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倾心与卿〕〔太古武神〕〔嫁我不吃亏〕〔巧女喜当家〕〔反派今天也很乖〕〔墓下诡门棺〕〔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契约宠婚,温总请〕〔都市超凡神医〕〔情爱散〕〔都市妖孽高手〕〔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点道为止〕〔万欲妙体〕〔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悠悠笛声沁沐阳〕〔亮在山村的太阳〕〔我成了小乌鸦嘴他〕〔万灵苍穹〕〔田园医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高武27世纪 第267章 我苏青封想死,谁敢来杀
    “老叔,骨牌在你手里,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癞兽丛林里找找?”

    苏越好奇的问道。Δ.『ksnhu『.co

    苏健州没有说话,他只是平静了看了看自己的腿,然后给了苏越一个注意智商的眼神。

    我都站不起来,去湿境送命啊。

    “呃,不好意思!”

    苏越挠了挠脑袋,一紧张忘了老叔已经残疾。

    “我爸也没准备去试试?”

    苏越又问。

    “宗师根本就无法靠近癞兽丛林,所以你爸去了也没用。

    “癞兽妖很强,但特别特别懒,如果是普通武者潜入癞兽丛林,不一定会有危险,或许还可以找找。

    “但宗师会威胁到癞兽妖的安全,所以连附近都没办法靠近。

    “而且很久以前,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都在疯狂寻找神兵,癞兽丛林被搅的天翻地覆,妖兽快疯了,现在普通武者都不一定能踏入。”

    苏健州把玩着骨牌。

    “您……没有上交给官府?”

    苏越问道。

    “苏越,我从来不会反对为神州付出,但我不会无底线的付出。

    “我可以给你,未来也可以给苏健军,但绝对不可能莫名其妙给一个陌生人。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自私,反正我是留下了。”

    苏健州摇摇头,语气很淡漠。

    “呃……理解,理解!”

    苏越点点头。

    人有私心,这很正常。

    水至清则无鱼,如果一点好处都得不到,也没有人会去湿境卖命。

    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骨牌也算不上是军方缴获的东西。

    让老叔莫名其妙上交官府,有些圣母婊了。

    没有这骨牌,神州又不会被灭国。

    “拿着吧!

    “如果有机会,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去癞兽丛林试一试,但切记一定要注意安全。

    “至于拿走神兵的方式,其实我也不怎么清楚,反正有骨牌成功率会很大。

    “根据阳向族的情报,这神兵根本就不用背在身上,武者可以将其寄存在湿境的云层里,需要使用的时候,直接召唤就可以,简直是神秘莫测。”

    苏健州又说道。

    “哇c,寄放在云层里?云存储?”

    苏越瞠目结舌。

    这简直碉堡了啊。

    苏越想起了烈颠国的蛊虫术,这门战法,是将妖兽寄放在虚空中。

    难道还有些关联?

    不管有没有关联,反正是碉堡了。

    “很厉害吧!

    “当年我见过那件兵器,那个异族高高举起手,一道雷电砸下来,神兵就和召唤物一样从天而降!

    “真的是羡慕。

    “而且这神兵虽然没有妖刀那么邪,但特别特别的硬,和妖刀对抗都不会破碎,唯一强大的地方,就是耐久性无敌。”

    苏健州叹了口气,一肚子遗憾。

    其实在无数个日夜,他做过一场梦,梦里自己脚踏七彩云朵,手持神兵……可惜,一般这个时候就梦醒了。

    “这是个什么兵器?

    “刀?剑?枪?还是大锤?如果是战斧就好了。”

    苏越舔了舔舌头。

    “不重要!

    “当时那个异族展现出来的形态,是个大砍刀,很丑。

    “但根据阳向族的文献,神兵可以根据你的想法,自己变化成你需要的样子。

    “至于变化形态有什么要求,那我就不知道了。”

    苏健州继续说道。

    “天呐,这么神奇吗?”

    苏越倒吸一口凉气。

    “这都是阳向族的情报,真假也不一定,可能阳向族爱幻想也不一定,别都当真,免得到时候会失落。”

    苏健州又补充了一句。

    “老叔,我走以后,照顾好自己!

    “如果遭遇什么难题,可以直接去找提督李星佩,我已经把幼蛟原液的事情告诉提督,她会帮忙的!”

    苏越拿走了骨牌!

    至于李星佩,她是层岩市的提督,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会连任好多年。

    老叔脸皮薄,万一有什么事情耽误,所以苏越提前通知了李星佩。

    李星佩虽然是提督,但由于她的职责不同,所以也得不到太多的信息,听闻幼蛟原液和苏健军的事情后,李星佩甚至比苏越还激动。

    苏健军下半年就上初中,再有六年高考。

    六年时间啊。

    谁知道会出现一个什么怪物高考生。

    甚至,李星佩觉得苏健军可以跳级。

    “老叔,我走了,有事情打电话!”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苏越告别,准备返回西武。

    该着手突破四品了,要不然很可能被廖平他们甩在后面,那小子经过屠宗师链的加持,气血增幅很猛。

    “大表哥,常回家看看,哪怕帮表弟刷刷筷子洗洗碗。”

    苏健军有些舍不得。

    “走了!”

    苏越捏了捏苏健军的肉脸蛋。

    ……

    苏越踏上了去西武的车。

    苏健州和苏健军在家,其实苏越只回来了没几天,但突然走了,家里又有些空落落,父子俩心情有些失落。

    咚咚!

    咚咚!

    这时候,有人敲门。

    “谁啊?”

    苏健军连忙问。

    家里一般没客人,难道是房东?

    “你好,这里是苏健军家吗?

    “我是李星佩!”

    门外的人回答道。

    “是提督,快开门!”

    苏健州瞳孔猛的一缩。

    “您、您好,您是提督大人吗?”

    苏健军打开门,胖脸有些紧张。

    虽然他是小学生,但也知道提督是层岩市最大的官,很厉害的,而且电视里也经常出现提督的讲话。

    “提督,您……您来找苏越?

    “他已经回西武了!

    “苏健军,快给提督倒茶!”

    苏健州有些语塞。

    他坐在轮椅上,有些语无伦次。

    “苏健州先生吗,您好!我不是来找苏越,我是来找你的!”

    李星佩走进来,微笑着说道。

    “找我?”

    苏健州一愣。

    “您儿子苏健军的事情,苏越已经告诉了我,我想和您商量个事……我想收苏健军当徒弟!”

    李星佩开门见山。

    其实这个决定她也考虑了很久。

    苏越和她提起过幼蛟原液的事情,当初李星佩只顾开心,还没有多想。

    但随后,她越想越不对劲。

    苏健军的资质,简直可以说是神州第一,如果没有特殊培养,这种天赋很可能被耽误。

    她不是质疑苏健州的能力,可对方毕竟是个残疾人,有些事情终究是有些不方便。

    但自己是提督,必然要比苏健州懂的多。

    当然,李星佩也有些小私心。

    能有这么强的徒弟,自己这个当师傅的,一辈子都骄傲。

    李星佩先下手为强。

    “提督,请喝茶!”

    苏健军悄悄跑过来,放下茶杯后,又一溜烟跑了。

    “这个……”

    苏健州脑袋有点晕,一时间还有些转不动。

    提督要收自己儿子当徒弟?

    这简直太惊喜。

    要知道,人家可是宗师啊。

    “放心吧,我会悉心教导苏健军,不光是修为,还有为人处世的性格……”

    李星佩也不着急,她在等苏健州下决定。

    确实,事情有些突然。

    “我同意,谢谢提督青睐。

    “能有提督教导,苏健军一定可以成为国家栋梁,为守护神州出一份力!”

    几分钟后,苏健州长吁一口气。

    他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自己一个残疾人,终究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而且金钱也是个问题,总不能真的去吸苏越的血。

    而且自己的武道路……怎么说呢,确实有些差劲。

    李星佩是宗师,而且她朋友遍天下,万一苏健军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解决。

    这是最完美的办法。

    “感谢您的信任!”

    李星佩站起来,和苏健州握了握手!

    同时,李星佩心里也庆幸。

    也幸亏苏越去了西武,并且立下赫赫战功,否则自己收徒不可能这么顺利。

    苏越离开层岩市,丹药集团那些老顽固便也不再继续盯着层岩市看。

    否则,他们一定会大做文章。

    但现在,以苏越表现的能力,丹药集团已经很难在乱说什么。

    “苏健军,出来!”

    苏健州喊道。

    “爸!”

    苏健军一溜烟跑出来。

    提督在家,他表现的格外乖巧。

    “从今天开始,提督大人就是你的师傅。”

    苏健州说道。

    “啊……

    “徒儿拜见师傅!”

    话落,苏健军端起茶杯,就要跪下磕头。

    这惊喜也太可怕了。

    自己怎么就成提督的徒弟了。

    但江湖中人,礼节得讲究。

    “快站起来,咱们又不是道门的人,别弄这些虚头巴脑的。”

    李星佩一脸苦笑。

    这都哪学来的毛病。

    “跟我回一趟提督府!”

    又寒暄了几句,李星佩领着苏健军离开。

    “爸!”

    苏建军流下了伤心欲绝的眼泪。

    “每个星期你都能回来,坚强点!”

    李星佩有些歉意,自己让别人父子分离,真的残忍。

    但也没办法。

    “去吧,男子汉,别婆婆妈妈,听师傅的话,别捣乱!”

    苏建州很平静。

    随后,他们走了。

    空荡荡的房间,突然就剩下了苏健州一个人。

    “以后,吃饭也是个问题,算了,单位也管饭,还是好好上班吧!”

    苏健州谈了口气,不伤感是假的。

    但为了苏健军的成长,这些分别又不得不面对。

    ……

    丹药集团大楼!

    从江武市战争结束后,所有霜藤甲就被运输回来。

    而且潜鹰战斗营拿回来的解毒丹,也已经完好无损的拿回了样本。

    宁竹涛背着耻辱,他发誓要研究出解毒丹配方。

    可惜,作为霜藤甲的直接责任人,他却直接被剥夺了一切官职,沦为一个最小的科研人员。

    丹药集团重新派遣了专家。

    就这样,丹药集团加班加点,几乎彻夜不休息,开始研究霜藤甲和霜藤虫的各种成分。

    然而进展不顺利。

    霜藤虫这种东西,以前神州就研究了八百次,现在的结果还是一样。

    他们无法将霜藤虫唤醒,当然也谈不上什么解毒。

    至于解毒丹的成分。

    那更是个世纪性的难题,其复杂程度,根本没办法想象,丹药集团从上到下,一片愁云。

    因为世界各国纷纷退款,这次神州的损失惨重。

    不仅仅是钱,还有声誉。

    “根本没头绪,要研究出来,怎么也得三年到五年。”

    宁竹涛瞳孔猩红。

    自从回国之后,宁竹涛几乎就没有休息,实在太疲倦的时候,他会找个椅子眯一会。

    可即便这样,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办公室其他人也愁眉不展。

    上级每天都在施加压力,不少科研人员已经接近奔溃。

    但又怪不得上层。

    霜藤虫的原理找到了,解毒丹军部已经送来。

    这种条件下都没有进展,只能证明研究室的水平太差。

    “我一定可以研究出来,一定!”

    宁竹涛继续分析着枯燥的原料表。

    湿境的药材千奇百怪,数量之多,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哪能这么容易找到配方!

    ……

    深楚城!

    苏青封白衬衣掖在裤子里,戴着金边眼镜。

    这是一间教室。

    苏青封严肃的在黑板上写写画画,而班里的学生,那就吓人了。

    清一色都是七品以上的将级军官。

    而且七大军团,每个军团都有。

    “嗯,关于霜藤甲复活的战法,老师我差不多就讲完了!

    “各位同学们,你们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就可以闭嘴了,下课!”

    苏青封扶了扶眼睛。

    麻烦事情真多。

    苏越没有突破宗师,所以将复活霜藤甲的战法告诉了自己。

    回来之后,苏青封思前想后,还是在军部普及了吧。

    没办法。

    大家在湿境还要战斗,人族军队明显不敢穿霜藤甲,可有些异族军队还穿着。

    让这些将领们先学会复活霜藤虫的办法,就可以彻底剥夺了异族的霜藤甲。

    但授课这种事情,还是太麻烦。

    口干舌燥,满头粉笔的灰。

    “青王,我有个问题,可以问一下吗!”

    这时候,赵启军团一个七品的将军站起身来。

    “叫苏老师!”

    苏青封满脸不悦。

    没看到我文质彬彬的装备吗?

    为了扮演好这个老师,我专门找来一双凉鞋,还贴心的穿了白袜子。

    “抱歉,苏老师……我的问题是……”

    这个将军连忙改口,随后提出了一个难点。

    没办法。

    苏青封讲课的速度太快,一张嘴简直是在念rap,比机关枪还要快,他一个走神之后,黑板上的内容,就和天书一样玄奥。

    “唉,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老师空调坏了,还想吃大龙虾,你脑子里记着点。”

    苏青封无奈的摇摇头,继续解决问题。

    一个个都怎么突破的宗师,领悟力还不如我儿子。

    不对。

    我的领悟力似乎都不如我儿子。

    过了很久,苏青封下课,扔了金边眼镜,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当老师。

    “说起来,这解毒丹的配方,我到底该不该给丹药集团呢?

    “算了,自己的仇怨只是小事,七军兄弟们的命重要,过两天给军部吧,霜藤甲真的挺重要。

    “苏青封,你可是马上就要有孙子的人了,你成熟一点。”

    苏青封坐在深楚城的城墙上,喃喃自语。

    随后,苏越又拿出了绝巅心脏。

    “我再去湿境找一些辅料,也就可以闭关了。

    “等闭关出来,我苏青封可以修炼到八品后期,距离九品不远。

    “修道路漫漫,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先去找段元狄,把解毒丹配方给军部吧,我还真是个该死的圣母婊!”

    一个闪烁,苏青封出现在段元狄办公室外。

    然而,苏青封却不小心听到了段元狄在接电话。

    电话里,段元狄似乎在吵架。

    对!

    因为自己。

    可能是丹药集团的老顽固,他们知道自己出现在江元国,所以来找段元狄的麻烦。

    轰!

    苏青封一脚踢开门!

    “我再解释一场,关于苏青封出现在江元国,他是为了帮助人族军队,而不是越狱……你最好别……”

    段元狄简直服气了这群老顽固。

    他们也知道自己理亏,不敢去找袁龙瀚元帅的麻烦,更不敢去找苏青封和内阁。

    所以,只能来找自己这个大将发泄怨气。

    可偏偏苏青封直接出现在地球,确实有越狱的嫌疑。

    一个个的都瞎吗?

    没有苏青封,雷祭市的斩首行动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这群老王八,明知道奈何不了苏青封,就专门来恶心自己。

    对。

    他们就是故意恶心你一下,仅此而已。

    “老子是苏青封,老子就越狱了,有种来弄死我!”

    苏青封直接抢走段元狄的电话。

    果然!

    对面原本还在叫嚣着,可苏青封一开口,顿时哑口无言。

    “你们立刻派人,来湿境……决斗!

    “不是想杀我苏青封吗?把你们丹药集团的九品派遣出来,老子和他1v1,谁逃谁是孙子。

    “说话啊,哑巴了?”

    苏青封毫不客气的辱骂着对方。

    电话那头一片死寂。

    “不是喜欢嚷嚷吗?说话啊。”

    苏青封都被气笑了。

    “苏青封,你的身份是囚犯,你去地球,就是越狱!

    “你违背了当初的诺言。”

    过了很久,对方才咬着牙说出一句话。

    “老子就越了,你要咋?

    “你找袁龙瀚,去找内阁,谁要杀老子,立刻来,别犹豫。”

    苏青封一脸不耐烦。

    “这次念在你立功的面子上,我们就不再追究,但你如果有下次,我们一定……”

    “别下次,就这次……有本事欺上瞒下,没本事弄死我苏青封吗?现在就来,别叽叽歪歪。”

    苏青封越说越火大。

    嘟嘟……嘟嘟……

    挂了!

    苏青封还想继续骂几句,可对方直接就挂了电话。

    “一群老王八蛋!”

    苏青封扔了电话,拿起茶杯,眼看着茶就要入口:

    “段元狄,这茶里没下毒吧!”

    苏青封对拉肚子记忆犹新。

    “我又不是闲的。”

    段元狄瞪了苏青封一眼。

    “你也别生气,你杀了他们的后代,他们能做的,也就没事找事,来抱怨几句。

    “整个神州,已经把他们当笑话看待。”

    段元狄道。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苍蝇在你脸上飞,就是火大!”

    苏青封长吁一口气。

    骂一顿,舒服多了。

    “你杀了人家的后代,还指望对你恭恭敬敬?

    “他们够窝火了。

    “以前,这些老顽固还能拿苏越威胁你,现在苏越势头凶猛,比你当年都可怕,这群人内心开始慌了!

    “没有苏越牵制,任何人都压制不了你,好端端一个无期,眼看着监狱快成你的招待所了,其实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段元狄感慨。

    苏青封这种囚徒,也是世间罕见。

    他特么就是来度假的。

    “唉,原本我来找你,是计划把霜藤甲的解毒配方上交,现在没心情了。

    “我去湿境散散心。”

    唰!

    话落,苏青封身形一闪,直接就不见了,快的和瞬移一样。

    “不交就不交吧,谁还能没点私心,哥能理解你……不对,你说什么?

    “霜藤甲的解毒丹配方?

    “苏青封,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

    段元狄原本还附和着苏青封的话。

    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青封已经消失不见。

    解毒丹配方!

    段元狄气的牙疼。

    他们一直关注着霜藤甲的事情,可解毒丹迟迟没有消息。

    要知道,湿境每天都在发生战争,如果神州武者可以重新佩戴霜藤甲,那将如虎添翼。

    而且苏青封还传授了复活霜藤虫的办法。

    神州军团得势,原本可以无往不利。

    可丹药集团那群老顽固,好端端又惹苏青封这小子生气。

    不对!

    苏青封也是个王八蛋,他竟然偷听自己打电话。

    这么干,你礼貌吗!

    “这家伙跑到湿境,这可怎么找!”

    段元狄简直焦急的跳脚。

    科研院对解毒丹的配方束手无策,可武者们在湿境战斗,随时都有伤亡啊。

    关键苏青封在湿境太浪,他的脚步连风都追不上!

    咚咚!

    “将军,青王给您留下一张辈树皮,还有一句话!”

    这时候,一个少将走进来!

    “说!”

    段元狄皱着眉。

    “青王说,七军将士们无辜!”

    随后,少将把辈树皮给了段元狄。

    是解毒丹的配方!

    “唉,果然,军部走出去的人,心眼子都不坏!”

    段元狄叹了口气。

    苏青封虽然装着一肚子怨气,但他心里还是装着七军的将士们。

    说到底,丹药集团的气血武者不会下湿境,霜藤甲这种东西,是服务于前线的战士。

    苏青封放不下这些兄弟!

    “老苏,你放心吧!

    “江元国的功勋,我给你争取不到。但这张辈树皮,我一定给你换一张假释的特赦令!

    “如果有人敢拦着,我……我拆了丹药集团!”

    段元狄深吸一口气。

    随后,他便急匆匆赶往丹药集团。

    这次,神州的霜藤甲,终于是最完美的状态。

    ……

    雷祭市医院!

    许白雁已经昏迷了好几天,她身体各项指标虽然都正常,但一直没有苏醒。

    杨乐之从江元国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床头陪伴着许白雁。

    当然,他也不是干坐着。

    杨乐之手里有个平板电脑,里面下载着大量的阳向族文字。

    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其痛苦不用于凌迟。

    但杨乐之还是在闷头苦学。

    他能确认,在茂妖城拿到的面具,不可能是凡品。

    而且这几天杨乐之已经翻译出了不少内容。

    这是一部战法。

    而且涉及到了湿境的什么沙子。

    杨乐之根本就无法理解。

    湿境……沙子?

    湿境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沙子。

    可惜,他掌握的阳向族文字太少,还需要继续研究。

    这绝对不是简单的战法。

    咳、咳……

    这时候,许白雁突然咳嗽。

    杨乐之差点被吓死。

    醒了!

    许白雁醒了。

    她僵尸一样坐起来,警惕惹审视着四周。

    许白雁就是许白雁,并没有和电视剧里一样,睁眼就要水喝。

    “杨乐之?

    “我昏迷了几天?”

    许白雁问。

    “整整一周!”

    杨乐之开心的想劈个叉!

    终于是醒了。

    可惜,许白雁耳朵后面,好像有个疤没愈合。

    “你一直在这里?”

    许白雁看了眼杨乐之。

    这蠢货瘦了很多,而且瞳孔里布满血丝,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表现。

    这张憔悴的脸,触动了许白雁心里的柔软。

    “对!

    “对了,你爸也在!”

    杨乐之又连忙说道。

    姚晨卿大将也一直在关注着许白雁。

    “我爸?

    “他不是在监狱吗?他也来了?”

    许白雁一个激动,就要从床上蹦下来。

    武者昏迷,不会吃喝拉撒,所以许白雁的病号服比较整齐。

    “不是青王,是姚晨卿大将!

    “青王战后就回了湿境!”

    杨乐之连忙解释道。

    许白雁误会了。

    “我只有一个爸,就是苏青封。”

    “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姚晨卿,以后在我面前,别提他!”

    闻言。

    许白雁一脸郁闷的坐下,满脸不高兴。

    ……

    病房外。

    姚晨卿一脸激动,他原本要进去看看。

    这时候,他听到了许白雁的声音。

    随后,姚晨卿苦笑了一下,原本放在门把手上的手掌,又犹犹豫豫的缩回去。

    他颤抖着手掌,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谁都没有发现,姚晨卿的眼眶里,其实有些湿润。

    醒来了就好。

    醒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他直接离开了医院,但姚晨卿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

    ……

    “嗯,那以后就不提他!”

    杨乐之笑的像个傻子。

    “咦,杨乐之你有进步啊,我以为你会当姚晨卿的说客,然后巴结大将呢!”

    许白雁意外的看了眼杨乐之。

    如果是正常人,一定会劝自己别闹情绪,毕竟姚晨卿是大将,或许他假惺惺的还关心过自己。

    劝好了,他还能得到九品大将的赏识。

    没想到,杨乐之意外的聪明。

    “我没有经历过你的事情,所以不知道你和姚晨卿大将的恩怨!

    “但不管怎么样,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别说得罪一个大将,哪怕与这个世界为敌,我也会和你在一起!”

    杨乐之一脸正经的说道。

    “呀……小嘴抹了蜜呀!

    “为了我,与这个世界为敌?够浪漫的!”

    许白雁轻笑了一下。

    “我说真的。

    “还记得在湿境那一次吗?

    “你帮我挡过一刀,那时候我就决定,这辈子就非你不可。

    “除非……除非你爱上别人,否则我死缠烂打到底!”

    杨乐之厚着脸皮。

    “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

    许白雁看着杨乐之,明显愣了一会。

    随后,她不耐烦的挥挥手。

    “好,一会想吃啥!”

    杨乐之边走边问。

    “随你吧!”

    许白雁摇摇头。

    杨乐之离开病房,许白雁锁了门,她又来到卫生间。

    咚咚!

    咚咚!

    许白雁心脏狂跳,她扭头照着镜子。

    果然。

    镜子里,自己的左耳朵后面,有一道很长的伤疤。

    筷子粗细,很明显。

    或许,那不能叫伤疤。

    伤疤的位置,没有了皮肤,下面是红色的筋膜。

    许白雁咬着牙。

    她用手抚摸伤疤的位置。

    果然。

    虽然看上去是伤疤,但其实和皮肤一样。

    对!

    许白雁的伤疤,其实并不存在。

    只不过,她的皮肤,成了透明的颜色。

    很丑陋!

    “姚晨卿,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你抚养我长大,整天虚情假意,不就是想着利用我吗?

    “父女……多么虚伪可笑!”

    抚摸着伤疤,许白雁笑的很绝望。

    ……

    ps:今天就这些吧,脖子有点疼。

    原计划这个月更新50万字,没想到乱七八糟的事耽误,结果连40万字都没更新。

    六月结束,七月再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