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6章 头颅里的骨球
    摩托车的前轮几乎不沾地,薛屏海死死趴在黑老头背后,两只眼睛只能看到飞速被甩到身后的景物。

    一切都那么模糊。

    至于这条命。

    到了这时候,生死早已经交给了命运。

    人在车上飞,魂在后面追。

    不对!

    魂根本就追不到飞翔的肉身。

    “老薛,你轻点,劳资肠子快被你勒断了。”

    黑老头咆哮。

    至于吓成这德行嘛!

    什么出息。

    不过还好,江武已到了。

    “老黑,江武到了,你赶紧刹车,我自己跑过去,我受不了了。”

    薛屏海甚至连屠宗师链的荣耀都已经忘记。

    太踏马可怕了。

    “刹车?

    “你是在羞辱一个职业车手,前面有个斜坡,我觉得……咱们也飞吧!”

    头盔里的黑老头一声冷笑,轻蔑的冷战。

    “啥,你说啥?”

    当薛屏海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黑老头人车合一,已经跨过斜坡。

    对!

    机车飞起来了。

    “我……卧槽……”

    薛屏海感激自己在下地狱。

    ……

    轰轰轰!

    轰轰轰!

    燃烧雷达天台,陈宇辉思考了一分钟。

    王路峰在坚持。

    房晶淼和廖平也还能坚持几分钟。

    但仅仅是几分钟。

    陈宇辉思前想后。

    不能冒险。

    自己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放血成功,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现在战局已经稳定,这些孩子没必要再冒险。

    陈宇辉深吸一口气,计划让廖平他们也放弃。

    虽然有些丢脸,但孩子们的命重要。

    然而。

    也就在这时候,天空传来一声很刺耳的马达轰鸣声。

    一辆摩托车,从空中飞跃过来。

    双方都是对峙状态,这时候所有人都盯着飞跃而来的机车。

    对!

    漆黑的机车,马达声隆隆作响,它挡住了上空的光线。

    它朝着燃烧雷达飞跃而来。

    很帅!

    在空中的机车,真的和一头黑鲨鱼一样。

    “什么人!”

    陈宇辉一声怒呵。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身躯朝着机车跃去。

    轰隆隆!

    轰隆隆!

    陈宇辉堂堂七品宗师,他在空中生生将摩托车的惯性抵消,随后一拳轰破机车的动力系统。

    太危险。

    虽然机车上是人族,万一是阳向族的奸细来刺杀苏越,就毁了。

    所以,陈宇辉必须要让摩托车停下来。

    随后,陈宇辉托着摩托车降落,又将两个人抓下来,同时也摘了两个人的头盔。

    “我的黑鲨鱼……”

    黑老头一声惨叫,简直像是被割了老二。

    薛屏海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

    终于降落,终于安全了。

    不对!

    我为什么要降落这个词。

    你特么骑的是摩托啊啊。

    “说,你们是什么人!”

    陈宇辉没有冒然击毙两个闯入者,但他的杀气还是牢牢锁定着对方,防止耍什么花样。

    “薛教授!”

    还不等薛屏海回话,远处的苏越一声惊叫!

    飞车上的人,竟然是薛屏海和黑老头。

    这俩老头,也太胆肥。

    这么劲爆的机车飞跃,我都没有玩过,苏越羡慕这不服老的心态。

    “薛教授!”

    江武科研院那群人也连忙惊呼。

    “将军,这是我们江武的薛屏海教授,他是屠宗师链的总工程师!”

    房晶淼也连忙说道。

    “我是薛屏海,没时间长篇大论,我先短暂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屠宗师链之父,江武战法科奠基人,伟大的科学家,教育学家,作家,诗人,歌手,作词人,作曲人,武者……

    “我放下手头工作,百忙之中飞跃江武来这里,是为了给他们放血。

    “江元国这一战的胜负,由我薛屏海来主宰。”

    薛屏海剪短的介绍了自己29个头衔。

    随后,表明来意,直接冲到房晶淼他们附近。

    全场诧异。

    屠宗师链之父?

    他就是创造这战阵的科研人员?

    简直是人不可貌相。

    陈宇辉也懵了。

    这一长串的名讳,到底有没有官方认真啊,不会是自封的吧。

    至于薛屏海的身份,根本没必要质疑,毕竟那么多人都证明过。

    其实……你根本不用自我介绍的。

    “你……你手头有个屁工作,捡塑料瓶吗?”

    黑老头在远处一声怒骂。

    薛屏海这老头,太虚伪了。

    科学家?

    我也是个伟大的武器学权威,我都没有炫耀过。

    另外两座楼顶,苏越和弓菱也诧异的看着薛屏海。

    弓菱满脸崇拜。

    这么多头衔的科研人员,怪不得可以研究出屠宗师链这么可怕的战法。

    而苏越在自我怀疑。

    如果不是知道薛屏海的底细,苏越自己都差点信了。

    歌手?

    会哼两句荷塘月色,你就是个歌手?

    但薛屏海来了,杜惊书他们的异常,也就该解决了。

    ……

    “所有人,把上衣脱了!”

    薛屏海没有废话,直接开口到。

    “我可以拒绝吗?”

    王路峰问。

    他的衣服上,还有自己给自己冠名的活广告。

    以后要卖联名款衣服的。

    “我可以替公主拒绝吗?”

    廖平也说道。

    房晶淼一定不可以脱掉上衣,开什么玩笑。

    “公主可以不用脱,你不行!”

    薛屏海沉着脸。

    “为什么,搞性别歧视吗?”

    王路峰不服气。

    “公主从小就在灵池玩,他体内有灵池的抗体,所以根本不用放血!

    “快!”

    薛屏海又道。

    话落,王路峰还是被迫脱下了卫衣。

    “我来刺!”

    陈宇辉走过来。

    他唯一的忌惮是穴位找不准,现在专家来了,自己就可以放松一些。

    “不行,你是宗师,你的气血太霸道,会破坏他们的气穴。

    “得找个手不抖的低阶武者。”

    薛屏海手里捏着铁剑。

    “我来吧,我应该不会失误!”

    这时候,牧橙走过来。

    她的剑,最精准。

    “一次失误都不允许,你可以吗?”

    薛屏海看着牧橙。

    说实话,他有点担忧。

    “薛教授,她可以。”

    远处,苏越喊道。

    “好!

    “听我口令!”

    薛屏海将铁剑扔给牧橙。

    这柄剑材料特殊,而且很细。

    ……

    “墨铠,我需要一个解释!”

    异族联军。

    应山岭冷冷盯着墨铠,毫不留情的质问道。

    “解释?”

    闻言,墨铠无名火起。

    没看到我麾下的七品都死了吗?

    你要什么解释?

    “墨铠,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沸血族损失惨重,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费宵也开始朝着墨铠发怒。

    罡树不说话,但他眼神里的情绪也很明显,他也要找墨铠要赔偿。

    在下方,联军鸦雀无声。

    八品宗师想冲锋,但毫无卵用。

    而六品、七品的武者,已经被弓菱吓破了胆,他们根本就不敢去冲锋。

    至于低阶武者,那更是不用多说,谁去谁送命。

    有些经常打仗的武者心里清楚。

    这场战争……输了!

    虽然墨铠神长老连45年寿命都不惜燃烧,但可恨,人族实在是太强,强的让人无奈。

    此时此刻,可能也只有墨铠那15具傀儡,还能保持无惧无畏。

    毕竟,他们不知道恐惧。

    整个战场,陷入死寂!

    原本狂风呼啸的天,突然就凝固下来,似乎连气流都停止了流动。

    “青封,你看……他们好像要狗咬狗!”

    柳一舟笑了笑。

    真的是堪称大获全胜。

    但每一次都险胜。

    如果不是苏青封父子,现在的异族联军,可能已经杀到了雷祭市城墙下。

    “苏青封,谢谢你……”

    姚晨卿想了想,还是朝苏青封点点头。

    “你最好祈祷我闺女会安然无恙,否则我扒了你的皮!”

    苏青封对姚晨卿还是没有好脸色。

    “她也是我的养女!”

    姚晨卿点点头。

    柳一舟皱了皱眉。

    原本关系挺亲密的两个兄弟,突然反目成这样,柳一舟心里也不好受。

    但他又谁都没法劝。

    “距离行刑,还有多久?”

    柳一舟又问道。

    “72分钟!”

    姚晨卿道。

    “已经对峙了这么久吗?

    “可惜啊,如果咱们能摧毁那些傀儡,那也就用不着苏越他们威慑了。

    “真是苦了这群孩子!”

    柳一舟惭愧的一声叹息。

    ……

    呃……啊……

    疼、疼、疼……牧橙,你轻点,我会死了。

    好疼啊……

    ……

    燃烧雷达。

    几个人重新开启了后压位战法。

    放血要在施展战法的过程中进行,但真的很痛。

    “不好意思,没办法再轻了!”

    牧橙一剑在杜惊书皮肤上扎破穴位,她于心不忍,但也无可奈何。

    其实牧橙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她不可以有点点的失误。

    “师姐,你千万别失误啊。”

    杜惊书又惨叫这。

    “神州这群年轻人,到底是些什么怪物……这剑法,怎么会这么精准,力道拿捏的也精准。”

    薛屏海感慨了一句。

    他起初对牧橙不信任,但现在对牧橙格外佩服。

    那些修炼了30年的剑客,也不一定能抵得上牧橙的精准。

    “白小龙,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角落里,孟羊一声感慨。

    “什么感觉?”

    白小龙望着苍凉的战场,皱着眉问。

    “咱们像是废物,一点忙都帮不上。

    “冯佳佳的虫子,牧橙的剑,他们都参与到了战争中,可咱俩……一言难尽啊。”

    孟羊表情里还有些失落。

    “谁说不是呢,两个堂堂五品,坐了冷板凳。”

    白小龙感同身受。

    下方的战场,多自己不多,少自己也不少。

    可自己也没有什么特长。

    提着兵器的样子,好尴尬。

    杨乐之还在盯着投影看……他紧握的手掌,至始至终都没有放松过。

    许白雁,你痛苦吗?

    杨乐之甚至想替许白雁去承受这一切。

    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到什么。

    可现在,看着她受苦,自己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杨乐之几乎窒息。

    甚至……他开始有些自卑。

    口口声声追求许白雁,信誓旦旦要给她一辈子安稳。

    可结果呢?

    自己能又做到什么?

    苏越他们尚在搏命,而自己就是个看客。

    那么多雷电打在身上,许白雁又怎么可能会不痛。

    杨乐之的心似乎被刀绞着。

    这一刻,他突然成长。

    原来自己还很弱,原来自己特别差劲。

    许白雁。

    我一定会很快成长起来,相信我……等着我!

    “薛教授,弓菱还能射几箭?”

    王路峰问道。

    “他已经射了两箭,理论上还能再来三箭,但我觉得三箭有些难,再来两箭问题不大。”

    薛屏海道。

    “原来如此!”

    众人点点头。

    当然,这些话异族也不可能听得到。

    ……

    当弓菱身上再次燃起气血火焰,重新举起首席玄弓的时候,湿境联军所有七八品的宗师,齐刷刷后退了一步。

    威慑。

    这就是来自狙击位的威慑。

    哪怕是在远古的科技时代,狙击位的威慑,同样堪称逆天。

    但有一种情况,狙击位会无效。

    吸引火力。

    如果异族有一个宗师不怕死,用他的命,来吸引弓菱的箭,异族联军不会输。

    其实不用薛屏海说,异族也知道,弓菱最多还能再射一两箭。

    但就是这一两箭,将整个联军的宗师都威慑在原地。

    没办法。

    原本就是个松散的组织,谁愿意去送死?

    “可悲、可悲啊!”

    墨铠一声感慨,眼中满是失望。

    他看着下方一群小心翼翼的宗师,心里对湿境八族更加没信心。

    差劲。

    士气和配合,根本就不行。

    和神州比起来,差距是十万八千里。

    在人族联军,有房历言付出生命,化身为箭。

    有江元国武者,舍命替罗箭兽王挡一箭。

    根本就不用下令。

    可在湿境联军呢?

    生怕自己得不到便宜,生怕自己会受伤。

    这简直就是乌合之众。

    在以前,湿境联军之所以在地球无往不利,完全是因为人数和实力的碾压。

    地球武者的牺牲精神,湿境永远没有。

    如果联军能有地球武者一半的牺牲精神,这次进攻早就结束了。

    没用。

    墨铠甚至连自己都在嘲笑。

    没错。

    就是他自己,也在暗中算计着其他种族,必然不可能让阳向族去牺牲。

    勾心斗角,军心不齐。

    这种军队,输了也是活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在弓菱的震慑下,战局还在僵持着。

    对人族武者来说,僵持就是胜利,只要能僵持到雷祭市行刑,他们就赢了。

    可湿境联军耗不起啊。

    时间流逝的格外快。

    不知不觉,距离行刑,已经剩下59分钟。

    还不到一个小时。

    墨铠他们几个九品一直在商讨,但毫无结论。

    其实说是商讨,却更像是在辱骂墨铠。

    所有责任,全怪墨铠。

    人族阵营前。

    武者们也没有放松警惕。

    毕竟,墨铠召唤出来的傀儡,还在最前方虎视眈眈。

    这些僵尸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畏惧,谁都不愿意主动去招惹。

    等待吧。

    时间到了,尘归尘土归土,僵尸会自己消散。

    燃烧雷达。

    薛屏海他们也在等待战争结束。

    放血已经完成。

    牧橙耗费心血太多,正在不远处恢复气血。

    苏越维持着中压位,支撑着弓菱的威慑。

    嗡嗡嗡!

    嗡嗡嗡!

    这时候,陈宇辉的通讯器又开始震动。

    是严东颜。

    放血已经结束,严东颜还打来电话干什么?

    难道还有事?

    陈宇辉皱着眉,立刻接起电话。

    “陈宇辉将军你好,请把通讯器给薛屏海!”

    刚刚接通电话,严东颜便寒着嗓子说道。

    “好!”

    陈宇辉点点头。

    ……

    神州科研院。

    严东颜在墙壁上的黑板上,写出来很多的战法公式。

    而在黑板最中央,是墨铠的僵尸复活术。

    其实从墨铠召唤出棺材开始,严东颜就开始寻找破解的办法。

    但很无奈。

    他需要时间,可能根本来不及。

    但苏越他们施展屠宗师链,威慑全场,给了严东颜时间。

    他已经将破解法推演出了眉目。

    但有几个问题,严东颜需要和薛屏海商讨一下。

    如果难题解决,可以让七品宗师当场学习破解战法,从而组成临时战阵,一举破解墨铠的魔道战法。

    “老严,有什么事,说!”

    薛屏海问道。

    “我想破解墨铠的魔道战法,下面有四个问题:

    “第一……”

    ……

    就这样。

    谁都没有意识到,严东颜和薛屏海这两个顶尖的战法研究专家,已经在开始破解墨铠的魔道战法。

    电话里,严东颜和薛屏海争吵的很厉害。

    可问题也在逐步被解决。

    对峙还在继续。

    在湿境联军,墨铠他们这些人的争吵,却又开始沉寂下去。

    这群神长老,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开始商讨如何去应对弓菱的玄弓威慑。

    “罡树,箭矢无法秒杀的宗师,只有你们钢骨族,也只有你们可以逆转战局,否则咱们的辛苦都白费了。”

    墨铠语重心长的看着罡树。

    钢骨族防御无敌,真的只有他们能破解弓箭。

    起码不会死。

    “凭什么?”

    罡树黑着脸。油盐不进。

    当我傻子吗?

    是,钢骨族防御强,弓箭无法秒杀。

    但却会重伤啊。

    你们谁愿意牺牲,钢骨族可以助威,但绝对不会出手。

    “罡树,你这是逼着五族孤立你钢骨族吗?

    “我问你,输了战争,对谁能有好处?”

    墨铠咬着牙问道。

    他简直气的要奔溃。

    弄了半天,我又付出底蕴,又付出45年寿命,现在又得背锅,难道是在发慈悲?

    战争和你们没关系?

    “罡树,你最好考虑清楚,战争最重要。”

    应山岭也漆黑着脸。

    他想活生生剥了弓菱的皮。

    “罡树,战争必须要有牺牲,你钢骨族不可能独善其身。”

    费宵也咬着牙威胁道。

    “墨铠,你不用拿大道理压我。

    “要让我罡树牺牲两个六品也可以,但我有条件。”

    罡树瞳孔闪烁。

    “说!”

    墨铠恨不得生吞了这群畜生。

    这都什么情况了,还不忘敲诈自己。

    “在你茂妖城,有一个白尸池,白尸池底,藏着一颗远古绝巅心脏。

    “你也知道,我亲妹妹资质比我强,但却由于特殊情况,实力一直卡在八品。

    “绝巅心脏,对八品武者有奇效吧。”

    罡树盯着墨铠,阴阳怪气的问道。

    “没有奇效!”

    墨铠直接否认。

    “我不管,我想要。”

    罡树笑的老谋深算。

    “罡树,你在我茂妖城,到底安插了多少密探?”

    墨铠咬牙切齿。

    白尸池是自己的核心秘密,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

    这群畜生。

    “我不光知道白尸池,我还知道你那个叫红锅的关门弟子,是八族圣地的绝巅后代。

    “你想赢这场战场,是要立功。

    “既然要立功,为什么不牺牲一点东西呢?”

    罡树看着墨铠,继续保持着冷笑。

    “不可能!”

    墨铠断然拒绝。

    “墨铠,你这是逼着五族孤立你阳向族吗?

    “我问你,输了战争,对谁能有好处?”

    罡树冷笑,将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墨铠。

    用大道理去逼迫而已,谁不会呢!

    “应山岭,费宵……劝劝墨铠啊。

    “你们的后代都白死了吗?因为墨铠的吝啬,这场战争将毁于一旦。

    “我钢骨族其实牺牲不多,可你们不想报仇?”

    罡树又煽风点火。

    “墨铠,应答罡树,否则我不客气。”

    费宵火冒三丈。

    都什么时候了,还敢吝啬。

    “我也一样!”

    应山岭沉着脸。

    他甚至想现在就废了墨铠。

    如果不是这个畜生的馊主意,自己的外甥怎么可能会死。

    “墨铠,绝巅心脏对九品没用,而且你的关门弟子,也用不着这玩意。”

    罡树又提醒道。

    “哼,算你们狠!

    “好,罡树,只要你钢骨族能吸引走弓箭,我可以把绝巅心脏给你!”

    墨铠气的睚眦欲裂。

    但他又无可奈何。

    现在的他,一只脚踏入深渊,已经没有回头路。

    “口头承诺也不行,白尸池的通行信物拿出来!”

    罡树冷笑。

    “看到那15个傀儡了吗?

    “魔道战法来自绝巅心脏,而炼尸也是靠绝巅心脏。

    “那15个傀儡的身体里,有骨球,骨球就是信物,等战争结束,你把尸体都拿走。”

    墨铠也没有耍花样。

    大家都是九品,没什么意义。

    魔道战法自己已经领悟走,剩余的心脏,就只是一团气血能量而已。

    而自己这次浪费了45年寿命,以后也不可能再施展着魔道战法,简直和自杀一样。

    就这样吧,一了百了。

    闻言,钢骨用气血探查了一下15个傀儡。

    果然。

    顺着墨铠的思路,在傀儡的空荡荡的脑壳里,果然感觉到了骨球。

    15颗。

    钢骨相信墨铠的话。

    “墨铠,下令吧,我牺牲两个六品,给你们吸引箭。

    “其实有15个傀儡,咱们时间还能来得及。

    “那些人族的蝼蚁,再射两箭,绝对已经是极限。”

    钢骨找来两个防御力最强的宗师。

    只要弓菱射箭,他们会用命去挡。

    当然,钢骨已经许下了重诺,否则没人愿意卖命。

    ……

    “这些傀儡的脑壳里,有些特殊东西。”

    在钢骨探查傀儡的时候,柳一舟也悄悄探查了一下。

    他虽然不知道骨球有什么用,但却知道一定有用。

    “青封,可能钢骨族要牺牲宗师,用来吸引火力了。”

    柳一舟看着苏青封又说道。

    “早该如此了,异族的反应太慢。”

    苏青封摇摇头。

    这支军队,除了武者多,除了将领的手段层出不穷,真的是乌烟瘴气。

    如果是神州,早就有防御系宗师愿意去付出。

    异族联军……没有军魂。

    ……

    “战!”

    “战!”

    “战!”

    ……

    终于,在罗箭兽王都要打瞌睡的时候,异族联军再次整军待发。

    这一次,15个傀儡当先锋,后面的宗师们也步步逼近。

    很明显,异族已经没有时间再浪费。

    “苏越,我该射谁?”

    弓菱连忙问道。

    射七品?

    根本不可能。

    上一箭,是苏越告诉了自己弱点,否则根本不可能杀七品。

    “随便吧,你看那个不顺眼,就射哪个!”

    苏越苦笑了一声。

    异族经过这么久时间商量,一定会用钢骨族来牺牲。

    弓菱的箭矢,杀不死钢骨族。

    墨铠他们很狡猾。

    但可惜,他们各自心怀鬼胎,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突袭世间。

    在苏越的耳朵里,塞着一个无线耳机。

    在20个六品宗师的耳朵里,也有无线耳机。

    地球主场作战,这些小东西很实用。

    由于耳机不需要气血波动,所以墨铠他们也谈查不到里面在说什么。

    所以。

    信誓旦旦的联军,根本不知道一件事……人族,已经找到了对付15个傀儡的办法。

    对!

    经过严东颜和薛屏海的讨论,他们找到一个最合理的办法。

    锁!

    对,用气血形成封锁,彻底限制了傀儡的行动。

    这些傀儡最大的特征,是悍不畏死,无惧无痛,但他们实力偏弱,力量偏弱,并且没有意识,只知道亡命冲锋。

    想杀了傀儡,很难。

    起码两个小时内做不到。

    但六七品的宗师,却可以修炼一种临时的战争,用气血禁锢了傀儡们的各个关节,让它们和人棍一样,跳都跳不起来。

    然后,这群傀儡就废了。

    当然。

    说起来简单,要完成禁锢,也需要复杂的配合。

    刚才墨铠他们商量时候,宗师们的耳机内,也在传输着战法的要领。

    还好,这战法只是临时的通用战法,并不算很难。

    杀!

    异族大军冲上来。

    咻!

    弓菱的箭矢再次射出去。

    可惜,苏越猜测的没错,这次弓菱失手。

    虽然星辰落也很恐怖,但加持了防御战法的钢骨族宗师,最终还是顽强的活下来。

    当然,这个宗师大概率是废了,半个身躯都被粉碎。

    弓菱有些沮丧。

    而人族的防守明显有些束手束脚……甚至,15个傀儡都冲进了人群里。

    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冲击的很顺利。

    “哈哈哈……我以为你们还有什么能耐,原来是虚张声势罢了!”

    傀儡已经冲到大军内部。

    罗箭兽王还在艰难的抵抗着异族宗师。

    现在轮到了罡树狂笑。

    然而。

    墨铠瞳孔猛地一缩。

    我的傀儡,全部到了人族内部……这,会不会是个阴谋。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