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问道章〕〔诸天万界聊天论坛〕〔英雄联盟之我没有〕〔生声如宴〕〔海贼世界少年王〕〔佳州重案之苦雨〕〔诸天补给系统〕〔这个海军不正经〕〔非洲农场主〕〔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在同一天活了千〕〔重生大亨崛起〕〔都市仙尊洛尘〕〔重生八九甜蜜蜜〕〔我就是卖猪肉的〕〔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如果爱情,没有如〕〔重生八零:家有媳〕〔主角是洛尘的小说〕〔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1章 和珅计划
    神州军部的后勤部门,正在清点收拾战利品。

    而苏越困意来袭,找了个地方先睡觉。

    战争的过程中,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战争结束的刹那,苏越浑身的神经瞬间松懈,他困到根本就站不住,最后直接跌到在牧橙怀里。

    真的太疲倦。

    从跑到湿境开始,苏越几乎就没有休息过,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

    接下来,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

    苏越甚至都没来得及问候一声许白雁。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越悠悠醒来。

    走到窗口,拉开窗帘。

    漆黑的夜,有灯光闪烁,远处街道还有车辆在行驶,应该是在连夜运输物资。

    这是一间宾馆的房间,窗外的街道很陌生,但这里还是江武市,但不在江武。

    没办法,和异族打仗的时候,江武不少建筑被破坏到支离破碎,他们居住的酒店也是一片狼藉,虽然楼没有塌,但里面的装修全毁了。

    噼里啪啦。

    苏越简单活动了一下,身体的各个骨节,顿时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洗了个热水澡,将房间里所有食物全部吞下去,这一刻,苏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爽啊!

    还是在地球爽。

    湿境那是什么破地方。

    换上干净舒爽的衣服,苏越精神通畅,身体各项状态达到了一个巅峰。

    在床头柜,有个包裹。

    那是苏越在茂妖城辉煌的时候,收到的贿赂丹药,没有人乱动过。

    这可是苏越接下来的命脉啊。

    ……

    可用酬勤值:83256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3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912卡

    ……

    打开最新数据,苏越都有些惊讶。

    气血值竟然暴涨了100多卡。

    真的堪称暴涨。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一定是屠宗师链的作用!”

    随后,苏越点点头。

    他记得薛屏海说过,如果能施展出屠宗师链,参与的武者都将有一次气血暴涨的机会。

    原理好像是九品气血能打通什么经脉,但效果只有一次。

    而且每个位置暴涨的气血都不一样。

    很明显,中压位承受的压迫最高,所以气血暴涨的也最厉害。

    要知道,以苏越现在的状态,他涨气血的难度,已经和四品不相上下。

    能暴涨100多卡,可以称得上是奇迹。

    好事!

    总归是天大的好事。

    可惜,屠宗师链的效果,也只有这一次,有点遗憾。

    也不知道王路峰他们涨幅了怎么样。

    但应该不会少。

    这样说来,这群家伙也有可能快要突破到四品了。

    别人的四品区间:

    1000-2000卡。

    而自己:

    2000-4000。

    简直天杀的,自己找罪受。

    压什么破气环。

    要不然现在可以冲五品。

    大一的五品新生,还不吓死白小龙他们。

    可恨,这么完美的一次装逼机会,就浪费了。

    至于酬勤值,涨幅一般!

    但目前剩下00多,也足够日常用技能。

    心疼啊。

    在湿境找老爸的路上,猥琐隐身用的次数太多,否则可以破10万的。

    “等天亮了,江武应该会开一个庆功会,庆功会结束,也就该回神州了。

    “西武开学后,先想办法突破到四品在说。”

    天还没有亮。

    其他人应该在睡觉,苏越没有乱打扰。

    他打开自己的背包,开始清点自己的丹药。

    功勋和学分什么的,估计得等回神州才会发放下来,这些丹药,是苏越现在的续命用品。

    “对了,还欠杜惊书那狗大户一笔钱,明天先结了账,有借有还嘛!”

    苏越一拍脑门。

    ……

    去雷祭市的公路,有辆军车在全速疾驰。

    姚晨卿归心似箭,连夜返回,他连江元国的庆功会都懒得参加。

    姚晨卿脑子里,只有许白雁的安全。

    而江元国的庆功会,还有白辉宗这个新晋九品参加,也不算不给江元国面子。

    在汽车的后座,还有一个似乎比姚晨卿还焦急的杨乐之。

    杨乐之原本就焦急,听说姚晨卿要去看许白雁,他二话不说就去找姚晨卿。

    按道理,姚晨卿和杨乐之不熟,对方只是个武大学生。

    但杨乐之是许白雁的男朋友,姚晨卿又不得不重视。

    对于许白雁这个男朋友,姚晨卿也找不出什么大毛病。

    长相,仪表堂堂。

    实力,不是顶尖,但绝对是最优秀的那一批,毕竟是北武学生会会长,未来不难破宗师。

    关键杨乐之眼神里对许白雁的关心,是真心实意。

    “小杨,许白雁现在还讨厌喝牛奶吗?”

    姚晨卿突然问道。

    “啊……您怎么知道她讨厌和牛奶……呃,不好意思!”

    杨乐之一愣。

    但随后,他意识到话音失礼,又连忙道歉。

    许白雁是苏青封的养女,是苏越的姐姐,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

    而且许白雁以苏青封为傲。

    但边韩军团大将也是许白雁的养父,这个事情就没人知道了。

    杨乐之刚知道也被吓了一跳。

    但能猜得出来,姚晨卿和许白雁有矛盾。

    “没事!

    “你是不是担心白雁的身体?

    “放心吧吗,她体质特殊,最多虚弱一段时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姚晨卿又说道。

    “将军,以后许白雁还需要操控那雷斩刃吗?”

    杨乐之想了想又问道。

    虽然姚晨卿说的轻描淡写,但杨乐之根本就不认为,雷斩刃对身体没有副作用。

    “不会了。

    “这次神州公开处决,是为了震慑异族宗师,所以不得不进行。

    “以后,我绝对不允许白雁受苦!”

    姚晨卿紧紧捏着手掌。

    痛!

    要操控那么多雷电,怎么可能不痛。

    但为了国家大义,自己又能怎样?

    第一次操控,仅仅是痛苦。

    但操控的次数太多,谁知道会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

    姚晨卿不会再允许许白雁冒险。

    哪怕内阁出面,他也绝对不允许。

    “将军,如果以后还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别让许白雁去了,如果我可以代替的话……我先去!”

    杨乐之又说道。

    他话音虽然平静,但却坚定不移。

    “等你们大学毕业,要好好保护白雁,好好爱护他。”

    姚晨卿叹了口气。

    自己真的是对不起女儿。

    ……

    收拾完东西,苏越计划出去活动一下。

    其实这座宾馆距离江武也不算太远,可能是楼层低,前面还有一些遮挡,所以避免了大部分的气浪冲击,最终基础设施保持的比较完整。

    神州军部的武者在营帐,而苏越他们这种人,就安排在了宾馆。

    “要不去趟黑老头那吧,不知道薛屏海在不在!”

    天还没有彻底亮起来,苏越一时间还不知道该去哪。

    这时候,他想起了薛屏海。

    可还没走几步,苏越的脸上顿时充满了愧疚和不好意思。

    对!

    在他面前100米处,站着一个人。

    包大昌!

    惭愧啊,苏越最怕面对包大昌。

    “苏王爷,这么早,又要去湿境散散步吗?”

    包大昌阴阳怪气的说道。

    “包大哥,说什么呢,茂妖城都没了,我去湿境能干嘛!”

    苏越尬笑一声。

    “别,你是大哥,我才是弟弟。

    “来吧,继续跑,继续逃。没了茂妖城,还有钢骨族的城池,还有四臂族的城池……

    “趁着苏王爷你还在江武市,我的监护任务也就剩下了最后一天,咱哥俩再切磋一下。

    “来,苏哥!你的鱼线网呢?胶水呢?还有什么机关陷阱,流浪猫狗什么的,继续来……”

    包大昌脸上保持着平静,心里气的够呛。

    这小子,花里胡哨的小手段层出不穷,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关键自己上当了!

    “包大哥,请你撸串走,大清早别发火嘛。”

    苏越上前,搂着包大昌的肩膀。

    他能看得出来,包大昌是关心自己安全。

    “苏王爷,你还知道现在是大清早……你家大清早撸串呢?”

    包大昌白了苏越一眼。

    “那就喝粥,对比深夜的酒,清晨的粥才养胃嘛!”

    苏越嬉皮笑脸。

    说起来,包大昌也够厉害了,自己才刚刚离开宾馆,就已经在路上堵着。

    “柳一舟将军找你有事,要喝粥去军营吧。

    “苏越,今天庆功会结束,你们应该就会回神州,别忘了在江元国的故事!”

    包大昌突然狠狠抱了一下苏越。

    他眼眶里有些泪花,但强忍着没有被看出来。

    说实话,包大昌真的是不舍。

    虽然苏越成功回来,并且立下赫赫功劳,但自己失职是事实,自己没有保护好他。

    而且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包大昌舍不得苏越。

    “放心吧,我不会忘了江元国,有机会,我会来看你!”

    苏越也抱了抱包大昌。

    随后,苏越和包大昌一起,来到魏远军团的营帐。

    但包大昌并没有进营帐。

    “干爹!”

    营帐里,柳一舟一直在等苏越。

    在柳一舟身旁,还站着一个七品的武者,他穿着江元国护国师团的军服。

    这个江元国宗师,大概是七品巅峰的样子,随时可能突破到八品。

    “儿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房冠德,前江武校长房冠鸣的亲弟弟,也是新任的江武校长!”

    柳一舟介绍到。

    “校长您好!”

    苏越转头,连忙打招呼。

    他知道房冠鸣的结局,原本一个八品的武者,在冲击茂妖城的时候,生生牺牲了自己。

    但所幸,他的命能保住,只是成了个普通人。

    房冠鸣还专门设宴款待过他们一行人,回想起来,苏越依然有些唏嘘。

    “苏王爷使不得,你和令尊,可是咱们江元国的恩人啊。”

    房冠德连忙走过来,紧紧握着苏越的手,满脸感激。

    战争开始的时候,房冠德和国王在都城镇守,他要对抗肆奉天的四臂族大军,并没有参与到江武保卫战。

    但这一战的细节,房冠德都能通过投影看得到。

    霜藤甲是苏越一手破坏。

    罗箭兽大军和沼狼妖皇的浩劫,是苏青封一力挽回。

    虽说屠宗师链要依靠江武的燃烧雷达,但没有苏越,燃烧雷达只能对抗一些低阶武者罢了。

    他们父子俩,确实是逆转了战场的命运,也挽救了江元国的命。

    如果仅仅是柳一舟他们,最终的战场应该会到神州边境,那就代表着江元国会生灵涂染。

    “校长客气了。”

    苏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感谢,真的肉麻啊。

    你还不如直接塞给我两根金条,这样来的有诚意。

    不对。

    我堂堂王爷,怎么可能这么鼠目寸光,小家子气。

    金条起码得20根!

    “儿子,今天江武开完庆功大会,你们所有人都会回神州。

    “我大清早把你叫过来,是有一件事!”

    柳一舟皱着眉说道。

    “幼蛟原液吗?”

    苏越问道。

    一个月时间,经历了太多的大事件,苏越都差点忘了,他们来江武,身上还背着一个任务。

    幼蛟原液被江元国的一个财团盗走,似乎要和阳向族做生意。

    而干爹已经锁定了嫌疑人,到时候他们需要背锅。

    “对,就是这个事情,但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

    柳一舟瞳孔闪烁了一下。

    “麻烦?什么麻烦?”

    苏越连忙问道。

    “幼蛟原液在一个叫房国宇的六品宗师手里,房国宇是江元国国宇丹业的董事长。

    “这房国宇拿着幼蛟原液,计划和茂妖城交易,可惜由于魏远军团的锁定,他一直没有机会,然而最终茂妖城被咱们灭了。

    “原本我锁定了一个阳向族奸细,只要能抓住这个人证,咱们就可以杀了房国宇,然后从他身上搜出证据,证明他有罪。

    “可惜,由于茂妖城一战,被我锁定的奸细死了。

    “这样一来,我手里的人证没了,就没办法去格杀房国宇。

    “可恨,房国宇盗窃幼蛟原液的证据,必须得等他死了,我才能拿得到,但我们没有理由杀他……现在还有一个更恶劣的情况,这家伙,可能联系上了烈颠国,我们更加找不着机会杀人。”

    柳一舟皱着眉说道。

    闻言,苏越也皱着眉,找了个椅子坐下。

    他又看向房冠德。

    江武这个校长出现在这里,明显也有话要说。

    “江元国官府也动不了房国宇。

    “这件事情,说来惭愧。

    “房国宇虽然也姓房,但这个姓氏,却是上一代国王的赏赐。

    “房国宇的国宇丹业,在江元国根深蒂固,由于其资产量庞大,已经足够威胁到官府。

    “更何况,房国宇这个财阀,他吃里扒外,不仅仅暗中勾结阳向族,还和烈颠国与新兰国也不清不楚,江元国官府的政策,只要稍有对国宇丹业不利的地方,这两个国家就来指手画脚,甚至还会暗中搞一些小动作,很麻烦。

    “这个财阀,已经失控,房国宇现在根本就不怕江元国官府,他们甚至还暗中操控官员,企图从下到上,操控皇室。”

    房冠德的语气更加阴沉。

    苏越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对房国宇的痛恨。

    “明知道会失控,那江元国官府为什么这么迟缓,应该早点弄死这个国宇丹业吧!”

    苏越又问道。

    房国宇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事到如今,江元国官府也有责任。

    “这确实是江元国官府的失职,我们原本要养猪,可谁知道这是头大老虎!”

    房冠德摇摇头。

    “养猪?”

    苏越一愣。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国宇丹业是江元国官府扶持的企业,上代国王知道他暗中勾结阳向族,便将计就计,计划让这个企业壮大,然后得到阳向族机密之后,再一刀杀了吃肉。

    “可谁都没想到,房国宇一直在暗中防着官府,早早就联络了烈颠国和新兰国。

    “你们神州历史上,有个很知名的大贪官,叫和珅……而江元国养猪的计划,就叫,谁知道,最终弄巧成拙。”

    房冠德又叹了一口气。

    苏越一愣。

    和珅计划?

    卧槽。

    江元国模仿神州这是上瘾了?

    模仿了我的脸,还要模仿我的面……连养和珅这种计划都能想出来。

    上代国王模仿乾隆爷,养一头大肥猪。

    这一代国王登基,再模仿嘉庆帝宰猪吃肉。

    好大的一盘棋。

    苏越后脊梁都发寒,这群大人物,真的是惹不起。

    一个比一个阴。

    但可惜啊,江元国翻车了。

    “干爹,你们把我叫来,是有解决的办法?”

    沉思了几秒钟,苏越抬头问道。

    “对,但你可以拒绝!”

    柳一舟看着苏越,而房冠德拿来了一个玉石盒子。

    打开盒子,滂湃的灵气扑面而来

    苏越眉头猛的一皱。

    这是灵池的气息。

    而玉石盒子里,是一截白森森的指骨。

    “儿子,这根指骨,就是燃烧雷达下的那个九品肢体,所以和灵池的效果一样。

    “我需要你杀了房国宇,他虽然是宗师,但却是江元国用丹药喂起来的气血武者,弓菱一箭可以必杀。

    “这指骨可以用三次,第一次你们杀房国宇,之后就算江元国送你的礼物。

    “只要杀了房国宇,我就有办法从他身上找到幼蛟原液的证据,并且证明他是奸细,到时候烈颠国那些特使也说不出什么。”

    柳一舟开门见山。

    “苏王爷,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江元国真的希望除掉这个毒瘤。

    “官府没有什么更值钱的东西,这一截指骨,是最后的残肢。”

    房冠德有些不好意思。

    苏越低头沉思着。

    失控了。

    看来这次不是背锅,而是要背上实锤的罪名的啊。

    干爹锁定的阳向族奸细死了,所以没有人证指证房国宇,魏远军团没办出手杀人。

    毕竟神州是大国,要顾忌国际名声,不可以太肆无忌惮,地球还有四个国家可以谴责神州,舆论很麻烦,神州官府也不可能允许干爹出手。

    这样,会彻底丢了幼蛟原液。

    江元国官府,要更投鼠忌器。

    假如官府不分青工皂白杀了房国宇,那烈颠国和新兰国能玩死江元国,毕竟房家没有神州的底气。

    而自己这群人,只是神州的三品武者。

    要杀人,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大不了被拖回神州受审。

    确实,自己是唯一破局的办法。

    “干爹,我的同学们……”

    苏越又问道。

    “他们都没有意见,弓菱是战国军校的学生,她会服从命令。

    “杜家同意,王南国同意,廖平的母亲也同意,田宏伟的家长也同意,教育部也同意。

    “现在,就差你点头了。”

    柳一舟道。

    “我也同意,什么时候杀!”

    苏越站起身来,郑重的点点头。

    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

    阳向族奸细,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

    自己得了薛屏海的恩情,理应当回报。

    而且还有这指骨,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离开燃烧雷达的情况下,还可以用两次,必要的时候能救命。

    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丧失了幼蛟原液,干爹自己会愧疚。

    “上午10点,庆功大会开始,江武专门邀请了房国宇参加,你们找到机会,随时可以格杀。

    “这只老狐狸,打仗的时候,早早跑到边境,随时准备逃亡,能邀请过来不容易。

    “等这次庆功会结束,他可能就会暗中将幼蛟原液,直接卖给烈颠国和新兰国。”

    柳一舟说道。

    “好,我去找弓菱他们!”

    苏越点点头。

    幼蛟原液,关系到神州下一代武者的成长,好不容易成功了,根本不可能白白到了烈颠国和新兰国手里。

    或许,神州可以卖给他们成品。

    但核心数据,绝对要神州来掌握,这是国际地位的权威表现。

    “苏王爷,大恩不言谢。”

    房冠德将指骨交给苏越,感激的拍拍他肩膀。

    江元国好不容易得到发展的机会,如果这时候能除掉房国宇这个肥猪,绝对是崛起的一次契机。

    房冠德有时候都佩服命运的奇妙。

    说实话,当初给苏越这个王爵胸章,官府还有人反对过,毕竟爵位是真的,万一苏越是个纨绔,江元国会很头疼。

    但谁能想到,非但苏越没有沾到江元国的光,他们反而还要靠苏越来拯救。

    “唉,当初拿了这王爵徽章,以为可以横行乡里,结果是个苦差事。

    “替我向房冠鸣校长问好,他很勇敢,他是你们的江元国之光。”

    苏越点点头,随后直接离开。

    “将军,感谢!”

    苏越走后,房冠德又朝着柳一舟抱拳一拜。

    房国宇的事情,本来就是江元国和魏远军团的一次配合,有关于房国宇的企业,魏远军团也会得到一大笔资源。

    虽然江元国不愿意付出,但也没办法。

    “不必感谢,大家共赢而已!”

    柳一舟摇摇头。

    江元国分给自己的资源,一部分上缴军部,另一部分,也可以让国外的远征军弟兄们生活的好一点。

    当大将看似风光,其实不是个轻松的买卖。

    ……

    “意外来的太突然,太突然啊,毁了我一切的计划!”

    清晨。

    房国宇乘坐着豪华轿车,正在从都城驶往江武市。

    车里,只有他的司机兼心腹。

    “老板,烈颠国和新兰国给的价钱也不少,这笔买卖咱们不算亏,毕竟玩神州的东西,不容易。”

    司机说道。

    他从小跟着房国宇,对老板简直佩服到了天上。

    对司机来说,房国宇简直就是个神。

    白手起家,从一个落魄武者,一路走到江元国最大财阀的位置,何其风光。

    这一切,都来自老板的胆魄和智慧。

    连神州都敢暗算,放眼全球,还能有几个人。

    “不过瘾啊。

    “和地球人做生意,需要顾及的地方太多,价钱也谈不上去。

    “原本黑祁给我的条件,是想办法让我突破到七品,并且让你也到五品,可惜……一切全毁了,这个糟糕的乱世!”

    房国宇感慨一句。

    “老板,咱们接下来干什么?”

    司机又问问道。

    “先把幼教原液交易出去再说吧,江元国想把我当猪养,柳一舟想通过我,狠狠敲江元国一笔。

    “可惜啊,他们都太幼稚!

    “只要江元国还有其他国家的外交特使团,谁也奈何不得我。

    “柳一舟是个人物,可成也神州,败也神州,正因为神州太大,所以柳一舟不敢肆无忌惮的杀我。

    “在这小小江元国,我就是他们的地下皇帝。”

    房国宇整理了一下衣服,嘴角阴沉沉的笑着。

    “老板英明。

    “茂妖城被摧毁,接下来的十几年,江元国会得到一个安全的发展环境。

    “咱们国宇集团可以大量将人员安插在江元国官府,等机会成熟,您甚至取代房家都不是不可能!”

    司机甚至还有些激动。

    “不,我不会取代房家,现在在战乱年代,皇族是要牺牲的,而我……我只想捞好处。

    “异族来了,有傻子在前头送命,咱们闷声发大财就可以。

    “我还是喜欢地下皇帝这个职位。”

    房国宇笑的很从容。

    “老板,江武市到了!”

    司机说道。

    “嗯,走吧!

    “一会你注意观察,你看看柳一舟和房冠德的表情。

    “他们一个是神州的九品大将,一个是江元国的王爷,但面对我,却又无可奈何。

    “神州有一句被用烂的话:我就喜欢他们看不惯我,却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房国宇深吸一口气。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隔墙追到时先生〕〔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