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学生高手〕〔契约宠婚,温总请〕〔烟锁相思殇红尘〕〔上仙我只喜欢你的〕〔竹马草莓味〕〔反派今天也很乖〕〔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梅琳传奇〕〔全球示爱慕太太〕〔巷子深深春风暖〕〔重生农女去种田〕〔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快穿之反派今天死〕〔重生六零农媳有空〕〔重生之残疾世子丑〕〔拐个野人来种田〕〔无限剑神系统〕〔我家王妃超A的〕〔丈六金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5章 小江湖,正能量
    苏健州这几天也休息,毕竟是过年期间。『→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苏越回来,苏健州也格外开心。

    小表弟虽然成了江湖中人,但该懂事还是懂事,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大清早又早早的去做饭。

    苏越就想不通。

    胖一点,脾气好一起,怎么了?

    凭什么同学要来欺负。

    还有班主任也和稀泥偏袒,可能胖一点,给人的印象就是好欺负吧。

    但胖胖都是潜力股。

    厨房里,苏健军在叮叮当当的忙活,苏越和老叔在客厅。

    “苏越,你还年轻,有时候也歇一歇,别早早把自己累崩溃了!”

    苏健州知道苏越在江元国的情况,所以眼神里很担忧。

    这才大一啊,就已经扛起来一场战争的关键位置,他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嗯,我知道!

    “过年放假这几天,我会忘了所有修炼的事情,好好享受假期!

    “手机关机,六亲不认!”

    苏越笑了笑。

    他现在也算是个小高手,所以清楚的知道,苏健州的残疾,这辈子不可能痊愈了。

    能活着,已经是奇迹!

    “老叔,苏健军他……”

    苏越皱了皱眉,他还是计划和苏健军提一提被欺负的事情。

    “和同学闹矛盾,可能被欺负了,我知道,他每天早晨还跑出去锻炼。”

    苏健州曾经也是个武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健军的异常。

    “那这……”

    苏越笑了笑。

    他也反应过来,自己可能把苏健州想简单了。

    “让他自己先消化一段时间吧,慢慢调整一下心态!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的地方到处都有,我过段时间可能会去找学校领导问问。但现在事情刚出现,就被家长参与,苏健军也学不到什么!

    “人的一生很长,有些挫折早点经受也好。或许,我们都低估了小孩子。可能苏健军自己就可以处理好,家长能做的是引导,而不是一味的保护,起码,我观察了几天,苏健军没有奔溃,他学到了坚强和面对。

    “现在的小朋友,没有那么脆弱,你不也一路走挺过来了嘛!”

    苏健州笑了笑。

    苏健军乱练武,苏健州也看在眼里,如果真的影响到身体,苏健州一定会阻止。

    男人的性格,从小就得需要刻意去引导。

    不一定要多么偏执,但必须要早早知道坚强。

    学校确实是个小江湖,同学们也有他们自己的生存之道。

    如果每件事情都寄托于家长和老师去解决,这实际上是扼杀了一个人的应变能力,毕竟,人都习惯于找靠山,但社会残酷,你总有一个人面对世界的时候。

    在一定范围内承受挫折,并不是什么坏事。

    没有打过架的童年,哪能叫童年吗?

    当然,凡事都有个度。

    如果他们欺负苏健军过头,家长和老师也必须得出面。

    其实苏健州也在惆怅,教育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开学苏健军还这样折腾自己,他必须得去学校,起码得要个说法。

    “嗯,您说也对,我也不懂什么少儿心理教育,一步步来吧,一味的溺爱绝对不可取!”

    苏越点点头。

    如果任何事情家里都可以处理,那苏健军可能会成为一个纨绔,或者一个傻子。

    比起性格懦弱一点,纨绔要加致命。

    “你爸……在湿境过的好吗?”

    苏健州又问道。

    “怎么说呢……风生水起!”

    提起老爸,苏越只能一声感慨。

    曾经,他以为苏青封在监狱里受苦,被饿的皮包骨头。

    然而,老爸在典狱长办公室喝小罐茶,盘串子。

    曾经,他以为苏青封没有自由。

    可老爸在湿境,早已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他曾经拥有这一切,可现在……还拥有这一切。

    “确实,在湿境,你爸就是个神话!”

    苏健州也点点头。

    “老叔,还有个事……”

    苏越拿出了幼蛟原液。

    “这是?”

    苏健州皱着眉。

    他看苏越眼神凝重,本能的感觉不正常。

    “这是幼蛟原液,是神州科研院的孤本,现在还有一项材料没办法量产,大概三四年以后,神州青少年会普及!

    “这幼蛟原液,可以让普通人提前好几年开始接触气血,而不会被摧毁根基!

    “苏健军开学之后,您可以给他尝试!”

    苏越详细解释了幼蛟原液的情况。

    “这……”

    苏健州的脸原本还算淡定。

    可这一刻,他彻底被震撼到变了颜色。

    苏越不可能撒谎,他也不可能拿苏健军的未来开玩笑。

    而且这药剂来自柳一舟,更加不可能出问题。

    能让武者提前三四年修炼,这得多可怕。

    按理说,普通武者都是高二开始修炼,然后潜能班特训,到高考,优秀的,也就15卡左右的气血。

    再顶尖一些,可以洗骨或者封品。

    可如果从初一就开始修炼,你直接比别人多修炼四年。

    四年啊。

    什么概念。

    一个资质上等的普通人,可能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经洗骨,甚至封品。

    而这时候,你的同龄人,才刚刚开始接触到气血。

    武道之途,一步快,步步快。

    如果苏健军再争气一些,他高考的时候,就有可能二品,甚至三品。

    想想都恐怖。

    这简直是开挂啊。

    “其实也只是比别人起跑早一点而已,伤仲永的故事有很多,咱们还得严苛的培养苏健军。

    “而且他必须低调,不到高考,不可以暴露自己的修为。

    “我离开家,很可能一年回不来,得您费心培养。

    “这药剂是双刃剑,我不想毁了苏健军!”

    苏越忧心忡忡。

    苏健军心理还不健全,万一他成了一个恃强凌弱的混蛋,再捅下大娄子,自己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苏健州。

    当然,这是小概率时间。

    一个人的成长,需要家长的培养与引导。

    “放心吧,我不敢保证苏健军能有多强,但他的路不可能会走歪。”

    苏健州凝重的点点头。

    ……

    “开饭喽!”

    苏健军一声吼,苏越他们开动早餐。

    仿佛又回到了曾经住仓库的日子,一家人虽然有点苦,但吃饭的时候总是喜气洋洋。

    “老爸,大表哥,你们快点吃,我洗了碗还有事要出去!”

    吃完饭,苏健军催促道。

    “去哪?”

    苏越问。

    “当然是找小伙伴玩,我的生活可不像你们大人那样枯燥,就知道玩手机和看电视,简直枯燥!”

    苏健军洗碗去了。

    “苏越,你今天准备干什么?”

    苏健州问道。

    “说起来,还真的没什么事。

    “一共也就一周假期,已经过去了三天,明天潜能班聚会,后天去拜会拜会前辈们。

    “今天我去跟踪一下苏健军吧,看看这小子鬼鬼祟祟在干什么!”

    苏越笑了笑。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的假期,他突然还有些无趣。

    “嗯,也好!

    “我看看书去,研究一下青少年心理健康!”

    苏健州也有自己的事情干!

    ……

    上午!

    苏越坐在屋顶,看着一个小门派在行侠仗义。

    对!

    苏健军这小子有门派了。

    他在这个叫天宗派的宗门里,还是左护法。

    所谓天宗派,是个由小学生组成的帮派。

    他们所谓的行侠仗义,就是帮残疾人打扫打扫家、扫扫门前雪,再用自己的零花钱,帮孤寡老人买点吃的喝的,沿途还在街上捡垃圾。

    热火朝天的一群小朋友。

    看上去都是一般家庭的孩子,他们边玩边行侠仗义,其乐融融。

    而且这个天宗派很有原则。

    绝对不要任何报酬,有个老人要用钱感谢他们,被宗派严词拒绝。

    苏越甚至都有些汗颜。

    现在的江湖,都这么正能量吗?

    苏越甚至有些惭愧于自己的见识匮乏。

    在他的思维里,一直认为行侠仗义是惩奸除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而自己却忽略了很多小事情。

    大过年的,有些老人可能只剩下一个人,每逢佳节倍思亲,他们孤独的心,根本没有人能理解。

    这时候,一群熊孩子出现。

    哪怕他们在帮倒忙,哪怕他们乱七八糟,但叽叽喳喳,总能冲淡那些老人心里的孤独。

    这才是真正的行侠仗义。

    “看来是我多虑了!”

    苏越叹了口气。

    他刚才听到苏健军和门派里的长老们聊天。

    苏健军确实要打败那个班长,但作为惩罚,他要让班长做100件好事,一件都不能少。

    为此,苏健军拼命修炼自己。

    童真?

    这踏马就是童真啊。

    又天真,又脑残,又弱智。

    但一个不经意,就能让一个成年人湿了眼眶。

    根本就不用担忧苏健军的心性。

    身处于这种宗门,苏健军的路不会走歪。

    近朱者赤。

    苏健军所在的环境,不可能让他成为一个坏人。

    随后,苏越直接离开。

    观察到现在,其实已经足够。

    可苏越心里还奇怪一件事情。

    十几个人的宗门,一个宗主,左右护法,剩下的全是长老。

    谁才是帮众啊?

    ……

    回家之后,苏越也没有闲着。

    他拿出了尘封已久的九针负重,交给了苏健州。

    这东西自己已经用不着,给苏健军吧,一来可以帮助小表弟修炼,二来还能禁锢气血,让他表现的像个普通人。

    “怪不得你高二成长的这么快,原来还有这种神器!”

    苏健州都惊讶于九针负重对初学者的效果。

    真的是不亚于神器!

    之后,两个人又商量着苏健军的修炼细节,苏越回来一次不容易,正好可以和苏健州讨论一下。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苏健军回家,开始做饭,苏越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闲着看电视。

    躺在沙发上,浪费着生命,浪费着时间,看着无聊的选秀综艺节目,还真是爽的不要不要……看看那一条条大长腿,不过唱的什么玩意,那个说唱歌手,劈什么叉。

    下午苏健军又神秘失踪,可能又在行侠仗义。

    苏越和苏健州继续制定着修炼计划。

    “老叔,我明天要去参加同学会,之后还要去拜访提督!

    “到时候我和提督说一声,以后苏健军的丹药,您直接去层岩市的官方药店去拿,账都记在我这,我统一结账!”

    苏越说道。

    苏健州是残疾人,他的工资只够家里开销。

    修炼是个烧钱的买卖。

    自己当年苦,那是没办法,但现在苏健军有自己,绝对不能在丹药上吃亏。

    “你一个人也不容易,这……”

    苏健州死死皱着眉。

    他真的有些不忍心。

    “老叔,苏健军也吃不了多少丹药,军部给我的学分多,足够苏健军,别耽误他!”

    苏越笑了笑。

    “好吧,那我谢谢你!”

    苏健州又道。

    “一家人,谢什么谢,都是应该的!”

    苏越点点头。

    这样一来,苏健军的事情就结束了。

    幼蛟原液直接服用就可以,没有什么副作用,它会慢慢改变普通人的体质,从而提前适应气血。

    九针负重的具体方式,苏健州已经彻底熟练。

    至于其他一些战法,苏健军还小,目前没有必要去学习。

    一些基本的搏击基础,苏健州也可以辅导。

    他现在虽然残废,但二品的实力还可以施展出来,辅导苏健军问题不大。

    解决了苏健军的问题,苏越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就落了地。

    王益括!

    这是苏健军班主任的名字。

    对于这个班主任,苏越不准备放过他。

    明目张胆的欺负自己表弟,他根本就不配当一个老师。

    别说自己表弟,他就是偏袒其他学生,也不是什么好的表率。

    神州根本不缺老师,毕竟师战所有那么多人。

    不求这个班主任人格完美,但也别给学生留下阴影。

    找个机会,得收拾一下这个王益括。

    当然,这一切苏越不准备让苏健军知道。

    就当这个班主任被调走吧。

    ……

    翌日!

    大清早,苏越就接到了弓菱的电话。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到了潜能班的指定地点。

    这是一个可以聚会的餐厅,里面很大,过年期间不少人要聚会,所以这个餐厅还算热闹,但有包厢,也不至于多吵闹。

    包厢里,大部分的同学都在。

    周云粲,廖平,廖吉,还有一些熟悉的同学都在。

    戴岳归也在。

    虽然半年以来大家变化都很大,但重新相聚,也没有什么距离感,同学们谈笑风生,十分的和谐。

    “苏越,弓菱,廖平……你们三个,可是咱们潜能班的骄傲啊!”

    “是啊,我在b武,全靠你们吹牛了。”

    “我们班的女生,还想要苏越的电话。”

    众人讨论着苏越他们。

    “大家也都不弱!”

    苏越打着哈哈。

    “廖吉,你别闷闷不乐,不就是二品境界嘛,有什么可灰心的!”

    苏越看着廖吉。

    这家伙以前酷爱装比,这次沉稳了很多。

    “哼,我迟早追上你们!”

    廖吉确实被刺激到了。

    “其实二品在武大里也不弱,慢慢来嘛,可能是机缘还不到!”

    周云粲也笑了笑。

    “对,慢慢来!”

    廖平也安慰了一下弟弟。

    当然,廖吉也没有扫了大家的兴,毕竟除了苏越、廖平和弓菱他们三个以外,自己还是最强的那一批。

    戴岳归看着自己这一届学生,简直是欣慰。

    “对了,你们知道吗?咱们的戴教官,要晋升为层岩市教育局的大领导了!”

    突然,一个同学说道。

    “哇,恭喜戴教官!”

    “不对,是恭喜戴局长!”

    “好厉害啊!”

    同学们顿时间又乱成一团。

    苏越也由衷的替戴岳归开心,终于升官了,这是好事。

    “我去个洗手间!”

    又闲聊了一会,苏越准备去个厕所。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发生了很巧合的一件事情。

    没错!

    在另一个包厢里,是一群中年人在聚会。

    其中的一句话,引起了苏越的注意!

    ……

    “王益括,你小子走运了,西武的苏越,是新任教育局大领导的得意弟子,也是神州教育部的大红人。

    “你班上有个叫苏健军的学生,是苏越的亲戚,虽然还有半年他们小学毕业,但利用这半年时间,你可以想办法搭上戴局长的线。

    “你们学校的校长要退休,王益括你把握住机会,有可能当校长!”

    ……

    苏越楞在原地。

    王益括。

    这不是就是苏健军的班主任嘛。

    还真是冤家路窄。

    原本还计划去找找这个人,没想到在饭店就遇到了。

    还想通过苏健军进步?

    你简直是想多了。

    确实,苏越想多了,这个王益括,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老师!

    “什么机会,我根本没想法!

    “当一个闲散的小学老师,端着铁饭碗,钓鱼下棋,优哉游哉,多美妙,我可没有那些野心!

    “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当校长,就意味着会承担一些责任,有责任,你就有可能犯错,只要犯了错,必然会去师战所。

    “而且校长是个什么官?屁也算不上!

    “为了一个屁也不算的官,冒着去师战所的风险,你们是不是傻?

    “我王益括只要不惹事,我就可以安稳到退休,这叫以退为进,立于不败之地。”

    王益括的话,让苏越都大开眼界。

    怪不得这么不负责,原来是个得过且过混日子的。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话,最容易从这种混子嘴里说出来。

    有时候,这些人最可恶。

    但他们还偏偏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谁都奈何不了。

    毕竟,人家确实不犯错。

    可你特么是个老师啊……你不求上进就算了,你得对班上的学生负责啊。

    “通透,王益括果然活的通透,佩服佩服!”

    顿时间,包厢里又是一顿吹牛比的声音。

    人各有志。

    王益括唯一的希望,就是不想去师战所。

    至于校长,他根本就不在乎!

    “我王益括这辈子,不会去得罪任何人,也不可能和那群大人物走的太近,这叫明哲保身!

    “湿境那么可怕的地方,谁知道这些大人物什么时候死,到时候别被牵连了。”

    王益括还在分享着自己的求生心得。

    苏越由衷的赞叹。

    这也是个难得的人才,甚至是个明白人。

    但可惜,他的理念不对。

    有些时候,你不找事,但事却会找你。

    有些时候,冷眼旁观,习惯了和稀泥,其实也会得罪人。

    ……

    “谁有两千块钱现金!”

    回到包厢,苏越直接借钱。

    “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现金啊!”

    廖吉一愣。

    “大家凑一凑,能不能凑2000块。”

    周云粲说道。

    “还是叫服务员兑换吧。”

    果然,现在很少人用现金,弓菱叫来服务员,说明了情况。

    这一桌人情况特殊,老板早已经暗中交代,要优先照顾好一切,服务员立刻去柜台,取来了2000块现金。

    “弓菱你先垫付一下,我完了转给你!”

    苏越笑了笑!

    随后,他拿着2000块现金,直接离开了包厢。

    咚咚!

    走到王益括他们的包厢外,苏越还算有礼貌的敲敲门。

    “进来!”

    苏越打断了众人聊天,明显这群老师不满意。

    “你是……”

    由于餐厅灯光不是很亮,所以人们一下子没能认出来苏越。

    毕竟苏越出名的时候,是在投影光幕里,再加上那时候他刚从湿境回来,蓬头垢面,和现在的干净清爽,简直是两个人,他还理了发。

    “你们好,请问谁是王益括,王老师!”

    苏越微笑着问道。

    “我是王益括,你是谁?”

    王益括皱着眉。

    这是谁?

    难道是学生家长,要来给自己送礼?

    可笑。

    我王益括是那种会犯错误的人吗?

    任何人都不可能让我犯错。

    “给!”

    苏越径直走过去,然后将2000块钱放在王益括面前。

    “拿回去……你们这些家长,以为钱能买到一切吗?我是一个老师,我的职业,鄙视这些龌龊的勾当!”

    王益括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果然。

    又是送礼的家长。

    这些人何其愚蠢。

    不对,其实是收礼那些人愚蠢,否则也不会有这些跳梁小丑蹦出来。

    其他老师一愣。

    现在送礼都这么明目张胆吗?

    太嚣张了吧。

    “王益括老师,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在行贿……这点钱,是医药费!”

    苏越脸上还保持着微笑。

    油盐不进,就奈何不了你吗?

    “你什么意思?”

    王益括眉头一皱。

    他心里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

    不会是来找事的吧?

    不对,不可能,我不招谁,不惹谁,不可能有人来找事。

    “给你医药费,是因为我要打你!”

    啪!

    清脆的把掌声响起,王益括身躯直接被扇飞。

    毕竟是个一品武者,苏越一巴掌也不可能扇死。

    但脸肿三天三夜问题不大,苏越估摸着,这家伙牙齿也会松动,两个月内会掉几颗。

    就这样吧。

    毕竟王益括也不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只是钻了职业的空子,不负责任而已。

    对付这种货色,讲道理就没用了。

    因为道理站在他那边。

    “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人!”

    王益括站起身来,红着眼朝苏越怒吼!

    但他不敢还手。

    虽然是个一品的气血武者,但基本的眼力还有。

    能一巴掌将自己扇飞的武者,一定超过了二品,甚至更强!

    包厢里一片死寂!

    “他是苏越,他是西武的苏越!”

    突然,一个中年人尖叫道!

    苏越?

    闻言,人们顿时悄悄挪动着脚步,尽量距离他远一点。

    苏越在江元国斩了多少颗异族的头颅,这简直就是个魔王。

    这群气血武者真的怕了。

    “你……你……”

    王益括气的呼吸不畅。

    但他发现自己无可奈何。

    对方是西武苏越啊,大一的三品武者,这种天骄怎么可能来找自己麻烦。

    我到底得罪了谁!

    “你哪怕是西武苏越,你也不能随便打人!

    “你现在离开,我不追究你的责任,否则我会找侦捕局主持公道。”

    随后,王益括还是气不过。

    我又不升官,我不怕你苏越。

    但他又怕苏越杀他,所以连忙抬出侦捕局来压制。

    “侦捕局?可以,你赶紧打电话!”

    苏越找了个椅子坐下。

    “你,你太嚣张!”

    王益括差点被气死。

    “侦捕局一会就来,我刚才发了短信!”

    其中一个中年人突然说道。

    唰!

    闻言,所有人盯着这个人。

    脑残吗?

    苏越又没有杀人,侦捕局来了又能如何?

    你好端端得罪他干什么?不怕以后报复吗?

    王益括也被吓了一跳。

    他原本是吓唬苏越,他根本不愿意得罪这种有权有势的天骄。

    可事已至此,来不及了。

    ……

    “苏越和人打架了!”

    戴岳归他们有说有笑。

    这时候,一个学生跑回去,连忙喊道。

    “什么?苏越打架?对方还活着吗?”

    弓菱连忙问道。

    闻言,那些同学都是一副苦瓜脸。

    果然。

    四大武院的天骄就是非同凡响,动不动就要取人性命。

    “唉,苏越最不省心!”

    廖平皱着眉。

    “过去看看!”

    戴岳归连忙离开包厢。

    苏越他们刚刚立功,这个时候嚣张跋扈,可能会留下不好的名声,这对以后发展不利。

    只是不知道对方伤情怎么样。

    能压下去,就尽量赔钱处理吧,尽量别惊动侦捕局。

    然而,戴岳归他们想多了。

    侦捕局距离这里很近,几个人调查员竟然已经上了楼。

    ……

    包厢里。

    苏越翘着二郎腿,王益括肿着半张脸,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戴局长!”

    戴岳归进来,这群教育工作者连忙打招呼。

    “怎么回事?”

    侦捕局的调查员浑身虚汗。

    调查苏越啊。

    这简直是玩命,一会这案子就被提督关注了。

    “互相打架!”

    苏越说道。

    “原来是打架,民事纠纷,好处理!”

    侦捕局调查员松了口气,没出人命就好。

    他们看了看王益括,虽然脸肿了,但连轻伤都算不上,都没出血。

    “明明是他殴打我,莫名其妙殴打我!”

    王益括欲哭无泪。

    他的职业是班主任啊。

    如果留下个打架斗殴的名声,对自己的职业是致命打击。

    这个职业,怎么可能允许打架斗殴。

    “对啊,我们可以作证,是苏越殴打王益括!”

    另一个老师说道。

    “苏越,是你殴打他吗?”

    侦捕局调查员问道。

    “不,是打架斗殴,双方都有责任的那种,我愿意赔偿医药费。”

    “当然,我手疼,我也要你们处理王益括。”

    苏越语气不急不缓,还甩了甩手。

    “你……你打我,你诬告,我是受害者!”

    王益括焦急的要发疯。

    “一个巴掌拍不响……包厢里这么多人,我一个三品武者,为什么偏偏要打你呢?明显是双方各一半的责任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奕王〕〔他是病娇灰姑娘〕〔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超级巨星之头条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