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噬天丹皇〕〔逃大侠〕〔绿茵之主〕〔网游之一梦江湖〕〔风起西川〕〔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我这里有鱼〕〔断鸿归处飞云乱〕〔一执成华〕〔我家别墅穿诸天〕〔从明末腾飞〕〔大家别聊天啦,快〕〔给外星人直播异世〕〔雪域仙迹〕〔医道至尊〕〔我在梦里能修炼〕〔韩娱之崛起〕〔林宜应寒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3章 江元国,再见
    死寂!

    整个宴会厅的空间,犹如被定格了一般,所有人大脑都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呼吸。

    “啊……杀人啦……”

    随后,一声凄厉的尖叫才打破了宁静。

    啪嗒!

    被钉在墙上的面包,落到地上。

    箭矢消失!

    毕竟是气血凝聚成的箭矢,并不是实体。

    落地的面包,沾染着血迹。

    ……

    “杀人了!”

    “有刺客,有刺客!”

    “快来人啊,杀人啦!”

    ……

    顿时间,全场一片混乱,到处是尖叫和桌椅板凳的乱响的声音。

    “安静!”

    柳一舟眼皮抬起来,平静的开口。

    两个字落下,宴会厅刹那间就安静下来。

    这两个字,蕴含着一种无上的压迫,宗师之下的武者,全部大气不敢出。

    他们面前,似乎有一只发怒的雄狮,只要自己敢出声,就会被直接撕碎。

    “你……”

    房国宇毕竟是个宗师,虽然是气血武者,但也有足够的生命力。

    虽一箭破喉。

    但他还没有立刻咽气。

    房国宇目瞪口呆的瞪着房冠德,同时,他浑身剧痛,所有生命力都洪水一般流逝着。

    阴谋!

    是房冠德的阴谋。

    不对,这是房冠德和神州一起布下的阴谋。

    怪不得房冠德咄咄逼人,异常反常,根本无惧国宇集团的制裁。

    他从一开始,就要像杀我。

    该死!

    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是房国宇,我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呃呃呃……呜呜……啊啊呃呃……”

    房国宇用尽了浑身的力量,好不容易抬起手臂,他想要质问房冠德,想要训斥房冠德。

    可惜。

    喉咙已经被洞穿,房国宇一个完整的音节都说不出来。

    他只能感觉到死神在召唤自己。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房国宇身上,所有人都被吓的瑟瑟发抖。

    这可是房国宇啊。

    江元国第一财阀掌舵人,商界协会会长,还是个宗师强者。

    他竟然被暗杀了。

    “房国宇,你忘记了你的初心,你也忘记了江元国是什么。

    “江元国不是你房国宇的国,也不是我房家皇室的国,这是所有人民的国度,是所有人民的家!

    “你应该清楚,是江元国成就了你的国宇集团,而不是你的国宇集团成就了这个国家。

    “想操控江元国的命脉吗?

    “我告诉你……你,没资格!”

    房冠德目视前方,他眼神极其平静,就如波澜不惊的湖面。

    他根本就不屑看一眼房国宇的嘴脸。

    “呃呃……啊啊……”

    房国宇失去了浑身的力量,他跪在地上,死死抓着房冠德的腿。

    不甘心啊。

    我还有伟大的抱负,我是江元国的地下皇帝,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杀我。

    没有!

    我……不甘心!

    啪!

    可惜,纵然你有一万个不甘心,也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资格。

    房国宇趴在地上,蹬了蹬腿,直接咽气。

    “房国宇勾结阳向族,窃取江元国资源,罪大恶极,按律当诛,罪有应得!”

    一脚叫房国宇的手掌踢走,房冠德环视一圈,语言平静的说道。

    特别是那几个集团的老总,已经被吓的差点尿裤子。

    房国宇啊。

    说杀就杀,这个房冠德,这么可怕吗。

    ……

    远处!

    房国宇的司机被吓的魂飞魄散,差点当场晕过去。

    死了!

    在他心目中,犹如一个神话的老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这怎么可能。

    司机原本搂着两个名媛,这一刻,所有人都和他保持着距离,似乎在躲瘟疫。

    这些名媛都不蠢。

    很明显,江元国皇室,是要清洗国宇集团,要肃清江元国的商界。

    太可怕。

    江元国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皇室应该要改变。

    不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

    司机摇着头,甚至还悄悄恰了自己一把掌。

    很疼。

    这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

    ……

    房晶淼站起身来,两颗眼珠子疯狂闪烁。

    死了!

    江元国这个令人有厌恶的毒瘤竟然被杀。

    可那支箭……好熟悉。

    是弓菱!

    房国宇是六品的宗师,杀他的箭矢上,有屠宗师链的气息。

    房晶淼虽然没有参与,但她很熟悉这股气息。

    是廖平他们动的手。

    他们……怎么会杀江元国的财阀。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房冠德皇叔商量好的吗?

    父皇知道不知道?

    一定知道!

    难道,是江元国要整顿商界吗?

    一定是这样。

    江元国百废待兴,必须要将这些毒瘤先铲除。

    房晶淼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

    白小龙和孟羊也目瞪口呆。

    牧橙更是口干舌燥。

    是屠宗师链的气息,而且那箭矢是弓菱的手笔。

    这时候,牧橙才意识到,不仅仅是苏越去了卫生间,他们五个人,全部都不在宴会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跨国,当众诛杀外国财阀,这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事情,神州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那些外国特使,一定会借题发挥,大肆谴责。

    ……

    哗啦啦!

    这时候,宴会厅外,冲进来一群护国师团的武者。

    他们维持的宴会厅的秩序,并且走过去,控制了房国宇的司机。

    当然,还有一些人惊慌失措的跑进来。

    这群人是房国宇的手下,有些甚至在暗中给烈颠国效力。

    “是神州的武者杀了董事长!”

    一个虽然是江元国人,但暗中服务烈颠国的武者,急匆匆冲进来,并且大声嚷嚷道。

    “神州苏越、廖平、王路峰、杜惊书,田宏伟,还有弓菱……他们六个人杀了董事长,他们就是刺客,他们就是凶手!”

    又一个武者悲痛的怒吼着。

    这些人昭告天下,是给特使团传话。

    神州武者诛杀他国财阀,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

    联合议会的特使团,一定可以借题发挥,狠狠谴责神州,这是一次机会。

    这时候!

    苏越等人闲庭信步,大大咧咧的走进来,他们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慌张,反而还有一种荣耀的感觉。

    “公主,我说过,我一定能解决你的难题!

    “往鮜悇生,甴誐婡媬護妳√。”

    廖平走到房晶淼面前,平静的捋了捋杀马特爆炸头。

    “神州人简直太过分,你们竟然在别人国家的领地,肆意杀戮一个集团董事长,你们无法无天。”

    果然。

    烈颠国特使红着眼,他一步上前,狠狠指责柳一舟。

    只要不是个傻子都清楚,这一定是柳一舟的指示。

    刚才那一箭射过来的时候,全场所有人都被镇压到动不了,那就是柳一舟在暗中使劲。

    该死!

    神州破坏了烈颠国的计划。

    原本房国宇要卖给烈颠国一项科研成果。

    只要能拿回国内,烈颠国科研院就可以研究出幼蛟原液的成分。

    能让普通人提前几年就开始修炼,这简直就是神药。

    可惜,眼看着生意就要谈成功,结果房国宇被神州给杀了。

    这简直气炸了烈颠国特使的肺。

    “神州武者藐视国际公约,难道是要和整个地球开战吗?”

    新兰国特使也走出来,疯狂抨击着柳一舟。

    和烈颠国一样,新兰国也在谈幼蛟原液。

    这可是核心科技啊。

    多不容易。

    罗熊国特使一脸茫然。

    杀一个江元国财阀而已,你们俩为什么这么生气。

    罗熊国特使又看了眼新兰国特使,就你……要和神州开战?

    反正罗熊国不参与,别扯什么全球。

    “神州应该给一个解释!”

    美坚国走上前来。

    他也觉得烈颠国和新兰国不正常,有些激动过头了。

    其他小国家特使一脸懵逼,但这是大佬们的闹剧,他们小透明,不敢乱说话。

    至于全球开战。

    新兰国吹牛比的毛病,看来永远都改不了了。

    “杀一个阳向族的奸细而已,我神州武者是替天行道,谈什么无法无天。”

    然而,柳一舟只是平静的笑了笑。

    他站起身来,走到房国宇面前。

    撕拉!

    柳一舟撕开了房国宇的衣服。

    随后,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在房国宇的背上,有一个漆黑的特殊印记。

    攻破茂妖城的画面很多人都记忆犹新,这个图案,就是茂妖城一个屯兵营的图腾。

    啵!

    柳一舟一道气血打在房国宇身上,顿时间,那个特殊印记宛如一条黑蛇,竟然是活了一样游动。

    这时候,宴会厅出现了一股奇异的波动。

    上过战场的武者都很熟悉,这是阳向族的气血波动。

    “这印记,可以自由出入茂妖城,足可以证明房国宇的罪名。

    “房国宇盗窃神州的药剂,试图出售给茂妖城,可我神州大军直接摧毁了茂妖城,所以生意失败。

    “烈颠国和新兰国,你们这么焦急,难道房国宇和你们也有什么秘密交易吗?

    “如果你们敢买神州的药剂,我柳一舟绝对不会客气,如果新兰国想开战,我神州奉陪。

    “想暗算我神州,你们没资格!”

    柳一舟毁了黑色印记,随后冷冷盯着两国特使。

    这时候,他又从房国宇身上找到一个u盘。

    嗡嗡!

    嗡嗡嗡!

    空气似乎被冻结,竟然还有刺耳的音波传出来,桌面上的盘子酒杯开始嗡嗡颤抖。

    柳一舟也怒了。

    “我只是谴责神州人跨国杀人而已,什么秘密药剂,烈颠国根本不清楚!”

    烈颠国特使连忙说道。

    “柳一舟大将你最好不要血口喷人,我新兰国绝对不会窃取他国机密!

    “但神州人跨国杀人,终究是不对,哪怕他是囚徒,也不该由神州人审判!”

    新兰国特使也辩解道。

    该死的房国宇,竟然在身上留下了背叛人族的证据。

    这下得赶紧撇清关系。

    可恨啊,这么大的一笔买卖,泡汤了。

    神州这一代的武者已经这么可怕,如果再下一代再服用幼蛟原液,以后的武者会越来越厉害。

    如果要从神州手里购买幼蛟原液,一定会特别昂贵。

    神州的国力,以后只会越来越强势。

    “柳一舟大将,如果没有证据,还是不要随意破坏大国之间的关系!

    “新兰国特使说的对,房国宇罪大恶极,死不足惜。

    “但他是江元国的武者,怎么都轮不到神州来审判,你们神州违背国际公约是事实,关于这一点,还请您给出一个解释!

    “神州固然厉害,但你们的官府目前还承认国际公约。

    “我们不希望神州开这个先例,否则以后各个国家的武者都去外国杀人,而且光明正大,这个世界就乱了。

    “哪怕房国宇接受国际审判,也得五国特使都同意吧。”

    美坚国特使走出来。

    他们美坚国没有做这笔生意,所以根本不畏惧神州,而且说话格外的公道。

    有条有理。

    美坚国会打压神州,但从来不会乱说话。

    “确实,神州应该给个解释!”

    罗熊国特使点点头,他这一次站美坚国。

    神州插手外国的事情,本身就不合适,应该给出一个解释。

    ……

    寂静!

    这一刻,宴会厅又寂静下去。

    烈颠国特使和新兰国特使看着柳一舟,瞳孔里隐藏着讥笑。

    刚才叫嚣的那么厉害,现在还不是哑口无言。

    而牧橙皱着眉。

    糟糕了!

    最糟糕的事情出现。

    国际公约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很麻烦。

    苏越他们当众杀人,会给其他国家留下话柄。

    “对不起,我连累了你!”

    房晶淼愧疚的看着廖平。

    “没事!”

    廖平笑了笑。

    他相信柳一舟。

    “你们说的对,以后神州一定会严格把控边境安全。

    “每年都有偷渡者出国,惹了麻烦,还得神州抓回去处置。

    “白辉宗中将,你们边韩军团和江元国接壤,以后还得严格审核身份。

    “这群偷渡客,给神州惹了这么大麻烦。”

    顿了顿,柳一舟突然有些苦恼的摇摇头。

    ……

    偷渡客?

    闻言,所有人面面相觑。

    别说那些外国特使,就连苏越自己都懵逼了。

    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少侠,特么怎么成偷渡客了。

    用膝盖想都知道,柳一舟口中的偷渡客就是他们几个。

    不过偷渡客这个方法,确实妙。

    根据国际公约,偷渡客在国外犯罪,只要当地官府同意,就可以被神州引渡回去受审。

    江元国一定会同意回去受审。

    杜惊书他们也面面相觑。

    偷渡?

    这么猥琐嘛!

    “柳一舟大将,您颠倒是非的功力……太厉害。

    “苏越和弓菱他们,明明是来江武的留学生,他们有严格的入境文件以及护照信息,怎么可能是偷渡客。

    “偷渡客您可以引渡回去受审,但合法入境的武者,却要遵守国际公约。

    “他们在国外犯罪,要接受联合议会的审判。”

    烈颠国特使笑了笑。

    很低端的把戏,钻空子手段倒是娴熟。

    可他们这些特使驻扎在江元国,职责就是收集一切情报,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弄错。

    苏越这些人是神州栋梁,利用他们,其他国家可以大做文章。

    虽然不可能要了苏越等人的命,但敲诈神州一笔不难。

    “没错,苏越他们是留学生,他们是合法身份,无法被引渡回国!”

    美坚国特使也点点头。

    “这个真的很抱歉,你们可以去江元国的入境网调查。

    “入境护照和留学生信息,是牧橙,白小龙,孟羊,冯佳佳、杨乐之还有张玮。

    “苏越他们六人,调皮捣蛋,用别人的护照偷渡,等回了神州,我一定会严加惩戒。”

    柳一舟叹了口气。

    “将军说的没错,边韩军团也被这几个偷渡客骗了!”

    白辉宗也摇摇头。

    ……

    苏越皮笑肉不笑。

    他已经决定,这辈子再也不和老家伙们打交道。

    就没有一个不阴的。

    入境网要上传在联合政府的内部官网,数据根本无法造假。

    唯一的解释,就是柳一舟老谋深算,在自己入境的时候,用的就是白小龙他们的护照。

    护照不能造假,但人脸却可以强行脸盲。

    就这样,苏越他们用着白小龙等人的护照,在江武招摇过市,大大咧咧当着偷渡客。

    至于那些护照信息,根本就没有人会质疑。

    至于白小龙他们来参战……可能长见识只是其一,另一个目得,是结束留学之旅吧。

    这阴谋,隐藏的太深,苏越的智力有点跟不上。

    王路峰他们更是诧异。

    莫名其妙,自己成了偷渡客。

    白小龙等人恍然大悟,怪不得,一个月前,教育部收走了自己的护照。

    他们以为出境手续办理了一个月。

    原来,一个月前,自己就已经出境,可惜被狸猫换太子,苏越他们顶替着自己的身份。

    牧橙松了口气。

    这下就好了,只要能确定苏越他们是偷渡客的身份,神州就可以引渡回去。

    可如果是合法出境,那苏越他们回国,就要得到五大联盟国和江元国的同意,但那样神州会承受很大损失。

    偷渡客嘛……江元国同意就可以,这些都在国际公约上写着。

    “我们以后不敢偷渡了!”

    苏越叹了口气。

    “你们……你们……你……”

    烈颠国特立刻打开手机,查询了国际出境内网。

    果然!

    一个月前,来江元国留学的学生,是白小龙他们。

    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苏越这些人的处境信息。

    神州一个月前就掉包了。

    可恨,他们早早从神州得到消息,反而是没有在出入境官网核实。

    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简直太不严谨。

    “你们卑鄙!”

    新兰国特使被气的脑子有些短路。

    这是什么操作,简直令人窒息。

    一个月前,就密谋杀人吗?

    “这是个意外,我也不想让偷渡客跑出来,可神州这么大的国家,总归是有些漏洞,我们还需要再努力。

    “你们国家的面积,还不如神州一个省大,你们不懂。”

    柳一舟笑了笑,算是给了国际公约一个交待。

    想拿神州内阁来压我?

    就凭你们还不够。

    “神州的处置方式……挑不出任何毛病!”

    罗熊国特使摇摇头。

    他也不笨,已经能猜测到柳一舟的计划。

    这个房国宇可能是盗窃了神州的科研成果,但军团武者在国外没办法杀人,而江元国有外国特使乱参合,也没办法直接杀人,所以只能利用苏越他们。

    偷渡客……这简直是个无解的身份。

    柳一舟完美利用了国际公约的漏洞。

    “柳一舟阁下,我问你,这些卑鄙的偷渡客回国后,你们要怎么处置他们!”

    烈颠国特使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前所未有。

    这简直是智商羞辱。

    “偷渡客,抓回去自然要让他们伏法认罪。

    “可能,我们会用大量的丹药撑死他们,也可能罚他们闭关面壁一段时间,甚至,我们会送他们去湿境戴罪立功。”

    柳一舟皱了皱眉说道。

    “这到底是惩罚,还是奖赏?”

    烈颠国特使头晕目眩。

    你当我们这些特使是傻子吗?

    用丹药撑死?

    你明明就是要发放丹药。

    闭关,下湿境。

    那叫什么惩罚,你们明明是帮助他们修炼。

    “偷渡而已,又不是死罪,况且他们还杀了一个异族奸细,足够将功抵过,你烈颠国咄咄逼人,是要引起两国矛盾吗?

    “咸吃萝卜淡操心!”

    柳一舟不耐烦的瞪了眼烈颠国特使。

    如果不是这群搅屎棍参与,他又何必呕心沥血的布局。

    还没完没了。

    惹火老子,连你赏一箭,不方便杀你,但弄你个生活不能自理,反正偷渡客没事干。

    “你们根本就是在奖赏偷渡客!”

    烈颠国特使还是不甘心。

    他被柳一舟气的有些糊涂。

    “奖赏?

    “这点东西,也能叫奖赏?

    “尊敬的烈颠国绅士,可能你误会了什么叫奖赏,而且你对神州的富饶,简直是一无所知。

    “我明确告诉你,这次他们的奖赏数额,你根本想象不到。

    “可惜,我神州的国籍门槛,地球上最严格,你们想移民几乎没戏。

    “不过你儿子如果能突破到宗师,我可以破例推荐你儿子替神州效力,神州不会亏待任何人!”

    柳一舟冷冷一笑。

    “神州武者,现在还真是厉害啊!”

    烈颠国特使被一顿怼之后,捏着拳头不再说话。

    柳一舟别看是个九品,辩论起来也一套又一套。

    不过说实话,神州的户籍,还真是全球最难入,而且官府对武者也足够好,这点得承认。

    ……

    “江元国同意神州接引偷渡者。”

    房冠德开口宣布。

    “从今天开始,国宇集团由官府接手,其他财团的负责人,全部来江武找我,咱们谈谈接下来的发展。”

    房冠德又看了眼那些瑟瑟发抖的财阀老总们,他瞳孔里有杀气。

    这群中饱私囊的蛀虫,该吐一吐肚子里的金条了。

    欺上瞒下,偷税漏税,简直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现在房国宇这个保护伞消失,他们就是一盘散沙。

    江元国得到的资源,不仅仅是一个和珅,还有很多小和珅。

    宴会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没有了开下去的必要。

    江元国官府下定决心要壮士断腕,哪怕有所牺牲,也要肃清国家的经济命脉,起码先让百姓吃饱穿暖。

    那些财阀老板各个心怀鬼胎,有些被吓的六神无主,有些准备转移财产移民,还有一些暗中联络着其他国家的庇护……没办法,有些蛀虫准备的太充分,江元国无法将其赶尽杀绝。

    但房家的护国师团也不是开玩笑,这些蛀虫也只能逃亡一时而已。

    各国的特使团纷纷离开,特别是烈颠国和新兰国,他们感觉自己承受了巨大的损失。

    宴会结束。

    苏越他们准备回归神州。

    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收拾的东西,苏越和薛屏海交换了联络方式,和包大昌告别。

    廖平和房晶淼依依不舍,生离死别。

    两个人真的有一种山无棱天地合的感觉。

    当然,房晶淼已经决定,过段时间会去北武留学。

    收拾妥当,神州的军车,缓缓驶出江元国。

    同学们坐在大巴车上,而苏越和柳一舟还有些事情要说,所以在柳一舟的专车上。

    苏越趴在车门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座破败不堪的城市,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江武所有学生和护国师团的将士,一直在马路的尽头送别。

    这次,真的要离别了。

    短短一个月,苏越竟然有一种做了一场梦的感觉。

    薛屏海,屠宗师链,包大昌,燃烧雷达,茂妖城,墨铠,甚至是黄侩这群异族,苏越都没有忘。

    这段经历,他永远记在了脑海里。

    永生不忘!

    “给!

    “我知道你有个小表弟,这支幼蛟原液给你,他应该快上初中了,可以提前服用!”

    车上,柳一舟将一支药剂给了苏越。

    通过u盘,柳一舟轻松找到了房国宇的密室,除了幼蛟原液,他还拿到了一些其他的科研成果,甚至涉及到了阳向族。

    也是意外收获。

    “这……”

    苏越拿着药剂,有些愣神!

    “干爹,神州的年青一代,是不是很快要崛起?”

    苏越心脏狂跳。

    服用了幼蛟原液,初中生就可以提前修炼,虽然强度不可能和高中齐平,但能提前,总归是可怕。

    起码,高考一品遍地走不难。

    看看杜惊书就知道了,人家资质虽然一般,一路全靠钞能力。

    可怜,自己只能靠开挂才能维持。

    廖平更惨,他直接是变异。

    “想多了。

    “幼蛟原液还有一项关键的材料无法量产,神州一共也就这几支,我能给你,也是私心。

    “要普及使用,怎么都得4年后,那时候你大学都毕业了。”

    柳一舟苦笑一声。

    “那我这是孤品?”

    苏越一愣。

    “对,其他的要研究用,你这是流落出去的孤本,让你小表弟低调一些,等药剂普及之后再张扬。

    “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叫堂弟。”

    柳一舟低估道。

    “小时后分不清,慢慢习惯了……这些不重要。”

    苏越笑了笑。

    要回家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感谢大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顾多意的种田生活〕〔轮回从僵尸先生开〕〔死神必需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