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小医生〕〔超凡赏金猎人〕〔女神的超级赘婿〕〔太有钱了怎么办〕〔都市绝品狂尊〕〔弱渣的逆袭人生〕〔我家医圣太妖孽〕〔娱乐之中年危机〕〔我的老爸是首富〕〔穿二代的补丁生活〕〔水果大佬〕〔第一豪婿〕〔轮回守望者〕〔家有福妻:养花养〕〔快穿之请开始你的〕〔神奇宝贝之精灵掌〕〔快穿之反派今天死〕〔她来运转〕〔宠妻无度凌总很双〕〔护国山庄之四大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4章 流浪外卖员苏越
    跨过边境,众人终于回归了神州。Δ书阁ん.『k→shu→.co

    现在是放假期间,而且还是正月,大家各回各家。

    虽然有些不舍,但牧橙还要回去陪老父亲,苏越也只能让她替自己给岳父问好。

    同时,苏越也分给牧橙不少异族的丹药。

    当然,论脸皮之厚,天下如有一石,王路峰可独占八斗,白小龙一斗,杜惊书一斗,他们软磨硬泡,甚至不惜女装,也要赊苏越的丹药。

    孟羊眼睛通红,可能是不太熟的原因,他还没有爆发体内的邪念。

    当然,苏越也给了田宏伟和冯佳佳他们一些,见者有份嘛,战友情谊不容易。

    可之后苏越就又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有些大手大脚,以后得吝啬点。

    中途柳一舟也离开了车队。

    最终,一辆大巴车驶向层岩市,车上有一个七品的将军随车护卫,还有苏越、弓菱、廖平。

    王南国因为工作需要,已经搬家,所以王路峰半路下了车。

    “快看,层岩市快到了!”

    弓菱在车上激动的说道。

    归心似箭,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们现在的心情。

    廖平也激动到坐立不安。

    其实从潜能班开始,他们回家的次数就特别少。

    每个人都想家。

    汽车行驶了很久,夜幕已经降临,层岩市灯火通明,虽然是寒冬,但他们感觉空气都有温度。

    苏越看着窗外的风景,虽然他才刚刚和苏青封分别,但一颗心也早已经飘到了层岩市的家里。

    我亲人好多啊!

    突然有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大家切记,这次回去要低调,尽量别惹事。

    “江元国大战刚刚结束,咱们现在闹事,万一被人抓住把柄,容易留下黑历史。”

    苏越又交代了一声。

    归来的时候,柳一舟特意交代过苏越,尽量别在城市里惹事,有什么事情,找侦捕局处理。

    离开战场的武者,容易出现一种倨傲的心态。

    而在都市里生活,又难免会遇到各种摩擦,也会有不顺心的地方。

    可惜,城市里的节奏和在战场不一样。

    城市有城市的律法,战场上那一套行不通。

    如果平民敢惹武者,侦捕局会从重处理。

    但武者万一打伤平民,留下黑历史是轻的。

    有些武者失手打死了平民,哪怕军部也只能按照律法来处理。

    哪怕功勋如苏青封,也被剥夺了一切权利,最终才保了个无期徒刑。

    战场的功勋,是一个武者的荣耀。

    但这份荣耀,并不是横行霸道的保护伞。

    律法大于天。

    在神州古代,就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更别说一些立了功的武者。

    在军团,武者都有功劳。

    律法不可能对每个人都网开一面,否则天下大乱。

    有问题,找侦捕局处理。

    在都市,得遵守律法,柳一舟再三交代。

    年年都有类似的悲剧发生,年年屡禁不止,最终那些犯了罪的武者,就只能去深楚城,和苏青封一样,永远无法回归神州。

    柳一舟都亲手送走了不少手下。

    他心疼啊。

    “我知道,我也不习惯惹事!”

    廖平温和的笑了笑,在没有摘下眼镜的时候,他是那种宁愿挨打都不可能还手的人。

    “我可是淑女,而且战*团对纪律更严格,我们如果在城市里闹事,很可能被开除学籍的。”

    弓菱也说道。

    神州军部之所以被国内外钦佩,本身的几率也很重要。

    “那就好,大家有事,切记要找侦捕局处理,如果想杀人,就去湿境!”

    苏越点点头,他觉得自己好像多虑了。

    “苏越,我反而觉得你才应该低调点!”

    弓菱反而是笑着苏越。

    算起来,其实苏越脾气最爆,杀气才最大。

    “我……我不怕,我在侦捕局有人!”

    苏越挑了挑眉,只要别杀了人,王南国应该能帮自己处理。

    再说,自己没事干欺负别人干什么,层岩市除了平民,最强的估计就是五品。

    “廖平,中压位的战法我已经传授给你,你拿着这截指骨,平时多修炼修炼,我觉得你可以承担中压位的重担!”

    大巴车距离层岩市越来越近,苏越将指骨给了廖平。

    虽说他们可以施展出屠宗师链,但大家天各一方,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留着指骨也没用。

    让廖平拿着吧。

    万一,自己不在的时候,廖平他们还能施展出来。

    “嗯,我会努力!”

    通过这一次战争,大家也切身体会到了实力的重要,廖平并没有拒绝。

    “弓菱,一定要好好修炼,未来你是咱们神州的首席箭神!

    “不对,首席女箭神,简称女神!”

    苏越又看了眼弓菱。

    这个女孩……怎么说呢,其实她才是最努力的一个。

    “嗯,我一定会成为女神!”

    弓菱狠狠点点头。

    车辆抵达层岩市。

    三个人下车,和将军道别。

    说来也是巧合,停车的地点,正是当初的阳向教要搞事情的购物中心。

    “苏越,还记得这里吗?咱们拯救了很多平民!”

    弓菱微笑着。

    离开的这段时间,购物中心已经重建,这次是提督府招商,再也没有阳向教畜生的参与。

    “当然记得!”

    苏越点点头,一阵感慨。

    这才过去多久。

    对文科生来说,仅仅是一个学期,但对苏越他们来说,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年。

    这半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

    “当时,我差点死在这地下室里。”

    廖平也心有余悸。

    “我们还是太弱,如果当时能有现在的实力,又怎么可能被阳向教得逞!”

    弓菱又叹息了一声。

    “哈哈,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咱们现在还大一啊。

    “弓菱、廖平,你们赶紧回家吧!”

    苏越向他们道别。

    “对了,咱们潜能班的同学,可能要聚会,你来参加吗?”

    廖平突然问道。

    过年同学会,这是几乎是所有学生的流程。

    但苏越现在的身份,他不一定来。

    “当然要去,到时候通知我,记得连教官喊上!”

    苏越挥挥手直接离去!

    可惜,许白燕还联系不到,根据柳一舟所说,老姐在修养。

    过段时间,去看看老姐。

    “弓菱再见!”

    廖平点点头,也连忙朝着家里跑去。

    家里人还不知道自己回来,得给他们个惊喜。

    弓菱家距离这里最近,她捏着首席玄弓,在寒风中笑了。

    “爷爷,咱们弓家的首席玄弓,我拿回来了!

    “接下来,我还要拿回弓家首席箭神的名号,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做得到。”

    深吸一口气,弓菱也朝着家里狂奔而去。

    ……

    这里有我送外卖的足迹。

    这里有我流浪的足迹。

    我在这里修炼枯步,差点摔死。

    咦,这家自助餐还在营业?有时间给老板上一课。

    ……

    苏越也没有亡命奔袭,现在已经深夜,苏健州和苏健军八成已经睡了,他计划翻窗户进去,也不计划打扰别人睡觉。

    路上,苏越迎着冷风,走了走他曾经走过的路。

    物是人非,还有些唏嘘。

    不知不觉,自己和这座城市的安宁,已经有了些格格不入。

    溜达溜达,不知不觉也就快天亮了,苏越所幸懒得睡觉,继续溜达吧。

    这座城市,有老爸留下的痕迹。

    现在的李星佩,也是个不错的提督,将层岩市整理的井井有条。

    一夜时间,苏越去了很多地方。

    凌晨,他才回到宇宙豪邸小区。

    大部分的窗户还黑着灯,过年这几天,人们普遍睡觉晚,早晨也愿意睡个懒觉。

    “幼蛟原液经过了科研院很多次的测试,成分绝对安全,我现在让苏健军服下,让后老叔再培养几年,下一个高考状元,一定是我小表弟,哈哈。

    “一门双状元,简直是碉堡了。”

    苏越准备回家。

    “咦……这么早,家里的灯怎么亮了……不对,怎么亮了一会……”

    苏越皱着眉。

    没错。

    刚才自己家的灯,亮了不到几十秒,突然又灭了。

    苏越刚准备上电梯,这时候电梯停在了自己家的楼层。

    有人要下来!

    老叔?

    他这么早出来干什么?

    苏越看了看时间,凌晨4点半。

    然而,下来的不是老叔,而是苏健军。

    小家伙长高了不少,但似乎又胖了不少,他穿着运动服,头上还绑着一根发带,上面写着‘复仇’二字。

    苏越连忙闪烁到角落。

    苏健军没有发现他。

    大清早4点半,苏健军一个还没上初中的小屁孩,跑出来干什么?

    关键他脑门上那发带是怎么回事。

    复仇?

    小小年纪,你要找谁复仇?

    ……

    之后,苏健军绕着小区开始跑圈。

    他很有毅力,完全是往死了跑的那种跑。

    跑到力竭之后,苏健军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开始练拳。

    对!

    就是练拳。

    但不是练套路,而是一拳一拳往树上招呼。

    这分明是野路子,要练习打架啊。

    苏越观察了一下,苏健军的眼珠子里,有一股特殊的执念。

    但这方法根本就不对。

    苏健军虽然戴着手套,但他体内没有气血,只会让骨骼错位,甚至还会受伤。

    幸亏自己回来的早,否者这小子还不知道要练到什么时候。

    千万别被练废了。

    “让你在欺负我,打死你!

    “等我神功大成,我开学揍死你。

    “敢悄悄扒我的裤子,但悄悄藏我的作业本,看我怎么收拾你!”

    “血性,血性……我男儿当自强!

    “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金刚……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我奋发……”

    苏健军一边修炼,嘴里还嘟嘟囔囔,哼着曲。

    “这是……被人欺负了?

    “按照电影里的套路,这首歌完了,主角就该报仇雪恨了,可苏健军的路都错了啊!”

    苏越眉头皱的更深。

    这还自带bgm,现在的小学生,气性这么大。

    而且苏健军也太有血性了。

    这明显是打架打输了,要励志报仇雪恨。

    “小表弟,你修炼什么拳法呢?”

    苏越走出来,平静的问道。

    他不敢一惊一乍,怕吓着苏健军。

    “降龙十八拳……咦……大表哥,你怎么出现了!”

    苏健军本能的回应了一句。

    随后,他大脸一抖一抖,果然还是被苏越惊了一下。

    “大清早不睡觉,在这干什么呢?”

    苏越又问道。

    “没,散散步!”

    苏健军连忙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在练拳法!”

    苏越继续问道。

    “没,我梦游呢!”

    苏健军语无伦次。

    “说吧,怎么回事?是不是和班里同学打架了?

    “有没有被叫家长!”

    苏越拎着苏健军,找了个地方坐下。

    今天他得给小表弟上一课,思想品德教育很重要。

    武道是保家卫国,可不是好勇斗狠。

    如果苏健军练武功要欺负别人,苏越得先把品格弄好,才能给幼蛟原液。

    小孩子心里没善恶,容易捅娄子,不得不谨慎。

    “没,大表哥,你千万别告诉我爸!”

    苏健军被吓的够呛。

    “好,我不告老叔,把事情经过详细讲一遍,越详细越好!”

    苏越问道。

    “你知道的,我胖嘛!

    “我们的班长,就在班里给我取外号,叫我胖傻子,还从我背后拽我的裤子,让我在女生面前丢脸。

    “对了,那王八蛋还藏我的作业。

    “不就是胖一点嘛,凭什么欺负我!”

    苏健军怒气冲冲。

    “然后呢?你打架了?”

    苏越皱着眉。

    这是确实是个问题。

    说起来,好像每个班,都有一个胖子。

    按照惯例,胖子一般脾气绵软,最容易被欺负。

    苏越虽然没有承受过这一切,但他见过被欺负的胖胖,当年苏越还打抱不平来着,但没啥用。

    现在回想起来,可能会留下童年阴影。

    没想到,自己的小表弟居然遇到了这事。

    “是班长先动手的!

    “值日的时候,我明明已经扫了地,他们乱扔纸屑,我说了一句,他就打我。

    “然后我就还手,然后……我被打败了,唉……技不如人!”

    苏健军叹了口气。

    “不过我会自己修炼武功,我会匡扶正义,大表哥你就别管了。

    “我们小学的恩怨很复杂,这是一个江湖,你们大人根本不懂!”

    苏健军又怅然的说道。

    唯一能让苏越欣慰的是,苏健军并没有灰心丧气,也没有唯唯诺诺。

    他好像还很享受这种报仇的感觉。

    小表弟应该是一直在反抗,然后才激怒了那个班长。

    嗯,是个硬骨头。

    不过这江湖是咋回事?

    还匡扶正义,你咋不上天呢?

    “你们老师没有叫家长?”

    苏越又问道。

    小学生打架,理论上一定会叫家长。

    “别提这些事,想起来我都睡不着!

    “我们班主任是班长的三舅,明明是他欺负我,但班主任只会来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

    “他让我叫家长,我誓死不从。

    “男人的恩怨,男人自己解决。

    “既然学校没有公道,那我苏健军便用这铿锵铁拳,打出一个公道……男儿,要的是血性,只有武力才能让我立足!”

    苏健军小道理一套又一套。

    闻言,苏越皱着眉。

    果然。

    又是那一句万金油的:一个巴掌拍不响。

    想起这句话苏越就火大。

    就欺负同学这种事情,和巴掌有半毛钱的关系。

    说白了,不是班主任不负责,就是故意偏袒。

    而且苏越能看得出来,苏健军提起这个班主任的时候,眼睛里的情绪很阴沉。

    他小小年纪,竟然出现了憎恨的神色。

    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容易形成心理阴影。

    “我放假,会在家里待几天,你别瞎练了,我教你练武吧。

    “但我得和你约法三章,江湖中人,要信守承诺!”

    苏越语重心长的拍了拍苏健军的肩膀。

    自己竟然有一种老师傅的感觉。

    “嗯,我胖侠一定信守承诺,师傅在上,请受徒儿……”

    苏健军就要跪下拜师。

    “你快起来,以后少看电视剧,多看看语文数学啥的。”

    苏越连忙拎起来。

    都什么破毛病,还胖侠,我都还没有侠名呢!

    “第一,你可以修炼的事情,除了你爸,谁都不可以说!

    “第二,你以后在班里必须要低调,哪怕被欺负,也尽量找班主任解决,绝对不可以在同学们面前暴露。

    “第三,你绝对不可以主动欺负同学,一次都不允许,行侠仗义的心可以有,但你得找老师解决。

    “以上三条,如果你违背任何一条,我就会废了你的武功,明白了吗?”

    苏越很凝重的说道。

    欺负同学,绝对不允许。

    而且苏健军可以提前修炼的事情,也不可以暴露,这种天骄容易被阳向教盯上,还是等上武大再一鸣惊人的好。

    “大表哥,第二条我做不到啊!

    “上次我找班主任,他竟然罚我站,明明是班长的错,他非要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很无奈的。”

    苏健军怒气冲冲。

    如果不能凑人,我学这武功又有何用。

    “放心吧,这个班主任开学就不在了,你们会有一个新的班主任。”

    苏越摇摇头。

    艹踏马的一个巴掌拍不响。

    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当老师,他比较适合去师战所。

    哪怕受委屈的不是苏健军,他也不配继续当班主任。

    “咦?我们班主任要调走?他不会要当校长吧?

    “天呐,那我更没活路了!”

    苏健军呜呼哀哉。

    在他们眼里,校长可是天神级别的大人物。

    “不是当校长,可能是……调走吧!对,就是调走!”

    苏越佩服苏健军的脑洞。

    “那就好,大表哥你现在这么厉害,有没有女朋友?”

    苏健军的思维很跳跃。

    “废话,就你大表哥这张帅脸,找女朋友那简直……听说过选妃吗?”

    苏越不甘示弱,一顿猛吹。

    苏健军还是老样子,喜欢挖苦苏越,毫不留情。

    其实苏越心里也欣慰。

    虽然苏健军遭遇了不公平对待,但他心态似乎还不错。

    这起码是好事情。

    ……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