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财富人生〕〔全球巨导〕〔甜蜜的冤家〕〔重生八零:家有媳〕〔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影后的嘴开过光〕〔我能举报万物〕〔妾心已凉〕〔乔总求别惦记我〕〔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后青年时代〕〔八零弃妇的开挂人〕〔最强重生之学霸女〕〔再见时承诺不是敷〕〔都市之最强仙帝〕〔超级精灵之龙一〕〔重生之商界大亨〕〔洪荒历〕〔仙墓〕〔我有一个聚宝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5章 定天罡,星辰落
    “老薛,老薛……这不是你坚持了一辈子的屠宗师链吗?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啊。

    “异族宗师啊,一箭射下来,和射小鸟一样,直接丧命!

    “厉害,真的厉害!

    “老薛,以后江元国估计都容不下你这座大佛了。”

    看着屏幕里的应丰璜尸体,黑老头都半晌回不过神来。

    随后,他抓着薛屏海的胳膊,使劲摇晃。

    激动啊。

    太踏马的激动,激动到想去洗桑拿。

    黑老头了解薛屏海。

    原本一个意气风发的战法研究大拿,因为执着屠宗师链,得罪了不少人,最终被安排在一间小办公室雪藏。

    甚至,最终还被驱逐出来。

    可怜啊。

    但苍天有眼,他的研究成果,终于面世。

    这下,薛屏海可以向全世界宣布,屠宗师链不是个妄想。

    “咦,老薛,你怎么了?

    “你哭什么!”

    然而。

    薛屏海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

    他反而是头埋在双膝里,无声的痛哭。

    委屈的和小孩子一样。

    十几年了。

    被质疑的时候,薛屏海据理力争。

    被冷嘲热讽的时候,薛屏海不屑那些流言蜚语。

    甚至被驱逐出科研院的的时候,薛屏海都没有奔溃。

    很长一段时间,薛屏海被别人当成了疯子。

    他孤僻的面对着一切。

    偏执,执拗。

    他用沉默,与所有人对抗。

    但屠宗师链真正面世的时候,薛屏海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终于还是彻底泪奔。

    十几年压抑在心中的所有情绪,全线坍塌。

    “哭吧。

    “男人哭吧,不是罪。”

    黑老头安慰着薛屏海。

    江武。

    江元国科研院所有人已经准备撤离,但随着应丰璜被弓菱射下来,他们又留在江武市。

    亲眼目睹的屠宗师链的风光,这群科研人员齐刷刷回忆起一个人……薛屏海。

    谁都没有想到,薛屏海固执了十几年的屠宗师链,竟然真的可以成功。

    三品。

    直接被加持了六品的实力,从而屠杀宗师。

    这根本就不敢想。

    “有机会,咱们找到薛屏海,一定要亲口向他道歉。”

    科研院的院长叹息一声。

    “是啊,咱们欠他一句道歉。”

    其余科研人员也点点头。

    在神州。

    严东颜的眼眶也已经湿润。

    成功了。

    一部虽然不是绝世战法,但却超越了绝世战法的战阵,竟然真的有成功的一天。

    回想起在江元国的岁月,严东颜就一阵心酸。

    为了屠宗师链,薛屏海受了多少苦。

    但不管如何,总归是成功了,并且替人族立下赫赫战功。

    薛屏海,不枉此生。

    在战国军校。

    不管是学员还是教官,甚至是校长,都忍不住欢呼。

    今日的弓菱,简直就是个神话。

    一箭破云霄,不仅仅诛杀了六品掌目族,而且还精准的破了他的箭。

    那一箭,简直帅到没朋友。

    在西武。

    赵江涛恨不得宴请所有好友。

    骄傲啊。

    赵江涛当了多少年校长,从来就没有这么兴奋过。

    这个战阵,有两个西武的学生在参与。

    而且苏越还是最关键的位置。

    真的是骄傲。

    其他武大的校长也兴奋不已。

    神州这一代的年轻人,真的是足够争气。

    而在弓家。

    弓老爷子戴上了氧气面罩。

    老爷子太兴奋,晚辈们害怕老爷子喜极而逝。

    同时,所有弓家人,也替弓菱骄傲。

    其实她能考上战国军校,已经是整个弓家的骄傲,但现在……她成了弓家的神话。

    弓父的手机爆了。

    各种祝福短信,根本就看不过来。

    很多短信的署名,都是商界大名鼎鼎的大佬,他们对弓父的热情,让弓父有一种自己要登基的错觉。

    这群人简直太疯狂。

    雷祭市!

    笼罩在许白雁身上的雷浆越来越刺目,透过投影,人们甚至已经看不到许白雁的容貌。

    远远看去,她根本就是一座闪烁着雷电的山脉,即便是宗师都有些恐惧。

    刑部莫其正矗立在雷祭市最高的城墙上,他看着光幕,很满意的点点头。

    出息啊。

    神州这一届的年轻人,简直是刷新了优秀的新境界。

    屡次力挽狂澜。

    特别是苏青封那个儿子,简直就是天骄中的天骄,根本没有人敢将其忽略。

    还有弓菱。

    再等十年,或许……仅仅七八年,弓菱可能就是下一代的神州首席箭神。

    天赋简直太强。

    “箭道的姑娘,有意思,甚至……比弓玉震也有天赋!”

    元星子也关注着江武市的战况。

    他认识首席玄弓。

    元星子活的岁数足够大,他不光认识首席玄弓,还认识弓玉震,甚至一起战斗过。

    所以,他看好弓菱,也看到神州未来的箭道。

    在神州各个军团,那些远程武者,都朝着弓菱敬礼。

    这是神州的骄傲。

    甚至在地球其他一些国家,弓箭远程系,也都在研究着弓菱这个人。

    ……

    江武。

    混战还在继续。

    气浪翻滚,大地颤抖,数不清的碎石飞溅而起,江武的建筑早已经是歪七扭八,虽然没有成为残垣断壁,但也损失惨重。

    而宗师层面的强者,也开始有一些人负伤。

    墨铠被气的几乎窒息。

    自己牺牲了45年寿命,已经再没有任何底牌,可最终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苦心酝酿了好几年的一战啊。

    简直可恶。

    应山岭聪明一世,最终弄巧成拙。

    他不仅失去了悬空箭塔,还是去了应家最有天赋的外甥。

    此时的应山岭,已经没有多少战意。

    应丰璜哪怕已经被杀,可他的尸体,人族武者根本没有放过,外甥被悬挂在城墙上,随风摇摆,看上去无比凄惨。

    应山岭心都碎了。

    费宵和罡树从来不是能藏底牌的人,他们向来直来直往。

    这一战,真的太凄惨。

    对五族联盟来说,已经是背水一战。

    可没有掌目族的支援,一个罗箭兽王,就足够让异族宗师发疯。

    距离雷祭市斩首,还剩下80分钟左右。

    轰隆隆!

    黑辟来回冲杀,由于他身上有伤,所以冲击的时候,看上去声势浩荡,但其实他留着逃跑的力气。

    毕竟是个七品,黑辟不可能让自己置身于危险。

    老奸巨猾的黑辟,他划水别人都看不出来。

    “弓菱,可以了吗?”

    苏越压缩着滚烫的气血,咬着牙问弓菱。

    由于苏越身上的旋涡太恐怖,他们哪怕是从空中降落,也没办法去燃烧雷达楼顶,那样会影响王路峰他们。

    最终,苏越和弓菱分别降落在附近两栋楼的楼顶上。

    反正有200米距离,问题不大。

    “可以!”

    弓菱凝重的点点头。

    她目光扫视着战场,瞳孔根本就没有聚焦。

    但弓菱的准星,却一直在黑辟身上。

    她在计算着风速,计算着灵气乱流,计算着黑辟的移动轨迹,以及他的速度习惯。

    毕竟,这是一群宗师,假如你直愣愣盯着对方看,他们一定可以察觉。

    无垠箭已经使用结束,下一箭,弓菱无法再施展无垠箭,需要休息一会。

    所以,弓菱需要瞄准。

    除了无垠箭,其他的箭法,都需要瞄准。

    一旦射空,弓菱对不起伙伴们的拼命。

    “好,祝你一击毙命!”

    苏越深吸一口气。

    笼罩在弓菱身上的气血,更加滂湃。

    众目睽睽下,弓菱竟然又一次举起了首席玄弓。

    全场所有人再次震撼。

    一箭还不够吗?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怪物,三品施展宗师力量,竟然还源源不绝。

    这还是个人吗?

    柳一舟他们面面相觑。

    这也太疯狂了,他们都以为,苏越降落,这屠宗师链就结束了。

    唰!

    根本就没有刻着去瞄准,弓菱的第二箭,直接是划破了虚空,沿途令一层又一层的空间坍塌。

    没有多余的动作。

    所谓瞄准,在弓菱举弓之前,就已经准备就绪。

    她需要做的,只是积蓄玄弓气箭。

    而这一切,一秒就已经结束。

    ……

    黑辟其实根本没有担忧。

    毕竟,自己是个七品,哪怕对方那群小鬼再厉害,他们的目标也是六品。

    没有人会那么蠢,直接锁定七品。

    和黑辟想的一样,在场最紧张的人群,就是那群六品的宗师。

    特别是阳向族和掌目族的宗师,他就的防御力普遍很低,所以最容易被秒杀。

    反而是钢骨族不屑。

    就弓菱的箭,他们还真的不怕。

    黑辟浑水摸鱼,看上去很正常。

    可下一个眨眼,他心里突然有些警觉。

    不对劲啊。

    为什么自己呼吸这么紧张,为什么自己有一种即将要死亡的预感。

    不可能。

    根本就不可能。

    可下一个刹那,黑辟直接被吓的魂飞魄散。

    该死。

    这一箭怎么会朝着自己而来。

    我可是七品,你为什么要射我一个七品。

    黑辟立刻就要躲闪。

    他凝神静气,先要分析一下箭矢的轨迹。

    可惜,瞬间绝望。

    黑辟发现,无论他从哪个方向逃,箭矢都会在不到一秒之后,洞穿自己。

    根本没有逃亡的余地。

    这就是顶级弓箭手的手段。

    他们根本不是瞄准你这个人,而是瞄准了附近的一片虚空,上天入地,根本逃无可逃。

    “该死,只能硬挡!

    “六品弓箭手的箭矢,我黑辟根本就不怕!”

    黑辟脚掌刚刚一动,箭矢已经到了自己面门。

    黑辟不怕。

    我乃七品,只要不射我的暗伤处,我最多轻伤。

    黑辟长刀一甩,准备将箭矢挡开。

    可下一个瞬间,他被吓的窒息。

    消失了。

    对。

    原本朝着自己面门射来的箭矢,突然就凭空消失。

    噗!

    黑辟再一低头。

    自己的暗伤处,不偏不倚的多了一个血窟窿。

    绝望。

    黑辟终于明白。

    刺向自己的面门的一箭,是箭矢故意震荡出来的折射,自己眼花了。

    而真正的暗招,竟然在自己的命门。

    该死!

    我的命门,怎么可能暴露。

    除了蓝其,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命门。

    难道……是巧合。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我不甘心啊。

    黑辟浑身剧痛,浑身的生命力,犹如开闸泄洪一样,疯狂流逝。

    不!

    我是黑辟,我还要突破八品,我要当城主,我不可能死。

    我不可以死。

    黑辟开始疗伤,他甚至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

    外界的声音,黑辟已经听不到。

    ……

    黑辟是恐惧。

    可在其他人看来,简直是难以置信。

    弓菱!

    一个靠着神秘祭炼,才得到六品的武者,竟然会去轰击一个七品的武者。

    谁敢相信。

    别说异族,就连柳一舟他们,都满脸诧异。

    不符合常理啊。

    捏柿子,理论上要挑软的捏。

    一个七品,而且还是不垫底的那种七品,明显不在软柿子的范畴里。

    一群六品面面相觑。

    特别是掌目族的六品,他们各个惊恐,都已为会射向自己,毕竟掌目族防御力差。

    可谁能想到,倒霉的竟然是阳向族。

    竟然是个七品。

    “你们是欺负我阳向族无人吗?”

    墨铠气的浑身长毛飞扬。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啊。

    我阳向族的七品,在你们眼里这么弱吗?

    “黑辟,你没事吧!”

    阳向族。

    黑祁城主连忙问道。

    他想过去帮忙,可惜却被人族一个中将死死压制着,根本就走不开。

    噗!

    “我……我没事……噗……”

    黑辟口中喷吐着鲜血,但他看上去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毕竟是七品。

    虽然弱点被破,但不可能那么容易死亡。

    阳向族所有人松了口气。

    六品的宗师们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虽然黑辟没有死,但一箭洞穿,可见这一箭的威力。

    他没有死,是因为他是七品。

    如果洞穿的是自己呢?

    能活着吗?

    机会渺茫。

    “弓菱,别气馁,废了他的武功,你已经成功!”

    苏越见黑辟没有死,心里也有些遗憾。

    但弓菱已经足够了。

    要杀七品,不可能那么容易。

    王路峰他们也盯着黑辟。

    遗憾啊。

    如果能斩杀一个七品,他们的功劳簿上,又要狠狠记录一笔。

    陈宇辉被这群妖孽惊的头皮发麻。

    这……这就要杀七品?

    事情发展的有些失控啊,如果自己现在执意要抓走这群小家伙,他们是不是连我也要杀。

    我这前浪,就这么要死在沙滩上?

    我怎么有点反应不过来。

    孟羊和白小龙相视一眼,他们皆中对方眼里看到了错愕,当然,还有一点点自卑。

    是真的自卑。

    眼看毕业了,自己见到宗师只能和狗一样逃,还不一定能逃走。

    可苏越他们,竟然在屠宗师。

    屠六品就算了。

    踏马的,他们竟然在屠七品。

    “放心,我没有沮丧!

    “这个七品阳向族,已经死了!”

    弓菱收起玄弓,嘴角平静的笑了笑。

    平淡的笑容,却充斥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苏越一愣。

    随后,他猛地看向远方。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弓菱射出去的箭矢,先是洞穿了黑辟,但谁都没有注意到,箭矢最终没入了一动六层老楼。

    老楼的居民早已经被清空,在地震和劲风的震荡下,楼房所有玻璃龟裂,各种管道也全部炸开。

    而这时,一整栋楼,开始隆隆作响。

    随后,钢筋水泥的墙面,开始坍塌。

    不对!

    不是坍塌,是浮空。

    那些被震碎的墙壁碎片,竟然是全部悬空漂浮在了空中。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老楼。

    几十秒时间,半栋楼的水泥被剥离出来,之后,这些剥离出来的建筑垃圾,赫然在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圆锥。

    远远看去,犹如毛笔的笔尖。

    而此时的六层居民楼,简直和被狗吭过一样,歪七扭八的钢筋都在外面。

    人们盯着空中的圆锥,已经猜测到了是弓菱的手笔。

    没错。

    在大圆锥里,武者们还是能感应到之前的箭矢。

    而圆锥瞄准的人,赫然是正在疗伤的黑辟。

    他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

    这到底是什么玩笑?

    那一箭洞穿自己之后,明明已经结束,为什么还能返回来?

    返回来就算了,为什么还汇聚成了这么恐怖的玩意!

    “玄弓第一式,定天罡……落!”

    弓菱嘴唇轻启,语气平静。

    轰轰轰!

    圆锥颤抖,笔直的朝着黑辟砸落而去。

    谁都没办法去拦截。

    异族的九品被镇压着,异族的六品、七品不敢去。

    敌军的八品,同样被中将们镇压的恨死。

    “黑辟,逃!”

    墨铠凄厉的喊道。

    根本用不着墨铠提醒,黑辟第一时间就要逃。

    他是定天罡的目标,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危险,绝对比之前那一箭还要危险。

    不对。

    这还是那一箭。

    嗖!

    黑辟燃烧心血,亡命逃亡,其速度之快,简直是化作了一团黑影。

    然而,定天罡之下,绝无生魂。

    黑辟逃的很快,但定天罡锁定了黑辟的逃亡路。

    咔嚓!

    咔嚓!

    黑辟眼睁睁看着水泥圆锥朝着自己轰击过来,但却没有余力去抵挡。

    就这样,圆柱体砸在黑辟的伤口。

    犹如一个矩形液压机,黑辟被砸在地上。

    轰隆!

    黑辟胸膛塌陷。

    轰隆!

    黑辟的胸膛,简直被压成了肉饼!

    轰隆!

    第三次轰击的时候,大地已经坍塌成了大坑,而黑辟瞳孔圆瞪。

    他虽然还能呼吸,但已经是进气少,呼气多。

    轰隆隆!

    当圆锥第四次落下,黑辟彻底咽气。

    对!

    堂堂七品,被三品弓箭手,直接格杀。

    哗啦啦!

    直到黑辟没有了生命气息,圆锥才彻底坍塌,最终将黑辟活埋。

    ……

    “弓菱……这……”

    苏越狠狠咽了口唾沫。

    这特么是什么箭术,为什么这么恐怖。

    “我施展的是绝世战法,可惜只有宗师才能施展,如果离开你们的帮助,就无法使用。”

    弓菱解释了一句。

    其实她嗓子里有一口鲜血,但使劲咽了下去。

    同时,弓菱的手掌,也不断有血珠滴落。

    她其实不轻松。

    但为了伙伴们放心,弓菱表现的很平静。

    其他人也震撼到无法呼吸。

    陈宇辉被吓的口干舌燥。

    教训啊。

    虽然自己也是七品,但以后绝对不能小看任何三品武者。

    这也太残暴了。

    七品的异族啊,说杀就杀,你让我们这群宗师,以后怎么活。

    白小龙和孟羊呜呼哀哉。

    以后也别装比了。

    今天这场战争,属于苏越和弓菱。

    这两个人,装完了今天所有的最硬的比。

    王路峰他们浑身剧痛,杜惊书的皮肤下,甚至被憋出一层细密的血色汗珠。

    很疼。

    但苏越没有说结束,他们就没有结束。

    屠七品。

    下辈子都可以吹。

    ……

    异族全场震撼。

    那些疯狂冲杀的宗师们,全部满脸警惕的退后。

    还冲个屁啊。

    对方一个三品,站桩输出,连七品宗师都可以秒杀,谁还敢去冲杀。

    关键黑辟也是成名已久的营将军。

    他不是那种弱鸡。

    反正六品异族不敢再冲锋。

    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即便他们知道,弓菱绝对坚持不了几箭,但没有人敢去冒险。

    谁都不想成为死亡目标。

    至于七品,更加惜命。

    僵持!

    就这样,原本气势汹汹的异族大军,突然就陷入了僵持。

    人族武者们纷纷服用丹药,开始恢复伤势。

    罗箭兽王都松了口气。

    它也感慨,人族武者,这也太可怕了。

    ……

    噗!

    突然,杜惊书一口鲜血喷出去。

    他率先支撑不住,直接散了后压位的汇聚。

    这时候,杜惊书简直和沐浴过鲜血一样,看上去极度恐怖。

    田宏伟浑身上下,也在蔓延着血色的汗珠。

    王路峰稍微少点。

    廖平更少。

    “你们怎么了!”

    陈宇辉连忙问道。

    “对、对不起……我坚持不住……”

    杜惊书一脸懊恼、自责和悔恨。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陈宇辉的通讯器响起。

    他连忙接通。

    是来自神州科研院,战法科科长严东颜的紧急电话。

    在人族作战,信息传递的也快。

    ……

    “你是负责学生们安全的将军吗?我是严东颜。

    “后压位的学生,需要你帮忙放血,记住我说的穴位,只有不断放血,他们才可以源源不断的支撑。”

    电话那头,严东颜动用最高权限,查到了陈宇辉的通讯号码。

    之前给苏越战法的时候,他和薛屏海都忽略了其中一个关键因素。

    后压位虽然是最轻松的位置,但却要承受最原始的气血冲击,所以体内的气血瞬间膨胀,会形成淤积的情况。

    这种情况,和人吃多了积食一样。

    理论上,没有什么伤害,停止就可以,过一会武者就可以恢复。

    但想要继续支撑,就必须要放血。

    可放血也有很多讲究。

    穴位的精准,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差距,否则会伤了武者,眼中的会引起瘫痪。

    还有力度要稳定。

    轻了不行,重了也不行。

    “陈宇辉将军,如果您控制不了力道,就宣布放弃吧,别逞能。”

    随后,严东颜又补充了一句。

    屠宗师链,几乎是在逆天改命,中途所需要顾及的地方太多太多,每个环节都是在玩命。

    实在不行,放弃是上策。

    斩了一个掌目族弓箭手,又斩了一个阳向族七品,这支奇军的任务,已经完成。

    “明白!”

    陈宇辉记住了穴位,随后挂了电话。

    这时候,他看着王路峰等人,开始犯难。

    这么紧急的情况,他都听的一脸懵。

    穴位不是一个,而且放血的先后顺序也不一样,他现在都怀疑自己有没有记清楚。

    太危险。

    毫厘之间,后果不堪设想。

    “陈宇辉,别逞强,让他们休息吧,这场战争,咱们已经赢了。”

    这时候,柳一舟的声音传递过来。

    他听到了陈宇辉电话里的交谈,毕竟是九品,陈宇辉接电话,柳一舟自然而然的关注着。

    柳一舟也听懂了严东颜的意思。

    说实话,哪怕是柳一舟自己,都没有保证能完成放血。

    太复杂。

    这么短时间,根本就做不到精准。

    “哈哈哈,这群小鬼的邪阵,支撑不住了吗?”

    墨铠冷冷的一声狂笑。

    这次的笑,他不是在讥讽人族,而是悲极的怒笑。

    根本不用多猜测。

    杜惊书和田宏伟,都已经放弃了后压位的积蓄,仅仅剩下三个武者,明显也是在咬牙坚持着。

    “杀!”

    异族联军又在怒吼。

    只要没有那可怕的弓箭手,他们还有赢的机会。

    “该死,后压位出问题了!”

    苏越转头,一脸郁闷。

    原本还能支撑一两箭的,这样一来,人族大军可能还会有伤亡。

    已经有几个六品重伤。

    “苏越,怎么办!”

    弓菱转头问道。

    她也焦急。

    “我也不知道,实在不行,只能放弃了。”

    苏越叹了口气。

    ……

    江武市街道,一辆摩托车在疾驰。

    黑老头用气血逼退了体内的酒精,载着薛屏海在疾驰。

    就在就刚才,薛屏海突然一拍脑门,拿着一根又细又窄的长剑,就要去江武。

    他说要给武者们放血。

    汽车有点慢,所以黑老头祭出了自己的黑鲨鱼机车。

    “黑老头,你再快点!”

    薛屏海满脸焦急。

    他差点忘了放血这个事。

    “趴在我背上!”

    黑老头深吸一口气。

    “要保证安全啊。”

    薛屏海突然有些揪心。

    “我是一个骑士!

    “骑士趴下的时候,任何人都追不上。”

    轰隆隆!

    引擎轰鸣,摩托车的前轮都抬起来,后轮摩擦出了一连串火星。

    “马德……骑士倒下的时候,任何人都救不活啊。”

    薛屏海又想快,又想要命。

    头盔里,薛屏海又哭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