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泰坦与龙之王〕〔大良医〕〔非凡兵王〕〔我变成了一只雄狮〕〔神级符阵师〕〔止道为仙〕〔联盟之梦回s3〕〔星际工业时代〕〔深爱久久相随霍翌〕〔奕王〕〔万古第一杀神〕〔武极狂神〕〔重生为君〕〔欢喜农家科举记〕〔一胎二宝:总裁的〕〔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环河之主〕〔逆少重归〕〔万能芯片经销商〕〔我真没想重生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2章 箭来
    这场庆功会的规模不小。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对江元国来说,这场宴会的意义不一样,虽然护国师团不是主力,但江武却得到了宝贵的修养时间。

    所以,江元国要好好庆贺一下。

    国王要镇守都城,所以寸步不能离,庆功会就只能由房冠德主持。

    其实神州能参会的将领也没有几个,只是给江元国面子而已。

    人数最多的,还是江元国那些所谓名流。

    在都城,有一些江元国的财阀集团,这些财阀也组成了一些小圈子,各自聚在一起。

    战争的时候,财阀会想办法出境避难,但战争结束,这些财阀会出来露脸,给自己的集团打广告。

    还有一群特殊的人群。

    他们是各国的特使团,除了地球五大国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小国家使团。

    宴会大厅就在江武。

    这是江武连夜修复的一个大礼堂,虽然其他地方的建筑还没有经过修复,但礼堂里却灯火通明。

    由于苏越他们在江武大战的辉煌表现,不管是各国的特使团,还是江武的名流,都频频来打招呼。

    苏越他们一群学生,一时间根本适应不了这种场合。

    偏偏杜惊书是个异类。

    这货果然腐朽。

    代表神州的中山装一穿,皮鞋雪亮,并且还堆着满脸假笑,看上去活脱脱一个社会名流。

    “也不知道我姐怎么样了!”

    苏越靠在沙发上,手里用高脚杯端着一杯冰可乐。

    听杜惊书说,喝可乐要讲究,最好用高脚杯,这样手指的温度,不会破坏可乐里的冰爽。

    这些狗大户,说道就是多。

    喝两块钱的可乐,还要观察有没有挂壁。

    苏越知道杨乐之跟着姚晨卿回雷祭市,但他打不通杨乐之电话。

    可能,许白雁修养的地方,被屏蔽了信号。

    “放心吧,白雁姐一定会没事!”

    牧橙笑了笑。

    其他人也聚在一起闲聊。

    浮生偷得半日闲,神经崩的太紧,偶尔参加一次这样的宴会,也是特别的体验。

    如今的薛屏海,已经成了江元国的大红人。

    教授头衔,风光无限。

    苏越看着被众星捧月的薛屏海,由衷的祝福这老头……真的不容易。

    廖平和房晶淼坐在远处的卡座,他俩眼里只有彼此,似乎全世界都是虚无的状态。

    王路峰和田宏伟则喝着饮料,等待苏越的命令。

    至于弓菱,她去祭拜房历言,还没有到宴会厅,不过已经在路上。

    一切都安静祥和。

    苏越摸了摸口袋里的玉石盒子,又感慨了一声,可能谁都不会想到,接下来,这宴会厅里,会出现一场屠杀宗师的血案吧。

    除了房晶淼外,他们几个人,已经准备就绪,随时等苏越的指示。

    ……

    “国宇集团董事长,房国宇先生到!”

    这时候,门外有人喊道。

    嗡!

    瞬间,宴会厅出现了一刹那的寂静。

    来者报名讳,一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神州的中将,五大国的特使,可一个搞生意的财阀,理论上没有这种资格。

    苏越瞳孔一缩。

    正主终于来了。

    接下来,就等干爹抵达宴会厅。

    等柳一舟抵达后,苏越根本就不用废话,他会先离开宴会厅,随后在门外射杀房国宇。

    他们到外面,是为了宽阔,并不是隐藏,现场这么多人,他们没必要隐藏。

    杀了人,苏越他们还会乖乖回来。

    反正柳一舟在场,而且刺杀行动是江元国官府在背后操控,根本没什么危险,光明磊落点。

    王路峰和田宏伟顿时紧张起来。

    杜惊书举起泡着冰块的雪碧,也直勾勾的看着门口。

    而廖平扶了扶眼睛。

    房晶淼皱着眉,脸上厌恶的表情很明显。

    “公主,你好像很讨厌这个人?”

    廖平问道。

    “嗯,这个人特别讨厌,不过也没事。”

    房晶淼点点头。

    “房国宇有个外甥,去年从江武毕业,现在应该在烈颠国留学,他曾经扬言,一定要娶到房晶淼。

    “廖平同学,你有压力啊。”

    包大昌笑了笑。

    话落,房晶淼脸上一副愁云。

    “没事,他不会得逞。”

    廖平平静的摇摇头,给了房晶淼一个肯定的眼神。

    “嗯!”

    房晶淼也点点头。

    但她心里一声叹息,廖平他们是神州人,根本不理解房国宇在江元国的地位。

    他的国宇集团,渗透江元国官府,捏着江元国很多产业的命脉,这个人更加嚣张跋扈,根本不将皇室放在眼里。

    只要有其他企业在江元国立足,房国宇都会通过各种手段将其暗杀,可谓是无法无天。

    但因为国际局势和各种牵扯的原因,江元国在没有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也奈何不得房国宇。

    而自己的婚姻,已经被房国宇威胁了不止一次。

    这是房晶淼的心病。

    ……

    “江元国大捷,是咱们所有武者,所有人族的一次胜利,我代表江元国的商界,感谢大家赏脸。”

    房国宇龙行虎步,刚刚走进宴会厅,就朝着所有人抱拳一拜。

    虽然江武校长房冠德还在,但他喧宾夺主,好像这场胜利是他打下来的一样。

    这一刻,房国宇竟然给人一种感觉,仿佛他才是江元国的皇室。

    “果然,是个不要批脸的烂人。”

    远处,苏越坐在沙发上观察着房国宇。

    三角眼,秃眉毛。

    他梳着小背头,可能喷了一整罐发胶,油光发亮。

    房国宇的出现,让江武和护国师团的武者很尴尬,而且这家伙只是朝着房冠德点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

    随后,他就走到烈颠国那群外国特使团面前,谈笑风生,推杯换盏,一派成功人士的模样。

    这张脸,可能就是嫌贫爱富的标准模板。

    “这个人好讨厌,他明明都没有参加战争,可好像他才是将军一样。”

    牧师嘟嘟嘴。

    她一般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但房国宇给人的感觉,确实太功利。

    “嗯,你的直觉很准!”

    苏越点点头。

    当然,对牧橙他们来说,房国宇只是个插曲,白小龙和孟羊甚至有些无聊。

    “干爹干什么呢?怎么还不来,我现在就想杀人!”

    又等了几分钟,苏越逐渐有些不耐烦。

    这时候,房国宇竟然径直朝着房晶淼走去。

    苏越的视线也看过去。

    “公主,好久不见!”

    房国宇走过去,皮笑肉不笑。

    “你好!”

    房晶淼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是公主,不可以失了礼节。

    “公主,你毕业后,要和咱们国宇集团联姻,还是要注意一下和男生的距离。

    “大学生和同学走的近一些无可厚非,但你的身份毕竟不一样,如果被我外甥看到,不合适。

    “作为长辈,我的心里也不舒服!”

    房国宇看到房晶淼和廖平坐在一起,早就无名火起。

    所以,他忍不住走过来。

    颐指气使,毫不客气,这就是房国宇的态度。

    白小龙和孟羊他们眉头一皱。

    王路峰甚至想打人。

    这孙子,怎么上来就是训斥,不把自己当外人?

    廖平瞳孔闪烁,他眼睛似乎有些花,但现在不是爆发的时候,廖平使劲压抑着卍解爆发。

    怒!

    廖平真的愤怒到了极致。

    “不好意思,我有点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而且我也没有任何联姻计划。”

    房晶淼站起身来,被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房国宇二话不说就来训斥自己,他以为自己是谁。

    江元国的皇室,还没有被你们这些财阀操控,你有什么资格咄咄逼人。

    可恨,江元国经常战乱,皇室的强者又经常战死沙场,所以没时间收拾这些财阀,恶性循环下,这群人简直变本加厉。

    “房国宇,江元国皇室没有和财阀联姻的传统,公主的婚姻,她自己决定,我们这些血亲长辈不会干涉。

    “至于你的外甥能不能追到公主,得看他的真心,这不是咱们这些长辈该管的事情。”

    这时候,房冠德黑着脸走过来。

    简直是丢人现眼。

    房国宇被江元国惯坏了,你没事干来招惹神州干什么。

    幸亏你就要死了,否则江元国又要和神州解释。

    至于房晶淼自由婚姻,其实房冠德也是扯犊子。

    因为房晶淼和廖平在一起,所以她可以自由恋爱,毕竟廖平的底细,江元国也打听清楚,他以后必然是神州中将人选。

    所以,江元国支持房晶淼自由恋爱。

    如果是个普通人……其实也没事,房晶淼可能也看不上。

    “王爷,你是觉得……我外甥配不上公主吗?”

    房国宇丝毫没有忌惮房冠德,他眼中甚至还有些嘲弄。

    一个皇族,除了国王是九品,连个八品都找不出来,有什么资格耀武扬威。

    国宇集团是江元国商会会长,他房国宇一句话,随时可以让江元国的经济瘫痪。

    “我说过,自由恋爱,公主要嫁谁,是她的自由。

    “哪怕是个乞丐,我们这些长辈也不会干涉!”

    房冠德被气的牙疼。

    反了。

    继续下去,这些财阀,还真的敢造反。

    其实,国宇集团已经在暗中操控江元国的官员选拔认命,这一点很多人心知肚明。

    “抱歉,我房国宇不同意。

    “我的意见,是公主必须要联姻。”

    房国宇一字一句,争锋不让。

    他似乎是故意的。

    在这宴会厅,房国宇似乎要确立自己地下皇帝的地位。

    “你的意见……很重要吗?”

    房冠德突然笑了笑问道。

    “呵呵,不重要,我只是个生意人。

    “我的使命,是让江元国31个工厂正常运转,是维持江元国粮食价格的稳定,是保证那几条高速公路的通车,是让护国师团有武器使用,能发出来军饷。

    “我又不是高高在上的皇族,我能有什么意见!

    “可能,我们这些买卖人,天生就被人看不起吧。”

    房国宇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不仅仅挖苦房冠德,还怂恿其他江元国的企业老板。

    “房国宇,你是在威胁皇室吗?

    “今天的宴会是庆祝,你挡着这么多外国特使的面威胁皇室,合适吗?”

    房冠德捏着拳头问道。

    “威胁?

    “我哪里敢威胁皇室,但国家的事情,我们不会坐视不理,有些意见,该提还是要提!”

    房国宇非但没有耻辱心,反而蹬鼻子上脸。

    身处于江元国这种地方,他们没有什么国家荣辱感。

    能凌驾在别人的头顶,当人上人,这才是终极使命。

    “要不你房国宇,取代了皇族吧!”

    房冠德突然说道。

    这一刹那,宴会厅里的温度都是骤降。

    房冠德直接撕破了脸。

    ……

    “看到了没有,我们老板就是厉害,你们以后有事就呼我。

    “在江元国,哥哥我可以呼风唤雨!”

    在远处,房国宇的司机意气风发。

    他坐在一群贵妇中间,一派我是国宇集团亲儿子的模样。

    同时,这个司机还轻蔑的看着江元国皇室。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个司机,就是那只鸡。

    “哇,好厉害!”

    贵妇们纷纷夸赞。

    不得不承认,这个司机身为房国宇最信任的手下,他在国宇集团的地位,相当于大内总管,谁都不得不忌惮。

    甚至护国师团的将领,都要定期给司机送礼,才能拿到丹药武器。

    “你们都要记住,在江元国,皇室的任务是抵抗异族。而真正有什么事,咱国宇集团说了算。”

    司机搂着一个少女,轻蔑的笑着。

    “是、是……”

    这个少女也附和着。

    “你看看,房冠德哪怕是江武校长又能如何?他在董事长面前,还不是得乖乖坐下?”

    司机叹了口气,一副天下无敌的表情。

    赵楚无意中看到了司机的嚣张嘴脸,他也叹了口气。

    怪不得,江元国皇室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铲除房国宇这个毒瘤。

    不仅仅是因为和珅计划。

    如果任由这些毒瘤壮大下去,江元国将一片混乱,永无宁日。

    现在茂妖城被毁,正是江元国百废待兴的时候,这些命脉产业,皇室应该也要牢牢掌控在手里。

    只有全国上下拧成一股绳,江元国才能壮大。

    这个房国宇,有些愚蠢。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和一个国家对抗。

    或许,他根本没有这个眼光。

    没有了茂妖城,江元国皇室又怎么可能和以前一样。

    ……

    “神州魏远军团大将柳一舟,神州边韩军团中将白辉宗到!”

    外面又传来喊声。

    这时候,人群才重新寂静下来,全部注视着门口。

    “大家随意,我们喝杯水就走,就当我们不存在,别拘谨!”

    柳一舟和白辉宗走进来,也没有多说话,直接坐到专门的席位。

    白辉宗还没有回国,所以没有正式册封,他目前的官职还是中将。

    但白辉宗应该会离开边韩军团,毕竟一个军团,有一个九品大将就够了。

    果然,两个大将坐下后,就不在理会别人,他们犹如透明人一样。

    这时候,人们又将视线转移到房冠德和房国宇身上。

    他们的争锋还没有结束。

    ……

    “房冠德,今天是江元国大捷的日子,我不想和你闹矛盾。

    “至于什么取代皇族,你最好别血口喷人,小心我去找国王告你!”

    房国宇阴沉着脸。

    他看出来了,今天房冠德是专门来找茬的。

    “这不是矛盾,这是正经事,你房国宇不是威胁皇族吗?继续威胁!”

    房冠德不依不饶。

    这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房冠德这个新任校长,看来是想干些什么。

    “房国宇,你故意操控江元国物价,让江元国百姓流离失所,故意刁难战*团的装备,甚至暗中迫害其他企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这些就算了,你勾结阳向族,用江元国的情报来谋取私利,你对得起江元国吗?”

    房冠德又怒斥道。

    这时候,他瞳孔都一片猩红。

    “哈哈哈,房冠德,你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计划立威吗?

    “我看你是血口喷人!”

    “哼,你颠倒是非,好大的官威,可是……你又能奈我何?”

    咔嚓!

    房国宇狠狠将手中的酒杯砸在地上。

    “房冠德我告诉你,没有我房国宇,江元国连这个面包都吃不到。”

    随后,房国宇又从桌子上抓起一个面包,阴森森的瞪着房冠德。

    ……

    外国使团聚集的区域。

    几个特使也在暗中讨论。

    他们鄙夷着江元国的皇室,言语中特别赞同房国宇的意见。

    “你们真的要看到江元国一片大乱,百姓生灵涂染吗?”

    这时候,神州特使平静的说道。

    “您什么意思?”

    烈颠国特使眯着眼问道。

    “我什么意思,你们心里最清楚。

    “你们暗中操控江元国财阀,还不是为了方便监视神州吗?”

    神州特使又笑了笑。

    “您真幽默。”

    其他特使尴尬着脸,但也没有过多反驳什么。

    你厉害。

    我们夹着尾巴暗算你,可以了吧。

    “牧橙,我去趟洗手间!”

    苏越低声说了句话,离开了宴会厅。

    这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弓菱他们全部离开了宴会厅。

    ……

    “我能奈你何?

    “江元国*律,你房国宇勾结阳向族,暗中偷窃神州科研院的东西,计划栽赃皇室,你不准备认罪吗?”

    房冠德开门见山。

    “房冠德,你这么污蔑我一个生意人,是不是过分了?

    “哪怕就是神州要调查我,也得通过五大国联盟的同意,更何况,我房国宇光明磊落,根本不可能背叛人族。

    “要我说,真正该伏法的是你房冠德!”

    房国宇咬着牙,言辞犀利。

    想拿神州来压我?

    我早知道你们会这样,所以我早已经联络了烈颠国和新兰国。

    果然,两国特使站起身来,警惕的看着柳一舟他们。

    只要柳一舟动手,他们就会通知自己的国家,给神州官府施压。

    必须的保住房国宇。

    “房国宇,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

    房冠德瞳孔里闪烁着寒芒。

    “抱歉,你房冠德,还真的就奈何不得我。

    “你这个江武校长,我根本就不在乎”

    房国宇举重面包,在房冠鸣面前晃了晃。

    这一刻,他嚣张跋扈到了极致。

    这就是财阀的可怕。

    我掐着江元国的经济命脉,只要在这个国家,我可以肆无忌惮,国际规矩才是我的保护伞。

    “房国宇,我代表江元国律法,今天宣判你死刑。”

    房冠德不悲不喜,表情平静的说道。

    可惜,在别人看来,他像是在讲笑话。

    “哈哈哈,来啊……求求你杀了我。

    “我告诉你,能判我房国宇的死刑的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

    房国宇狠狠咬了口面包。

    然而,房冠德只是摇摇头。

    他转身的刹那,嘴里留下两个音节:

    ……

    “箭来!”

    ……

    咻!

    一瞬间,门外响起一道尖锐的破空声。

    这道声音,似乎又将人们带回了残酷的战场,仿佛这里的平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与此同时,整个宴会厅被滂湃的气息压迫着,任何人都动弹不得。

    箭矢撕裂了虚空,从门外而来。

    噗!

    刹那间,房国宇的脖颈中央,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而他掌心里的面包,被箭矢订到了墙壁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