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泰坦与龙之王〕〔大良医〕〔非凡兵王〕〔我变成了一只雄狮〕〔神级符阵师〕〔止道为仙〕〔联盟之梦回s3〕〔星际工业时代〕〔深爱久久相随霍翌〕〔奕王〕〔万古第一杀神〕〔武极狂神〕〔重生为君〕〔欢喜农家科举记〕〔一胎二宝:总裁的〕〔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环河之主〕〔逆少重归〕〔万能芯片经销商〕〔我真没想重生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59章 囚徒,众生相
    就在苏青封彻底轰开茂妖城城门的刹那,雷祭市上空翻滚的乌云,也已经被压缩到了极致。

    隆隆隆!

    乌云在天空中旋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灰色旋涡,在旁观者的眼里,这团旋涡更像是一颗无比巨大的眼球,在审视着人世间的一切罪孽。

    轰隆隆!

    轰隆隆!

    声浪越来越雄厚,越来越沉闷。

    云层里,巨响震耳欲聋,音波之强悍,令整个雷祭市的玻璃都在颤抖,似乎连天地都要震破。

    这时候,许白雁终于站起身来。

    她似乎能引动雷电变化,许白雁的每一个肢体动作,都能令天空旋涡发生一些异常。

    啊……

    许白雁雷发飞扬,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

    她的手掌,终于是狠狠握住了雷斩刀。

    能看得出来,许白雁似乎很痛苦。

    咔嚓!

    这一刹那,整个天地一片刺目,人们的眼球都被刺的生疼。

    在乌云旋涡的中央,一道无比粗壮的雷电,狠狠砸在许白雁身上。

    这一幕,和里渡劫的仙人神似。

    许白雁瞳孔里吞吐着雷芒,高高举起雷斩刃。

    天上地下,到处都是翻滚的雷浆,粘稠又炽热,甚至连空气都充斥着焦糊的味道。

    这时候,许白雁的两颗眼球,也已经成了闪烁着雷电的旋涡。

    她脚踏雷电,如天庭里的行刑官,缓缓走到第一个囚徒的身旁!

    这时候,各个城市的光幕,分为左右两块立体投影。

    左边……是雷祭市处决异族宗师的盛况,一片刺目,骇人听闻。

    右边……是人族联军攻破茂妖城的战况,同样无比混乱。

    每一边,都振奋人心。

    每一边,都是神州人的骄傲。

    所有人都不断扭头,企图两边都可以关注到。

    这一刻,注定要被世界铭记。

    注定要被这个时代所铭记。

    注定要摘入史册。

    ……

    “掌目族,六品……于第三战场,残害神州武者371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这时候,内阁府刑部莫其正,公然宣读异族宗师的罪孽。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却又何在洪亮,犹如一柄实心铁锤,每个字都能冲击在人的心灵深处,哪怕是宗师都会畏惧。

    虽然大家是死仇,不死不休。

    但公开的表面工作,神州还必须要做到,这是神州一直以来的习惯。

    轰隆隆!

    轰隆隆!

    许白雁身上的雷芒更加刺目,她剥夺了所有的光。

    呜呜呜!

    呜呜呜!

    这个掌目族的宗师,其实已经被割掉了舌头,说不出任何音节,但他惊恐万分,他不希望自己死在这种地方。

    他还在呼救。

    长老,你们为什么会失败!

    为什么!

    快来救我,我不想死啊。

    可惜。

    许白雁的屠刀何其冰冷。

    唰!

    雷芒缭绕的铡刀,挥斩下来,沿途风雷滚滚,就连虚空都在一重又一重的坍塌。

    嗡!

    斩断脖颈的瞬间,就如斩断了一截朽木,轻而易举。

    虽然他是六品,但雷斩刃无坚不摧,无往不利。

    掌目族六品的头颅,高高飞起,他的表情说不出的痛苦。

    大快人心。

    这一刻,神州所有人都欢呼鼓舞,所有人都手掌拍的生疼。

    斩首终于开始。

    可接下来,令人诧异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没错。

    雷斩刃真正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诛杀异族。

    这太简单。

    神州要复仇,要告藉英烈的在天之灵,要以血还血。

    雷斩刃真正的作用,是折磨。

    你求死不能。

    呃呃呃……呃呃呃……

    谁都没有想到,虽然尸首分家,但这个宗师依然没有死亡。

    他的脖颈切口处,有一团深紫色的雷浆,犹如是胶水一样,竟然没有让异族有一滴血流淌出来,甚至,他的生命力还保持着最初的状态。

    远处,那颗头颅如一颗足球,在疯狂的嘶吼。

    雷斩刃不会让你死,但会让你时时刻刻品尝着尸首分家的剧痛,甚至,还会让头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无头尸体。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切口处的雷浆才会消散,只有雷浆消散,这个宗师才会真正的死去。

    而这段时间,他们明明死了,但头颅还能思考,还能感觉到痛苦。

    随后,囚徒们会眼睁睁看着雷浆日益衰减,会期盼着死亡真正到来。

    这段时间内,他们痛苦的哀嚎不会停止,他们的恐惧不会停止。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谁都不敢去想想。

    无头尸体在地上痉挛的搐抽,一颗孤零零的头颅,在不住的惨嚎。

    第一个囚徒,行刑结束。

    全世界都处于震撼之中,久久难以释怀。

    怪不得,异族会组成联军,不惜一切代价救人。

    原来雷斩刃这么残忍。

    雷祭市处刑台,其他30个囚徒已经被吓到魂飞魄散。

    他们都听说过雷斩台的可怕。

    但听说毕竟只是听说,事情真正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才知道到底多么可怕。

    ……

    “阳向族,六品……于第五战场,残害神州武者198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莫其正的声音再次响起。

    “饶命!

    “我可以帮人族,我可以投靠到人族,我给你们当奴隶,饶命!”

    这个阳向族一直保持这沉默,所以他的舌头还在。

    其实,这个阳向族并不怕死。

    但这一刻,他真的害怕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明明知道自己死了,可眼睁睁看着无头尸体,还在承受着痛苦。

    谁能不怕。

    唰!

    然而,许白雁平静的走过去,手起刀落。

    这一刻,许白雁就是最无情的刽子手。

    同样的惨状,再次上演。

    “杀了我,快杀了我,杀了我啊!

    “求求你们,杀了我!”

    这个阳向族似乎要更加凄惨,因为他还可以开口,所以那颗头颅表达的情绪更多。

    ……

    “钢骨族,六品……于第八战场,残害神州武者921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莫其正继续宣判。

    这个钢骨族已经被打到面目全非,他依旧瞳孔狰狞的瞪着许白雁。

    钢骨族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但他根本就不畏惧死亡。

    唰!

    无论这些囚徒是什么众生相,但在许白雁的眼里,都是死人,仅此而已。

    刀芒挡开一道刺目的雷弧。

    钢骨族头颅飞起。

    但真正面对自己尸体的那一刻,钢骨族哪怕再漠视生命,这一刻也终于奔溃。

    传言,钢骨族不会哭啼。

    可这个死死忍着痛苦的钢骨族宗师,眼眶里分明有泪花。

    他真的痛苦。

    无论是心灵,还是肉身。

    ……

    许白雁在行刑。

    而在茂妖城,人族大军也潮水一样涌入各个街道。

    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这个时代,谁的战友没有被该死的异族杀过?

    谁的亲人,没有牺牲过。

    特别是江元国,被茂妖城欺负了多少年,他们心里压抑了多少仇恨。

    杀!

    毫不留情。

    “各个战斗营,定点寻找茂妖城的重点建筑。

    “所有战利品,全部集中到城门口,由后勤营统一清点!”

    柳一舟的声音回荡在长空。

    嘎嘣!

    墨铠嘴角淌出一缕鲜血。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城破的瞬间,墨铠心里还是接受不了。

    他被气的频频吐血。

    “遵命!”

    各个战斗营的营帐齐声答道。

    话落,战斗营立刻朝着茂妖城的各个据点掠去。

    兵器库!

    丹药库!

    书籍库!

    城主府!

    长老殿!

    锻造坊!

    各个仓库!

    人群就如河流被分开一样,一组又一组精锐的战斗营,开始朝着各个街道掠去。

    同时,人族也羁押了大量的俘虏。

    在俘虏们的带路下,人族大军很轻松就找到了这些据点。

    打仗,原本就是一个掠夺的过程,这些东西很关键。

    白小龙跟着一支战斗营,也朝着一个屯兵营的据点进发。

    虽然人族势如破竹的攻入城池,但真正的巷战开启,谁都无法保证安全。

    短短几分钟时间,人族武者也开始出现了伤亡。

    阳向族,依然有悍不畏死去反抗的武者。

    “苏越,咱们干什么?”

    牧橙看着苏越。

    “军部已经接管了茂妖城,咱们大概率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没必要薅神州的羊毛,国家不会亏待咱们。

    “更何况,这还是我干爹的军队。

    “趁机看看阳向族的风土人情吧,毕竟,常年打打杀杀,也很累的。”

    苏越笑了笑。

    说实话,他有些疲惫。

    而且人族大军冲入茂妖城,自己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捞好处,那样别人不是笑自己,而是会嘲笑老爸和义父。

    自己年轻,脸不值钱。

    可老爸和干爹,不得不考虑,更何况还有西武。

    “嗯,好,听你的!”

    牧橙点点头。

    她是大将的女儿,所以她佩服苏越的心态。

    这种功高震主的武者,其实后期会被军部带来极大的麻烦。

    功劳大的人,本能会觉得自己该应多拿,所以,一码归一码,军团里有些英雄的吃相,真的不好看。

    英雄不怕死,但不代表不贪婪,人无完人。

    这是人之常情。

    可军部的军规,会陷入尴尬的境地,这些人破坏了规矩,就是在破坏军纪。

    众所周知,在军团,纪律是天职。

    所以,这些人将领们最头疼。

    真是骂不得、也罚不得,否则会凉了所有人的心。

    但苏越急流勇退,能识大体,能懂道理,牧橙更加欣赏。

    而且苏越是首功。

    他这么大功劳的人都不抢物资,其他一些小功劳的武者,便也不好意思。

    “儿子,好样的!”

    苏青封在旁边格外欣慰。

    能分辨什么是大是大非,就是好孩子。

    苏越很优秀,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一定会飘,会骄傲,甚至目中无人。

    这很正常。

    但凡事讲究一个度。

    小打小闹,长辈们最多笑一笑,人之常情。

    但如果不懂是非,迟早会出大问题。

    这一点,苏越做的很好。

    他刚刚立下滔天功劳,不仅仅是茂妖城的军队在看着他。

    整个神州,乃至全球的武者,全部在关注着苏越。

    如果他吃相难看,无视军部纪律,一定会给神州的年轻人,树立一个不良的习惯。

    苏越的心态很好。

    “老爸,你赶紧去转转吧,我品阶低,也拿不到什么好宝贝,无所谓。你可是宗师,万一有什么大宝贝,咱们可不能上缴。”

    苏越黑着脸。

    我不去抢东西,是因为我弱,我根本抢不到啊。

    谁知道墨铠还有什么大宝物。

    这玩意可不能上缴。

    再说,老爸能神不知鬼不觉。

    场面话要说,该是自己的,当然也要拿。

    “哈哈,小鬼头!

    “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媳妇,别乱跑!”

    苏青封笑了笑。

    随后,他身躯一个闪烁,便直接消失不见。

    废话。

    我苏青封当然要抢东西。

    我的身份是囚徒,我又得不到功勋。

    而且苏青封掌心里的15颗骨球在嗡嗡颤抖,他总觉得,茂妖城有什么大秘密,一定和骨球有关联。

    “苏越,牧橙你们好,我是魏远军团的少将,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苏青封刚走,一个六品少将出现。

    他负责守护苏越的安全。

    “多谢将军!”

    苏越笑了笑,牧橙也点点头。

    这一幕,还真有点夫唱妇随的感觉。

    在远处。

    “我酸了!”

    在陈宇辉的守护下,杜惊书他们也在闲逛。

    突然,他们就看到了苏越和牧橙。

    “我酸的牙疼!”

    王路峰也气的要命。

    “我为什么不酸,难道是因为我有深爱的人?

    “你们是单身狗,你们嫉妒别人。”

    廖平一脸疑惑,随后豁然开朗。

    “廖平,如果不是我虚弱,我一定杀了你!”

    王路峰气的脸红脖子粗。

    弓菱在远处看着苏越和牧橙,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谈不上嫉妒。

    但……总归是不舒服。

    优秀的人,谁都会喜欢。

    可苏越毕竟名草有主,弓菱也能想得通。

    白小龙他们已经跟随着战斗营去战斗,他们毕竟还是巅峰状态,而且五品武者,不至于有危险。

    这几苗宝贝浑身虚弱,也只能在这里看看戏。

    陈宇辉终于放松了心情。

    乱!

    茂妖城到处有杀戮声,有呐喊声,有嘶吼声。

    这个平静了很多年的城池,此刻混乱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城墙上空。

    白辉宗还在给房冠鸣疗伤。

    “将军,如果实在太难,就放弃吧。”

    房冠鸣感觉到白辉宗的状态也很虚弱。

    没办法。

    堂堂一个八品的气血被灌注进来,怎么可能轻易被炼化。

    房冠鸣不想连累白辉宗。

    “王爷放心吧,不用有心理负担。

    “帮你炼化黑祁的气血,同时也是我的一种修炼方式,我甚至还得感谢你。”

    白宗辉虽然嘴角挂着一缕鲜血,但他语言很平静。

    “那就多谢了。”

    房冠鸣叹了口气。

    “可惜,我无法帮你护住气血修为,以后就的闲散养老了。”

    白辉宗又有些遗憾。

    其实房冠鸣的实力真的很强,但黑辟太可恶。

    “养老也好,我这一生,只求能看到江元国成长起来,起码有自保的能力。

    “我这一生,愧对百姓,愧对国家!”

    房冠鸣苦笑。

    “别这么说,你的牺牲,已经给江元国树立了榜样,这也很重要!

    “国家以你为荣!”

    白宗辉说道。

    ……

    雷祭市!

    天空的乌云更加阴沉,云层里轰下来的雷电也更加恐怖。

    整个城市,似乎在下着一场雷电风暴。

    干打雷,不下雨,天空鬼哭狼嚎。

    这种天象令人恐惧。

    处刑,还在继续!

    ……

    “四臂族,六品……于第七战场,残害神州武者171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钢骨族,六品……于第一战场,残害神州武者125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阳向族,六品……于第六战场,残害神州武者425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莫其正的声音在虚空中久久不散,甚至能盖过雷电的巨响。

    许白雁也在面无表情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杀!

    不停歇的诛杀。

    地面打滚挣扎的无头尸体越来越多,后面那些还没有被处斩的宗师,也越来越恐惧。

    堂堂宗师,竟然有两个被吓的晕过去。

    其实,撕开宗师的伪装,他们也只是实力稍微强大一些的普通异族而已。

    ……

    地球所有国家,所有武者都鸦雀无声的关注着行刑。

    特别是其他四大核心国家,首脑们更是忌惮神州。

    真的太强。

    强的让人打心眼里惧怕。

    这种强大,不仅仅是武者实力强大,也不仅仅是国力强大。

    神州武者,从上到下的那种精气神,如一团燎原的火焰,其实更加令人心悸。

    而在茂妖城。

    神州军队彰显出来的纪律,也另一些国家汗颜。

    那现在江元国立下赫赫功劳的武者,竟然没有趁乱去哄抢战利品,这简直难以置信。

    要知道,没有一个武者不需要丹药啊。

    湿境!

    八族圣地。

    这是湿境八族的核心地域,比起湿境其他地方,八族圣地要干燥不少,但还是无法和地球比较。

    在八族圣地,有各个种族的绝巅。

    此刻,生活在圣地的八族武者,也纷纷观看着神州的两道光幕。

    31个宗师,正在一个又一个的被雷斩刃斩首。

    茂妖城的无数据点,也在一个又一个被破坏,数不清的物资被人族收缴到城门。

    “长老,为什么不去人族开战!”

    掌目族一个八品,正跪在大殿外,求问绝巅长老。

    “掌目族只有两个宗师,而且已经死亡,你觉得两个宗师,配得上本尊出手吗?”

    掌目族绝巅反问。

    “长老,沸血族的宗师,不可以不明不白的被诛杀啊!”

    沸血族,同样有人在请求绝巅出手!

    “本尊离开八族圣地,谁来防御敌人!”

    沸血族绝巅反问道。

    “长老,茂妖城被破,人族又屠杀阳向族宗师,我们不能忍!”

    阳向族圣殿外,也有宗师在请求出战。

    “下令墨铠回八族圣地!

    “阳向族四面受敌,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其他七族。”

    绝巅长老的声音在回荡。

    与此同时。

    四臂族和钢骨族的绝巅,同样有不出手的理由。

    钢骨族绝巅认为,宗师被抓之前,没能果断自杀,就玷污了钢骨族精神,他们死有余辜。

    四臂族绝巅不想面对袁龙瀚。

    其他三族,更是抱着看戏的心态。

    “湿境八族的老顽固们,竟然还彼此仇视,还看不到地球武者的强大。

    “湿境,还能太平几年?”

    在八族圣地的一处高峰,一个八品阳向族叹息一声。

    他俯瞰着繁华平静的八族圣地。

    又转头看了眼一片混乱的茂妖城。

    或许,再过百年,八族圣地,可能也会成为下一个茂妖城吧。

    这些绝巅老顽固,太目中无人。

    在湿境各个城池,所有武者都看到了雷祭市的处斩情况。

    普通武者还好,他们不知道雷斩刃所代表的意义。

    但那些异族的宗师,真的被吓的魂飞魄散。

    那些经常和神州战争的宗师,全部开始忧愁自己的未来。

    万一,自己被神州生擒,以后该怎么办?

    自己,会不会也成为被处决的那个。

    生不如死啊。

    ……

    雷祭市!

    许白雁越来越虚弱。

    但她内心固执,还在咬牙坚持着。

    31个宗师,目前已经斩首了22个,还剩下9个。

    “姚晨卿,我当年救过我一命,我念你恩情,所以答应你报恩。

    “等这场事情结束,我许白雁和你,恩断义绝!”

    唰!

    许白雁手起刀落,又一颗异族头颅高高飞起。

    阳向族的惨嚎声简直能划破天空。

    ……

    “四臂族,六品……于第六战场,残害神州武者235人,残忍暴虐,罪该万死……判决:杀无赦!”

    ……

    莫其正还在冰冷的宣判着。

    看着许白雁,他心里也有些酸楚。

    可没办法,整个神州,也只有许白雁一人可以操控雷斩刃。

    茂妖城!

    ……

    “捷报,我军成功轰破茂妖城材料库,缴获各种物资6000车!”

    “捷报,我军成功轰破茂妖城丹药库,缴获各种丹药500车,丹药种类不明。”

    “捷报,我军成功轰破茂妖城书籍库,缴获辈树皮39车。”

    ……

    一道道捷报声此起彼伏。

    在茂妖城,有一个巨大的物资车工厂,一辆辆运输物资的木车,也已经密密麻麻占满了街道。

    兵器库、丹药库、书籍库、九个屯兵营、城主府、长老殿、九兽之山、锻造房、仓库。

    数不清的物资,不断堆积在城门口。

    茂妖城积攒的物资数量之庞大,连柳一舟都惊的心脏狂跳。

    在远处,费宵他们暗骂人族残忍。

    你们好歹留下点汤汤水水啊。

    与此同时,从江元国,还有数不清的运输车被推过来,没办法,物资太多,茂妖城的木车,根本就运输不完。

    九兽之山的罗箭兽,也已经将那个地方彻底摧毁。

    墨铠根本就不忍看茂妖城的惨状。

    而那些留下来抵抗的阳向族宗师,全部被人族诛杀,他们没有一个人苟活。

    面对这些硬骨头,人族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而在另一条街道,阳向族那些普通的低阶武者,则被击中羁押起来,很多武者在严加看守。

    这么多阳向族,根本就没时间杀。

    “这些阳向族以后是什么下场?”

    苏越和牧橙走到囚犯集中的地方。

    在跪在地上的阳向族里,苏越突然看到了蓝其。

    她身上又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状态看上去很差。

    随后,苏越问了一句。

    “哼,羁押回神州,严刑逼供,看看能不能问出一些有关于阳向教的情报。

    “过一段时间,直接公审。

    “三品以下的,可能被扔去各个战场,让他们修缮防御工事,也可能驱赶吸引妖兽。”

    一个六品的少将说道。

    面对苏越这个奇迹少年,六品少将十分客气。

    当然,苏青封也是其中一个因素。

    “公审之后,就是死刑吧!”

    苏越又问。

    “嗯,差不多吧,四品以上的异族,容易出问题。”

    少将又道。

    “嗯。”

    苏越点点头。

    随后,他看似闲溜达,不经意的走到了蓝其身旁。

    “红锅,红锅!”

    这时候,蓝其哪里还有阳向族贵妇的样子。

    她浑身毛发杂乱,一张脸可能被踩在了泥浆里,看上去狼狈不堪。

    人族,根本没有人欣赏她的绝世容颜。

    可哪怕已经被俘虏,蓝其嘴里还在念叨着红锅。

    唰!

    突然,苏越一伸手,拔出了身旁一个五品武者的长刀。

    噗!

    随后,苏越干脆利落的将刀捅在蓝其心窝里。

    他的锁链刀,在湿境根本就没办法用。

    至于蓝其。

    苏越只能帮她这么多了。

    蓝其身份特殊,可能会被刑部特殊对待。

    毕竟曾经帮过自己。

    给她个痛快吧。

    对蓝其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下场。

    起码,可以免去折磨。

    抱歉,生死仇敌,不死不休。

    “苏越,你……”

    那个少将一愣。

    苏越这是疯了,怎么连个四品的俘虏都杀。

    “她敢瞪我,所以我要杀她。”

    苏越也没有多解释。

    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个插曲罢了。

    “抬走吧!”

    果然,没有人在意。

    ……

    “咦,竟然是个绝巅的心脏!

    “原来是这样,墨铠那孙子之所以可以修炼成魔道战法,根源是这绝巅心脏!”

    苏青封根据骨球的异常,直接找到白尸池。

    随后,他轰碎了白尸池。

    谁能想到,在水池的底部,竟然有一颗不朽的绝巅心脏。

    “青封,恭喜你找到一颗野生的绝巅心脏,你可以闭关一段时间了。”

    这时候,柳一舟笑了笑说道。

    绝巅心脏出世,他们这些九品都有感应。

    可听到柳一舟说野生的绝巅心脏,燕晨云等人也只能笑了笑。

    野生,这就代表不是战利品。

    心脏属于苏青封自己。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