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斗破之斗罗仙帝〕〔魔中仙之我的道姑〕〔生死禁主〕〔海贼之文斯莫克家〕〔第七王权〕〔打造诸天万界〕〔开天录〕〔你是我藏不住的甜〕〔重生为王〕〔盛世娇宠:这个娘〕〔农家小甜妻:腹黑〕〔重回99年〕〔最佳上门女婿〕〔踏天龙皇〕〔千千世〕〔快穿攻略:黑化BO〕〔神级兵王混花都〕〔麻衣相师〕〔梅府有女初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6章 我已经赔了钱,还要怎样
    “对啊,一个巴掌拍不响!

    “苏越在战场都不知道杀了多少异族,怎么会闲着没事干,去殴打你一个气血武者!

    “说吧,你是不是对小英雄们出言不逊?

    “简直是放肆!”

    侦捕局的调查员质问王益括。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这几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善,甚至还有点愤怒。

    “就是,餐厅这么多人,为什么苏越不打别人,非要去打你?”

    “没错,你肯定惹他了。”

    这时候,外面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当知道当事人是苏越后,一些武者顿时坐不住了。

    苏越在战场出生入死,所有人都能看得到,多热血澎湃,稍有不慎就会死啊。

    他刚刚才回来层岩市,怎么可能去打你。

    闲的?

    “没错,最讨厌你们这些气血武者,就会搬弄是非!”

    “就是,有种去湿境。”

    顿时间,不少武者也开始起哄。

    一时间,场面甚至有些失控,太多人义愤填膺。

    不谦虚的说,现在人们去外地,介绍层岩市的时候,都先提苏越和弓菱,特别是苏越,他可是名片。

    你还敢搬弄是非。

    王益括气的老脸扭曲,简直要发疯。

    太欺负人。

    简直太欺负人。

    我在包厢里喝酒,谁都没有招惹,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苏越啊。

    他礼貌的敲门,然后扔给我2000块钱就打我。

    我的冤屈和谁说去?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不对!

    王益括大脑猛地一个闪烁。

    他的职业是班主任,所以记性还算可以。

    王益括突然想到了苏越的身份。

    他有个亲戚,在自己班里上学。

    按道理,他应该对自己客客气气,让自己照顾亲戚。

    可一上来就欺负自己,这也太反常。

    想起来了。

    王益括终于回忆起来。

    在放假前,自己的外甥,好像和一个小胖子打架。

    那个小胖子来告状,还非要惩罚自己的外甥。

    这简直是开玩笑。

    王益括也知道外甥的脾气不好,平时惹事生非,爱欺负同学。

    可他不能让外甥受委屈。

    当初,自己就以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让苏健军闭了嘴。

    一群小学生嘛,自己是班主任,自己的话就是权威,就是真理。

    按常理,这根本就不是个事情。

    可谁知道惹到了苏越。

    报仇?

    是的,没错。

    苏健军的家长来报仇了。

    这可怎么办!

    王益括顿时间慌的一批,他觉得自己要崩溃。

    对方可是西武的天骄,还是教育部的重点苗子,而且还是未来教育局大领导的学生。

    甚至,苏越的关系能捅到提督那里去。

    他非要搬弄是非搞自己,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王益括突然想起了苏健军。

    现在的自己,和一个小学生何其相似。

    无可奈何,一脸冤屈。

    但又百口莫辩。

    苏越的身后,站着一群权威。

    而自己的辩解,还不如一个屁有味道。

    他非要说自己打架,自己又能说什么?

    一百张嘴都说不清啊。

    “王益括,我苏越在战场浴血奋战,杀敌无数,可回到家乡,就是被你如此羞辱的吗?

    “你以为你喝了酒,就可以颠倒是非吗?

    “我打了你,是我不对,但我已经赔了你2000块钱,你还要怎样?

    “说……你叫来侦捕局,难道还计划诬陷我吗?”

    苏越看着王益括,咄咄逼人。

    “对不起,是我酒后失言,是我的错,我不该招惹你!

    “侦捕局的朋友们,这只是个小纠纷,普通打架而已,我们自己调解吧!”

    王益括又给侦捕局解释着。

    他是聪明人。

    他清楚的明白,自己今天不可能占上风。

    得赶紧结束。

    挨一巴掌,就当自己和稀泥的代价。

    如果继续闹下去,闹的人尽皆知,自己的闲散生涯就废了。

    师战所有多少气血武者想回来,自己得保住这个位置啊。

    一会得好好道歉。

    但愿能来得及。

    该死,教育局的新领导也在场外,这可怎么解释。

    “你们这些人养尊处优惯了,别忘了在战场上,还有很多武者在流血牺牲。

    “如果实在想打架,你可以申请去战场,那里有很多异族等着你们去杀,喝酒可以,但别招惹英雄。”

    侦捕局几个人训斥道。

    简直是窝火。

    “是、是……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王益括连连点头,认错态度很诚恳,苏越差点都信了。

    现在他肠子都悔碎了。

    如果当时能批评外甥两句,也不至于被告状,自己也不可能被针对啊。

    灾祸啊,竟然好端端就招惹了苏越。

    包厢其他中年人都看愣了。

    王益括竟然主动承认错误?

    这也太迷幻了。

    他这么怂吗?

    “苏越同学,您愿意接受民事调解吗?”

    侦捕局的调查员客客气气问道。

    “嗯,也没什么大矛盾,我已经赔了医药费,就这样吧,弟兄们辛苦了。”

    苏越笑了笑。

    “苏越同学,您就是仗义,被这种人出言不逊,还能忍着不发火,厉害!”

    侦捕局调查员连忙说道。

    “咦,局长您也来了?”

    这时候,侦捕局的局长也急匆匆赶来,他走路都带着风。

    开什么玩笑。

    一顿饭的时间,苏越竟然在酒店被人给打了。

    这还能了得!

    难道是阳向教?

    侦捕局局长气势汹汹,车辆直接包围了整个酒店,甚至还带了一队人马。

    “苏越同学,你没事吧!”

    局长连忙问道。

    “没事,多谢局长关心,普通的打架斗殴而已,大家回去吧,辛苦了!”

    苏越苦笑一声。

    事情好像弄的有些大,连侦捕局的局长都来了。

    “这位先生,麻烦你去一趟侦捕局,我们要核查一下你的身份。”

    侦捕局局长没准备放过王益括。

    苏越他们回来的时候,提督就下过死命令,绝对不可以让这几个人出任何意外。

    这个人既然敢惹苏越,那他就有可能是阳向教的奸细。

    必须带回去,严格审查。

    “这……我、我……”

    王益括浑身都在颤抖。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要被带回侦捕局调查。

    这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嗯,调查一下也好!”

    苏越点点头。

    随后,他领着同学们扬长而去。

    而王益括一脸懵逼,被侦捕局的侦查员带走。

    对。

    他是以囚徒的规格被带走。

    虽然无法确认他是否危险,但侦捕局不可能放松警惕,他们以最危险的囚徒来对待。

    就这样,王益括几乎是被押上了车。

    餐厅门口,不少记者疯狂拍摄,闪光灯犹一个又一个的耳光,扇的王益括浑身疼。

    比起内心的懊悔,脸上这个巴掌,又能算得了什么。

    一个巴掌拍不响!

    王益括这辈子最痛恨这句话。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安全,和战场英雄打架斗殴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很可能将失去班主任的岗位。

    师战所!

    想起来那个地方,王益括就瑟瑟发抖。

    这个外甥,简直是害死了自己。

    这可怎么办!

    王益括遭遇了他这辈子最大的劫难。

    ……

    回到包厢之后,众人继续谈笑。

    苏越的事情,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插曲,也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心情。

    酒足饭饱,众人告别。

    说起来,再过两天,也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不少人明显就要提前回学校。

    这次见了面,再聚的时候,可能就得等到明年。

    散货之后,戴岳归专门留下了苏越!

    “苏越,那个叫王益括的,到底哪得罪了你?”

    戴岳归好奇的问道。

    以苏越的性格脾气,他不可能去欺负弱者。

    一定有原因。

    “我的表弟,在王益括班上,他被同学欺负,去找老师评理,结果这家伙一句一个巴掌拍不响,就敷衍了事。

    “而且欺负我表弟的班长,还是他的外甥。

    “其实也没什么恩怨,就是手痒痒,咽不下这口气!”

    苏越笑了笑,大概解释了一下。

    现在也就解气了。

    “这种班主任,也不称职,开学之后,我安排他到师战所学习吧!

    “根本就不负责任!”

    戴岳归皱着眉。

    他干教育多年,能理解苏越的心情。

    自己的亲人在学校被欺负,反而告状无门,这种感觉挺无奈。

    而且这绝对不是个例。

    舅舅是班主任,那这个班长会更加无法无天。

    他不仅仅欺负过苏越的亲戚,一定还欺负了更多的同学。

    只不过苏越是武者,他可以了收拾王益括,其他同学,或者他们的家长,没有这种能力罢了。

    说起来,是他们教育局的失职。

    这种事情,必须严格处理!

    “哈哈,去不去师战所,那是你们教育局的事情!”

    苏越心情舒畅。

    “好好修炼,不用担心家里,你叔和表弟的安全,提督府重点关注着,不会有危险。

    “你表弟在学校,我会尽量照顾!”

    戴岳归拍了拍苏越的肩膀。

    高中毕业才半年,他发现苏越已经成长了太多。

    现在的戴岳归,已经看不透苏越。

    “嗯,多谢教官!”

    苏越点点头。

    “谢什么,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说起来,我都没有专门谢过你!”

    戴岳归感慨。

    回想起被阳向族生擒的日子,他就一阵唏嘘。

    谁能想到,是自己学生当卧底救了自己。

    “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教官,你也好好的!”

    苏越话落,二人告别离去。

    ……

    不知不觉,一天就这样过去!

    夜幕降临,苏越睡不着,就跑到街上溜达溜达。

    ……

    可用酬勤值:74756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5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936卡

    ……

    果然,劳逸结合很重要,苏越回来层岩市之后,用阳向族的状态兑换了5卡气血,又用人族状态兑换了10卡气血。

    原本总气血值应该是1927卡。

    但苏越根本没想到,这几天根本就没有修炼的情况下,自己的气血莫名其妙涨了9卡。

    可能,这就是劳逸结合的表现吧。

    偶尔休息几天,让肉身放松一下,似乎也很有必要!

    第二天,提督李星佩邀请苏越去提督府。

    同行的,还有廖平和弓菱。

    李星佩知道苏越他们即将开学,所以匆匆给他们颁奖发放了奖励。

    他们虽然已经上了武大,但籍贯还是在层岩市,提督府应该要发放一些奖励。

    虽然只有每人只有0学分,但也算一笔意外的横财。

    苏越他们寒暄了一会,中午就在提督府吃饭。

    下午,苏越没有让苏健军出去乱跑。

    他将苏健军留下,给他讲述了不少修炼禁忌,并且用将学费兑换成金钱,给老叔留了50万!

    过几天,江元国的奖赏就会到位,这次他不算太缺钱。

    这50万,可以购买一些丹药,帮助苏健军凝聚第一次的气血。

    老叔已经决定,一周后让苏健军服用幼蛟原液。

    这几天,他已经不允许苏健军乱吃,而且每天得用药水泡澡,食物也是各种温和的草药为主。

    但苏越开学,这些事情只能留给老叔办。

    所幸,老叔一个人也问题不大。

    ……

    时光匆匆。

    几天的假期一闪而逝。

    苏越明天早晨就要离开层岩市,重新踏上征途。

    苏健军服用了草药,最近身体不适,早早就睡了。

    “苏越,你在湿境是不是没有趁手的兵器?”

    深夜,苏健州在苏越的卧室里问道。

    “嗯,这件事还挺苦恼!

    “我还没有突破到六品,妖刀没办法使用,可普通的兵器,在湿境根本没有耐久度。”

    苏越苦着脸。

    在地球,神兵利器很多。

    可湿境里灵气浓郁,湿气简直是金属杀手,几分钟内,普通铁器就会千疮百孔,简直比硫酸还厉害。

    从黑老头那里拿走的兵器,苏越临走前已经归还。

    不能下湿境的兵器,对苏越来说,根本就毫无意义。

    “有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又怕害了你!”

    苏健州满脸犹豫,看上去在看纠结着什么。

    “不知道该不该说,那就说!

    “来吧,老叔,我知道你不简单。

    “是绝世战法,还是超级神器……传承吧,别客气,我已经做好了拯救地球的准备。”

    苏越站起身来,心脏狂跳。

    按照正常的剧情,这时候该得宝物了。

    糟糕!

    这是激动的感觉。

    “先坐下,你想多了,如果我有绝世战法或者超级神器,我也不会沦落成这德行!”

    苏健州黑着一张脸。

    这表情好功利。

    “啊……那你就说吧。

    “是不是要给苏健军找后妈?她如果能对苏健军好,我本身是同意的。”

    苏越微微有些失望。

    但他还是支持苏健州找老婆的决定。

    男人嘛,总归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

    “找什么后妈……一惊一乍的!”

    苏健州的老脸都一阵羞红。

    我要能找下老婆,我能等到现在?

    大龄单身狗,残疾,还带个儿子,谁会嫁?

    “不是找后妈?那有什么事情不能说!”

    苏越一愣。

    “这块骨牌,是四臂族的一种图腾。

    “当年我跟随你爸在湿境征战,正好遭遇四臂族和钢骨族内讧,有个四臂族的宗师当场战死!

    “可惜,濒死的时候,这个宗师的兵器,被扔到了妖兽丛林里。

    “当时没人注意,我悄悄捡回了这块骨牌,当然,除了你爸,谁都不知道。

    “之后,军部从阳向族截获了情报,原来被扔在癞兽丛林的兵器,是四臂族的至宝,据说还是从八族圣地流传出来的神兵利器。

    “那时候,军部派人寻找过兵器,但可惜,癞兽妖太强大,军部牺牲惨重,最终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那时候,阳向族和钢骨族,也在寻找这个兵器,但他们也一无所获。”

    苏健州神秘兮兮。

    苏越也认真聆听着。

    癞兽丛林,他记住了这个地方。

    “然后呢?宝物至今没有出现?”

    苏越也紧张的问道。

    “咦,这你都能猜得到?”

    苏健州还在酝酿着气氛,突然问道。

    “当然,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兵器是给主角准备的。”

    苏越拿出了他苦读小说的精准判断力。

    “算你猜对了。

    “过了几年,这个事情,也就被人淡忘!

    “起初,这块骨牌我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可突然有一天,军部又回来一封情报。

    “情报还是来自阳向族,他们已经分析出了找不到宝物的根源。”

    苏健州道。

    “因为这骨牌?”

    苏越看着苏健州的手。

    果然。

    这骨牌不一般,它竟然在弥漫着一些很细的蓝色电流,就像是拆了打火机那种。

    “对!

    “这骨牌,就是得到神兵认可的关键。”

    ……

    抱歉,来不及了,少更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真君大道〕〔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