼,我人族武者该怎么办,根本就用不着你们操心。”

    柳一舟冷笑。

    同时,他也诧异的看着苏越他们。

    没错。

    柳一舟都郁闷。

    这群小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想射死高空的掌目族?

    别逗了。

    没有宗师的实力,根本想都不用想。

    如果不是掌目族红箭手不屑,那个女娃第一个就会死。

    苏青封皱眉看着燃烧雷达。

    他又盯着儿子看。

    到底在干什么呢?

    但苏青封本能的感觉到不简单。

    儿子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你们人族的宗师,都死光了吗?

    “为什么要派遣一个蝼蚁上来,我乃掌目族宗师,我不屑于蝼蚁为敌,她不配。”

    天穹之上,应丰璜一阵狂笑。

    真的是可笑。

    一个小小三品,跑到这么高,是专门来求饶吗?

    虽然这个三品刚才一箭伤了自己,但那是八品的力量,和她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我弓菱,代表人族箭之一脉,来取你的命!”

    弓菱还没有飞到极限。

    脚下的景物在急速收缩,弓菱平静的抬着头,面对广阔的山河,弓菱莫名的心静如水。

    她有些胆怯,不是那种习惯于放狠话的武者。

    但首席玄弓在手,又脚踏虚空,弓菱竟然有一种我欲一箭断山河的豪迈感。

    她瞳孔闪烁,前所未有的自信。

    这一箭,自己一定能诛杀妖魔,守护我背后的苍生。

    “弓菱,好样的!”

    苏越已经就绪。

    他被厄鸦悬挂在200米高空,只要弓菱就绪,自己就可以引动后压位的气血。

    这个气血变压器,压力是真的很大。

    “哈哈哈,用你们神州话来说,你就是蜉蝣撼树。

    “我不屑杀你,但我会破了你们神州的防御阵,我要让如你这种垃圾武者知道,什么才是天命箭神!”

    面对弓菱的挑衅,应丰璜只感觉到一股可笑。

    三品。

    妄图挑战就宗师就算了,还企图一箭诛杀宗师?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还有几个呼吸,悬空箭塔马上充能完毕!”

    应丰璜根本不理会弓菱。

    一只苍蝇而已,这支箭,要破坏神州阵营。

    没办法,应丰璜的伤,还有悬空箭塔的耐久度,都不允许他恋战。

    嗡!

    终于,应丰璜撑开了自己的长弓。

    他再一次将箭尖瞄准了罗箭兽王的眼球。

    这时候,悬空箭塔之上,竟然出现了一点光泽,犹如太阳光一样刺眼。

    对。

    箭尖所向,所向睥睨。

    应丰璜已经在给箭矢蓄势。

    地面。

    罗箭兽王不安的咆哮着,附近所有罗箭兽也在咆哮。

    它们在劝自己的王,立刻离开。

    你怕是普通罗箭兽都能感觉得到,这一箭,王一定会重伤。

    人族宗师各个眉头紧皱。

    罗箭兽王的情绪不对劲。

    “罗箭兽王,如果这一箭你负伤,我苏青封负责你的伤势。我承诺,我会亲自镇守在你罗箭兽丛林,直到你伤势痊愈,甚至我神州会担负你大笔赔偿。

    “最后再守护一次!”

    这时候,苏青封开口。

    吼!

    果然,罗箭兽王咆哮了几句,最终还是安静下去。

    苏青封毕竟是恩人,这个忙,不得不帮。

    “哈哈哈,罗箭兽王,你个蠢畜生!”

    墨铠一声讥笑,用妖语辱骂道。

    其余的异族九品也在狂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决定战局的关键,已经转移到了悬空箭塔这一箭上面。

    九品实力极强。

    他们可以看到悬空箭塔上的情况。

    柳一舟他们各个脸色沉重。

    真的是不妙。

    虽然被房历言的箭矢重创,但应丰璜不愧是应山岭手下,最强的六品箭神。

    他的箭,让这群九品都感觉到了锋芒。

    对付罗箭兽王,真的已经足够。

    而墨铠他们则满脸讥笑。

    特别是应山岭,他从来都没有担忧过应丰璜。

    应丰璜是应山岭的外甥,也是掌目族天赋最高,最聪明的后辈。

    他虽然六品,但却是掌目族历史上最年轻的六品。

    应丰璜是应山岭最大的骄傲。

    哪怕失去十座城池,也没有一个应丰璜重要,这是要继承自己衣钵的传人。

    而且八族圣地的绝巅长老,也特意召见过应丰璜。

    他的前途,注定辉煌。

    ……

    嗡嗡嗡!

    嗡嗡嗡!

    天幕上空,来自应丰璜的箭芒越来越刺眼,一些低阶武者甚至已经无法直视。

    没错。

    已经比太阳光还是刺目。

    “弓菱就位,该我了!”

    苏越看着弓菱就位,随后深吸一口气。

    轰!

    伴随着他开始运转中压位战法,一瞬间,燃烧雷达上的五团火焰反应推,瞬间爆发。

    对。

    就如被浇了油的火堆,就如炸开的烟花。

    一个刹那,五团火光形成五条狰狞的火焰蛟龙,它们扭动着火焰身躯,笔直的朝着天幕冲去,沿途风雷滚滚,甚至炸开了一连串的音爆。

    刹那花火。

    赤焰滔天。

    不管是普通武者,还是混战的宗师,都被活生生下了一跳。

    简直比火山爆发还要恐怖。

    火焰内,廖平死死抓着房晶淼的手。

    杜惊书痛苦到惨嚎。

    王路峰咬牙切齿,指甲狠狠刺入了掌心的肉里。

    田宏伟感觉自己浑身都要被撕裂。

    谁都没有想到,中压位彻底爆发的时候,会引起这么恐怖的爆炸。

    但五个人还是咬牙坚持着。

    真正的考验,现在才真正开始。

    咔嚓!

    咔嚓!

    咔嚓!

    燃烧雷达的外墙,开始有裂缝蔓延,毕竟来自灵池的气血之力太滂湃。

    而那些被驱赶出来的江元国武者,已经被火焰逼迫到了远处。

    他们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这竟然是来自燃烧雷达的力量。

    “我靠,这是三品弄出来的动静?怎么比宗师还要可怕!”

    陈宇辉就在屋顶。

    他连忙打出一道防御盾,套在了白小龙他们身上。

    别再伤了这群祖宗。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注视到了苏越身上。

    旋涡!

    没错,此时此刻,在苏越的身上,竟然是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漆黑旋涡。

    五条火焰蛟龙被旋涡席卷进去,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以苏越为核心,空气一片扭曲,甚至虚空都有些虚幻。

    “卧槽,好疼!”

    苏越都疼的差点晕过去。

    但他已经不是曾经的苏越,这点痛,还死不了。

    轰隆隆!

    轰隆隆!

    来自王路峰他们的后压位气血,简直要将苏越撑爆。

    但这就是苏越的使命。

    中压位,就是让所有狂暴的气血,逐渐平和下来,同时成为输出位的稳定气血来源。

    凝神静气,运转中压位战法。

    苏越似乎在撕裂一座山脉,但最终,他还是逐渐让这座席卷着火山的旋涡,缓缓平静了下来。

    就是逆天的奇迹。

    苏越的状态,就是一只老鼠,拿着一根撬棍,生生逼停了一辆汽车。

    这就是苏越所承受的压力。

    “弓菱!”

    苏越一声大吼。

    他的口腔里,赫然是有三米长的火焰蔓延出来,触目惊心。

    啵!

    苏越心念一动。

    一道炽热到煞白的火焰,笔直的灌注到弓菱身上。

    就如激光!

    嗡!

    一瞬间,弓菱犹如一朵绽放在空中的火焰之花,特别是她满头长发,简直是一条火焰银河,悠悠浮动。

    盛开于天,烈焰焚空。

    这时候,弓菱的光芒,几乎要盖过中压位的苏越。

    她的瞳孔都在吞吐着火焰。

    宗师!

    对。

    谁能想到,谁敢想象。

    在虚空中,弓菱身上,竟然真的蔓延出了千真万确的宗师气息。

    货真价实。

    全场震撼,全场鸦雀无声。

    这场景,百年难遇。

    燃烧雷达,翻滚着滔天火焰,犹如一座火焰山空,替苏越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气血。

    而苏越是一个黑洞,贪婪的将一切火焰吞噬。

    随后,就是弓菱。

    她浑身燃烧着高达十米的火焰,已经成了货真价实的宗师。

    而在远处的武者看来,现在的屠宗师链,简直就是像是一只五尾妖狐。

    对!

    弓菱是妖狐的头颅。

    苏越是妖狐的躯干。

    而王路峰他们的后压位,就是五尾妖狐的五根火焰尾巴,随风摇摆。

    没错。

    他们此刻不是七个人。

    他们是一体的一个链条。

    是一只五尾妖狐。

    彼此呼应。

    彼此配合。

    ……

    “我的天,这怎么做到的!”

    燕晨云口干舌燥。

    他的思维根本无法理解,一群三品,怎么就突然成了一个六品的怪物。

    这根本就是逆天啊。

    “是江元国一直在研究的屠宗师链,这本来是很早前就放弃的项目。

    “青封,我替苏越骄傲,我也替你骄傲,能有这么好的儿子!”

    柳一舟感慨一声。

    他知道屠宗师链的一些信息,但不怎么重要,也就没留意。

    但柳一舟很清楚,屠宗师链最大的难道,是中压位的承受力。

    很明显。

    苏越是这一环的关键。

    “我也替我骄傲,基因这么棒!”

    苏青封看着半空中的儿子,自豪感油然而生。

    一个人的基因,到底得优秀到什么地步,才能有这样的儿子。

    是不是该考虑二胎了。

    为了国家生儿子。

    “这是……江元国的屠宗师链?”

    墨铠他们同样被震惊到呆滞。

    墨铠其实知道屠宗师链,但他一直都觉得是个笑话。

    可谁能想到,竟然会真的成功。

    简直是荒谬。

    费宵和罡树也被吓的够呛。

    三品到宗师,这根本就是在飞跃啊。

    “哼……晚了!

    “你们哪怕用鬼把戏制造出一个赝品宗师,也已经晚了!

    “我掌目族的一箭,已经射出……哈哈哈……简直可笑!”

    其实应山岭也被震撼的够呛。

    但他还是狂笑一声。

    迟了!

    不管你神州还有什么鬼把戏,一切都已经迟了。

    应丰璜的箭,已经射出。

    “蠢货,你们已经输了!”

    随着一点寒芒闪烁,应丰璜的不屑的狂笑,也在虚空中回荡。

    他居高临下,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俯瞰着一群跳梁小丑!

    ……

    “该死,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苏越气的差点吐血。

    开什么玩笑。

    这畜生如果能再稍微慢一点点,再慢一点点,给弓菱个瞄准时间啊。

    王路峰他们同样被气的要死。

    房晶淼差点晕过去。

    绝望啊。

    罗箭兽王盯着天空的箭矢,已经做好了被洞穿的准备。

    起码,先保证别受伤太重。

    人族阵营一片凝重。

    而在异族,却是山洪海啸般的欢呼。

    这就是命数。

    最终胜利,终将属于五族联军。

    “咦,青封,你看,那女娃似乎还要射箭!”

    柳一舟原本是满脸漆黑的状态。

    可下一个刹那,他都有些错愕。

    闻言,苏青封凝重的抬头。

    果然。

    虽然掌目族的箭矢已经射出,破空而来。

    但弓菱还是高高举起了首席玄弓。

    异族的箭很快。

    可谁能想到,弓菱举起长弓,就直接射箭,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她甚至都没有刻意瞄准。

    咻!

    一箭破青天。

    纯粹由气血组成的箭矢,赫然是直接朝着应丰璜的箭矢,对射而去。

    破空之声,犹如一道凭空炸开的响雷。

    苏越口干舌燥。

    弓菱竟然射出了一箭。

    但这一箭,没有瞄准,没有蓄势,简直像是个玩笑。

    能射中吗?

    而九品们的实力惊人,他们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箭矢细节,对其他武者来说,箭矢的速度太快,他们的视线根本就无法捕捉。

    哪怕苏越,也看不到弓菱那支箭的轨迹。

    刹那之间。

    柳一舟和苏青封他们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笑容,姚晨卿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而墨铠和费宵则瞠目结舌,似乎见到了鬼。

    应山岭脸上的笑容,彻底被冻结。

    ……

    噼里啪啦。

    谁都没有想到,弓菱连瞄准都省略的一箭,赫然是精准的射在了对方的箭矢上。

    箭尖对箭尖。

    箭势破箭势。

    但很明显,弓菱的箭矢要更胜一筹。

    堪称是摧枯拉朽。

    应丰璜的箭矢,直接被弓菱的气血箭,撕裂成齑粉,根本就不堪一击。

    随后,无垠箭的箭势,甚至比之前房历言那一箭还要凌厉,在九品们的眼中,这一箭似乎连天都能洞穿。

    呃!

    下一个刹那,回荡在天地间的狂笑,瞬间停滞。

    没错。

    应丰璜原本在狂笑。

    他感觉自己已经左右了战局,已经率领五族联军获胜。

    可谁能想到。

    下一个刹那,就是死亡降临。

    应丰璜刚刚意识到自己的箭矢被碎,他甚至都没有时间逃亡,来自下方的箭矢,便和长了眼睛一眼,直接洞穿了自己的眉心。

    比闪电还要快。

    与此同时,气血箭矢里狂暴的气息,从眉心开始,先摧毁应丰璜大脑,再震碎内脏。

    毫不留情,毫无抵抗的机会。

    应丰璜最后一眼,看到了弓菱那张自信的脸颊。

    她看着自己,眼底只有轻蔑。

    对。

    只有对箭道绝对自信的人,才有资格这样轻蔑。

    “为、为什么……”

    应丰璜不甘心啊。

    他是掌目族最有前途的弓箭手,甚至绝巅长老都特别看好自己,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

    应丰璜不想死。

    可惜,他还是无法阻挡生命力在飞速流逝。

    嘭!

    应丰璜无法支撑浮空,他身躯笔直的坠地,悬空箭塔也被炸开的箭矢所摧毁。

    原本就要依靠气血运转,悬空箭塔被摧毁,也是理所应当。

    轰隆!

    江武大门前的一片空地,来自掌目族的六品箭手应丰璜,就这仰面砸在地上,周围尘土飞扬,他的眉心,有个血窟窿,还在不断喷涌着鲜血。

    应丰璜还没有咽气。

    他的瞳孔,还在死死盯着上空漂浮的弓菱。

    他还在思考……为什么。

    “蜉蝣撼树,不堪一击!

    “可你却被你口中的蜉蝣一箭斩杀,你又是什么东西?”

    弓菱的声音,也回荡在长空。

    玄弓九式……第三式,无垠箭。

    无垠箭,根本无需瞄准,可直接锁定千米之外的敌人,甚至可以精确到眼球,例无虚发。

    弓菱之前只领悟了定天罡和星辰落。

    这无垠箭,是得到宗师力量之后,弓菱才彻底领悟。

    刚才那种极限状态,最适合用无垠箭。

    ……

    噗!

    弓菱一句话落下,应丰璜一口鲜血喷出去。

    死了。

    原本利于不败之地的弓箭手,死于一个三品的狙击,应丰璜死不瞑目。

    至死,他都没有理解,为什么弓菱可以不用瞄准,就射出那么恐怖的一箭。

    他还不明白,为什么三品,会射出这么恐怖的一箭。

    震撼!

    这时候,无论是九品,还是普通宗师,亦或者宗师之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厮杀。

    就连大脑简单的罗箭兽妖群,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应丰璜的尸体。

    真的死了。

    躲在2300米高空的掌目族箭手,被一个神州的三品小武者诛杀。

    奇迹,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诞生。

    谁都没有想到。

    天地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柳一舟他们舔着干涩的舌头。

    他们以为,弓菱会破坏这一箭,但根本没有想过,弓菱真的会杀了应丰璜。

    墨铠气的咬牙切齿。

    为什么!

    为什么又有波折。

    苍天为什么老是为难自己。

    “不……”

    应山岭一声怒吼,他冲下去就要去捡应丰璜的尸体。

    可惜,人族阵营中,几根铁爪已经提前飞出去,牢牢将应丰璜的尸体抓回来。

    是潜鹰战斗营,他们的反应速度极快。

    “把我外甥的尸体……还给我!”

    应山岭气的几乎疯癫。

    这可是应家最出息的后代,是有天赋的后代。

    就这么死了。

    不明不白,死在了一个三品小武者的手里。

    ……

    “捷报!

    “西武苏越、战国军校弓菱,东武王路峰,西武杜惊书,北武廖平,南武田宏伟,江武房晶淼。

    “七大天骄联手,阵前斩首异族宗师一名。

    “神州不败,战无不胜!”

    ……

    高星忠用长枪挑着应丰璜的尸体,高声宣布捷报。

    自从墨铠的傀儡出现,人族大军已经被压制了太久。

    现在的人族大军,需要士气。

    “畜生,尸体还给我!”

    应山岭想夺回尸体,可惜他被姚晨卿一脚踢飞,根本无法冲到地面。

    窒息。

    应山岭简直被气到窒息。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已经成了损失最大的一个。

    打仗,还有什么心思打仗。

    “墨铠,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赔我外甥的命!”

    应山岭奈何不了姚晨卿,又去朝着墨铠发怒。

    战争。

    还战个屁。

    “应山岭,你冷静点,等赢了战争,我替你屠一城,祭奠你外甥!”

    墨铠气的肚子疼。

    这些蠢货到底发什么疯。

    你外甥弱,被人族斩杀,你让我赔什么命。

    “联军儿郎,誓死冲击!”

    虽然没有了应山岭的暗算,但联军还没有输。

    无非,是冲锋的速度慢一些罢了。

    “人族诸将军,捍卫人族!”

    柳一舟也振臂一呼。

    但这一次,明显人族的士气更加雄厚,而异族联军中的掌目族,已经丧失了斗志。

    ……

    “弓菱,还能射箭吗?”

    苏越抬头,铁青着脸问道。

    “可以……只要你能坚持,我能屠空异族六品!”

    弓菱朝着苏越点点头。

    输出位并不痛苦,弓菱虽然有些反噬,但能扛得住。

    “好……咱俩下陆地!”

    苏越也点点头。

    掌目族已经被杀,他们没必要浮空,毕竟要浪费大量气血,而且厄鸦也坚持不住了。

    “弓菱,看到那个阳向族的七品了吗?

    “他的这个位置有暗伤,防御力还不如六品巅峰,你一箭可以诛杀。

    “要杀,咱们就杀七品……先立个威。”

    二人落地之后,苏越远远指着正在冲杀的七品黑辟。

    同时,苏越指了指黑辟的暗伤。

    黑辟也是倒霉。

    因为蓝其的暴露,他一个堂堂七品,被苏越知道了暗伤所在。

    “明白!”

    弓菱坚定的点点头。

    ……

    跪求月票和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