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小神医苏叶〕〔太古武神〕〔蚀骨宠婚:早安,〕〔重生那些事儿〕〔总裁爹地悠着点安〕〔洪荒之准提问道〕〔上官若离东溟子煜〕〔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绝品阔少〕〔顾廷深霍念念〕〔顾少轻点宠〕〔首席通缉令:神秘〕〔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极品赘婿〕〔总裁老公惹不得〕〔快穿系统:反派大〕〔家有王妃〕〔伏天帝〕〔我做二哈那些年〕〔农门闲女之家里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0章 余生,慢慢找你徒弟
    绝巅心脏,终究还是到了人族手中。

    苏青封八品,绝巅心脏正好可以被他炼化,这是不可多得的灵药,可遇而不可求。

    墨铠藏了十几年,最终却便宜了他最痛恨的仇人。

    怒!

    扎心的怒。

    墨铠只有运转气血,才能抑制自己吐血的冲动。

    活了这么久,这是墨铠所承受的最大一次打击,没有之一。

    损失45年寿元,后遗症也在慢慢出现。

    现在他恨不得找个人族的九品去同归于尽,墨铠甚至想和八品的苏青封同归于尽。

    当然,这仅仅是想一想,墨铠老谋深算,该有的理智还在。

    最大的幸运,就是红锅还活着。

    虽然不知道他逃到了那里,但自己一定可以想办法找到他。

    “墨铠,你如果能慷慨一些,早点把绝巅心脏给我,又怎么能落到苏青封手里……你简直是人族的吝啬王八!”

    这时候,钢骨忍不住跑出来训斥道。

    在他心里,这绝巅心脏已经属于自己。

    是墨铠愚蠢,生生弄丢了绝巅心脏。

    “罡树,说实话……我墨铠宁愿将绝巅心脏给人族武者,也不可能给你们这群活猪!

    “我败给了人族武者,我心服口服……可我这辈子最不甘心的事情,就是找了你们几个猪队友。

    “如果不是你们临阵倒戈,我墨铠不会输到一无所有。”

    墨铠冷冷看了眼罡树,瞳孔里满是嘲讽。

    是自己的错。

    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低估了人族武者,高估了这群猪队友的智商。

    都到了这么时候,还有脸来埋怨自己。

    谁给你的脸?

    很好!

    就这智商,再有50年,估计人族武者能杀到八族圣地。

    内斗吧。

    继续内斗。

    “哼,墨铠,你别忘了我兄弟的血海深仇!”

    费宵怨毒的盯着墨铠。

    哪怕茂妖城被毁,都解不了墨铠的心头之恨。

    “费宵,应山岭和罡树也参与了杀你兄弟的行动,对了,还有肆奉天。

    “如果你能杀了他们三个,我敬你是个英雄,我墨铠自刎谢罪。

    “如果你不敢,就别扛着兄弟的仇恨来找麻烦,我会觉得你很恶心。”

    墨铠又羞辱了费宵一句。

    随后,他便不理会这群活猪。

    可惜了。

    这么多年积攒的家业,全部便宜了人族武者。

    没想到,原来自己的家业这么多,看着人族在清点物资,墨铠都小小惊讶了一下。

    算了。

    便宜了人族武者也认了,毕竟自己是输家。

    如果被那群猪队友算计,那才恶心。

    ……

    对茂妖城的洗劫,已经落下帷幕。

    这时候,在神州武者的押送下,一车又一车的物资被运送到了江武市暂存。

    从天空俯瞰下去,一辆又一辆的木车,首尾相连,竟然是组成了一条物资长龙。

    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茂妖城竟然会这么阔绰。

    粗略清点一下,如果要将所有物资都运输回去,三万车都装不下。

    这绝对是神州近十年以来,最豪华的一次胜利。

    神州上下,所有人都在振奋。

    与此同时,雷祭市的处刑,也终于接近尾声。

    还有三个异族宗师等待处斩。

    由于体力不支,许白雁已经摇摇欲坠,她之所以还能举起雷斩刃,完全是凭借着意志在支撑。

    斩!

    又一颗异族头颅被斩下,无数人再次欢呼叫好!

    ……

    茂妖城!

    白小龙他们跟随着一支战斗营,也杀了几个杂鱼,同时攻破了一个屯兵营。

    “杨乐之,许白雁都已经突破五品了,她一定没事,你别太心神不宁,刚才差点被杀了。”

    冯佳佳提醒了一句。

    在茂妖城,武者们没时间关注茂妖城的情况。

    杨乐之担忧许白雁,所以一直心神不宁,就在刚才,他差点被一个偷袭的阳向族杀死。

    虽然冯佳佳及时帮忙,但杨乐之的胳膊上,还是被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

    人族武者大捷,但并不是没有伤亡。

    死于巷战的低阶武者,已经超过了80人。

    对于这种级别的战争,80人的伤亡,看上去不算太惨烈,毕竟以往都是按千来计算。

    可哪怕是牺牲8个人,他们也不愿意啊。

    更何况,还是身边的战友。

    “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我明白,我会小心!”

    杨乐之愧疚的点点头。

    “别太担心,等战争结束,你直接回北武去看许白雁呗,她是荣耀行刑官,是英雄,不可能有危险。”

    白小龙也劝了一句。

    “嗯,我知道!”

    杨乐之动了动嘴皮,皮笑肉不笑。

    杨乐之受伤的地方,是在一个七品营将军的营帐里。

    他原本拿到了一个类似面具的诡异东西,计划给大家看看,可也在那时候,偷袭者出现,杨乐之受伤。

    当时情况很混乱。

    杨乐之被冯佳佳救下,白小龙他们着急去追杀偷袭者。

    而杨乐之胳膊上的鲜血,沾染在了面具上。

    随后,不少乱七八糟的阳向族文字,就到了杨乐之脑海里。

    虽然这篇文字很完整,但杨乐之一个字都不认识。

    这时候,他掌心里的面具也四分五裂,有些地方直接成了灰。

    杨乐之看了又看,甚至面具上诡异的气息都已经烟消云散。

    随后,杨乐之便丢弃了碎片。

    至于脑海里这篇文字,一定和手里的碎片有关联,但杨乐之也没有声张。

    这种事情,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也没必要乱说。

    武者并不等于无私。

    起码,杨乐之要自己先研究一下,看看这篇文字到底是什么。

    “结束了!”

    苏越领着牧橙,站在一座房屋的房顶,一声感慨。

    “是啊,像是做了一场梦。”

    牧橙也感慨了一声。

    战争这种事情,果然变化莫测。

    原本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攻防战。

    可谁能想到,墨铠的手段层出不穷,但人们更加没想到,神州武者终究技高一筹。

    最终,人族武者完成反杀,甚至拿下了一座繁华的茂妖城。

    “这座城池的灵泉毁了!”

    突然,苏越转头看向远方。

    “咦……确实,覆盖在城池上空的灵气波动没了。”

    牧橙也一愣。

    湿境八族最大的灵泉,就是居住着绝巅族尊的八族圣地。

    而以八族圣地为中心,在外围的无尽山脉,还存在着数不清的灵泉,只要能找到灵泉,理论上就可以建立起一座城池。

    在很久之前,湿境八族都在争抢这些灵泉。

    最终,就形成了现在的格局。

    八族各自雄踞着一些灵泉,以此建立围墙,有些城池繁花似锦,人流量甚至不输给八族圣地。

    灵泉作用很大。

    它可以让这座城池充满灵气,也可以让城池内部稍微干燥一些,甚至饮用灵泉水的武者,修炼速度也更快。

    可以说,灵泉是一座城池的根本。

    如果没有灵泉,那城池就是一座死城,没有任何意义,和野外一模一样。

    “八品们回来了,战争正式结束!”

    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远处,刚刚破坏了灵池的八品武者,都纷纷回归。

    这时候,汇聚起来的各种物资,也已经被运输的七七八八,所剩无几。

    轰隆隆!

    轰隆隆!

    从九兽之山,冲下来数不清的罗箭兽妖。

    它们各个瞳孔猩红,愤怒到极致。

    当神州军团撤离之后,罗箭兽妖横冲直撞,似乎是泄愤一样,将茂妖城所有建筑都冲塌,沿途一片狼藉。

    ……

    雷祭市!

    当最后一颗异族头颅被斩落的时候,天空的旋涡云层也开始稀薄。

    第一缕刺目的阳光,终于是破开了乌云。

    不偏不倚。

    这缕阳光照耀在许白雁身上,同时,她身上的翻滚的雷芒也开始消散。

    好累!

    许白雁大脑一片空白,浑身酸软,她犹如被抽干了所有的精力,根本就无法保持站立的姿势。

    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唰!

    这时候,莫其正身形闪烁,直接把许白雁扶起来。

    随后,一个六品少将走过来,立刻带着许白雁去神州专门的医院。

    虽然没有下暴雨,但雷祭市却给人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刑部的武者上前,开始去处理那些被斩首的异族宗师。

    ……

    江武市!

    薛屏海和黑老头没有去湿境,他们在等待大军归来。

    眼睁睁看着一车又一车的物资被运输回来,江元国的武者也眼红。

    但没办法。

    这是神州的战利品,当然,按照惯例,神州官府也不可能全部都拿走,总归是会给江元国分一部分。

    薛屏海的地位已经是水涨船高。

    十年寒窗无人晓,一朝成名天下知。

    现在的薛屏海,是整个江元国,甚至整个地球的战法学专家。

    能主持研究出屠宗师链这种战阵,绝对是个奇迹。

    回来了!

    在九品们的护送下,进攻茂妖城的所有武者,全部回归。

    牺牲的武者,被以最高的英雄礼节抬回来。

    房冠鸣也没有死。

    在白辉宗的帮助下,他体内来自黑辟的气血,全部被炼化。

    当然,房冠鸣浑身虚弱,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

    这一点谁都救不了。

    大军凯旋,浩浩荡荡,气势如虹。

    而看着堆满了三条街的物资,其他国家的特使们脸红脖子粗,一个个羡慕的简直要发疯。

    可惜,他们也只能是羡慕一下,仅此而已。

    “处刑结束了!”

    武者们看着空中的投影,脸上漏出了欣慰的笑容。

    “许白雁呢?”

    杨乐之在投影里寻找着许白雁的身影。

    没有。

    雷祭市的天已经放晴,可唯独没有许白雁的身影。

    杨乐之心脏忍不住跳动起来。

    “放心吧,可能休息去了,不可能有危险。”

    孟羊拍了拍杨乐之肩膀。

    ……

    突然!

    投影里,出现了一声军号的声音。

    这是神州要奏国歌的前奏,神州人格外熟悉。

    一瞬间,神州所有武者都面容庄重,一些武者虽然穿着破烂,浑身是血,但他们还是连忙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声音来自雷祭市。

    苏越他们也凝神凝气,一个个身体站的笔直。

    一个武者虽然腿受了伤,但这时候还是忍着痛,坚持站起来。

    柳一舟他们这些九品也从空中走下来,各自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苏青封将妖刀插在后腰,也简单收拾了一下皮袍。

    啪!

    啪!

    啪!

    整齐划一的正步声,从雷祭市传出来。

    在雷祭市的广场,神州仪仗队穿戴整齐,缓缓走来,其步伐之统一,犹如一座移动的堡垒。

    不到一分钟,他们已经标枪一样,矗立在旗杆下。

    这一刻,每个神州人的瞳孔,都异常坚毅。

    哗啦啦!

    旗手神色肃穆,他一番准备后,直接扬起神州国旗。

    与此同时,神州国歌奏响,空气中都充斥着慷慨激昂。

    唰!

    身处江武的所有神州武者,立刻朝着投影里的国旗敬礼。

    看着投影里的国旗冉冉升起,不少武者直接是热泪盈眶。

    不论置身于何处。

    只要是国歌的前奏响起,每个武者内心都会有一股使命感,有一种来自内心的骄傲。

    我为这面国旗而骄傲。

    我为这个国家骄傲。

    我为我身体里神州的血液而骄傲。

    苏越凝视着国旗,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这面旗帜,代表着一个民族的魂。

    这一刻,江武市鸦雀无声,几乎没有一丁点声音。

    哪怕是江元国的武者,也保持着一动不动。

    这是对神州的一种尊敬,其他国家的特使,也同样保持着安静。

    在神州各个城市,也几乎是一片寂静的状态。

    英灵陵园门前,所有武者朝着投影里的国旗敬礼,朝着已逝的英烈敬礼。

    在各个提督府,所有武者也走到院子里,朝着国旗敬礼。

    每个人都热泪盈眶。

    为国家,为守护,为自己……为未来。

    ……

    江武市。

    “礼毕!”

    投影里升旗结束,柳一舟下令。

    唰!

    一个刹那,神州所有武者放下手,空中才有了一些骚动。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候,江武上空,突然有一道惊雷炸向。

    可天空万里无云,哪来的惊雷。

    “抱歉,附近的人距离我远一点,我现在动不了。

    “姚将军,帮我护法!

    “我可能……要突破!”

    这时候,一道有些焦急的声音传出来。

    众人转头。

    特别是苏青封,眼珠子猛地收缩。

    是白辉宗。

    这个当年跟着自己跑的小屁孩,竟然真的要突破九品了。

    “好!”

    姚晨卿的瞳孔简直能冒出火焰来。

    白宗辉竟然要突破。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他边韩军团,竟然会有一个八品突破。

    轰隆隆!

    轰隆隆!

    顿时间,白宗辉附近的武者被驱逐。

    随着震耳欲聋的音浪炸开,白宗辉身后出现在一个无比恐怖的的巨大气环。

    对!

    这气环简直刷新人们对大的想象。

    在气环上,缭绕着数不清的雷电,犹如一条条密密麻麻的小蛇。

    滂湃,玄奥,恐怖……

    无法用言语形容这个气环。

    而白宗辉的气息,也越来越雄厚,他脚下的大地原本就已经斑驳,可现在又出现在向外扩张的裂缝。

    “这,就是九品吗,果然可怕!”

    远处,苏越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真的是可怕。

    隔着这么远,苏越都有一种被压迫到窒息的感觉。

    羡慕啊。

    苏越接下来的目标是四品,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突破到九品。

    四品!

    说起来都丧气。

    但转念一想。

    劳资才大一,着急个毛线。

    “苏越,咱们也要努力,争取也突破到九品!”

    牧橙转头看着苏越。

    “一定!”

    苏越点点头,他捏住了牧橙的手。

    这一次,苏越情不自禁,他的大脑很清明。

    一瞬间,两个人竟然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我的想法,你理解。

    我的目标和希望,你能懂。

    你很好,我也不差。

    你在奔跑,我也没有停歇。

    我们都会成为最好的人,我们是彼此的战友,也是恋人,所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我们,门当户对,势均力敌。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最佳状态。

    白小龙和孟羊也盯着白宗辉。

    九品。

    可称之为神州之龙,可名列神州封龙阁,可成为神州栋梁,一军之大将。

    “虽然很快会毕业,但毕业之后,这条武道路,才刚刚开始!”

    白小龙一声叹息。

    “白小龙,你不是在武道网发帖子,要毕业六品吗?不准备搏一搏?”

    孟羊突然问。

    “还剩下半年,我会去搏。

    “虽然希望渺茫,但希望在前方,不求十全十美,但我会做到无愧于心。

    “我白小龙,不会辜负最后半年的大学时光!”

    白小龙捏着拳头。

    他的脸一闪一闪,这是来自白宗辉的气环光芒。

    “共勉!”

    孟羊深吸一切口气,也凝重的点点头。

    “许白雁,不管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一定会保护你!”

    杨乐之的伤口隐隐作痛。

    但他心里知道,自己必须要去变强。

    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说一句我爱你,很容易。

    但随时随地能保护她,这才是男人的担当。

    弓菱轻抚着首席玄弓,心里也格外渴望变强大。

    没有燃烧雷达,没有屠宗师链,没有伙伴们,自己又被打落回原形。

    想要再次拉开首席玄弓,只有突破宗师一条路。

    自己没有洗骨,基础不够,所以,弓菱会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

    杜惊书他们也安静的看着白辉宗。

    关于弓菱,他们三个突然齐刷刷的不再提起。

    现在的弓菱,一心变强。

    而自己,也只能变强,只有可以保护弓菱的时候,才有资格去追求她。

    “廖平,你们是不是要走了!”

    房晶淼低着头,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她感觉过了十几年。

    突然要离开廖平,房晶淼心如刀绞。

    “其实,你可以申请来北武留学,咱们一起变强。

    “相信我,我一定会越来越越强,直到有一天,可以保护你,保护你的家人,保护你的国家。

    “我们还年轻,一定可以!”

    廖平捏了捏房晶淼的手掌。

    “嗯,其实留在江武,已经没有太多意义!

    “茂妖城没了,江元国会得到一段时间休养生息,我不该留在舒适区,我要去神州,我要学习神州人的修炼方式!”

    房晶淼眼珠子一亮。

    ……

    “捷报!

    “边韩军团白辉宗,成功突破九品,九品封龙阁,再多一名龙将,可喜可贺!”

    ……

    一声捷报,所有人都欢呼鼓舞。

    特别是边韩军团。

    能有一名中将突破,简直比打败茂妖城还要令人振奋。

    “大家勤奋修炼,终有一日,也可以名列封龙阁。”

    白辉宗朝着四方,微微抱拳。

    “将军,恭喜了!”

    房冠鸣走过来,握着白辉宗的手。

    “其实,也多亏了你,否则不可能这么快!”

    白辉宗也握着房冠鸣的手。

    他们认识不久,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儿子,好好修炼,好好保护牧橙,老爸要走了!”

    这时候,苏青封朝着苏越走过来。

    沿途他拍了拍白辉宗的肩膀,算是鼓励,大家这么熟,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爸,这么着急走吗?”

    苏越皱着眉,格外不舍。

    刚才还没感觉,现在他心里特别的酸楚。

    “这么大人,别叽叽歪歪。

    “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办,再说,我的身份特殊,继续留在地球不合适!”

    苏青封将背包扔给苏越。

    这是苏越在湿境的战利品,他一直代为保管着。

    这些东西,后勤部不可能算成战利品,他是苏越的私有物品。

    “好吧,爸你在湿境小心谨慎点啊,别到处乱跑,很危险的!”

    苏越不放心,又交代道。

    “管好你自己,别到处乱浪!

    “牧橙,替我向你爸问好。”

    苏青封一头冷汗。

    又被这个三品儿子教育了。

    你老子我,可是八品,压过气环的八品。

    你个儿子,敢教育老子?

    吼!

    这时候,裂缝那一头,罗箭兽王嘶声力竭的吼叫,它在催促苏青封快点。

    他们相约好,要一起走。

    “诸位,再见!”

    苏青封朝着所有人挥挥手。

    离别的时候,还有些小伤感。

    “青王……”

    苏青封已经转身,这时候,宁竹涛跑出来……他脸色凝重,最终,还是开了口:

    “青王,丹药集团并不恨您,起码,我们这一批人,特别敬佩您!”

    宁竹涛话落,终于松了口气。

    在丹药集团,他们是改革的受益人,而改革的源头,就是苏青封杀人。

    霜藤甲的事情,对宁竹涛打击的够呛。

    但所幸没有造成灾厄。

    临走前,宁泽涛想替丹药集团一些人,把心里话说出来。

    他们,真的不恨苏青封。

    “其实,不重要!

    “我和丹药集团从来都没有仇怨,你们背负着整个神州武道的荣辱,加油吧!”

    朝着宁竹涛笑了笑,苏青封身躯一闪,直接消失。

    至于霜藤甲的解毒药方,苏青封并没有给宁竹涛。

    不着急,先等等吧。

    现在的丹药集团,一定信誓旦旦,要推演出解毒配方,这时候拿出来配方,根本没什么作用。

    等着丹药集团受挫,这配方才能起作用。

    “爸,再见!”

    苏越看着苏青封消失的方向,无奈的挥挥手。

    至于解毒配方,苏越已经给了苏青封,他就当自己不知道,哪怕老爸一辈子不拿出来,苏越也无所谓。

    ……

    湿境!

    人族大军全线撤退,只留下一个破败的茂妖城。

    对!

    残垣断壁,到处都是坍塌的建筑,乱七八糟的物品散落一地。

    没有了灵泉的庇护,外界那充斥着腐蚀气息的湿气,瞬间就把很多东西腐蚀到千疮百孔。

    在茂妖城外,之前那些逃走的阳向族,鬼鬼祟祟的在远处驻足观看。

    他们满脸悲痛,不敢回来,但又想念这个曾经的家。

    从现在开始,这群阳向族,就成了湿境的流民,从上等种族,瞬间跌落到最卑贱。

    其他几个种族的武者,果然卑鄙。

    人族大军在的时候,他们和狗一样缩在远处,脑袋都不敢漏出来。

    可人族将茂妖城的肉啃食干净后,这群蛀虫便争先恐后的冲到茂妖城,似乎还想舔一舔骨头。

    人族走后,墨铠脑门的一圈头发,瞬间枯白。

    哪怕是九品,但损失了45年寿命,再加上心力交瘁,墨铠也会露出老态。

    他没有理会那些争抢东西的异族,而是踏着虚空,走到了自己经常驻足的山峰。

    以前,他就在这里一个人发呆。

    墨铠从小骄傲,所以他从小孤独。

    功成名就之时,墨铠终于有了一个徒弟,有了一个值得自己去培养后代。

    可徒弟被杀。

    墨铠伤心欲绝,他就在这个地方缅怀。

    之后,墨铠又遇到了红锅。

    对这个弟子,墨铠甚至比第一个还要上心。

    可时运不济。

    还不等自己将红锅培养出来,就发生了这场灾祸。

    “徒儿,为师败了,这次真的败了!”

    墨铠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红锅去了哪里,但唯一可以确认的事情,是红锅没有死。

    “咦,那块石头,有红锅的气息……是妖语!”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运使然。

    墨铠无意中看到了一块巨石。

    巨石已经被人族武者轰破,里面并没有什么内容,所以人族直接将其丢弃。

    可墨铠却能认识上面的残留的文字。

    那是妖语。

    放眼整个湿境,除了红锅,就只有他墨铠能认识。

    这是红锅留给自己的一封信:

    ……

    “师傅,沸血族抢我兵器,还要害我性命,我已经被奸细下毒,所以只能提前离开。

    “等有缘,我会再来见师傅。

    “不破宗师,我不会回八族圣地!”

    ……

    短短几句话,包含着极大的信息量。

    墨铠内心震撼。

    原来,红锅之所以早早离开,是沸血族暗中要害他。

    果然,费宵是个畜生。

    枉我还主张红锅将铁棍借给他,结果你下毒害我徒弟。

    你一定是妒嫉我徒儿的天赋。

    “看来,我徒弟在八族圣地,也过的并不好。”

    随后,费宵又分析着红锅的处境。

    不破宗师,不回圣地。

    可能,红锅是有什么仇敌吧。

    果然,八族圣地的后代,处境要更加险恶。

    “徒儿,你等着师傅,我一定会找到你。

    “哪怕八族圣地不要你,我也会让你重新辉煌,等着我!”

    墨铠深吸一口气。

    随后,他远远看着沸血族。

    费宵,原本我还没准备收拾你,毕竟会花费一番心思。

    但你竟然对我徒弟下手,那就别怪我不折手断了。

    战争失败,我可以东山再起。

    但徒弟死了,墨铠真的受不了。

    ……

    江武市!

    苏越也看着湿境的入口,表情有些出神。

    “墨铠老兄,我的留言看到了吧。

    “勿念。

    “顺便,替我再收拾一下沸血族吧,我的铁棍不能这么白白浪费。”

    苏越心中呢喃着。

    那块石头,确实是苏越留下的后手,毕竟别人不认识妖语。

    可谁知道,人族竟然能轰破茂妖城,原本那块石头保不住,还是苏越暗中移动了一下位置,这样才能保证墨铠能看到。

    借刀杀人是一码事。

    还有,苏越不想让墨铠去八族圣地找自己。

    给他留点希望……余生,就在寻找红锅的路上死去吧。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